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立人,這星期六是跟緋的第一次見面會,你可別忘了。」焰星在工作討論完畢後,特別提醒道。

「知道了。」立人打了個呵欠,取下眼鏡揉了揉鼻樑。

「見面會是上午十點,這幾天作息正常一點,不要遲到了。」看著掛著黑眼圈、氣色明顯不佳的立人,焰星不放心的叮囑著。

「作息正常?」立人嗤笑一聲,語氣慵懶而緩慢的回道:「你叫那群蠢貨別找碴,我就能早點睡。」

他為什麼會忙成這樣?還不都是因為工作太多、瑣事太雜?

「知道我們只合作到明年,他們不找點麻煩怎麼行?」焰星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,笑容透著諷刺。

自從遊戲公司知道Deus不會繼續與他們合作,而且有打算成立公司,經營遊戲這塊領域,遊戲公司就開始對他們進行各種刁難,私下做一些手腳,說到底,他們不過就是想利用合約條款多撈點甜頭,順便打壓即將成立的新同行罷了。

他們這麼做,到最後吃虧的不是遊戲公司就是玩家,即使短期內能收穫利益,從長遠看來,對公司的商譽卻是有影響的。

何必呢?

立人無奈的搖頭。

雖然彼此都是競爭者,都在搶同一個市場,但這也不表示就一定是敵人啊!

在利益之前,沒有永遠的朋友、也沒有永遠的敵人──這是商場上的第一條準則,所有學過商業的人都知道這一點,然而,真正能看穿並實踐的人卻很少。

比起惡性競爭,Deus等人其實更傾向互惠互利、互相結盟合作,誰說遊戲不能跨公司合作的?

再說,他們雖然是以遊戲起家,但他們的目標並不侷限在這裡,在未來,他們還打算從遊戲衍生出電影動畫、音樂、小說、玩具、服飾業與主題餐館,還打算捧出幾個遊戲明星,讓他們跨足娛樂圈!

有這樣的願景,他們的眼光又怎麼會侷限在這一個小角落?

看看時間,現在是下午兩點多,他已經有兩天沒有好好睡上一覺了。

然而,尚待完成的工作項目還有十幾項,再看到期限……

關上螢幕,閉上酸漲發熱的眼睛,開啟磁浮椅的按摩舒壓裝置以及鬧鈴,立人就這麼仰躺在椅子上睡著了。

兩小時後,他在鬧鈴的聲音中醒來。

慢吞吞地伸了個懶腰,他起身活動幾下、舒展舒展筋骨,而後繼續埋首工作。

沉浸在工作中,他再度忘卻時間,直到敲門聲傳來,驚醒了他,立人這才發現,現在已經晚上七點了。

「哥,吃飯了。」妹妹探頭進來,對他說道。

「我去洗澡,妳先吃。」

「喔。」芥伶應聲離開。

然而,當他泡完熱水澡,走到樓下客廳時,桌上的餐點依舊沒動,妹妹一手抱著抱枕、一手拿著遙控器,盤腿坐在沙發上看電視。

不知道是從什麼時候開始,不管他忙到多晚,芥伶總是會等他一起吃飯,就算他要她先吃,她也總是有各種理由拖延,在妹妹的固執堅持下,他只能妥協。

「吃飯了。」他朝她喊了一聲。

「好。」

電視機就這麼開著,在安靜的用餐氛圍中,新聞播報聲成了另類配菜。

聽著電視的聲音吃飯,也是在不知不覺中養成的習慣,雖然他們也會在用餐時聊天,但也不是什麼時候都有話題能聊,在沒有話題的時候,新聞事件就成了引發對話的來源,即使不想開口說話,聆聽新聞播報也是不錯的選擇。

在星期五清晨,他終於把所有工作完成了。

將結果提交出去後,終於空閒下來的立人,想做的第一件事就是──睡覺!

他睡得昏天暗地,就只有吃飯時才會清醒個一兩小時。

 

※ ※ ※

 

「……你昨天熬夜了?」

星期六上午,看著面色疲憊、精神不振的立人,焰星推了推眼鏡,皺眉詢問。

「不,我睡了一天。」立人揉著發脹的額角。

就是因為睡太多了,他的情況反而變糟,完全沒有達到養精蓄銳的效果,反而覺得更加疲倦。

「……你的體質真特別。」對於他的情況,焰星只能無奈的搖頭。「要不要喝咖啡?」

「好。」

他早上四點就醒了,在家裡磨磨蹭蹭了好一會,抵達公司時,時間還不到七點,因為頭暈腦脹的關係,他倒在休息室的沙發上休息,翻來轉去的結果,就是把早上整理好的髮型弄亂,將身上的新衣服壓皺。

這也造成盛裝打扮的緋,在見到他的時候,出現了不好的第一印象。

立人真是覺得很冤枉,他也想要讓緋有個好印象,沒看到他特地打扮了嗎?

誰知道會弄巧成拙呢?

還好焰星及時出面替他打圓場,要不然他還真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然而,厄運之神今天似乎特別眷顧他。

開會時,他竟然睡著了!

明明他已經睡了一天了,怎麼還會睡著?這真是太神奇了!

「我的音樂有那麼無聊嗎?有那麼像催眠曲嗎?」緋瞪著眼睛、氣呼呼的質問。

瞧她那兇惡煞的模樣,立人可以肯定,如果她不是顧慮著形象,肯定會直接拿椅子砸他!

「抱歉,妳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。」

立人尷尬的抓抓頭髮,在會議中睡著這種事,他以前從沒發生過,真是太丟臉了!

「你當然沒聽清楚,因為你在睡覺!」緋氣急敗壞的朝他大吼,雙眼赤紅,「你在我播放試聽帶的時候睡著了!

「沒、我沒有睡著,我只是眼睛有點酸澀,閉著眼睛休息。」立人心虛的辯解,在這種情況下,打死都不能承認他睡著了,不然Deus的形象就被他毀了!

兄弟,你可以再無恥一點。──Deus等人暗暗翻白眼,鄙視他睜眼說瞎話。

這麼拙劣的謊言,緋自然不相信,她握緊拳頭,做了幾個深呼吸。

瞧她氣得發抖的模樣,立人覺得她很可能會朝他丟東西。

視線偷偷地朝她面前的物品打量,桌面上放著文件檔、平板電腦、微型播放器跟咖啡杯。

他覺得,對方拿咖啡杯當兇器的可能性很高。

「請問立人先生對這段音樂有什麼感想?」緋語氣生硬、隱含怒火的詢問。

「啊?」

他都睡著了,哪來的感想啊?

「立人先生不是沒有睡著嗎?那請問你的感想是什麼?」她冷笑著。

「感想啊?」他苦惱的撓撓頭,腆著臉皮問道:「可以再播放一次嗎?」

「你不是說你有在聽嗎?」緋斜睨他一眼,鄙夷意味相當濃厚。

「有幾小節我覺得有點不流暢,也可能是我的錯覺,所以想再聽一次。」

反正都已經丟臉丟成這樣了,他索性豁出去,不要臉了!

「好,就再播放一次。」

試聽帶再度播放,這一次,立人聽得很認真,而且也真的讓他聽出一點東西來。

不愉快的小插曲過後,會議繼續進行,然後……

他又睡著了。

再然後,他被緋直接踹下椅子。

「……」坐在地上,他揉著發疼的屁股,神情無辜的看著緋。

「今天這場會議,是我參加過的,最特殊的會議!立人先生的表現讓我印象非常深刻,我很期盼後續的討論!」緋咬牙切齒的瞪著他,活像是想把他吃了一樣。

「……彼此彼此。」

這位不顧形象、發火踹人的巨星,也讓立人印象相當深刻。

 

雖然開端不怎麼愉快,卻也因為有了這次的撕破臉,讓兩人往後的互動多了「真實」,而不是掛著客套的面具,表面上稱讚對方,背後卻滿是批評。

每次的開會,兩人總是你損我一句、我回你一個白眼,你絆我一腳、我挖一個坑給你,說白一點,就是互相挑刺、找對方麻煩。

這樣的互動方式,讓其他人看得冷汗淋漓,生怕讓這次的合作多了陰影,但當事者卻是樂在其中,玩得不亦樂乎。

時日久了,其他人也看出端倪,不再小心翼翼的打圓場,有時候還會幫腔調侃幾句。

在立人看來,緋雖然有些小脾氣,但是在工作時,她是一個相當認真、負責,而且很好溝通的人。

藝術家都有自己的驕傲,不喜歡別人修改他的作品,先前製作遊戲時,立人也遇過幾個怎麼樣都不肯更動音樂的人──明明他們才是出錢的客戶,卻要反過來聽從對方的意見,這種情況讓立人很無奈。

而緋雖然是家喻戶曉的巨星,榮獲國際各大獎項的實力派創作者,她卻沒有這樣的毛病。

她也有自己對音樂的堅持,但也會聽取旁人的意見,做出雙方都滿意的作品。

拒絕或是妥協都很容易,最難的是按照客戶意見修改卻又能維持專業,把作品改得更加出色。

或許是為了緩和兩人的關係,緋的經紀人「羅傑」經常私下跟他聊天,說一些跟緋有關,但卻無傷大雅的八卦。

例如:緋很怕看醫生,她怕打針,而且也不擅長吞藥,不管是膠囊或藥丸,她總是要喝很多水才能服下。

例如:緋喜歡吃麻辣火鍋、涼拌苦瓜以及乳酪蛋糕。

例如:緋喜歡線條簡單俐落的服飾,討厭過度暴露的衣服,也討厭合作者將注意力放在她的臉蛋跟身材,而不是音樂。然而,儘管心裡不滿,她最後還是會無奈的妥協。

例如:從緋的指甲顏色,可以看出她的情緒。當她心情好的時候,她會塗上透明色、珍珠色或是接近膚色的淺色系;當她心情沮喪的時候,她會塗上鮮艷的顏色;當她進行創作時,會塗上黑色或金屬色……

例如: 她喜歡喝咖啡,但是只喝真正用咖啡豆煮出的咖啡,不喝市售罐裝的,她沒有特別喜愛的咖啡種類,如果店家有推出新款咖啡,她會第一個嘗試。

例如:她休閒時喜歡玩線上遊戲,最近著迷的一款就是《零度》,她的遊戲暱稱是「紫玥」……

乍聽到這名稱,立人還以為是重名或是發音相近的玩家,後來向焰星確認,這才知道,緋真的是戰神的紫玥。

……世界還真是小。立人不禁這樣感慨著。

 

「緋已經咳嗽咳好多天了,今天還發著低燒,叫她去看醫生她都不要。」羅傑哀聲嘆氣的說道,光學螢幕上的表情顯得相當沮喪。

「她不去,你不會把她架過去嗎?」立人在鍵盤上輸入指令,目光緊盯著工作螢幕。

「我哪敢啊!」羅傑面露委屈,「她練過女子防身術跟拳擊有氧,我根本就不是她的對手……要不,你幫我勸勸她?」

「你說的話她都不聽了,我的話怎麼會有用?」立人不以為然的挑眉。

「你不試試,怎麼知道不行?說不定她真的會聽你的話……」羅傑鼓動著。

「你也可以去試試。」立人回敬他同樣的話,「你沒跟她打過,怎麼知道打不過她?」他笑得戲謔。

「我可是紳士,紳士怎麼能動用暴力!」

「那我也沒辦法……」

 

 

 

 

「咳咳!貓,我聽說了喔!咳咳!沒想到我才幾天沒上線,你們就已經發展成這樣啦?咳咳……」

看著光學螢幕裡,正在生病卻不肯去看醫生的紫玥,立人突然有種把羅傑抓來,奏他一頓的衝動。

離那天的談話都已經過去幾天了,他竟然還沒帶她去看醫生!是想讓她病死嗎?

皺眉觀察著紫玥的神情,立人發現這傢伙的病情變嚴重了,先前只是咳嗽,現在她肯定在發燒!

聽到她異常沙啞的嗓音,還有接連不斷的咳嗽聲,立人突然覺得心裡煩躁,莫名的起了怒意。

這群傢伙到底在搞什麼?沒人注意到她的聲音不對、臉色不對嗎?竟然還在那邊聊的這麼開心!

「惡女,妳沒去看醫生?」他壓下心底的不悅,語氣冷硬的質問。

「啊?什、什麼醫生?」

怎麼?還想糊弄過去?當我是那個沒用的經紀人嗎?

「妳感冒了。」立人直接拆穿她。

「……只、只是一點小感冒,不、咳、不礙事。」紫玥心虛的狡辯。

「小感冒?」好一個小感冒!

「從剛才到現在,妳一直在咳嗽,說話帶著鼻音,臉也比平常紅……難道妳是腮紅塗多了?」

「你!關你、咳咳咳、關你屁事!咳咳咳咳……」

聽到紫玥咳得上氣不接下氣,立人覺得更加煩躁了。

「咳成這樣還不去醫院,妳是想等病重了,體驗一下搭救護車去醫院的感覺?」或者妳是覺得現在的智商太高,想把腦漿燒掉一些?還是說──」

「閉嘴!」

「哥,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毒舌了?」芥伶訝異的驚呼。

毒舌個屁!

「這不是毒舌,我是實事求是,她生氣是因為忠言逆耳。」

「逆你個死人頭!就算我病倒了也不關你的事!」紫玥怒沖沖的反駁。

「怎麼會不關我的事?妳要是病倒了,就會影響工作,原定日程就會被妳耽誤,妳說,這關不關我的事?」立人慢條斯理的回道。

是的,他之所以干涉對方的私生活,全都是因為擔心工作,才不是因為擔心這個蠢女人的健康!

「你、你……要不是因為你們的企劃案,我也用不著忙成這樣。」紫玥頓時紅了眼眶,語帶哽咽。

……喂喂,幹嘛用這種看壞人的眼神看著我?我有說錯嗎?

「自己的身體要自己懂得照顧,要是覺得不舒服就去看醫生,不要因為怕打針就躲避,不過就是痛一下的小事,一天就能讓感冒痊癒,妳偏偏反過來折磨自己,病了兩天還不去醫院。」

「紫玥,妳要是忙不過來就休息吧!不要強撐。」芥伶跟著勸道。

「哼!不過是小感冒,根本不礙事。」

紫玥完全沒有將勸告放在心上,而立人也因她的態度激起了怒火。

「是啊,偉大而且神奇的紫玥女王,怎麼可能被這種小病擊倒?她可是女王,她的體質肯定很特殊,基因碼可能有經過某種特別的手法強化……芥伶,妳的關心是多餘的。」

「是啊是啊,像我這麼聰明美麗善良大方的人,一定是受到上天眷顧的,怎樣?很羨慕吧!」

「是、是,羨慕妳感冒,羨慕妳發燒,羨慕妳喉嚨痛,羨慕妳咳嗽咳得喘不過氣……啊啊,真是讓人羨慕啊!」

吵到最後,紫玥敗戰而逃,立人獲勝。

以為逃跑就沒事了嗎?

立人隨即發出一則訊息給羅傑,讓他抓那個逃跑的任性女王去醫院,就連醫院也替她預約好了。

哼哼!就不信治不了妳!立人暗暗想著。

 

 

隔天,當立人接到羅傑的「求救」電話時,他就發現,他真的不應該對這傢伙有太多的期盼!

這小子應該砍掉重練!回爐重造!

憋著一肚子怒火,立人臉色難看的來到紫玥家裡──羅傑替他開得門。

「剛才幫她量了體溫,三十九度……」羅傑引著他走向房間。

「嗯。」

這時候的緋,神智還算清楚,但卻也有些迷迷糊糊,全身癱軟無力。

沒有理會她的掙扎,立人用薄被將她整個人包裹起來,連人帶被地放入車裡,朝醫院的位置直奔而去。

經過診斷,醫生說她出現輕度肺炎的狀況,需要打針。

「不要,我不要打針……」被裹在薄被裡的緋,聲音虛軟的拒絕。

沒有理會她抗議,立人替她做了決定。

當看到護士拿著藥劑與針槍出現時,緋激烈地掙扎,試圖逃脫,卻被立人一把禁錮在懷裡,鎮壓了她的反抗。

「不要不要不要,我不要……我不要打針,放手!」

「混蛋!你憑什麼管我!我不要打針,你走開!」

「放手!不放手我咬你了!」

說著,她還真的咬了。

看著埋首在手臂上的人,感受著手臂上的刺痛,立人眉頭微蹙,懲戒性的拍了下她的屁股。

「別胡鬧。」

「嗚嗚~~你打我,你欺負我!」緋哭了,淚水大滴大滴的落下。

因為生病的關係,她的情緒顯得相當脆弱,被立人強制帶來這裡,而後又無視她的拒絕,硬是要讓她打針,現在又打她屁股!種種作為讓緋爆發了。

「壞蛋!你是壞蛋!混蛋!嗚嗚~~」

「呃……」立人震驚了,他從沒想過要把她惹哭,也從沒想過她會哭。

畢竟她平常是那麼……好強。

「從小到大,我爸爸媽媽都沒打過我,你竟敢打我,而且還兇我!你混蛋……」

「我不是……」

「你走!我不想看到你!你走開!」

看著哭鬧不休的她,立人面露尷尬,在羅傑的驚愕目光與醫生和護士的調侃眼神中,他只能硬著頭皮,好聲好氣的安撫。

「乖、乖喔!不哭不哭,我也是為妳好啊,妳再這麼燒下去會很危險,要是變笨了怎麼辦?」

他像是對待小孩一樣,輕撫著緋的頭髮。

「你才笨!你是大笨蛋!」緋嘟嘴反駁,眼睫還懸著淚珠,「你打我,還兇我!你對我很壞!」

「是是是,我不好,是我不對,妳就原諒我一次,下次我一定會改進……」

立人一邊轉移紫玥的注意力,一邊用眼神示意護士動手打針。

「下次?你還想有下次!你混蛋!」

「是是是,我是混蛋、傻蛋、臭雞蛋……」

「還有壞蛋!色蛋!」紫玥補充。

「是,我是大壞蛋,是色……我哪有色?」

「怎麼沒有?你摸我屁股!」

小姐,那是「打」,不是「摸」!立人想要翻白眼了。

抓著兩人對話的空檔,護士拿著針槍,迅速在紫玥的手臂上打了一針。

「啪呲」一聲,打針程序就完成了,過程只有一秒鐘,而過程也真的不怎麼痛,就跟蚊子叮咬一樣。

跟立人吵得正起勁的緋,完全沒察覺到那點刺痛。

「呵呵,妳的男朋友對妳真好。」完成任務的護士,笑呵呵的替立人緩頰。「看妳生病,就算知道會讓妳生氣,也是要帶妳來醫院,看得出來,他是真的把妳放在心上,嫁人就要嫁這樣的男生……」

「他剛才還跟我說,妳不會吞藥丸,要我開藥水給妳,非常體貼啊!」醫生同聲附和著。

「他、他才不是我男朋友!」被兩人這麼一調侃,緋的臉瞬間漲紅,也不曉得是羞的還是氣的。

「不是男朋友?那是未婚夫?丈夫?」護士猜測著。

「都不是,他只是、只是同事。」

「……同事?」醫生與護士臉上明擺著不信。

只是同事關係,會關心妳有沒有看醫生?

只是同事關係,會任妳咬、任妳罵?

那手臂都咬出血了呢!

「來,手伸出來,我幫你上藥。」護士拿著棉花棒說道。

「……」

經護士這麼一提,緋這才注意到立人手上的傷,看著牙印上的血跡,她心底閃過一抹內疚與心虛,還有一種說不清、道不明的感動。

心口暖洋洋的,像在做日光浴一樣,空氣裡明明是讓人討厭的藥水味,但她卻覺得聞到了焦糖瑪奇朵的甜香。

我肯定病的很嚴重,竟然連嗅覺都出現問題了……

她摸著心口,暗暗的想著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