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六點半,屋內的電動窗簾自動拉開,晨光穿過明亮乾淨的玻璃窗映入室內,驅走一室黑暗,清晨的新鮮空氣自設置於屋頂與牆壁上方的小氣窗湧入屋內,替換掉室內殘存的濁氣。

屋前菜園的灑水器開始運作,經過精準計算的灑水間距,將整片田園的蔬果全部照顧到了。

浸泡在浴缸裡,里歐透過浴室的大窗戶欣賞著庭院中的田園景色。

這裡是他的住所,他一手規劃、設計、打造出來的家,一座具有法國普羅旺斯風格,兼具希臘的典雅氣質與溫暖鄉村風光的莊園。

別人的庭院種植的都是花卉、裝飾的都是跟主人品味相符的雕刻、挖出的池子不是游泳池、庭院造景就是養著觀賞魚的魚池,唯有他的莊園不同,他的庭院裡種著有機蔬果,負責照顧的農夫就是他自己,庭院裡的裝飾品是稻草人,那是他親自跑到農家,向農夫討教,親手製作的作品,另外,他屋後那個大水池也不是什麼觀賞池,而是生態保育池,目前已經有螢火蟲、蝸牛、野水蓮、青蛙、灰頭鷦鶯等「居民」居住。

每天早上,里歐總是會在梳洗過後,跑到他的小蔬果園除草、看看植物的生長情況,而後又到屋後的水池慢走一圈或幾圈,一邊做著伸展運動、一邊欣賞池邊景色,做完運動,他又會回到蔬果園摘取已經成熟的新鮮蔬菜,這些蔬菜除了作成他的早餐之外,另一部份他會帶到餐廳去,只有幸運的熟客才能吃到由他親手烹煮、天然無農藥的菜餚。

洗去沾染到的泥土以及運動過後的汗水後,里歐來到乾淨寬敞的廚房,用他半小時前才摘取的蔬果──鮮紅多汁的蕃茄、生脆爽口的小黃瓜、新鮮的萵苣等等,為自己做了一份營養美味的餐點。

其實這些剛摘採的蔬果只要洗去泥土就可以直接生吃了,只是廚師的職業病還是讓他忍不住將它們切成片狀,作成了三明治。

七點四十分左右,里歐開車前往他的餐館──悠然食坊。

住在郊區的他,從住家到餐館約莫要一個半小時的車程,依照他的經濟條件,他其實可以住在市內交通便利的繁華地段,只是為了他的蔬果園,他心甘情願的選擇了這種不便。

到了「悠然食坊」,正好是食材供應商送貨到餐館的時間,廚房人員正在跟對方確認食材的品質。

將自家帶來的蔬菜放入保鮮庫,跟食材供應商寒暄了幾句,順便也查看了一下食材的鮮度與數量,等廚房人員在品質確認單上簽名,送走了食材供應商後,他會跟主廚們開一個簡單的會議,確認這一天的推薦餐點以及菜單內容。

待廚房的準備工作一切就緒,里歐會離開廚房,駕駛著兩輪式的移動小車──一種在橫向踏板的雙邊裝上大車輪的輕便型交通工具──在悠然食坊各處兜兜轉轉,檢查開店前的準備是否都已經妥當。

悠然食坊的開店時間是早上十點半、晚上十點結束營業,經營項目是午餐、下午茶以及晚餐。

雖然說是檢查,其實這些工作都有各部門的領班、主管負責,他們都是受過訓練的專業人士,工作上的表現並不需要里歐太過操心,而里歐也明白這一點,只是基於追求完美的習慣與身為老闆的責任感,他還是每日如一的在開店前到處檢查。

他不太相信星座分析這種東西,不過他倒是認同星座書上描述的幾句話──隨時都在反省與思索、盡職敬業、充滿理想、健康意識強、無可救藥的完美主義者……

呃,最後一句其實只有一半同意。

追求完美本來就是人類的天性,不管是什麼星座或血型都一樣,再說,人之所以與其他動物不同,是因為人類擁有理性與感性,在追求某件事情的過程中,人類懂得用理性去克制自己,不會讓事件的發展太過火……用「無可救藥」來描述似乎有些誇張了。

待里歐繞完一圈,餐館也已經到了開店時間。

餐館的營業高峰時段是在中午十一點半到下午一點半,這段期間的客人幾乎可以用「如潮水般湧入」作為比喻。

過了這段午餐高峰期,接下來就是三點半到五點的下午茶時間,待餐館的工作人員休息過後,緊接著便是晚上六點半到八點的晚餐時段。

剛近來就職的新員工總會因為一天三波的人潮吃足苦頭,每每都要花上一兩個星期的時間來適應。

與員工們相反,在餐廳與員工最忙碌的時刻,身為老闆的里歐反而最為清閒,他總是到處與客人聊天,詢問客人對餐點與服務的意見,又或者獨自窩在辦公室裡,利用他的私人小廚房進行創意料理的研究。

下午兩點半,悠然食坊送走了大批客人,只餘下少數幾名客人尚在用餐。

在這個時間點,餐廳的員工也大多在休息室裡休息,只有輪班者還在崗位上待命。

「老闆、老闆!」身穿領班制服的妮可與幾名應該是在休息的女員工跑來,幾個人臉上帶著神秘兮兮、似笑非笑的怪表情。

「那個很可愛的男生來了!」第一個員工這麼說。

「那個害羞靦腆男拿著一個盒子跑來了!」第二個員工接著道。

「他說他想找你!」第三個員工終於說出一個重點了。

里歐無奈的揉了揉眉心,「誰、事由、地點。」他索討著這三個重點答案。

這些可愛又熱心的員工雖然說了一堆,但他並沒有從她們的話裡得到一點頭緒。

「史克威德跑車設計公司的設計師『莫德』先生,現在正在A區的公眾廳等您,他想見您,說是有東西要給您。」領班妮可將事件整理了一遍。

「原來是他啊……」里歐終於知道訪客是誰了。

兩個多月前,史克威德跑車設計公司包下餐廳一部份場地作為聯誼場,莫德就是出席聯誼會的其中一員,雖然名片的職銜上沒有顯示,但他實際上是公司裡的首席設計師,這可是史克威德跑車設計公司的老闆『達爾文』親口對他說的。

達爾文除了是莫德的上司之外,還是他父親的好朋友兼賽車場上的戰友,據說在莫德的父親退出賽圈時,身為首席維修師的達爾文也婉拒了其他人的邀約,跟著退出賽車場,當時,他曾對媒體說了一句話,「我的戰友,只有一人。」

因為擔心莫德不善交際的個性,在聯誼會的前幾天,達爾文一而再、再而三的囑咐里歐、拜託里歐,請他當天務必要陪在他身邊,協助他融入人群……最好能幫他問到幾個女生的電話,讓他們有更進一步的發展,如果可以讓兩人結婚那就更好了。

最後一項的要求,里歐自然是愛莫能助,他唯一能給予的協助,就只是陪在莫德身旁、減輕他的緊張感,並為他多製造一些話題。

在還沒見到莫德之前,里歐私下覺得這是一份令人頭疼的苦差事。

要不是欣賞莫德的設計才能,喜歡他跑車作品中的生命力與熱情,他早就推掉了這門差事。

後來,聯誼會當天的發展就有些出乎他的預料了,他從沒想過,莫德竟然會是這樣的一個人……

他的個性就像孩子一般純真,雖然總是因為緊張而繃著臉、緊抿著雙唇,但這一就關不住他的情緒、他的喜怒哀樂,他的心思全都從那雙黑眼睛洩漏出來。

說到喜歡的話題時,黑眼睛就像星空般閃爍著光芒。

要是對話題沒興趣,眼睛就像蒙了塵的黑珍珠,佈上一層灰霧。

遇上討厭的人時,那黑眼睛就像凝了層層寒冰,光是與他的視線相對就覺得冰氣凍人。

接收到他人的好意時,那雙黑瞳就像春風拂過、百花綻開,以一種舒適的溫度熨燙人心。

結果,原本打算像以往一樣,在會場待個半天就離開的他,因為過於專注觀察莫德的反應,忘卻了時間,直到聯誼會結束,他這才驚覺到自己在對方身邊待了整整一天。

也因為這點異常,當天在會場擔任服務員的員工全都注意到他與莫德的互動,也好奇的、偷偷地關注起兩人來。

而,身為服務業從業人員,觀察力敏銳是最基本的要求,於是乎,不到半天的時間,那些細心的員工們全都摸清了莫德的個性,一些女員工甚至私下稱呼莫德為「那個可愛的男生」、「那個靦腆的大男生」。

「妳們……沒對他亂來吧?」前往A區的路上,里歐問著身旁尾隨的她們。

他這些員工的個性全都熱情又開朗,而這也是身為服務生最需要的性格,只是這樣的態度要是拿來對待莫德……

不曉得他會不會嚇得跑走?里歐苦惱著想著。

「老闆,我們怎麼可能對他亂來?他可是『客人』吶!」員工甲故作委屈的道。

「就是說啊,我們只是問他要吃什麼、喝什麼而已!」員工乙信誓旦旦的保證。

「他點了一杯咖啡,我給了他特大號的!還附贈他一份鬆餅!」員工丙一臉「瞧!我知道你關心他,所以我對他很好,快誇獎我吧!」的表情。

「咳!我贈送了一份綜合水果盤。」領班隨手撥了撥瀏海。

「如果只有這些,那他那張桌子上的餐點……難道是上一位客人留下的嗎?」來到A區公共廳的里歐,額冒黑線的看著前方的景象。

只坐了莫德一人的方桌,上頭堆滿了各式餐點,有牛肉餡餅、水果聖代、起司蛋糕、豬肉湯包、焗烤披薩等等,份量足足可供四個人飽食一頓。

「他一來我們就立刻跑去叫你了,不關我們的事。」幾個人紛紛開溜。

「……」里歐無奈的揉揉額角,以目光掃了一圈在附近佯裝清潔的員工,粗略估算,窩在這裡「不務正業」的員工竟然高達十七人!

冷靜、冷靜。里歐警告性的瞪了他們一眼,隨後快步走向莫德。

「抱歉,讓你久等了。」他歉然的笑笑。

「不,我沒有事先通知,不好意思。」莫德緊張的從座位上站起身,態度有些侷促。

「這些……」里歐才想詢問桌上的餐點是怎麼回事?是不是有員工藉故騷擾他,但莫德卻慌張的打斷他的話。

「我會付錢,請不用擔心!」他保證道。

「不,我不是這個意思。」里歐安撫的笑笑,並示意他坐下,「我那些『可愛』的員工已經告訴我了,這些是他們的一點心意,請你務必接受他們的好意……」

老闆都這麼說了,莫德自然也就不再推辭。

「他們很……熱情。」斟酌再三,莫德用了比較正向的詞,「我在其他餐館都沒遇見這麼熱情的人。」

他們也只有對他們感興趣的人才會這麼「熱情」!里歐腹誹著。

「啊,對了,恭喜你開店三週年又兩百三十天!」

三週年又兩百三十天?這又是什麼?里歐悄悄的朝藏身在一旁的員工瞧去,所有人紛紛迴避視線。

「我進來的時候抽了這張號碼牌。」莫德指著桌上的牌子,上頭的號碼是323。「他們說,店裡有一項秘密活動,如果能抽到跟當天開店日子相同天數的號碼牌,就能得到兩份點心。」他指著豬肉湯包跟披薩。

……這是誰編得謊言?竟然編得這麼爛!里歐突然想對他的員工們來一場語言教育訓練。

不過,竟然會對這種謊言信以為真……我那個遠在美國的五歲小姪子,都不會被這種謊話給騙了啊……看著莫德,里歐突然不知道該同情他,還是該訝異世界上竟然有這麼純真的「大人」。

「我這次來找你,是想送這個給你。」莫德拿出他擺在旁邊椅子上的盒子。

盒子不算大,大概是六吋蛋糕的蛋糕盒大小,上頭也沒有過度的精美包裝,就只是用一張素雅的包裝紙包著。

「謝謝,我可以現在打開嗎?」

在莫德的同意下,里歐將包裝紙拆開,掀開了盒蓋。

盒子裡頭鋪著紅色絨布,中央位置擱著一台黑色的跑車模型。

看到那輛車的第一眼,里歐就認出那輛跑車的來歷。

「這是你設計的那台跑車?」他問,但語氣是肯定的。

「是。」莫德有些靦腆的笑開,閃閃發亮的雙眸顯示出他的激動,「達爾文告訴我,你喜歡我設計的這輛跑車,我沒辦法送你真正的跑車就……自己做了一台,算是你上次的禮物的回禮。」

所謂的「上次」,時間點就是他跟莫德第一次見面的那場聯誼會。

因為是跑車設計公司的聯誼會,里歐自然想要在會場佈置上加入跑車的相關元素,當時他在會場上放置了一輛「世界上第一輛風力發電的跑車」的原尺寸等比例模型,後來見莫德十分喜歡,便在活動結束後將那輛車送給了他。

他沒想到莫德竟然將這件事情記在心上,在事隔兩個多月後,跑來回贈他這份「親手製作的模型」。

在里歐看來,莫德的這份心意,遠比他直接送他一輛真的跑車還要令人感動。

「謝謝。」里歐感激的道謝,謹慎小心地將禮物收好。

「你吃飯了嗎?呃,要是還沒有,那就一起……」莫德看著桌上的一堆食物,尷尬的笑笑。

「要是你已經用過午餐,我可以讓人將這些打包,讓你帶回去。」里歐理解的笑道。

「不,我還沒吃,只是我才剛睡醒……沒什麼胃口。」他抓了抓頭髮,盡量用他最婉轉的方式回道。

「才剛睡醒的確不適合吃這些。」里歐理解的點頭笑笑,「我這邊剛好有適合作成早餐的食材,你喜歡清淡的食物嗎?」

「嗯,我早上吃得很簡單。」莫德點頭回道,他的早餐大多是一杯黑咖啡、兩片烤土司。

「跟我來吧!」里歐拿著他的禮物站起身,領著莫德前往他的辦公室。

看著窗明几淨、佈置的跟小套房沒什麼兩樣的辦公室,莫德好奇的東瞧西看。

「請稍坐一下。」

里歐轉身走向小廚房,從上方的櫃子取出咖啡豆研磨成粉,開始烹煮起來。

「你的咖啡要加糖或奶精嗎?」

「奶精,謝謝。」

倒好了兩杯熱呼呼又香氣四溢的咖啡,門口正好傳來了敲門聲。

「老闆,我想您會需要這個。」領班捧著一個保鮮箱進入,裡頭裝著的正是里歐今早帶來的食材,另外還有新鮮的魚片。

「謝謝。」

將箱子接過,里歐穿上了白色圍裙,洗淨雙手,開始著手處理那些蔬果。

他沒有進行過多的調製,就只是簡單的做了一份生菜沙拉,用鹽與胡椒煎了一份魚片,再淋上橙汁醬汁。

里歐才剛將擺盤完成的料理端上桌,敲門聲再度響起。

「老闆,我送湯過來。」服務生甲送來了一碗南瓜濃湯。

「謝謝。」里歐將濃湯推到莫德面前,此時莫德正津津有味的吃著生菜沙拉。

「這些蔬菜跟我平常吃到的不太一樣,很……新鮮、很甜。」將一整碗生菜沙拉吃個精光的莫德,有些意猶未盡的舔舔嘴角。

「謝謝讚美。」里歐欣然接受對方的稱讚,「這是我自己種得有機蔬菜,今早剛摘下的。」

「你……自己種菜?」莫德愕然的瞪大眼。

「很奇怪嗎?」

「是,呃,不、我的意思是說,你看起來不像是農夫,你比較像藝術家或學者那類。」他窘迫而僵硬的扯扯嘴角,笨拙的解釋道。

「很多人都這麼說。」里歐安撫的朝他笑笑,並端起咖啡喝了一口,「我也很喜歡藝術與音樂,尤其是交響樂、歌劇跟舞台劇,但我也很嚮往田園生活,我喜歡那種親手將一顆種子慢慢培育長大,親自摘取、收穫的過程,那會讓我有一種充實感。」

「有機的東西不是很難栽培嗎?我曾經在電視上看過,說因為不能噴灑藥劑驅蟲、除草,也不能施肥,需要花付出四倍以上的人力跟時間,而且收成的作物又不見得會比有用肥料的蔬菜漂亮。」

「的確是這樣沒錯,但是使用有機栽培的方式耕作,才不會對土地造成污染、對生態造成危害,這些蔬果吃進肚子也不會對人體造成危害。」提到跟食物有關的話提,里歐隨即滔滔不絕的解釋道:「我種植有機蔬果其實只能說是消遣,真剩讓我佩服的人是那些以耕種維生的農夫,悠然食坊的食材全都是有機食材,那些農夫都已經是有機更做的第四代、第五代繼承者了,他們的祖先改變傳統耕作方式,進行有機耕作並不是因為有機的蔬果價格較高,再說,若計算上人工與時間成本,這種耕作方式反而算是虧了,那些農夫告訴我,他們的祖先一開始對『有機』其實是一知半解,只是因為聽說『有機耕作對人與土地會比較好』,他們就一頭栽進去做了,就算後來遇到諸多問題,甚至收入比別人少了一大半,他們還是甘之如飴……」

里歐說話的態度平和,就像是一般的閒話家常,但莫德卻從他的語氣中聽到他對那些農夫的敬佩。

「叩、叩、叩。」敲門聲三度響起,服務生乙拿著一籃麵包進入。

「我想你們可能會想要吃麵包,喝濃湯配麵包很好吃。」她將麵包放在莫德面前,「這是我們餐館的招牌手工麵包,它是用有機栽培的麥子研磨成麵粉,經過我們手藝精湛的麵點廚師手工製作而成喔!吃進嘴裡的時候除了可以品嚐到麵包的香氣,還能嚐到陽光的滋味!外面可是吃不到這種美味喔!」

服務生介紹完之後,暗地裡朝里歐眨眨眼,隨即告退離開。

才剛聽完里歐的有機解說,現在又有服務生的精彩介紹,莫德對這麵包起了好奇,他拿起了一塊,撕了一口塞入嘴裡。

越是咀嚼、嘴裡的麵包香氣越重,不曉得是不是心理作用,除了麵包本身的甜味之外,他真的嚐到了所謂的「陽光的滋味」。

莫德甚至可以想像,這些麥子在收割時,肯定每一顆麥穗都吸飽了陽光。

這一天下午,莫德就在里歐的辦公室內待了半天,直到用過晚餐才回去。

 

晚上十二點十三分,結束一天工作回到家的里歐,在梳洗過後,他進入遊戲蛋裡,開啟了網路遊戲──狙擊手。

「登入中,請稍後。」在兩秒鐘的黑暗過後,他出現在遊戲中的臥室內。

「歡迎黑戰士回到狙擊手。」系統的擬人聲語音如此說道。

迅速瀏覽過信件、回覆重要的訊息後,里歐直接傳送到戰神總部。

總部的二樓休息室只有絕對殺戮在場,其他人不見蹤影。

「晚安。」他笑盈盈的向絕對殺戮打招呼,「今天過得好嗎?」

「嗯,很不錯。」絕對殺戮的心情看起來比平常開心,「在朋友的餐館吃了兩頓飯,我到今天才知道原來有機的蔬果這麼好吃,有機的咖啡也很好喝。」

聽到絕對殺戮的稱讚,里歐的嘴角又上揚了幾度。

在之前的聯誼活動過後,他便旁敲側擊的知道了莫德就是絕對殺戮,只不過這一項發現他並沒有告訴任何人,畢竟線上遊戲是讓人放鬆心情、無拘無束遊玩的地方,他不希望讓絕對殺戮感到尷尬。

「你喜歡有機的食物嗎?」絕對殺戮問道:「『綠意』這個咖啡品牌有生產有機的咖啡豆,很好喝。」

「我知道,我平常也是喝那個牌子。」里歐點頭笑道。

正當兩人隨意的聊著天時,一陣吵雜聲干擾了他們的談話。

「明明就是你先的!」韃羅貓氣呼呼的走了進來,痞子殺手追在她身旁,而焰星與紫玥則是尾隨兩人身後。

「不、怎麼可能是我,明明就是妳。」痞子殺手反駁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里歐好奇的詢問。

「你們不是去跟MASK組隊對戰嗎?怎麼吵架了?」絕對殺戮同聲問道。

「打完之後,我們在那邊聊天,不知道是誰突然提到,痞子跟貓還沒認識之前,兩個人好像曾經結下樑子。」焰星解釋道:「他們說,他們兩個每次一見到敵對陣營有對方出現,第一個攻擊的目標就是對方。」

「那是因為有幾次痞子殺手一開場就往我這邊丟炸彈,把我炸死了,我覺得他好像特別針對我,所以才會特別堤防他。」韃羅貓替自己澄清道。

「才不是!是我先被貓狙殺了幾次,之後才會特別注意她!」痞子殺手同樣替自己辯駁。

「總之,這件事情就這麼變成了羅生門。」焰星聳肩回道。

「他們兩個一路上都在吵這件事,吵得我頭都痛了。」紫玥不耐煩的掏掏耳朵。

「唉唉,算了算了。」痞子殺手放棄的擺擺手,「中國有首詩說,『冤冤相報何時了,往事知多少,小樓昨夜又東風,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』,所以呢!為了我們的友誼,我就大人有大量,不跟妳計較了……」

隨著他這句發言,現場沉默了幾秒鐘。

「……我真不知道該吐槽你那一句比較好。」韃羅貓頭疼的扶額。

「痞子,回去將宋詞《虞美人》重新背誦一遍。」焰星同樣搖頭。

「咦咦?我又弄錯了嗎?」痞子殺手詫異的反問。

「錯,當然錯!」紫玥鄙視的掃了他一眼,「應該是『鴛鴛相抱何時了,鴦在旁邊看熱鬧』才對!」

「……」這又是什麼句子?除了痞子殺手以外,其他人額上全降下三條黑線。

紫玥是故意要誤導痞子的嗎?但她的表情看起來又很認真……

難道她真的不懂?可能嗎?這麼簡單的句子,她怎麼可能不懂?

眾人的心底轉著一個又一個的問號,猶豫著到底是該打哈哈的吐槽紫玥,還是保持沉默,將這件事情揭過。

最後,眾人就在這有些尷尬的氣氛中岔開了話題。

 

隔天下午,莫德又前來悠然食坊了。

這一次他只是單純的前來用餐,但里歐還是邀請他到自己的辦公室,並親手為他煮了一頓午餐。

「里歐,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」吃完午餐,莫德以紙巾擦去嘴角的醬汁。

「請說。」里歐手裡端著熱咖啡品嚐著。

「你聽過……『鴛鴛相抱何時了,鴦在旁邊看熱鬧』這句成語嗎?」他問。

「噗!咳咳、咳咳咳!」有些慌亂的放下咖啡杯,里歐拿出手帕摀住嘴巴,狼狽的咳了好幾聲。

「呃,你沒事吧?」莫德關心的詢問。

「沒、沒事。」里歐起身為自己倒了一杯水,喝了幾口。

他該怎麼回答這麼問題呢?

事實上,他今天早上也問了員工這個問題,最後是一位女員工用詭異的表情告訴他,那是二十世紀流行的「腐女名句」。

女職員還很熱心的跟他解釋了「腐女」的意思,末了,對方還一臉好奇的問他,是從哪邊聽到這句話的?

一想到早上的那陣混亂,里歐不由得又頭疼了起來。

回過頭,他正好對上莫德帶著期盼與好奇的目光。

「……抱歉,我也不清楚。」他保持著溫和的笑容,避開了莫德那雙透出失望的黑眸。

有些事情,還是不要知道的太清楚會比較好啊……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