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reenshot_2018-04-26-17-54-29.png

 

 

高考放榜了,燕白拿下了全國第一,分數幾乎滿分,創了有史以來的新紀錄。

燕爸燕媽樂得好幾天都處於興奮狀態,逢人便誇獎自家女兒,還大手筆地在飯店訂了二十幾桌的筵席,請來親戚朋友一同慶祝。

燕白的大學早就已經敲定了,接下來就是燕晨的學校選擇。

「你要進體校還是用體育特長生的身份進重點高中?」燕爸爸問道。

「我、我想進高中。」

燕晨的回答讓家人大感意外,他們還以為燕晨會直接進入體校學習呢!

「你怎麼突然改變主意了?」燕白好奇地問。

其實燕白也不是很贊成燕晨走這條路,因為體育這條路真是太苦太累了。

她不懂體育,也不追這類的比賽活動,可是前世的燕晨曾經是運動員,她聽過他的埋怨、訴苦,看過他受傷的模樣,也看過他在喝醉酒以後抱頭痛哭。

她知道很多運動員最後都過得不怎麼好,體育競技圈的圈子小,經常封閉練習,久了就跟外界隔離、跟不上社會步調,再加上他們只專注體育這一項,學業都放棄了,也沒有一技之長,退役之後很難找到工作。

田徑運動員的職業生涯短暫,二十歲到二十五歲是巔峰期,過了這年紀就差不多要準備退役了。

能夠在退役後名利雙收的運動員可說是鳳毛麟角,大多數都是帶著傷病和遺憾退役的。

燕白原本想要阻止燕晨走這條路,可是又覺得這是他的夢想,反正現在家裡經濟沒有問題,而且燕晨的體質也優化過了,進入國家隊不成問題,就還是放手讓他去走了。

沒想到燕晨突然改變主意,想要繼續升學。

「我打聽過了,以我的短跑成績,可以被寧陽的重點高中特招進去。之前跟教練討論的時候,他跟我說了很多事,還帶我去看了退役運動員的情況,他們都過得不怎麼好,挺苦的……」

運動競技是很現實的項目,一切全憑成績說話,而且這個成績還是要能拿金獎、能拿第一的成績。

沒有人會在乎第二名、第三名是誰。

可是亞洲人在田徑短跑這一塊是弱項,就如同他的教練所說,截至目前為止,百米短跑、兩百米、四百米……亞洲人都沒有人上榜,那裡全是黑人和歐美人的領域。

也許以後會有人突破重圍,立下第一根旗幟,然而以目前來說,那裡仍然是可望而不可及地目標。

即使他的基因優化了,燕晨也不認為自己就真的能突破人種侷限,立足於世界的頂端,他雖然愛看小說,卻也知道小說跟現實是有差距的。

他也明白,要是他拼了命的訓練,應該是有機會一較高下的,可是拼命訓練的後果是怎麼樣?

一堆傷病,一堆伴隨到老的疼痛,一堆揠苗助長對身體造成的隱患。

看著那位退役選手身上的傷疤和櫃子裡頭大包小包的藥,聽著他訴說的無奈,聽著那些彎彎繞繞的勾心鬥角、利益糾葛,燕晨遲疑了。

他喜歡運動、喜歡田徑,可是他願意以這份喜歡,去承受這樣的未來嗎?

不,他不願意。

他對運動、對田徑的熱愛,還不到願意為它放棄一切的程度。

更何況,運動競技難道只有天賦好就好了嗎?

不是這樣的。

意志、勤奮、求勝的欲望、運氣、優秀的訓練團隊等等,缺一不可。

而現在的他,擁有的也只有天賦。

但是能夠進入體育隊的,哪個人沒有天賦?

教練說,他告訴他這些,並不是不看好他,相反地,他覺得他有進入國家隊的身體資質,可是燕晨在訓練上還不夠用心,跟那些專業的運動選手比起來,他的訓練程度還需要翻倍翻倍再翻倍。

教練說,他們那些運動員,訓練到吐了的大有人在。

所以教練希望他好好想想,要是他真的確定要往這條路走,那他就托關係讓燕晨進入體校學習。

那次跟教練的談話,讓從來沒有關注自身未來的燕晨思考許久,心智也成長了一些。

燕晨撓撓頭,有些尷尬地說道:「以前我會想走體育,是因為我學習不好,讀書老是讀不下去,唯一擅長的就是運動,也只有體育成績得到老師和同學的誇獎。不過跟著姐學習兩個月後,我發現讀書還挺有趣的,既然成績上來了,那、那我覺得學歷還是重要的。」

深吸了口氣,燕晨將他這段時間的思考說了出來。

「我雖然喜歡運動,可是要我把它當成職業,從早到晚不斷苦練,我不確定我會不會喜歡這樣,所以我想要先嘗試看看,要是覺得不行,那我至少還有一個不錯的學歷,以後還能考大學,不至於沒有出路……」

以前他的成績不好,體育是他能選擇的道路中最好的一條,現在體質優化了、腦子靈光了,學習成績上來了,那他就多出升學這條路可以選擇。

他不敢跟姐姐那逆天的成績比較,但是當一個文武雙全、學習運動都不錯的資優生,應該不難吧?

這次因為姊姊考了個全國第一,爸爸媽媽難得在親戚朋友間揚眉吐氣,他也想成為讓他們感到優秀、讓親戚豎起拇指誇讚的孩子。

燕爸爸、燕媽媽不知道兒子考慮了這麼多,他們只以為是孩子心性不定、想一出是一出,畢竟燕晨現在還沒滿十五歲,今年才要升高一,這年紀的孩子本就貪玩貪新鮮,忍受不了枯燥乏味的訓練。

「既然你已經決定了,那就這麼做吧!」

燕爸燕媽向來開明,更何況兒子的決定又是他們也贊同的,自然就更加支持了。

「另外,還有一件事。」燕晨從口袋中拿出一張名片,「之前有個自稱導演的人說想找我去試鏡……」

說也湊巧,他跟著教練去探望那些退役的運動員時,正好遇上一個正在取材、勘查場地的導演,對方打量他一番後遞給他一張名片,邀請他去試鏡。

「試鏡?」

「不會是騙子吧?」

燕爸爸、燕媽媽明擺著不信。

「我上網查過了,這個人確實是導演沒錯。」燕晨連忙說道:「他之前拍過很多廣告跟MV,很多明星、歌手都有跟他合作,他現在準備拍一部青春校園電影,這是他的第一部電影,想找我演男主角的朋友,一個很會打球的體育特長生……」

燕白拿起名片看了下,發現這個導演的名字挺眼熟的。

「電影叫什麼名字?」

「《初戀那些事》,他說是偏喜劇類的電影。」

提到電影名稱,燕白有印象了。

這是一部輕喜劇的青春電影,風格很小清新,笑梗很多,演員全都是新人,沒有任何熟面孔或是知名藝人,但電影的票房卻很不錯,是一部以小成本收穫高票房的典範。

參與電影演出的幾位主要演員後來都在演藝圈有很不錯的發展。

「什麼時候試鏡?」

「星期六。姐,妳要陪我去嗎?」燕晨緊張又期盼地問道。

要是姐姐同意了,爸媽也就不會反對,她的支持票至關重大。

「如果試鏡通過,什麼時候拍戲?你接下來就開學了……」燕白又問。

「沒問題的!」燕晨連忙說道:「我只是男配,男主角的好朋友有三個,我是其中一個,導演說我的戲份不多,可以集中起來拍,快得話只要三、四天,慢得話大概一星期就能完成!」

「說得好像你已經被選中了一樣。」燕媽媽取笑道:「要是到時候試鏡沒過,你可別哭。」

「媽!妳怎麼潑我冷水啊!」燕晨不滿地嚷嚷,「再怎麼說我也長得不錯啊!而且他們要拍的是高中校園,我今年就上高中了,還是體育特長生,完全符合他們的要求。」

也難怪燕晨會對自己的外表有自信,他們家的人原本就長得不錯,濃眉大眼高鼻樑,帥哥美女的標準五官配備,而且在經過基因優化後,身體各處細節都有所調整,膚質變好、人變得有精神、身材線條變得更加均勻……

再加上燕晨還在發育階段,這段時間下來,身高突突地增長了四公分,現在已經有一米七三,遠超於十五歲的男生的平均身高。

雙腿拉長了,身材比例也變得更好看了,這樣的外貌條件,並不比那些明星藝人差,他當然對自己有信心。

「到時候我陪你去。」燕白點點頭,又轉過來勸說父母:「讓他去看看也好,不管有沒有上,也都是一種經驗。」

她沒想過就此將弟弟推進娛樂圈,只是讓他經歷經歷、增廣見識,對他有好無壞。

【叮!來自一級蠻荒位面的客人即將抵達。】

燕白愣了一下,連忙對家人道:「有客人要來了。」

「客人?」

「誰啊?」

「姐,妳約了人過來?」

「不是……」

燕白話還沒說完,客廳中就憑空出現一名貓耳少女。

她穿著皮草製成的服裝,手上抱著一個包袱,貓耳朵一顫一顫、尾巴一甩一甩的,看上去十分緊張。

「咦咦咦咦?貓、貓耳娘?」燕晨指著對方大喊:「這是從二次元出來的吧?」

「沒禮貌。」燕媽媽回過神來,連忙拍掉兒子指著對方的手。

「妳好,我是店長。」燕白連忙上前接待。

「店、店長好……咕嚕咕嚕咕嚕……」

一陣聲音從她的肚子處傳出,讓貓耳娘害羞的紅了臉,耳朵也一顫一顫地。

她來得時間正好是燕家人準備吃晚餐的時間,飯菜都是燕白煮得,有SS級廚藝加成,自然是色香味俱全。

「一起吃飯吧!」好客的燕爸爸招呼道。

「是啊、是啊,一起吃吧!」燕媽媽也跟著附和。

在位面商店裡頭,來自不同位面的客人都可以溝通,而燕家人雖然不是客人,卻是燕白的親屬,所以也連帶享有這項服務。

「咦?可、可以嗎?不、還是不用了,食物很寶貴……」貓耳娘面露猶豫,目光卻忍不住往餐桌上飄。

「好、好香,這是什麼食物?為什麼那麼香?」

他們那個世界現在是冬季,族裡儲備的糧食都快吃完了,狩獵隊冒著風雪前去狩獵,卻也沒什麼收穫,還傷了幾名獸人,她已經連續五天都只吃幾顆果子而已。

就在快要撐不下去時,她聽到獸神的聲音,說這裡有神界的商店可以交換東西,也有她想要的糧食。

她不知道能用什麼東西交換,不過總歸要是試看,所以她就把家裡有價值的東西全帶來了,包括她最喜歡的幾樣飾品。

「過來吃吧!我們這裡糧食豐盛,不缺食物吃。」

從她的裝扮和對話,燕白大概能猜出她生活的環境,也大概知道對方想購買什麼商品。

一群人就坐後,雖然氣氛有些奇怪,不過還是順利開吃了。

貓耳娘不會使用筷子,燕媽媽便拿了湯匙給她。

舀了一口飯菜吃進嘴裡,貓耳娘的耳朵跟尾巴瞬間豎起。

「好、好好吃!怎麼會有這麼好吃的食物!太好吃了!」

緊接著,她進食的動作快了起來,風捲殘雲地掃蕩著桌上的菜餚,讓燕家人看得目瞪口呆,完全忘記吃飯。

等到貓耳娘吃飽了,桌上的菜也被她清空了。

「嗝!好飽。」她滿足地癱在椅子上,小肚子挺起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