寧靜而寬敞的室內,十多個光學視窗重重疊疊的繞成一圈排列,一名黑髮黑眼的男子被包圍在其中。

專注在工作中的他,目光深邃如刃,黑曜石般的雙眸倒映著螢幕裡的影像,他的左手擱在鍵盤上敲敲打打,時而流暢、時而停頓的輸入指令,右手則是拿著一隻光學筆,以筆尖沾取漂浮在右上方的光學調色盤的色樣,而後在一個大型的主螢幕視窗上塗塗畫畫。

一次又一次修改細節,調整各部位的大小、弧度與顏色,讓作品逐漸趨於完美。

在那骨節分明的手下,一台線條優美、流暢的黑色跑車,逐漸進入最後的階段。

雖然男子始終皺著眉頭,但從他那沉浸在其中的專注神情、微微上揚的唇角中,還是不難看出他對眼前的這項作品相當滿意。

在時間流逝中,黑夜慢慢潛移,窗外的天色逐漸明亮,清晨的薄霧在落地窗上凝成露水,而後又被逐漸升溫的日光給蒸散了。

不知不覺,他已經忙了一個晚上。

做好最後一個細節的修飾,男子終於疲憊的放下筆,指尖因為長期握筆而微微顫抖。

長長的呼出一口氣,男子往後一躺,靠在電腦椅的柔軟椅背上。感應著使用者的狀態,電腦椅自動產生磁波震盪,為男子按摩著僵硬的肩頸以及酸疼的雙臂。

閉上充著血絲的雙眼,男子雖然顯得有些疲憊,但臉上那淡淡地愉悅神情、發亮的墨黑雙眸,明明白白表現出他的滿足。

在男子的對面,那面最大的光學螢幕上,有著一輛高貴而時尚的黑色跑車。

沉穩如夜的色調、流線型車身外型、全景式透明車頂、獨具風格的TRGXII尾翼、精緻而高雅的真皮內裝……

儘管螢幕裡的跑車就只是靜靜的一張圖樣,卻給人一種蓄勢待發的氣勢,宛如棲息在夜裡的黑豹,讓人不容小覷。

細細地在腦中勾勒圖像變成實體的模樣,男子嘴角的笑意加深。

正當男子沉浸在愉快的氛圍時,通訊器突兀地傳出音樂聲響,有人來電。

眉頭蹙緊,他討厭有人幹擾到自己,尤其是在他剛完成工作的時候。

然而,系統的來電通報還是讓他不得不同意通話。

誰叫對方是他的公司同事。

「莫德,早安。」通訊視窗裡出現一名年輕女子的臉,「吃過早餐了嗎?我應該沒有打擾到你吧?」

「什麼事?」沒有多做寒暄,莫德直接了當的回問,聲音有些乾澀。

「還能有什麼事?不就是問你的設計進度!」對方笑嘻嘻的道:「老闆想知道你什麼時候可以交圖。」

「已經好了,我現在就傳輸過去。」隨手在鍵盤上敲擊幾下,螢幕上的跑車檔案隨即出現傳輸符號。

「你的動作真快,要是每位設計師都能像你這麼準時,我們就輕鬆多了。」對方感嘆的稱讚著。

對於對方的話,莫德只是靜靜的聽著,沒有給予任何回應。

事實上,他也不知道該回什麼話。

結束學業以後,他便一頭栽進汽車設計的世界裡,成天窩在設計室裡繪圖,甚少跟人交際。

再加上他工作時不喜歡被打擾,習慣關閉所有通訊功能,那些人想找他也只能寫MAIL給他。

習慣以訊息往來回應後,久而久之,他對於需要與人面對面談話的社交應酬,開始覺得不習慣,尤其是與陌生人面對面聊一些汽車以外的話題,那更是令他相當不知所措,他總是不知道該怎麼擺放手腳、回應什麼樣的表情,最後只能放棄的以面無表情與沉默寡言應付對方。

可以說,在待人接物與應對進退上,他比小孩子還不如,簡直可用「生澀、笨拙」來形容。

幸好,他在公司的職位很高,可以算是設計師之中的佼佼者,也因為職權上的便利,他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樣,每天都要到公司上班,一星期只要去公司待個一兩天,其餘的時間隨他處置。

當然,案件趕工時例外,那時候他們總是有開不完的會議和做不完的討論報告。

這種自由度極高的上班方式,讓他大大的鬆了口氣。

至少他只需要為其中一兩天苦惱,而不是七天都在精神緊繃狀態。

 

表面上他過的相當自由,實際上,他的生活早就全被汽車給霸佔了。

除去睡眠時間,只要是醒著,他腦中就會轉著各式各樣的汽車構圖,外出時,他的目光也會不自覺觀察周遭的車輛,並在心底默默列出該車的資訊,評價它的性能以及外觀。

他的休閒活動是到賽車場玩車,透過賽道上的追逐與競技,他總是能很快的恢復精神、卸載工作上的疲勞。

就跟大多數的男人一樣,他對車輛有超乎一切的熱情。

他的父親是一位賽車手,從他有記憶開始,他便總是被父親抱在懷裡,跟他一起看電視上的賽車節目,直到成年,他腦中最深的印象還是他父親談起車子時,那種雙眸發亮、滿臉笑意的模樣。

他也不知道自己是從什麼時候喜歡上車子的,也許是從他第一次坐上父親身旁的副駕駛座開始,或者是從他父親買給他的第一輛玩具車,又或者,從他傳承了父親的血液時,父親對車輛的熱愛也跟著傳給了他。

所有車種中,他最愛的是跑車。就跟他的父親一樣。

那種如狂風般疾速奔馳的暢快感,總是能讓他全身的血液沸騰。

他的父親曾經告訴過他,「身為一名賽車手,征服速度便是我們的榮耀,而天底下最幸福的事情,就是能在賽場上死去。」

最後,他的父親完成了他的心願。

那天,年邁的父親突然提出想要去賽場逛逛。

他駕駛著跟了他最久、他最愛的賽車,用著不輸給以往水準的速度繞了幾圈賽場,而後車子慢慢減速,直到停止不動。

當所有人察覺到狀況不對時,他的父親已經在車子裡閉上了眼睛,停止了呼吸。

即使離開人世,父親的雙手依舊握著方向盤,就像只是覺得有些累,閉上眼睛打盹而已。

夕陽照耀在他的臉上,形成一圈淡淡地金色光暈,畫面安祥而美好。

從父親臉上滿足的笑容看來,他知道父親在離開的那一刻,是幸福而愉悅的。

「莫德?莫德!」螢幕上的人叫著明顯已經走神了的同事。

「抱歉,我有點累。」莫德語氣低沉的道。

「你又熬夜了?其實這個案子還有幾天的期限,不用這麼拼,要注意身體健康。」女同事關心的道:「星期日中午十二點有一場跟其他公司的交流餐會,總監要你出席。」

「……為什麼?」莫德眉頭微蹙,他向來不愛出席這種活動。

「不知道。」同事聳聳肩。「總監只是要我跟你轉達這件事。」

「嗯。」

無奈的結束通話,莫德揉了揉眉心,轉身走向臥室。

 

週日,他依約來到餐會地點,那是一間規模相當大的餐館──悠然食坊。

從身旁同事的對話中,莫德得知了一些關於餐館的資訊。

悠然食坊是一間複合式經營的餐館──商業會談、家庭聚餐、生日聚會、結婚宴客等等,都能在這裡得到相對應的服務。

「這裡的老闆經常到各個國家旅行,學習了很多國家的料理,聽說餐館的外觀設計、環境佈置還是他自己規劃的呢!」

雖然莫德是一名跑車設計師,但他也學過一些美學,從他的觀察中,這裡融合了巴羅克、希臘、巴黎、古中國等異國風情的佈置,設計者運用了相當巧妙的手法,讓這些獨具風格的各國特色融洽的合成一體,完全不顯突兀。

隨著服務生往會場走去,莫德暗暗觀察著四周環境。

不管是顯眼的建築物與園林景觀,或是角落、地毯、屋樑等隱密處,規劃者都相當用心的佈置了。

「嘖嘖!林秘書也真是厲害,竟然能在這裡訂到場地,我聽說這裡不好預約……」

「是啊,我聽說她從三個月前就開始跟這裡的老闆討論了呢!」

「這裡的餐點好吃嗎?」一名沒有來過悠然食坊的同事問道。

「非常好吃!」其他人雙眼放光的點頭,「不管是主廚推薦的料裡還是每週特餐,每一種都非常好吃!」

「我喜歡他們的季節料理,用當季的食材製作,聽說那是這裡的老闆跟廚師一起設計的,每一年都不一樣!」

「我有朋友的親戚在這裡工作,聽說他們每隔半年就會進行一場創意料理的競賽,第一名的餐點會被列入菜單……」

默默聽著同事們讚不絕口的評論,雖然莫德不是一個追求美食的人,但他也不禁對等一下的餐點有了期待。

眾人跟隨服務生來到餐會地點,現場的佈置自然又引來了一番讚嘆。

餐桌鋪上了米白與火紅相間的長桌巾,桌面中央處擺著一個跑車造型的花籃,花籃約莫成年男子的手掌大小,裡頭擺放一朵粉紅色玫瑰,周圍搭襯著螺旋紋路的細長燭台,燭臺上沒有擱置蠟燭,而是以虛擬的金色火焰作為點綴。

再說,也沒有必要點上蠟燭,畢竟現在是大白天。

除此之外,會場還用了汽車的各部位零件作為擺設,當然,每一樣零件上頭都被附加了其他裝飾,有些甚至賦予了其他功能包裝,像是車輪做成的椅子,數個方向盤結合而成的風車……每一樣都設計的有如精緻禮品。

更加難得的是,那些附加物並沒有喧賓奪主的遮掩了原物件,而是低調的襯托出它的不同風貌,賦予了藝術上的美感。

向來熟悉的物品放到這會場後,竟然產生截然不同的美學變化,這讓莫德與其他人為之驚豔。

典雅,細緻,舒適──這是莫德在打量過會場後,腦中浮現的幾個評語。

打量過會場後,餐會時間也到了。

當他見到那個灰髮、下巴蓄著山羊鬍的中年男子上臺後,莫德終於明白這場餐會的主題。

──情人節單身交流會!

這個滿腦子都是女人的臭老頭!莫德的臉扭曲了。

臺上那個人叫做「達爾文」,他父親的好友兼他父親以前的賽車團隊的維修師。

達爾文的年紀比他父親小幾歲,在莫德的父親退休後,他也跟著退出賽車圈,繼承家中事業,也就是莫德現在待的這間跑車公司。

是的,達爾文是他的老闆,他的頂頭上司,也是最喜歡捉弄他的一位長輩。

雖然已經五十多歲了,達爾文卻還是像個長不大的男孩,經常提出一些古怪的點子、設計一些出人意料的驚喜……在莫德看來,那些該說是「驚嚇」。

達爾文最大的興趣就是擔任愛神邱比特,總是喜歡幫身邊的人配對,莫德就是受到他最多「關照」的受害者。

若莫德知道這場餐會是達爾文舉辦的,他絕對不會出席!

而達爾文也清楚這一點,所以他用了設計總監的名義,誆騙他來到這裡。

想通了這一點,莫德不禁覺得有些惱怒。

「呵呵,今天的陽光真是明媚,是一個相當適合結交朋友的好天氣。」結束演講的達爾文,笑呵呵的出現在他面前,他身後還跟隨著一名陌生男子。

你的腦袋被車門夾壞了嗎?還是你不小心喝了汽車清潔劑?情人節聚餐?這種活動虧你想的出來!白癡、愚蠢!你的腦子該不會已經被鹽酸腐蝕了吧!

要不是還有陌生人在場,莫德早就開口罵人了。

顧及著達爾文的顏面,莫德只能努力壓抑怒火,回應一個冷漠而平板的表情。

「這位是這間餐館的老闆,里歐.布萊克。」無視莫德近乎想殺人的目光,達爾文為兩人進行了介紹,「里歐,他是我們公司最棒的汽車設計師,莫德,前兩天給你看的那張設計圖,就是他繪製的。」

「你好。」僵硬的壓抑著怒氣,莫德勉強給了對方一個還算溫和的微笑。

「你好,很高興認識你。」似乎是沒察覺莫德的不自在,里歐朝他綻開一個相當溫暖的微笑。

溫潤如玉、如沐春風。對上那樣的微笑,莫德腦中不自覺出現這兩個形容詞。

眼前的人看起來年紀與他差不多,但卻有一種成熟、睿智的氣質,同樣是墨黑色的雙眼,他的目光卻顯得相當沉靜、溫柔,甚至還透著一點關懷。

是的,關懷。

就像一位個性寬厚的長輩看待小孩的眼神一樣。

他的皮膚相當白皙,像白玉一樣的光滑,及背的烏黑長髮用一條藍色髮帶鬆鬆的紮起,細碎的瀏海順著臉龐垂落。

不管是外型還是氣質,他都不像莫德想像中的廚師,反而像是一位感性的藝術工作者,或是氣質儒雅的學者。

「哎呀,莫德,你這樣盯著里歐,該不會也是被他的氣質給吸引了吧?」達爾文帶笑的聲音打斷他的觀察。

「……抱歉。」他尷尬的轉開視線。

被人盯著打量應該是一件相當尷尬的事情,而且莫德也不認為自己的目光有多友善,公司裡的同事就曾經被他的視線嚇到──儘管那時候的他只是在發呆。

他曾經在一次無意間,聽到同事們私下對他的評語,他們說他的眼神很有殺傷力,就像一把鋒利的刀子,他的視線讓人覺得相當不自在。

說話時看著對方不是一種禮貌嗎?為什麼他們反而覺得不自在?

莫德沒有多問,也沒有將這件事情告訴其他人,只是默默的放在心底。

從那次以後,莫德便再也不看著對方的眼睛說話。

「為什麼要道歉?」溫潤的聲音傳來,低沉的嗓音宛如大提琴的琴聲般悅耳。

「不是每個人都喜歡被人盯著看。」雖然他已經刻意緩和了語氣,音調聽來卻還是顯得相當生硬。

猶豫了下,他又加了一句解釋。

「我沒有冒犯的意思,盯著人看只是……壞習慣。」

雖然他不認為那是不好的行為,但,這麼說似乎比較有誠意,也比較能讓人接受。

「壞習慣?很有趣的形容詞,只可惜有些負面。」對方輕輕的笑了。

「你、你不這樣認為嗎?」他有些緊張、有些好奇的反問。

依照以往的經驗,當他那樣回答時,對方便會笑著用其他的話題帶過,並且認同了他的評語。

第一次有人會向他提出反問。

「嗯?認為什麼?」

「盯著人看………不太好。」他乾巴巴的解釋。

「跟人說話時,原本就該直視對方眼睛,不是嗎?」

聽到跟自己想法相同的回應,一直努力將視線放在別處的莫德,驚訝地調回了目光,並對上一雙透著笑意的黑眸。

「你、你不會覺得不自在嗎?我是說,我剛才那樣盯著你。」

「你只注意到你盯著我看,可那時候的我也是盯著你看呢,你會覺得不舒服嗎?」里歐笑著反問。

「呃……我沒注意。」他是真的沒有察覺對方同樣看著自己。

「好了、好了,兩個大男人在這裡討論什麼『你看我、我看你』?這裡這麼多美麗、熱情的女孩你們都沒注意到嗎?」達爾文打斷了兩人的對話,擠眉弄眼的示意莫德注意周圍的女生。

我可不是你這個腦子裡只有費洛蒙的傢夥!莫德回以一記白眼。

「里歐,莫德這小子就拜託你了。」

「好的。」里歐微笑著送走了達爾文。

「他跟你說了什麼?」莫德臉色難看的道。

「你想要聽官方版本還是朋友版本?」看著莫德鬱悶的臉色,里歐再度笑了。

「真實的版本。」

「達爾文覺得你的生活圈太狹隘,希望你多認識一些人,主要結交目標為女性,嗯,他說他很擔心你在關於『欲望』方面的……」里歐含蓄的提示道。

……該死的、滿腦子只有「嗶──」的混帳老頭!莫德的臉迅速漲紅,連雙耳也染上了紅暈。

難怪那個老頭沒有一直纏著他,而且還很快就離開了,原來是……

在他惱怒的咒罵達爾文時,耳邊傳來了「噗嗤」的偷笑聲,回頭望去,正好對上那帶笑的臉。

「笑什麼?」要是這傢夥不懂得看人臉色,他也不介意將怒氣發在他身上。

「沒。」里歐很識相的轉開目光,順手從經過的服務生的托盤上,拿了兩杯氣泡式香檳,一杯遞給了他。

「……」端著那杯「賠罪禮物」,莫德這才稍微消氣。

(是的,他將那杯飲料當成是里歐對自己的賠罪,不過里歐是怎麼想的,那就不清楚了。)

「這台車真漂亮,我好像沒見過這樣的車種呢~~」不遠處傳來女生的聲音,因為談論的話題跟車子有關,莫德的注意力也被吸引了過去。

碧綠色的草坪上停著一台銀色跑車,車身是採用低風阻的扁平設計,輕量化車體設計、新式尾翼、特別加大尺寸的進氣孔……

就算是不懂車的人,在見到這輛跑車時,也能看出它的不凡,更何況參與這場餐會的人,都是跑車公司的相關人員。

「如果有錢,我也想買一台……」一名女子如此說道。

沒錯,這輛車的確有收藏的價值。莫德默默的附和。

早在他一進入會場,就注意到了這台車,也因為這台車的出現,讓他對這個會場的滿意度又往上提昇了不少。

「的確很不錯。」一名穿著時尚、周身發散著古龍水味的男子附和道:「以LOTUS Exige為雛型設計的外觀,時尚而且具有創意的外型……」

讚美的形容詞就像不用錢一樣,不斷自那人口中倒出。

抬眼看了對方一眼,莫德記得這個人是另一間公司的跑車設計總監,名字好像是高爾還是高蓋……或者是蓋特?

忘了,反正那也不重要,他沒有結識這個人的欲望。

他對他的印象來自於媒體以及一些招待會。

每當那間公司召開新車發表會時,他總會見到這個人出現在鏡頭前,鋒頭甚至比那公司的老闆還要搶眼,儼然就像是公司的形象代言人。

因為職業的關係,莫德總會第一時間關注上市的新車,也受邀出席過幾次招待會,聽過對方幾場演講。

虛華不實。這是他給對方的評語。

長達一小時的言談中,若將他那些華麗而空洞的詞彙去除,實際有用的資訊不到五分鐘就能說完,而且這五分鐘裡,有兩分鐘是跟配備的介紹內容有關。

而,在聽過幾次對方出現口誤,胡亂添置一些車子裡沒有的配備時,莫德便開始懷疑,那些上市的新車裡,這人究竟參與了多少的討論與設計?

「……我想,這應該是那位餐館老闆的創意。」說了一大篇的人,最後做了這項總結。

白癡!莫德惱怒的抿緊了嘴,壓制住自己衝上前罵人的衝動。

世界上第一輛風力發電的跑車,是這間餐館的老闆設計的?這種話虧他想的出來!

在見到這輛跑車時,莫德就已經知道它的來歷。

兩千零九年,美國環保電力公司Ecotricity的創始者Dale Vince發揮綠色創意,以LOTUS Exige為雛型,Ecotricity在心臟地帶動了點手腳,換上節能的電動引擎,並以風力來發電,打造出全世界第一台風力發電的零廢氣排放量跑車。

只要稍微注意一下這方面的資訊,絕對會知道這項歷史,畢竟它可是汽車進入綠色能源時代的指標之一!

就連這間餐館的老闆,在知道這場餐會是跑車業界的聚會後,都能找來這樣的一台模型車作為主題擺設,眼前這位「設計總監」竟然會不清楚這件事?

難道他的腦袋裡裝的是古老的柴油?

壓抑著怒火,看著還在前方高談闊論,誤導那些無知女生的傢夥,莫德真的很想將手裡的香檳朝對方潑去。

「呵,不管是哪種行業,都會有這種人吶……」一聲極輕的笑聲傳入他耳中,聲音中透出的輕蔑讓人無法忽視。

偏頭望去,他再度對上那張總是掛著微笑的臉。

相較於之前的溫和,里歐現在的笑容透出了鄙視。

這個人跟自己一樣,是個尊重且重視專業的人。跟里歐對上目光的一瞬間,莫德明白了這一點。

也就在這一瞬間,心底因為那個白癡總監而引起的怒氣消散了。

「不是每個人都能判斷出鑽石與玻璃的差別。」莫德淡淡的說道。

里歐楞了一下,而後笑得更開心了。

他舉起手裡的香檳杯,優雅地向莫德做了個敬酒的動作。

「慶祝我們具有良好的辨識能力。」

聽到這句話,莫德也露出了他今天的第一個笑。

也許,這場餐會也不是那麼糟糕。

喝下氣泡式飲料時,他心底浮現這樣的念頭。

 

晚上,回到家裡的莫德疲憊的倒在沙發上。

今天他在里歐的陪伴下,跟不少人交談,有男有女,談話的時間與內容完全超乎了他平日的水準。

不得不說,里歐真是一個觀察細微的人。

每當他對一些話題感到苦惱,或是氣氛趨於尷尬、冷淡時,他就會出面周旋,協助他度過一次又一次難關……

是的,難關。

社交這一個課題,向來是他最不擅長的一環。

再者,他實在是相當討厭空乏、無意義的交談,可是偏偏那些人又總是喜歡拿這些作為話題……

不知道最有名的歌手是誰又怎樣?不知道最新流行服飾、節目又如何?

這些東西不就是娛樂、消遣用的嗎?

他可以理解服裝對身份與形象的重要性,這一點達爾文那個老傢夥經常在他耳邊嘮叨,所以他接受了公司的安排,每一季都委託形象顧問為他添購幾套新衣服。

雖然那些所謂的「新衣服」,不過就是配件換了不同的樣式材質,領子或口袋變大了一點或小一點,領帶從菱形格紋成了直線、橫條甚至是小圓點……除此之外並沒有什麼明顯的差別。

真累……他長長的吐了一口濁氣。

要不是里歐硬是留著他,他恐怕待不到一小時就走人了。

雖然對他這個舉動很不滿,但一想到他在餐會上對自己的種種幫助,他又無法對他生氣。

畢竟,經過這一天的「磨難」,他的確從里歐身上學到很多東西。

話題的選擇,談話對象的目光、表情以及行為的觀察,該如何將話題巧妙的引導至自己擅長的領域……

這些繁瑣的東西完全出乎他的意料,看似簡單而愉快的一場談話,竟然包含了這麼多東西。

社交,真是一門高深而複雜的學問。

揉著太陽穴,莫德開啟了「狙擊手」遊戲,決定到遊戲裡發洩今天一整天的鬱悶。

「歡迎絕對殺戮再度進入狙擊手,祝您今天愉快!」

愉快?莫德嘴角微微抽搐了下。

今天唯一能算是愉快的經歷,就是跟里歐聯手,將那個把「第一台風力發電跑車」當成是里歐設計的裝飾品的白癡總監,明嘲暗諷、逼得他狼狽逃離餐會會場……

一想起對方在他們兩人的一搭一唱下,不斷冒出冷汗,臉色從白轉紅再由紅轉青,最後徹底變黑,表情扭曲至極的模樣,莫德的嘴角不由得上揚了幾度。

直到在遊戲中殺了幾場,臉上的笑意還是沒有變淡。

「你今天的心情很好?」身旁傳來臨時組隊的隊友─黑戰士的問話。

「遇到一些有趣的事情。」他坦白的點頭,「你看起來也不錯。」他發現對方的笑容比他印象中還要明亮。

「今天認識了一個很有趣的朋友。」

「那真是不錯。」莫德沒有繼續追問。

平日他們遇見對方時,也只是點個頭、打聲招呼而已,今天這幾句交談已經顯得有些多了。

事實上,當他回黑戰士「你看起來也不錯」時,他就察覺到自己的異常。

也許是里歐的談話教學後遺症吧!他無奈的苦笑。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