死神殿,會議室內。

巴薩德嘴裡叼著半根雪茄,面前的煙灰缸塞滿了抽剩的煙蒂,閉鎖的會議室內瀰漫著煙霧。

他不過是去探視夏契爾他們的情況,沒想到卻讓他聽到那些消息……

不,這也不算意外,若那個人不想讓他聽見,他就算用盡各種手段也無法潛入那屋子,更別說藏身在暗處偷聽了。

想起在他臨走之前,突然出現在他面前的男人,他的背脊就升起一股寒意。

即使是巔峰時期的他,也做不到這般悄然無息。

能夠在那次意外後順利詐死,並且長時間逃過L組織與死神殿那些叛徒搜捕的他,竟然在那個人面前完全沒轍?

真是……太可笑了!

他捻熄了只剩下一小截的雪茄,又從口袋裡取出一根,他沒有點燃這根雪茄,只是將它拿在手上,拇指與食指捏著雪茄左右滾動。

眼眸低垂,他的目光就這麼定在雪茄上,眼睛眨也不眨,凝望的神情極為專注,像是那根雪茄突然開出一朵花,或是變成了金子一樣。

不多時,會議室的門被打開了。

「調查的結果怎麼樣?」巴薩德沒有抬頭,聲音淡然地問道。

薇菈將筆記型電腦往桌上一擺,點開了一個需要密碼才能開啟的資料夾,將裡頭的文件展示在巴薩德面前。

「魔法陣的研究還沒完成,目前只能確定它具有吸收與儲存能量的作用,至於它的儲存上限是多少、是否會造成死神殿位面崩毀瓦解,這些都還沒有明確的數據能證實,但是,根據這段時間的觀察,我們發現這個陣法的確會自行吸收周圍的能量,因為吸取的是位面殘存的游離能量,數量也不多,就沒有被察覺到……」

「……」巴薩德看著螢幕上跑動的資料,眉頭深鎖。

他雖然不是這方面的行家,卻也懂一些基礎的東西,從分析報告上面看來,情況的確很不妙,這讓他的臉色陰沉,眸光閃爍,看不出在想些什麼。

與他一樣,薇菈的表情也沒有好看到哪裡去,她推了推鼻樑上的眼鏡,又接著說道:「結界組查不出陣法是否有關閉閥的設計,結界組的組長說,只要能找出陣法的來源,他們就能解析出來,根據分析,這個陣法是一個組合陣,而且是經過修改的複合式陣法,目前他們只解析出幾個陣法的可能原貌,有幾個環節還沒查明,結界組預估還要再一星期的時間才能有進一步的完整結果……」

緊接著,她在鍵盤上敲了幾個按鍵,播放出一個紀錄影像。

「這是暗探拍攝到的影像,他們已經查出三個陣法的位置,但不確定這就是全部……」

這些吸取能源的陣法是雷扎姆親自安置的,除了他本人,沒有人知道確實的數量與位置,這也讓想要破換陣法的他們大傷腦筋。

他們跟L組織合作,引誘他們來到死神殿,可不是真想讓他們在這裡稱王稱霸,只不過是想要藉著L組織的手剷除那些叛黨,同時,他們還想利用這個「陷阱」一舉殲滅雷扎姆及他的手下。

「葛瑞已經派人過去佈署了,只要一找出破陣的方法,他們就會立刻動手。」頓了頓,薇菈又道:「佐.斯魂院、天堂、閻王殿、魔界跟人界都有派人過來,麥克洛已經私下跟他們接洽了,他們會幫忙消滅怪物,也會在各地製造動亂,替我們的行動作掩護。」

當薇菈叨叨絮絮的報告時,巴薩德始終不發一語,表情跟動作都沒有變過,直到她提起下一件事情時,他才有了反應。

「L組織打算對重罪監獄裡的人下手,讓他們成為怪物的糧食,變成陣法的能源。」薇菈平靜的語調浮現了怒意,眼眸裡翻騰著殺氣。

「……糧食?呵!」巴薩德勾起唇角,笑了,眼裡卻是一陣冰寒,手上的雪茄也因他爆發的靈壓碎成粉末。

他之所以將皮斯他們關到重罪監獄去,就是想要好好保護他們,讓他們不會受到這場戰事的影響,他們是死神殿的傳承火苗,一個人都損失不得。

熟知死神殿歷史的人都知道,死神殿最嚴密、最堅固、最有保護性的地方,不是議會殿堂、不是會議室、不是寶庫,而是重罪監獄。

為了羈押那些危險的重罪犯,重罪監獄設下諸多關卡、做了不少防禦工事,想要進去裡頭探視犯人,需要經過三道圍牆、三道防禦閘以及六扇門,即使有著強悍的武力值,暴力破開這些設置,成功闖入裡頭,也要有特製的鑰匙才能打開監獄圍牆的最後一道防線,之前L組織的人之所以能夠順利闖入監獄,幫助犯人脫逃,全都是因為巴薩德的暗中安排,若不是他,那些人根本連第一道關卡都闖不過去!

說也好笑,為了保護死神殿未來的復甦希望,竟然將他們關到監獄裡頭,這樣的保護聽來還真諷刺!

「他們打算什麼時候行動?」巴薩德恢復了情緒,語氣淡然的問。

「尼可拉斯正在拖延,他打算將他們轉移出去,他讓我問你,有沒有適合藏人的地方?」

「你讓他盡快安排好轉移的事情,後續的事我會處裡。」巴薩德沒有說出轉移地點,不是不信任對方,他這是在保護自己的隊員,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,知道的越少,他們的危險也就越少。

「好。」薇菈也沒有多問,直接拿出內部專用的通訊器,傳了一串密碼文字給尼可拉斯。

即使這個內部通訊器已經設置了反偵查、反追蹤的功能,但這並不表示它就是安全的、保險的,為了計畫的成功以及眾人的安危,再多加一層防範總是比較安心。

收回筆記型電腦,薇菈看著巴薩德,問了一句與現狀無關的事。

「夏契爾跟尚漓還好嗎?」雖然問的淡然平靜,巴薩德仍然從她眼眸裡看出隱晦的關心與擔憂。

「他們很不錯。」嘴上雖然說得篤定,其實巴薩德還是有些心虛的,因為他並沒有見到夏契爾他們。

那一天,他潛入那棟房子時,恰好聽到他們的討論,他本想聽完談話再去探望夏契爾,沒想到那個叫做尚恩的男人突然出現在他面前……

不,那樣的出現也不太算出現,他見到的是一個虛擬的影像,尚恩本人依舊坐在原位喝茶、吃餅乾,神態悠哉。

他原本認為,雖然被發現了,但眼前這個不過是個虛影,碰觸不到他,也攔阻不了他,他仍然可以按照計畫行事,只是要更加小心罷了,然而,後續的情況卻是出乎他的預料,那虛影只是淡淡地、漠然地看了他一眼。

這麼輕描淡寫的一個眼神,竟然讓他全身動彈不得!

要知道,即使是在力量比自己強大的雷扎姆面前,即使雷扎姆持有威力強大的古聖物,他仍然不覺得對方有什麼厲害,甚至篤定的認為自己一定能夠擊敗對方,而這個男人,這個叫做尚恩的男人,竟然光靠虛影就仍讓他心生畏懼,甚至產生臣服對方的念頭!

這怎麼能叫他不驚訝、不愕然?

他還想憑著意志力頑強抵抗,甚至做好拼上性命全力一搏的念頭,但對方顯然沒將他放在心上,隨手一揮,他便被移送到千里之外。

遠離那個男人之後,他才發現自己全身虛軟無力、冷汗淋漓,背心全部溼透。

「他們待在那裡會很安全。」巴薩德嗓音低沉的說道,語氣透著微微的自嘲,這些情緒他隱藏的很好,薇菈並沒有察覺。

有那個男人在,就算是雷扎姆也奈何不了對方,要不是受限於現在的「叛徒」身份,他還真想找對方合作,合力除掉雷扎姆及其黨羽。

……不,那個人肯定不會同意。巴薩德很快就推翻這樣的想法。

雖然跟那個男人只接觸過一次,他卻是確信那個男人不會跟任何人合作,他的眼神太淡漠了,雖然他總是笑著,那雙眼睛卻是無情無感、淡漠至極,彷彿世間萬物都入不了他的眼,進不了他的心──即使他看上去很好相處、很好親近,也很關心他人,這一切表象都改變不了他冷漠的本質。

他甚至覺得,即使雷扎姆要毀滅世界,那個男人也不會有一絲一毫的動搖,他只會是笑笑的看著眾人奔波忙碌,心血來潮時就提供一些線索,要是覺得無趣,她就會直接轉身離開,十足十的局外人、旁觀者的姿態。

巴薩德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,也確信自己沒有誤解對方的性格。

如果不是想要看戲,他根本可以直接出手滅了雷扎姆,而不是看著眾人為了這些事情忙的焦頭爛額。

畢竟就立場而言,雷扎姆是季薰的敵人,而他與季薰交好,立場自然應該是屬於季薰這方,不是嗎?

然而,這個男人似乎不是這樣看待,即使季薰遭遇困難、不省人事地昏迷著,他也只是雙手插口袋,站在一旁觀看,並沒有出手相助,明明季薰被雷扎姆抓走、關在他的住處時,還是尚恩出手救她與其他人脫困的,結果一轉眼,他又劃開了界線,擺出視若無睹的姿態──這樣的行為,實在讓人很難摸清他的想法。

巴薩德不曉得尚恩到底有多強大,只是他的直覺告訴他,尚恩的實力絕對在雷扎姆之上,即使雷扎姆有古聖物的幫助,也仍然奈何不了他!

只可惜,就目前看來,似乎沒有人或事物能打動這個男人,讓他出手幫忙。

「滴滴、滴滴!」訊息的提醒聲響起,薇菈拿出通訊器看了一眼。

「尼可拉斯說,他明天晚上就能安排他們離開。」

「好。」巴薩德點點頭,起身活動了一下身體,順手拿起他的牛仔帽戴上。

「地點安排妥當後,我會聯繫你們,移動時記得讓人搗點亂,別讓那些人壞了事。」他吩咐道。

「好。」薇菈點頭答應,並將巴薩德的命令轉傳給其他人。

 

經由高階長官才會知道的祕密通道離開了死神殿,巴薩德來DA小組經常聚餐的麵店。

「歡迎光……是你這小子啊?」蓄著滿臉落腮鬍、粗壯肩膀刺著十字架的店老闆瞧見是巴薩德,先前的招呼熱情也就降了一半。

「老樣子?大盤什錦炒麵跟一打啤酒?」店老闆隨手將白色汗巾搭在肩上,聲音宏亮的問。

「再加一盤醬牛肉、幾盤小菜,啤酒來兩箱,我們兩個好久沒聚聚了,反正現在也沒客人,就陪我聊聊吧!」巴薩德笑著應了一聲,隨後便往二樓走去。

店老闆挑了挑眉,嘴一撇,「我這是麵店,只賣吃的,不陪聊。」

「欸!別這樣啊老山頭,咱們都認識那麼久了,一起吃頓飯又沒什麼,就這麼說定啦!」

沒給老闆反悔的機會,巴薩德直接轉身往二樓走去,身影迅速消失在樓梯間。

「……臭小子,肯定又要給我找麻煩了。」嘴裡不滿的念叨,綽號叫做「老山頭」的店老闆走向廚房,心底考慮著要不要給這傢伙的菜裡加點料

老山頭的預感很準確,當他把菜餚端上二樓後,巴薩德拉著他喝酒,從兩人初次見面的情況開始聊,聊到兩人打架、拼酒量、拼食量到最後結交,又聊到他還是死神殿大隊長時,經常帶著隊員們過來這裡聚餐吃飯,可老山頭都不給個熟人折扣,就連贈送幾盤小菜也不肯,都是巴薩德硬跟他拗,這才拗到一點點的優惠……

老山頭好幾次都聽的不耐煩了,想起身離開,卻被巴薩德硬生生拉住,還不斷的找他喝酒,兩人從啤酒喝到高粱、二鍋頭、威士忌,從早上喝到傍晚,幸好他這裡的客人都是晚上跟深夜才來,白天沒什麼人,不然他還真想把這個妨礙他營業的傢伙痛揍一頓!

「來來來!再喝!我們好久沒有拼酒了!喝!」巴薩德舉著一瓶威士忌,瓶口對著老山頭的嘴,打算把整瓶酒都灌進他肚子裡去。

「喝光它!喝喝喝……欸?你怎麼不喝?怕了啊?不敢喝了?」酒瓶被老山頭推開,巴薩德挑釁地抬高下巴,斜睨著他。

「……」老山頭挑眉看了他一眼,也沒有推拒,很爽快的接過酒瓶,就這麼「咕嚕咕嚕」地把一整瓶威士忌都喝光了,喝完後,他豪邁地一抹嘴,將空瓶往桌上一放,玻璃瓶身在木桌上敲擊出響亮的聲響。

「說吧!你又是打感情牌又是想把我灌醉,到底是想做什麼?」即使已經喝了不少酒,老山頭的目光依舊銳利,甚至比沒有喝酒時還要明亮。

巴薩德訕訕地笑笑,「你的酒量這麼好,我怎麼可能灌的醉你?你忘了?之前我帶了整隊人過來跟你拼酒,全隊人都灌趴下了,你都還坐的直挺挺的,臉也沒紅,說話也是清清楚楚、明明白白,結帳時也沒有算錯錢……」

「誰說沒算錯?我那次少算了兩盤魯牛肉的錢。」老山頭橫了他一眼,「要不,你今天把那兩盤漏的補上?」

「……」巴薩德無言了,他揉了幾下臉,讓自己清醒一點。

雖然大半時間都是他在灌老山頭酒,可是他自己也喝了不少,說話時都能聞到自己滿嘴的酒精味,腦袋也有點暈了。

「我說啊,老山頭,我們都認識這麼多年了,就算養條狗也、也有感情了吧?對吧?我說得對吧?」巴薩德瞇著眼,抓著老山頭的手腕問道:「可是你看看你,你怎麼這麼小氣?求你個事情也在那裡推三阻四,你就不能爽快一點的答應嗎?就不能像個男人一點嗎?」

「你什麼都沒說,要我答應什麼?」老山頭沒有理會他的糾纏,手腕一轉一扣,用氣勁彈開巴薩德的箝制,開始收拾桌上的碗盤。

「欸!你先聽我說啊,別收別收,我還沒要走呢!收什麼收?」巴薩德奪過他手上的盤子,隨便往旁邊一放,「啪!」清脆的聲響讓現場兩人知道,有東西破掉了。

「……」老山頭面色陰沉地盯著巴薩德。

「這、這是失誤、失誤,我會賠錢的,一定會賠!」巴薩德訕訕地撓頭笑笑,而老山頭也在得到他的賠償允諾後,臉色這才好轉一些。

「說吧!你找我做什麼?」他催促道。

「給我個地方,幫我藏人。」巴薩德立刻將目的說出。

「就這麼點事?」老山頭不信,不過是替他藏個人,有必要讓他又是打感情牌、又是灌酒嗎?

「這是說大不大、說小也不小,但是你一定能辦到!」巴薩德先送上一頂高帽,奉承著對方,「之前我被那些人追殺逃亡的時候,也多虧有你,我才能一次次躲開,這次也一樣,我相信將他們交給你,一定能得到最好的保護!」

「他們?一共多少人?」老山頭抓住了關鍵字。

巴薩德嘿嘿地乾笑兩聲,「其實也不多,也就三千多……」

「三千多?」老山頭的音量微微提高,「你這話說的還真輕巧,這樣的數量叫做不多?你以為他們只有彈珠大嗎?你以為安置三千人很容易嗎?」

「老山頭,你別看輕自己啊!」見對方似乎想要拒絕,巴薩德連忙開口制止:「說真的,我見過不少厲害的人,他們各有本事,都算得上是一方人物,可是為什麼那麼多人裡頭,我卻偏偏選了你呢?這是因為我對你有信心啊!我相信這件事情交給你,你一定可以處理的很好!」

「拍我馬屁也沒用,我不吃你這一套!」老山頭擺了擺手,表示拒絕。

「不行不行,老哥、老大、老大哥!我從沒求過人,就這一次,這一次就算我求你,一定要幫我這個忙,拜託拜託!這群人真的很重要,他們可是死神殿的未來,是我們以後的希望……」

「呵,希望?」老山頭嗤笑一聲,「那你呢?你又算什麼?顛覆死神殿、引發叛變的大叛徒?」

「……你都知道了啊?不愧是老山頭,我就知道你的消息是最靈通的,就算沒出門也依舊掌握最新情報!」巴薩德豎起拇指誇讚。

「消息靈通個屁!」老山頭直接回他一記白眼,「死神殿鬧政變的事情早就傳開了,這陣子來我這裡的客人都在談這件事,還有人打算組團去你們那裡參觀,你說,我能不知道嗎?我又不是聾子!」

「組團參觀?有誰要來?叫他們把名單列給我,我開個外交使團的通道讓他們走,讓他們體驗一下貴賓的感受,每個人收幾萬塊的參觀費就行了!」

看著巴薩德完全沒有替自己辯解,還打哈哈地岔開話題,老山頭恨鐵不成鋼的狠戳他的腦袋幾下。

「你啊、我說你啊!你這渾小子不是挺機伶的嗎?怎麼把自己搞到這個地步?之前是哪個蠢貨拍著胸口告訴我,說他要成為死神殿最厲害、最強大的死神?是誰說他要拿到最難拿的五星榮譽獎章才要退休?是誰說他要帶領死神殿走向輝煌?是誰說他要培養出一支最厲害、最團結、最頂尖的團隊?這些屁話是誰說的啊?」

老山頭越說越生氣,又狠狠地在他額頭上戳了幾下,在他的額頭上戳出好幾個紅印子。

「跟敵人勾結?」

「發動叛變?」

「推翻腐朽政權?」

「你行啊你!」

每說一句,老山頭就戳他一下,有求於人的巴薩德也不敢躲開,就只能認命地站在原地,讓對方出氣。

「接下來的劇情是不是你們要犧牲小我、完成大我,帶著你那群手下跟敵人同歸於盡,還死神殿一個燦爛乾淨、無貪腐、無腐敗的美好未來?然後後面再出現一排字幕:『戰爭結束後,死神殿的倖存者重建家園,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』?醒醒吧!現在已經不流行悲劇英雄了,你導的這齣片是部爛片!大爛片!」他咬牙切齒地罵道,又往他的額頭用力地戳了好幾下。

「嘶───別戳了,我的腦袋都要被你戳出幾個洞了。」巴薩德摀著額頭跳開,齜牙咧嘴地揉著被戳疼得位置。

「老子恨不得就這麼戳死你!省得你腦袋裝屎,盡犯傻,老是做蠢事!還再那妳沾沾自喜,覺得計畫毫無闕漏、萬無一失!老子看了都替你覺得丟人!」

「……我承認我不擅長這種事,可是我也沒那麼差吧?」巴薩德略為不服氣的反駁。

「沒那麼差?哈!那我問你,要是你的計畫沒成功,你要怎麼辦?」

「我跟我的團隊評估過了,有九成五的機率會成功!」巴薩德嘴硬的回道。

「九成五?」老山頭鄙夷的笑了,「我跟你們評估的方式不一樣,在我看來,事情的結果只有兩種,不是成功,就是失敗,就只有這兩種。」他強調著,「要是你們都死光了,你有沒有想過後果?有沒有想過該怎麼善後?」

巴薩德咧了咧嘴,露出一個無奈而扭曲的笑容,「要是我們都死了,那就只能靠其他人了。」

「我死後,哪管他洪水滔天──這就是你的心態?」老山頭更加鄙視他了,「事前不跟人商議,獨斷獨行,把事情弄的一團糟,然後罷手不理,把善後丟給其他人,這就是你的作法?你還是小孩子嗎?還有,你想指望誰幫你擦屁股?是被你關起來的那些?還是那兩個被其他人困在房子裡,完全沒有行動自由的隊員?」他指的是夏契爾跟尚漓。

「這個你也知道啊?不愧是消息最靈通的老闆,那兩個小鬼現在怎麼樣了?」巴薩德直接忽視了前面的指責,轉而詢問他想知道的資訊。

「蠢貨!」老山頭一巴掌拍上他的腦袋,「連情報網都沒有架好,你還想成功?少做白日夢了!你的腦子跟皮斯那隻小狐狸比起來,簡直就是天差地別!要不是有他暗中幫你彌補闕漏,你以為你現在還能好好站在這裡?你以為你那些手下還能過得這麼逍遙自在?」

「這不可能!他被我關起來了!」巴薩德搖頭反駁。

「關起來?」老山頭鄙視地嗤笑一聲,「你上一次見到他是什麼時候?」

「這個……」巴薩德僵笑了一下,有些心虛的回道:「我最近很忙,所以……」只去看過皮斯一次。

他將皮斯關進重罪監獄後,只有探望過一次,之後便沒再去找他。

他總是對自己說,那是因為他太忙了,他有太多的事情要做、要決斷、要處理,所以他沒時間去探望他,等到事情結束,他會去向他以及其他人道歉。

但,實情是──他對他們感到愧疚。

除了皮斯之外,其他同樣被他關進重罪監獄的人,他都覺得自己愧對於他們。

明明該是關押罪犯的地方,現在卻關了死神殿的功臣、關了對死神殿最為忠誠的人,多麼諷刺的一件事啊!

即使這麼做是為了保護他們,巴薩德仍然覺得很過意不去。

尤其,被他關起來的人裡頭,有不少是他的老朋友、他的老同事、他的後輩,以及在他還是個菜鳥死神時,給予他諸多幫助的恩人。

那天,他去見過皮斯後,還去跟幾位老朋友、老長官聊過,當他們見到他出現時,一個個都露出了愕然、訝異、難以置信的表情,然而,即使談話過程不是很愉快,大部份時間他都在挨罵,卻也能從他們的語氣中聽出,他們不相信他叛出了死神殿,他們始終對他保持著信任。

這讓巴薩德感到相當感動,也相當羞愧。

「忙?」老山頭嗤笑一聲,「是啊,你忙,你很忙,你是大忙人!」老山頭加重了「忙」字的音,話語裡頭的諷刺意味十足。

「……」巴薩德摸了摸鼻子,沒有多說什麼。

「蠢貨!朽木腦袋!」見他這逆來順受的模樣,老山頭更氣了,他朝他的腦袋拍了兩巴掌,罵道:「就你這樣的,撅個屁股就被人給看穿了,還想學人家叛變?充英雄?我呸!」

「我沒有想要當英雄,我只是想把死神殿的毒瘤除掉,死神殿都被那些人搞的烏煙瘴氣了!」巴薩德被打得暈頭轉向,只能雙手抱頭,試圖做最後的抵抗。

「烏煙瘴氣?那現在烽火連天你覺得有比較好嗎?」老山頭又拍了他一巴掌,把他打得暈頭轉向,「你親自打開門,放了惡狼進門,背上了叛徒的惡名,你以為這樣就能困住他?就能屠殺他?天真!愚蠢!你以為他是你養的狗啊?你指東他就不敢往西?雷扎姆是狼,是兇猛貪婪的兇獸!不是觀賞用的寵物狗!你要是失敗了,死神殿千萬年的基業就被你給毀了!你跟你那些手下就是貨真價實、真真切切的叛徒!」

「……」巴薩德低垂著頭,沒有開口替自己辯駁,但他心底相當篤定,這種事情絕對不可能發生!

他都已經安排好了,必要時,他們會與巴薩德同歸於盡,至於那些L組織成員,他早就聯繫其他位面,把L組織的巢穴位置發給他們,趁著雷扎姆的注意力都擺在死神殿時,趁機進行圍剿行動,把他們的巢穴拔除。

「老山頭,皮斯他……真的有跟你聯絡?」巴薩德轉移了話題。

雖然不太相信皮斯能從重罪監獄逃出,但再一想到,皮斯可是暗巡部部長,手上掌握著各種機密消息,說不定他還真的有能夠從重罪監獄逃脫的辦法。

許久以前,他曾經聽前輩提過,死神殿設有很多祕密通道,據說,這是死神殿第一代掌權人為了預防死神殿遭遇重大危機,特地佈置的逃生通道……

雖然從沒聽說過重罪監獄有祕密通道這種東西,但,這種事情誰又能說的準呢?

「你想知道?」老山頭笑了,笑的很不懷好意。

巴薩德點頭,他是真的很想知道,皮斯是不是真的從那裡逃脫,是不是真的替他補上了計畫的漏洞──即使,他完全想不到他安排的計畫有什麼漏洞。

可是要說起心計,說起心思縝密,他的確不如皮斯,這也是為什麼,他會成為負責緝捕罪犯的大隊長,而皮斯卻是隱身暗處,擔任暗巡部部長一職。

套句皮斯經常拿來取笑他的話:要是讓你進入暗巡部,你絕對是被人賣了還會替人數錢的那種類型!

對於巴薩德渴求解答的目光,老山頭得意地一笑,賣足了關子後才開口。

「老子偏不告訴你!老子就要讓你著急!急死你!」

「……」巴薩德鬱悶了,無言了,想揍人了。

可惜,他打不過他,而且他現在有求於老山頭,更是不能開罪他!

這口悶氣也就只能默默吞下了。

看著他一變再變的臉色,老山頭欣賞夠了後,這才滿意地大手一揮,開始趕人了。

「凌晨四點,你帶人過來。」

耍了一通巴薩德、看夠了他的狼狽,老山頭也沒忘了要給他一點甜頭,答應幫他藏人。

要是他不這麼做,等巴薩德解決L組織的事情後,肯定會回頭找他麻煩,回報老山頭對他的戲耍。

這一點,對巴薩德的脾氣經相當瞭解的老山頭,自然是很清楚的。

而巴薩德也一樣。

他之所以在這裡像小丑一樣地讓老山頭戲弄,為的就是讓對方答應他的要求,如果沒有這個原因,他早就跟對方打起來了。

「狂人隊長」這個名號雖然已經隨著死神隊的覆滅而消失了,而經歷過顛沛流離的逃亡生涯,巴薩德的脾氣也收斂不少,不再像個火藥桶一樣,一點就炸,但也不代表他就孬了,只是因為現狀需要一個理智、冷靜的巴薩德,他這才把脾氣壓抑住,等到某天,他不需要再這麼委屈自己時,那個叱吒死神殿、囂張狂妄、敢直面批評最高議會的狂人就會再度出現。

得到老山頭的允諾,巴薩德立刻拿出通訊器,在上頭輸入一串暗碼,向薇菈等人發布移送通知。

「山老大,我那些好兄弟、好同事就交給你了。」巴薩德拍上老山頭的肩膀,嘴裡不忘叮囑,「你可要找好一點的地方給他們,讓他們住的舒坦,我的要求不高,不求豪華大床,但至少也要能躺平了睡、能翻身睡,還有,三餐要按時供應,點心就弄些水果餅乾零嘴,別把人給餓瘦了啊!」

聽了這麼囉唆的要求,老山頭不耐煩了,他一把拍開他的手,板著臉說道:「要是不放心,你自己照料。」

「我怎麼可能不放心呢?要是不放心,就不會把他們交給你了。」巴薩德笑嘻嘻地回道。「麻煩你了啊,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」

說著,他一腳踩上窗框,打算從二樓跳下。

「走吧、走吧!看著就礙眼……」老山頭朝他擺擺手,而後動作一頓,「等等,你還沒付帳!」

在他想要攔人的時候,巴薩德已經跳出窗戶,往外跑了一段路了。

「先記著,下次再付!」他頭也不回的揮手道別。

「混球!誰跟你說我這裡可以記帳的?拖一天就多收一天利息!」老山頭趴在窗口,探出半個身子吼道。

「沒聽到,我什麼都沒聽到,我什麼什麼都沒聽到啦啦啦~~」巴薩德欲蓋彌彰的摀住耳朵,嘴裡哼唱著自己臨時亂編的「沒聽到」歌曲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