按照以往的慣例,心得感想都是另開一區,可是這樣總覺得有些分散,乾脆就兩帖合成一個了

已經看第七集的人,歡迎分享感想呦!







 










    





  

【本集簡介】

 

「我就知道、我就知道你一定是看上我無與倫比的智慧!別以為你這麼誇獎我,我就會對你動心。」女地精亡靈嘴上雖是這麼說,那蒼白的臉上卻是泛出兩朵紅暈。

「妳……」

「不!你別說了!別想試圖說服我!」女地精亡靈用力地搖頭,「醒醒吧!種族不同,是不會有結果的!」

說完,她就操縱飛行船迅速飛升,不再理會冬夜公爵。

「……」

眾人:「噗哈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「我都這麼可憐了妳竟然還取笑我?」冬夜公爵很是幽怨。

「又不是只有我一個人笑。」方宛很是無辜的回望。

「不管,妳再不安慰我,我們就絕交!」他很是無理取鬧的回道。

「噗!咳!那個……你穿恐龍裝很可愛。」方宛睜大雙眼,很是真摯的誇獎道。

「……」

 

****

 

「蜂舞啊,妳該不會是喜歡翼刃那個叫冬夜什麼爵的吧?」精靈大長老八卦地問:「聽說妳經常跟他一起玩,連修煉也荒廢了,烏諾奇很擔心妳被那小子拐走。」

「我跟他不是那種關係……」方宛無奈地反駁。

為什麼她家高貴冷豔的導師,也會跟大長老一起聊八卦?

「還想騙我?剛才你們還跑去海底機械城約會,這件事情整個大陸都傳遍了!嘖嘖!年輕人就是喜歡冒險,約會也不選一個風景好看的地方,那群瘋地精有什麼好玩的……」

「我們是去探險,不是約會!我們組了團的,大家一起去的!一共二十五個人!」

「我知道、我知道,總要找朋友掩人耳目嘛!我瞭解!」大長老連連點頭,「放心吧!我不會說出去的,烏諾奇那邊我也幫妳瞞著。」

「我們還是來討論我家導師跟馬爾科姆的事吧!」她決定禍水東引。

「烏諾奇跟馬爾科姆啊……」大長老摸了摸鬍子,「妳覺得我們聘禮要收多少?」

 

 

 

第一章 小心眼的男人

 

 

冬夜公爵最後還是輸了。

沒辦法,誰叫他交了三個專門扯後腿的損友!

在他跟方宛比賽時,他們竟然使出各種手段阻撓他,陳誠那小子竟然還開車撞他!他以為他們是在玩碰碰車嗎?

「……混蛋!」

任務一結束,冬夜公爵氣憤地開車撞向傾城妖孽。

「哇喔!」

傾城妖孽迅速轉動方向盤,以一個急速甩尾避開。

「哎呦!公爵大人好恐怖啊!我好怕怕!哈哈哈哈哈……」

嘴上雖然說著害怕,他卻是大聲地笑得歡快,一副不知死活的模樣。

最後,他還是被開車技術更加精湛的冬夜公爵給撞翻車,腰部還被車輪輾過,整個人陷入沙堆裡,還扣了一大半的血量。

「混蛋阿爵!不知道男人的腰是不能碰嗎?啊、呸呸呸!偶粗到沙滋了,好嘔心,呸呸、呸呸呸……」

傾城妖孽揮舞著手腳在沙坑裡掙扎,全身覆滿黃沙,模樣相當狼狽。

而一旁看戲的上邪和冬築早已經笑彎了腰。

「哈哈哈哈……你是有多恨他啊?竟然用腰斬這一招!未免也太狠了!」冬築邊笑邊走上前將傾城妖孽從沙坑裡拉起。

「還好是遊戲,不然阿誠的下半生(身)幸福就沒了。」上邪一語雙關地揶揄道。

「呸!要是我真的啊呸呸了,我就……」傾城妖孽吐完嘴裡的沙子,衝著冬夜公爵嚷嚷。

「我絕對不會對你負責。」很明白他的性格的冬夜公爵,斷然截斷了他後續的話。

「……沒關係!我讓小舞負責!」被噎了一下的傾城妖孽,腦筋飛快地轉移了目標。

「小舞~~親愛的~~給我一個愛得抱抱吧!」

他張開雙臂朝方宛鋪了過來,將沒有防備的方宛摟得結實,兩人還因為重心不穩而雙雙跌倒。

傾城妖孽直接壓在方宛身上,形成男上女下的曖昧姿勢。

而且傾城妖孽差一點就親到方宛!

要不是方宛閃避得快,她這一輩子的初吻就沒了!

「……」冬築和上邪看著抱在一起的兩人,又迅速回頭望向冬夜公爵。

只見某公爵的臉瞬間繃緊了一下,嘴角抿緊,眼中透出森森冷氣。

冬築和上邪很有默契地退了一步,用著「阿誠,你死定了」的憐憫神情看向傾城妖孽。

朋友妻,不可戲!

尤其是冬夜公爵這個小心眼的「純情處男」,更是不能招惹啊!

什麼?冬夜公爵看起來並不純情?反倒像是情場熟手?

不不不,他那只是裝樣子的。

沒看過豬跑不也吃過豬肉嗎?他那副對女人游刃有餘的模樣全是裝出來的!

實際上他根本沒有開竅!

他們剛認識的時候,冬夜可不是現在這種沉穩性格,他就跟一般沉迷於網遊的少年一樣,激進、好戰、爭勝欲望強烈,就算是對女玩家也是「一視同仁」,把女玩家也當成男玩家看待。

下副本打得不好,不聽指揮,罵!

做事情拖拖拉拉,耽擱到團隊時間,罵!

因為私人恩怨、爭風吃醋,影響了團隊,罵!

那時候可是有不少女生被他罵哭,罵退團。

後來還是他們幾個從旁規勸他,說女孩子臉皮薄,要對女生溫柔一點,他才稍微收斂一些。

不過也因為這樣,他覺得跟女生組團麻煩,有太多要注意的事項,乾脆就不找女玩家組團了,甚至工作室招人也不招女的,當初還被不少人罵說是性別歧視!

即使現在冬夜公爵性格成熟了,懂得理解和寬容待人,他對女玩家依舊保持著表面上客氣溫和,私底下卻冷淡疏離。

他們認識冬夜公爵這麼久,還是第一次見到他對女生這麼親切、這麼熱情!

他不僅主動跟龍華蜂這個才剛創建不久、還看不出未來發展情勢的工作室結盟,還讓八方火他們指點司空龍等人經營工作室的要訣,教他們該怎麼在遊戲中做生意,甚至還無私地分享部份內幕情報給他們!

嘖嘖!都做到這種程度了,還說他們只是純友誼?

啊呸!當他們的眼睛都瞎了嗎?

當年那個單純、不識情愛的大男孩終於開竅了,這還真是讓冬築和上邪兩人有一種「吾家有兒初長成」的感慨。

雖然冬夜公爵現在還是懵懵懂懂,沒有意會到自己的心思,不過也只是時間早晚的問題罷了。

這樣也好,這個臭小子太氣人了,身邊那麼多美女追求,還一副「我不喜歡妳們,妳們別老是纏著我」的可惡模樣,讓他們這些單身漢情何以堪?

還是讓他的情路坎坷一點,這樣他們這些旁觀看戲的也才能看得過癮!

其實上邪和冬築的人氣也不弱,他們雖然已經半退到幕後,不再跟人搶第一線的高手玩家稱號,可他們都有自己的實況頻道,是相當有名的實況主,粉絲群可是高達千萬之數,而且本人的長相也不過,有錢又貌又有名氣,怎麼可能會沒有人追求?

只是現在他們處於看戲、喀瓜子順便找機會捉弄冬夜的身份,當然要無恥地忽略自己的情況囉!

「誤會!誤會!」

對冬夜公爵的性格也相當瞭解的傾城妖孽,一發現氣氛不妙,立刻從方宛身上跳起身,那模樣就像被踩了尾巴的兔子一樣,跳躍的動作相當俐落,彈性相當好,跳得非常高。

「我不是故意的!一時錯腳,沒站穩,真的!」他慌張的高舉雙手,擺出投降的姿勢,「失誤,這是失誤!真的是失誤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……」

只是他道歉的對象卻不是方宛,而是冬夜公爵,這讓還躺在地上的方宛不滿了。

「喂、你……」

沒等方宛開口數落,一陣失重感襲來。

眾人眼前一黑,瞬間失去視覺,等他們重見光明時,眼前的大漠風沙景觀已經換成碧海天的水域景色。

他們飄在廣大無邊的水面上,離他們約莫一層樓高的空中,懸浮著一堆高高低低,樣式也不盡相同,有的是長條狀,有的是普通的圓形,有的是橢圓,也有彎月、星形、方形、三角、雲形、錐形、花朵等樣式。

氣球的顏色繽紛,體積有大有小,大的可以將他們五人全部裝下,小的大概跟足球差不多。

看到眼前的場景,方宛就知道這是哪一個關卡了,她四下張望一圈,找到了一座貼著水面的白色階梯後,朝階梯的方向游了過去。

那座階梯是由一塊塊的長方塊組成,每一塊長方塊都以一定的間距懸浮在空中,最高處的階梯連接著一朵巨大的雲形氣球。

腳在水裡蹬踩了幾下,方宛順利地爬上階梯浮板,冬夜公爵緊追在她之後站到上頭。

兩人往上爬了幾階,讓出幾階階梯給上邪三人上來。

「這裡是什麼地方?」傾城妖孽納悶地打量周圍,「我們怎麼突然跑來這裡?」

「另一個關卡?」上邪猜測道。

「咯咯咯……」

尖銳又帶著刻意地娃娃音的笑聲傳來,那難以形容的怪異聲調讓眾人起了一陣雞皮疙瘩。

「實驗品終於來了,我等了好久!這次一定要把這個實驗完成!」

女地精亡靈駕著一台小飛機自上空飛落。

「我要讓他們瞧瞧,我的實驗才是最好的!」

她駕駛著小飛機飛到幾人的上方,居高臨下地看著他們。

「你們給我聽好了,幫我完成我偉大的實驗,我就讓你們安全的離開,要是實驗失敗……哼哼!你們就等著變成渣滓吧!」

「要做什麼?」傾城妖孽問道。

「妳需要我們怎麼做?」冬築也在同一時間開口。

「爬上去,摘下那顆金色星星就算成功。」女地精亡靈伸出短短地手,筆直地指向天空。

「星星?在哪啊?我怎麼沒看到?」傾城妖孽伸長了脖子張望,視線卻被一顆顆的氣球擋住,什麼也瞧不見。

如果站在這些氣球的正下方中心點觀看,將會發現這些看似錯亂無序的氣球,是呈現螺旋形盤繞而上,最高處便是金色星星的位置。

「爬上去就能看到了。」女地精亡靈語氣冷淡的回了句,並開始說明這個關卡的規則,「你們可以一起爬,也可以一個一個爬,這些氣球有的可以踩踏,有的是脆弱的氣泡,一踩就破,在你們往上攀爬的時候,會有陷阱跟幫助你們的道具出現……大致就這樣了,你們還有什麼問題嗎?」

「有!」傾城妖孽舉手,「請問這個實驗是要實驗什麼啊?」

要是能夠知道這個實驗的目的,他們或許可以從中找出順利通關的秘訣。

「這是針對幸運值的實驗。」

「幸運值?」上邪等人面面相覷,沒料到會是這樣的答案。

「咯咯咯……」女地精亡靈嬌笑出聲,神情狀似顛狂,「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,只要我能找到幸運值是如何存在的,我就能創造出幸運,只要擁有幸運值,以後我的每一項實驗就都能成功了!咯咯咯……」

『……我怎麼覺得我們遇上了一個瘋子?』冬築在隊伍頻道裡嘀咕。

『兄弟,有這種想法的不只你一個。』上邪拍拍他的肩膀,表情很是認同。

『這裡的地精大概沒一個是正常的!』傾城妖孽撇撇嘴。

想起最初他們見到那群地精亡靈時,它們為了爭奪實驗品兇殘地打成一團的模樣,冬築和上邪也無語了。

「呆站著做什麼?還不快爬!」女地精亡靈沒好氣的催促。

「阿誠先上吧!」緊接在女地精亡靈的話音後,冬夜公爵如此說道。

這種關卡一看就知道是考驗反應和判斷力的關卡,打頭陣的通常都是替後面的人探路的。

冬夜公爵這麼說,無疑是讓傾城妖孽去當第一個試驗品。

「……」傾城妖孽嘴角抽了抽,哀怨地看了方宛一眼,換來對方不解的神情。

在剛才不小心壓了她以後,他就知道這個小心眼的男人肯定會報復他,只是沒想到他這麼快就找到機會。

「好吧!我上就我上!」

他腳下一蹬,迅速俐落地跳上了氣球。

一開始的幾個氣球都沒有問題,他前進的速度也是飛快,只是當他踩上一個方形的氣球時,那氣球卻是化成沙子落下,要不是傾城妖孽反應夠快,立刻往前一撲,抓住了另一顆花朵造型的氣球,他就會摔下來了。

「噹噹噹。」

清脆的鐘響響起,傾城妖孽身上突然閃出亮光,就在眾人以為他又遇到陷阱時,卻見到他的衣服更換了,換成一身火熱的兔女郎裝。

清涼的比基尼上衣,中間露出一節雪白的小蠻腰,下身是僅能包臀的超短褲搭配黑色網襪,就連鞋子也變成了高跟鞋!

「呃……」

傾城妖孽摸摸頭上的兔耳朵,抓抓身後的兔尾巴,又低頭打量著身上的裝扮。

「我靠!」

他大大地翻了個白眼,一臉「讓我死了吧」的模樣。

「哈哈哈哈哈……」上邪笑彎了腰,還朝他吹了一聲口哨,「不錯呦!這打扮很適合你,就是身材差了一點。」

男人嘛!沒有豐滿的胸部,就少了幾分性感火辣了。

「你當男人還真是可惜了。」冬築也悶笑著調侃。

傾城妖孽的遊戲容貌很漂亮,身形修長,肌肉也不突兀,加上這樣的裝扮,確實讓人有一種雌雄莫辨的感覺。

「太搞笑了,這個我一定要錄下來!一定要錄下來!冬夜,不反對吧?」上邪大笑著拍掌叫好,並轉頭對冬夜公爵問道。

他們是受邀過來進行副本任務,在副本還沒開通之前,必須要對副本裡頭的情況進行保密,就算副本通關了,他們也不能將完整的通關影片放到網路上分享,必須對影片進行剪輯這是他們這個圈子的不成文規矩。

──不過為了讓遊戲過程更加精彩、更吸引人,不讓觀眾覺得枯燥無味,他們原本就會進行剪輯和濃縮就是了。

「不反對。」冬夜公爵笑著允諾。

得到同意,上邪和冬築隨即開啟了影像錄製功能,方宛想了想,也跟著打開錄製選項。

雖然她還沒有創建自己的實況頻道,只開設了工作室的,但是前幾日已經有幾個大型社群網站找上門,邀請她加入,給得抽成條件也不錯。

用這個遊戲關卡作為第一個遊戲影片,肯定很受歡迎──前世這個關卡的遊戲影片,足足有兩百五十幾萬支,幾乎有玩《異域》的實況主和普通玩家都會上傳一兩支,而且影片的收入都很不錯。

對於自己出糗的情況被人錄製下來,傾城妖孽並不以為意,他本來就不是那麼看重臉面的人,玩遊戲本來就是要放得開,那麼在意形象做什麼?又不是什麼偶像明星或是大人物!

就算上邪他們不這麼做,傾城妖孽自己也會想要將這個搞笑場景錄製下來,放到他的實況頻道上。

「樓下的幾位,別忘了,你們也是要上來的呦~~」傾城妖孽指了指氣球,笑得一臉戲謔。

同樣的路徑,他就不相信他們不會遇到類似的情況!

「……」被他這麼一提醒,三個男人也跟著變了臉色。

傾城妖孽的外型中性,臉蛋又十分漂亮,穿著這身裝扮還能算是賞心悅目,但是他們可是渾身肌肉、身材挺拔高大,陽剛味十足!

讓他們換上一身女人的裝扮……這能看嗎?

尤其是冬夜公爵,他可是身材最高大魁梧的翼刃族!

讓一個虎背熊腰的壯男穿上兔女郎裝……

嘶──想想就渾身發寒,全身不對勁!

「哎呀!突然覺得心情好愉悅,我也來錄影片吧!」傾城妖孽賤兮兮的笑著,還朝他們拋了個媚眼。

「……」上邪三人無語了。

「呿!要錄就錄,反正以前也不是沒出過丑,沒扮過女人。」上邪嘴硬的回道。

曾經有段時期很盛行「懲罰遊戲」,在賭約中輸了的人,要去玩勝利者指定的遊戲,並將遊戲過程錄影,上傳到自己的實況頻道上。

那時候他們為了捉弄對方,都會刻意挑一些很娘、很怪異或是很恐怖的遊戲給對方去玩,想看到對方出糗。

他們以前還玩過戀愛遊戲,用女性角色攻略男生咧!

上邪印象最深刻、最有病的一款遊戲,是讓玩家扮演喜歡露鳥的變態。

遊戲角色只穿著一件風衣,裡頭什麼都沒穿,玩家的任務就是跑到各個女生面前露體晃鳥,遊戲過程中止需要小心女警的追捕,或是被性格強悍的女性使用斷子絕孫腿絕招。

跟這款腦洞大開的遊戲相比,穿女裝算什麼?

他們肯定撐得住,沒問題!

上邪和冬築都這麼自我催眠,刻意遺忘自己現在是電競圈的大神,開了工作室當老闆,手底下員工不少,還是擁有廣大粉絲群的實況名人!

「呵呵,那人家就拭目以待囉~~」傾城妖孽比著蓮花指,娘氣十足的賤笑,「人家那邊還留著你們當初的『倩影』呢!沒想到今天又有機會重溫了……這次人家一定會廣、為、宣、傳!」

傾城妖孽也是實況主,粉絲數量同樣破千萬,而且這小子是走搞怪搞笑的風格,說直白一點就是「沒臉沒皮沒下限」!

他根本就不在意臉面問題,很喜歡在自己的頻道上傳他覺得有趣、搞笑的影片,包括他自己出糗的影像,而其中受害最深的就是身為他的朋友的他們,老是被這混蛋出賣!一些黑歷史都被他留底存證了!

回想起那些黑暗的過往,三人身上冒出了黑氣。

「……好想扒狐狸皮。」上邪恨恨地磨牙。

「拖出去賞一丈紅吧!」冬築霸氣騰騰。

「呵。」冬夜公爵冷笑。

相較於幾位男生的心情苦悶,方宛就顯得輕鬆愉快多了。

這個關卡算是一個福利關卡,女玩家在這邊頂多就是穿上兔女郎裝、女僕裝、玩偶裝、怪物裝或是男裝,不管是哪一種裝扮,搭配上女玩家精心捏出的漂亮臉龐,都只會讓人覺得賞心悅目、逗趣可愛。

最多最多也久只是像萬聖節的誇張裝扮那般,順眼中又顯得有些詭異而已。

男玩家就不行了。

大多數的男玩家都會在遊戲角色身上捏出一堆肌肉,巨大的胸肌、二頭肌、八塊腹肌、人魚線以及健壯修長的雙腿,這樣的身材加上女性化的「性感」服裝……

想像一下,健美先生穿上公主裙或比基尼的模樣吧!玩家們受到的視覺衝擊差不多就是這樣子了。

雖然這些陷阱很坑人,可是這個關卡也是《瘋狂機械城》副本裡頭最受歡迎的一個,男玩家可以看女玩家換穿清涼、性感或可愛的服裝,而女玩家則是可以看到男玩家「男扮女裝」,趣味性十足。

再加上這個關卡不用打打殺殺,也不考驗團戰技術,就只是靠著體力和應變能力闖關,輕鬆中又帶著些許難度,可以讓人邊玩邊聊天打屁,又不會因為太過簡單而讓人覺得不耐煩,非常適合團員間增進感情──尤其是想追求或認識女生的男玩家,更是將這個關卡列為增進感情的最佳去處之一!

論起喜歡的程度,這個關卡在方宛心裡名列第二。

在她心中的第一名是一個密室脫逃關卡,而剛才捕捉龍捲風的關卡名列第四或第五,跟另一個滑雪關卡不分軒輊。

 

就在眾人看著傾城妖孽踩著氣球一個又一個往上爬時,冬夜公爵突然傳了密語給方宛。

『對不起,那傢伙就是個混蛋。』他仰著頭,跟眾人一樣看著上方,視線並沒有與方宛對上。

『嗯?』心思還在關卡上的方宛,一時沒有反應過來。

『剛才阿誠他撞了妳……』冬夜公爵神色尷尬地瞄了她一眼,而後很快轉開。

其實他是想說「壓」的,可是又不想把這個詞放到方宛和傾城妖孽身上,就改成「撞」了。

『喔!那個啊!沒事,他也不是故意的,而且摔了也不痛。』她根本就沒將那件小意外放在心上。

遊戲裡頭的跌跌撞撞多得是,別說只是壓在她身上了,還有人撞成一團,像球一樣的從高處滾落,雙雙跌個半死呢!

不過就是壓了一下,血量也只扣了一兩點,根本不算什麼。

『……』

照理說,方宛這樣的回應,冬夜公爵應該要覺得很舒心,畢竟傾城妖孽跟方宛都是他的朋友,他也不希望因為這點小事就讓兩個朋友鬧僵。

不過是遊戲嘛!就算撞得再嚴重,對現實中也不損分毫,更何況他們兩個不過是摔了一下,地面還是柔軟的沙地,就像方宛說得,摔了根本就不痛不癢,有什麼好計較的呢?──按照冬夜公爵的性格,他應該要這麼想。

可是不知道為什麼,聽到方宛的回覆後,他竟覺得有些小小地……心悶。

他突然很希望,在處理這件事情的態度上,方宛不要那麼寬宏大量,不要這麼輕易地饒了那個佔她便宜的混帳!

她應該要找傾城妖孽單挑,就像以前他惹她生氣時,她都會氣沖沖的跟他插旗一樣。

她怎麼可以厚此薄彼?只打他,不打傾城妖孽?

如果讓傾城妖孽或是上邪等人知道他的想法,他們肯定會為他低情商擔憂。

傻孩子,人家方宛不跟傾城妖孽計較,是因為跟他不熟!是社交上的客套!她會找你單挑,會跟你耍性子,是將你當成自己人的表現!是跟你親近!

你怎麼能為了這種事情計較?

你的情商還安好嗎?需要急救嗎?

可惜,冬夜公爵沒有跟人討論,自然就不曉得這些。

所以他正在因為自己反常而苦惱。

他搞不懂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情緒,不懂為什麼自己會比方宛還要激動,還要生氣,還要不爽!

心緒糾結如亂麻的他,只能彆扭地抿著嘴,不發一語,渾身發散著「我現在很不爽」的情緒。

冬夜公爵的沉默並沒有引起關注,方宛等人的注意力全都放在已經爬上第二層的傾城妖孽身上。

這時候的傾城妖孽,身上的服裝又換了,變成了女僕裝,而且他剛才不曉得踩中了什麼陷阱,身邊冒著粉紅色霧氣,還飄著愛心氣泡和紛飛的花瓣,妥妥的少女漫畫風格!

這時候就要再次慶幸,傾城妖孽的角色外觀是他的表妹設定的,人物是女生大多會喜歡的美形角色,女僕裝加上粉紅少女風雖然怪異,但也不至於太過突兀,不會讓人看了就想去洗眼睛。

「真厲害……」看到傾城妖孽已經登上第二層,方宛低聲讚嘆。

前世的她,第一次進行這個關卡時,即使有林華在旁邊指點教學,事前還看了玩家們的攻略影片,她也只是走到第一層的尾端就被打下了,而傾城妖孽卻能在毫無指點、提醒的情況下,登上第二層,應變能力比她出色太多了!

從他們先前的談話判斷,傾城妖孽雖然不是職業玩家,水準也是接近職業級,方宛重生以後,一直過得順風順水,靠著「先知」領先其他人,更因為出色的成績受到不少人追捧,雖然她沒有將那些求女神包養、求抱大腿的話放在心上,可是多少還是受到一些影響,性格不像先前那麼沉穩,多了幾分浮誇傲氣。

她甚至覺得,現在的自己應該能算是「高級職業玩家」了。

可是傾城妖孽的表現給了她一個當頭棒喝。

他的表現那麼優秀,卻還是自稱是業餘等級,而她卻因為有過前世的遊戲經驗,就以為自己真的很厲害,具有一流的職業水準……

呵!我算什麼一流?

方宛認真的自省,笑容也變淺淡不少。

一直分出幾分心思觀察她的冬夜公爵,自然是注意到方宛的神情不對,不過他以為她是在為傾城妖孽擔心,再加上先前她對傾城妖孽的那一句讚嘆,瞬間激起了他的不服氣。

嘖!不過是第二層而已,這傢伙最會玩這種性質的遊戲,表現出色也很正常,不過他平常也沒這種水準,這次是超常發揮了……肯定是想在方宛面前耍帥,居心不良!哼哼!

心底直冒酸泡的冬夜公爵,瞪著傾城妖孽的目光帶著刺。

而傾城妖孽賣力表現,想讓冬夜公爵能夠看在自己努力的份上,放自己一馬,卻沒料到他超乎平常水準的表現,竟帶來了反效果!

要是讓他知道冬夜公爵的想法,肯定會哭著抹淚,捶胸頓足,咆哮地喊上一句:我好冤啊~~

就在傾城妖孽避開沿途的各種陷阱,艱辛地前行時,一聲平板帶有金屬質感的系統語音突兀地響起。

「警告、警告!您的團隊有五人出局,已經被囚禁為實驗品。」

「咦?」

「欸?」

「實驗品?」

「啊!啊啊啊……」

慘叫聲是傾城妖孽發出的。

第一句的「啊」是他因為系統提醒聲分心,被搖擺的大鐘擺擊中所發出的慘叫,後面的一連串「啊啊啊」,是他從高處掉下,任務失敗的不甘心吼叫聲。

「碰!嘩啦……」

傾城妖孽在水上摔出一個大大地水花,過了幾秒後才從水底冒出頭來。

「噗──」

全身溼透的他,撅著嘴吐出一道長長的水柱,模樣看起來頗為滑稽。

落水後,他身上的裝扮便恢復正常,那些粉紅特效也全都消失了。

「沒事搞什麼系統通知……」

沒等他說完埋怨,女地精亡靈操縱著飛行器自空中落下,來到他面前。

「嗶嗶──你失敗了!」女地精亡靈拿著一個大印章,朝著他的臉蓋上一個大大地血紅色的「╳」。

那個「╳」就像在臉上作畫一樣,服貼在傾城妖孽臉上,看上去很像是另類的部落紋刺青。

「……」傾城妖孽拿出一面小鏡子照了照,然後默默地朝天空豎起中指。

就在這時,一直處於關閉狀態的團隊頻道,傳出了八方火的聲音。

『瘋子,其他題目不會也就算了……』他很是不滿,『奧藍卡王國的國王是誰,你怎麼會答不出來!』

『啊哈哈,我雖然是人族……』

二號瘋子想解釋,可是八方火根本不給他這個機會。

『就算你真的不知道好了,把不像正常的那幾個名字去掉,剩下的兩個選一個,也能猜出來吧?為什麼你會選蒙爾丹?這個名字看起來像西方名嗎?』

『不是啊!我是按照答題口訣選的。』二號瘋子很是無辜的回道。

『口訣?』

『三長一短選最短,三短一長選最長,一樣長就選C,補習班的英文老師都這麼教得啊!所以我就選C了。』

『這不是英文……』

『而且你不覺得蒙爾丹這名字很親切嗎?』

『這名字有什麼好親切的?』八方火咬牙切齒的問。

『爾丹、爾丹,二蛋、二蛋,不覺得跟小舞那隻二呆很像兄弟名?』

『……』

聽到自己的寵物名字被提及,方宛忍不住開口了。

『我家二呆的兄弟是小綠妖,可不是獸人首領!』

『咦?』

『欸欸?可以通訊了?』

『團隊通訊恢復了?』

方宛的話音一落,一堆人的聲音緊接著響起,頻道頓時熱鬧無比,像是身處菜市場一樣。

『原來只要有人掛了,團隊頻道就會開啟啊?』

『喂,我們還活著……』二號瘋子抗議道。

可是他的聲音很快就被其他人淹沒。

『關了就關了,為什麼要等到有人掛才重新開啟?』

『怕那些掛了的人無聊,讓他們跟我們聊天?』

『還真貼心……』

『操!顧著聽你們說話,我失敗了。』七號套餐不滿的吼道:『我看它是想讓我們分心!』

雖然這句話更像是隨口的抱怨,可是還真是被七號套餐說中了。

根據前世的玩家分析,他們認為團隊頻道關了又重啟的設定,更像是想讓那些失敗了,被排除遊戲、無所事事的玩家去跟其他還在奮鬥的成員閒聊,讓他們分心進而導致任務失敗的。

畢竟,經歷過「被拆散分離,不能跟團隊聯繫」的情況後,通話頻道一解禁,大家都會想要跟其他人聊聊,談談剛才自己經歷過的關卡,一方面是要分享情報,另一個原因是想要跟其他成員炫耀。

『應該是想讓大家分心。』八方火直接拍板定案,語氣篤定的說道:『現在我們面前出現四個螢幕,一個螢幕一個小分隊,可以看到你們現在的情況。』

『臥曹!這個設定好邪惡!』

『心機好重!』

『八方,你們是怎麼被判定淘汰的?』冬築問道。

淘汰,而不是闖關失敗,八方火聽出了他話裡的意思。

『我們剛才團滅三次,之後就被淘汰了。』

『團滅啊……』

『操!我們已經滅兩次了!』血祭祖靈說道:『現在要進行第三次……』

『是一個關卡有三次團滅的機會,或是加總共計三次?』血祭祖靈發問。

『應該是一個關卡三次。』死神小刀回道:『我們在第一個關卡團滅兩次,現在這個關卡也滅了兩次……』

如果是加總計算,他們早就被淘汰了。

『大家說一下自己遇到的關卡吧!』冬夜公爵說道。

他想要收集情報,分析這個與眾不同的遊戲副本。

『我們現在的關卡是滑雪,路上會有很多障礙物,要避開,之前的關卡是潛水捕魚……』

『我們現在這個關卡有點類似打地鼠遊戲。』血祭祖靈說道:『不過這個關卡有很多動物,我們要挑地鼠打,喔!這關卡還有金幣獎勵,打中裝金幣的錢袋就能拿到錢……』

『之前的是打鼓遊戲,跟著音樂節奏打鼓。』死神小刀說道:『現在這個……你們知不知道「超級馬利」這款舊遊戲時代的遊戲?這個關卡跟那個遊戲很像。』

『我們遇到的第一個關卡是跳舞遊戲。』二號瘋子說道:『地上有很多腳印,要在腳印發光的時候踩上,而且方向要一致……』

『我們失敗的關卡是一個答題遊戲。』八方火緊接在二號瘋子之後說道:『題目有《異域》的各個種族、職業、歷史故事,還有現實生活中的娛樂新聞、社會新聞以及生活常識可以選……』

『哇喔!聽起來很難。』

『你們運氣真差。』

『可憐的孩子,你們的運氣真背……』

聽到是這種考試關卡,眾人對他們的失敗也都帶上了憐憫,比起這種要殺死很多腦細胞的考試關卡,還是身體勞動的遊戲更容易一些。

對於眾人的同情,八方火嘴角微抽,他現在的心情真是很複雜。

他遇到的題目有些的確不簡單,可是因為有方宛之前的提醒,他只要一有空就會去圖書館看書、收集各種情報資料,再加上遊戲中有「書庫」的選項,會將玩家看過的書都記錄下來,答題時他只要從書庫找尋資料就行了,也不算太難應付。

而他們失敗的最大主因,是因為他有四個豬隊友!

尤其是二號瘋子這個蠢貨!很多很簡單的遊戲常識題目,他全都回答錯誤!

明明他平常整理完資料後,都會發一份給工作室的其他成員,只要二號瘋子有翻找書庫,不說全部的問題都能答出,但是至少肯定知道奧藍卡王國的國王是誰!

結果這傢伙直到他們被淘汰,被弄成實驗品泡在綠色液體的大型玻璃罐裡頭,才用一種恍然大悟的語氣說:「原來玩家介面還有書庫這個功能啊!」

「……」八方火鬱悶的快吐血了。

他之前耗費那麼多時間、辛辛苦苦整理出來的資料,這個混蛋竟然都沒看!

要不是他們被隔開關著,一個人裝一個玻璃罐,他肯定一串火球轟過去!

死瘋子,下了遊戲以後,老子要跟你單挑!

 





 

 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4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