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5.jpg

 

金石堂網址:https://www.kingstone.com.tw/basics/basics.asp?kmcode=2018611648731&lid=search&actid=wise
 

【簡介】

 

天道寵兒組團開掛!屌打異界原生機甲團!

學習了新型能量卡的製作,於壹又去參加機甲團體競技「銀河新秀大賽」,與團員們在「薄邏泥星」進行另類生存遊戲!

別支隊伍正在荒郊野外啃生肉、躲野獸,但於壹這邊卻在玩野炊、蓋度假屋,爽爽刷積分!

然而,意想不到的危險正緩緩逼近……

#小天:我看中的人兒就是不一樣!

#肉包子:為什麼於壹到哪裡都是男神,我到哪裡都只是個打醬油的?

#福爺:我家於壹上得了戰場,下得了廚房,你又有哪一點比得上?

 

 

 

第一章 星際機甲

 

 

到了星際世界,怎麼能夠不看看傳說中的機甲?

雖然於壹是帶著學習任務過來的,不過也要勞逸結合嘛~~

而且他這也不算偷懶,本世界的科技雖然還不能製造機甲,卻也可以借鑒他們科技結合陣法的理念,用這種模式創造出更多新產品。

一想到以後市面上看到的新產品中會有自己的成果,於壹突然產生一股使命感和榮譽感!

雖然產品名稱都是直接掛上《獄門環》的名義,不會顯示他的名字出來,不過這種靠著個人棉薄之力推動世界小小地進步的感覺……

實在讓人覺得很激動、很熱血啊!

於是,於壹就在隔天跟湯康成的會面中,提了自己想看看機甲的想法。

他的本意是想要近距離看看機甲、摸摸機甲,要是有機會還想嘗試著親自操控一下,不過湯康成顯然誤會了他的意思。

「你想看機甲比賽?」湯康成愣了一下,而後點頭笑了,「也對,你們這種年紀的孩子最喜歡的就是機甲了。我年輕的時候也是機甲迷,還想過要當個機甲戰士,不過體質不行、考核沒過,就算筆試成績拿到高分,在體能檢查時還是被刷下來了……」

被刷下來之後,他才轉入能量卡系。

因為這是除了機甲維修系之外,唯二能夠跟機甲近距離接觸的科系。

也因為這個命運的轉折點,他成了一名能量卡大師。

「行!今天就放假一天,我陪你去看機甲比賽。」

兩人傳輸到機甲虛擬專區,這裡有機甲維修區、機甲外裝設計區、能量卡區、機甲訓練區以及機甲賽場。

每天,這裡都會上演幾十萬場次的機甲對戰。

「我也好久沒看這裡的對戰了,來瞧瞧現在的新人怎麼樣……」

湯康成饒有興致的點開機甲論壇介面,瀏覽上面的熱門帖,看看現在的人都推崇哪幾位機甲高手。

嘴上雖是這麼說,不過湯康成也不覺得會在這裡看到什麼精彩比賽。

到了他這樣的層級,接觸到的機甲戰士都是軍方的精英部隊,跟那些軍人比起來,網路上這些機甲戰士就像是小學生。

看過職業級的比賽,再讓你回頭看小學生的運動競賽,你會覺得熱血嗎?

不會。

頂多就是在這群孩子出糗或是搞怪時笑一笑罷了。

不過湯康成這趟是陪於壹過來觀看的,他已經知道於壹這個小可憐沒有接觸過機甲,既然這樣,他當然不能給對方的熱情潑冷水。

「這裡會有戰鬥排行榜,榜上前一百名的機甲戰士,他的ID都會有特別的標誌,第一名是金燦燦的金色皇冠,第二名是銀色星星,第三名是青銅色條紋,第四名以後就沒有了,名字後面只會顯示他的戰績……」

湯康成教導著於壹該怎麼從ID辨識機甲戰士的強弱。

「比賽類型有兩種,一種是由主腦星淵隨機配對戰鬥對手,一種是邀戰模式,如果比賽的雙方或是其中一方是賽場上的名人,他的戰鬥場次就會被推送到主頁面……」

才說著,他們瀏覽著的主頁面就跳出一個訊息窗。

「瞧!這個就是我剛才說得,有名人的戰場。來,我們點『觀戰』,進去瞧瞧。」

當他們點選「觀戰」時,又跳出一個觀戰收費視窗。

「像這種名人,觀戰都是要收門票錢的。」湯康成即時解說道:「等到戰鬥結束後,這些觀戰費用會在扣除手續費後,匯入對戰的雙方戶頭,勝利方能拿到八成,輸家拿兩成。」

門票費只需要一百信用點,相當便宜,於壹點選付款後,隨即被傳送到比賽現場。

因為是高手級比賽,再加上放到首頁的宣傳推廣,會場內瞬間擠進了不少觀眾,黑壓壓的一大片,人潮鼎沸。

幸好這裡是虛擬空間,場地可以無限制擴展延伸,不然恐怕就要釀成事故了。

「歡迎大家觀賞『赤喬爾』與『九霄寰宇』的對戰!還有一分鐘就要開戰了,請大家稍候……」

平板而且帶著金屬質感地系統聲音響起,聲音來源是比賽場上漂浮著的人形機器人。

因為是在虛擬空間,所以即使於壹的座位離比賽場地有些遠,聲音還是清晰地有如在耳邊說話,而且視野也不受距離限制,只要在系統介面上調整一下,他便能夠清楚地看見賽場上的兩台機甲。

赤喬爾的機甲是豔紅色,如火焰一樣張揚亮眼的色彩,搭配上流光溢彩的陣法圖案,絢爛奪目至極。

而他的對手九霄寰宇則是一台藍色機甲,顏色沒那麼搶眼,但在陣法光華的加持下,也有一種低調奢華的美感。

星際的機甲就像本世界的跑車一樣,各形各色、各種樣式都有,而且是內外兼具,機能和外觀並重,很少有樣式難看的機甲──審美觀與眾不同的人除外。

為了讓觀眾知道機甲戰士的身分,機甲上方漂浮著兩塊小螢幕,螢幕上列著名字和兩人的戰績。

他們都是經歷過兩千場以上戰鬥的機甲戰士,勝負率也差不多,從資料數據上看來,這應該是一場勢均力敵的對戰。

外行人看熱鬧,內行人看門道。

對於於壹這個外行人來說,這種勢均力敵,雙方會交手好幾回合、幾十回合的正是他想看的比賽。

如果是那種高手出招一招致勝的場面,他反而沒興趣。

就算高手的攻擊蘊含了心理戰、心機算計、環境計算、出招角度刁鑽,還安排了後續的伏筆、陷阱、退路什麼的,在外行人眼中,他們就只是看見高手出了一招,然後比賽就結束了,有什麼好看的?

赤喬爾跟九霄寰宇的戰鬥如他所盼,雙方你來我往地打得很精彩,開頭用得是冷兵器,一個用大刀、一個用巨劍,就這麼乒乒乓乓、火花飛濺地打了一會兒後,他們同時換了熱武器,一個拿著一把藍色激光槍、一個雙肩升起六個黑色圓孔狀的射擊座,像散彈槍一樣地射擊。

藍色激光和金黃色光彈對轟,聲光效果十足,於壹拿出一包薯條邊看戲邊吃,耳邊還聽著湯康成時不時地點評。

「哎呀!這閃避的角度大了,後面不好避……」

「嘖!這是將散彈當成水灑嗎?消耗太多能量了,真浪費!要是對手撐得久一點他肯定就掛了。」

「這台紅色的怎麼橫衝直撞的?也不好好規劃就亂打一通,亂來!」

「藍色機甲倒有些心計,不過還是太嫩了,剛才那招打出之後後面應該再追上一發散彈……」

「欸!這記掃腿掃得好!欸欸欸!哎呀!怎麼掃完了不再踢一下啊?要是踢了,它就算不倒,重心也會偏移,後面的情勢不就扭轉了嗎?」

湯康成唸唸叨叨地,如同解說員一樣地說著不停,於壹聽得有趣,覺得看比賽不如聽他講評來得精彩。

比賽持續了二十幾分鐘才結束,據湯康成說,這樣的時間段是最合適的,場上的戰士打得精彩,觀眾們的興致也處於高昂階段,而不是看得疲憊、索然無味地等著比賽結束。

湯康成還說,大多數戰鬥時間超過半小時的對戰都不好看,像是枯燥無趣的拉鋸戰,雙方死死糾纏著對方,卻又奈何不了對手,最後只能拼體力、拼能源,誰的儲備能量多,支撐的時間久,誰就獲勝。

這樣的比賽,機甲戰士們都會採用保守的防禦和謹慎的試探,不會有精彩的對抗,觀眾只能枯坐著等待比賽結束。

看完比賽,湯康成帶著於壹前往商店區。

「虛擬機甲比實體機甲便宜,駕駛要求也低,只要年滿十六歲,精神力穩定,可以夠進入虛擬空間,就都能夠駕駛,就算體質不好也不會有影響,我以前就買了不少……」湯康成笑著說道。

他將於壹當成是某個大家族的子弟,可是這樣的家族子弟應該早就接觸過機甲了,於壹卻表現出完全沒有接觸過機甲的模樣,湯康成猜想,可能於壹以前身體不好,一直處於休養狀態,不能接觸星網和外界,最近身子養好了,這才登入星網瞭解外界環境?

於壹沒打算解釋這場誤會,免得越解釋漏洞越多,況且湯康成為他虛構的故事跟他本人的經歷還是貼切的,他確實有過一段養病時期,所以他對於這樣的「欺騙」也不心虛。

「歡迎光臨,請問客人已經有選定的機甲型號或是需要服務員為您介紹呢?」

進入湯康成推薦的機甲商店,機器服務員就立刻上前接待。

「你幫我們介紹吧!」湯康成對機器服務員說了一聲,又轉頭對於壹說道:「這間店的機甲型號非常多,大概市面上九成的機甲他們都有,而且他們還有試駕服務,你選定機甲後可以進行試機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請問客人有特別喜歡的機甲嗎?」機器服務員問道。

「沒有。」於壹搖頭。

「那麼我會詢問您一些問題來確定您會喜歡的型號。」

「好。」

「您喜歡的外觀種類是人形?動物?鳥類?或是其他特殊造型?」

「人形。」

人形也是大多數人會選擇的機甲。

「您喜歡的性能偏好是?敏捷型、防禦高的、攻擊力強大的、近戰類、遠程攻擊類,或是各類型都平衡的輔佐型……」

「敏捷的遠攻型吧!」

「這類型的機器人大多是狙擊手或是輔助攻擊槍手……」

機器服務員很快就列出了符合條件的範圍,緊接著又問了於壹的採購預算和想要的相關配置,逐步將這個大範圍縮小。

「……這七款機甲符合您的要求,其中這五款是精神力和鍵盤混合型,主鍵盤操控、輔精神力輔佐,後面這兩款是主精神力操控,輔鍵盤。」

星際的機甲是從純鍵盤操作慢慢演化到鍵盤和精神力互相協作,再到主精神力操控、鍵盤輔佐模式。

然而,即使現在的主流是精神力和鍵盤混合模式,純粹鍵盤控制的機甲卻也沒有退出市場,許多高階機甲戰士都認為,想要成為一名厲害的機甲戰士,除了精神力強大之外,鍵盤的操作也是極為重要,所以操控手速的鍛鍊依舊是每一位機甲戰士的基本課題。

而這類純鍵盤控制機甲就是因此而存在。

於壹挑選機甲一方面是想玩玩、另一方面是想研究上面的陣法構造,說穿了就是業餘的玩家心態,所以也沒有特地進行試駕,而是直接在七款機甲中挑了三款陣法構圖有差異的機甲,而後又在店家的熱銷排行榜上挑了十款不同性能的機甲買下。

若是換成人類的服務員,肯定會為於壹的大手筆感到驚訝,不過現在服務客人的是機器服務員,對方便只是很淡定地替於壹結了帳,說句「歡迎下次再來」,就把於壹和湯康成送出店門了。

雖然星網上的虛擬機甲價格便宜,可是這是虛擬的呀!只能在星網上使用的呀!

除了那些有收藏癖好的人之外,一般人都是買個一兩台虛擬機甲過過癮罷了,很少會一下子買這麼多機甲。

湯康成也曾經收集過一段時間的機甲,所以對於於壹一次買下這麼多機甲倒是沒有什麼太大的反應。

相反地,他很支持他這樣的舉動。

「雖然都是機甲,不過不同廠牌的機甲,它的內裝構造和配件也不相同,雖然表面上看來,這跟我們製作能量卡沒有直接關聯,不過你熟悉機甲以後就會發現,有些機甲特別吃能源,同樣的行駛時間,某些牌子的機甲的能量消耗就會特別大,這消耗有一部分是機甲本身的能量迴路設計問題,還有一部分是跟能量卡槽有關……」

湯康成細細說明著他的觀察心得。

「以前能量系的學生都要學習能量卡槽的製作,現在這門課雖然還存在,可是都已經變成理論課,學生只要知道能量卡槽的構造跟品牌就行了,說實在的,我不建議購買那些現成的能量卡槽,並不是說那些企業做得卡槽不好,而是能量卡和卡槽原本就是配套的東西,本來就該經由製作者的手一併製造出來……」

「我有研究過,能量卡和卡槽如果都是同一個人製作的話,那麼它的契合度會相當高,而且能量迴圈也會更加穩定,減少浪費……」

「有些人認為,那些浪費的能源不到總體的百分之一,並不是什麼大問題,沒必要節省。低階能量卡的百分之一確實沒什麼,可是如果是高階的呢?高階的百分之一可不少!」

湯康成說得相當激動,一副像是自家丟了大金塊一樣的心疼。

「那就在製作高階能量卡時一併製作卡槽不就好了嗎?」於壹不解地問。

「卡槽雖然構造簡單,製作上也不是那麼容易,你想想啊,要是一個人從小就不練習卡槽製作,等到他能製作高階能量卡時,他能製作出同樣品質、等級的卡槽嗎?」

「不能。」於壹斷然搖頭。

「是啊,這種小孩子都懂得道理,那些蠢貨卻不懂!」湯康成不知道想起了誰,氣憤的怒罵,「還以為自己是天才,什麼東西隨便學學就會,哈!老頭子我見過的天才不少,可是真正能走到最後成為大師的又有幾個?學無止盡吶!」

緩了緩口氣,湯康成拍了拍壹的肩膀,態度轉為和緩。

「小壹啊,我跟你說,不管學什麼東,底子一定要打穩!而且要觸類旁通!能量卡要學,卡槽也要學!你別看卡槽組裝簡單,就那幾片金屬板裝一裝就好了,其實它的能量迴圈繪製難度不比製作能量卡小!之所以讓人覺得卡槽製作簡單,是因為現在的測試標準只要求能量迴圈的傳輸流暢和迴圈穩定,不會去計算能量外洩、流失和溢漏,如果連能量迴圈時所產生的散佚也算進去,我敢保證,十個初學者裡頭,九個半都會不及格!」

「我知道了,我會學得。」於壹乖巧地點頭保證。

「很好!」

 

買了機甲後,湯康成帶著他進入練習機甲專用的虛擬訓練室。

訓練室是出租給大眾的,只要繳交一筆租金費用,就能在訓練室裡進行各種鍛鍊,如果需要進行指導,也可以選擇系統虛擬導師或是聘僱真人導師。

當然啦!兩者的費用是不相同的,真人導師的聘僱價格是虛擬導師的十倍。

於壹不缺錢,卻也沒打算浪費錢。

他只是想要玩玩機甲,滿足一下機甲夢而已,並不是真想成為機甲戰士。

畢竟他又不能把這裡的機甲帶回去本世界玩──即使可以兌換回去,可是星際世界的科技超出本世界太多,兩者就像是農耕時期和現代的差別,科學家們並沒有辦法從機甲上研究出什麼,甚至可能會誤入歧途,還可能會招來麻煩。

要是真想促進本世界的科技進步,還不如去找一個貼近本世界發展的小世界,從那裡收集科技新知回去。

於壹玩了幾天機甲後,覺得自己還是喜歡用精神力操控的機甲,那些鍵盤操控的指令實在是太多了,做一個簡單的抬手動作至少要按五個按鍵,要是想做一套連貫動作,敲擊的按鍵不少於一百個,親身體會過後,於壹這才明白,為什麼手動機甲會那麼要求手速。

不練手速不行啊!機甲的執行動作要是太慢,就跟躺著讓人打沒什麼兩樣!

於壹覺得自己是在玩,不過他的表現看在別人眼裡,可就不是這麼一回事了。

在他看來,於壹的學習能力完全可以打趴軍校一堆天才學生!

他從沒見過有人可以這麼快就從新手到熟練,也沒見過一個才剛接觸機甲幾天的新手,就能操控機甲做出各種高難度的動作,即使他用得是以精神力為主要操控模式的機甲,可是他在鍵盤手動操控上的表現也不弱。

「可惜了,如果不是身體不好,他肯定能成為傑出的機甲戰士……」湯康成惋惜地感慨道。

於壹不清楚湯康成的想法,不過就算知道了也只是一笑而過。

當他熟練機甲操控後,他開始跟人對戰,一場場打下來,成績一飛沖天,他的戰績只有勝利,沒有失敗。

這麼出色的成績,自然引起了眾人的關注,觀看他戰鬥的人越來越多,向他提出戰鬥邀請的申請也越來越多。

然而,闖出這番耀眼成績的於壹膩了,不想再繼續這麼枯燥無趣的一對一戰鬥,於是他轉而跟別人隨機組隊,玩起了團隊戰。

團隊戰玩了幾天,他摸清楚規則和各種機甲的性能後,他又跳槽了。

這次他玩起了大規模的指揮戰。

指揮戰有系統對戰模式跟玩家對戰模式。

系統對戰就是跟系統程式對打,要是本身的隊員不足,系統也會用npc補足玩家方缺少的隊員。

於壹沒有認識的朋友,自然就沒有找人組隊,單槍匹馬地開啟了對戰。

他擔任指揮官,指揮著己方的npc隊員戰鬥。

畢竟曾經是守護國土、抵禦外邪的上古巫,戰鬥經驗自然相當豐富,指揮作戰對於壹來說並不是什麼難事。

一開始他以觀摩的心態對戰,輸了幾局,後來就是一路高舉勝利旗幟,把敵軍打得節節敗退。

於壹的戰鬥方式在星際聯盟來說,相當獨樹一格。

外行人只覺得他打得順風順水,系統敵方似乎其弱無比,隨隨便便就被於壹碾壓了,而對於懂得指揮戰的內行人來說,他的指揮掌控全局,攻防模式充滿新意,有些布局甚至是匪夷所思的,讓人完全摸不著頭緒,直到戰鬥結束後才能順著軌跡逆推他的用意。

一路觀看於壹「玩耍」、闖蕩出這番成就的湯康成,心情可說是相當複雜,從一開始的驚喜到對他身體資質的惋惜,從驚訝他的學習速度到驚豔他的成長,而後再從他任意跨區的震驚到習以為常的麻木……

湯康成自詡見識過許多天才,可是那些天才在於壹面前卻是不堪一擊。

看著在虛擬戰場上大殺四方、收穫粉絲無數的於壹,湯康成抹了一把臉,用著不知道是炫耀還是嚇唬老友的心情,將於壹的比賽紀錄影片傳給他的老朋友「平鴻振」,他是聯盟第一軍校的校長。

平鴻振很快就打來了通訊。

「這小傢伙是想推薦到我們學校對吧?沒問題,我收了!你直接帶來辦理入學吧!」

視訊螢幕中,兩鬢霜白、面容溫和的老者笑呵呵地說道。

湯康成直接回他一大白眼,「你想太多了,我就只是給你看看。」

「欸?這麼好的好苗子不來我們第一軍校還能去哪?行了、行了,你別想吊我胃口,我知道你肯定是想把人送來我這裡,只是不好意思說……」平鴻振一副「我都懂」的模樣,硬是要收下於壹同學。

「誰跟你不好意思?小壹他是我這個圈子的!做能量卡的!」湯康成強調著於壹的歸屬權。

「不會吧?他的指揮這麼出色,你讓他去做能量卡?暴殄天物!」

「做能量卡又怎麼了?瞧不起能量卡啊?有本事你別跟我買能量卡!」湯康成氣得直跳腳。

「欸!我不是這個意思,你誤會我了。」見湯康成發火了,平鴻振訕訕地笑笑,討好地賠罪,「我不是看輕能量卡,我怎麼可能看輕能量卡呢?能量卡多麼重要啊!沒有它,機甲、飛船、戰艦這些東西就成了廢鐵了!」

平鴻振瞪大眼睛,滿臉真誠。

「我只是覺得這個小壹同學他在指揮系更有天份,你也知道,相較於能量卡跟機甲戰士,指揮系的人才是最少的,不是學生們不努力,而是指揮這一門真的要靠天賦,沒天賦的人就算死命學習,那也只是一個資質平庸的指揮官,小壹同學無疑就是擁有相當優秀的指揮才能……」

「哼!」聽了解釋,湯康成的臉色這才好了一些。

見他態度鬆動,平鴻振連忙又將於壹誇了又誇,還允諾了一堆特殊福利。

「所以……小壹同學什麼時候要來辦理入學啊?」平鴻振笑瞇瞇地問出正題。

「不是我不給你面子,而是小壹他確實沒有進學校學習的打算……」

「怎麼能不上學呢?他──」

「你先聽我說!」

湯康成打斷他的話,並將於壹身體不好,一直都在家裡自學,直到前段時間才被家人允許接觸星網的事情說了一遍。

「我不清楚他的家世背景,不過他能夠跟我討論的能量卡的繪製,還能夠自創新的能量卡,我現在就在跟他學習新的能量卡製作,光憑這一點,就知道他家裡不是什麼普通人家,所以……」湯康成兩手一攤,面露無奈,「在學校很可能教不了他什麼東西的情況下,你覺得他的家人有多少機率會同意他上學?」

「……」平鴻振苦惱的皺著眉頭,「真沒有辦法嗎?」

湯康成笑了,「你這個喜歡收集學生的毛病還是沒改啊?」

平鴻振栽培學生,喜歡把好苗子搜刮到學校裡頭,為了招攬更多優秀人才,他翻新了學生宿舍、聘請高級廚師和營養師負責學生飲食,每年還會耗費大筆資金更新教學器材,還會邀請大師、將軍和傑出的畢業生返校進行演講,傳授在校學生心得經驗,獎助學金、比賽額外獎金等學生福利更是相當豐厚,在教學傳承這一塊,沒有人能做的比他更好。

也因為這樣,所有湯康成才會願意以優惠價格提供他們能量卡,甚至每年都會應邀去開一兩堂公開課。

「唉~~你不懂啊!雖然我真想收這個學生,不過我更苦惱另一件事!」平鴻振一臉憂鬱地說道。

「怎麼了?」

「四年一度的『銀河新秀大賽』再過三個月就要舉行了,連著兩年被荒邦帝國拿了冠軍,這次要是不贏回來,聯盟還會被那群帝國人嘲笑好幾年!」平鴻振說得痛心疾首,「如果是堂堂正正的贏了,我也服氣,可帝國人他們耍手段!找來軍方得人冒充二十五歲以下的未成年人出賽,這根本就是作弊!」

星際時代,人類的基因大為強化,平均壽命延長至兩百歲,成年的年紀也往後延了幾年,二十五歲才算成年,而「銀河新秀大賽」的參賽資格就是十八歲以上、二十五歲以下的青少年。

荒邦帝國讓超過年齡限制的人參賽,完全是違反了規則,可是人家聰明啊!找得那人長了一副娃娃臉,看起來就是二十歲左右,而且他們還在骨齡檢測上動了手腳,讓體檢資料達到合格標準,其他勢力方就算心存懷疑,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他們也沒辦法做什麼。

「銀河新秀大賽」是由星際四大勢力「蒼元聯盟」、「荒邦帝國」、「聖博納自由聯邦」和「冰瀾王國」,以及三十七個星球小國聯合舉辦的比賽,比賽類別有:藝術、廚藝、醫藥、發明創造、音樂、軍事對抗等領域

其中自然是軍事對抗最受關注。

這場聯賽一方面是想要展現自家的優秀後代,另一方面是宣揚國威,也因如此,「銀河新秀大賽」受到全民關注,賽程秉持公平公正公開原則,全程進行星網直播,就連比賽場地也是隸屬於四大勢力以外的地方,前三名的獎勵更是相當豐厚。

可以說,能在比賽中奪得冠軍的隊伍,往後幾年都會被全星際人民銘記在心。

「聽說其他幾個勢力也打算仿荒邦帝國的作法,派一些優秀的『青少年』參加比賽……」平鴻振揉了揉眉心,語氣無奈。

他不屑這樣的作法,可是也不甘心因此輸給那些「作弊者」,更何況第一軍校可是蒼元聯盟最頂尖的學府,師生們所承受的壓力是外界難以想像的!

那些百姓不清楚內情,連輸兩場後就認為這些學生「不夠優秀」,認為他們比不上別人,這樣的評價讓身為校長的他相當痛心,他很想大聲疾呼,我們第一軍校的學生很優秀!他們都很努力!是那些人作弊犯規才會獲得勝利!

然而,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,他這樣的發言只會讓人覺得他是在找藉口替自己脫罪。

眼看著比賽即將來臨,在獲得勝利和堅持本心的選擇中,平鴻振過得相當艱難,很難定下心做出選擇。

而於壹的出現無疑是讓他見到了一絲曙光,他的存在讓平鴻振覺得,聯盟還是有厲害的天才少年存在,不用卑鄙的違規也能獲得勝利!

「真的……不行嗎?要不,你替我問問?」平鴻振依舊不肯放棄,「不一定要入學,就只是掛個名字在我們學校,跟隊員們培訓三個月,加上比賽那一個月的時間,也就是耽誤他四個月的時間而已……」

湯康成也能理解平鴻振的心理,他也同樣看不慣荒邦帝國耍這種陰招,同樣希望自家聯盟可以贏過對手、拿下冠軍,可是……

「老平啊,不是我不幫你,你也知道,軍事對抗戰的比賽環境都很險峻惡劣、危機四伏,這孩子的身體不好,如果出了什麼事情怎麼辦?」

「我沒打算讓他當主力。」發現老友動搖了,平鴻振連忙說出他的規劃,「我想讓他以能量卡製作者的身份加入,戰鬥的時候他就是待在後方,平常也是讓他坐在機甲副座隨行,不需要他操控機甲,把體力跟精神力的消耗降到最低……」

軍事對抗的賽程長達一個月,需要大量能量卡支援,但是為了考核參賽者的能力,攜帶的物品是有數量限制的,所以每個小隊都會帶上一位能量卡製造師,在現場及時製造能量卡,供應團隊需求。

「我也不瞞你,我想找這個孩子加入,是看上他的指揮水準和大局觀,目前我們學校的學生在這方面還有些欠缺,如果對方真的又重施故技,派出了軍方人員假裝學生參賽,我們的學生肯定不是那些人的對手……」

沒有經歷過戰火的學生跟經歷過殺戮的軍方人員比起來,顯然有著各式各樣的不足,所以平鴻振想將於壹當成一張隱密地王牌,希望他能帶來局勢的逆轉。

「我希望你可以讓我跟他談談,給我一個跟他溝通的機會。」平鴻振也不想為難老友,只希望他能擔任仲介人,讓自己跟於壹有交談機會。

「你就那麼確定,小壹能行?」湯康成納悶地問。

他跟於壹的相處時間長,所以他知道他有多麼聰明、多麼優秀,可是他這位老朋友只不過看了幾段影片,他怎麼能肯定他能為聯盟帶來勝利的希望?

「直覺。」平鴻振笑道:「當我看到他的戰鬥影片時,我的心就告訴我,『就是他了,他就是我要找的人』。」

「……我會問問小壹。」頓了頓,湯康成略顯遲疑地說道:「其實小壹應該會同意,就擔心他的家族……」

「同是聯盟人,為了聯盟的榮耀,或許他的家族也會答應。」平鴻振嘴上這麼說,其實他也沒什麼信心。

湯康成也是。

他信任於壹的品性,知道他有很大的機率會同意,可是他不知道於壹身後的家族是否也是如此。

成名後,他接觸過一些世家,對這些世家也有些瞭解,他們掌握著龐大的資源和傳承,做什麼事情都是先考慮家族再想其他,有些世家忠誠於聯盟,熱愛著聯盟,擁有崇高的理念,行事相當正派,而有些世家卻不是如此,那些世家之所以跟聯盟站在同一陣線,只是因為背叛的利益不夠大。

湯康成不曉得於壹的家族是哪一種,不過他覺得,能教養出於壹這樣的人,本質應該不壞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