古聖物這個詞,伊格爾、金恩與季薰對它都相當熟悉,伊格爾曾經試圖用它開啟光門,雖然他最後付出了性命,卻也是成功了。

而季薰與古聖物的接觸就更多了,種種經歷讓她比其他人更加瞭解古聖物的奇特。

「你知道那個人是誰?」伊格爾以篤定的口氣問道。

「知道。」

「是誰?」季薰緊張的追問。

「妳不是已經猜到了嗎?」尚恩回以一笑,如同看穿她的所思所想。

「真的是雷扎姆?他要古聖物做什麼?」季薰的話音一頓,而後驚疑的望向伊格爾,後者露出跟她相似的神情。

「不會是我想的那樣吧?」她很希望不是,如果對方真是要那麼做,那可就危險了!

「正如你們所想。」尚恩給了肯定的回覆。

「你怎麼知道?」金恩面露質疑。

「秘密在我面前無所遁形。」他自信的說道。

「你……」

季薰狐疑的打量他,她總覺得尚恩醒來以後,變得不一樣了,至於是哪裡不一樣,她也無法解釋。

那是一種相當飄渺的感覺,明明尚恩就坐在她眼前,她卻覺得對方離她很遠,遠的無法碰觸,只能仰望。

「古聖物是什麼?」伊格爾突兀的詢問,這個問題已經在他心底積壓很久,卻沒人能給他答案。

他蒐集過古聖物的資料,但當他實際接觸古聖物時,又驚奇的發現,那些資料並不完整,甚至有誤導的嫌疑。

先前蒙受天父召喚返回天堂時,他也曾經向天父問過這個問題。

天父沒有回答。

只告訴他,時機到的時候,或許他會得到答案。

現在就是那個時機嗎?

伊格爾的直覺告訴他,是的,現在就是答案展現的時機。

「你給了我一個難題。」尚恩露出意味深長的笑容,卻也沒有拒絕回答的意思。「古聖物是什麼?依照你們掌控的知識,實在很難理解,要我用你們能聽懂的說法解釋……很困難、相當困難。我頂多就是讓你們瞭解個大概輪廓,這樣,你們能接受嗎?」

「請說。」眾人一致的點頭。

尚恩點點頭,而後在眾人期盼的目光下開口。

「古聖物就是虛與實之間的聯繫,是一種恆定監控裝置。」

說完這句話,他為自己倒了一杯咖啡,往裡頭加了兩顆糖,悠閒地喝著。

「……然後呢?」等了幾秒,始終沒等到下一句話,季薰心急的催促。

「嗯?我已經說完了。」

「說完了?」小彌難以置信的驚呼。

「這樣就完了?沒有更進一步的說明嗎?」一直安靜待在一旁的畢維斯,也忍不住開口嚷嚷。

「如果它只是什麼聯繫、監控的裝置,為什麼雷扎姆會想得到它?甚至還為了它摧毀兩個地方。」季薰質疑的皺眉。

「不是為了得到它而摧毀,而是得到它才摧毀。」尚恩糾正她話語中的主詞。

「你是說……他之所以能夠不驚動任何人,就是因為古聖物的力量?」金恩立刻意識到這一點。

「是的。」

「如果是這樣,那就糟糕了啊!」小彌面露擔憂。

威力這麼強大的東西,各界有辦法抵抗嗎?

「你說的『虛與實』指的是什麼?」伊格爾再度提問。

他有預感,這解釋會是很重要的關鍵。

「問的好。」尚恩露出讚許的笑容,顯然很高興他能夠注意到這一點。

「我所謂的『虛與實』,可以用你們的『二元論』來解釋。」

「抱歉,打岔一下,『二元論』是什麼?」小彌面露尷尬的問。

「二元論的思想宗旨是:宇宙由兩種不可缺少而且獨立的兩種元素構成。」金恩開口說道:「不少學說以此衍生,像是:心靈與肉體、善與惡、陰與陽、光明與黑暗等等。」

「是的,在我的家鄉,對於宇宙的看法也是如此。」尚恩接著說下,「所謂的『實』指的就是『具有本體的存在』,生物、植物、礦物、你們眼前的桌子、咖啡杯,坐著的沙發、這棟建築物、外頭的街道等等,這些都是『實』,而『虛』自然就是它的相反面。」尚恩手一指,指向伊格爾等人。

「你們就是虛。」

還沒等伊格爾他們理解這句話,尚恩就投下了一顆更大的震撼彈。

「靈魂、天堂、死神殿、魔界、閻王殿……這些都是虛,都是用古聖物創造出來的虛。」

「……」

最後一句話讓伊格爾等人呆了。

剛才尚恩說了什麼?

他們是被古聖物創造出來的?就連天堂也是?

「這怎麼可能?」畢維斯不信的嚷嚷。

不只是他,其他人也是同樣的反應──除了伊格爾以外。

他的神情除了驚訝以外,還顯露了幾分恍然。

「薰,妳還記得之前我們在那個空間裡,我拔了一棵樹的事情嗎?」伊格爾開口問道。

「記得。」季薰點頭回應,「那時候我們在實驗框框裡的世界是不是與真實世界有關。」

「之前我返回天堂時,去了以前的住處一趟,木屋的旁邊原本有一棵樹……」

聽到這裡,季薰與其他人也明白他的意思了。

「不會的!這怎麼可能?我們怎麼會是、會是……這不可能!」畢維斯激動的站起身,臉色漲得通紅。

畢維斯這樣的反應很正常,任何一個認同自己的存在的人,都不會接受這樣的說法,這就好像有人突然跑到你面前,跟你說:嘿!你其實是我用美工軟體製作出來的!

又或者是說:其實你生活的世界,你的家人、你認識的親戚朋友,街上跟你擦肩而過的路人,那個你很討厭的同事,只會罵人的上司,你的生活、你的工作、所有的一切都是用軟體編寫的故事……

在這種情況下,反應大概分成幾種:

三成的人會嗤之以鼻的哼一聲,完全不予理會。

兩成半的人會把對方當成神經錯亂的瘋子,踢他一腳、揍他一拳,然後再朝他吼一聲:思想有多遠,你就給我滾多遠!

再有兩成的人會憐憫地摸摸對方的頭,誠懇而親切的說:先生,你需不需要送醫?

還有一成半的人屬於創意份子,他們會相當認同這個觀點,不斷地點頭附和,「我早就懷疑我是個實驗品,其實我是對照組對吧?我的性格這麼特別、反應這麼靈敏、感受力這麼……(下面省略七百字)」

一成的人屬於奮發向上、樂觀開朗的熱血青年,他們就算認定這是事實,也會想要盡自己的能力,改變被設定的東西,試圖跳脫這個框架,甚至是反過來改造這個編寫機器。

而剩下的半成,就是屬於對生活沒有熱情、對性命漠視的人,他們只會無動於衷的聽完,然後繼續做自己的事。

上述這些都是建立在「沒有切身體會」的情況上,但畢維斯等人不同,在聽到答案之前,他們已經獲得了相關訊息,並且有伊格爾的說詞與古聖物的力量作為佐證,儘管嘴裡吶喊著「我不相信」、「這不可能」,實際上,他們心底卻已經接受了這樣的說法。

金恩搭著畢維斯的肩膀,示意他控制情緒,待他的心情稍微平靜後,這場談話才又繼續。

「擁有古聖物的人,是不是就能操控我們還有虛的位面?」伊格爾憂心忡忡的詢問。

他曾經親身感受過古聖物的力量,那時感受到的威能至今仍讓他餘悸猶存,再加上已經有兩個地方因它的力量摧毀,若是雷扎姆拿它來控制虛,那所有的位面不就……

「不,我剛才也說了,它只是一種裝置。」尚恩的回答讓所有人都鬆了一口氣。

「那麼,它的作用是什麼?」伊格爾想要瞭解的更多。

若不能把問題釐清,他們實在難以安心,也不曉得往後該怎麼應對。

「用你們能夠理解的話來說,它可以從『實』那裡抽取有用的『虛』,用抽取的物質創造『虛』的空間,類似某些宗教裡的『輪迴』概念,在實這裡消亡,轉移到虛,然後古聖物再把虛製造成實……」

「可是……」季薰張了張嘴,卻又不曉得該怎麼提問,她總覺得這說法有很多讓人無法理解的地方。

看出她的疑惑,尚恩笑了。

「這只是舉例。」他強調著,「我是以你們能夠理解、可以接受的概念解釋,如果真要我講解清楚,會牽涉到很多你們無法理解、無法想像、完全沒有接觸過的東西。」

「例如?」

「例如……」尚恩摸了摸下巴,露出一個調皮的笑容,「你們覺得我是什麼?」

「啊?」

「你們覺得,我是什麼樣的存在?」他以不同的說法重複道。

「呃……」

幾個人互望一眼。

「具有穿越空間能力的妖怪?」小彌說出她的臆測。

尚恩笑著搖頭。

「很厲害的修行者?」畢維斯緊接著猜測。

「不是。」尚恩再度搖頭。

「外星人?」小彌又道。

「是。」這次尚恩點頭了。

「光門裡的那個空間也屬於你,對吧?」季薰以篤定的口吻說道。

她現在終於知道為什麼會覺得尚恩變得不同,自從醒來以後,他所發散出的能量波動,就跟那個空間一樣!

「是的,那裡是我的……」他停頓了下來,偏頭思考著說詞,「依照你們的說法,那裡是我的太空梭。」

「太空梭?那麼大的一個空間?」曾經在裡頭待過的季薰,詫異的驚呼。

這樣的「交通工具」完全超乎她的想像。

「所以我才會說,你們的知識太少,見識也不夠,我很難跟你們講解清楚。」尚恩一臉的莫可奈何,語氣相當無奈,「宇宙間千奇百怪的事物很多,就算是星際間被譽為智者的種族,對宇宙的瞭解度也只有千分之一而已,而你們這裡……恕我直言,你們連最基本的星際常識都沒有,在宇宙間,地球被歸列於未開化的蠻荒星球。」

這樣的話語著實令人不悅,畢維斯不滿的張了張嘴,想反駁些什麼、抗議些什麼,最後卻又鬱悶的閉嘴,滿心的怨懟完全無法宣洩。

沒辦法,尚恩的態度實在是太過平和淡然,就像是在陳述一件理所當然、所有人都知道的事情,這樣的態度讓人完全拿他沒轍,好像如果與他爭論,反而顯得自己的知識不夠、眼界狹隘似的。

「古聖物有很多個嗎?」察覺到氣氛有些不太妙,季薰轉移了話題。

「最初投放的時候,釋放了一千四百個。」尚恩摸著下巴回想著,「後來陸續有些被毀壞、有些因為階段性任務結束而淘汰,現在剩下三十六個。」

說話時,他的目光滑過季薰,在她身上稍一停頓後,又轉向小彌。

「她身上也有一個。」

「咦?」突然被這麼點名,小彌訝異不已的張大嘴。「我、我身上有?」她下意識的低頭打量自己。

「在哪裡?我怎麼不知道?」

「在這。」尚恩憑空勾一勾手指,一道光芒自她體內衝出,落在尚恩的掌心。

那是一面橢圓形、邊框鑲嵌著古樸紋路的鏡子,尺寸不大,正好能讓人一手掌握。

「這、這是命子給我的,說是完成傳承的弟子才能得到,它是古聖物?」小彌一直以為這是出師賀禮。

「它的功用是演算,從現有的資訊推算日後會發生的事情。」

尚恩以指尖敲了敲鏡面,鏡子隨即放大數倍,約莫有一個人高。

尚恩放鏡子漂浮在半空,讓所有人都能看到鏡中的景象。

只見鏡面像是石頭落入水中,泛出了幾波圓形水紋,在水波發散的中央處,逐漸顯現出影像。

「雷扎姆?」看著鏡中的人影,季薰發出一聲驚呼。

「他就是雷扎姆?」伊格爾等人目光專注的打量。

收集了那麼多關於他的情報,本人的面貌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「他看起來好年輕,跟我想像中的不一樣。」在畢維斯的想像中,這名頭號罪犯應該是長得一副壞人臉,橫眉豎目、滿臉煞氣才是。

「他佔據了別人的身體。」季薰解釋道。

「原來是這樣……」畢維斯恍然大悟的點頭。

就是嘛!壞人怎麼可能沒有一副壞人臉?原來是搶了別人的身體來用啊!

「那個女生是誰?」畢維斯指著身穿水藍洋裝、跪在地上瑟瑟發抖的女子。

「她叫瑪格麗特,他們內部的人。」季薰回道。

畢維斯「喔」了一聲,原先對她的一絲憐憫瞬間化為烏有。

鏡像裡,雷扎姆面無表情的坐在高背椅上,而瑪格麗特則是蒼白著臉、淚流滿面的跪在他面前。

鏡像沒有聲音,所以眾人只看到她的嘴巴一開一合,又是搖頭、又是搖手,像是在辯解又像是在哀求。

「如果能聽到對話就好了。」畢維斯惋惜的說道,小彌也贊同的點頭。

「她說,不是她放走犯人的。」金恩簡單地轉述瑪格麗特的話,「她是被陷害的,說她把季薰當成首領夫人尊敬,可是她卻陷害她,讓她當替罪羔羊。」

「首領夫人?」畢維斯驚愕的看著季薰,而小彌則是一臉同情。

「怎麼他們都對姊姊這麼感興趣呀?前任首領是這樣,現在這個新上任的也是這樣。」她拍了拍季薰的肩膀以示安慰。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季薰也是很無奈。

「或許是妳有某種吸引力。」尚恩打趣的說道。

「哈、哈、哈!這笑話一點也不好笑!」季薰回給對方一記白眼。

事後季薰才知道,原來尚恩這句話是意有所指,原來他早就知道了一切,卻又因為不想讓她煩惱而選擇隱瞞。

不管瑪格麗特如何為自己辯解,都擺脫不了她的命運。

雷扎姆也沒做什麼動作,他只是抬起手,彈了一下手指,而後瑪格麗特便全身爆裂開來,鮮血、肢體與臟器掉了一地,在米色地毯上聚出一小片血池。

如此血腥的景象讓小彌發出一聲驚叫,膽顫心驚的別過頭,不敢再看。

「她……她還沒死!」畢維斯無法置信的指著鏡子。

鏡像裡,遭到如此對待的瑪格麗特,竟然還有呼吸,而且還能說話!

這已經完全超脫畢維斯對生命的概念了。

只見瑪格麗特扭動著支離破碎的身軀,頭顱貼著地毯,淒淒慘慘的哭號哀求,求雷扎姆能饒她一次。

她不敢乞求對方能讓她死的痛快,若她真的這麼說了,等著她的絕對會是更狠毒的折磨。

她只能哭求對方消氣,卑微的乞求雷扎姆原諒,如果她還能爬行,她肯定會爬到他的腳邊,親吻他的腳趾,甚至願意把臉放在雷扎姆腳下讓他踐踏,只求他能寬恕她。

雷扎姆似乎很滿意她這種反應,嚴肅的臉龐勾起一抹淡笑,蒼白的手腕一翻,一本看上去很有年代的古書出現在他手上。

「咦?那不是……」季薰認出了書籍的來歷。

「是什麼?」沒聽到答案,伊格爾好奇的探問。

「能夠開啟秘境的秘典,它的原主人是薩萊多。」季薰皺眉回道。

先前聽到薩萊多遇害的消息,她雖然感到難過,但更多的是驚訝,認知的焦點全在訝異於「薩萊多竟然會敗給他人」這樣的想法上頭,對於他的死並沒有多大的實感,可是現在……

秘典的出現加深了「薩萊多已死」的認知,讓她的心口鈍鈍地發疼,眼眶泛酸。

雷扎姆翻開秘典,目光停留在其中一張書頁上頭,嘴唇微動,念出書頁上的咒語,土黃色的光芒自書頁裡射出,籠罩住瑪格麗特。

在光芒散去後,瑪格麗特變成了一具……半實半虛的不明物體。

她的身體有一半像被抽走所有血液與水分,脆弱而乾枯,表皮像剝落的油漆、乾涸的大地一樣裂開、翻起,另一半則是如同黑影般飄渺,還不時流出烏黑色的液體,那液體具有腐蝕性,把地毯燒灼出一個個破洞。

「那是什麼東西?」畢維斯為之駭然。

「轉化的失敗品。」尚恩回道。

「就是你剛才說得『實轉虛』或『虛轉實』的轉化?」伊格爾瞇起眼眸打量著那物體。

「對,他打算把她從實體轉成虛體,但他的操作方式錯誤,失敗了。」

察覺到自己弄出失敗品,雷扎姆又翻了幾頁書頁,指尖在書頁上一點,被變成怪物的瑪格麗特又再一次變形,這次同樣是虛、實混合體,只是先前的混合是兩者各一半,這次卻變成實體佔了八成面積。

這種型態的瑪格麗特依舊

本以為雷扎姆會就此停手,但他卻是緊接著又拿出一樣物品。

「那是什麼?」畢維斯納悶的打量。

「……薰香用的香爐?」小彌猜測著。

「是鼎吧?」季薰說出另一種形態接近的器具。

「鼎不是都很大一個嗎?放在廟裡,要用很多人力或是機器才搬得動的那種。」小彌舉出常見的例子。

也難怪她會質疑,雷扎姆拿在手上的東西,體積不大,看上去就像是小香爐,放在掌心剛剛好。

「那也是古聖物。我記得它之前的位置應該是……」尚恩摸著下巴回想。

「浮屠塔。」

沒等他說出答案,旁邊傳來的聲音就先一步解答了。

元謙、乙汰等人出現在樓梯口,有些人的臉色不太好看,眉頭緊緊皺著,活像是有人欠了他們幾百萬一樣。

他們已經站在樓梯口聽了好一會,從尚恩解說古聖物的時候就站在那裡了,此時此刻,他們的心情也是相當複雜,看著尚恩的目光也就多了幾分情緒。

「已經檢查完了嗎?」見到元謙等人下樓,季薰著急的詢問,「他們怎麼樣?體內的藥劑能不能去除?」

「他們暫時不會有事,檢查結果我們晚點再談。」元謙朝她擺擺手,示意先看鏡子裡頭的資訊。

目前的當務之急,是瞭解雷扎姆下一步動作,以便各界做好防備,魈他們體內的狀況並不是一時半刻能解決的,不急於這一刻。

「那是浮屠塔的鎮塔之鼎。」看著鏡像,元謙開口介紹道:「據說是在盤古時期傳下的寶物。」

「所以說,他跑去浮屠塔,就是為了偷這個?」小彌把先前的資訊串連起來。

「他那種行為不叫做偷,而是搶奪。」乙汰嗤之以鼻的哼了一聲。

「你怎麼知道它是浮屠塔的東西?」伊格爾問道。

儘管已經了解情況,但聽到答案時,他還是下意識地多問一句,想要得到更加詳盡的答覆。

「浮屠塔的那口鼎,鼎腹呈現半圓球形狀,鼎腹上方是雷紋與雲紋、中間是夔紋,下方是連珠紋,三隻鼎足呈現扁平三角狀,最底端有渦紋。」元謙細細的解釋著。「你們可以觀察看看,看這口鼎是否與我的描述相同。」

在眾人觀察時,瑪格麗特又被變化了幾次,只是每次的變化結果都不能讓雷扎姆滿意,他的神情越來越陰鬱,最後,他又把古書翻開,指端停在其中一頁,再度念動咒語。

一排灰色符文從書裡盤旋而起,纏繞在瑪格麗特身上,在符文的影響下,她一點一點地凝結,軀體像是被抽走所有色彩一樣的變成灰色,變化到這裡還不算終結,幾秒後,她像風化的岩石一樣地乾裂、剝落,每一塊裂片落在地毯上時,又會因那落地的撞擊力道碎得更碎,散成灰撲撲地、彷若細砂狀的物體。

至此,瑪格麗特才算是走完她人生的最後一程。

「他剛才所做的,是抽取她的能量,我所說的能量,指的是靈魂的活力、思想與意識。」尚恩開口講解著,「一般的死亡狀態,你們會進入虛的位面,那樣其實不算是死亡,因為你們還保有意識與靈魂的活力,像她這樣的,才是徹底的死亡,化為無,再也不存在。」

「那靈魂的死亡呢?那不算是死亡嗎?」季薰想起伊恩以及那些被殺死的死神。

「他們啊……那就要看你們的定義了,我族對於『活』的定義,是指意識的存在與否,他們的靈體雖然消散了,可是意識仍是存在的。」

「那他們能復活嗎?」季薰激動地拉住他的手。

「很遺憾,不行。」尚恩搖頭,「他們會變成另一種形式的存在,那樣的能量太複雜,而且生存的位面也不一樣。我記得你們有個宗教概念,也有提到這個概念……」他摸著下巴思索。

「《五音集韻》有云:人死為鬼,人見懼之;鬼死為魙,鬼見怕之。」元謙說出了出處。

「對對!就是這個。」尚恩笑著拍了一下手。「這兩個概念其實是相似的,只是細節部份有些出入。」

就在這時,影像中的雷扎姆似乎若有所感,朝鏡像的方向看來,視線隔著鏡面與季薰等人對上。

「他發現了?」小彌忐忑不安的低聲詢問。

「不,他看不到、也聽不到,不過……」

沒等尚恩說完,雷扎姆掌上的古鼎發出亮光,鼎身的紋路開始轉動起來。

「啪!」

古鏡裂開了,數道又深又長的裂痕在鏡面蔓延開來,連同鏡身分割成數塊,摔落一地。

「不過他應該可以感應的到。」

這時,尚恩才將未完的下半句說出。

「為什麼他會察覺?」畢維斯大感奇怪,這古鏡是古聖物耶!力量很強大的古聖物,它應該是很厲害的東西啊,怎麼會……

「他在我的太空梭待過一段時間,趁我不在的時候把裡頭弄得一團亂,還吸收了一部分力量……」提起此事,尚恩的臉色隨即沉了下來。

剛才小北極熊進入他的體內,是為了用牠的能量衝擊他的意識,讓尚恩能夠記起遺失的記憶缺塊,同時,小北極熊還把太空梭的種種情況傳輸給他,讓尚恩知道自己離開時,太空梭裡發生了什麼事。

「得到額外的力量還不夠,甚至還想佔據我的太空梭。」雙眼微瞇,尚恩露出嘲諷的冷笑,「就憑這一點點力量也想駕馭我的太空梭?真是不自量力!」

雷扎姆這麼做的後果,自然就是差點被太空梭的防禦系統給滅了。

可惜他太過狡猾,利用太空梭的地形地物躲過不少次攻擊,要不然現在也不會有這些戰爭與災難發生。

「現在他收集這些物品,應該是打算利用它們開啟太空梭的入口,以這些力量對抗內部的防禦機制……」

如果尚恩這時候沒有遇到小北極熊,沒有恢復記憶,說不定真的會被雷扎姆得手。

「我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大膽、卑劣、無恥的強盜!」

儘管他已經盡量控制脾氣,但隨著怒意發散出的威壓依舊讓旁人相當難受。

「尚恩,你冷靜一點。」季薰開口提醒。

聽到提醒,他隨即收回力量,並做了幾次深呼吸平復情緒。

朝著地板上的鏡子裂片一招手,裂片漂浮到半空重新拼裝,幾秒後就恢復如初。

「它已經失去原有的機能,只剩下防禦能力,妳可以把它當成紀念品收藏。」他把古鏡遞給小彌。

「謝謝。」小彌雙手接過鏡子。

她不在乎鏡子的力量,她之所以珍惜它,是因為這面古鏡是命子贈送的出師賀禮。

物品本身的價值不重要,重要的是送禮的人以及它所代表的意義。

「需要很多古聖物才能開啟入口嗎?」伊格爾問道。

現在對方手上已經有兩樣了,如果再讓他多拿到幾樣,順利開啟入口,進而得到太空梭的控制權,那不就……

「要看那些古聖物剩餘的能量,目前他手上拿到的兩個,能量其實已經不多了,要想開啟入口,至少還要再取得六樣。」

「這麼說的話,我們要趕在他之前……」元謙皺眉沉吟。

「據我所知,他已經取得四樣了。」伊格爾說出他手上的情報。

「這樣的話可就麻煩了。」乙汰也是眉頭緊蹙。

「就算他得到古聖物也不用擔心吧?太空梭的主人可在這裡呢!」季薰拍拍尚恩的肩膀,並不認為雷扎姆的計畫會成功。

「是啊,尚恩就在這裡,而且也已經知道他的陰謀,肯定會有應對的方案!」小彌也是連連點頭附和。

「這也說不一定。」尚恩本人倒是沒有那麼大的信心,「其他的東西還好,如果讓他得到關鍵的……我也沒有獲勝的自信。」

「欸欸──是什麼東西?那東西放在哪裡?」畢維斯緊張的發問。

「位置在哪裡?我們先把它找出來,不、不對,既然知道那東西很重要,你就不應該亂丟啊!」季薰皺眉指責道。

「我也不想亂丟。」尚恩笑得很無奈,「這件物品會失蹤,也是因為雷扎姆。」

「難道……在他手上?」小彌緊張的雙手握拳。

「不,不在他手上,只是要取得也是有點困難。」

「知道位置嗎?」季薰著急的詢問:「要是知道位置,那我們可以一起想辦法,一個人不行,一群人總是會找到法子的。」

「……」尚恩沉默的盯著她。

「怎麼了嗎?」對方的態度讓季薰感到有些奇怪。

「如果說,要取得那樣東西,必須殺死一個人呢?」他問。

「這個……」她微微遲疑了幾秒,「為了大局著想,犧牲是難免的。」

「捨棄一個人就能拯救所有人,這樣的犧牲也很值得。」伊格爾附和道。

「就算那人是你們最親近的人?你們也覺得這樣的犧牲值得?」尚恩尖銳的發問。

現場眾人遲疑了一下,依舊陸續點頭,就連小彌也是投贊同票。

畢竟是牽扯到諸多位面的大事,一個人的犧牲真的不算什麼。

「我明白了。」尚恩若有所思的點頭,但也沒有說出那人的身份,而是以沉默結束話題。

「既然不能繼續偷窺了,那我們就來談談魈他們的身體情況吧!」季薰打圓場的轉移話題。

「他們能夠治好嗎?」她直接詢問重點。

「很難說。他們體內的藥劑成份還沒解析出來,確切情形要等到藥性解析出來才知道。」元謙不敢打包票。「我用了三種強效藥劑緩和他們的情況,只要這兩天的情形沒有惡化,以後就不用太擔心,但這三款藥劑的副作用很大,不能長期使用,我會再想想別的治療方式。如果今天他們的身體又發生變化,請立刻找我過來……」

「好,那就麻煩你了。」聽到這麼不樂觀的情況,季薰心底的擔憂多了幾分。

「院裡還有病人,我先走了。」元謙朝眾人點頭告辭。

「我們也該回去了。」伊格爾也跟著道別。

今天他們在這裡得到的資訊太重要了,他必須快點回報上去,跟其他人討論後續的應對措施。

「我讓畢維斯留下,要是有什麼事情,妳可以透過他找我們。」

金恩拍了拍畢維斯的肩膀,後者張了張嘴,像是想要說些什麼,但最後還是收回話,沉默地點頭答應了。

天使自有一套聯絡體系,只要畢維斯在這裡,季薰可以在最短的時間內聯繫上他們,即使遠在天堂也一樣。

待眾人離去後,季薰朝二樓房間走去,探視病人的情況,畢維斯與尚恩則是待在原處,前者規規矩矩的坐在沙發上,神情有些拘謹、不安,後者則是悠閒的喝著咖啡、品嚐著蛋糕,彷彿天塌下來也與他無關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