網遊也可以這麼仙04外封.jpg

 

【簡介】

「小壹(巫主)是我的!不准搶!」大老虎、石心人異口同聲,十分默契地宣示。

為了快速適應地球人的生活,顧堯推薦迦蓮到妖異專屬的新世紀學院就讀。

顧凜難得給叔叔點讚,好不容易擺脫跟自己搶小壹的石頭,沒想到迦蓮卻技高一籌,直接拐走了自己的小奶糖,還打算跟於壹在學校同進住宿!?

 

【試閱】

 

 

 

第一章 新世紀學院

 

 

迦蓮來到於壹他們的世界後,經由協管辦小主管顧堯小叔協助,順利獲得了身份證件和相關入籍資料。

為了讓迦蓮能夠儘快瞭解這個世界、融入人群,顧堯還提議讓他去妖異專屬的「新世紀學院」學習。

新世紀學院是專門提供給妖異的後代,以及閉關潛修過久、出關後發現跟不上時代變化的修者和妖異們的學習場所。

新世紀學院的教師相當認真負責,隨時隨地更新教材,隨時掌握新知,隨時隨地走在時尚潮流尖端。

教師們除了教學本職之外,本身還有一個至數個的課外兼職,像是駭客、網紅、造型師、工程師、電競大神、實況主播、地下樂團、廣播主持人、金融顧問、民俗工藝大師、戲曲大家等等。

很多時候,就連土生土長的人類顧堯都對他們的知識豐沛量深感佩服。

福爺他們原本以為,要說服迦蓮去上學需要花費一番功夫,畢竟他打從跟著於壹過來這個世界後,就一直寸步不離地黏在他身邊,就差沒有連洗澡也一起洗了──迦蓮曾經提議要服侍於壹洗浴,被於壹果斷拒絕──結果他卻出乎預料地同意了!

迦蓮以前之所以黑化是因為於壹的消失,現在既然重新找到人了,他們都待在同一個世界、住在同一間屋子裡,他自然就恢復正常。

他知道自己在這個世界還有許多東西需要學習,即使於壹說他已經不是巫主而他也不是巫衛,不需要擔負過往的職責,迦蓮還是希望能夠像以前一樣,擔任於壹的左右手,從旁保護他、輔佐他。

既然如此,他當然要儘快彌補自身的不足,儘快瞭解這個世界、熟悉這個世界。

「你就不擔心你去上學以後,小壹跟別人跑了?比如我家小姪子。」顧堯打趣地笑問。

他也聽說過迦蓮和於壹之間的糾葛,不過他觀察了迦蓮一段時間後,發現他就像缺乏安全感的孩子,喜歡寸步不離地跟著於壹,並以保鑣自居,除此之外,他並沒有做什麼過火的事情,跟其他人的相處也很正常(曾經把於壹偷走的福爺除外),他覺得這個人就算曾經黑化過,現在也應該恢復正常了,所以現在才會這麼調侃他。

「顧凜打不過我。」迦蓮面無表情地回道。

因為打不過迦蓮、搶不到於壹,又不想在福爺他們面前露出撒嬌賣萌的姿態,顧凜這陣子都窩在《獄門環》裡訓練,打算把實力練強了,回頭再找迦蓮大戰三百回合!

「除了我家小姪子,其他人也都很喜歡小於壹,例如……」顧堯指了指天空,笑而不語。

天道特別眷顧於壹的事情,很多人都知道,這已經算是半公開的秘密了,在周圍都是知情者的情況下,拿出來說也無所謂。

「要是巫主又從我身邊消失,我就毀了這個世界逼他回來。」迦蓮露出燦爛地笑容,背後冒出一大片黑霧,幾縷黑煙形成幽蛇,張牙舞爪地漂浮在半空,煞氣騰騰。

顧堯:「……」

他錯了,這傢伙不是恢復正常,而是渾身上下都已經黑透了啊!

瞧瞧那片黑霧!瞧瞧那幾隻從黑霧裡冒出來的幽蛇!這種背景特效的人都是大反派啊!

顧堯默默地提高他的危險等級,並打算叫學校老師多多關注他。

坐在旁邊的福爺抖了抖手中的報紙,冷笑一聲,「叫你嘴賤,非要逗人,現在逗出問題來了吧!活該!」

「……」顧堯委屈地扁嘴,他怎麼知道會這樣?

「原以為是一隻忠犬,結果是隻狼……」還是最凶狠的狼王!

這隻凶狠的狼王接過入學的相關資料後,一轉身,戾氣盡消,又化為乖巧溫馴地忠犬,眼含溫和笑意地走到於壹身旁,拉著他一同觀看新世紀學院的校園導覽手冊,並時不時地詢問他的意見,乖巧的就像個天真、單純的孩子。

顧堯打了個冷顫,這變臉的功夫也真是絕了!

「這間學校真漂亮……」

於壹翻看著彩頁印刷,精美的就像雜誌的校園導覽,滿意地點頭讚嘆。

「新世紀離這裡大約要兩小時的車程,這還是單程車程,來回奔波太耗時間了……你要不要考慮住校?」

他看了一下校園的位置地圖以及交通資訊,估算過車程時間後,又翻了幾頁,來到學生宿舍的介紹頁面。

「咦?宿舍的環境挺不錯的,一人一間五十坪的套間,衛浴設備、廚房、陽台都有。學校有餐廳、運動場、健身房,也有販賣日用品的販賣部,校園外面也有小吃街和商店街,不用擔心沒東西吃,買東西也很便利……」

「我聽周澤說,他們大學的宿舍都是四個人一間房,其他學校也有六個人、八個人一間的,每個人就是一張床、一間書桌,衛浴設備是共用的,住起來也不寬敞,如果遇到生活習慣不好的舍友,簡直就跟住在地獄裡一樣……」

而新世紀學院所招收的妖異和修者對私人領域都很注重,要是讓他們住在同一間房,因為天賦本性或是生活習慣上的小摩擦而打起來,很可能就是屋毀樓亡。

為了避免蒙受這麼大的損失,創校者寧可花費多一點,多蓋幾棟宿舍。

反正妖異跟修士入學的人也不多,而且除了需要完成基礎教育的後裔,其他人也不是長住,等到他們學會基本常識、會使用現代設備後就能「畢業」,不如就大方一點,讓他們一人住一層樓,層樓之間再用保護和隔離陣法隔開,只要不是有意惹事,基本上都能相安無事。

「我以前也曾經在這裡唸過幾天書……」於壹面帶笑容地回憶道。

他說得「幾天」,並不是概約詞,而是真的只唸了「幾天」書,之後他就被校長無奈地勸退。

並不是因為他短短幾天就將需要學習的課程學完,而是他天生的親和力讓那些妖異幼崽都喜歡親近他,甚至為了跟他當同桌而打架,學校就算蓋得再堅固,防禦陣法、符籙加上再多層,也扛不了一群幼崽每天破壞啊!

所以校長在痛心疾首地譴責學生後,還是客氣地請於壹這個「罪魁禍首」在家中自學了,反正他家裡有福爺跟敖杏兩位大神坐鎮,要學什麼難道還擔心沒人教嗎?

為了補償無辜的於壹,校長會定期寄些小法寶給他,那些都是她用來哄那些幼崽學生的玩具。

「校長奶奶人很好,很慈祥,很喜歡小孩子跟動物,每次見到我都會塞果子給我吃。」於壹笑吟吟地說道:「我沒有住宿過,聽說住宿生活很有趣,你要是去住宿……」

「不,我不住宿。」迦蓮斷然拒絕。

在他看來,那點路程只要一個意念就能到達,根本不需要浪費那麼多時間,也不需要為了上學而住宿。

不過……

迦蓮看著手冊上的宿舍圖片,腦中閃過一道靈光。

「要不,你跟我一起去唸書吧!」他對於壹建議道。

「我?」於壹瞪大眼睛,有些詫異。

「你不是很好奇學校的住宿生活嗎?跟我一起去,我們一起住宿就可以體驗到了,而且那個協管辦的人說,這種適應社會的學習課程不用耗費很久時間,學習力強的人幾天就能畢業,學習力差的也就耗費一兩個月,你也不用擔心離家太久……」

這樣一來,他不用擔心於壹會被拐走,而且還可以跟於壹單獨生活,沒有外人打擾,於壹也可以體驗他期盼的住宿,一舉多得。

雖然迦蓮說話時一本正經,可是於壹卻覺得他眼底閃爍著期盼的光彩,像一隻討主人摸摸抱抱的大狗狗。

於壹考慮了一下,點頭答應了。

再怎麼說,迦蓮都是因為他而來的。

這個世界跟巫世界完全不同,迦蓮肯定會有很多不適應的情況,要是他能夠陪在他身邊,也可以安撫他的情緒,讓他不會感到孤單。

既然決定要去上學了,於壹跟迦蓮開始討論入學用品的採購。

擁有妖異血脈的後裔和修士的體質都比較強大,普通人所使用的物品在他們手裡都像豆腐一樣脆弱,一捏就碎,所以他們的生活用品都需要特殊煉製。

「網路上有專屬的購物網站,普通人看不到的。這裡賣得東西都是煉製過的靈器,你要是有特殊需求也可以跟商家訂製……」

於壹打開筆記型電腦,連上網路,點選了一個加密的網頁。

隨著修者們的「入世」,隨著協管辦的建立,妖異和修士越來越融入當代社會,各行各業中都有他們的身影,大家相互交流、互相提供各自所需的物品,讓眾人的生活越來越舒適便利。

購物平台的頁面跟一般的購物商城相似,上面中央區的大橫幅是主推商品廣告,中間區塊是特價優惠商品、熱銷商品以及新上市產品的宣傳區,左右兩側是細項分類區和買家的推薦評價區,最下方就是線上客服、購物網介紹以及有合作的其他購物平台……

「很多人都會把自己製作的東西都到這裡販賣,賺點外快。點這邊可以註冊成為會員,成為會員以後可以收到這種商品情報,遇到特殊節日還會有會員專屬的折扣優惠……」

於壹點擊會員登入,頁面一轉就來到他自己的會員專區。

「要是看到不錯的店家,可以關注它,以後要找那間商店就可以在會員專區找到,我平常都是去三足老闆的商店買,他的東西種類多、送貨也很快,而且消費到一定金額的時候會有折扣跟贈禮……」

他點開了一個金紅色三足火鳥的圖騰,店名叫做「金鳴雜貨舖」。

畫面跳轉,首先映入眼簾的是一片漆黑,而後一隻金燦燦地三足火鳥掠過,驅散了黑暗,將網頁染成金紅相間的絢麗色調,看上去相當喜慶。

兩人一邊挑挑揀揀、一邊討論喜歡的商品,於壹也順便給自己添購一些東西。

握著滑鼠的手不斷的點點點、買買買,從最基礎的文具用品一直買到衣物、鞋子、背包、筆記型電腦、手機、零嘴點心……

就在於壹準備結帳時,旁邊伸出一隻手阻止了他。

「杏哥?」於壹不明白地望著他。

「你這樣就想結帳了?年底到了,網站推出了年終優惠活動,有商品配對打折,你這樣全都一起結了根本不能省錢!」

敖杏恨鐵不成鋼地擠開於壹,搶了他的結帳工作。

「你看,這個紅綠配商標配對的商品可以打七折,這些商品可以用折扣卷,這個商品只要再搭這個就可以拿到滿額折價,所以要分批結帳才划算……」

敖杏拿出計算機,瑩白的指尖在按鍵上飛快跳動,「噠噠噠」地計算著一筆又一筆的數字,設方想法地尋找最有利的折扣。

「這幾樣商品我有特殊優惠券,用我的帳號替你結帳會省更多……」

最後,他們採購的東西一共分成五筆訂單進行結帳,省下來的錢至少有總金額的四分之一!

於壹目瞪口呆地看著他,雙眸閃爍著崇拜光芒,「杏哥,你好賢慧……」

「啪!」

於壹的腦袋瓜挨了一記。

「賢慧什麼?」

「無禮!」

迦蓮對敖杏怒目而視,速度飛快地將於壹拉到身側,並為他按揉發紅的額頭。

「我這是在教他!」敖杏甩他一記白眼,又掐了掐於壹的臉頰,「賢慧是用來形容我的嗎?你應該要說精打細算、利析秋毫、足智多谋、老謀深算……」

「精明狡猾?」於壹順勢接口。

「……」

敖杏又抬手朝他的額頭拍去,不過這巴掌沒落到於壹腦袋上,而是被迦蓮的手擋下了。

「狡猾什麼?要說精明『靈活』。」不在意手被攔住,敖杏盯著於壹糾正道。

「意思不都差不多嗎?」於壹眨眨眼睛,相當無辜地問。

「我不喜歡狡猾這種形容詞。」敖杏傲嬌地抬高下巴。

於壹:「……」好吧!你傲嬌你有理,你說得都對!

「雖然我們家不缺錢,可是你也要懂得理財,別買了東西還被當成傻子……」身為家中職掌財政的敖杏語重心長地說道。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「還有啊,很多商店都會推出促銷優惠活動,你要注意他們到底是不是真的優惠,很多都是騙人的。有些還會弄什麼限量品、秒殺、今日限定、最後一天促銷、清倉大拍賣、名人推薦,其實這些都是話術、都是行銷手段……咦?」

敖杏的話音突然一頓,目光發亮地盯著剛刷新的首頁,鎖定在新上架商品上頭。

「竟然有一批新上架的文昌筆!」

敖杏的情緒瞬間激動起來,語速也加快不少。

「文昌帝君親自開光的!有附加提高專注力、神智清明的屬性!一支筆只賣九九九!而且一人限買五支!這一定要買啊!」

敖杏在驚喜過後,迅速點擊滑鼠買下。

「我跟你們說,文昌帝君祂親自開光的文昌筆是搶手貨,每次一上架就銷售一空,很多人都會買給自家孩子提高他們的學習力,我之前也有買給小壹。雖然我不贊成用考試判斷一個人的優缺,不過以華夏的教育方式來說,分數就是學生的命……你看,才一下子就顯示沒貨了!」

敖杏對自己可以搶下熱銷品感到很得意,雙眸閃閃發亮,笑容也加深不少。

緊接著,敖杏又發出一聲驚呼。

「觀世音菩薩推薦的竹胎酒!還是正宗紫竹林特產的!買!一定要買!」

「財神爺煉製的聚寶盆!買!」

「限時三小時促銷!商品全都半價?買!」

「清倉拍賣!商品一折起跳?買!」

「……」於壹和迦蓮沉默地看著已經陷入買買買狂潮的敖杏。

剛才是誰說那些是商家的行銷手段,不要相信的?

你這是在做負面示範嗎?

「杏哥,這些東西我們用不上……」於壹試圖勸阻。

「小壹,你不懂!這些東西先買下來,以後要用得時候就有!」敖杏擺了擺手,完全沒有理會。

他已經買紅了眼,滑鼠連連點擊,購物車裡頭的商品已經累積到第二頁去了。

好吧!你高興就好。

於壹無奈地和迦蓮對望一眼,決定順著敖杏的意思……

反正他賺得錢多,足夠支付這些開銷。

不一會,送貨的快遞來了。

兩隻鳥妖落地後化成人形,一高一矮,一爽朗一清秀。

他們穿著同樣的銘黃色制服背心,背心的胸口處繡著「白鴿飛遞」四個字。

「小壹午安!」身高較高、蜜色肌膚的鳥妖笑著招呼。

「大鴿午安。」於壹笑盈盈地點頭。

於壹家中三人都很宅,於壹是因為身體太虛不適合出門,福爺喜歡出門溜達卻不喜歡逛街採購,敖杏喜歡購物卻懶得出門,於是網路購物成了他們的最佳選擇。

從衛生紙、日用品、清潔用品到零嘴餅乾,全都是在網路商店買的。

採購的次數多了,也就跟快遞員白大鴿熟悉了起來。

不過於壹之前只見過白大鴿,沒見過他旁邊的少年,畢竟在有空間袋的情況下,不管貨物量有多少,一個人就能攜帶完畢,大不了就是多背幾個空間袋罷了,絕對不需要派上兩名快遞送貨。

難道他們買得東西有那麼多?需要派上兩隻鴿子?於壹有些遲疑地想著。

「小壹今天的氣色很不錯呢!聽說你的身體已經恢復了?恭喜啊……」白大鴿笑著寒暄,目光卻不自覺地朝迦蓮的方向瞄了瞄,心底好奇。

福爺家裡往來的客人多,他來送貨時也遇見過不少,還順便拓展了家族的飛遞業務,不過氣息這麼古怪的人,他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這人身上的氣味不像植物妖、也不是動物妖,有一些木石金玉之氣,可是這股氣息又不怎麼純粹,甚至還隱隱有一種大妖的血腥壓迫感,還有這通身的氣勢,咕咕咕,可真不是一般妖會有的……

種種思緒迅速轉過,而後又立刻被白大鴿拋開。

既然福爺能讓這個人進門,還讓他陪在於壹身旁,肯定查探過他的底細,不會有問題。

「上次你不是說喜歡我媽做得點心嗎?她聽說我要送貨過來,打包了一盒給你,這可是早上剛做好的,咕!」白大鴿拿出一盒包裝好的點心遞給他。

沒等於壹伸手,迦蓮就搶先一步接過,突兀的舉動讓白大鴿愣住了。

「謝謝,鴿媽媽做的點心很好吃,我很喜歡。」於壹連忙打圓場,又對雙方介紹道:「他叫作迦蓮,是我的朋友,以後都會在這裡長住。迦蓮,這位是白大鴿,家裡經營飛遞公司,我們這個區的網購商品都是由他負責送的……」

「你好!這是我的名片!要是有什麼貨物需要運送,可以打上面的電話聯繫我……」白大鴿遞出一張名片給迦蓮,又道:「不過過段時間就不是我負責這個區域了,以後這個區域會交給我的七弟弟白七鴿負責,還請你們多多關照!」

「咦?他還這麼小就出來工作啦?」於壹有些訝異,這白七鴿看起來跟他差不多年紀呢!

「小七今年成年,化形也穩定了,就讓他出來見見市面。」白大鴿將身旁的白嫩少年推到前面,讓他跟於壹他們打招呼。

「咕!兩、兩位好,我叫做白七鴿咕!請、請多多指教!咕咕、咕咕!」白七鴿的性格靦腆,又長得脣紅齒白,才打個招呼臉就紅得像蕃茄,喉間也不自覺地冒出鴿子特有的咕咕聲。

「你好。」於壹溫和地笑笑。

「咕、咕咕、咕咕咕……」也不曉得是太過緊張還是怎麼回事,白七鴿不斷發出咕咕聲,脖子也一伸一縮地起伏著。

「咕!放輕鬆、放輕鬆。」白大鴿拍拍弟弟的背脊,又連忙向於壹他們解釋,「小七一緊張就容易打嗝,這是老毛病了,試過很多方法都沒好。他的性格不太像鴿子妖對吧?太過安靜內向了,我們以前還以為是媽媽弄錯了蛋,把別人家的蛋抱回家孵呢!咕咕!」

白大鴿顧慮著弟弟的心情,刻意用調侃的語氣笑道。

「我媽為了訓練他的膽量,特地讓他出來送快遞,接觸更多的人……以後他要是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,請儘管跟我說,我會好好教育他的,咕!」

他們鴿子一族除了生得蛋多之外,愛熱鬧、富有活力、團結也是他們的性格特點,可是白七鴿完全是兄弟姊妹之間的異類,他實在是太過安靜了!

幸好他還是有遺傳到另一個性格特點──頑強。

白大鴿相信,就算現在白七鴿不能適應,只要給他一段時間,他還是可以表現的很好。

反正鴿媽媽也沒想過要讓白七鴿全然改變,只是想讓孩子多接觸一些人、多經歷一點事情而已,要是白七鴿可以從中得到成長,他們會很欣慰,要是沒收穫,那也無所謂,大不了就是讓他擔任內勤工作,繼續當一隻安靜的鴿子罷了。

讓白七鴿接手這個區域是白大鴿特地安排的,這裡有福爺坐鎮,沒有妖異敢在這裡鬧事,街坊鄰居都相處的很好,沒有那種喜歡欺負弱小的人。

雖然鏡姬大姐喜歡逗弄人,尤其是調戲白七鴿這種單純、清秀型的,不過白大鴿覺得,要是白七鴿能挺過鏡姬大姐的「騷擾」,他害羞靦腆的毛病也會去除掉大半,說到底還是利大於弊。

「七鴿,把於壹的商品拿出來。」白大鴿吩咐道。

既然要讓弟弟接手工作,自然就是從現在開始學習。

「好、好的。」

白七鴿有些手忙腳亂地從空間袋中取出商品,嚴肅地對照清單明細逐一核對,雖然動作生澀,卻能夠讓人感受到他的認真。

「您、您一共有三張貨單咕!商品共計三十七項,這、這是明細,請查收!咕咕!咕咕咕!」

白七鴿面上鎮定地將電子顯示版遞給於壹,而後雙手收到背後,小幅度地在衣料上摩擦幾下,將冒出的手汗擦去。

於壹確認過後簽上名字,收下了貨物。

白大鴿帶著白七鴿道別後,化身為雪白的鴿子,飛往下一戶人家。

 

※ ※ ※

 

為了掩人耳目以及避免學生打架時波及周圍,新世紀學院座落於偏遠山區,而校區外圍的商店街則是由妖異、修士或是瞭解這個特殊群體的普通人所經營的,其中也有喜歡僻靜的修士、妖異在這裡定居,從天空俯瞰,這裡就像是一處獨立於塵世之外的小城市。

於壹和迦蓮來到新世紀學院時,因為這天正好是假日,學校裡的老師都休假了,所以是由留守學校的副校長陪同他們前往宿舍。

因為迦蓮的要求,他們住得是雙人套間,沒有分開居住的打算。

「雙人房不多,就剩下這棟,位置比較偏僻,再過去那裡是大型套間宿舍。」副校長指著不遠處地十幾棟建築群說道:「那裡住的都是種族成員多的學生,像是鳥妖、兔子妖、魚妖、水妖、海妖等等……」

這類的族群很可能一胎就產下一顆至十幾顆蛋甚至幾十顆蛋,雖然不是所有蛋都能修煉成精,但是至少也有一兩成的機率,而這樣的家族大多很龐大,通常會兄弟姊妹、堂兄弟姊妹、表兄弟姊妹一同結伴上學,也會要求要住在一起。

眾所皆知,家裡兄弟姊妹多的,肯定就會很熱鬧,而副校長特地點出他們的族群,也是想先給於壹他們提個醒。

「除了鳥妖之外,其餘種族大多很安靜。你們也知道,鳥類都很喜歡咭咭喳喳,尤其是幼鳥,牠們平日除了進食、玩耍,就是打架、爭吵、聊八卦,這是他們的天性。」副校長露出無奈又包容的神情,「宿舍都有設置隔音陣法,所以你們待在房裡時並不會被干擾,但是出去了外面就不一定了,要是那群幼崽鬧得過火,請通知老師來處理,可別一個發怒就把鳥妖給烤來吃了。」他半開玩笑、半憂心地說道。

在副校長看來,於壹的氣息平靜祥和,肯定不是脾氣暴躁之人,而這個叫做迦蓮的人……

說實話,他看不透。

雖然他現在看起來很安靜,看起來好像溫和無害,可是副校長直面他的時候,總有一種遇見兇獸的緊繃感,這樣的人……確定沒問題嗎?

算了,有協管辦跟福爺為他擔保,應該不會出問題才是。

副校長無奈地揉揉眉心,又領著他們參觀了幾個重要地點,像是日後上課的教室、食堂、教職員室、醫務室這些,其餘的校園地點他就懶得帶他們走了,反正他們會在這裡住上一段時間,想逛可以自己去逛。

與副校長道別後,兩人返回宿舍。

於壹新奇地東摸摸西摸摸,在八十坪大小的宿舍裡走來走去。

這還是他第一次離開家裡在外頭居住呢!心裡難免有一股興奮、期待感。

迦蓮則是著手收拾兩人的行李,只是他看著相鄰的兩間房間,怎麼看都有點不順眼。

好端端的,為什麼要把房間隔成兩間呢?那麼小的空間實在是太委屈於壹了!

「碰!」

一陣細微的塵埃揚起,隔開兩間房間的牆壁破了一個大洞。

「這是……怎麼了?」

於壹聞聲而來,納悶地看著那個足足有一人寬的大缺口。

「我剛才摔了一下,不小心把牆給拍壞了。」迦蓮很是無辜地說道。

「你沒事吧?手有沒有受傷?」於壹不疑有他,關心的詢問。

「我沒事。」迦蓮任由於壹拉著自己的手檢查,「我剛才看了一下,發現這房間還有床舖都太小了,睡起來不舒服,反正這面牆也壞了,乾脆我們把它拆了,把兩間房間打通,讓房間變得大一些,再把床舖換成我們從家裡帶來的床,好嗎?」

宿舍放置的床舖是單人床,對於已經睡習慣特製大床的於壹來說,確實有些拘束,所以他也沒有反對。

「你先到外面去休息,我來整理房間。」

不給於壹拒絕的機會,迦蓮將他推出房間。

等到於壹再度進入那間已經被打通的雙人房時,發現他跟迦蓮的床舖離很近,兩張大床之間只剩下幾公分的細微縫隙。

「本來想離遠一點,不過這樣一來,周圍的空間就變得很狹窄,所以我就把兩張床湊近一點……」迦蓮笑著解釋。

「這樣的距離有跟沒有一樣,而且床舖之間留著這樣縫隙看起來好奇怪……」於壹嘀咕道:「如果間距寬一點,還可以當成通道行走,可是幾公分的縫隙能幹嘛?睡覺的時候不小心把手或腳給塞進去?」

「那就聽你的,把它們拼在一起。」

迦蓮從善如流地一推床,兩張床舖完全緊貼在一起,連一丁點縫隙也沒有。

「把床拼在一起,看起來確實比較順眼。」迦蓮溫和地笑道。

「……嗯。」於壹有些茫然地點頭。

雖然迦蓮採用了他的意見,可是怎麼覺得好像哪裡不對?

「床舖合併了,晚上睡覺時我也可以照顧你、保護你。」迦蓮滿意地揚起嘴角。

「保護?」於壹納悶了。

照顧他可以理解,大概就是查看他有沒有踢被子、替他蓋好被子,可是睡覺要保護什麼?

保護他不被蚊蟲叮咬嗎?那他不就要一直關注有沒有蚊子,一發現蚊子就用靈氣將牠擊殺?

於壹被自己的想像逗樂了,他眉眼彎彎地點頭笑道:「好啊,就交給你保護了。」

隔天早上醒來後,於壹就明白迦蓮所說得「保護」是什麼了。

他發現自己被迦蓮摟在懷裡,脖子枕在他的手臂上。

老實說,枕著手臂睡覺的感覺並不舒服,尤其迦蓮的手臂肌肉是鍛鍊過的,結實又堅硬,並不軟呼,不過窩在迦蓮懷裡的感覺很不錯,溫暖又有一種莫名的安全感。

難道這就是所謂的母親懷抱的感覺?

剛睡醒還有些迷茫的於壹在迦蓮的胸口蹭了蹭,然後就被自己嚇醒了。

母親的懷抱應該是香香軟軟的,才沒有健壯的胸肌跟腹肌呢!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