夜空逐漸泛白,破曉的清晨時分,森林裡聚著白濛濛的水霧,籠罩在霧中的景色如夢似幻。

一道纖細的身影斜靠在樹幹上,熟睡的少女嘴角微翹,臉上掛著淡淡的笑意。

森林裡的景色很美,少女在深深淺淺的綠意襯托下,構成了一幅相當雅緻的圖畫。

在這萬籟靜寂中,一聲極細微的聲響傳出,緊接在聲音之後,一尾鮮紅色的毒蛇順著樹幹滑落。

從牠前進的方向看來,牠的目標無疑是熟睡中的女子。

就在赤蛇張大嘴,亮出獠牙,準備一口咬下時,一隻白玉般的手瞬間掐在牠的七吋位置。

「唔……」眨了眨還有些迷濛的雙眼,季薰隨手把蛇一扔,「旱魃,你的早餐。」

赤蛇在空中劃過一道拋物線,落在一隻骨節分明的手裡。

指端一用力,赤蛇的頸子隨即被扭斷,尖銳的指甲往蛇腹一劃,墨綠色的蛇血順著傷口流淌,薄唇貼在缺口處,大口吸吮著。

將蛇血吸乾後,旱魃像丟垃圾一樣的把赤蛇扔下。

現在的他已經不是以前的大妖了,吃食妖物的需求不像以往那麼大,要不是因為這條蛇是季薰扔給他的,他恐怕連蛇血都懶得喝。

被蛇吵醒的季薰,從玉飾中取出一個三明治,慢吞吞的吃著早餐。

才剛醒來的她,腦子還沒完全恢復運轉,神情仍帶著點茫然。

旱魃身形一動,瞬間就從數尺外的樹上來到她身旁。

「要吃嗎?」季薰又拿出一份三明治。

旱魃搖了搖頭,他對這種食物沒什麼好感。「我要吃冰淇淋。」

「空腹吃冰對身體不好。」

「我剛才有喝蛇血了。」他眨了眨金色大眼,露出乞求的表情。

「早上吃冰的東西,會拉肚子。」季薰提出第二個理由。

「不會,我腸胃很好,就算吃石頭,我也能消化掉。」

好吧!既然他都說成這樣了,季薰也就不再拒絕。

手腕一翻,兩桶五公升裝的家庭號冰淇淋遞了出去。

「你慢慢吃,我去前面逛逛。」將最後一口三明治塞入嘴裡,季薰縱身一跳,一躍就是數丈遠。

表面上,季薰像是慢悠悠地閒晃,但她行走的速度卻快如風,眨眼就掠過了幾群魔獸以及一個傭兵團。

放出靈力探索一番後,她終於在一處小湖邊找到目標。

冒著詭異綠煙的湖畔邊,棲息著數十隻長著蝙蝠羽翼的蜥蜴,有的趴在草地上休息、有的飛在半空。

成年的黑翼巨蜥身長三尺,幼年的黑翼巨蟋也有兩尺左右,因為體型的關係,這種黑翼巨蜥的飛行速度不快、高度也不高,就只是在一公尺左右的高度盤旋。

魔物的分級最低是一級,最高是十三級,而黑翼巨蜥被定為等級七,算是中上難度的魔物,不是因為牠的皮厚,也不是因為牠一口就能咬斷樹木,而是因為牠有毒。

爪子、唾液,甚至是拍振翅膀時灑出的鱗粉,全都具有讓人在一小時內喪命的毒性。

沒有太過靠近,季薰在掌心處聚起了靈力,憑空一拉,那白色泛金的靈光形成了一把弓矢。

瞄準好方向,在箭矢尖端凝聚能量,在黑翼巨蜥察覺到這股力量之前,放手射出。

箭矢在半途大放光芒,尖端的能量一鼓作氣釋放,形成大範圍的轟殺。

這強大的一擊,滅去了三隻黑翼巨蜥,另外還有四隻受到重創。

突如其來的攻擊讓黑翼巨蜥群騷動起來,牠們沒有逃離,而是四處尋找敵人,拍動著翅膀,朝季薰飛來。

再一次搭弓射箭,一支支的箭矢凌空射出,缺少了事前的力量凝聚,箭矢的力量就少了點,一隻黑翼巨蜥至少要花上三、四支靈箭才能擊殺。

受制於黑翼巨蜥身上的毒,季薰邊打邊退,始終與魔獸保持著一段距離。

當她解決了兩隻黑翼巨蜥後,一道黑影掠過她身邊,直衝黑翼巨蜥。

無視黑翼巨蜥翅膀上的毒粉以及吐出的毒液,旱魃穿梭在魔獸群裡,手擬為刀,刺穿黑翼巨蜥身體,擰掉牠們的腦袋。

在旱魃的攻勢下,黑翼巨蜥身上的厚皮鱗甲就像薄紙,完全沒有任何防禦力。

在減少將近一半的同伴後,黑翼巨蜥群開始出現畏懼,牠們慌亂的扭身竄逃,只是牠們的速度有先天上的缺陷,讓牠們無法逃離死亡。

不到三十分鐘的時間,現場殘屍遍野,先前黑翼巨蜥群的騷動宛如一場幻影。

儘管已經死亡,黑翼巨蜥的屍體周圍卻依舊飄著毒霧,讓人無法靠近。

季薰之前因為這樣的情況困擾過,她拿那些毒物沒轍,但要是不拿任務牌碰觸屍體,她先前的忙碌就白費了。

後來她又等了兩個多小時,那些毒霧依舊沒有消散,直到旱魃跑來協助她,才為她解決了這個困境。

而旱魃也利用這項原因,順理成章的留在季薰身旁。

「薰,任務牌。」旱魃朝季薰伸手討著,毒霧在他腳下蔓延,聚成一片綠色霧海。

將手裡的任務牌拋去,下一秒旱魃就拿著任務牌,開始「清掃」那些屍體。

「七百八十三隻,唔,湊齊一千隻就換別的吧!」看著旱魃遞回的任務牌,季薰提議道。

「那個方向有一群,約莫有一百多隻。」旱魃指向右方。

「嗯,走吧!」

獵殺到季薰要的數量後,兩人又下山了一趟,交還任務並補充糧食。

「嘖嘖!竟然殺了一千零五十七隻黑翼巨蜥,真是厲害。」看著兩人前來,坐在櫃台處的老者嘖嘖稱讚道。

「只是運氣好。」季薰笑了笑,目光轉向公告欄上的其他任務。

考慮過後,她拿了幾個獸狹山的內層任務,內層區的魔獸都是八級以上,全都是困難度相當高的任務,當然任務報酬也是相當豐厚。

「你們三個該不會是在比賽吧?」老者笑呵呵的問:「早上你們的哥哥也是接了高級任務。」

「哥哥他也完成任務了啊?」季薰有些詫異,她還以為她跟旱魃聯手絕對會比魈快呢!

「對啊,他殺了九百多頭狂暴血牛,破了我們這裡的最高紀錄。」老人表情激動的道:「我還以為他已經夠厲害的了,沒想到你們竟然能獵殺一千多隻黑翼巨蜥,同樣更新了紀錄榜,嘖嘖!我在這裡待了一百多年,第一次見到這麼出色的年輕人,一開始看到你們只有三個人,還以為你們這幾個小鬼不知天高地厚……」

老人越說越起勁、越說越高興,一連串的讚美脫口而出,抓緊這個機會,季薰向老人探問紅霧特區跟無序地帶的狀況。

他們先前接了一個無序地帶的任務,但因為那個區域位於內層區,而獸狹山的導覽手冊上只將這兩個區域列為警戒區,沒有透露出更多的資訊。

在資訊未明的情況下,季薰不想莽撞的冒險。

「你們兩個也要去那裡?」老人微微一愣,而後理解的點頭笑道:「也對,妳大哥都跑去了,你們兩個怎麼可能不去?看來獸狹山的內區似乎還引不起你們的興趣……」

聽到魈也向老人打聽了警戒區的資訊,季薰嘴角上揚,嘴上埋怨的道:「原來大哥已經領先我們了,不行,這次一定要贏過他!」

「好!有鬥志!我就喜歡你們這種性格!」老人滿意的點頭,「你們也該知道,紅霧特區跟無序地帶被列為警戒區,那是獸狹山最危險的兩個地方,那裡有獸狹山最厲害的魔獸,隨便一隻都是十一級以上,不過這還不是它讓冒險者害怕的原因……」

老人臉上出現相當複雜的神情,恐懼、害怕、興奮、期待等等,看得季薰與旱魃莫名不已。

「紅霧特區長年霧氣瀰漫,整個地區都被白霧籠罩,在一些特定時候,這些霧氣會變成紅色,在這段時間裡,紅霧特區的魔獸都會自動離開紅霧特區,直到霧氣變回白色再返回……你們知道為什麼嗎?」老人反問。

「該不會是有更厲害的東西出現吧?」季薰猜測的問,對這種異常現象感到好奇。

「沒錯!」老人開心的一拍手,連連點頭,「在紅霧特區的霧氣變紅時,就是『秘境』出現的時候,秘境一出,紅霧特區會形成強大的魔力場,那種力量就連十三級魔獸也沒辦法抵抗,要是在紅霧完全變紅前還待在裡頭,就只有死路一條,我曾經見識過那樣的景象,一些還來不及退出的傭兵,被那力量壓得筋骨瞬斷、爆體而死。」老人心有餘悸的說道。

儘管已經是數十年前的事情,但那份力量帶給他的恐懼,卻像是如影隨形,無法因時間遺忘。

「無序地帶的情況跟紅霧特區差不多,那裡也會出現秘境,只不過紅霧特區的秘境出現時會有徵兆,無序地帶卻沒有,等到察覺到情況不對,要退出已經難了。」老人感嘆的搖頭。

他以前也是傭兵,經常跟其他人組團進入獸狹山,在一次無序特區的任務中,意外遇上秘境顯現,還好他們那群傭兵團只是才剛進入無序特區的外圍,站在團隊最後方的他,退出的速度最快,也就是在那一次的任務中,他見到夥伴慘死的情況。

「整個魔界,也只有護國長老跟精英將爵能夠在那種魔壓下生存,也只有像他們那種程度的高手,才有辦法進入秘境。」

「秘境裡面有什麼?」旱魃開口追問。

一開始他以為那種秘境是無法闖入的地方,現在既然聽說有人能夠進入,那他不免就好奇了起來。

「有什麼?」老人嘿嘿的笑了幾聲,「寶物,秘境裡全是珍貴的寶物!除此之外,要是遇到了晉級瓶頸,只要能進入秘境,就能突破那屏障,實力會獲得大幅度的提昇!上次有兩位護國長老領了一批將爵進入,出來後那些將爵的程度都提昇了不少,而且他們還取回了兩項寶物!」

「只有兩樣?」季薰挑了挑眉。

「兩樣已經夠多了。」老人一臉「妳太貪心了」的表情看著季薰,「秘境裡頭的魔獸可比外面的厲害多了,那次一共有二十七名將爵進入秘境,活著回來的將爵只有十九位。」

「原來如此。」這樣的說法與季薰的猜測相同。

若秘境裡完全沒有危險,那麼秘境裡的那些寶物早就被掏光了,怎麼可能只拿回兩樣?

「如果你們非要前往警戒區,就選紅霧特區吧!」老人建議道:「這兩個地方的魔獸差不多,你們的哥哥也是去了紅霧特區。」

老人沒說出口的另一句話是,選擇了紅霧特區,要是很不幸的遇到秘境顯現,至少還有時間退離。

明白老人對他們的擔憂與關懷,季薰自然是點頭答應了。

 

離開星風鎮,再度進入獸狹山後,季薰與旱魃就分開行動了。

這一次是真的分開行動,季薰前往無序地帶,而旱魃則是去了紅霧特區。

經過老人的說明後,季薰原本已經打消前往無序地帶的念頭,後來又想到他們之前接了一個無序地帶的任務,要是任務沒有完成,他們需要付一筆賠償金。

雖然這段時間他們已經賺了不少錢,但考量到他們回到人間的高額傳送費,以及待在魔界的生活費,季薰還是決定完成這項任務。

除了這項原因之外,還有一個理由讓季薰下了這個決定,那就是──這個任務的雇主,前兩天突然提昇了酬金,金額上跳了十倍,變成一百萬魔幣!

這麼好的一個發財機會,季薰怎麼能夠放過?

在季薰半哄半騙半發誓,一再擔保自己會馬上完成任務,前往紅霧特區與旱魃會合的情況下,旱魃這才心不甘情不願的點頭答應。

將自己手上的任務牌交給旱魃後,季薰隨即動身前往北方的無序地帶。

警戒區的魔獸不愧是高階魔獸,獵殺的困難度不只提昇一兩點,魔獸的魔力與凶狠程度根本是呈數倍提昇。

「還好這些魔獸都是單獨行動,不然就麻煩了。」花了一個多小時,季薰終於解決了一隻三眼巨狼。

要是換成中層區,這段時間足以讓她滅掉一百多隻魔獸。

環顧四周,確定附近沒有其他魔獸後,季薰拿出藥膏塗抹在傷口上。

魔界的外傷藥相當好用,一塗在傷口上就能立刻止血,傷口也會迅速痊癒。

「嘖嘖!離開魔界前絕對要先買一堆儲存。」季薰活動了下已經痊癒的左臂,滿意的點頭。

剛才這隻手臂可是被三眼巨狼抓得皮開肉綻、鮮血淋漓,傷口深可見骨,若只依賴她自身的痊癒能力,恐怕要花上一天時間才能恢復原狀。

「接下來是冰霜銀狼。」季薰看著任務牌上的指示,選定了一個方向奔去。

無序地帶之所以被稱為「無序」,就是因為它這裡的地形與天候相當詭異多變,這裡有荒涼乾燥的沙漠、有灼熱的火山熔岩、有冰天凍地的雪山、有如春的碧綠原野……各種獨特的景象全被縮在這一片區域。

任務的雇主不曉得是跟狼群有恩怨,還是有某種特殊的收藏癖好,派出的任務竟然是要人獵殺無序地帶所有狼種,也因為這樣,季薰只好跑遍無序地帶各個地方,尋找雇主要的魔狼。

這項任務說簡單不簡單,但說難也不難。

那位雇主很貼心的提供了無序地帶的地圖,雖然沒有標明各種魔狼的棲息地,但季薰只要依照魔狼的習性搜索,大致也能找到魔狼的行蹤,只是搜尋的時間要多花一些罷了。

「哈、哈啾!」季薰搓了搓手臂,又揉了揉鼻子。

站在一片銀白景色前,大量的白色雪花紛飛,幾乎遮蔽了視線。

她已經在這冰天雪地的地方找了三天,沿路遇過不少魔獸,但卻都不是她想找的目標。

「這個鬼地方簡直比南極還冷!」她喃喃地埋怨,順帶拋出一張熱符,讓下降的溫度再度提升。

要不是她現在是個生命力超強的式神,手邊還有熱符幫忙提高溫度,她恐怕早就被凍死了!

只是她手上的熱符已經不多,要是今天再找不到冰霜銀狼,她恐怕就要先退出這裡,再作打算。

又過了半天,季薰正猶豫著該離開還是再堅持一下時,遠方卻傳來一聲虎嘯。

反射性地將精神力放出,卻探查到前方有一場戰鬥,一方是魔獸、另一方是魔族人。

思索了下,季薰轉身朝戰場奔去。

十多分鐘後,她來到雙方戰鬥的地點,現場有幾名傭兵正在跟三隻魔獸纏鬥,兩隻黑翼冰虎,另一隻是季薰找尋許久的冰霜銀狼。

「太好了!終於找到了。」看到冰霜銀狼,季薰瞬間激動不已,要不是還有一分理智,她早就出手行搶了。

「如果我幫他們殺了冰霜銀狼,不曉得他們願不願意將牠讓給我?」她苦惱的皺眉。

「應該不會同意……」她很快就得到答案。

這裡可不是低階區域,隨隨便便都能遇見一堆魔獸,要不然她也不會在這個冰天雪地的地方待了這麼久。

雖然眼前這幾名傭兵陷入麻煩,但在利益之前,不管基於什麼理由,一般人都不會願意將獵物拱手讓人。

這樣的結論並沒有讓季薰有絲毫氣餒。

她在等,等一個契機。

眼前這場戰鬥已經到了尾聲,這幾名傭兵明顯不是這兩隻魔獸的對手,她只要再等一下,這幾個傭兵就會逃跑,而她只要抓緊這個機會,攔下想要繼續追殺傭兵的冰霜銀狼,這隻獵物就到手了!

雖然這種作法有些卑鄙,看上去好像是見死不救,但實際上,她攔住了冰霜銀狼,也算是救了這群傭兵一命。

「碰!」一聲巨響傳出,其中一名獨力對抗一頭黑翼冰虎的戰士被打飛數尺遠。

「邁格大叔!」

在黑翼冰虎撲上之前,一道箭雨攔住了牠的行動,黑翼冰虎憤怒的扭頭,瞬間轉移目標,朝弓箭手衝去。

「馬飛,快退!」舉著火紅色雙手大劍,身著黑衣的奇格樂朝夥伴大吼,大劍一揮,一團火焰飛擊而出,正中黑翼冰虎。

聽到「邁格」這個熟悉的名字,季薰錯愕的楞了一下。

「看來這個忙不幫不可了。」她苦笑了下,手上凝練出靈刀,迅速朝戰場衝去。

雙手握劍,奇格樂用盡全身的力量,努力跟黑翼冰虎抗衡。

現在也只有他能夠擋住黑翼冰虎,而先前被打飛的邁格現在正在跟冰霜銀狼纏鬥,隊伍的另外兩人則是對上了另一頭黑翼冰虎。

「奇格樂,撐著點!老子馬上就把這隻狼解決了!」揮舞著巨斧,邁格朝他大喊。

邁格的話讓奇格樂露出苦笑,他知道這只是邁格的安慰之詞。

眼前這三隻魔獸,不管是哪一隻,都需要他們所有人全力出擊,才有辦法將之擊殺。

現在力量被分散成三批,想要撲殺這兩隻魔獸,絕對是難上加難。

搧動著黑色巨翼,黑翼冰虎突然飛上半空,張開血盆大口,冰氣在牠嘴裡凝結。

不好!牠要釋放冰魔法!奇格樂心中一顫,冷汗淌落。

「奇格樂!快避開!」馬飛驚恐的大叫。

避開?奇格樂苦笑。

這種距離他根本無從躲避,若硬拼著一戰,或許還能存活。

靜心凝氣,他將魔力凝聚到武器上,火紅色大劍發出血紅色光芒。

正當奇格樂已經下定決心、賭上性命,準備拼搏這一次的生機,一個意料外的狀況出現了。

一抹黑影突兀地現身,掠過天際,落在半空中的黑翼冰虎背上。

突遭襲擊,黑翼冰虎口中的冰氣瞬間潰散,牠暴躁的扭動身軀,想將背上的不速之客摔下。

然而,在下一瞬間,一道刀光閃過,鮮血自黑翼冰虎的頸子噴灑而出,一部份血花噴濺在來不及退開的奇格樂身上,染紅了大半衣襟。

季薰抬手一揚,銳利的刀光再次閃爍,黑翼冰虎背上又中了一刀,兩道血柱如噴泉般湧出,染紅了下方的銀白色雪地。

掙扎了幾秒,黑翼冰虎狼狽的摔落,在雪地上砸出一個坑,殷紅的獸血在地面上渲染開來,跟周邊的靄靄白雪成了明顯對比。

顫顫巍巍的掙扎了幾下,黑翼冰虎終於不再動彈,嚥下了最後一口氣。

在季薰解決這頭魔獸時,另一隻黑翼冰虎也被另外兩人斬殺了。

「妳……」看著出手援救的人,奇格樂認出她就是在飛行船上偶遇的季薰。

季薰朝對方擺擺手,當作打招呼,而後快步朝邁格與冰霜銀狼的方向衝去。

在冰霜銀狼以風刃將邁格擊退時,季薰一個躍身上前,接替了邁格的位置,跟牠一來一往的纏鬥起來。

攻擊是最好的防禦。

面對冰霜銀狼銳利的爪子、風一般的速度,以及牠時不時張嘴施放的風刃,季薰手上的武器由單刀變成雙刀,用著比狂風更快的速度、比雷霆更強大的力量進行反擊。

一人一獸化為狂風、化為瞬影,在蒼茫的白雪中戰得猛烈。

「碰!」一聲重擊聲響起,為這場近乎永無止盡的殺鬥劃上休止符。

「咳、咳咳!」季薰以雙刀撐住身體,單腳跪地,咳出幾口鮮血。

而她的對手則已經倒在雪地裡,任由紛飛的白雪淹沒。

激戰過後,現場只剩下一片死寂,就連凜冽的狂風也在這時停下,眾人耳邊只剩雪花飄落的細微聲響。

眼前這位被他們誤以為是弱者的女子,竟然在單打獨鬥中,將恐怖的冰霜銀狼殺死了!

要不是親眼所見,他們絕對不會相信有這種事情發生。

站在冰霜銀狼的巨大屍首旁,季薰周身罩著金色靈氣,雙刀閃爍著燦爛紅光,在紛飛的白雪映襯下,整個人氣勢騰騰、耀眼非凡。

恍惚間,邁格等人竟有一種見到女王的錯覺。

「哈、哈啾!哈啾!」那位女王突然連打幾個噴嚏,尊貴的氣質瞬間消散。

「冷死了!」她搓著雙臂,又激發了一張熱符。

「……」幾個噴嚏就讓女王瞬間變成凡人,這種衝擊讓在場眾人冒出黑線。

「唔,你們的狀態看起來不太好。」沒有意識到自己敲碎了別人的崇拜,季薰隨手拿出藥膏,丟給邁格。

「嘖嘖!還說自己沒錢,這種藥可不便宜。」拿著治傷藥,邁格席地坐下,開始為自己上藥治療。

「唔?這是別人送我的,很貴嗎?」季薰沒有說出實話。

事實上,那是傭兵公會的老人私下賣給他們的,從療效看來,她知道對方肯定有給他們一個很好的折扣,只是老人沒說,她自然也不好意思多問。

「一罐一萬三千魔幣,妳說貴不貴?」

「一萬三?」這價格讓季薰錯愕的瞪大眼,那老人一罐才收他們一百五十魔幣呢!

知道這是老者的一番好意,季薰在感動之餘,也將這件事情暗暗記在心底,打算日後有機會時,再做回報。

「妳怎麼會來這裡?」稍作歇息後,邁格開口問道。

「任務。」她晃了晃手上的任務牌。

「我記得這裡的任務沒幾樣。」邁格好奇的將任務牌接過手,看到任務指示後,倒抽了一口冷氣。

「妳……沒想到妳這丫頭還真不簡單。」他變了幾次臉色,最後才長長的吐出一口氣,「老子在外頭闖蕩數十年,很少看走眼,沒想到老子竟然看錯了你們,不錯、不錯!」說著,邁格哈哈大笑了起來。

「冰霜銀狼不是我們的任務,妳收走吧!」他將任務牌遞還給季薰。

他們的任務目標是那隻黑翼冰虎,只是當他們安置好陷阱,出手獵殺時,那頭冰霜銀狼竟然出來攪局,最後便成了現在這個局面。

知道自己不用跟對方搶獵物,這讓季薰鬆了口氣,將任務牌往冰霜銀狼的屍體上一貼,冰霜銀狼便化為光芒消失了。

「妳另外那兩位兄弟呢?怎麼沒跟妳在一起?」邁格好奇的問。

「他們在紅霧特區,我這邊任務結束後,就會過去跟他們會合了。」季薰聳肩回道。

「先離開這裡吧!暖環的效能快消失了。」奇格樂用任務牌收了黑翼冰虎後,開口催促道。

「暖環?」季薰仔細一瞧,這才發現他們的頸子上都有一個墨黑色環狀物,看起來就像是在脖子上圍了圍巾一樣。

剛才見到他們時,季薰就覺得好奇,邁格等人的穿著打扮跟早先在船上時沒什麼不同,在這種冰天凍地的地方,那些衣物根本不保暖,為什麼他們卻好像毫無知覺,完全不覺得冷?

她還以為這是因為魔族人的天賦異稟,沒想到他們是依靠了某種特別裝置。

「妳沒有暖環,又穿得這麼單薄,怎麼能夠在這種地方生存?」奇格樂大為困惑。

「喔,我用別的東西。」季薰聳肩笑笑,沒有多作解釋。

對於這樣的回答,其他人也沒有多作詢問。

想他們這種經常出入險境的傭兵,原本就有各自的特殊手段,那些全屬於個人的機密,沒有人會不識相的探問。

一行人很快的退出了冰雪區域,在一處氣溫怡人、景色也算不錯的小湖邊紮營休息。

因為季薰的出手救援,以及魔族崇拜強者的天性,邁格等人對她相當熱情,不只拿出最好的食物招待,還特別空出一個帳篷給她休息。

基於禮尚往來,季薰自然也將手邊的食物跟他們分享,一群人圍在營火旁說說笑笑,氣氛相當融洽。

談話中,季薰得知邁格等人在傭兵界算是相當有名的隊伍,每個人的實力都相當不錯,專接高級任務。

獸狹山是他們相當熟悉的地區,紅霧特區跟無序地帶他們也出入過幾次,也只有像他們這種藝高膽大的傭兵,才敢在只有五人的情況下進入這兩個警戒區。

像今天這種驚險的情況也不是沒有發生過,只能說邁格他們的運氣相當好,次次都能在緊急關頭逃生。

通過對話,季薰也才對他們五人有了進一步的認識。

邁格跟他的兒子奇格樂是戰士,馬飛是優秀的弓箭手,谷米具有操作植物的能力、擅長藥劑製作,海登是一名學識豐富的盜賊,歷史典故、各個遺跡的來歷,甚至是失傳的古代語言,他都相當精通。

這個隊伍的成員始終只有五個人,曾經有人提出加入的請求,那些人的水準也相當不錯,但隊長邁格還是拒絕了。

他的說法是,一個團隊除了隊員水準外,心性、臨危反應跟默契也相當重要。

默契跟臨危反應能夠訓練,但心性不同。

邁格要的,不是忠誠,而是有自我尊嚴的隊員。

在龐大的利益與權勢面前,很少人能作到堅定不移,邁格見到不少人屈服在名利之下,進而做出傷害夥伴或滅殺他人的惡行,他自己也曾遇過不少次背叛,也因為這樣,他才會自行組成一個團隊。

「丫頭,妳接下來要去的幾個地方跟我們一樣,不如就一起走吧!」邁格向她提出邀約,季薰自然是欣然接受。

相較於她這個新手,邁格他們對這個無序地帶可比她熟悉多了,有他們帶路,她可以省去不少尋找魔獸的時間。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