普八戈彎著高大的身軀從裂口鑽入南瓜裡,將生長於南瓜中心,底端與南瓜蒂連結著的異物拔下。

「這顆魔晶還真大……」普八戈鑽出南瓜,手上抓著一顆燦爛奪目、閃爍著冰藍色光輝的藍色晶石,晶石的體積幾乎跟他的拳頭一樣大。

「豐沛的水屬性能量。」薩萊多將魔晶接過手,魔晶裡頭蘊含的能量相當強大,他根本不用動用精神力探測,就能輕易得出它的魔力屬性。

「蔬菜裡頭培育著魔晶?天啊,這、這真是瘋狂,我不是眼花或者出現幻覺吧?」格涅沙顯然被這種奇怪的現象嚇楞了,連他一貫的貴族風格也忘了保持。

魔晶是魔族相當珍貴的能量來源,就像人界的石油一樣,魔晶唯一的來源就是礦脈,也就是說,魔晶是與礦脈相伴而生。

結果現在他們卻在這些巨大的蔬菜裡頭發現魔晶?珍貴的魔晶長在蔬菜裡?難道他們一直以為的晶石,其實是蔬菜的果核或是種子?

「所以這個地方不是蔬菜田,而是魔晶田嗎?魔晶可以用『種』的種出來?」格涅沙揉了揉額角,對這項資訊有些接受不良。

「管它是什麼,既然被我們發現了,那就全部帶走!」普八戈走向另一顆南瓜,用力的揮出一拳。

然而,這次出乎眾人的意料,他們並沒有從裂開的南瓜得到東西,事實上,當南瓜裂開時,一頭外型有些像蚯蚓,但比蚯蚓還要大上百倍的魔獸衝了出來。

要不是普八戈退避的及時,他恐怕就要嚐到被火車正面衝撞的滋味了。

咧開長著兩層利齒的大嘴,大蚯蚓對準普八戈的頭一口咬下。

「危險!」季薰連忙揮刀替普八戈擋下魔獸的攻擊。

在大刀卡住了大蚯蚓的利牙同時,普八戈也揮出了拳頭。

不曉得是大蚯蚓太過脆弱,或是普八戈的拳頭太硬,那條大蚯蚓竟然被普八戈一拳擊殺,猛烈的拳風讓大蚯蚓碎成了數塊。

「真厲害。」魈讚許的吹了聲響哨。

「真噁心。」季薰退遠了幾步。

先前鑽入南瓜裡的普八戈,身上被染上奇怪的橘色汁液,而當他擊殺大蚯蚓時,蚯蚓噴濺出綠色的黏液也沾了他一身,現在的他全身沾滿了大塊的橘色與綠色液體,看起來就像一種人型外星黏液生物。

「普八戈,你身上的顏色還真是相當繽紛,跟你非常搭襯呢~~」格涅沙戲謔的勾起嘴角,上下打量著他,「或者你可以為自己添購幾套這種色調的服飾?」

普八戈沒有回嘴反駁,只是故意的甩了甩手,將一些汁液噴濺到格涅沙的身上,引來後者的怒瞪。

「呀啊呀啊,這些南瓜也真奇怪,生的南瓜不會有汁啊……」他佯裝出無辜模樣。「難道秘境裡的南瓜品種跟外頭的不一樣嗎?」

當然,現場沒有人會去關心一顆南瓜剖開後會不會有汁液的事情,他們只在乎南瓜裡的東西。

「看來這裡頭也不全都是魔晶。」薩萊多緩步走向附近的一顆南瓜,豎手成刀,使出一記俐落的橫劈。

自指尖到手肘的部位全都沒入南瓜裡,連帶帶出一些橘色汁液,下一秒,南瓜裡發出一聲爆破悶響,隨著聲音傳出,冰藍色魔光激射而出,南瓜的上半部被炸得四分五裂,其中還有一隻只剩下半截的巨大蠍子。

「看來本尊的運氣也不怎麼好。」薩萊多甩了甩手上的汁液,瞇起灰瞳輕笑道。

「怪獸或寶藏嗎?」魈頗感興趣的打量著南瓜,「感覺好像在玩電玩。」

「我倒覺得像是在踩地雷……或者是打地鼠?」季薰敲了敲身旁的一顆南瓜,「來看看誰的運氣比較好吧!」

高高舉起大刀,隨著一聲沉喝,刀光閃落。

「呃……」

揮舞到一半的動作突然卡住,因為季薰的力道不夠,使得大刀卡在南瓜的三分之一處,變成抽也抽不回、砍也砍不下去的窘境。

「唔!」雙頰染上窘迫的緋紅,季薰一腳踩上南瓜,試圖藉著腳力將大刀抽回。

「噗!哈哈哈……」看到她這種舉動,旁觀的幾人全都笑了出來。

「在開南瓜、比較運氣之前,這位小姐恐怕要先想辦法將南瓜剖開才行。」格涅沙促狹的笑道。

「呀啊呀啊,小姑娘,要不要我幫忙啊?」普八戈揮舞著拳頭,展示他健壯的手臂。

「嘖嘖!沒想到擁有暴力女稱號的小季,竟然連南瓜都剖不開?」魈朝她搖搖頭,一臉感慨的道:「妳這樣根本就是辜負了這個頭銜,要是被妳那些粉絲知道了,他們可是會傷心的喔!」

「粉絲個頭!這根本是你亂取的外號!」季薰咬牙切齒的瞪著他,恨不得起腳將他踹飛。

「哎呀呀,這是惱羞成怒?」魈不怕死的湊近了她,「很少看見妳臉紅害羞的模樣呢!要是有照相機,真想拍照留念。」

「你、給、我、滾、開!」

隨著季薰的怒吼,銀白色靈氣盤繞著刀身螺旋而上,瞬間炸開了南瓜。

正當季薰想要揮刀砍魈時,普八戈的驚呼聲打斷了她的行兇。

「呀啊呀啊!這顆晶石比剛才的還要大顆!」他彎下腰,將魔晶從南瓜的中心處拔了起來。

這顆魔晶同樣是水屬性,但體積比剛才的還要大上一圈。

「唔,南瓜裡頭的似乎都是水屬性?」薩萊多閃身飛躍到隔壁的紅蘿蔔田。

雙手凝聚出縈繞著閃電的光球,用力砸向其中一根紅蘿蔔。

蘿蔔的殘塊與泥土被炸得四處飛濺,一隻比薩萊多還要巨大一倍的老鼠鑽出。

「吱吱!吱吱吱!」揮舞著灰黑色的爪子,大老鼠雙眼赤紅的衝向薩萊多。

「嘖!又是魔物。」薩萊多釋放出黑紅色火焰,將那隻老鼠燒得連骨灰都不剩。

舉起被黑紅色火焰環繞的右手,薩萊多接連朝附近的紅蘿蔔轟出幾記,在猛烈燃燒的火海裡,幾隻從蘿蔔裡冒出的魔物發出激烈哀鳴,焦味伴隨著黑煙瀰漫。

直到薩萊多身邊的區域被燒焦了一大片,這片黑焰火海這才逐漸消失。

冒著白煙的焦黑色灰燼裡,幾顆火紅色的魔晶顯得相當耀眼。

「紅蘿蔔是火屬性魔晶啊……」薩萊多滿意的揚起嘴角笑了。

一彈指,灰燼進裡頭的魔晶像被無形的力量托起,緩緩飄向了他,指尖在魔晶上頭輕點,魔晶便被薩萊多收入空間飾品裡。

回過頭,看見其他幾人還站在原地不動,薩萊多直接朝他們砸了一團火球。

「你們在發呆什麼呆?還不快點收集這些魔晶!一人挑一樣蔬菜,快去!」

在薩萊多的命令下,幾個人連忙分頭行動。

霎時間,各式各樣的攻擊全在這片菜田裡展現出來,伴隨著力量強大的大範圍攻擊法術,繽紛的法術光芒就像煙火,此起彼落的閃爍個不停。

當眾人在菜園裡大肆破壞時,低沉而響亮的警示聲響起。

警示的聲音不斷重複著幾個音調,聲音宛若自虛空中傳出,飄忽不定、忽遠忽近,又像直接轟入腦中,震得人暈眩不已。

「呀啊呀啊,好像有刺激的東西要出現了。」普八戈活動著手臂,一臉的興奮。

「結果還是出狀況了,真是糟糕……」魈苦著臉嘆息,鬱悶的神情與普八戈恰好相反。

他們現在就像潛入別人家裡的小偷,能夠順利、不動聲色的離開,自然是最完美的結果,其餘的狀況,都只是令人頭疼的困擾。

在響聲過後,地面產生巨大的震動,差點讓幾個人站不住腳,部份區域甚至裂開了幾道大裂縫。

「哇喔!這震度少說也有芮氏六級的規模。」魈直接跳到萵苣上頭,避開腳下可能產生的危機。

「有東西從土裡出現了!」季薰向眾人示警道。

幾道黑乎乎的異狀物體從裂縫中鑽出,模樣狀似人形,待它們直立起身體時,眾人這才驚覺它們的巨大。

「黏液版的泰坦巨人?真是一點美學品味都沒有。」格涅沙迅速跳退數步,與對方保持著最佳的戰鬥距離。

雖然這些怪物的外型驚人,但它們的攻擊力也只比蔬菜裡的魔物高了一些,很快就被幾個人打得七零八落,散落一地。

「就這點程度?」普八戈垮了嘴角,他原本還期待能有一場刺激的戰鬥。

「我想……你失望的太早了。」季薰指了指散成黏液狀的物體,那些東西正以相當快的速度重新接合,並且變化了它們的外型。

「這次是觸手系的魔獸?」薩萊多頗感興趣的打量著。

「天啊天啊,我看到什麼了?紫色表皮配著灰色斑點?」格涅沙一副快要暈厥的模樣,「這種顏色搭配讓它們看起來好像發了霉又被染錯顏色的皮草,就連用來擦鞋底的泥巴還覺得污辱了那些泥!還有它們身上的氣味,噁!它聞起來比過期三百年的廉價香水還要臭!」他很不貴族的捏住了鼻子。

「現在不是讓你發表貴族評語的時候!」普八戈沒好氣的道。

他的拳頭隔空揮出一擊,灰白色魔光挾帶拳風狂掃而出,當那些怪物觸及到這道光芒時,全身的色彩像是被瞬間抽光,瞬間化為石頭而後炸開。

「接下來應該還會出現更多的魔物,你們……」薩萊多才想催促眾人加快收集魔晶的速度,沒想到情況又出現了變異。

那些被普八戈化為石塊的魔物,在短幾秒間融化成液態,顏色也從灰白變成了焦黑色。

新的魔物再度成型了,這一次是紅綠條紋相間的大蜘蛛,長長的蜘蛛腿上還點綴著紫色斑點。

「這還真是……相當具有衝擊力的色彩搭配。」格涅沙覺得他的眼睛被這些顏色刺傷了。

避開蜘蛛吐出的毒液,格涅沙迅速唸出一段短咒,在蜘蛛的周圍形成數面冰牆,勞庫的將它們困在其中,那宛如鏡面的冰牆清楚映射出蜘蛛們在裡頭的模樣。

「格涅沙,你丟『鏡子』給這些蜘蛛作什麼?讓它們向你學習,裝扮自己嗎?」普八戈嘲諷的說道。

「如果這些蜘蛛擁有我百分之一的美學修養,在它們看到鏡中的自己時,應該會羞愧的想要自殺,只可惜……它們的品味跟你是同一個水準。」格涅沙拿出一根手臂長的三叉戟,憑空揮舞幾下,白色冰霧自三叉戟的尖端噴出,那些被冰牆困住的蜘蛛瞬間凍成了冰雕。

「現在安全了嗎?」經歷過幾次魔物死而復生的情況,季薰現在不是很肯定。

「妳這是在質疑我的──」格涅沙才想指責對方,緊接而來的破冰聲響打斷了他。

「怎麼可能?我明明用了『凝冰凍氣』,它們怎麼可能還……」格涅沙震驚不已。

這可是他的拿手招式之一啊!雖然比不上「冰封千里」那類的大絕招,但也是威力相當驚人的攻擊魔法,就算是高級的魔物,一旦被這個招式冰封住,也絕對沒有存活的可能。

「事實證明,這些魔物的攻擊力雖然比不上外面,但它們的重生能力卻相當驚人。」魈半感嘆半頭疼的說道。

這種魔物勾起了他不好的回憶,記得L組織的那些異種實驗體,也是具有這種不斷重生的性質,只是那些異種不會改變外型罷了。

「看來我們跟這種生物挺有緣的。」季薰面露無奈的望向魈,很顯然地,她也想起了過往幾次跟異種的戰鬥。

「你們以前也遇過這種生物?有沒有對付它的辦法?」薩萊多敏銳的抓住季薰話中的關鍵字。

「不是完全相像,只是它們同樣具有不斷再生的能力。」魈澄清道:「用火燒吧!我們以前都是用這招。」他提供了他們最常使用的手段。

順應著魈的話,黑紅色魔火自薩萊多手心釋放而出,瞬間就燒上了那些再度變形的魔物。

魔物們痛苦的倒地抽搐,龐大的身軀將鄰近的蔬菜壓得碎爛,地表被它們撞擊出一個個深淺不一的坑洞。

很快的,魔物們命喪於魔火之下,再度成了一堆揮黑色的餘燼。

「這次……確定死透了吧?」季薰順手拔起一根大蔥,用它戳了戳那堆還冒著焦煙的黑灰。

「呀啊呀啊,小丫頭,放心吧!」普八戈得意的咧嘴笑著,「大長老的地獄魔火可是連靈魂都能燃燒殆盡,這些魔物再怎麼厲害,也不可能……呃?」

稱讚的話還沒說完,眼前的灰燼竟然又有了動作,同時,那已經消失的魔火也因為魔物的重生而死灰復燃,再度化為黑紅色火焰吞食著魔物們。

就這樣,魔物與火焰像是在互相較勁,前一秒才復活的魔物,下一刻又被魔火燒毀,當魔火將魔物的生命力完全吞噬,緩緩熄滅時,魔物卻又再度復生。

雙方就這樣生生死死、燒燒滅滅,輪迴了好幾次。

「到底要燒幾次、死幾次它們才願意『結束』啊?」季薰頗不耐煩的蹲在地上,手上抓著一根大蔥,不滿的戳著灰燼。

在這種循環繞到第四次時,季薰便提議先各自散開,繼續剛才未完的事情,不要浪費時間在這些燒不死的魔物上頭,但薩萊多卻不同意。

理由很簡單──尚未完全熄滅的地獄魔火,會主動攻擊附近的活體,若季薰他們不想被無端燒死,就必須跟薩萊多保持半徑兩百公尺以內的距離。

而施放魔火的薩萊多,要是離了地獄魔火三百公尺遠,魔火就會自動消失,這樣一來,被火焰困著的魔物就會再度復活,重新糾纏上他們。

原本他們的計畫是──先將薩萊多附近的魔晶採收完畢,而後由薩萊多帶領他們轉移區域,當魔物因為地獄魔火消失而復活時,薩萊多再次放出魔火制住它們……

這原本應該是最妥善、周全的計畫,只可惜他們錯估了魔物們重生速度。

被地獄魔火灼燒過幾次的魔物們,重生的速度變快了,在地獄魔火前一秒才剛消失,下一秒它們便化成紫黑色的黏液,速度飛快的襲擊他們。

在魔物們的糾纏下,被當成主要狙擊目標的薩萊多,總要耗費不少時間才有辦法再度釋放地獄魔火。

這樣的情形進行了幾回合後,季薰等人察覺到另一個難題,他們發現,魔物們雖然一直維持著黏液的型態,不再像一開始出現時,總會因應季薰等人的攻擊而變化外貌,地獄魔火的灼燒似乎讓它們的進化停止了。

事實上,魔物們的進化還是在持續著,只不過它們聰明的化明為暗,只在本體上進行改變。

現在的魔物不管是速度、攻擊力或是魔法抗性、物理抗性方面,全都比最初出現時進階了不少。

為了不讓魔物越變越棘手,薩萊多等人只好改變打帶跑的游擊戰術,鬱悶的停在原地,想辦法先將這團魔物解決了。

「薩萊多,你要不要再加一把火,讓火勢大一點,看看能不能一次就將它們燒個乾淨,別老是燒燒滅滅。」魈打了個大呵欠,懶洋洋的提議道。

「你以為火勢大就行了嗎?」薩萊多鬱悶的瞪著他。「這些魔物是不死之軀,就算是地獄魔火也燒不死!」

「剛才不是說這火連靈魂都能燒掉?現在又說燒不了,騙小孩啊?」魈蹲到季薰身旁,低聲嘀咕著。

「可能是山寨版的地獄魔火,威力比較弱?」季薰同樣低聲回道。

「呀啊?什麼是『山寨版』?」普八戈好奇的湊向兩人,一同加入討論。

「山寨就是『假貨』、『模仿』、『複製品』這類的東西。」季薰解釋道:「像是山寨手機、山寨玩具、山寨明星等等。」

「呀啊,你們的意思是說,地獄魔火也有山寨版?」普八戈震驚的驚呼,「可是大長老他是撒旦十三世的弟子,這地獄魔火也是向撒旦十三世學來的,怎麼可能有假?」

「噓!小聲點,要是被那位大長老聽到了,小心你又被他揍。」魈好意的提醒道。

「唔、嗯!」普八戈連忙用雙手摀住嘴巴,連連點頭,看來他也是被薩萊多揍怕了。

「其實我們也是猜測。」季薰瞄了一旁的薩萊多一眼,發現對方好像隱隱地豎起耳朵偷聽,又故意將聲音壓低了一些,「如果這個地獄魔火不是假貨,怎麼會一直燒不死魔物?吶!你看,魔物又復活了。」她指著再度開始扭動的灰燼。

「大長老剛才說,這些魔物是不死之軀,燒不死很正常。」普八戈重複著薩萊多才說過的話。

「你剛才不也說,地獄魔火連靈魂都能消滅?」魈挑了挑眉,搬出他先前的介紹詞,「既然靈魂都被燒掉了,那魔物怎麼可能還會復活?」

「大家都是這麼說的啊!而且書上也有說,地獄魔火是最厲害的煉火……」普八戈皺著雙眉,他對眼前這一個現象也是感到相當疑惑。

「書上說的就一定是正確的嗎?學習啊,最基本的態度就是質疑!」魈一臉道貌凜然的抬高下巴,「唯有不斷地懷疑,我們才會尋求不同的思考方式,從不同的視角看待事物,進而得到新的知識,那些偉大的學者、科學家就是這麼做的!」

「呀啊呀啊,那些皇家鍊金師好像也有說過這樣的話。」普八戈抓抓腦袋,認同的附和道。

「而且誰說跟正版老師學,就一定會學到正版法術?」魈繼續接口說下。

「怎麼會學不到?」普八戈激動的反駁:「薩萊多大長老可是撒旦十三世的正式弟子!」

「普八戈,你聲音太大了。」季薰直接用大蔥往他頭上敲了一記。

「喔,我討厭這個味道。」普八戈皺著臉埋怨。

「就算他是正式弟子,但是也不見得老師就要教正版魔法吧?」魈毫不負責任的信口胡扯,無視當事人就在現場,「說不定當初他向老師學習時,學費繳的不夠多,然後老師就故意不教他正版的地獄魔火,只教了一個永遠燒不盡的威力縮小版。」

「混帳幼崽,你給我收起你的妄言!」聽到魈毀謗撒旦十三世,一直在偷聽的薩萊多氣得破口大罵,「撒旦十三世可是我魔族最崇高的隱世者,本尊絕不容許你胡亂造謠、毀壞他的名聲!」

「如果不是這樣,那為什麼到現在這些魔物還沒被燒死?」魈將話題兜了回來。

「本尊已經說過了,這些魔物是不死體!你剛才到底有沒有在聽本尊說話!」他氣得頭髮都快豎起來了。

「真的燒不死嗎?」季薰好奇的凝視那團魔火,腦中卻掠過一句否定。

那個存於她靈魂裡的意識,給了她一句陌生的短咒,在季薰理解過來之前,她已經唸出了那句咒語。

宛如黃金般的金色液體自地裡噴湧而出,薩萊多的魔火與魔物瞬間被那液體吞噬,在眾人還沒來的及反應過來時,液體化成金色光粒,用著比出現時還快得速度消散在空中,那些魔物在隨著液體消散之前,連一句驚叫都還不及發出。

「剛才那個……是什麼?」格涅沙震驚的張大嘴,做出很不貴族的表情。

「真的被燒死了?」普八戈同樣是一臉呆楞,「連地獄魔火都燒不死的怪物,妳的魔火竟然能燒死它?」

「那個火焰叫什麼名字?妳從哪邊學的?」薩萊多追問道,灰色雙眸流露出探詢與審視。

「不知道。」季薰一臉無辜的聳肩。

「不知道?怎麼可能不知道!」沒等薩萊多接話,格涅沙與普八戈異口同聲的提出質疑。

「其實那是一個失誤。」季薰表情坦蕩的說謊,「我本來是打算扔火符去燒它,可是我的火符剛好用光了,只好唸雷火咒代替,可是呢!因為我太久沒用這類的咒語,好像唸錯了幾個字,然後雷火就變成那個樣子了。」她朝兩人眨眨眼,一副純真無邪的模樣。

「那……」薩萊多才剛開口,季薰就直接打斷了他的話。

「你可別叫我再念一次。」她搖了搖頭,直接堵住薩萊多的想法。「都說那是一個意外了,我怎麼可能還記得那段咒語。」

「就算忘記了,但妳總該對發音有印象吧?多試幾次總會猜對。」薩萊多可不會因為這樣就打消念頭,「再說,那火焰的威力那麼強大,難道妳不想學起來嗎?」他蠱惑的說道。

「越強大的法術,消耗的力量也越大。」季薰扁了扁嘴,鬱悶的回道:「剛才那個火焰足足將我的力量消耗掉一大半!要不是我的體力還不錯,現在早就累趴了。」

「消耗掉一半的魔力算什麼!」普八戈不以為然的插嘴,「妳那個火焰的威力可是比地獄魔火還要強大,而且又是沒人見過的創新魔法,如果我是妳,就算要耗費掉我全部的力量,我也一定會想辦法學會它!」

「雖然我跟這個石頭腦向來意見不合,但這一次我也贊同他的說法。」格涅沙附和的回道:「要知道,新型魔法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創造出來,更何況它還具有那麼強大的攻擊性……」

追求力量是魔族人的天性,在他們看來,能夠得到一個威力強大而又獨一無二的新魔法,這可是求都求不得的天大好運,也因此,他們對於季薰的反應感到萬分不解。

就在這三名魔族你一言我一語的試圖說服季薰時,新的狀況出現了。

原本寧靜的田園出現了嗡嗡聲響,一群巨大的蜜蜂出現,從蜂群殺氣騰騰的出場氣勢看來,牠們似乎是為了清除季薰這群不速之客而來。

蜂群的攻擊很快就展開了,牠們從尾端射出蜂尾針,蜂針長達一尺,如鋼釘般堅硬,蜂針在前段三分之一處泛著銀藍毒光,一看就知道是不能隨意碰觸的東西。

蜂尾針並非一次性武器,當蜂尾針射出時,巨大蜜蜂的尾端還會自動再生出一根,接續攻擊。

「這簡直比機關槍還要厲害!」閃開了一整排的蜂尾針後,魈呼了口氣,隨手抹去額上的汗水。

「不,牠們是訓練有素的空軍。」季薰揮舞著大刀,將射向她的蜂針一一拍回。

閃躲途中,季薰等人不只要避開蜂針,還要小心被蜂針炸開的蔬菜,畢竟蔬菜裡頭不僅僅培育著魔晶,它們還孕育著討厭的魔物。

蜜蜂們分成了三個群體,其中兩個小群體從左右方包圍住他們,而後中央大隊正面朝他們進行攻擊,飛行陣式彷彿有人在幕後指揮,隊形變化多端,而從蔬菜裡頭爬出的魔物則是成了地面軍隊,與蜂群聯手,從陸、空兩路包夾季薰等人。

這情況讓季薰他們在最初交戰時忙亂了一段時間,他們一下子要小心頭頂上方的攻擊,一下子要注意身旁的暗襲,待撐過一兩回合後,他們這才逐漸適應了狀況,並一一給予反擊。

正當薩萊多等人努力的消滅蜂群時,季薰突然感應到一股異常的能量波動,順著感應到的方向抬頭,發現距離他們三、四層樓高的高空處,出現了一扇小小的門扉,一隻有著白色皮毛的生物從門裡頭飛出。

「那是什麼東西?」季薰瞇起眼睛想要看個清楚。

那隻小小的白色生物讓她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,彷彿見到了自家寵物一般。

那隻白色生物腳下踩著一個比她身體還大的滾輪,俯瞰著地面的一切,雖然看不清楚牠的神情,可季薰卻莫名的知道──牠,正在生氣。

還沒等季薰釐清自己為什麼會瞭解那隻生物的感受,白色生物有了進一步的動作,牠四肢踩著滾輪,讓它飛快運轉了起來。

「牠在做什麼?」季薰狐疑的問,但卻得不到任何人的回應。

在滾輪發出銀色光芒的同一瞬間,四周的吵鬧聲瞬間消失。

突如其來的寂靜讓季薰感到難以適應,她回頭朝其他人看去,而後震驚的發現──時間,靜止了。

戰鬥中的眾人以及魔物們全像是定格了一般,維持著前一秒的動作僵在原地。

就連飛灑的汗水、噴濺而出的黏液、血液,炸開的泥土等等,也全凝結在半空。

這、這是怎麼回事?季薰被這樣的變動嚇楞了。

但緊接著,她卻又隱隱約約的有一種明瞭,彷彿在潛意識中,有個聲音告訴她,她是安全的,時間並不能掌控住她。

正當她為心底這種莫名的反應感到不知所措時,空中的雪白生物發出一聲得意的叫聲,並緩緩自高空飛落。

牠神情高傲的穿梭在定格的「雕像群」之中,宛如高高在上的領主出巡,沿途欣賞著自己製作出的成品。

當牠來到季薰面前時,季薰迅速出手抓住了牠。

「小……北極熊?」季薰看著在自己手裡掙扎的小東西,好奇的用手指戳了戳牠的肚子。

小北極熊只有巴掌大小,就跟小玩偶差不多。

漆黑的眼珠、黑黑的小鼻頭以及小小的黑爪子,搭配上牠雪白的皮毛,看起來真是十分可愛。

除了身軀異常嬌小以外,這隻小北極熊腳下還踩著一個大滾輪,滾輪的車軸是黑色,材質像是金屬,左右兩側的表面一白一紅,上頭各自烙印著不同樣式的古咒語。

滾輪與小北極熊的腳掌之間隔著數公分的距離,就像是用空氣黏在牠腳下一樣。

「你也是魔物嗎?」季薰將牠翻來覆去的檢查著。

說也奇怪,原本不斷掙扎的小北極熊,現在卻停下了掙扎,只是用一雙比綠豆大一點點的漆黑眼珠,眨也不眨的盯著季薰。

「怎麼了?幹嘛這樣看著我?」季薰輕點了下牠的頭。

彷彿聽得懂季薰的詢問,小北極熊發出一串清脆圓潤的音階,聲音聽來像是敲擊木琴時的聲響。

照理說,季薰應該是聽不懂這些的含意,但,她卻聽懂了。

「啊?什麼是『木赫娜拉歐亞坎皮丘』?」季薰模仿著他的音調,複誦那些發音,「那是你的名字嗎?」

小北極熊激動的撲入她的懷裡,再度發出一串悅耳的聲響。

「你是說,你叫做『金悠朗克寧皮普歐歐樂』?而剛才那一串……是我的名字?」季薰這次聽明白了。

小北極熊開心的用小黑鼻蹭了蹭她,模樣親暱的宛如見到親人。

「那個……你那個名字太長了,我叫你『雪球』好不好?」季薰提議著,在得到小北極熊點頭回應後,她又道:「你也別叫我什麼木赫娜拉,我的名字叫做季薰,你以後就叫我季薰吧!」

小北極熊微側著頭,綠豆小眼眨了幾下,像是在思考什麼,幾秒後才點頭答應。

「這些……是你作的,對吧?」季薰指著身邊的幾人,雪球乖巧的點頭回應。

「他們是跟我一起進來的人,不是入侵者,讓他們恢復原狀……不,等等!」

在雪球準備聽令行事時,季薰又制止了牠。

「我們進來這裡已經多久了?」她問,而雪球也很快的給了她答案。

「七天?天啊,我怎麼完全沒有感覺?啊?這裡會混淆人的時間感?我應該知道這一點?為什麼我應該要知道?」她皺了皺眉。

「不、不,我說過了,我不是什麼木赫娜……啥?如果我不是,為什麼我能在靜止空間裡行動?這應該要問你吧!我怎麼會知道為什麼我不受影響!」

「我體內有那個木赫娜的波動?我有它的一部分?等、等等,什麼叫做一部分?『巴奇士斯克尼雷楚德』為了找我們出去了?這個巴什麼的又是誰?啊?什麼創造、管理?」

「等、等等,什麼時間要到了?開口又是怎麼回事?啊?你要跟我一起出去?你不用待在這裡嗎?這個菜園不是你負責的嗎?」

正當季薰想要問個清楚時,雪球扭了幾下身子,自她手中掙脫,漂浮在半空中的牠,快速踩了幾下滾輪,一道碧綠色光波瞬間籠罩住眾人,暫停的時間再度啟動。

一陣天旋地轉後,季薰發現眼前的場景變了,菜園不見了,取而代之的是一處荒涼的湖畔,乳白色的湖水面上泛著淡淡的霧氣,湖邊上生長著光禿禿的樹木,樹幹是奇特的墨黑色,與那乳白色的小湖正好相應襯。

「這裡是……」季薰納悶的環顧四周,發現魈就站在她的左後方。

「紅霧特區。」薩萊多的聲音自右方傳來,「我們被秘境拋出來了。」

「拋出來?」

「秘境的開啟有時間限制,時間一到,所有進入秘境的人都會被移送出來。」薩萊多解釋道。

正如同薩萊多所說,先前在池子裡浸泡的旱魃等人,此時也或站或坐的出現在四周。

「既然秘境冒險已經結束,我們也該告辭了。」魈一把拉過季薰,朝薩萊多點頭道別。

「你們身上的魔晶,除了皇室以及少數貴族之外,沒有人有那個財力購買。」薩萊多隨手梳理了下鉑金色頭髮,並沒有阻止他們的離去。

「喔,您不說我倒是忘了還有這件事。」魈假笑道。

他原本是打算將魔晶拿去拍賣場販售,但既然薩萊多都這麼說了,他也只好改變主意。

「不知道尊貴的大長老打算用多少錢跟我們買這些魔晶?」他笑容滿面的問。

「這件事本尊可作不了主。」薩萊多朝他咧嘴笑笑,「不過皇族的魔王應該會提供一個雙方都滿意的價格。」

「那就麻煩您幫我們引見了。」

「這當然沒問題。」

於是,從秘境離開的季薰三人,乖乖跟隨薩萊多等人前往皇宮。

原以為只要談妥生意就可以離開,沒想到當他們三人進入皇宮後,竟然成了皇宮的長期住戶,一待就是很長一段時間……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