六十坪大的更衣室內,一名外型亮麗的女子正忙著挑選服裝。

她站在一整面牆的大鏡子前,右手邊的鏡面牆壁伸展出幾個懸掛式衣杆架,每一杆都掛了二、三十套服裝。

單件式洋裝、上下分開式洋裝、三件式套裝、精緻的襯衫或率性帥氣的T恤,短裙長裙、波浪裙、荷葉裙、A字裙、休閒款褲裝、牛仔褲、短褲……

各種想得到的服裝款式,衣櫃裡都有。

這些衣服不見得是有名的國際名牌,但全都是作工精細、品味出色,相當具有時尚感的衣著。

她雙手各舉著一套服裝,站在穿衣鏡前不斷比較,而左手邊則是堆了一疊被淘汰的服裝。

隨著時間滴答滴答的溜走,左手邊的小山越堆越高,她的眉頭也越皺越緊。

「緋,妳起床了嗎?」經紀人詢問的聲音遠遠傳來。

「我在更衣室!」她頭也不回的喊道。

「咦?妳已經起床啦?今天真早。」繫著亮色領巾,穿著淺灰色套裝的羅傑,笑盈盈的出現在門口。

「你覺得哪一套好看?」她轉過身,詢問著他的意見。

「唔……左邊這套。」打量一番後,羅傑指著米色套裝說道。

修身的短外套配上剪裁合宜的長褲,偏中性的俐落裝扮。

「會不會太正式了?」緋皺起眉頭。

「不會啊!這是偏休閒款的套裝,妳穿起來很帥氣。」羅傑回憶著先前的穿衣效果,那週的時尚週刊還對她這身裝扮讚譽有加呢!

「這樣會不會少了一些女人味?」緋嘟著嘴,又抓過一套水藍色洋裝。

「這套怎麼樣?」

「嗯,也不錯。」羅傑點頭。

「會不會太裸露了?」緋又有了新的擔心。

「裸露?」羅傑狐疑的打量那套洋裝。

小立領、無袖、裙長及膝……哪裡裸露了?

「這套呢?」緋又拿起一款黑色洋裝。

「嗯,也不錯。」

「可是顏色好像太沉重了……」

衣服又被換掉。

羅傑:「……」

就這麼折騰了十多分鐘,緋依舊沒有選定服裝。

「我說,親愛的,今天只是跟遊戲工作室的人見面,跟他們打個招呼,開個事前小會議,妳有必要搞得像領取國際音樂大獎一樣嗎?」羅傑無奈的扶額。

這位小姐今天是怎麼了?

「哎喲!你不懂啦!」緋無奈的嘟嘴。

「就是因為我搞不懂,所以才問妳呀!」羅傑抬手看了下手錶,「再二十分鐘就要出發了。」

「知道了、知道了。」

最後,緋選擇了先前那套立領無袖洋裝,外頭再搭一件白色短外套。

裝扮好之後,她坐上羅傑的車子,前往開會的地點。

 

為什麼她會這麼的「慎重其事」?

 

說實話,緋自己也不明白。

這種忐忑、期待的心情,已經很久沒有發生過了。

或許這是因為她即將見到那位「傳說中的哥哥」吧!

跟韃羅貓相處的時候,雖然彼此很少聊私事,但也聽說了不少她的生活情況。

她的雙親很早就過世了,因為兄妹倆都還年幼,社福單位依照法令,將他們送到親戚家中居住。

收養的親戚無法負擔兩人的生活費用,所以他們被送往不同家庭。

剛開始,妹妹很害怕跟哥哥分開,每夜都是哭著入睡,而她的哥哥知道妹妹的情況後,便在每個星期的假日跑來找她。

兩位親戚雖然住在同一市區,住家位置卻相隔甚遠,搭乘公車需要轉乘幾班才會抵達,車程將近兩小時。

那時,哥哥也不過十一歲。

親戚給哥哥的零用錢並不多,有時候沒有搭車的錢,哥哥便會循著公車路線,徒步走去找妹妹。

就算夏季的炎熱高溫讓哥哥流得滿身大汗,而冬天的嚴寒低溫讓他的鼻子與臉頰凍得通紅,哥哥依舊沒有半句怨言。

隨著年紀漸長,哥哥開始打工賺錢,雖然兩人見面的時間變少了,但每個月還是會固定見一次面,互相聊聊近況。

見面時,哥哥會用積攢的錢,買一塊小小的蛋糕,跟妹妹一起分享。

每次分蛋糕時,妹妹總是拿到較大的那塊,而蛋糕上的水果裝飾,哥哥也總是讓給她。

後來,哥哥與朋友成立了遊戲工作室「Deus」,賺進第一桶金,拿到錢後,哥哥立刻用那筆錢租了一間小套房,將妹妹從親戚那裡接回來,兄妹倆終於重逢。

韃羅貓敘述的生活相當平淡,有時候也會抱怨生活上的細碎瑣事,像是:哥哥不愛做家事、總是喜歡找碴、有時候很幼稚、很任性、挑食等等,但緋還是從她的話語裡,聽出她對哥哥的自豪,聽出他們兄妹倆的深厚情感。

那是身為獨生女的緋所無法體會的。

她很羨慕貓。

很羨慕他們兄妹倆的感情。

有時候她甚至暗暗幻想,假裝自己也有這麼一位哥哥。

可以讓她撒嬌,會在生病時煮粥給她吃,在她寂寞時陪伴著她,在她開心時跟她一起大笑,在她生氣時會逗她開心,在她難過的時候讓她靠著肩膀哭泣……

她真的很羨慕貓。

現在,她就要跟那位傳說中的哥哥見面了。

她很期待、很緊張,也很忐忑。

她很想跟對方搞好關係,也設想過兩人初次見面的種種情況。

她希望能跟對方一見如故,希望能有很多共通話題,希望能給對方一個很好的印象……

「到了,那棟就是《零度》的公司。」羅傑指著前方的商業大樓說道。

「嗯。」

緋緊張地咬著下唇,手心微微冒汗。

加油!妳可以的,妳一定能給他一個好印象,紫玥!

 

然而,儘管她如此為自己加油打氣,如此期盼會有一個美好的見面,如此期待見到「傳說中的哥哥」的本尊,後續發生的一切卻讓她……

 

很想拿高跟鞋敲他的腦袋!

 

這個頭髮亂七八糟、衣服皺巴巴,一臉頹廢模樣,還不斷打呵欠的傢伙是誰?

見到立人時,紫玥還以為她認錯人了。

難道羅傑沒有告訴他們,今天她會「親自」過來開會嗎?

為什麼他會是這樣的打扮?

緋參加過無數的會議,見過不少合作對象,每一個人與她見面時,都是把自己打扮的乾淨整齊、光鮮亮麗,就算是走特殊風格的藝術家,也都能看出他們用心裝扮了自己,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現出來。

而眼前這個人卻……

緋突然有一種被人輕視的感覺。

他根本不在乎我!不重視跟我的合作!

這讓她覺得很彆扭、很鬱悶,就像滿腔的熱情被潑了一桶冰水一樣。

「抱歉,立人他這幾天都在趕工作……」焰星出面打圓場,適時地緩和氣氛。

有焰星的安撫,緋勉強忍下了這口氣。

然而,接下來的會議,當緋拿出她為這次合作所創作的歌曲,讓他們試聽時,立人竟然睡著了!

看著癱在漂浮椅上呼呼大睡的傢伙,她很想脫下高跟鞋砸他!

混蛋!

她的眼眶瞬間通紅,快要被氣哭了。

這可是她費了好多心血的創作,他怎麼可以用這種態度……

「我的音樂有那麼無聊嗎?有那麼像催眠曲嗎?」她瞪著那個該死的傢伙,氣呼呼的質問。

「呃?啊?」

打瞌睡的混帳被夥伴暗中踢了一腳,甦醒過來。

「抱歉,妳剛才說什麼我沒聽清楚。」

「你當然沒聽清楚,因為你在睡覺!」緋爆炸了,「你在我播放試聽帶的時候睡著了!

「沒、我沒有睡著。」對方睜著眼睛說瞎話,「我只是眼睛有點酸澀,閉著眼睛休息。」

放屁!

她握緊拳頭,克制自己不要把桌上的咖啡扔向他。

為什麼現在不是在狙擊手裡頭呢?

她真的好想宰了這個混蛋!

「請問立人先生對這段音樂有什麼感想?」她語氣生硬的問道。

「啊?」

「立人先生不是沒有睡著嗎?那請問你的感想是什麼?」她冷笑著。

「感想啊?」他撓了撓頭髮,「可以再播放一次嗎?」

「你不是說你有在聽嗎?」緋斜睨他一眼。

「有幾小節我覺得有點不流暢,也可能是我的錯覺,所以想再聽一次。」他坦然的回道。

「好,就再播放一次。」

依著立人的話,緋再度播放試聽帶。

「停。」在其中一個段落,立人出聲喊道:「往前轉十五秒,再放一次。」

見他一臉認真,緋也仔細聽了那一小段,而後,她察覺到這一處的確有瑕疵。

「……這邊我會再修過。」她神情複雜的看著他,有些佩服但也有點不甘。

也許我不應該那麼早下評斷,畢竟這只是我們第一次見面。

緋決定繼續觀察立人。

這個小插曲過去後,會議繼續進行,焰星等人也因為氣氛的緩和而鬆了口氣。

本以為接下來會進展得很順利,然而……

他果然是個混蛋!

看著在椅子上睡得打呼的傢伙,緋又想朝他扔東西了。

 

有了這次不愉快的開端,之後兩人見面時,就像是敵對的天敵,你損我一句,我鄙視你一眼,氣氛相當火爆。

「我覺得第一種的背景比較好看。」緋指著光學螢幕上,螢幕的左半邊樣式。

「那種火焰的背景已經用到爛了,第二種的金沙效果比較好……」立人搖頭反駁。

「雖然很常見,可是這款火焰的感覺不一樣,很有設計感。」緋試圖說服他。

「這火焰太花了,會把前面的主體吃掉……」立人依舊搖頭。

「你怎麼那麼喜歡閃亮亮的東西啊?」緋皺眉。

「這不是喜不喜歡的問題,而是……」

看著就要吵起來的兩人,焰星等人只好上前打圓場。

「我喜歡火焰這組。」焰星說道:「但是可能要將它淡化一下。」

「嗯,火焰的感覺不錯,金沙的效果太柔和了。」非凡子附和。

見已經有兩票倒向緋,立人也只好妥協。

「好吧,那就……」

「不,其實金沙也不錯,我只是覺得它不夠動態。」出乎意料的,緋竟然反過來站在立人這邊。

「或者,把金沙轉成火焰的樣子?讓它像火焰一樣舞動?」立人提議著。

「這個主意不錯!」

於是乎,兩人又開始討論起該用什麼形式才好看,完全忽視了焰星等人。

 

 

「這套服裝不會太暴露了嗎?」看著宣傳服,立人皺起眉頭,一臉的排斥。

「會嗎?」緋單手撐著下巴,觀看假人身上的衣服。

那是一款兩件式黑色皮衣,上身是馬甲設計,肩膀加上鑲著碎鑽的金屬肩甲裝飾,下半身是一件八片式短裙,有點類似古羅馬戰士的鎧甲裙。

「怎麼不會?這種裙子穿了還能動嗎?隨便一跨腳就露內褲了吧?」

「裡面有加上一件短褲。」緋撩起假人身上的裙襬,示意他觀看。

「那麼短,一半的屁股都沒包住吧?」立人依舊嘀咕著。

「……」緋直接回他一記白眼。

「還有上面這一件,妳不覺得很像調整型內衣?」他繼續說下。

「馬甲本來就是從調整型內衣演化過來的。」

「所以妳想要內衣外穿?」他一臉不贊同的看著她。「這胸口這麼低,妳不怕動一動就把胸部掉出來?」

「你把我的胸部當成什麼了?可拆卸的球嗎?」緋發火了。

她也不喜歡這麼裸露的衣著,但為了工作需要,為了做好這次的宣傳,她也就按耐著性子乖乖配合,結果這傢伙現在竟然……

「要不是為了這個企劃,你以為我想穿這樣嗎?」她朝他吼道。

「不想穿就別穿。」立人斬釘截鐵的回道。

丟下這句話,他隨即轉身走到會議室外的走廊。

「你!」緋氣得眼眶泛淚,頭一轉,她氣呼呼的坐在沙發上,憤恨的搥打沙發。

在她發洩怒火時,立人與其他人通訊的聲音隱隱約約地傳來。

「那套服裝不行,重作!」

「哪裡不好?你給我說說那套衣服有哪裡好?」

「時尚感?我只看到廉價的暴露,要穿那種衣服不如穿泳裝,露的肉更多!」

「你們把緋當成什麼了?零度的宣傳不需要靠她出賣色相!」

「……」

聽著立人冒著火氣的譴責,緋的不滿與委屈消失了,取而代之的是被人尊重、被人呵護的溫暖。

還有一絲絲的甜意。

 

 

「妳這個人怎麼這麼無理取鬧啊?」立人氣呼呼的瞪著她。

「我哪裡無理取鬧了?你才無理取鬧呢!」緋瞪了回去。

「妳怎麼沒有無理取鬧?妳這樣還不叫做無理取鬧?」

「好!就算我無理取鬧好了,我就是無理取鬧!怎樣,你咬我啊?」

「妳……」

看著宛若繞口令的兩人,稍晚才趕來開會的非凡子,納悶的皺眉。

「他們怎麼又吵起來了?這次是為了什麼?」

「在討論拿鐵是咖啡還是飲料。一個說是,一個說不是。」焰星端著黑咖啡,像看戲一樣的笑道。

「我還是不明白。」已經聽了一會的格鬥天丸,茫然的搖頭,「咖啡不就是飲料的一種嗎?這有什麼好爭執的?」

「他們的意思是,咖啡是一種正統的、有文化涵養的飲品,而飲料是偏向化學添加劑那類的垃圾食物。」焰星解釋道:「簡言之,就是在爭論,拿鐵屬於高級飲品,或是廉價的垃圾飲料。」

「……這跟無理取鬧有什麼關係?」非凡子問出了重點。

「誰知道。」焰星聳肩。

 

說也奇怪,這兩人雖然經常爭吵,卻是越吵越有默契、越吵越合拍,要是其中一方被人刁難,他們還會護短的一致對外,這情況也讓緋的經紀人嘖嘖稱奇,經常有意無意的嚷著:春天來了呀~春天已經來了~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