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不知道我是誰,也不知道我什麼時候出生、活了多久,幾歲……

我只知道,我是妖怪,一個沒有名字的妖怪。

當我有意識的時候,我跟其他動物以及妖怪一樣,到處走動,用尿液以及爪子圈出我的勢力範圍。

當然,當我拓展領地的時候,遇到不少阻攔,那些妨礙我的傢伙全死在我的爪子之下,成為我的糧食。

幾天後,我終於知道,原來我在一個叫做「深山」的地方,這裡有很多很多的樹,很多很多的草還有花、動物、妖怪、石頭、蟲子……

深山的天氣不好,老是飄著一堆白霧,早上有霧、下午有霧,甚至晚上也有。

那些白霧很討厭,抓也抓不到、咬也咬不著,就算張嘴吃了它,它還是會從鼻孔跟耳朵飄出來,而且也吃不飽。

相較之下,我喜歡太陽。

太陽很溫暖,陽光會將我的身體曬乾,讓那些毛不會像濕掉那樣的貼在身上。

可是在一天之中,這裡只有很短、很短的時間才能看到陽光。

深山的氣候潮濕,樹皮跟石頭上總是長著滑膩而且難吃的青苔,泥土的氣味有點像霉味,有時候還會攙雜著腐敗的酸味──那些大多是植物或是果實的氣味,不是妖怪或動物的。

深山裡的生物如果死了,肯定會被其他妖怪吃進肚子裡,我們不會浪費食物,讓美味的肉腐爛在土裡。

本來以為我會就這樣一直待在深山裡,直到老死,結果……我遇到了那個傢伙。

「沒想到這座山裡會有你這樣的妖怪。」他瞇著紅眼,笑嘻嘻地打量我。

他的出現讓我嚇了一跳,我反射性地跳開,朝他豎起尾巴,發出憤怒的低鳴。

這還是第一次有人在我沒察覺時,侵入了我的領域。

「好像是沒見過的品種,真有趣。」他站在我面前,像是在觀察獵物一樣的打量我,「會說話嗎?叫什麼名字?」

「……」沒有理會他的問句,我只是沉默地打量他。

沒有理會我發出的警告聲,他朝我走近,嘴上仍舊喋喋不休的說著。

他說他叫做「魈」,是一個人類。

我不相信。

我遇見過幾個人類,他們身上的味道跟他一點也不像。

他身上的氣息很複雜,就像把一大堆妖怪打成肉泥,混合在一起的味道。

香醇濃郁的血腥味、難聞的腐敗酸氣、甜美誘人的妖氣,還有一些我分辨不出是什麼的刺鼻臭味……

那臭味有點像是一些有毒的妖怪,臨死前用來跟敵人同歸於盡的毒液味道。

我曾經吃過一次那種毒液,害我肚子整整痛了三天,連拉了三天肚子,從那次以後,我就很討厭那種怪氣味。

只不過,雖然這個人身上有我討厭的味道,但他的氣息還是讓我口水直流,就像一塊聚集了很多精華的肉塊。

有毒的食物儘管危險,可是那滋味卻也比其他食物更加美味。

但是……這塊肉可不容易吞下。

他身上的氣息告訴我,他很強,力量可能跟我差不多,或者在我之上。

「你一共吃了多少妖怪?」我評估著他跟我之間的差距。

「原來你會說話啊……」他笑了,「我沒吃過妖怪,你相信嗎?」

「不信。」

如果不是吃掉很多妖怪,他身上根本不可能有這麼濃郁的氣味。

「但是……」瞧著他,我又有些猶豫,「你的眼神跟聲音告訴我,你沒有說謊。」

這情況讓我覺得納悶,如果他沒有說謊,那為什麼他身上會混合那麼多氣息?

但是他也不可能說謊,我的直覺向來很準,不可能出錯。

算了!管他有沒有說謊,這些都不重要!我用力的晃了晃頭。

「我要吃了你!」我對他吼道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深山裡的動物跟妖怪好像都失蹤了,這兩天我只抓到小鳥、小松鼠、小兔子……

這些獵物身上一堆毛,全身的肉加起來湊不到一口,連塞我牙縫都不夠,害我餓的要死,現在有這麼大的肉塊送上門,當然要拿他來填肚子!

「吃我?還是不要吧,我怕痛。」他又笑了,瞇起眼睛的表情,跟狐狸很像。

不知道為什麼,我很討厭他的笑容,還有他看我的眼神,那表情好像我才是被狩獵的獵物。

那種感覺很不好,讓我很不高興。

大吼一聲,我飛快地撲了上去,本來打算跳到他身上,將他壓在身下,然後用爪子撕裂他的喉嚨,可是他的動作卻比我快,我還沒來得及撂倒他,他就像風一樣的消失了。

人呢?我茫然地來回張望,空氣中仍然有他的氣息,他沒有離開,肯定就在附近!

但我卻怎麼找也找不到,真是非常奇怪。

「除了地上,你是不是也該注意一下上空呢?」

戲謔的聲音自上方傳來,抬頭一看,那傢伙竟然飄在我的頭頂上,跟隨我的動作移動,難怪我怎麼找都找不到人!

我跟他從白天打到晚上,又從晚上打到白天,打了很久很久,然後……我被抓住了!該死!

「我肚子太餓了,餓得沒力氣繼續打架,我沒輸!」趴在地上,我不甘心的朝他大吼。

「那又如何?」他笑笑的看著我,「輸了就是輸了,從現在開始,你就是我的僕人,必須聽我命令。」

「休想!」我低下頭,開始啃咬身上的繩索。

「不要拒絕的這麼快嘛~~」魈蹲在我身旁,隨手掐了個手勢,綑在我身上的繩子突然收緊,陷入了肉裡。

「你──」我惡狠狠地瞪著他,脖子上的繩索讓我呼吸困難。

「當我的僕人很不錯耶!」他嘻皮笑臉的說道:「我會供你吃、供你住,張羅你的三餐飲食,還會關心你的健康,而你只需要聽從我的命令做事……」

「我不聽別人的命令!」我嗤之以鼻的回道。

雖然提供食物這一點很讓我心動,但我可不想為了食物出賣自己。

「不考慮看看?」他一手托著下巴,打算繼續說服我,「跟著我有很多好處喔!只要跟在我身邊,你絕對可以吃到很多妖怪,而且有些妖怪還是非常罕見的品種喔!」

「力量很強?」糟糕,我心動了。

力量越強大的妖怪,吃起來的味道越棒!

「是啊!那些妖怪非常強大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如何?要答應嗎?」他問,而我也問著自己。

要答應嗎?我陷入兩難的掙扎。

這深山裡的妖怪實在是太弱了,吃起來的味道跟一般動物沒什麼兩樣,我都快要吃膩了。

但我的直覺告訴我,這個人類很危險,不單單因為他的力量強大,而是有一些我不懂的東西……

我的直覺向來很準,因為這樣,我沒辦法相信他所說的話。

我想拒絕,可是我現在是他的獵物,他有權處理我,再說俘虜本來就要聽對方的話,這是規則。(再次強調,我沒輸!)

悄悄瞄他一眼,原本蹲在我身旁的他,起身坐在大樹的樹根上,滿臉悠閒地觀看四周風景。

雖然視線沒有停留在我身上,可是我知道,他仍舊提防著我,沒有絲毫鬆懈,要是我一有其他動作,他就會立刻殺了我。

「還沒考慮好?」他開口催促,「沒想到你這麼婆婆媽媽,連這種小事也要考慮這麼久。」

我不知道婆婆媽媽是什麼意思,不過聽起來應該不是什麼好話。

「我現在被你抓住,我會聽你的,但是!我會隨時隨地找機會攻擊你,要是你輸了,我就要把你吃掉!」我提出我的條件。

「好。」他回得很乾脆。「但是……」

他手一招,我飛了起來,飄到他面前。

「偷襲我可是要付出代價喔,這一點你最好牢牢記住。」

他的臉上依舊掛著笑容(雖然那笑裡沒有絲毫情緒),看起來好像很和善,可是紅眼中的警告卻是貨真價實。

後來,我跟著他離開深山,他帶我到一個叫做埃及的地方,他說那裡有我喜歡的大太陽,還有沙漠,氣候乾燥,不像深山那樣潮濕。

聽來是個很不錯的地方對吧?雖然我不知道沙漠是什麼東西,不過我喜歡乾燥這個詞,我喜歡身上的毛乾乾的,不喜歡它濕淋淋地貼在身上。

可是等我到了那裡之後,我後悔了。

「這是什麼鬼地方!」我爆出怒吼。

沒有水、沒有大樹、樹蔭,只有一顆很大、很熱的太陽,我都快要被曬成「妖乾」了!

水、水,我要喝水!我抱著水瓶大口灌著。ㄚ樹數貼在身上ㄤ的毛乾乾的,你輸給我,我就要把你吃調

「喝慢一點,要是你把水喝完了,就準備渴死在這裡吧!」魈的頭上、身上全裹著長布,站在一個很高很大的石頭前面。

(他說那個形狀奇怪的大石頭叫做「金字塔」。)

「我討厭這個地方!」我咬牙切齒的道。

太陽曬得我頭暈、全身發燙,冒出的汗水瞬間消失,這裡的沙地是軟的,(魈說這就是沙子)而且地面很燙,我的腳掌都被燙出水泡了!

就連吹來的風也都是熱的!我好像被丟到火燄裡面……如果魈不是跟我一樣站在這裡,我會以為這個傢伙故意將我丟來這裡,想把我烤熟了吃掉!

正當我努力將身體藏在魈的影子底下時,耳朵突然被人揪住。

「……我剛才說的話你到底有沒有聽到?」

「沒聽到。」我沒好氣的回嘴,連帶晃了晃耳朵,抖出一堆細沙。

我的毛髮跟耳朵都進了沙子,怎麼抖都抖不乾淨,這種感覺還真是不舒服。

魈走到金字塔前,壓下其中一個石塊(他說那是門鈴),然後這個大石屋開了一個通道,魈走了進去,我跟在他後頭。

魈說,他來這邊找人,我很懷疑,有誰會住在這種奇怪的石頭屋裡面。

石頭屋的通道很暗,還好我的夜視能力很好,不然肯定要撞得滿頭包。屋裡的氣溫比外面好多了,很涼爽,跟深山裡的溫度差不多,裡頭的空氣不會讓人覺得沉悶,通道前方有涼風迎面吹來,感覺很不錯。

「這裡有沒有食物?」我餓了。

「你不是才吃過早餐?」

「那種奇怪的東西才不是食物!」我不滿的抗議。「我要吃肉!」

跟他相處了幾天,我發現這個傢伙很糟糕,他說的話有一半不能相信,另一半只能選擇性相信。

他說會讓我吃很多東西,讓我吃得飽飽的,我以為他會給我很多很多肉,結果他卻給我吃很奇怪的東西,他說那個叫做三明治,我才不管那個東西叫做什麼,那根本不是肉!

「三明治裡有夾肉。」魈強調著。

「那點肉連塞牙縫都不夠!」

更何況,那肉片也不算真的肉,碎碎的絞肉片裡有混入其他東西,肉的味道好少!

「連牙縫都塞不了?」他戲謔的笑了,「沒想到你的牙縫這麼大,有蛀牙嗎?需不需要我帶你去看牙醫?」

「哼!」

我不知道牙醫是什麼東西,不過聽起來就覺得牙醫很危險。

在漆黑陰涼的通道走了一會,我們來到一扇石門前面,門口站著兩個纏滿布條的傢伙,死氣沉沉的,聞起來不怎麼好吃。

魈拿出一個東西給他們看,然後那兩個布條人就打開石門。

門裡頭的房間很大、很亮,金光閃閃,到處都是金色的東西。一個狗頭人身的妖怪坐在一張金色的椅子上,(魈:那是胡狼頭!)他的左右兩邊站著很多個布條人,還有身上掛著金色鐵片的奇怪傢伙。

「阿努比斯,好久不見。」

魈笑嘻嘻的跟對方打招呼,說了一堆我聽不懂的話,不過那個狗頭妖怪連理都沒理他。

那個妖怪很忙,他的手上拿著一個搖搖晃晃的東西,(魈說那個叫做「秤」),那東西的左右兩邊各有一個小盤子,一邊放著羽毛,另一邊放著跳動的心臟。

當心臟比羽毛重的時候,那顆心臟就會被丟到旁邊,被一隻有著鱷魚頭、獅子上身、河馬腿的怪物吃掉。

然後,站在狗頭妖怪後面,一個臉上長著細長鳥嘴的人,就會拿著筆在紙上寫東西,我想,他應該是在紀錄那隻怪物究竟吃了多少顆心臟吧?

雖然我不愛吃心臟,不過……看到那隻怪物一臉滿足的樣子(還在我面前打了飽嗝),我其實挺想跟他交換工作。

或許跟著這個狗頭妖怪,我可以吃到很多肉。我開始打量對方。

從氣味上判斷,這個狗頭妖怪比魈還強,而他旁邊的布條人很弱,另外,全身掛著金色鐵片的人比布條人強一倍,但是還是比不上我。

魈還在繼續說話,可是那個叫做阿努比斯的狗頭妖怪還是不理他。從魈的對話聽起來,他好像有事情要拜託對方。

我突然覺得魈很笨,有事情要拜託的話,就該帶禮物過來送他,他這裡好像只有心臟,肯定是吃膩了!如果他買很大很大的肉塊過來,他絕對會很高興,一定會馬上答應他的要求。

我本來想要提醒魈這一點,可是一想到他早上不給我吃肉,我就不想說了。

哼哼,就讓他說很多話渴死好了,這樣我就不用再受制於他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只記得中間我睡了一會,當我醒來時,魈還在說話。

第一次發現,原來聽別人說話也是很累的一件事。

聽力太好也不是一件好事,就算我把兩隻耳朵捂起來,魈的聲音還是聽得很清楚。

我想那隻狗頭妖怪應該也跟我一樣痛苦,不過他臉上還是沒有任何表情,真是隻強悍的狗妖!

最後,阿努比斯好像也受不了他的噪音,他點頭答應魈的要求,隨手丟了一袋東西給他,然後叫那些布條人把我們轟了出去。

當我們站在金字塔外面時,已經天黑了。

在這之後,我又跟著他跑了很多地方,像是非洲、剛果叢林、亞馬遜河流域……

我最喜歡的地方是亞馬遜,那裡有樹、有草、有水,還有很多可以吃的食物,只是那裡蚊子也很多,殺都殺不完,剛去的幾天我被叮的渾身發癢,後來魈教我怎麼設立結界,那些蚊子就沒辦法靠近我了。

跟他到處旅行了一兩年,我學會很多東西,也瞭解到魈的工作,知道魈有很多仇家,但也有很多朋友,而且我還知道這個傢伙非常奸詐、狡猾。

我算是他的員工,他應該要付我薪水,可是他卻一毛錢都不給我!

「你是我的手下敗將,聽我差遣是應該的事情,要什麼薪水?」

我跟他要錢時,他這麼回我,還給了我一記白眼。

「我才沒有輸給你!」我氣憤的抗議。

「是嗎?我記得你的偷襲一次都沒成功過。」

「我沒有偷襲,我是光明正大的攻擊!」我強調著。

從跟著他的第一天開始,我只要一有機會就會朝他發動攻擊,這個傢伙不知道是不是背後長了眼睛,還是對我施什麼法術,我每一次的攻擊都會被他察覺,然後失敗。

「想跟我拿薪水,就等你打贏我再說。」他用繩子捆緊我,一腳把我踢下床,翻過身繼續睡覺。

「下一次我一定會打贏你!」

「好,我等你。」

可是到旅行結束時,我還是沒有打贏他。

 

某天,他帶我來到一個溫暖的小島,指著一個身體小小的,吃下去也填不飽肚子的女孩,跟我說,我以後的工作就是保護她。

那個小女生叫做小彌,聽說是被父母親拋棄的小孩,我沒有父母,我也不知道什麼是拋棄。

小彌跟我說,那是一種很孤單、很心痛的感覺。

雖然她很努力要讓我瞭解,但我還是聽不懂,畢竟我的心沒有痛過。

不過當魈跟我說,從此以後我不用再跟著他,不用再繼續替他工作時,我的心口突然刺刺、悶悶的,好像被挖空了一塊。

魈那個傢伙該不會是趁我不注意時,偷挖我的心臟去吃了吧?

 

小彌的個子很小,說話的聲音很小,膽子也很小,跟她說話時,她老是不敢看我,每次看她一臉擔心害怕的模樣,我就一肚子火。

都說我是她的保鑣,不會吃掉她了,她是在怕什麼啊?

很久以後我才知道,原來她不是怕我吃掉她,而是怕不小心看到我的過去,怕我討厭她。

呿!過去被看到就看到啦!那些妖怪早就被我吃掉了,她就算想搶也搶不到,我幹嘛要為了這種事情生氣?

「除非妳想搶我手上的肉吃,那我就真的會不高興了。」我晃了晃手上的雞腿。

「不,我不會跟你搶食物。」她急忙搖手否認。

「就算妳想搶也沒那能力。」我斜睨她一眼。

嘴上雖是這麼說,實際上我也不擔心小彌搶得走我的食物。

她的手臂細得跟竹竿一樣,只要我稍微用點力就可以把她折斷,而且她的力氣只有一點點,連一台冰箱也舉不起來,這樣的傢伙怎麼可能是我的對手?

跟她把話說清楚之後,她對我的態度也不一樣了,她不再怕我,而且老是纏在我身邊,成天嘰嘰喳喳的說話。

……突然覺得,她還是怕我比較好。

到處跑來跑去、飛來飛去的魈,每年還是會來這座小島,短暫停留一段時間,然後離開。

來的時候,他會帶禮物給小彌,丟一堆紙給佐‧司魂院的負責人「玹澄楓」,跟我打架、搶我的食物……

除了這些事情之外,他每次來這座小島,都會去找一個人,一個很神秘的人。

我曾經試著跟蹤他,可是每次都被他甩掉,小彌也不知道他去找誰,後來我們跑去問知道很多事情的玹澄楓,他說他也不知道,只知道那個人是魈很重要、很重要的人。

很久很久以後,我終於知道那個神秘人是誰了……

 

某天早上,一個女人跑來佐‧司魂院,她有著金屬色的眼睛,身上的氣很香,是一個有靈力的人類,身上的肉看起來很好吃。

她說她叫做「季薰」,身上有很香的氣味,只不過……她身上的氣味好像摻了魈跟「闇影」的氣息?

後來我才知道,原來她跟魈認識,所以她身上才會有他們的氣息。

闇影是魈的式神,不會說話,非常安靜,而且他非常勤勞,從不抱怨,也不會偷懶摸魚,用句人類的話來形容,「闇影是一個非常聽話的廉價勞工」,喔,不,他應該是「機器人」才對,因為他不用吃東西。

話題扯遠了,拉回來!

季薰這傢伙人挺好的,知道我喜歡吃雞腿跟肉,她來佐‧司魂院的時候都會買給我吃,也會買餅乾糖果給小彌,我跟小彌都很喜歡她。

只可惜,這個好人的腦袋壞掉了,她竟然說要當魈的助手,用來抵她欠他的債務。

那個魈可是個黑心的惡魔,她竟然呆呆的把自己賣給他,改天她肯定會被魈給吃的乾乾淨淨,連渣都沒剩!

(事後證明,她的確為了魈,連命都捨棄了,魂魄也成了魈的式神,還好她的身體還在,不算完全被吃光。)

 

季薰第一天上班的時候,小彌很擔心她,就跟魈要求說要去他的辦公室,魈答應了,還帶著我們去買了一堆食物,說要舉行慶祝會。

有這個可以大吃特吃的機會,我當然要好好吃一頓,去超市買食材的時候,我往購物車裡丟了很多肉,可是結帳時,魈說要飲食均衡,把我的肉減少了一半。

哼!那個傢伙肯定是不想花很多錢,所以故意拿掉我的肉!

雖然名義上是季薰的歡迎會,可是我們只負責採買,實際煮飯人還是她。

「季薰姐姐想要煮什麼?」尾隨季薰來到廚房,小彌一臉期盼。

「隨便煮。」她回得很乾脆。

隨便煮?她該不會將青菜全丟下去煮成青菜湯吧?我可不是羊或者牛,不吃菜啊!

為了維護我的權益,我連忙朝著她大叫。

「我要吃肉、肉!一大鍋的肉!」

「知道啦!」季薰很敷衍的回應我。

她手上抓著菜刀,她「剁剁剁」地將菜跟肉全切成一塊塊。

「肉切大塊一點我不反對,可是……菜會不會也切的太大了?」我皺眉看著她。

印象中,佐‧司魂院的廚娘,菜總是切得小小地,不像她切得這麼大塊。

「小細節不用在意太多,東西能吃就好。」她這麼回我。

說的也是,反正我又不吃菜,只要有肉給我吃,菜切大塊一點也無所謂。

切完菜,她開始炒菜,然後……災難發生了。

她對瓦斯爐的爐火跟水龍頭的水施了法術,然後爐火沖天、水龍頭的水在空中盤旋……

天花板在這一冷一熱的攻擊下,開始呈現焦黑狀,冒出陣陣黑煙,可是那個炒菜中的傢伙一點都沒發現。

「火、妳的火控制一下!」我緊張的朝她大喊。

「怎麼,沒見過火龍?」她無動於衷的繼續炒菜。

「不是,我是說──」

「啊!」小彌發出尖叫,「屋頂著火了!」

承受不了火龍的高溫,廚房的天花板起火燃燒,火勢迅速擴散。

接下來又是一陣兵荒馬亂的滅火……

「喂,上班第一天妳就想毀了我這裡嗎?」魈出現在廚房門口,看著眼前的一片狼籍,他頭疼的搖頭。

天花板有三分之一燒成焦黑狀,滅火的水讓整間廚房濕成一片,磁磚地板甚至積了幾公分的水,雖然損失不大,但整體看來實在很糟糕。

後來我們還是有吃到她煮的菜啦!雖然她煮的菜看起來很奇怪,不過味道挺不錯的,我喜歡。

 

有一句古話說「近朱者赤、近墨者黑」,聽說意思是,跟聰明人相處久了,也會變聰明,所以說,當季薰跟那個壞人魈相處一段時間之後,她這個呆呆的笨蛋也變壞了,而且行為越來越暴力……

(魈的影響力實在是太恐怖了,以後我要叫小彌離魈遠一點。)

為什麼我會這麼說呢?這是我用自己慘痛的經驗得來的情報。

某天,我又偷襲了魈,結果被他綁在窗戶邊當吊飾,他用法術把我縮小,還在我身上貼了定身符,該死的混帳魈!

「總有一天我要吃你的肉、用你的骨頭剔牙!拿你的腦袋當椅子坐!」我朝他破口大罵。

「咬的到你就咬啊,來喔,鮮嫩多汁的屁股在這裡,你咬啊!」魈很無恥的在我面前搖屁股挑釁。

「你以為這樣就能困住我嗎?不過是一條爛繩子!」我扭、我咬……「怎麼弄不開,這是什麼爛繩子!」該死!

「哇哈哈哈~~掙扎吧!」魈得意的仰天大笑,「你永遠逃不出我的手掌心,天生就是被綁的命啦~~」

戲弄完我之後,他哼著歌,將桌面的文件逐一裝入袋中,心情愉快的離開。

「季薰姐姐,拜託妳幫忙一下。」小彌向季薰求救,請她放我下來。

只見一道刀光閃過,繩子瞬間斬斷,我就這麼直接摔在地上,撞出「咚」的一聲悶響。

「痛死了!」滿肚子火的我,生氣的朝季薰大吼:「妳怎麼跟那個豬頭一樣,放人的時候都不會小心一點啊!」

後來我學到一個教訓,就算不怕女人,也絕對不要朝女人大吼──尤其是要幫你療傷的女人。

季薰雖然臉上沒有表現出來,可是她的行動說明了一切。

一開始,她拿急救箱砸我,然後又用魈的臭襪子塞我的嘴,害我差點被燻昏,然後又將消毒水直接倒在我的傷口上。

他奶奶的,消毒藥水淋在傷口上的痛,簡直比拆了我的骨頭還痛!

等到傷口包紮完成,我也已經奄奄一息了。

 

過了一段時間,我發現魈跟季薰好像捲入了一些奇怪的事情,他們不想說,我也懶得管,反正我的職責只是照顧小彌,而我也一直以為我有能力保護她,結果我卻發現……我錯了。

讓我發現這一點的,是一個叫做「伊格爾」的大鳥人……(小彌跟季薰說他是天使)

他一個有著金棕色眼睛的傢伙,他的身上會發出光芒,褐色頭髮像羊毛一樣卷起。

他的氣息很強烈、灼熱,他很強、很強,實力在魈之上。

小彌在看了他以後,突然一直哭一直哭,臉色變得很蒼白。

伊格爾往小彌方向接近,我跟季薰都很擔心。

「退開!」我將小彌護在懷中,「我絕對不會讓你動她,你快點滾開!」

要是他打算動手,就算拼上性命,我也絕對不會讓他傷害小彌!

但是他沒有動手,他只是開口命令。

「在我的指示下,我要你們安靜並且服從。」

他的聲音很溫柔,可是加諸在我身上的壓迫感卻很強大,我跟季薰完全動彈不得,連張嘴說話都沒辦法。

我第一次被這麼徹底的壓制住,就像完全任人宰割的羔羊。

還好伊格爾沒有對小彌亂來,他只是為她療傷,這讓我鬆了口氣,但心底同時湧現深深地憤怒。

我氣我自己,沒想到我竟然這麼糟糕,連個人都保護不了。

在同樣的情況下,季薰甚至還能掙脫對方的箝制,攔住他問話,而我呢?

我竟然像石像一樣地動也不動,實在是太窩囊、太爛了!

 

這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很弱、很渺小、很沒用!

 

為了不讓這種事情再度發生,我開始訓練自己,當然我是偷偷地進行,這麼丟臉的事情,我可不想讓其他人知道。

我以為經過訓練,下次遇到狀況,我一定可以保護人,我真的這麼以為……

可是事情的結果,卻跟我想像的不一樣。

那天晚上,季薰跟小彌還有小彌的奶奶被抓走了,他們在外面設了結界,我們花了很大一番功夫才闖進去。

伊格爾打開了一扇很奇怪的光門,奇怪的是,那扇光門讓我有一種很熟悉的感覺。

真的很奇怪,我明明是第一次看到那個東西,可是那些光芒、門裡發散出的氣息,好像在很久、很久以前,就已經存在我的記憶裡。

後來發生的情況很混亂,季薰被奇怪的東西附身,把那扇門關了,伊格爾他們的怪物爆炸,強大的威力炸死了很多人……

小彌的奶奶死了,為了保護小彌而死。

而我,雖然人就在現場,可是身體卻完全不能動彈,不管我怎麼著急、怎麼使勁,我的身體就像石化了一樣。

最後,我只能沉默地站著,看著小彌哭泣、看著奶奶死亡……

我很喜歡小彌的奶奶,她對我很好、很好,可是我卻保護不了她。

為什麼會這樣?我不是已經有在訓練自己了嗎?我沒有變強嗎?

為什麼我又再一次的……無能為力?

這個晚上,我終於瞭解到什麼叫做「心痛」的感覺,我的心臟好像被人用力掐住,痛得我不能呼吸。

我不知道為什麼,我會被壓制住,也不清楚為什麼我的身體會出現那種異狀,我只記得無法掌控身體時的沮喪。

那天過後,我決定拋棄自尊,開始向身邊的人學習。

要讓自己變厲害的最快方法,就是不停的戰鬥。

我找了季薰還有其他人當我的對手,陪我過招,不過季薰老是不理我,其他人也總是說他們很忙,後來我跑去將軍廟找那些士兵,叫他們跟我對打。

總有一天,我要靠我的力量,保護身邊的人。

我,再也不要嚐到心痛的滋味,那實在是太痛、太痛了……

 

除了我之外,小彌也作了一個出人意料的決定,她想要跟隨命子學習。

「為什麼?有我保護妳就好啊!」我不解的問道。

「不要。」她堅定的搖頭,「我不要再眼睜睜看著你們受傷,自己卻完全幫不上忙!你知道那種只能站在後面,看著你們跟怪物戰鬥,自己只能站在一旁乾著急,什麼都沒辦法作的感覺嗎?我不要再當那種沒用的人!」

我可以理解她的感受,因為那種感覺我也有過,但是……

「妳能幫上什麼忙?妳又不會打架。」

「不一定要打架,我有屬於我的戰鬥方式。」說話時,她的雙眼閃爍著光芒。

「雖然那種感覺很微弱,可是我真的有一種預感,我必須要這麼作,我有屬於我的道路要走。」

見她已經下定決心,臉上沒有絲毫的畏懼與退縮,我也不再阻止。

我是她的保鑣,就算往後的道路很辛苦,我也會陪著她一起走下去……

 

 

 

 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