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reenshot_2018-02-05-08-40-58.png

 

 

【推書】

書名:這個砲灰我罩了!(快穿文)

作者:三千大夢敘平生

 

簡介:

【苦大仇深炮灰攻x治癒系真·小天使受】

 

    陸燈不是炮灰,陸燈的使命是拯救炮灰。

 

    在商業博弈中落敗的商人,在校園暴力下沉默的少年,被網路暴力逼上絕路的演員,背負著誤解走向生命盡頭的無名者。

 

    每個世界都只有一個主角,於是命運藏身在角落裡,朝無辜者探出冰冷的觸角。

 

    有人沉默,有人妥協,有人不甘,有人成全。

 

    總該有個人去抱抱他們。

 

    所以陸燈就去抱了。

 

    然後人家就不撒手了。

 

    【陸燈:那個……抱好了嗎?QAQ

 

    閱讀提示:

 

    1v1,攻都是一個人

 

 

*******************

 

其實我覺得簡介沒有將小說內容的閃光點展現出來

這篇文就是柔柔軟軟、酸酸甜甜的溫馨甜寵文

完全不虐!!!

但是我卻是一邊看一篇哭(掩面)

主角受是一個拯救砲灰(攻)的系統工作人員

有別於其他快穿文,這篇文的攻受,在第一個世界就互相喜歡了。

在第一個世界的最後,攻以為受是高等位面的特工,便詢問主角受,他們那裡還缺不缺人?

他想要去應徵,他想一直陪伴著受

受當然就立刻幫他申請,而且因為受的家人都是系統工作人員(都是小世界中的資料)申請立刻被通過

只是因為攻處於實習時期,不能挑世界,而且每個世界都會失去記憶,受便主動找了攻所在的世界,去拯救他(主角攻都是被犧牲的砲灰角色)

 

其中,修真世界是我最喜歡的世界。

攻是一個砲灰師尊,意外被人陷害,心魔入體,最後因為保護弟子、心魔爆發而死。

主角受因為著急著去救攻,沒有看清楚自己的角色,就這麼衝進小世界

結果他變成了心魔

而砲灰攻見了他,瞬間被萌到了,然後就不想剷除它,想養著他(大笑)

砲灰攻拼命嗑藥、拼命找對心魔有幫助的東西吃

甚至還因為小心魔喜歡吃糖葫蘆,就自己滋生了[糖葫蘆心魔]給他吃(這段真的超有趣!)

 

***文中摘選********

 

   鬚髮皆白的藥穀長老將斬魔丹遞過去,視線落在面前的玄色身影上。

 

    “這斬魔丹只能將人引入識海,親眼見到心魔,是否能斬除心魔,還要看自身心志——況且斬魔丹才剛剛定丹,試過的人寥寥無幾,藥性未定,還不知會不會有什麼別的效用……”

 

    “無妨。”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微微頷首,接過丹丸起身,又朝長老一拱手:“有勞藥穀,日後必定重謝。”

 

    藥穀長老擺擺手,將他送入靜室,看著那道峻拔軒挺的墨色背影消失在門內,目光滿是歎息的一頓,轉身離開。

 

    要除心魔,斬魔丹雖然有效,卻因為才被制出不久,藥性不定危機無窮。天水真人是未央宗內第一人,為了山上那些弟子就要這樣鋌而走險,雖然並非不能理解,卻也依然令人難免扼腕。

 

    像這樣被人暗害,生出的多半不是自己心路中滋生的妄念,不一定會被植入些什麼猙獰可怖的念頭。上次還曾見過有被心魔徹底嚇瘋的,只希望這一次天水真人的運氣多少能好些。

 

    ……

 

    靜室大門緩緩合攏,天水真人在踏上盤膝坐下,掌心一翻,將斬魔丹吞入口中。

 

    藥力很快在體內發散,他的心神恍惚一瞬,就被拖入一片白茫茫識海之內。

 

    想起藥谷長老曾經說過的囑咐,天水真人凝聚心神,將純鈞虛影凝在手中,朝前摸索著撥開濃霧,卻忽然見到了一株藤蔓正盤在眼前。

 

    ——除此之外,再無他物。

 

    服藥之前,他也曾打聽過別人的心魔。有人是猙獰惡鬼,有人是業火紅蓮,有人乾脆是油鍋地獄——卻還沒有像他這樣,安安靜靜長著一株樹藤的。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站在原地,眉峰不由蹙緊,握住凝實的純鈞虛影朝前走去。

 

    不論如何,這株樹藤已經在他的識海生根,就說明心魔已隱約成了勢,必須要儘快斬除才行。

 

    ……

 

    平日裡劍下斬過無數妖孽宵小,偏偏這一次卻對一株平平無奇的樹藤,居然莫名生出下不去手的念頭。

 

    猜測著這大概是心魔迷惑人心的手段,天水真人強自震醒心神,舉劍正要斬下,藤上吊著的果子卻忽然晃了晃,噗地砸在他的腳上,外殼裂開了條不大的縫隙。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:……

 

    這大概是不想讓他砍的意思。

 

    被掉下來的果子砸得生疼,天水真人退開一步,想要看看果子裡面長得什麼樣,卻眼睜睜看著一雙乾淨白嫩的小手扳住果殼縫隙,用力往上一掀。

 

    原本就已熟透的果子應聲而開,裡面沒有果肉,搖搖晃晃站著個巴掌大的小娃娃。半弧形的果子在地上立不穩,果殼一晃,他就也跟著啪嘰坐了回去。

 

    小娃娃面容清秀柔軟,湛著水光的清透黑眸裡同樣顯出濃濃茫然無措,身形單薄皮膚白嫩,半長的黑髮紮成了個兩個小揪,坐在果殼裡仰頭望著他。

 

    還沒穿衣服。

 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身形微頓。

 

    小人怔怔仰頭,兩隻小手緊緊扒著果殼的邊緣,纖長眼睫小扇子似的微微翕動,黑白分明的澄澈眼眸睜得稍大,水亮亮地望著他,顯得無辜又柔軟。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手一抖,把劍光雪亮寒氣四溢的純鈞劍往身後藏了藏。

 

    然後沒忍住蹲了下來,從邊上撿了片落下的葉子,幫他把重要部位蓋上了。

 

    陸燈:……

 

    這好像不是藥谷弟子。

 

    看大小說不定是藥穀丹藥。

 

    思緒從會不會被一睜眼就見到的愛人在不知情下吞掉拉回,眼睜睜看著足有自己身體大的手掌捏著葉片小心翼翼落下來,陸燈臉頰一燙,後知後覺地意識到了自身此刻的狀態,本能撤手按住葉片,又跟著果殼一起晃了兩晃。

 

    系統比他來得晚,備份資料正在導入,他還不清楚自己的身份,卻已察覺到了對方身後盡力掩飾的淩厲劍氣。

 

    趕過來的時候太急,進了傳送門才想起忘記了按下確定。陸燈還記得系統規則,這樣進入世界只能隨機領取身份。說不定一不小心穿成了個什麼敵對的立場,還得儘快說明情況才行。

 

    按照劇情線,天水真人已經服下斬魔丹,卻又因遭人陷害除心魔不成,反而因為冒險一再嘗試而令心魔紮根更深。

 

    必須儘快讓他知道茶中有與丹藥相克的金風玉露,再想辦法指明真正能去除心魔的辦法……

 

    陸燈深吸口氣,蹙緊眉峰俐落起身,思索著怎樣才能明確可信地做出示警。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蹲在邊上看著他,神色不知不覺地又柔和了一點兒,沒拿劍的手空著攥了攥拳,剛剛震醒的心神忍不住一瞬動搖。

 

    這就是……他的心魔。

 

    藥王穀的長老說得清楚,服斬魔丹,而後神入識海,見心魔,戰,以心血養劍而斬之。

 

    巴掌大的小娃娃站在果殼裡晃啊晃的,像是感覺到了純鈞劍的凜冽寒意,清秀眉稍蹙起來,唇角也緊緊抿起,軟乎乎的臉頰板得緊張嚴肅,黑潤清眸一眨不眨地望著他。

 

    斬之……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忍了又忍,還是小心翼翼地探出一根手指,在他覆著葉子的身上輕輕戳了戳。

 

    果殼的重心嚴重不穩,被他這樣一戳,小人就又噗嘰一聲仰面摔倒下去。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心頭一緊,連忙在他身後展手攔住,潤涼柔軟的觸感輕輕撞在掌心,及時讓人仰躺在了自己的手掌上。

 

    陸燈:……

 

    這次的愛人好像已經被心魔傷了腦子。

 

    他對眼下的局面的掌控還不算得心應手,只知道來了就被關在黑漆漆的空間裡,好不容易出來,身邊的東西卻都莫名大了不止一號。雖然第一眼就見到了心心念念想找的人,那人的手裡卻還提了把鋒銳無匹的絕世寶劍。

 

    還一直執著於把他戳來戳去的。

 

    倒是身下掌心綿軟溫熱,比硬邦邦的果殼舒服不少。

 

    陸燈張了張口,卻沒能如願發出聲音。

 

    不能說話到也不奇怪——雖然身份內容還沒能載入出來,但看情形他至少是化成了什麼精怪,按照以往在修仙世界的經驗,至少也是要等到升級成三級以上才是能口吐人言的。只要儘快修煉,應當就不成問題。

 

    說不了話,也總該用些別的辦法來提醒對方小心。

 

    陸燈滿心裝的都還是對愛人身體的擔憂,在繼續東倒西歪地摔下去之前,身形已經俐落翻折而起,一把抱住了天水真人的手指。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神魂凝滯。

 

    指尖被涼涼軟軟的小人抱了滿懷,天水真人的心尖都跟著顫了顫,生怕傷了他,不著痕跡地鬆手把純鈞劍往後一扔。

 

    斬什麼斬。

 

    沒帶劍,不斬了。

 

    劍氣忽然消失,陸燈怔了怔,下意識抬起頭,天水真人的神色卻已徹底柔和下來,把人捧在掌心,小心地用指尖碰了碰他腦袋上紅繩紮起的小揪揪。

 

    這次的力道控制得剛剛好,沒再把小娃娃戳倒。天水真人清冷軒俊的面龐上漸漸露出一絲笑意,捧著他站起來,在自己的神識世界裡來回轉圈,嘴裡還在念叨個不停。

 

    “得找件衣服啊——穿什麼才好看啊,這裡太寒酸了,怎麼什麼都沒有……”

 

    修仙者心納天地,識海就是一方小世界,越是開拓廣闊越是前境無量。有些人修出來就是茅舍小樓、有些人能修出宮廷殿堂,而天水真人的識海卻是一片蕭瑟遼闊的天光水色,在第一次開脫識海時,就讓未央宗的老宗主驚喜得幾日沒能合眼。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在蕭瑟遼闊的天光水色間來回走了幾趟,不要說茅草屋,連條船都沒能找到。

 

    更不要說衣服。

 

    修出神識百餘年,天水真人第一次真心實意地嫌棄起了自己的識海。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此行就是為了來斬除心魔,恰巧這個身份被他所佔據,他只要盡力不在對方的識海內生根,就能讓天水真人順利將他剷除,就不會被心魔牽制致使功力不得存進,也不會被入侵心神,最後淪落千里雲海不得歸鄉……

 

    小娃娃不應聲,天水真人卻已當他是尚且靈智不足無法聽懂,正滿心歡喜地盤算著再替他起個好聽的名字,神識卻忽然微震,身形也迅速淡化。

 

    陸燈心頭一跳,本能去拉他袖口,手中布料卻已轉眼化成了半透明的虛影。

 

    斬魔丹藥效已過,尋常修士渡劫之前無法神入識海,天水真人能在識海內停留的時間已到極限,神識很快就會被徹底拉回現世體內。

 

    “別著急——我一定回來!”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盡力凝聚殘餘神魂,將他小心放落在地上,卻依然不能放心,利用最後的一點時間嘮嘮叨叨:“找個避風的地方躲起來!小心下雨,太曬的時候不要出來玩,這裡應該不會有危險,要好好吃東西……”

 

    陸燈:……

 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神魂歸位,正迎上藥穀長老憂心忡忡的注視。

 

    “真人終於醒了——有沒有什麼異樣,那心魔長什麼樣子,真人可有一戰之力?”

 

    見他重新睜開雙眼,藥穀長老才終於長舒口氣,連珠炮似地追問著他的情形。

 

    斬魔丹的藥效雖然能支援半個時辰,可大多數人都並不會用上這麼久——與心魔不需鏖戰,要麼一擊潰敗被心魔徹底佔據識海,要麼乾脆俐落斬除心魔,極少會有拖延到藥效徹底散去才堪堪醒來的。

 

    可眼前這一位未央宗的天才人物,卻不僅在識海裡耗盡了半個時辰,醒來時更是神色寧靜瞳底帶笑,要不是長老知道他是去剷除心魔,說不定都要以為他在裡面同心魔過家家玩了半個時辰。

 

    “心魔——”

 

    天水真人話音微頓,想了想那個巴掌大白白軟軟的小娃娃,稍一沉吟才繼續道:“極為兇悍,我不能敵。”

 

    果然如此!

 

    藥穀長老心中一沉,望向天水真人的目光也投出由衷敬意。

 

    旁人不敵心魔,多半都是被心魔一擊潰敗,失魂落魄者有之,心膽俱裂者亦有之,卻還沒有一個能像這位未央宗九峰一山第一人這樣,不僅凜然不懼,甚至鏖戰半個時辰也不見疲態。

 

    一念及此,藥穀長老忍不住敬佩地給天水真人又塞了一藥瓶的斬魔丹,肅顏誠聲道:“未能助真人破魔,是藥王穀之過。真人將這些帶回去,待神魂修復完全,再與之一戰不——”

 

    話音未落,天水真人目光已經亮起,俐落地倒出一枚丹丸,抬手扔進口中。

 

    ……不愧是未央宗第一人。

 

    藥穀長老肅然起敬,卻也不敢再輕易離開,將內室門合攏,在一旁替他護法,隨時以備不時之需。

 

 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 

    在接手回身體的時候,他其實就已察覺到袖子裡藏得豐富的小物事。

 

    吃的玩的,摸的看的。栗子細細剝了殼,蒸糕細細糯糯的香氣和糖果子的香甜混著,叫他整顆心都像是被浸在柔軟的溫暖裡。一時幾乎說不出什麼話,也做不出什麼多餘的動作。

 

    仙家瓊釀,宗門盛宴,他不知吃了多少,仙丹靈藥也隨手可得,卻沒一次有過這回的感受。

 

    他的小心魔一個人逛街,給他買了這麼多的小東西,見什麼好的都想給他留一份,滿心的惦記都是怎麼叫他也能高興。

 

    哪怕只有一顆糖葫蘆,也擱在嘴裡含著,等到他回來,將神識退出身體讓給他,讓他嘗嘗究竟是什麼味道。

 

    從沒人這麼對他。

 

    幸虧當時貪玩,天天被師父揪著領子回來修煉。

 

    要不是現在的修為這麼高,說不定還真生不出心魔。顧在水在心裡真誠感激過了當年不修煉就揍的師父,沉穩地嚼完了那一刻山楂,目光威嚴落向仍愣愣舉著竹簽子的小徒弟。

 

    心魔本是由他識海所生,心念自然隱隱想通,只要隨意一掃,也就清楚了是怎麼一回事。

 

    梁牧一無所覺,被他視線一觸,剛被師父給買的糖葫蘆安慰下的難受就又翻湧上來,哭得嗚嗚咽咽:“師父,是弟子不中用,弟子一定好好修煉,一定破開封印,為師父爭氣……”

 

    顧在水沉默良久,終於開口:“好。”

 

    打是親罵是愛,這個弟子天賦無限,師門的優秀傳統必須傳承下來。

 

    小心魔親手買給自己的糖葫蘆!

 

    真人面上沉靜巋然,心底哇呀呀呀生出了個名為糖葫蘆的心魔。一把拎起坐在地上的小徒弟,一言不發地禦劍而起,縱身淩風回了客棧。

 

*********

 

    重新失去了褲子的陸燈回到了識海之中。

 

    順利喂了愛人最後一顆糖葫蘆,讓他心中總歸稍許安慰。正坐在河邊等系統緩衝動畫片,忽然睜大眼睛,眼睜睜看著一溜長腿的糖葫蘆氣勢洶洶從眼前狂卷了過去。

 

    陸燈屏息半晌,下意識伸手拾起一串,糖葫蘆就變成了普普通通的模樣。

 

    誘人的酸甜馨香沁在鼻端,嘗試著輕咬下去,山楂果晶瑩紅潤,甜脆糖衣在齒間碎開,比記憶裡那顆含化了糖的好吃不知道多少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