走過有著無垠星空的前廳,穿過一扇銀白色水幕模樣的門扉後,季薰等人來到一個相當寬敞的大庭院。

腳下是灰黑相間的菱形石面地板,碧綠色小草零零散散的從石板縫隙鑽出,八座雕紋各異的石柱立在四周,圍成了一個方形。

庭院的正中央有一個水滴型水池,水滴的尖端處連接著一條不到一公尺寬的小水流,極目而望,只見那條水流在遠處的矮牆邊拐了一個大彎,消失矮牆後頭。

水池的大小就跟標準規格的泳池差不多,如螢火蟲般的點點星光在碧綠色水面緩緩飄動。

比人頭還大的透明水晶柱沿著池邊生長,映照在晶體上的日光,經過水波倒映與交錯折射下,在水池上空凝聚成美麗的彩虹。

眼前的景色雖美,但薩萊多等人只是謹慎地掃視一圈,確定四周沒有危險後,眾人的目光便集中在浸泡在水池裡的幾個人身上。

那幾個人全身──連同頭部──全都浸泡在水底,若沒有靠近水池邊,根本不會發現水裡有人。

「這個水池可以滋養魔力、強化身體。」季薰像在介紹自家庭院一樣的說道:「要是想增強自己的實力,可以下去泡泡,不過最多不要超過三天。」她提醒著。

一聽到季薰這麼說,旱魃沒有多做遲疑,立刻走入水池裡。

邊緣處的池水很淺,水深只到旱魃的膝蓋,他往池中央走了幾步,水位才逐漸上升,來到合適的位置後,旱魃逕自在原地坐下,整個人全都泡入水裡。

「姊姊,妳怎麼知道這個水池可以讓人提昇實力?」薩萊多眨著灰色大眼,佯裝好奇的探問。

已經進入過數次秘境的他,自然知道這池水的功用,而這也是他領隊進入秘境的目標之一,可是眼前這個小女孩是第一次進入這裡,她又怎麼會知道這件事?

薩萊多聯想到季薰取出的碧綠色權杖,若他沒有看錯,那應該是跟《境幽法典》齊名的幽冥之鑰,為什麼她會擁有那樣東西?

「可愛的薩萊多弟弟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我會知道呢!我猜呀,這或許、可能、應該、大概是女人微妙的第六感吧!」她半戲謔半開玩笑的回道。

「……」被季薰的回應噎了一下,薩萊多隱蔽的翻了一記白眼。

女人的第六感?妳真把本尊當成不懂事的小屁孩嗎?

沒有辦法套出訊息的薩萊多,鬱悶的別過臉去,正好跟他帶來的精英們對上眼。

「你們還呆站在那裡做什麼?」憋了滿肚子火氣的他,沒好氣的數落道:「難道要本尊親自踹你們下水?還不快點動作!」

被薩萊多這麼一吼,除了三位大統領以外的將爵們,全都慌慌張張的跑進水池裡。

「本尊?不打算繼續當可愛的『弟弟』了嗎?」季薰戲謔的勾勾嘴角,真可惜,她還沒玩夠呢!

對上季薰那似笑非笑的神情,薩萊多乾咳一聲,面色鎮定的笑笑,「這裡看起來好像很有趣,要不要到處參觀一下?」

「這個主意聽起來不錯……」沒有立刻給予回應,季薰摸著下巴思考著。

當她進入這裡時,的確有過搜索這座建築物的想法,只是隨後邁克他們就追了上來,讓她不能成行,就算後來她將他們打發到池子裡泡水了,她卻又感應到旱魃受了傷……接二連三的事件讓她到現在都還沒有如願。

就算薩萊多不說,她也會找魈一起進行探險,只不過現在既然薩萊多開口了,那麼……

「要嗎?」季薰轉頭望向魈,詢問他的意見。

表面上季薰是在問魈要不要答應這項提議,但潛在意思卻是詢問他,「要不要跟薩萊多他們一起行動?」

要知道,就算扣除泡在水池裡的人,薩萊多他們這方還有四名成員,她跟魈只有兩人,要是途中發生什麼爭執……

二比四的情況,實在是有些危險吶!

「到處走走,打發一下時間也不錯。」魈自然是明白季薰的想法,考慮過後,他還是答應了。

比起人數上的差距,魈更在意的是這建築物所隱含的危險。

就算他與季薰兩人能夠應付那些未知的危險,但,若能讓薩萊多他們充當開路前鋒,分擔掉一半以上的風險,這樣不是更好、更安全嗎?

再說,要是途中他們誤觸了機關陷阱,六個人聯手應付也總比兩個人要強的多了。

「全部離開?」印榴語氣平板的詢問,茶色雙瞳望著水池,倒映出池子裡的景象。

「當然不是。」薩萊多明白他的意思,現在是這群將爵進階的重要關鍵,也是最脆弱的時刻,完全大意不得。

薩萊多的目光轉向三名大統領,心底盤算著人選。

普八戈:力氣大、破壞力十足,個性有些莽撞、容易激怒,但他在實戰上的反應相當出色,若他們等一下遇到麻煩或是被圍困,他絕對會是擔任突圍前鋒的最佳人選。

對上薩萊多審視的目光,普八戈立刻挺直腰桿、釋放強大的魔壓作為回應,以動作與氣勢表現出他對這趟探險的熱情。

「哼!」格涅沙斜睨普巴戈一眼,對於他那誇耀的行為感到不以為然。

格涅沙:謹慎、精明,對魔法波動的感應相當敏銳,精通古魔文與一些罕見的魔法結界,若這裡有機關或是魔咒銘紋佈置,他絕對會是最適合的破解人選。

對上薩萊多目光,格涅沙下巴微抬,姿態高貴而且隱晦的向薩萊多示意,表現出他期望與他同行的意願。

當然,他的這番貴族舉止,同樣引來普八戈擠眉弄眼的無聲嘲笑。

看著兩人互不相讓的較勁行為,薩萊多苦笑了下,不管他是要從這兩人之中選擇一人同行或是留下,都會引來另一個人的抗議,雖然他不在乎他們的憤怒或反抗,但他也不想被這兩個人糾纏。

薩萊多無奈的暗嘆一聲,為什麼前代魔王硬要將這兩個問題兒童塞給他,讓他帶來這裡呢?

是故意的吧?那個混帳魔王一定是故意的!就因為他拒絕讓他一起進入這個秘境,所以他就用這種方式報復他!

「印榴,你留下吧!」他是最合適、最不令薩萊多頭疼的人選。

印榴的個性穩重,擅長防禦,有他在這裡保護這群魔族未來的棟樑,他也才能放心。

人選確定後,五個人隨即展開行動,離開前,季薰特地傳音給旱魃,讓他知道自己的去向。

 

幾個人順著蜿蜒的水流行走,經過庭院的矮牆,穿過一座漂浮在半空的錐形花圃,最後來到一處無邊無盡的草原。

整個草原就像被一道無形的牆切割成兩半,一半有著藍天白雲、繽紛的花卉以及碧綠色草坪,另一半則是白色天空、灰色草地,以及一扇五公尺高的黑色巨門。

這半邊的灰色地界,唯一擁有的顏色就是他們沿途追隨的藍色水流。

蜿蜒的水流穿過了顏色正常的區域,流入那無彩色地帶,最後消失在黑色大門的黑影裡頭。

幾個人站在切割兩邊的無形「界線」邊緣,放出探測魔法以及運用各種手段小心地測試後,確定無彩的那端偵測不出問題,他們這才謹慎地跨過界線,進入這個區域。

走進那扇黑色大門一瞧,他們這才發現,原來這不是門,而是一個「ㄇ字型」門框。

而那個應該屬於門扇的地方,卻只有一片宛如影子般的漆黑。

他們對著門裡的漆黑試探了幾次,然而,不管是朝裡頭丟魔法、符咒或是物品,黑影都完全沒有任何動靜,就像是一拳打在棉花上,毫無用武之地。

薩萊多甚至朝它發動了反射魔法,只要魔法在裡頭接觸到東西,不管是結界或是物品,魔法就會反彈回來,但這項測試依舊沒有收到成效,反彈魔法一觸及到那面黑幕,瞬間就脫離了薩萊多的掌控,消失無蹤。

魈疑惑的繞著這扇門轉了一圈,不管他從哪個角度觀察,都看不出任何端倪。

「現在該怎麼辦?」普八戈問道。

他們這一路走來,也曾經搜尋過牆壁、角落或其他地方,希望可以找到其他通道,但一段時間查找下來,他們完全沒有其他收穫。

而現在,水流來到這裡就消失了,四周放眼望去,就只是一望無盡的灰色草皮,空曠無邊,他們將精神力向四面八方擴散出去,卻發現方圓十里內,這附近並沒有其他生物的行蹤。

「要不要選個方向,到處搜索看看?」發現眾人始終沉默著,普八戈提出另一個建議。

「真是愚蠢的提議。」格涅沙冷哼了一聲。「你的腦子終於也退化成石頭了嗎?」

「該死的凸眼死魚,你說什麼?」普八戈氣呼呼的叫了起來。

「我有說錯嗎?剛才你不也探測過這裡了,你有發現任何生物或是除了草以外的其他物體嗎?你難道沒發現這裡隱含著細微的魔力波動?」帶點刻意的,格涅沙以一字一音、宛如歌唱的說話方式嘲諷道:「還是說,你那比甲蟲大不了多少的腦袋,讓你將那股詭異的力量波動給忽視了?或許你該回去重新學習魔法陣,雖然我很懷疑,你那不怎麼精細的腦袋是否能領略魔法陣的精妙。」

「死魚臉,你有什麼話就直接說,不要再用那種奇怪的、所謂的貴族腔調說話!」普八戈揮舞著粗大的拳頭,氣憤的道:「用那種彎彎繞繞的方式說話,你不怕讓舌頭打結嗎?」

「彎彎繞繞?說得也是,你那顆與複雜外表相反的樸素腦袋,大概永遠無法領會貴族之間的說話禮儀。」

「噗──」一直充當觀眾看戲的季薰與魈,雙雙被這句話給逗笑了。

「你、你這個死章魚臉!」普八戈遲了好幾秒,這才理解這句話裡的意思。

「夠了。」薩萊多頭疼的揉揉額角。

他開始有點後悔了,也許他該將這兩個麻煩留在水池那裡,這樣就不用在外人面前丟人現眼。

「這個地方設置了一個極複雜的陣法。」薩萊多直接給出答案,「如果我沒有猜錯,唯一能通行的地方就是這扇門。」

就算隨便找一個方向前進,也只是白費力氣,那樣做只會讓他們迷失在這裡,直到死去。

「原路退回或者進入這扇奇怪的門,這還真是簡單的二選一啊……」魈摸摸下巴,似笑非笑的道。

「妳知道門裡頭有什麼東西嗎?」薩萊多突然轉頭問著季薰。

「這裡又不是我家,我怎麼可能知道?」季薰一臉莫名其妙的回望。

「喔?我還以為妳那『神奇的女性直覺』會告訴妳一些訊息……」薩萊多拿出季薰先前的藉口回應。

「既然說是『直覺』,那就只是一種猜測,就跟你拿硬幣猜正反面作決定一樣,要是你身上沒零錢,我可以借你一個硬幣。」季薰從口袋裡掏出一個最小額的魔幣。

「正面進入門裡,反面就退回去嗎?」魈拿過季薰手上的硬幣,讓硬幣在指縫間轉來繞去,手指靈活的把玩著,「這倒是一個不錯的解決辦法。」

「退回?不、絕不!戰士只會勇往直前,永不退縮!」普八戈嗓音粗啞的吼著,「無論如何,我都要進去看看。」他目光炯炯的盯著那扇門,雙眸閃爍著幽亮綠光。

「喔?就算會死,你也要進去?」魈挑高一邊的眉毛,挑釁的笑問。

「呀啊呀啊~~想要我的命?那要看看它有沒有這個本事!」普八戈張狂的咧嘴笑著,周身瞬間魔壓大放,栗色頭髮無風自動。

「冷靜點,現在還不是讓你找死的時候。」薩萊多手腕一翻,一本厚重的精裝書籍出現在他手中。

《境幽法典》,功用:開啟秘境,防禦、探測。見到書本的第一眼,季薰腦中瞬間閃過這段訊息。

《境幽法典》的外皮是某種動物的表皮製成,上頭佈著發著淡淡幽光的黑色細鱗,封面中央處鑲著一片眼型晶石,定眼細看,乳白色晶石上頭,還描繪了幾個精巧的魔紋陣。

書本相當巨大、厚重,翻開後的書本長度,足足有一名成年男子的手臂長,而厚度就像是兩本大英百科全書堆砌而成,粗略估算,這本書至少有二十公斤以上。

然而,薩萊多似乎完全沒有感受到它的重量,他用左手捧著書,右手在上頭逐頁翻閱著。

看到一隻纖細蒼白的手臂,輕鬆地捧著一本足以壓斷那手腕的書,這種畫面其實還蠻有衝擊性的。

正當季薰與魈蹲在地上,以仰式的角度觀察薩萊多的手能夠撐多久,有沒有偷偷在發抖時,薩萊多也結束了他的查書作業。

「本尊已經找到……你們蹲著做什麼?」他莫名其妙的看著兩人。

「我腳酸,休息一下。」魈臉色平靜的回道。

「我對那本書的書皮很好奇,可不可以送我一片鱗片作紀念?」季薰向薩萊多討要著。

「啊,我也要!」魈舉手附和。

「不行。」薩萊多額上隱隱爆出青筋。

「真小氣。」季薰撇撇嘴,毫無意外的得到薩萊多一記瞪視。

「還說是什麼皇族大長老,不過只是討兩片鱗片而已,又不是什麼珍貴的東西……」魈用著微酸的語氣嘀咕道。

「就是說啊,我去市場買一條魚,隨便刮個兩下就能刮出一堆……」

「你們到底要不要聽本尊說話!」薩萊多暴躁的瞪眼大吼。

好不容易找到進入門方法,這兩個混帳小鬼竟然跟他糾結在書皮上?要鱗片?這可是魔族的聖物《境幽法典》,就連書頁的一小塊邊角也是珍貴無比,他們竟然將它拿來跟魚比較?

這兩隻幼崽的眼睛被鬼蜘蛛的毒液弄瞎了嗎!

「你要說就說啊,我們又沒有用膠帶黏住你的嘴。」魈以小指掏掏耳朵,一臉的不以為然。

「火氣那麼大作什麼?小孩子要學著控制脾氣,要不然會長不高喔……」季薰一臉關心的勸道,若能忽略她眼底透出的促狹,她的語氣算是很誠懇。

然後,薩萊多憤怒了。

一揚手,他直接召了一道巨大的水柱,自半空直接朝兩人淋了下來。

霎時間,季薰與魈所站立的地面被水柱轟得下陷許多。

「好險、好險,要不是閃的快,我們就會被壓成肉餅了。」魈甩了甩濕髮,慶幸的笑道。

「我的衣服……」季薰低頭看著衣服上的泥水,鬱悶的瞪了薩萊多一眼。

雖然兩人及時閃開了那道衝擊,但他們並沒有避開飛濺、反彈出的水花與泥漿,依舊是弄得一身濕。

「好端端的,弄水柱出來作什麼?又不是潑水節。」魈甩了甩濕淋淋的手,「難道你想用水住轟倒那扇門?薩萊多,不是我要說你,剛才的情況你也看到了,那扇門──」

「閉嘴!不然本尊直接把你們埋了!」不想再被他們打岔,薩萊多惡狠狠的命令道。

「是、是、是,你是老大,你說了算。」魈舉起雙手作投降狀。

「靠近我,跟我保持在一公尺內的距離。」薩萊多示意幾個人移動,在距離縮短後,他看著書頁上顯示的奇怪符號,唸出一段優美卻又相當艱澀繞口的古語。

隨著他的唸誦,書頁上的文字一小段接著一小段地發出亮光,當整篇文字都閃爍著紫色光輝時,幾束拇指寬的銀白色光束自書頁飛射而出,形成一個銀色圓球將眾人包裹在裡頭。

完成這項法術的薩萊多,彷彿耗費了大量魔力,額頭佈上一層薄汗,鉑金色瀏海微微的貼在臉上。

疲憊的呼出一口氣後,他揮手一揚,喊了聲「起!」那銀球便托著眾人,緩緩地飛離地面,飄進了門扉裡頭。

直到與門框裡頭的那團黑色正面接觸了,他們這才知道,原來這是一層黑色的液體。

穿越的過程相當緩慢,就像被施了什麼慢動作的法術,先是一點一滴的融入其中,而後再一點一滴的從那團黑色中脫離。

在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中,他們失去了時間的判斷力,穿越黑暗的過程可能只有短短幾秒,但也有可能長達幾小時。

無論如何,這段經歷對他們來說,簡直可以說是「度秒如年」。

也因為時間感知上的混淆,他們無法依循過往的經驗分辨出那層黑色的厚度,也許它只有薄薄的幾公分,也許它比牆壁還厚上幾倍。

幸好,最後他們總算成功的穿越它,來到門裡的世界。

「呼~~」脫離那扇黑門後,銀球消失了,幾個人滿身大汗的站在原地,全身緊繃僵硬。

就算有銀球保護著他們,穿越的過程還是讓他們感到相當難受。

明明那團黑色已經被銀光隔絕,他們卻還是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壓力襲來,就像在黏稠度相當高的泥漿裡行走,舉步維艱,連呼吸都相當困難。

再加上眼前一片漆黑,他們完全不知道要多久才能脫離其中,而前行的方向、四周環境又全屬未知,說不定一個不小心,他們就會全部命喪其中……

要不是他們都有一定的歷練,心性沉穩、意志堅定,在這種身體與心理的雙重壓迫下,他們說不定早就在裡頭崩潰了。

好不容易脫離了那扇門扉,幾個人的警戒依舊沒有放鬆,他們先是釋放出精神力探測四周,確定周遭沒有危險後,這才作了幾次深呼吸調息。

在幾次呼吸之間,泥土的特有氣味縈繞在他們鼻尖。

「這裡是……菜園?」環視周圍一圈後,普八戈面露茫然的道。

穿過門扉的一行人,目前站在一個地勢較高的地點,這讓他們相當輕鬆的掌握周圍環境。

眼前是一大片整理好的菜園,每一塊小方地都種植著不同的作物,紅蘿蔔、萵苣、南瓜、香菇等等,有著黑色斑點的紅瓢蟲、拍動翅膀時會灑落綠色鱗粉的蝴蝶在菜園間飛舞──一幅相當正常而且美好的田園景色。

這樸素且充滿農村風情的景觀,讓他們著實錯愕了好一會。

「我、我還以為這裡應該會有什麼奇怪的東西,要不然也……」普八戈抓亂了頭髮,「沒想到是菜田,秘境裡竟然有人種菜耕田?嘖!這還真詭異……不會是幻象吧?」

「怎麼了?」發現身旁的季薰蹙著雙眉,魈低聲在她耳邊詢問。

「不知道。」季薰茫然的搖頭,「總覺得怪怪的,好像有哪邊不太尋常……」

「會不會是魔物潛伏在附近?」普八戈雙眼發亮的問:「優秀的戰士對於危機都會有相當敏銳的感應能力,也許妳是感應到什麼了!」

「不是,那種感覺跟危險不同……」季薰否認了這項臆測。

「或許這位小姐是一時無法適應。」格涅沙開口說道:「這裡的魔法元素比先前幾處還要濃密,有些人的體質無法很快適應這種密度。」

「……或許吧。」再沒有任何頭緒的情況下,季薰不打算繼續追究。

薩萊多不動聲色的打量著她,目光中透著審視意味。

從見到季薰的第一眼開始,他就察覺到她身上隱含著諸多秘密,不管是她那開闢空間通道的能力,還是身上那股與《境幽法典》相似的魔力波動,又或者是她對這個秘境、這個建築物的瞭解,還是她在以為他們都被那面星空陣法迷惑,所說的話……

不到一天的相處時間,她身上的謎團就已經多得超乎他的想像。

這樣很不妙。

尤其是在他還沒弄清楚他們的意圖時,她的存在可能對魔族產生威脅。

或許我該用上那個古老的窺視密術,抽取這隻幼崽腦中的那些……

薩萊多暗暗起了這樣的念頭,但他還來不及做出決策,他的目光被一道身影擋住了。

回過神來的薩萊多,目光對上了一雙緋紅血眸,那紅眸眼底瀰漫的冷意與警告,讓他心底不由得一顫。

「……這樣不太好吧?」魈朝他勾了勾嘴角,眼底卻沒有絲毫笑意。

不太好?難道這傢伙知道本尊在想什麼?灰色眼瞳警戒的一瞇,他暗暗凝聚了魔力。

「雖然我是不介意繼續站在這裡發呆啦!但是你那兩位手下要是再這樣吵下去,說不定會直接打起來,這樣可就不好了呢~~」無視薩萊多的提防舉動,魈的嘴角再度上揚幾度。

聽了魈的提醒,薩萊多這才發現普八戈跟格涅沙竟然又鬥起嘴來,而且這次兩人竟然是為了接下來要往哪個方向走而吵架,這實在是……

「就順著前面這條路直走就行了,拐什麼彎啊!」普八戈聲如雷鳴的大吼:「你這個傢伙說話彎彎繞繞、腸子也彎彎繞繞,現在連走路也要彎彎繞繞,囉唆死了!你這個傢伙就不能直接一點、直爽一點嗎?」

「難道要像你這樣……思想直接從大腦通到屁股嗎?」格涅沙嘴角勾了勾,抬著下巴假笑道:「若你那腦袋裡還有一些殘餘的腦漿的話,你應該明白我們現在的狀況,或者我該提醒你一句,我們現在位於『秘境』的一棟『陌生』的建築物的『結界空間』裡頭,雖然目前還沒有遇到任何攻擊,但那也不代表我們就是安全的,別忘了,上一次秘境開啟時,有三名精英死在裡頭。」

「死在這裡是因為他們蠢!沒能力還敢亂闖,三個白痴!」普八戈不以為然的嘲諷道,「要是這裡有埋伏,不管我們走哪條路都一樣會遇到,為什麼不爽快一點,挑最短、最便利的路走?走直路怕有魔獸埋伏,難道走彎路就沒有了嗎?說不定那些獸類也有像你這種個性扭曲的傢伙,喜歡埋伏在彎路逮人!」普八戈故意諷刺了他一句,「再說了,就算真的遇到魔獸又怎樣?直接殺了不就得了!難道你怕了?」

「怕?你竟然對血緣高貴的我說出這種話?」格涅沙不以為然的扯了扯嘴角,「這種諷刺還真是蒼白無力而且愚蠢至極,我幾乎要聽不下去了,或許我該送你一本《如何豐富你的語言》給你?」

「你──」

「你們兩個都給我閉嘴!」薩萊多額冒青筋的制止,順手往兩人頭上各敲一記。「吵吵吵,從小吵到現在還不膩嗎?本尊都看煩了!別以為你們現在爬到大統領的位置,本尊就奈何不了你們兩個,信不信回去之後本尊直接將你們埋到土裡去?」

面對怒氣快要實體化的薩萊多,普八戈與格涅沙只能乖乖地站著聽訓,同時趁著薩萊多沒注意時,惡狠狠的瞪對方一眼,然後又被薩萊多各揍了一拳。

「嗚……」普八戈雙手抱頭,頭暈目眩的蹲在地上,「不公平,我覺得我被打的比較痛。」

「大長老,您的這種行為與您的身份非常不搭襯。」格涅沙努力維持良好的姿勢,眼冒金星的扶著額頭埋怨道。

「閉嘴!不然我直接把你們兩個種到下面的菜園裡!」薩萊多恨不得再踩他們兩腳。「虧你們還是大統領,丟臉丟到外人面前了!」

「外人?喔喔,你是說那兩個人?他們已經跑到下面去了。」普八戈維持著蹲著的姿勢,指著下方的菜園,季薰與魈正悠哉的在菜園裡散步。

「那兩隻幼崽什麼時候跑下去的?」薩萊多挑眉問道。

「在您對我們示範不符合身份的行為時……啊,他們在向我們招手了!」在薩萊多舉起手之前,格涅沙飛奔似的逃離。

直到三人來到菜園裡,他們這才發現這些蔬果透著不尋常。

「呀啊呀啊?這南瓜是怎麼種的?竟然比我還高?難道這裡是泰坦巨人的菜園?」普八戈縱身一躍,直接跳到了南瓜頂端。「這一顆南瓜少說也要吃上兩天才吃得完吧?聞起來倒是挺香的……」普八戈一臉想要切一塊下來嚐嚐的模樣。

「我還以為你只是缺乏貴族禮儀,沒想到你連基本的素養都沒有。」格涅沙優雅的掏出一條白色手帕,擦了擦額間的汗,「這種來歷不明的東西,你竟然想把它放進你的肚子裡?難道你是想測試你的腸胃是不是跟吞食巨獸一樣?百毒不侵、不管什麼東西都能融化?」

「哼!我當然比不上吞食巨獸,不過我的腸胃肯定比你好多了!」普八戈嘲笑的咧了咧嘴,「我還記得你小時候喝了一杯南瓜汁,結果拉肚子拉了一天,還奄奄一息的躺在床上兩天!」

「那是因為你丟了三隻鼻涕蟲進去!」格涅沙臉色發青的道,也因為那次糟糕的經歷,害得他直到現在一看到南瓜汁就反胃!

「現在不是讓你們回憶童年的時候!你們兩個給本尊閉嘴!」薩萊多翻了翻白眼,他已經算不清他到底對這兩個問題兒童說了幾次「閉嘴」了。

正當現場稍微安靜時,一陣奇怪的碎裂聲響傳出,彷彿有東西裂開了。

「該死的,普八戈你又做了什麼?」薩萊多惱怒的朝他大吼。

「不是我。」他無辜的舉起雙手,指著站在一旁的季薰與魈。

在薩萊多他們談話時,他們一個手拿大刀、一個手拿鐮刀,在大南瓜上挖開了一個洞。

「呵呵,看來不是只有我一個人想吃南瓜。」普八戈很高興自己多了兩名南瓜同好。

「其實我比較喜歡吃西瓜。」季薰扁嘴反駁,她的手上已經沾滿了南瓜汁。

「大個子,想吃的話就來幫個手!這南瓜皮真硬。」魈朝普八戈招手。

「開南瓜是有訣竅的。」普八戈開心的跑向他們。「這南瓜的味道聞起來真香,肯定很甜!」

「該死的……現在不是吃東西的時候!」薩萊多突然想將他們三個塞入南瓜裡頭。

「別這麼說啊,要填飽肚子才會有力氣……咦?這裡頭有東西!」普八戈雙手抓著魈他們開出的裂口,手上一使力,雙臂的肌肉脹大一圈,那南瓜就被他的蠻力給扯開一個大洞,露出裡頭的果肉以及物品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