Screenshot_2018-02-05-12-34-45.png


逆襲劇情吧!龍套少女!16:重昊真人(修)

 

 

「丫頭,怎麼不繼續?累了嗎?」

見她對著第八個陣盤搖頭,尹堯笑嘻嘻的問道。

「我解不開。」風歌誠實地回道。

「怎麼會解不開?」尹堯完全不相信她的說詞,他上身前傾,在她耳邊低聲說道:「妳可是有『天瞳』的人吶!」

在說出這句話時,他同時施放了隔音禁制,讓外界的人聽不到他們的談話。

即使大殿裡的人也會針對此事做出猜測,但天瞳可是屬於傳說中的存在,擁有天瞳的人千年難得一遇,除非本身對陣法有相當認知,或是有人刻意引導,否則,一般人絕對不會朝這方向想。

不是大殿裡的人不能信任,而是這件事情要是暴露出去,肯定會引發大動盪,最好的方式就是嚴守秘密,越少人知道越好。

天瞳?該不會是在說九尾天狐的眼睛吧?

風歌心頭暗驚,面上卻強作鎮定,甚至還透出幾分迷惘。

「擁有天瞳的人,一眼就能看出陣眼的位置,是所有陣法的剋星,同時也是最適合學習陣法的人。妳也別否認了,剛才妳沒有被登天梯的陣法困住,那就是最好的證據,登天梯的困心陣可是蒼穹宗即將飛昇的大前輩佈置的,那位陣法大師可是說了,只有境界比他高的人才能破他的困心陣……」

「這就是你要收我為徒的原因?」風歌面露恍然。

「除了這一點之外,妳的脾氣也相當對我胃口,當徒弟就是要機靈大方、嬌俏可愛,妳可要好好保持啊!千萬別學胤天那個呆子,沈默寡言、冷心冷情冷臉,活像個千年不化的大冰塊,一看就覺得悶……」尹堯皺眉埋怨道。

風歌:「……」

好歹胤天也是蒼穹宗的招牌,你這麼批評他,真的好嗎?

「瞧!妳現在的表情就很不錯,一看就知道妳心裡在反駁我。」尹堯笑咪咪的點頭,似乎對她的表現頗為滿意。

「……拜師需要準備什麼?敬茶叩首?送拜師禮?」風歌轉移了話題。

「不用不用,這裡不是俗世,不拘那些禮!妳跟我回坐忘峰就行了!」

尹堯拿出一塊白玉八卦陣盤,念動口訣,陣盤隨即放大成兩人乘坐的大小。

「走吧!」

尹堯長袖一甩,把人給捆上白玉八卦盤。

風歌只覺得眼前一花,等到她的視線再度恢復時,人已經跟尹堯坐在玉盤上,而玉盤已經飛離大殿很遠了。

「等、等等!我弟弟他們……」

「妳那個冰系弟弟被重昊真人看上了。」尹堯直接說出風歌想知道的事情,「重昊是蒼穹宗掌門的師父,靈根也是冰系,劍術相當不錯,當然,比起我,他的劍術還是差了一點。他的澄心峰離我的坐忘峰不遠,妳要找他很方便。那個火系丫頭被茗玉真人收了,她的錦繡峰離得比較遠……」

聽到兩人都有好安排,風歌這才稍微鬆了口氣,不過……

「掌門的師父?」

這人是誰?她看得劇情中根本沒有這號大人物啊!

「怎麼?妳覺得不妥?不想讓妳的小弟拜他為師?」尹堯戲謔的笑問。

「不、不是,我怎麼可能這麼想?」

風歌連忙搖頭,那人可是男主一號跟掌門的師父耶!這麼大的一座靠山,她怎麼會覺得不妥?

「那位真人是怎麼樣的人啊?好相處嗎?會很嚴格嗎?要是學習不好,他會打人嗎?他會不會禁止我弟弟玩樂?」

叨叨絮絮的問了一堆,主題雖然是繞著凌雲打轉,風歌卻是想要瞭解更多資訊,好跟小說的情況做個參照比對。

「誰知道呢?我跟他又不熟……」尹堯摸著下巴回道。

「可、可你們不是同門嗎?」

「那又怎樣?誰說同門就一定要互相認識?蒼穹宗的弟子那麼多,我可沒時間一個個記住!」

打探不出消息,風歌面上的擔憂更重了。

「那我什麼時候可以去找凌雲?真人他應該不會關著我弟弟,不讓他見人吧?」她不死心的問。

「嘖!明明是個小丫頭,怎麼跟老媽子一樣愛操心啊?」

尹堯出手揉亂了她的頭髮,光滑柔軟的手感讓他滿意的瞇起眼,當風歌忍不住拍開他的手時,他還順手捏了她的臉頰一把。

「師父!」風歌顧不得梳理頭髮,氣鼓鼓的瞪著他。

「呦~~乖徒兒,再叫一聲來聽聽。」

「……」風歌的眼睛溜溜地一轉,伸手拉住他的手臂,「師父,我知道你最好了,你帶我去看看弟弟吧!我們姐弟倆從小相依為命,不見到他住好吃好穿好睡好,我實在沒辦法安心,拜託你、求求你,師父~~」

她搖晃著他的手臂撒嬌,嬌嫩的童音軟糯甜美,叫人聽得心口酥麻。

看著可愛的小徒弟、聽著她賣萌撒嬌,尹堯敗了。

「乖徒兒、徒兒乖,這點小事,師父怎麼可能會拒絕呢?走!我們這就去!」

飛行的方向一轉,尹堯帶著她朝重昊的山峰飛去。

要是讓尹堯的熟人見到這一幕,肯定會驚得掉出眼珠子,他可是尹堯啊!是那個天不怕、地不怕,為人傲氣又經常不給人面子的尹堯啊!

年輕時,因為找不到對手比試,直接衝到妖族與魔族的地盤,跟妖帝、魔君戰上個數天數夜、打上幾百幾千個回合,事後還跟人家把酒言歡的尹堯!

即使現在性情收斂了不少,骨子裡的狂傲依舊不會改變!

然而,從來不會因為他人改變決定的他,現在竟然妥協了?

雖然只是讓他調轉一下方向,先去找人再返回他的坐忘峰,但這也算是一大突破了!

當兩人飛抵澄心峰時,重昊正好準備要向凌雲解說蒼穹宗的規矩。

凌雲站在重昊面前,小手藏在寬袖裡,握得緊緊的,以此壓抑內心的忐忑不安。

剛才姊姊突然被人帶走,而他也被重昊師父帶來這裡,一個人處於陌生的地界,周圍還有好幾個不認識的人,他頓時慌得不知如何是好,還好,這位師父雖然看起來很嚴肅,卻是個很好相處的人。

師父跟他說明了風歌的情況,也應允他,等他達到煉氣一層就能去找姊姊,他才減去幾分惶恐。

「哈!看來我們來的正好。」尹堯牽著風歌進入,逕自在旁邊的位置就坐。

對於這位不請自來、又擅自作主的師叔,重昊面上不動聲色,心底則是掠過一抹無奈。

他這位師叔真是越來越……率性恣意了。

「姊姊……」

沒料到風歌會突然出現,凌雲又驚又喜,他才想朝姊姊撲過去,又想是想到什麼般,小心翼翼地看了重昊師父一眼,像是在觀察他的情緒。

重昊自然注意到這孩子的偷窺,對於他這麼膽小的性子有些不悅,但一想到他在這孩子的幻境中見到的景象,卻也明白他為什麼會這麼膽小怕事,總歸都是被環境逼出來的。

罷了,以後再好好教導就行了。

重昊佯裝沒有發現他的舉動,端起茶水喝了一口。

真以為重昊沒有關注他的凌雲,小小地挪了幾步,朝姊姊的方向靠了過去,風歌朝他安撫地笑笑,主動握住了他的手。

感受著姊姊身上傳來的溫暖,凌雲這才安心下來。

「小丫頭,這位重昊真人是我的師姪,妳要叫他師兄。」尹堯介紹道。

「師兄好,我叫做風歌,以後請多多指教!」

風歌上前一步行禮,目光毫不避諱的與對方直視。

眼前的人猶如一把重劍,氣勢渾厚而凜冽,彷彿劍一出鞘便能劈山斷海一般,讓人不能小覷。

對靈氣與情緒敏感的風歌知道,對方身上發散的威壓是受到靈根功法的影響,並不代表這人冷心冷情,相反地,這位重昊師兄雖然嚴肅,她卻能感受到對方眼底的平和。

在風歌打量對方的同時,重昊也同樣觀察著她。

小丫頭的容貌平凡,身軀嬌小,眼睛卻相當通透明亮,渾身透著一股鮮活,就像欣欣向榮的迎春花,沒有牡丹的豔、沒有玫瑰的嬌、沒有梅花的清傲、沒有蓮花的高潔,卻有著樸實而令人舒心的美好,讓人一見就舒心。

「嗯。」他滿意的點頭。「妳,不錯。」

對於這樣的評價,風歌只當作是長輩對小輩的誇讚,當不得真,而一旁的侍從卻是驚愕的不得了。

他們跟隨這位主子很久了,很少見過他稱讚他人,就連他自己的兩位弟子,他也是在他們都有所成就後,才誇了一兩句,從來沒有一見面就誇獎。

看來這位小姑娘不簡單吶!眾人心底暗思著。

後來又一想,這位小姑娘可是尹堯親自出面收的徒,能被他看上的人,怎麼可能是平凡之輩?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