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reenshot_2018-04-26-17-54-46.png


逆襲劇情吧!龍套少女!15:收徒(修)

 

 

大殿內,見到凌雲與上官紅茵雙雙突破幻境,尹堯被小女生抽鞭子,還被另外兩人當成騙徒,眾人紛紛來了興致。

「這兩個苗子都不錯。」李掌門滿意的笑著。

他們通過幻境的時間是百年來最短的,這表示兩人的心性堅定,修行一途肯定能走得比別人更遠!

更重要的是,這三個小傢伙吐槽的舉動讓他們很舒心啊!

尹堯的輩分太高,武力值更是深不可測,他們以前可都被他以「鍛鍊」的名義欺壓過,心底恨得牙癢癢的,卻又拿他無可奈何。

現在好了,終於有人能讓他吃鱉,真是大快人心啊!

「這三個小傢伙很要好嘛!不錯、不錯,就該這麼團結!」

八方境裡,上官紅茵因為體力不支,逐漸趨於弱勢,風歌與凌雲立刻上前助陣,三個小不點圍攻尹堯,這讓看戲的胖老頭笑得更開心。

「呵呵,紅衣丫頭很對我胃口……」穿著華麗紅袍的茗玉輕笑道:「正巧她跟我一樣,都是火系靈根,要是沒人反對,這個叫做上官紅茵的丫頭,我要了。」

對於她的要求,現場沒人反對。

「冰系的小子,根骨很適合習劍……」李掌門才想開口,話音卻又被打斷了。

「那小子,我要了。」

威嚴的嗓音自虛空傳來,深沉的音調透著歲月沉浸過的滄桑,夾雜著重劍般的磅礡大氣。

「師、師父!」李掌門認出來者的身份,心頭又驚又喜。

今天是什麼好日子?長期閉門不出、不理世事的師叔公突然說要收徒,而已經閉關隱居百年的師父,今日竟也出關了!

眾人驚愕之際,心底更是隱隱泛著喜意,這兩座大靠山的出現,無疑宣告了,未來的蒼穹宗將會更上一層樓!

似乎是玩夠了,尹堯隨手一揮,正與尹堯單方面打得火熱的三人便被定住了行動。

「嘿嘿,怎樣?怕了吧!」尹堯得意的咧嘴笑著,活像是沒長大的孩童。

「幼稚。」上官紅茵甩他一個白眼。

「無聊。」凌雲哼哼幾聲,表現不滿。

「仙人大叔,你好歹也有幾百歲了吧?怎麼還像個孩子一樣,一點都不成熟穩重?」風歌沒好氣的吐槽。

「身為大人,以大欺小,欺負我們幾個小孩子,真不要臉!」上官紅茵冷哼一聲,滿臉的不服氣。

「身為仙人,用法術欺負我們這些平凡人,你不覺得羞愧嗎?有本事,等我們學會仙術,再戰一場!」凌雲直接向對方下戰帖,頗有初生之犢不畏虎的霸氣。

「……」被三個小孩這麼一噎,尹堯鬱悶了。

現在的孩子是怎麼了?一個比一個還嗆人!

「總之,我就是看上妳這丫頭了,妳非得做我的徒弟不可!」尹堯指著風歌,張揚霸氣地宣告。

「當你的徒弟有什麼好處?」風歌挑眉反問。

「我會教妳陣法跟劍術!」

「還有呢?」上官紅茵追問。

「啊?這樣還不夠嗎?我可是蒼穹宗最厲害的人,一堆人求著我收他我都不肯!」尹堯抬著下巴、一臉傲氣的道,而三個孩子則是齊齊翻了個白眼。

「現在是你求著要收風歌當弟子,不是她求你。」上官紅茵直接點出這一點。

「我姊姊那麼聰明,就算不跟你學,肯定也能學會!」凌雲附和道。

「呦!瞧這牛皮吹的……」尹堯哼哼兩聲,「劍術我就不說了,這陣法要是沒人領進門、沒人指點,肯定摸不到邊!不信我們來打賭!」

「賭什麼?」風歌好奇的問。

「我給妳一個最簡單的入門小陣,妳要是能找出陣眼,就算妳贏!」

「贏了有什麼獎勵?」風歌問道。

「妳想要什麼獎勵?」

「我喜歡看書……」

「好!我這裡有一塊令牌,可以自由進出藏書閣,如果妳贏了,這塊令牌就是妳的!」他拿出一塊黑底金紋的令牌在她面前晃晃。

「不過就是書閣的通行證,還以為是什麼好東西,我爹跟我說了,成為內門弟子就能進去書閣……」上官紅茵不以為然的撇嘴。

「內門弟子只能閱讀一樓的藏書,更上面的樓層需要用貢獻點兌換,而且還有次數限制,我這塊令牌可是不限樓層、不限次數!」

尹堯道明了規矩,也點出他這塊令牌的珍貴。

「那如果我輸了呢?」

尹堯嘿嘿一笑,「妳要是輸了就乖乖給我當徒弟,要聽為師的話,為師叫妳往東妳就不能往西,要妳學十個陣法妳就不能只學九個……」

「要是成為你的徒弟,我自然會尊師重道,但是做人也不能盲從吧?總不能你要我擄人勒索、殺人放火,我也傻傻的照做?」風歌反駁道。

「混帳!什麼殺人放火?為師豈是那等惡徒!妳把我當成什麼人了?」尹堯神情一肅,威壓大放,與先前嘻皮笑臉、任人欺負的模樣大不相同,讓人膽顫心驚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我姊姊又沒有說錯!」凌雲搶在自家姊姊前面開口,「我們又不認識你,誰知道你是哪種人啊!她不想做壞事難道有錯嗎?」他瞪著眼質問,一副「全都是尹堯的錯」的模樣。

「就是說啊!」上官紅茵雖然也被對方的氣勢嚇住,卻還是狀著膽子開口,「這世上人面獸心、衣冠禽獸的人可多了,你剛才那種說詞,誰聽了都會誤會!」

「要是前輩覺得我的話侮辱了您,那這賭約就作罷吧!」風歌臉上依舊掛著微笑,但態度卻冷淡疏離不少。

亂放威壓嚇唬孩子,找死啊!

被三個小娃娃這麼對待,尹堯卻是朗聲笑了,笑得歡快,笑得開懷。

「他怎麼了?」上官紅茵不解的問。

「大概是……刺激太大?」凌雲不確定地說道。

「瘋了吧!」風歌毒舌地吐槽。

過了一會,尹堯收斂笑聲,恢復最初吊兒郎當的模樣。

「你們的感情真好……」他感嘆的說道,心底隱隱有著一絲羨慕。

修行這麼多年,大多時候都是獨自前行,即使路途上結識不少人,卻也因為種種因素,離得離、散得散。

雖然不清楚這三個小娃娃的未來如何,他卻是由衷的期盼,他們的感情永不變質。

「……他又怎麼了?」凌雲面露納悶。

「誰知道。」上官紅茵也無法理解。

「人老了,大概都比較喜怒無常。」風歌摸著下巴說道。

「一會兒生氣、一會兒笑,真是個怪人……」凌雲嘟嚷道。

「風歌,妳真的要當他徒弟嗎?這人感覺很不靠譜。」上官紅茵低聲勸告。

「是啊,姊姊,妳還是考慮一下吧!」凌雲也開口勸著,「妳要是拜了這種師父,能不能學到東西是一回事,就怕妳還要反過來照顧他,他那麼奇怪,又那麼善變,還瘋瘋癲癲的,這種師父很麻煩……」

「臭小子,胡說什麼呢!」尹堯敲了凌雲的腦袋一記。「我就她這麼一個徒弟,當然會寵著她、護著她!」

「你沒有其他徒弟?那就更不能讓風歌跟著你了!」上官紅茵連連搖頭否決,「雖然說,修煉這種事情是『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』,可是也要師父能領進門啊!你沒收過徒弟,誰知道你會不會教徒弟?要是把我家風歌教壞了怎麼辦!」

「對啊!你沒有其他弟子,要是你不在的時候,我姊姊被人欺負了呢?」凌雲同聲附和道:「其他人都有師兄、師姊、師弟、師妹,打架還能找人幫忙,就我姊姊沒有,太吃虧了!」

「……不收弟子還是我的錯?」尹堯不滿了。

「嗯!」上官紅茵與凌雲動作一致的點頭。

「……」尹堯嘴角微抽,內心湧起一股無力感。

成為大陸第一劍修之後,他已經很久沒被人這樣鄙視過了,而且鄙視他的還是幾個小蘿蔔頭!

現在的孩子是怎麼了?

「好了,你們別再說了。」見尹堯面色不對,風歌連忙打圓場,「那個……前輩不是說要考試嗎?陣法在哪裡?」

她將賭約替換成考試,也算是給對方一個面子。

尹堯拿出一個小陣盤,遞到她面前,在他動作的同時,束縛三人的定身術也解除了。

「找出陣眼的位置,把這支小旗子插上就算妳過關。」他讓陣盤漂浮在半空,定在風歌腰部的高度。

「陣眼是什麼?」風歌問道。

星機戒的傳承中,也有陣法相關的學識,再加上九尾天狐的「破障之眼」,要找出陣眼並不難,但她現在可是一個連入門都還沒有的平凡小女孩,怎麼可能會知道什麼是陣眼,自然面上要假裝一二。

「陣眼就是陣法運作的中心,妳不懂陣法,就憑直覺來吧!把旗子插在妳覺得可以讓陣法停止運作的地方就行了!」尹堯回道。

他這般模糊不清的解說,讓風歌額冒黑線,要換成真的十二歲小女生,肯定弄不清他在說什麼。

讓這個人當師父,真的靠譜嗎?風歌懷疑了。

「看我做什麼?我臉上又沒有寫答案,看陣盤!」尹堯挑眉催促。

風歌的想法,他又怎麼可能看不出來?

小丫頭,竟然對我這麼不信任,哼!等妳成為我的徒弟以後……哼哼哼!

該說是心有靈犀嗎?

風歌的想法竟然跟尹堯差不多。

她雖然覺得眼前這個師父很不靠譜,可是有個師父從旁指點,總比自我摸索來得強,所以風歌還是打算認下這個不靠譜的師父。

打定主意後,風歌接過小旗子,盯著陣盤看了一會,這才將小旗子插在陣眼上。

尹堯拿出的這個陣盤是最簡單的陣法,即使不用九尾天狐的「破障之眼」作弊,風歌也能自己推算出來。

「再來。」尹堯又拿出一個陣盤。

「不是說考一個而已嗎?怎麼又拿出一個?」上官紅茵抗議著。

「誰知道她是不是矇到的?當然要多考幾個確認一下。」尹堯說得臉不紅氣不喘,絲毫不覺得自己出爾反爾有什麼不對。

「你──」

「沒事,要考就考。」風歌也想測測自己自修的程度。

她盯著陣盤看了好一會,再度插下旗子。

「再來。」

尹堯不斷拿出陣盤讓她測試,而風歌在推算到第七個時,她就算不出來了,雖然可以用破障之眼繼續破陣,她卻不想這麼做。

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。

她只要讓尹堯知道自己有這方面的天賦即可,不需要表現太過。

風歌不知道,在她沒有被登天梯的幻境阻礙,直接通過困心境的陣法時,她就已經上了蒼穹宗高層的關注名單;在她被尹堯看上時,她的未來就註定低調不了……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