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發現魈與季薰的「關係親密」後,瑪格麗特並沒有因此收斂,反而變得更加積極,更加努力向魈推銷自己,甚至還很明顯的暗示魈,她不介意「名分問題」,而且十分願意與「他的孩子相處」。

瑪格麗特越來越「熱情」的表現讓魈感到相當頭疼,他幾乎是一察覺到瑪格麗特出現,就立刻躲到別的地方去,甚至可憐兮兮的哀求尚漓等人,請他們出勤時帶他一起出去。

「瑪格麗特對魈的態度,似乎有些『過火』了?」瑪格麗特的怪異,就連很少管別人閒事的夏契爾也注意到了。

趁著全體外出執行任務的途中,他在座車裡提出困惑。

「何止是過火,那女人簡直恨不得把自己綁上緞帶,快遞到他的床上。」伊恩頗不以為然的譏笑道。

「事實上,她曾經想要潛入魈的房間,只是剛好被我撞見,她沒成功。」葛瑞露出揶揄的笑容,朝魈擠眉弄眼、做著怪表情。

「我也遇過。」負責駕駛的薇菈開口附和,她一邊確認路線、一邊轉動方向盤,往右拐了一個彎。

「我也在魈的房門口遇過她,兩次。」尚漓豎起兩根手指強調著。「她跟我說她是要進去房間打掃。」

「打掃?哈!」伊恩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,「我們的房間都沒見她清掃的這麼勤快,我的衣服堆在角落一星期了,也沒看到她幫我拿去洗衣機洗。」

「這只能說明,魈的魅力非常大,他的風采把我們都蓋過了。」葛瑞半開玩笑的說道。

「嘖嘖!魈的艷福不淺啊,身邊竟然有兩位美女陪伴,真令人羨慕!」坐在副駕駛座的巴薩德,回頭朝他露出一個詭異又曖昧的笑容。

「我已經被煩的一個頭兩個大了,你們就別再損我了。」魈鬱悶的摀著臉哀號。

「既然不喜歡對方,就明確的拒絕掉。」夏契爾語氣平淡的提議,在他看來,這種直來直往的方式最乾脆俐落。

「老大,我拒絕過了。」魈無奈的掃他一眼,這種事情還需要他來提醒嗎?他早就明示暗示的向瑪格麗特挑明好幾次了。

「這個我可以作證。」尚漓舉手佐證,「我看過魈拒絕她三次,而且話說得很直接、講得很清楚明白,我聽了都替她覺得難為情,可是她好像還是聽不懂,一直固執的認為魈喜歡她。」

「這大概就是最近人界流行的網路用語『腦補』吧!」薇菈分享著她從人界學來的新用詞。

「腦補?」巴薩德等人不清楚意思。

「大腦自動補充對白、劇情或是別人沒有說過的話。」薇菈簡單解釋著,「像是,魈對瑪格麗特說:『我不愛妳』,瑪格麗特會自動把這句話變為『我因為XX原因,所以不能夠愛妳』。」

「這個應該叫做妄想症吧?」夏契爾給了另一個更明確定義。

「我贊同夏契爾的結論。」伊恩投了贊同票,「那個女人根本是腦袋有洞!自以為是人見人愛的千金小姐,其實大家一看到她就想躲,做事笨拙、經常造別人麻煩也就算了,她還有被害妄想症,自以為是灰姑娘!對她說話大聲一點,她就擺出一副委屈的樣子,眼淚像水龍頭一樣,說掉就掉、說收就收,厲害的讓我想替她拍拍手!只要疏遠她就是在嫉妒她,喔,不對,應該說,她覺得女生都在嫉妒她的美貌,男生都對她一見鍾情,每個男人都爭她爭得你死我活、頭破血流,這真是……神啊,來道雷劈死那個蠢貨吧!」伊恩雙手高舉向天,做了個近似投降的動作。

「就某方面來說,那位小姐真的很厲害。」葛瑞似笑非笑的道。

「到了。」薇菈把車子停在小巷子裡,這裡是一處偏遠的貧民區,除了一排排老舊的樓房以外,還有許多間倉庫與廢棄物回收廠。

「這裡嗎?看起來真是荒涼。」尚漓把頭探出車窗外,快速的打量一圈。

「根據線人的情報,有人看到編號三十七與一百零三這兩名逃犯在這裡出沒。」薇菈語氣平淡的回應。

「知道位置嗎?」夏契爾詢問著。

「不清楚,只說是在這一地區。」薇菈開始著手整裝,把手槍與鞭子裝備在身上。

「建築物好多,真是麻煩……」葛瑞懶洋洋的埋怨。

像這種屋舍多的地區,最容易有藏身的隱匿死角,要在這裡找人實在很不容易。

「如果可以將這些房屋炸掉就好了。」伊恩撇了撇嘴,她也很不喜歡建築物。

「分頭進行吧!」巴薩德下達行動指示。「葛瑞、伊恩跟我負責這區的建築物,夏契爾、尚漓、薇菈跟魈負責倉庫那裡,有發現就立刻回報。」

「是。」眾人齊聲應道。

兩批人馬分頭進行搜索,經過將近兩小時的找尋後,他們終於有了一點收穫,巴薩德那組找到了逃犯的蹤跡。

接獲通知,夏契爾等人立刻來到通知的地點集合,在一棟四層樓建築物前,伊恩與葛瑞已經等在門口。

「什麼情況?」夏契爾詢問著資訊。

「剛才發現五十八號逃犯,他抓了一個生魂,跑進這棟建築物。」伊恩詳盡的解釋道:「組長已經先追進去,確定對方棲身的樓層,要我們在這邊等你們過來。」

「五十八?」夏契爾納悶的望向薇菈。

薇菈的情報上說的是三十七與一百零三號逃犯。

「難道這裡是他們的藏身地點?」薇菈推測的說道。

一群人一起逃出來,不一定全部都分散逃逸,有些人會想要組成團體,壯大自身力量。

就在此時,幾個人的通訊器發出震動,上頭傳來巴薩德的訊息。

『三樓,左側樓梯口。』

看到位置訊息,幾個人立刻潛入建築物內,來到巴薩德指定的地點。

「在第二間房間,裡面不只三個人,可能有五、六個。」巴薩德說出他查探到的情況。

薇菈隨即從口袋拿出偵測儀器,針對巴薩德所說得房間進行偵測,綠色的螢幕板上出現九個紅點,顯示裡頭有九個靈魂存在。

「其中一個應該是被抓到的受害者。」葛瑞推測道。

他們可是眼睜睜看到逃犯抓了一個靈魂走進屋裡。

「不,那個靈魂已經被吃掉了。」巴薩德否決的回道。

就在他剛才守在外面時,裡頭突然傳出悽慘的嚎叫,從事死神工作這麼多年,他一聽就知道那是靈魂毀滅前的哀鳴。

就在此時,房間裡頭又傳出相當尖銳、令人寒毛直豎的慘叫,聲音宛若鬼哭狼嚎,聽得眾人心底生寒。

「又一個紅點消失了。」薇菈看著螢幕上剩餘的八個紅點。

「該死的,他們到底把這些靈魂當成什麼了?」伊恩氣得咬牙切齒,恨不得立刻衝進去抓人。

「還能當什麼?」魈露出戲謔的冷笑。

除了「糧食」這兩個字,他還真想不出那些受害的靈魂還能有什麼稱呼。

就在眾人準備行動時,從走廊另一頭傳來的聲響打斷了他們,幾個人隨即警戒的往後躲避,藏身在樓梯轉彎處的視野死角。

走廊彼端,三名黑衣人從右側樓梯口出現,他們穿著長版立領風衣,臉的上半部被寬邊帽子與墨鏡蓋住,下半部被口罩遮掩,唯一裸露出來的雙手也套上了手套,全身遮得沒有一處見光,不管怎麼看都覺得相當詭異。

「哪裡來的奇怪傢伙,竟然包成這樣。」伊恩納悶的低聲嘀咕。

「應該是幫他們逃出監獄的同夥。」尚漓猜測的回道。

「他們身上的能量很奇怪。」薇菈皺眉看著偵測器上頭的光點,那些光點一下子閃紅色、一下子閃藍色。

紅點代表靈魂,藍點則是靈魂以外的其他生物。

靠在薇菈身旁的伊恩掃了螢幕一眼,「不管是什麼東西,反正都不是人,直接滅了就行了。」

活人的代表標記是白色光點,眼前幾個人很顯然不是這個分類。

眾人說話的聲音近乎耳語,倒也沒引起對方的注意。

只見那三個蒙面怪客走到房門口,舉手敲了幾下。

「叩、叩叩、叩。」

敲門聲像在打暗號一樣,裡面的人很快就開門回應。

「你們怎麼來的這麼晚?我們都快餓死了。」開門的罪犯一見到人就開始抱怨,「還好這附近還有人住,可以用他們稍微填一下肚子,不過這些老傢伙的味道可不怎麼好,還是女人跟小孩的靈魂美味。」說著,那人伸出長長的舌頭,貪婪的舔了舔嘴巴。

「你們這次帶來的是小孩子的靈魂吧?聞起來真香啊!」

聽到他們又禍害了小孩,伊恩氣得握緊拳頭,恨不得立刻衝出去處決那些逃犯。

「別亂來。」巴薩德按住她的肩膀,制住了她的行動。

沒有寒暄,蒙面怪客越過對方逕自走入房裡,房間門再度關上。

「他們抓了十二個人。」看著螢幕上頭突然多出來的紅點,薇菈也不禁皺起眉頭。

「我們還等什麼?現在就立刻衝進去啊!」尚漓激動的叫嚷,儘管情緒相當憤怒,但他也沒忘了場合,還記得要壓低聲音談話。

「再看看情況。」巴薩德依舊給了等待的指示。

「……」聽到這樣的命令,夏契爾皺眉看著巴薩德。

「等?」伊恩瞪大雙眼,神情相當錯愕,「還要等什麼?難道要等他們把受害者全吃了嗎?」

「等看看還有沒有其他情報。」巴薩德沉聲回道:「逃跑的犯人不只這幾個,這些黑衣人說不定知道其他人的下落。」

「就為了得到其他逃犯的線索,你就不打算救那些受害者了?要是他們不知道呢?」伊恩的聲亮依舊壓低,但音調已經提高了不少。

「這是命令。」沒有給出其他解釋,巴薩德直接以組長的職權下令。

「你……夏契爾,你的決定是什麼?」伊恩轉頭問道,若夏契爾的答案是行動,她絕對會毫不考慮的跟隨。

對於這樣的詢問,夏契爾只沉默了一秒,「聽組長的命令行事。」

「連你也……」伊恩的眼底明顯寫著失望。

「為了不讓更多人受害,有些犧牲是必須的。」夏契爾音調平板、面無表情的回道。

「那些道理我不懂,我只知道,我們這種行為就跟兇手沒什麼兩樣。」伊恩瞪著兩人低吼道。

「是,我們都是兇手。」巴薩德並沒有否認這一點。「這份罪孽永遠都會揹負在我們身上,永遠洗不掉。」

他直視著伊恩的雙眼,沒有閃避、沒有遮遮掩掩,神情坦然而平靜。

「身為死神,這樣的選擇一定會發生,如果妳還沒有做好揹負這些的準備,我勸妳辭職離開。」

「……哼!」與巴薩德對峙幾秒後,伊恩氣憤的別過頭去,臉上的怒氣雖然沒有消散,但態度已經軟化。

接下來的等待過程相當折磨人,他們被迫聆聽那些受害者被吃食的哀號,那些悽慘的叫聲讓人聽了相當難受,心臟與靈魂好像被擰成一團,壓抑而焦躁的情緒襲擊著伊恩等人。

伊恩好幾次都克制不了情緒,想要抓著武器衝進房間,要不是有葛瑞與薇菈攔著她,她肯定早就行動了。

尚漓也是,他氣得雙眼泛紅、牙關咬得「喀喀」作響,要不是夏契爾強行抓著他,他恐怕也忍不下這口氣,然而,攔阻伊恩與尚漓的夏契爾等人,神色也沒有好看到哪裡去,每一個都是臉色鐵青、額角冒著青筋,神情憤怒而壓抑。

比起伊恩等人的激動反應,魈與巴薩德的狀態就顯得好多了,兩人的神情相當沉穩,好像根本沒聽到那些慘叫聲一樣。

半小時過後,那些聲音終於消失了,房間裡也只剩下八個紅點以及三個閃著紅、藍色的光點。

在逃犯「進食」結束後,房間裡安靜了很長一段時間,就在巴薩德等人考慮要潛入隔壁房裡進行竊聽時,房內又有了新的動靜。

「啊啊啊──」

接近嘶吼的沙啞慘叫聲傳出,就在眾人都還沒弄清是怎麼回事時,偵測器螢幕上的紅點少了一顆。

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尚漓納悶的問。

「該不會是他們還沒有吃飽,乾脆就抓了身邊的人來吃吧?」魈摸著下巴推測。

「自相殘殺?」伊恩錯愕的驚呼,她從沒料到會有這種情況。

「會不會是他們吵架,然後那群黑衣人殺了其中一個?」比起自相殘殺,尚漓倒是覺得他們應該是發生了爭執。

還沒等他們猜出狀況,第二次的慘叫聲響起,而這一次,薇菈的螢幕上頭少了兩顆紅點。

「他們到底在搞什麼?」伊恩皺起眉頭。

「要不要趁現在進攻?」薇菈詢問著。

敵人出現內亂糾紛,這可是一個相當好的攻擊時機。

「再等等。」巴薩德依舊沒有行動的打算。

「還要等?難道你是想等他們全死光了再進去嗎?」伊恩很不客氣的給了他一記白眼。

「天底下不會有那麼幸運的事情,巴薩德組長。」魈半開玩笑的附和。

就在此時,慘叫聲再度傳出,這一次的聲音比先前的規模更為響亮,尖銳的聲音刺得人耳朵生疼。

「嘖嘖嘖!這要是恐怖片,肯定會很賣座。」魈揉著耳朵,那些慘叫聲讓他有些耳鳴。

「又少了四個紅點……」語氣一頓,薇菈的神情變得有些詭異,「而且多了一顆閃著紅藍光芒的光點。」

「……」後頭這句話引起眾人一陣驚疑。

「變異體?」夏契爾隱隱皺緊眉頭,嘴唇抿一直線。

他們並不是沒有遇過變異生物,以往交手過的妖獸、惡靈都屬於這一類,然而,像這種「自然演化」的妖獸,通常要數百年才會出現一隻,但眼前可是有四隻啊!

這樣的情況讓一干人聯想到同一個名詞。

「你們跟我想的……應該是一樣的吧?」伊恩的目光往其他人身上掃了一圈。

「這種事情也只有那個變態實驗瘋子才能弄的出來。」魈無奈的發出長嘆,順手揉著太陽穴,「怎麼不管我走到哪裡,都會遇到跟那些傢伙有關的東西?」

「你跟他們有緣。」尚漓聳肩回道。

「……很糟糕的孽緣。」魈僵硬的扯了扯嘴角,「我可不可以到外頭等你們?」他真的很不想跟那個瘋子科學家或是L組織扯上半點關係。

「這個恐怕由不得你。」巴薩德一把拍上他的肩膀,這個動作同時也制住了他想要開溜的舉動。

「組長老大,我只是來打工的啊,薪水給的又不多,做的卻是這麼危險的事情,不划算啊、不划算……」魈很鬱悶的發牢騷。

魈的埋怨沒人理會,所有人的注意力都放在房間裡頭。

在螢幕上的紅點消失後,那四顆閃紅藍光的光點開始往外移動,巴薩德一行人連忙退到更隱密的地方。

他們才剛站定位,監視著的房間門打開了。

四名黑衣怪客走了出來,他們的裝扮完全一模一樣,全身包的密不透風,最後一個走出的黑衣人,明顯是那個「剛誕生」的紅藍光點。

他的體型與前三者相差頗多,又矮又圓,像一顆臃腫的肉球,寬大的風衣被他的身體撐得緊繃,若仔細打量,還可以發現那繃緊的衣服面料竟然不停蠕動,就像他身上爬滿了蚯蚓一樣。

薇菈朝其他人打了個手勢,示意他們目光下移。

只見最後一人走過的地方,身後拖著一道長長的、像黏液的半透明水漬,在風衣下擺處,隱約可以看到一條奇怪的肉色尾巴晃動。

這一現象,讓在場偷窺的幾人全都確定──這群「異形」肯定跟L組織有關。

「L組織又想做什麼了?」伊恩皺著眉頭嘀咕,而她的問題也是其他人想問的。

這兩、三年來,L組織雖然不像以往那樣,在檯面上高調亮相,但私底下的小動作也是接連不斷,幾乎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出現與他們有關的消息。

像是有人獵捕到形態詭異的怪物、某些古文物突然失竊,或是某些地區出現大量的失蹤人口等等……

相較於L組織以往的作為,這些事件只能算是小事件,所以也就不被各方高層放在心上,在人力不充足的情況下,有些案件甚至睜一隻眼、閉一隻眼的放過了,但也因為L組織最近實在是太過「安分守己」,這種反常的行為也引起一些人的困惑與擔憂。

「先跟上,看看他們要去哪裡。」

巴薩德率先行動,隔了一段距離的跟著那群黑衣客,其他人尾隨其後,小心翼翼的委隨著。

離開建築物後,那四個黑衣客走到對面街口,那裡停著一台黑色箱形車,車外站著一名藍髮紫眼的冷面男子。

「路易士?」見到那人,魈發出一聲低呼。

路易士的耳朵動了動,轉頭朝魈等人的藏身處望來,一群人連忙屏氣凝神的縮在遮蔽物後方,不敢發出多餘聲響。

路易士朝他們的方向走了幾步,就在夏契爾等人準備反守為攻,反過來動手緝拿對方時,路易士的腳步突然停下,走到車子旁邊的黑衣客引走了他的注意。

他拉開車門讓那四人坐上後座,自己則是走到駕駛座的位置坐下,插入鑰匙、發動車子。

臨離去時,他的目光還朝魈等人的藏身處掃了一眼,而後才讓車頭拐了個彎,駛入一條巷子離去。

見到箱形車離去,葛瑞立刻吹出幾顆透明氣泡,指揮它們進行追蹤。

「我去開車過來。」話音剛落,夏契爾的身影就消失在眾人面前。

「豬頭魈,剛才差點被你害死!」伊恩起手朝魈的頭頂揍了一拳。

「欸欸,我又不是故意的,只是太訝異了嘛!」魈揉著頭,一臉無辜的叫嚷。

「那個人是誰?」尚漓好奇的問。

「L組織的人,也是實驗瘋子製作出來的實驗品,有一半的吸血鬼血統,另一半半……算是混合的科學物質吧!」魈聳聳肩膀,「你們可別小看他,他可是L組織最強大的生化武器,專門負責保護L組織的首領。」

「我也聽說過這個人。」薇菈開口附和,「他很低調,關於他的情報不多,只知道是一個性情冷漠、出手乾淨俐落的殺手,不過聽說他從上一任首領就待在L組織了,而這任首領是殺了上任之後繼位的……」

「咦?如果是這樣,那他怎麼還會效忠那個人啊?」伊恩提出疑惑。

「我剛才說了,他負責保護『首領』。」魈加強了最後兩字的語氣,「不管L組織的首領是誰,不管用什麼手段上位,只要那人是L組織的首領,他就會保護他,他效忠的只有『首領』。」

「上任首領被殺,他難道不想替他報仇嗎?」尚漓無法理解的追問:「就算只是保鑣,相處久了也會有感情吧?」

「L組織那些人是不能用正常人的思維去判斷的……」魈聳肩回道。

「切!不管他再怎麼厲害,只要落到老娘的手裡,絕對讓他吃不了兜著走!」伊恩信誓旦旦的回道。

就在眾人你一言我一語時,夏契爾駕車出現,將一行人全接上車。

「往哪裡走?」

「直走,前面第二個路口右轉。」葛瑞坐在副駕駛座,指揮著追蹤方向。

夏契爾的駕駛技術相當優異,行車速度再快,他仍舊開得四平八穩,十多分鐘後,他追上了對方的車輛。

見到跟蹤目標,夏契爾連忙放緩車速,隔著一段距離的追在後頭。

不曉得是不是察覺到有人追蹤,或是他們要去的地方原本就相當隱密,L組織的車輛在大街小巷鑽來繞去,好幾次都轉得讓夏契爾差點找不到人,還好有葛瑞的追蹤氣泡緊緊尾隨,這才沒讓他們失去目標蹤影。

然而,L組織的據點也不是那麼容易被找到的,尤其他們跟蹤的對象還是路易士,他可是L組織的第一好手。

當夏契爾等人追了大半天,天色從白天轉到夜晚時,目標消失了,葛瑞用來監測的氣泡也被無形的力量破壞了。

「混帳!」眼看目的就要達成卻功虧一簣,伊恩氣得用力搥了一下座椅,把椅面打出一個凹洞。

「應該就在這附近了。」夏契爾呼出一口濁氣,隨意地動了動肩頸,發出了幾聲「劈啪」聲響。

全神貫注的開了一整天的車,現在放鬆下來,他這才察覺到身體上的僵硬,肩頸肌肉繃得像石塊一樣。

他們尾隨L組織的車輛來到一處山區,周圍景色全被茂密的樹林遮蔽,仔細聆聽還能聽到潺潺溪水聲。

這樣的地方最容易藏身,也最不好找人。

「依照他們的習慣,這附近會佈下不少監控設備跟陷阱。」魈把頭探出車窗,四下張望了一會。「我建議大家還是先回去,準備充分了再過來。」

「我贊同魈的提議。」薇菈開口附和。

儘管車上像平日一樣裝備了補給品,但如果這裡是L組織的大據點,那點彈藥物資根本就不夠用,再說,光靠他們這幾個人,也沒那個把握能夠拿下這裡。

「可是要是我們走了以後,他們又出來了呢?」尚漓不想就此打道回府。

「我跟葛瑞留下來監控吧!」伊恩毛遂自薦。

「又要睡野外了?」葛瑞無奈的摀著臉,「這個月我不是睡在車上就是荒郊野外,難道我是流浪漢的命嗎?」

「至少你吃得比流浪漢好。」薇菈推了推眼鏡,笑容戲謔的說道。

「山裡的空氣新鮮,對身體好。」魈拍著他的肩膀安撫。

「囉唆什麼?」伊恩沒好氣的白他一眼,「不過就是在野外住幾天而已,幹嘛這麼不甘不脆?是個男人就爽快一點。」

「……我再怎麼爽快也比不上妳。」葛瑞額冒黑線的回道。

「那就這麼決定了,伊恩跟葛瑞留下監控。」巴薩德直接拍板定案。

「組長,我也要留下!」尚漓連忙開口要求。

「切!聽到要睡野外,你還真的把它當露營了?」伊恩鄙視的掃他一眼。

「我才不是想露營!」尚漓不滿的抗議。

「不是想露營,那你是想留下來餵蚊子?」葛瑞神情幽怨的看著他。

「我是想要留下來幫忙!」尚漓氣鼓鼓的回道。

「只是監視而已,用不著那麼多人留下。」夏契爾否決了他的提議。

「但是……」

「讓他留下吧!」巴薩德接受了尚漓的申請。

「謝謝組長!」尚漓開心的道謝,而伊恩等人則是皺起眉頭。

「組長,我認為這樣不妥。」夏契爾試圖讓巴薩德收回這個決定。

這裡可是L組織的據點,即使只是監視,也是有很大的風險存在,尚漓雖然已經有幾年的經驗,但比起其他人來說,他還是有些不足。

「一直被人保護著,永遠都不會成長。」看出夏契爾等人的想法,巴薩德直接了當的說道。

「我只是希望能『循序漸進』。」夏契爾不滿的強調。

「你沒聽說過一句話嗎?『計畫永遠趕不上變化』,並不是你想慢慢來,敵人就會讓你慢慢準備。」巴薩德語氣深長的道:「好了,就這麼決定,你們三個快點下車,不要耽誤時間。」他拉開車門,把他們三人趕下車。

將需要的物資全都丟給他們後,車輛揚長而去,一下子就不見蹤影。

「既然你留下來了,那你就要做好心理準備。」伊恩沉著臉,一反平日嘻笑的模樣,神情相當嚴肅的說道:「這裡可不比之前的任務,要是不小心被L組織的人發現,你這條小命就玩完了!」

「呃,我、我一定會小心。」尚漓額冒冷汗的回道。

「自己的小命玩完還不打緊」葛瑞慢悠悠的說道:「怕的就是任務也被毀了,之前大家的辛苦全部白費,那可就麻煩了。我呀,最、最討厭麻煩了。」

葛瑞的聲音聽來毫無殺傷力,但話裡透出的威脅卻讓尚漓背脊發涼。

「我、我絕對不會給兩位造成困擾。」他繃直了身體保證道。

「很好。」葛瑞笑得眉眼彎彎,滿意的點頭。

「反正時間也很充裕,不如就來教菜鳥一些求生技能吧!」伊恩提議著。

「這個提議不錯。」葛瑞贊同的點頭。

「這樣不好吧?這裡可是L組織的……」話才說到一半,尚漓便被兩人投來的威脅目光給壓制住,乖乖的把後半句話嚥下。

「菜鳥,東西拎著,跟上。」丟下這句話,伊恩逕自轉身走入樹林裡。

「我們的腳步會『有一點快』,你千萬要跟好喔!」葛瑞清淺的一笑,也跟著鑽入樹林裡。

「……」尚漓默默的拎起行李,開始後悔自己剛才的決定了。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