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唔?這種細胞組織還真特別,第一次見到這樣的構造。」透過機器觀察旱魃傷口處的取樣,蜜妮發出意味不明的讚嘆。

「他是旱魃。」薇菈簡短地說出他的身份。

「我知道他叫做旱魃……」蜜妮古怪地抬頭看了薇菈一眼,似乎不解她為什麼要特意這麼說明。

「我想妳應該有在《中國妖怪介紹》這類的書籍上見過這名字。」薇菈補充道。

「妳是說,他是那個『旱魃』?」蜜妮這下終於懂了,「天啊,聽說這個種族很罕見耶!我還以為他們已經絕種了,他是最後一個倖存者?」

「誰知道。」薇菈十指飛快地在鍵盤上敲敲打打,整理著各項數據。

「薇菈,現在可是有一個稀罕的物種在我們面前耶!妳怎麼能這麼冷靜啊?不行、不行,我要多收集一點數據,要是錯過這次,說不定以後就沒機會遇見了。」

蜜妮手忙腳亂地抓了幾樣器材,快步跑到旱魃面前。

「旱魃先生,我想為你設立一個資料檔,方便讓我取得一些數據嗎?」她雙眸閃閃發亮的問。

「母親大人?」依照慣例,旱魃轉頭詢問季薰的意見。

「季薰小姐,可以嗎?」學著旱魃的舉動,蜜妮雙手合十,一臉期盼的望向她。

「會對他造成損傷嗎?」季薰確認著細節。

「不會、不會。」蜜妮連忙搖手澄清,「我只是要採集他的細胞組織、毛髮、血液這些東西,另外還會測試一下他的腦波、靈能靈波,這些數據收集絕對不會對他造成任何損傷,我保證!」她舉起右手做發誓狀。

在確定這些測試不會對旱魃造成不良的影響後,季薰這才點頭答應。

「太好了!」蜜妮開心的歡呼一聲,隨即開始為旱魃測量身高、體重等基本項目,並且在他身體各個部位採集需要的樣本。

在蜜妮跑進跑出,搬來各項儀器進行檢測,忙得滿頭大汗時,旱魃則是面無表情的站著,目光緊盯著擱在角落桌面上,存放著怪物屍塊的透明袋。

「有什麼不對勁嗎?」察覺到他以一種「虎視眈眈」的眼神看著那堆屍塊,季薰困惑的詢問。

「母親大人,我餓了,可以吃這個嗎?」他轉過頭,神情期待的問道。

「……」沒料到旱魃會給予這樣的回答,季薰額冒黑線的停頓幾秒。

「可以嗎?」等不到季薰的回應,旱魃再度開口詢問。

「不行,不可以吃來歷不明的東西。」她嚴肅的拒絕了。

「這不是來歷不明的東西,這是剛才我們一起抓的獵物,難道母親大人忘記了嗎?」旱魃眨了眨金色大眼,困惑的反問。

「……它有毒,吃了會拉肚子的。」季薰找了另一個藉口。

「我不怕毒,毒物對我不會有任何影響。」旱魃語氣篤定的回道。

「它死了很久,肉已經不新鮮了,還是不要吃吧!」

「它還活著啊。」旱魃將透明袋提到季薰面前展示,「瞧!它在動了。」

「沒有啊,哪有?」季薰秀眉微蹙,並沒有發現那堆屍塊有任何移動的模樣。

「有,它的動作很小,妳仔細看。」為了讓季薰看清楚,旱魃將袋子放到桌面上。

聽到兩人的對話,蜜妮與薇菈也紛紛探頭觀看。

「看到沒?左邊這裡的肉塊正在蠕動。」旱魃伸出食指,戳了戳他所說的那個區域。

「天啊!真的在動!」季薰這下終於看清楚了。

那些肉塊的活動速度十分緩慢,若不是長時間盯著它看,絕對不會發現有任何異常。

「它們好像在互相吞噬?」薇菈拿出一台小型攝影機,將機器固定在桌面上,把所有過程全部拍攝下來。

「噁!真噁心。」蜜妮厭惡的皺起眉頭。

「這跟我之前遇到的變種怪物很像,牠們會吞噬身邊的所有東西。」眼前的情景,勾起季薰一些不愉快的記憶。

「怎麼會有人發明這種生物啊?嘖!不看了,要不然我等一下會吃不下飯。」蜜妮退遠了一些,「我去拿探測靈壓的機器,你們有人想要喝飲料嗎?我順便買過來。」

「綠茶。」薇菈頭也不回的說道,目光仍停留在肉塊上頭。

「我要咖啡,旱魃你要喝什麼?」季薰問著他。

「我不想喝東西……母親大人,我想吃它。」他提出另一個要求。

沒等季薰回應,蜜妮隨即大驚失色的叫嚷。

「這種東西怎麼能吃?」她第一個否決。「不行、不行!太噁心了!」

「聽到了吧?不、行。」季薰順著蜜妮的話接下。

「可是我好餓。」旱魃垮著臉嚷嚷。「剛才妳說它死了,不新鮮、不能吃,現在它是活的,是新鮮的。」

雖然季薰總會叫他吃一些熟食,但那些東西對他並沒有任何助益,在旱魃眼裡,吃那些食物就跟叫他吃草或者石塊差不多,他需要血肉、妖氣這類的東西支撐他的行動。

「呀啊啊啊~~光是想像就覺得好噁心,我不要再聽下去了。」蜜妮驚恐的奪門而出。

「旱魃,這種東西不能吃。」季薰揉著額角,無奈的說道。

「再不進食,我會變得十分虛弱,屆時就不能保護母親大人了。」他嚴肅的回道。

「但是……」

「旱魃這個種族,『飲食習慣』本來就跟其他妖怪不同,妳不能要求他配合妳的生活習慣。」薇菈開口替旱魃說話。

「我知道。」季薰當然明白這一點,她也沒有強制要求旱魃控制飲食的想法,但是……

「妳也看到了,這些肉塊會吞噬周邊的東西,要是旱魃將它吃下後,反而被它從內部吞噬了呢?」她實在很擔心這一點。

「嗯,這也是很有可能。」薇菈認同的點頭。

「不會的,請母親大人不用擔心,我吃過類似的妖怪,對方也曾試圖從內部控制我,但最後我還是贏過對方了。」旱魃試圖說服季薰,但後者只是一逕的搖頭。

「不行,這太危險了,我不答應,你現在先忍耐一下,等離開這裡以後,我去找一些你能吃的東西給你。」

「……母親大人不相信孩兒的能力嗎?妳覺得孩兒會輸給這團肉?」

季薰的拒絕,讓一直想在她面前好好表現,獲得她的讚美的旱魃十分沮喪,甚至鬧起了脾氣來。

「我不是不相信你,只是這個怪物真的很危險,我不希望你遇到危險,而、而且這些怪物是化學合成的產物,裡頭有很多奇怪的化學添加劑,吃了對身體不好,而且看起來口感也很糟糕,你看!這肉軟軟爛爛的,根本沒有彈性。」季薰隨手抓起一根攪拌棒,朝塑膠袋裡的肉塊戳了幾下。

「現在流行有機飲食,我們要活的健康就要吃天然的食物,所以啊,這種人工化合物還是別吃了,去找一些天然的妖怪吃,這樣對身體比較好,知道嗎?」

「不知道。」旱魃搖頭。「天然的意思大致還能理解,可是……什麼是人工化合物?化學添加劑又是什麼?為什麼吃了會不好?」他拋出了一連串的疑問。

一直以來,旱魃接觸到的妖怪都是自行修煉而成,根本沒遇過以科學技術培育出來的怪物,又因為他以往的生活環境與現在不同,許多現代詞彙他根本連聽都沒聽過。

「呃,這要我怎麼跟你解釋……」季薰苦惱的抓抓頭髮,「哎喲!總之,你就是不要吃這些東西就是了!乖,聽我的話準沒錯。」

「……」抱持著狐疑的心情,旱魃沉默了。

「季薰,幫我拿一下東西好嗎?」正在著手進行分析的薇菈,試圖將牆邊的一堆器材搬到桌上。

「這些東西要放在哪裡?」季薰連忙上前協助。

「放桌上就可以了。」

當季薰忙著擔任薇菈的助手,協助她拿取東西時,站在一旁的旱魃悄悄地有了動作。

他小心翼翼的打開了袋口,從裡頭拿了一小塊肉出來。

緊張地將肉塊捏在掌心裡,確定季薰沒有注意到他的行動後,把肉塊迅速地往嘴裡一塞。

心滿意足的吃了一塊之後,旱魃佯裝沒事樣的左顧右盼,幾秒過後,發現季薰跟薇菈依舊專注在工作上,他又悄悄的伸出手,朝塑膠袋口探去。

「你在做什麼?」身後冷不防地傳來一聲詢問,讓旱魃嚇了一大跳。

回頭一瞧,發現蜜妮推著一台推車站在門口,推車上頭裝載著接滿電線的頭盔,以及螢幕與探測機器。

「我、我看這個袋口好像有點髒……這些東西是什麼?」旱魃飛快地轉移了話題。

「測量靈壓、靈分子、能量波動這類的機器。飲料買回來了喔!」蜜妮將幾罐飲料往桌上一擱,緊接著為旱魃戴上頭盔。

「靈分子?」

「類似你們說的妖氣,簡單來說,這台機器可以探測你的力量波動。」確定頭盔上的線路配置正確,蜜妮開啟電源開關,著手調整機器狀態。

「光憑這些鐵器跟奇怪的線就能查探我的力量?」旱魃好奇的摸著頭盔,拉扯著那些彩色線路。

「這才不是鐵器,這是目前最先進的探測機。」蜜妮從他手上拉回線路,順手拉了一把椅子讓他坐下。

「我現在要開機器了,你在這邊坐好,不要亂動,大概十五到二十分鐘,資料就會收集完成。」

「喔。」

依循蜜妮的指示,旱魃乖乖的坐在椅子上。

「蜜妮,幫我拿這些材料過來。」薇菈交給她一張明細。

「櫃子上沒有嗎?」

「沒有,都空了。」薇菈拿起幾個空瓶,朝她展示著瓶子裡頭的情況。

「嘖!那些助手也真是的,材料沒了都不知道要補充。」蜜妮不滿的嘀咕幾句,隨即快步走向外頭,進行材料補充。

在蜜妮離開後,室內再度恢復安靜,薇菈將一些液體滴入試管中,不斷進行解毒劑的試驗,而季薰則是站在旁邊觀看,並幫忙遞上薇菈需要的工具。

安靜坐著的旱魃,這時又嘴饞了。

先前的偷吃行動為了不被發現,他只抓了一塊小肉塊進食,那點肉對他來說只能算是肉末,根本止不了飢餓。

金色大眼咕溜溜地轉了幾下,他開始按耐不住的晃動身子。

「母親大人,我們還要在這邊待很久嗎?」他試探性跟季薰談話。

「嗯,要將解毒劑完成了才行。」季薰頭也不回的回道。

「有沒有需要我幫忙的地方?」他又問。

「不用了,你不是正在協助蜜妮嗎?就依照她的吩咐坐著就行了。」

「幫我將這瓶毒液跟玻璃瓶中的體液拿到冷藏庫,我想看看那些菌體在低溫下的活動情況。」薇菈遞給季薰兩個瓶子。

「冷凍庫在哪裡?」

「白色那台機器,溫度設定在零下三十度。」

「好。」

當季薰進行著手上的工作時,旱魃的視線一直緊黏在她身上。

「母親大人,我們這趟出門,需不需要跟父親大人聯繫一下?」

「我有叫朽六轉達了。」

出店門前,她正好在櫃台處遇到朽六,便請對方跟魈知會一下自己的行蹤。

對話時,旱魃發現季薰並沒有回頭看著自己,這讓他逐漸大起了膽子,決定再偷吃一次。

他偷偷地探出手,謹慎的不發出一點聲音,就在指尖即將觸碰到袋口時,季薰突然回過頭來。

嚇了一大跳的旱魃,就這麼維持原本的姿勢,僵立住了。

「你在做什麼?」季薰不解的問。

「我、我口渴,想喝水。」他的身子前傾,拿起了位於提袋前方的飲料。

看著沒有開口的鋁罐,他困惑的呆楞了一會,最後決定用嘴巴咬開。

「等、等一下,不是這樣喝。」季薰急忙搶過飲料罐,向他示範了一次拉開拉環的方式。

「真有趣。」玩興一起,他將桌上的飲料全部打開,甚至還意猶未盡的四處張望,想要找尋相關容器繼續玩。

「不要亂動。」薇菈提醒著,「要是接線掉了,你還要再重新測量一次。」

「喔。」旱魃聽話的停住動作,只有金色雙眼仍不停打轉。

他安份的時間並沒有持續一分鐘,當季薰再度專注在實驗上時,他再度悄悄伸出手,打開了裝著屍體肉塊的透明袋。

這一次他挑選了較大的肉塊,往嘴裡塞入時,還有一半的肉露在外頭,無法全部塞入。

旱魃心虛的別過頭去,捂著嘴,努力的咀嚼著食物。

正當他吃得津津有味時,蜜妮正好捧著裝滿材料瓶的塑膠盒走入。

「咦,你在吃什麼?」蜜妮瞇起雙眼,仔細的打量,當她看清楚旱魃嘴裡的食物時,她隨即爆發出尖叫。

「呀啊啊啊啊啊──」她驚恐的退了幾步,背部直接撞上門框,塑膠盒裡的瓶瓶罐罐也因她的動作撞擊出不少聲響。

「怎麼了?」她的尖叫聲立刻引起季薰與薇菈的注意。

「發生什麼事了?」

「他、他、他在吃那些鬼東西!」蜜妮臉色蒼白的嚷嚷。

「不是跟你說這種東西不能吃嗎?」季薰一個箭步衝上前,抓住他還沒吃下的部份,想要搶走。

「母親大人,我肚子好餓,給我吃一點吧!只要吃完這塊就好。」旱魃左躲右閃的迴避,在與季薰的拉拉扯扯之間,頭盔上的連接線被扯落,與線段連結著的機器也倒了。

「停!不要破壞機器啊!」蜜妮制止的大喊。

雙手還捧著材料盒的她,急忙將材料盒往門邊一放,衝上前搶救機器。

「旱魃,手放開!」季薰持續與他拉扯著。

「一塊就好,只要吃這一塊就好!」不想傷到季薰的旱魃,只能一邊跟她討價還價,一邊試圖自她手中掙脫。

好不容易,旱魃終於將肉塊搶到手,連忙轉身逃跑,並在閃避季薰時將食物塞入嘴裡。

「旱魃,吐出來!」季薰追在他身後,試圖制止他。

「唔唔◎★□喔※唔#姆*$……」嘴裡塞得滿滿的他,含糊不清的回話。

「吐出來!不准吃聽到沒有!」

※#*$★□!

生怕被季薰追上的他,沒有停下腳步,兩人就這麼在實驗室裡追逐打轉。

在跑跳閃躲時,旱魃撞倒了許多東西,頭盔上的連結線也不斷勾扯到機械、椅子等物,於是乎,桌上的實驗器材東倒西歪,一些化學液體不慎潑灑出來,螢幕倒了、椅子倒了、儀器倒了,到處一片狼藉。

「哇啊!酸劑、酸劑倒了!」

桌上的各種液體相互混合後,冒出了各種顏色的煙霧,氣味刺鼻的嗆人,吸入後還讓人產生暈眩、噁心反胃、視力模糊等症狀。

「咳、咳咳!快、快出去!」

在薇菈的一聲令下,幾個人連忙奪門而出。

「碰!」薇菈反手將門一關,按下了門邊的通氣按鈕,將實驗室裡的氣體抽出。

「你們到底在搞什麼鬼?實驗室是能夠玩鬧的地方嗎?」薇菈怒沖沖的對季薰與旱魃大罵。

「要不是剛才材料短缺,桌上只有擺一些檢測用的藥劑,剛才那種藥劑混合的情況,很有可能會發生大爆炸你們知不知道?」

「抱歉,我不是故意的。」季薰歉然的低頭賠罪。

「妳為什麼責罵母親大人?」旱魃不滿的護到季薰身前,提出抗議。

「你給我退後,這些都是你搞出來的你還敢說?」季薰一把將他拉退,同時不忘捏住他的下巴,迫使他張開嘴巴。

「東西全吃進去了?」季薰質問著。

「嗯,吃掉了。」

「我不是說不能吃嗎?快點給我吐出來!」季薰一手撐開他的嘴巴,一手探入手指,想要逼他催吐。

旱魃不斷地扭頭試圖掙脫,在兩人爭執當中,季薰的手指被旱魃的尖齒割傷,血液順著傷處滴入旱魃嘴中。

「唔?」旱魃停止了掙扎,轉而吸吮著季薰的手指。

「喂!你做什麼?」季薰連忙將手抽回,順帶往他的額頭敲了一記。

「母親大人的血很美味。」旱魃留戀的看著她手上的傷口。

「……」對於這樣的說詞,季薰只能無言的沉默了。

「旱魃這個種族跟吸血鬼有淵源嗎?」蜜妮好奇發問。

「沒有吧?」薇菈也不太清楚這樣的狀況,「中國的鬼怪不都是吸食精氣、獵補其他妖怪的內丹,增進自己的力量嗎?」

「那為什麼他會想吸血?」蜜妮困惑的托著下巴。

「大概是餓過頭了吧?」季薰猜測的回道。

「如果他能像吸血鬼那樣,喝血就能過活,那他的糧食問題其實挺好解決的。」蜜妮針對他的飲食問題說道:「說實在的,雖然我可以理解他們這一族是以獵食妖怪維生,可是一想到他將妖怪撕開,啃著血淋淋的屍體……那真的是很噁心的畫面。」

「也對,喝血還可以將它想像成紅酒、蕃茄汁,屍體的話就有一點……」薇菈認同的點頭附和。

「旱魃,如果只讓你喝血,你能夠過活嗎?」季薰確認的詢問。

「母親大人要給我喝妳的血嗎?」他反問。

「不是我的,可能是雞血、鴨血或是人血這類。」若旱魃非要喝人血才行,那她也會想辦法去買一些庫存血給他。

「不行,那些東西對我來說並沒有益處。」旱魃搖頭回道。

「可是你以前不也都是這樣吃嗎?」季薰提出質疑。

「不是,我是在吸取他們的妖氣。」旱魃解釋的回道。

表面上看來,他是在吃那些妖怪的血肉,其實他的主要目的是吸取血肉裡的妖氣。

「不過如果是母親大人的血液,那就可以。」他補充的說道:「母親大人的靈氣豐厚,血液十分滋補,甚至比一些低等妖怪的內丹還要更好。」

「……」聽到這樣的「讚美詞」,季薰只有額冒黑線的苦笑。

「唔?只有她的血才行嗎?要不要喝我的看看?」蜜妮起了實驗精神。

「妳的靈力太過微薄,就算將妳整個人吃了,妳也比不上母親大人的一杯血。」旱魃誠實的回道。

「……聽起來我這個人還真是沒價值。」被潑了這麼一大桶冷水,蜜妮興味索然的扁扁嘴。

「與其被當成食物,我寧願沒有食用價值。」薇菈語氣平淡的回道。

「說得也是。」蜜妮笑呵呵的點頭。

「咦?你們都站在走廊做什麼?」尚漓拿著一份文件出現。

「測試報告完成了嗎?」薇菈從他手上將報告書接過。

「這個只是『預估報告』,實驗還沒結束。」尚漓解釋的回道。

「預估毒性擴散速度是七小時?」翻閱著上頭的資料,薇菈皺眉沉思。

「是啊,我們丟了幾隻實驗動物給怪物咬,抽取牠們的血液樣本進行數值檢測,電腦依據血液裡的毒素擴散速度,預估毒性擴散至全身,大約需要七小時。」尚漓說明著實驗現場的狀況。

「目前那些動物有什麼反應?」薇菈追問。

「牠們中毒一小時後,身體出現僵硬現象,肢體會不受控制的顫抖,同時會有嘔吐、暈眩情況出現,瞳孔渙散……」尚漓詳細敘述著實驗體的情況,「一開始我們以為牠們會立刻死亡,結果一直到我要離開的時候,牠們還有生命跡象,只是呼吸微弱,感染毒液的傷口出現水泡、化膿,我有將這些情況記錄下來……」

尚漓拿出他的PDA,向薇菈等人展示著當時的影像紀錄。

「一開始牠們不是肢體僵硬嗎?牠們倒在地上差不多過了三小時左右,又重新動了起來,不過動作有點僵硬,像機器人那樣,脾氣變得很暴躁,會攻擊四周的活動物體,眼睛也像充血一樣,整個轉成紅色……」

「被攻擊的那些動物呢?是變得跟牠們一樣,還是?」薇菈問出最在意的情況。

「沒有。」尚漓搖頭回道:「我們本來也以為牠們會發生相同的變化,不過牠們被咬了之後,一小時內就中毒死掉了,沒有復活的跡象。」

「所以說,只有怪物本體的毒液具有傳播功能。」薇菈整理著這些資訊,「而被咬傷的……我們暫且稱作『感染體』好了,這些感染體會發生突變,牠們的毒液毒性較強,但並不具有傳播力。」

「對,就是這樣。」尚漓點頭回道。

「還好這種感染只有一個階段,事情還沒有發展到最糟糕的情況。」薇菈狀似鬆了口氣的說道。

她最擔心的就是毒液感染會像樹狀圖一樣,不斷往外擴散開來,若情勢演變成那樣,可就難以控制了。

「你們這邊的進度怎樣?為什麼都站在走廊上?」尚漓反問道:「毒液分析已經完成了嗎?」

「實驗室出了一些狀況,現在正在等裡頭的空氣淨化完成。」薇菈雙手插在口袋,背靠著牆壁站著。

「咦?發生什麼事了?」尚漓大感不解的追問:「實驗出了意外嗎?有沒有人受傷?你們都還好吧?」

「……沒事。」季薰尷尬的苦笑。

就在此時,實驗室門上的半圓形燈泡,燈光顏色由紅轉綠,並發出了「叭叭叭」的提醒聲。

「這是什麼聲音?」旱魃困惑的四下張望。

「實驗室空氣淨化完成的提醒聲。」薇菈走向門口,打開了實驗室的門。

實驗室裡,原先的煙霧與刺鼻味已經全數消失,但裡頭的景象卻如同颱風過境一般,慘不忍睹。

儀器、桌椅以及實驗器材等等,全部都東倒西歪的散落一地,所有物品都被奇怪的鐵灰色粉末覆蓋,整間實驗室被這些粉末染成深灰色調。

「這裡看起來真像火山爆發過的樣子。」尚漓皺了皺眉頭,滿臉狐疑的望向其他人,「你們到底是做了什麼實驗,怎麼會把這裡搞成這樣?」

「這件事情說來話長……」季薰無奈的笑笑。

「啊!肉!」旱魃突然爆出一聲叫喊。

擱在桌面上的那些屍塊,此時全部變成像煤炭一樣的墨黑色。

美味的食物變成這副髒兮兮的模樣,讓旱魃覺得十分惋惜,他伸出手,想要拍去屍塊上的髒污,但他的指尖才碰觸到屍塊,原本還會蠕動、互相吞噬的肉塊,卻像是風化了一般,瞬間碎成粉末。

「啊……」旱魃心疼的發出哀鳴。

「唔?這些粉末竟然能讓這些屍塊完全死亡……」薇菈被這情景吸引,起了研究興致。「如果能研究出這些粉末的成份,也許就能輕鬆、有效的解決掉那些怪物。」

屍塊會相互吞噬、成長的這個特性,也是令她頭疼煩惱的原因之一,現在竟然有了意外的收穫,這讓她十分高興。

「是什麼樣的溶液混合,才會製造出這樣的粉末?」蜜妮套上實驗用手套,開始收集那些鐵灰色粉末。

「剛才放在桌面上的材料有甲式酸劑、綜合油……」薇菈開始回憶先前放置的各項試劑,並著手將那些物品一一記錄下來。

「我剛才買的那些飲料也要列進去。」為了不錯放任何一種可能性,蜜妮如此提議著。

「剛才的溫度與濕度是多少?」薇菈連現場環境的狀況也一併詳細記下。

「有什麼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嗎?」季薰開口問著。

「沒有。」薇菈回的乾脆,「為了維持現場的完整性,避免再度發生剛才的事件,除了蜜妮之外,其他的人全部出去。」她下了逐客令。

於是,在薇菈的一聲令下,季薰等人被趕出了實驗室。

 

 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