簡介

隱藏在岤狩天原的天魔禍患解決了,接下來就是開始建設逍遙宗,讓逍遙宗壯大起來啦!

韓非:「在此之前,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!」

金渝:「什麼事?」

韓非:「結婚。」

金渝:「喔!原來是這件事啊!韓非,你願意嫁給我嗎?」

韓非:「……願意。」

既然要結婚,當然要辦得熱熱鬧鬧,盛大無比!

絕對要好好地謀劃謀劃才行。

餐盤要用玉雕的盤子還是瓷器?

桌巾要雅緻的款式還是華麗?

酒水要烈酒還是淡酒?

筵席的菜餚要找幾位廚師烹煮?

金渝:「……」

這也未免太……太繁瑣了吧?

做事要有效率啊!再這麼討論下去,我什麼時候才能結婚?











第一章 建構未來

隱藏在岤狩天原的禍患解決了,被抓走的人也全數救出。

這些受害者有的來自各門各派、各個家族勢力,有的則是無門無派的散修,也有妖修和鬼修……

按照受害者的身份歸屬,在場的門派將自家弟子接回,而那些沒人接應的,便交由迦羅城的侍衛隊隊長石濤帶走,通知他們的親友來接人。

至於被帶回去的受害者是要為他們進行救治,關起來研究,或是在他們未成隱患之前暗地抹殺……

那就不關迦羅城和金渝的事情了。

逍遙宗也有一些弟子被抓來這裡,對於自家人,金渝自然不會冷眼旁觀,在飛船行駛途中,她就親自出馬,調配了解藥救人。

只是因為他們體內的毒她也是第一次接觸,即使曾經身為上古神的東君,她還是有幾分不確信,為這些受害者施救後,還需要再觀察一段時間,確定他們沒問題才行。

回到宗門後,她安排這些人在翡翠峰的山腳下暫住,直到兩個月後,確定受害者體內的不明毒素全都清除,沒有任何隱患或是復發徵兆,她才讓這些人返回自己的住所。

其中也有些人不想離開,想要在金渝或韓非手底下工作的,這些人一律交由韓非處置,她懶得理會。

逍遙宗的受害弟子是幸運的。

其他門派勢力的那些受害者,在被救回之後,就因為各式各樣的原因,陸陸續續傳出身殞的消息。

他們體內的不明毒物會讓他們變成人造荒獠,而這詭異的毒素,就連藥師協會的會長和長老都解不了!

這項消息一傳出,立刻引起群眾嘩然,而那些被金渝治好的逍遙宗受害弟子,也才明白自己有多麼幸運,竟然能從鬼門關上活著回來!

逍遙宗有其他勢力的釘子,受害弟子全數痊癒的消息自然也被這些人流傳出去了,聽說逍遙宗竟然有人能解除這不明毒素,一開始眾人是不相信的,他們認為那是謠言,是逍遙宗故意弄出來為自己造勢的假情報。

那些痊癒的弟子肯定是讓人假扮的,真正中毒的那些絕對是被殺了!

就像那些宣告無藥可醫而死的人一樣!

然而,有人不信,卻也有人相信。

經由一段時間的宣傳以及各種分析、驗證和辯證,金渝已經被大多數人認為是隱世家族的人,而她在北疆戰役中,又以一人之力與巨大的兇獸對抗,讓現場不少人實力晉升,還讓凡人去了傷病……

再加上煬驥和塵巳在周饒族的遺跡登場時,隨便揮揮手、放放威壓就讓那些人造荒獠和陰屍灰飛煙滅。

有這麼高深的本事以及如此厲害的兄長親友,又怎麼可能解不了這個不明毒物?

況且,當初門派大比時,被毒煙放倒的眾人也是靠她做出的解藥才恢復行動能力,這可是現場無數民眾親眼目睹的事實!

種種直接或間接的人證、物證,自然將那些否定的謠言與毀謗盡數駁倒。

逍遙宗還沒開口為自己證明清白,那些流言蜚語就先一步消失了。

不少人找上逍遙宗,希望能取得解藥或是解藥配方,其中就有迦羅城城主府和藥師協會的會長。

並不是所有人都是人云亦云之輩,修士之中,有智慧、善謀略的人不少,即使他們並不清楚金渝的煉藥水準,但從收集到的種種訊息看來,人家肯定是比自己厲害的!

能在勢力團體中居於高位的人都不是蠢貨,又怎麼會看不出這其中的利益呢?

別的不提,光是煬驥和塵巳兩人強橫的實力,就足夠讓他們腆著臉皮,屁顛屁顛地捧著一堆禮物跑來結交了。

更何況金渝還是深不可測、很有可能是相當稀罕的煉丹宗師!

聽說宗師級的煉丹師可以煉製出「生命藥丹」,擁有一顆藥丹等於多一條性命!這怎麼能不巴結著?怎麼能不討好著?

在這曲羅星海位面,煉丹宗師的人數可不到二十位!

這些人可都是各個勢力敬著、供奉著的大人物!

就算金渝還不到宗師這個階級,可是人家年輕啊!她還有很長遠的未來可走,不像其他那些大師和宗師,個個都是白髮白鬚、滿臉皺摺,聽說最年輕的一位,也有八百多歲了,誰知道他們還能活多久?

有幾位已經接近歲數年限的,他們的家族晚輩擔心的焦頭爛額,生怕家裡這位老祖宗一倒下,家族的地盤就被其他人瓜分併吞,正設方想法地找尋著延壽丹的材料,想要替老祖宗延長性命呢!

所以說,年輕就是本錢啊!

金渝年輕,家世背景強大,又有一手煉丹的好本事,未來的前途可是光輝明亮的很!不趁現在跟她結識、加深交情,等到人家真的成為宗師了,就算想要錦上添花也難!

這些想要勾搭的人,用得理由也很冠冕堂皇,表面上說是想要求購藥方,解救那些受害者,順便感謝一下大公無私、心地仁慈的金渝,私心裡則是想要藉著這個機會搭上關係。

金渝懶得管這些瑣碎閒事,在確定解藥配方無誤後,就將配方交給了掌門師父李淵,後續的一切全交由他處置。

一心想要振興逍遙宗的掌門李淵,自然利用這張難得的解藥配方,以及那些人的巴結心理,換得了許多有助於逍遙宗的利益。

周饒族的遺跡秘境後來也有不少人回去過,自從得知這個秘境是人為開闢出來的,而且可以收歸己有後,那些門派勢力都想碰碰運氣,希望自己能成為秘境擁有者──即使金渝事先已經說了,這秘境的鑰匙已經不存在,缺了鑰匙就無法掌控這座遺跡,那些人依舊不死心──只是來來回回的尋找了幾次,折損了不少人馬,他們始終毫無所穫。

一些人將歪腦筋動到金渝身上,認為她既然能看出這秘境的來歷,說不定也知道該怎麼掌控這塊寶地。

於是,潛入逍遙宗的探子和不懷好意的匪徒更多了,只是還沒等到金渝動手,煬驥和塵巳就先一步將他們滅成渣渣。

而那些幕後的勢力也被護妹的煬驥給連根拔除了。

一時之間,曲羅星海位面陷入了腥風血雨、風聲鶴唳之中,民眾更是經常聽見某家族、某門派或是某個勢力團體在傾刻間湮滅的消息。

見識到煬驥的強大威能,那些同樣懷有心思,只是慢了一步出手的人紛紛縮手,夾緊尾巴作人。

待風波稍微平靜之後,金渝聯繫了居住在赤色裂谷秘境中的周饒族人,讓他們將屬於他們的傳承收走。

那些人的猜測也沒有錯誤,金渝的確知道缺了鑰匙的秘境該如何認主,這類隸屬於某族的秘境,只需要該族人的血液即可。

當然啦!即使有了血脈引路,想要繼承傳承秘境之人,也必須通過秘境原主人設下的考驗才行。

周饒族人派出了族裡相當受到看好的幾名人選,最後秘境是由飛攻、飛狩這對雙胞胎兄弟獲得。

重新取回先祖的遺產,周饒族族長很是高興,還特地送了一批他們製造的木甲機械和符武器給金渝,並給了金渝一個允諾。

這允諾可不是隨隨便便給的,只要金渝提出要求,不管是什麼要求,重視承諾的周饒族人就會傾盡全族之力,甚至是犧牲全族的性命去完成它!

不過就是舉手之勞,金渝自是不會提出什麼過份的要求,她只是請周饒族人為逍遙宗製造隱密的防禦機關,並定期前來維修,時間以一千年為限,限期一滿,這個承諾就算完成。

這麼簡單的請求,周饒族族長自是欣然應允,甚至還問金渝,要不要將年限延長成兩千年?

周饒族人個個都相當長壽,五百年的壽命是基本歲數,一些擅長養生的還能活到六、七百歲呢!

在他們看來,一千年不過就是兩代人的時間,比起金渝告知他們的寶貴傳承,這實在算不上什麼。

已經逐漸朝奸商進化的李淵掌門,一聽說對方願意延長合約年數,自然連連點頭同意,樂得眉開眼笑,自以為佔了莫大便宜。

族長和掌門李淵簽訂契約後,金渝指揮著塵巳和煬驥出手,選了翡翠峰境內一處偏峰為地點,佈置了連通逍遙宗和周饒族秘境的傳送陣,讓雙方的往來更加便利、也更具隱密性。

這傳送陣的作用除了防止他人窺探之外,對周饒族人來說也是一種保護。

畢竟修者們為了爭奪修煉晉升的資源,搶奪、殺戮、偷盜等是常有的事,要是讓其他人知道周饒族的存在,肯定又是一場腥風血雨!

強行掠奪這種事肯定是有的,說不定還會舉族被強行烙上奴隸印記,成了某些勢力的禁臠,自此以後終其一生聽命於對方,無日無夜地製作主子要得各種物品,直至死去。

修真界的殘酷,向來相當赤裸血腥,毫無掩飾。

在強者眼中,弱者只分為兩種,有價值的跟沒有價值的,就像貨價上的商品一樣,生死不由己。

看著周饒族人那小小地身子、小小地手腳、小小地臉蛋、小小地食量……逍遙宗等人下意識將他們當成需要好好保護的弱者行列,對於他們的安全問題自然多加費心。

逍遙宗的好意保護,周饒族人並不知情。

要是讓周饒族的人知道李淵等人的想法,肯定抓著符炮轟他們一臉!讓他們瞧瞧周饒族人的出色武器!

我們個頭小、吃得少又怎麼樣?

我們的手藝精湛、巧奪天工!

我們能做出威力強大、無比厲害的符武器和各式機關器具,你們能嗎?

智慧才是真正強大的力量!

周饒族不會驕傲地認為自己無人可敵,卻也不會把自己當成需要被保護的弱者看待。

這對他們來說,是很傷自尊的一件事。

也幸好周饒族人不清楚李淵等人的想法,而為了顧及對方的尊嚴,李淵等人也沒有將這樣的念頭外漏,這也就造成了──雖然周饒族人覺得李淵等人看自己的眼神怪怪的,但是在金渝特地的誤導之下,他們也只以為是因為周饒族隱世太久,李淵等人只在古書上看過周饒族的事蹟,這些「沒見過世面」的土包子覺得周饒族很稀罕,所以才會用看到「傳說中的種族」的奇怪表情看著他們。

「哎呀!沒見識真可怕!難怪族長老是要我們多讀書。」

已經被金渝的說辭洗腦的小矮人們,私底下如此議論著。

「是啊、是啊!我還以為那些女修對我有什麼企圖,害我擔心了好久!」砲丰在石板上雕刻著古符文,甕聲甕氣的說道。

「可不是嘛!」旁邊的小矮人拼裝著逍遙宗防禦用的符武器,「我也很怕對方說要嫁給我,我可不喜歡她們這樣的,太高大了!」

周饒族的個頭只有三尺高,差不多也就是一百公分,跟那些人族女修比起來,可是矮了一大截!更別說體格骨架的差異了。

「種族不同,怎麼結親?」另一名小矮人很是贊同的點頭。

「我還以為那位李掌門有什麼事情要求我幫忙,只是不好意思開口,只好用眼神暗示,害我也跟著苦惱了好久,想他們到底需要我幫什麼忙,結果他們竟然只是沒看過我們這一族的人……」

「啊啦啊啦~~飛攻,要不,我們雕個雕像給他們?這樣以後的逍遙宗弟子就會知道我們這一族長什麼模樣了。」雙胞胎之一的飛狩提議道。

「啊啦啊啦~~飛狩,這個主意不錯!」飛攻舉雙手雙腳贊成!

「乾脆在防禦陣的空白處雕上我們日常生活的圖樣吧!就像那些遠古時期的圖象記事!」

「這個主意不錯!」

「好啊、好啊!」

「就這麼辦!」

「……只有圖像會不會顯不出我們的特色呢?」一名心思細膩的小矮人遲疑地發問。

「也對,要是不看身高,我們其實跟人族沒什麼兩樣。」

「要讓外界人認識周饒族,自然要彰顯出我族的形貌跟特色!」

周饒族的外型特色是什麼?

就是矮!

就是小!

換另一個文雅點的說法就是「嬌小玲瓏」!

要是沒有對比物,光看圖像根本看不出周饒族跟人族的差別,這怎麼行呢!

他們才不要被當成身材比例縮小的人族呢!

「要不,我們雕幾座雕像吧!等身比例的雕像。」

「還要加上身份標明!」另一人附和。

「這主意好!」

「就這麼決定了!」

於是乎,當包圍著逍遙宗的防禦機關完成後,李淵等人發現那平整的牆面上還刻劃著周饒族的生活圖樣,像是:周饒族人削木頭的木工圖,周饒族人拼裝的不明零件的組裝圖,周饒族人在某器具上描繪符文的繪符圖,周饒族人駕著符武器攻擊野獸的狩獵圖,周饒族人聚在祭壇慶賀的祭祀圖等等……

除此之外,還有底座刻著他們名字的等身高雕像。

這些雕像個個栩栩如生,雕像原主站在自己的雕像身旁,猛一看竟然像是分出來的分身。

「……」

看著眼前琳瑯滿目的小矮人、咳!周饒族人形木雕,又對上那一雙雙晶亮無比、充滿熱情與邀功的小眼睛,一向能言善道,見人說人話、見妖說妖話的李淵掌門,一時之間竟然語塞了。

「咳!」他端起茶水喝了一口,緩了緩心神,飛快地在腦中擬定說詞,「這些雕像做得真好,活靈活現!那神型氣韻真是……嘖嘖!靈動極了!雕的真好!老夫差點以為是真人!哎呀!這麼精湛的手藝……」

即使不清楚這些雕像做何用途,但雙方畢竟是合作對象,往後還有一千年、不,是兩千年的相處時間呢!李淵當然不會不識相地讓場面冷場。

李淵的舌燦蓮花技能絕對是滿級的,在場的周饒族人被他誇得雙頰泛紅、雙眼晶亮、飄飄欲仙,一個個的小胸膛挺得高高地,腰桿也筆直筆直地,整個人就像是吃了大補丸一樣,氣血充盈,精神倍兒棒!

周饒族族長被哄得開心了,小手豪氣地一揮,除了把這些木雕作品送給逍遙宗之外,還送了不少符機關、符武器,樂得李淵眉開眼笑,也同樣回贈了不少好東西。

充當陪客的金渝掃了兩人一眼,低頭垂眸,繼續默默地品茶。

據她所知,周饒族族長送出的那些禮物,大多是他們族裡汰換下來的,外人對這些東西不瞭解,自然就覺得新鮮稀奇,而李淵送出的那些,都是這段時間人家拿來巴結的禮品,他自己將喜歡的都收藏起來,餘下的就成了交際往來的禮物……

這李淵和族長兩人,互相得了好處,卻也都沒吃虧,也是個算計精明的。

這樣也好,有心計的盟友才能增添助益,要是太過老實單純,她還要反過來擔心對方,怕他們被其他人坑了之後還帶累逍遙宗。

她喜歡光明正大的行事作風,卻不代表她能接受缺心眼的傻子。

送走了周饒族人,李淵笑盈盈地跟金渝說起這陣子跟那些勢力的交際往來,其實這些事情根本不需要跟金渝說,宗門高層知道就行了,可是李淵有自知之明,知道現在逍遙宗擁有的一切都是因誰而來,即使金渝沒有探究這些的想法,他還是覺得自己應該跟她解釋一下。

畢竟他是打著金渝及其兄長、好友的名號跟那些人往來的。

身為一個門派的掌門,李淵這麼做可真是放下了不少身段,就像是一個企業的老闆特地跟公司職員解釋公司的宣傳和發展,這腰彎得可低了!

換成他人,可沒有幾個能像他這般拋去臉面和自尊,對徒弟露出討好、甚至可說是巴結的神態。

可他就是這麼做了。

要換成其他人,肯定會被認為是無恥諂媚或是內裡藏奸之輩,可金渝也不是一天認識他,自然知道李淵是什麼樣的人。

或許他的潛力不足、修為成就不高,或許他缺少了大宗門掌門的氣勢,或許他有很多很多的缺點,可是他對於逍遙宗的情感與殷切期望,卻是毋庸置疑的。

與其說李淵將逍遙宗當成師門,不如說是當成了家,當成了孩子。

為人父母者,都是望子成龍的,李淵自然也不例外。

他的厚顏無恥,他的瘋瘋癲癲,他的貪婪吝嗇,他的自私自利,他的巴結討好,他的所作所為都是為了逍遙宗,都是希望為宗門多爭取一些資源,讓逍遙宗能多出幾個能人,希望逍遙宗能重返往日的輝煌。

這也是因為逍遙宗處於頹勢,能支撐門戶的人不多,否則,怎麼會需要掌門做出這些出格的行為?

只要是人,都是希望受到尊重,都是希望能得到讚譽的。

他將韓非視為下一代掌門,默許著韓非在宗門內外的聲望比自己還高,拿自身為踩腳的基石,為韓非增添了聲望,為他日後接任掌門做足了準備。

他不顧自身顏面,任何可以為逍遙宗增添好處的事情,他就算在地上打滾耍賴也都會去爭取。

即使被人譏笑他是個無為無能的掌門,是個沒有下限,把廉恥、尊嚴都丟了的渾人,他也不以為意。

只要是為了逍遙宗好,要他當渾人、當蠢貨、被人嘲笑諷刺,甚至是要了他這條老命都行!

金渝待在逍遙宗的時日不多,很多事情都是夏蓉冷眼旁觀後轉述給她聽得,對於一心一意、為宗門犧牲奉獻的李淵,金渝是很有好感的,自然也願意幫他完成心願。

由她構思、塵巳協助,以逍遙宗為界,拿宗門領地底下的靈脈為陣心,設置了「生生不息法陣」,這個法陣運作以後,會將靈氣循環利用,讓它逐漸豐沛起來。

眾所皆知,修行的實力要提昇,主要還是要靠靈氣的收納,而靈氣這種東西也不是取之不盡、用之不竭的,每一名高階修士興起的背後,都被隨著大量的靈氣和資源的消耗。

這時代的靈氣跟上古時代相比,絕對是稀薄很多的!

而一個宗門要是沒了靈脈、沒了靈氣,就只有走上遷移或是解散一途。

金渝估算過逍遙宗的靈脈剩餘量,大概也就夠再消耗個兩百多年,而這預計的時間還是宗門裡頭沒有出現大能者的情況,要是想要培育出一個高階的修士,例如眾修者們渴望和敬畏的聖域者,這靈脈的壽命可就要縮短一大半了!

佈置生生不息法陣後,法陣會借助天地之力,讓靈氣在天地間循環,滋養土地、復甦生機。

這陣法短期內看不出效果,過個三五年,逍遙宗領地內的靈氣就會比現在還要豐沛許多,鄰近的城鎮也會被溢出陣法的靈氣籠罩,跟著受益。

佈置完了最重要的法陣,接下來她指揮著塵巳,讓他建了一個專門考驗弟子的塔樓,塔樓一共九層,採圓塔型結構,最下面的樓層面積最廣、最高,越往上,樓層越是縮小。

不過不管外部如何變化,塔內空間都是沒有妨礙的。

一層樓便是一個小秘境,秘境裡放養了許多妖獸以及考驗心境的陣法機關,妖獸是塵巳抓的。

修為到他那樣的境界,很多事情只需要神念一動就能完成,不需要親自出馬。

抓捕妖獸如此,塔樓的建造亦是如此。

動念之間,高聳入天的塔樓就這麼拔地而出。

又一念出,蘊含生機、地形風貌千奇百怪的小秘境形成。

再一轉念,無數的妖獸充入秘境之中。

塔樓建造完成後,對修煉向來十分熱衷的三星峰峰主博圖,第一個搶先試用!

他花了十多天,這才打到第四層,之後就因為力竭、重傷被傳送出來。

雖然沒能通關成功,博圖峰主卻沒有氣餒,塔內小秘境的試煉讓他獲益良多,站在塔樓外,他看著塔樓的眼神就像餓狼見到獵物,一雙寒潭似的眼眸閃閃發亮,燃著灼熱的火焰!

鬥志滿滿的他,先是閉關一段時間養傷,並將在小秘境中獲得的感悟「消化」掉,而後又興沖沖地再次挑戰,即使屢戰屢敗,幾回都卡在第四層,只有一次抵達了第五層,但每一次都比上一次還要進步一些。

於他而言,通關並不是最要緊的事,每次在戰鬥中獲得的靈感,才是最被他看重且在意的。

這對近期隱隱遭遇到瓶頸的他而言,無疑是最大的助益。

觀察著博圖的情況,金渝在他又一次閉關時改動了塔樓內部的安排,按照每層塔樓的難易程度,安放了幾塊石碑,一層樓一塊。

她在石碑裡頭刻入了感悟和傳承,有緣者自可得之,也可藉此引導如同博圖峰主這般,已經觸發到契機,卻少了人指點和牽引的修士。

這些傳承石碑可是入塔者的大機緣。

有了這些傳承石碑,博圖峰主的進步更快了,在不斷闖關、閉關感悟之中,約莫花了十五年的努力,他終於順利地通關成功!

通關成功後,他又再一次閉關,這次閉關的時間足足有三十年之久。

這段時間裡,他細細地梳理了在秘境收穫的種種心得,融合石碑上那些或明白、或理解、或半知不解、或仍然迷惘的傳承,每梳理一次,他就獲得了一次新的感悟,心境也噌噌地往上提昇,當他出關時,已經一舉踏入聖階的行列!

博圖峰主成為聖域大能的消息一傳出,瞬間引起曲羅星海位面的轟動,也讓逍遙宗的地位瞬間拔高,不只是穩穩佔據四大門派之首,還成為曲羅星海位面的第一大勢力!

這可是聖階啊!

只存在於傳說和史籍記載的聖域者啊!

已經消失了近萬年的聖域者啊!

誰家的宗門有聖階鎮守的?逍遙宗這是獨一份啊!

別說門派排名了,就連曲羅星海的各方勢力都要重新洗牌了好嗎?

那些勢力高層接獲探子的情報時,個個露出震驚以及茫然、呆滯的神情,一些聰明機警的立刻打點禮物,讓手下送去賀禮。

而一些消息不靈通、尚不知情的人,在逍遙宗高調地舉行慶賀典禮後,該知道的也全都知道了。

知道博圖峰主是在塔樓闖關後獲得晉升以後,金渝和塵巳興建的這座塔樓立即成為所有人關注的目標!

不少巔峰強者直到隕落都難以觸及的目標,現在竟然因為一座塔樓而產生?

這、這未免也太、太……

太什麼呢?

眾人一時想不到合適的形容詞彙,只好讓它空白了。

在眾說紛紜與各種揣測、猜疑、謠傳中,這座塔樓變成讓人步入聖階的通天梯!

要不是逍遙宗的防禦被金渝強化了,而塔樓內外也設置了不少機關陣法,這座塔樓恐怕就被不少人偷偷入侵了!

什麼?為什麼不直接將塔樓搬走?

蠢貨!人家可是有聖階者坐鎮!聖階者是什麼?那是揮揮手就能讓一個星球毀滅的大人物啊!你敢跑去這樣的大人物家裡行搶?

不過就算是心存敬畏,逍遙宗也抓到不少偷溜進來的耗子,而且這些小老鼠竟然還都是大陸赫赫有名的巔峰強者!

被抓到以後,這些巔峰強者還一臉老神在在,臉皮很厚的跟李淵拉關係、攀交情,一個說他跟逍遙宗的老祖是拜把子的關係,算起來也是李淵的太叔祖伯,另一個說他家裡的某某親戚跟逍遙宗的某任某位長老結親,攀親帶故的,他和李淵也算姻親……

這些強者們說出的種種荒謬說詞,讓自詡臉皮厚如城牆的李淵也是哭笑不得,甘拜下風。

不能硬來,當然就軟著討好了──彼此都有顧忌的情況下,這就成了他們的行事模式。

有了這些巔峰強者打頭陣,其他勢力也紛紛向逍遙宗下拜帖、送禮物,客氣的希望逍遙宗讓他們也能「參觀」一下這座塔樓,讓他們也在塔樓裡歷練一番。

對此,李淵自然也是點頭同意。

他不點頭也不行。

這麼厲害的晉級寶物,要是他敢獨占,那可就是跟整個曲羅星海位面的人為敵!

即使逍遙宗有已經成聖的博圖峰主鎮守,足以跟大多數強者抗衡,卻是兩敗其傷的下下之策,最好的辦法還是跟這些強者交好,賣他們一個人情!

這些前來歷練的強者們,還真的有兩個闖關成功!

在他們穩定境界出關後,也都順利地成為聖階修士,讓一堆人羨慕的紅了眼。

這樣一來,這座神奇的塔樓就更加引人關注了。

有了博圖峰主和兩位闖關成功的聖階者的實證──只要能通過塔樓的九個關卡,就能成聖!──這樣的說法獲得了眾人一致認同。

不贊同也不行,事實就擺在眼前,由不得不信。

如此一來,建造這座塔樓的塵巳和金渝就更讓人覺得高深莫測了。

連這種讓人成聖的超級寶物也能製造出來,那兩人究竟是什麼樣的來歷?

曲羅星海位面已經有近萬年沒出現過聖階,為什麼這麼一座塔樓就能讓人晉升?

他們打探過博圖峰主最後一次進入塔樓的境界──先天十重,這大陸上境界比他高的不是沒有,最高的可是達到十三重呢!

為什麼那位十三重巔峰強者沒能成聖,反倒是他這個十重境的成功了?

這其中有什麼奧妙?

眾人弄不明白是怎麼一回事,而金渝這時已經不在這個位面,也沒人可問。

問不到金渝,問當事人或許也是可以得到答案。

打著這樣的念頭,李淵掌門私下問了博圖,後者給予的回覆是:達到先天十重,並讓自己進入天人合一境界,感悟天道,即能突破障壁,成聖。

這則情報後來也被傳了出去,說起來簡單,可是真要人去做,大家依舊一頭霧水。

天人合一?感悟天道?

這跟我們平常修煉心境有什麼不同?

另外,為什麼金渝能讓人感悟到這些?她是怎麼辦到的?

能作到這個地步的她,又是什麼樣的身份?

……神嗎?

是傳說中的神階嗎?

隱約地,所有人腦中都浮現這個詞,卻不敢說出口,這樣的階層離他們太過遙遠,就連想要仰望也辦不到。

不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地,對逍遙宗更加恭敬、更加謹慎,即使金渝等人已經前往另一個位面,他們依舊不敢冒犯逍遙宗半分。

這也就造成了逍遙宗在曲羅星海處於一種相當特殊的地位,甚至比輝煌時期還要興盛,還要令人忌憚。

不過這些都已是後話,暫且不提。








    全站熱搜

    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8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