開門的時刻一到,不遠處的水岸邊隨即出現動靜。

強烈的靈氣憑空湧現,帶起了滾滾風流,平靜無波的水面因這陣風起了波瀾。

不知情的凡人只覺得突然刮起一陣大風,並開心著這道強風出現的適當,消除了不少夏夜暑氣。

而知情的妖異們則是停下手邊進行著的活動,目光紛紛往水邊聚集。

注意到這情形,季薰與魈也跟著提起警戒。

「不用擔心,他們只是來『參觀』而已。」身旁的鬼差笑吟吟的安撫。

「是啊,這可是冥界一年一度的盛事,很多人都會特地來觀看。」另一名鬼差解釋道。

聽到這是習以為常的「慣例」,季薰與魈這才稍微放下心,但警戒仍舊沒有卸除。

在靈氣湧出後,水面上泛出點點星光,那亮度並不強烈,只比螢火蟲還要再亮上幾分。

在風流的帶動下,光粒子成漩渦狀匯聚、盤繞,而後由下而上,逐漸架構出一扇門扉的形狀。

鬼門的門框是灰色岩石製成,上頭雕刻著十分別緻的花紋,門扉是明亮清澈的紅色,跟古代縣衙的大門顏色相近,門上鑲著兩個大大地虎頭形門環,一條粗大的黑色鐵鍊橫過門扉,由這兩個虎頭一左一右的叼著。

抬頭極目而望,幾乎看不到門的頂端,鬼門的崇高宏偉,讓人有一種撐起天際的錯覺。

聖潔而莊嚴,令人仰之生畏。──這是鬼門給人的第一印象。

若忽視「鬼門」這兩個字及其用途,這不過是簡簡單單、樸實無華的一扇門,真正讓人打從心底產生敬畏的,是它那遠古而悠久的磅薄氣場。

當鬼門完全呈現時,時間也一分一秒地來到開門時刻。

三、二、一!

門扉上的虎頭扭動了一下,銜著鐵鍊的虎口鬆開了,墜落的鐵鍊發出一連串沉重的金屬聲響。

在卸下鐵鍊的下一秒,虎頭發出一聲悠遠的虎嘯,聲若洪鐘,嘹亮而威嚴無比。

聲波一圈圈地往外擴散,周圍的空間被這股音波震得晃盪一下。

「……不管看過幾次,這場儀式總是讓人感動。」某隻路人妖怪眼眶泛淚的說道。

「是啊、是啊,這簡直可稱得上遠古奇景之一。」

相較於這些妖異眾生,無知無覺的凡人雖然見識不到這莊嚴景象,但那氣場卻也對他們的靈魂造成影響,行人或多或少的停下腳步,心口泛著莫名的情緒,表情也因此露出困惑。

只是這情緒稍縱即逝,快得讓人無法捉摸,那些人也只是茫然地停頓一下,而後又若無其事的談笑。

沉默地看著這一切,季薰與魈臉上的神色可比這些人沉重不少。

「第三次……」季薰神情古怪的苦笑。

雖然這鬼門的樣式與形狀跟前兩次的光門大不相同,但它所發散出的莊嚴氣勢、震懾眾生的威壓,還是讓她立刻察覺到三者的相同性。

「這樣的『奇景』我們都能遇上三次,該不會真是所謂的『主角定律』吧?」魈神色如常的打趣著,但若仔細打量,還是能看出那雙血紅色眼瞳裡,流露出一抹隱晦的情緒。

虎嘯的聲音漸漸停歇,取而代之的是門扉開門的聲響,「磅」地一聲,鬼門動了動,開了一條細縫,沉積多時的沙塵因開門的動作紛紛飛落。

鬼門開啟的動作緩慢,卻不至於讓人覺得不耐煩,像是貴族邁著優雅步伐般,慢慢的挪開,門軸轉動的聲音十分低沉,像是在對那千斤重的門扉發出抗議的哀鳴。

蒼茫的霧氣自鬼門內湧出,翻騰的白霧如一波波海浪擴散,緊接著,彎角形船頭穿出門扉,乘著茫霧緩緩駛出。

那艘船足足有三層樓高,甲板上、木窗邊聚滿了魂魄,熱鬧的喧嘩聲四起,船上所有亡魂都為了這次的「出遊」開心不已。

「這邊,甲字號船往這邊走!」負責指揮動向的鬼差們,駕著幾艘小船,領在大船前方開路。

載運亡魂的船隻一共有十數艘,每艘船的周邊都有幾艘小船伴行引導,搭配著傳上的幽幽燈火,看上去頗有一種船隊出巡的氣氛。

大船在駛離鬼門後,航行速度逐漸增快,眨眼間就消失在夜幕中。

待那批船隻離去後,季薰等人的工作也開始了。

在鬼月期間,鬼門始終存在,不會關閉,他們的任務就是守護鬼門,不讓外人闖入。

「真的有人會試圖闖入嗎?」季薰覺得很懷疑。

就她的觀察,這些前來觀看開門儀式的妖異們,雖然對鬼門感到好奇,但也對它存著敬畏,他們只敢舉著相機、站得遠遠地拍照,沒人敢靠近。

……不,或許該說,「沒人能夠靠近鬼門」。

環繞在鬼門周邊的氣場,形成一個自然的結界,嚴實地將所有人擋在外圍──唯一的例外就是閻王殿的這群差役們,他們是唯一獲得鬼門允許,得以接近的人。

「聽說很久以前曾經發生過幾次『闖鬼門』的意外。」資歷較久的鬼差回答道:「不過那群妖怪才靠近結界,就被氣場壓得現出原形,差點死了,久而久之,就沒人敢來找死了。」

「沒人成功過?」年輕鬼差起了好奇。

「有,有一個成功了。」一名年邁的老鬼差抽著煙斗,用乾巴巴的聲音說道:「這是我從另一位老前輩那裡聽來的消息,聽說幾百年前,有一隻修煉有成的旱魃成功闖入鬼門,他是唯一一個成功的案例,也就是因為他,閻王殿才會每年都派了一堆人手防備。」

「旱魃!那可是非常厲害的大妖吶!」小鬼差瞪大雙眼,滿是驚愕。

旱魃,由殭屍修煉而成的大妖。殭屍修煉不易,難有所成,但一旦修煉成功,其妖力絕不是其他妖怪能夠匹敵,旱魃被視為妖界裡最令人畏懼的大妖。

「讓他闖入鬼門,冥界不就亂成一團了嗎?」另一名鬼差好奇的問。

「沒有。」老鬼差抽了幾口煙,「那隻旱魃進入鬼門之後就消失了,閻王殿跟本找不到他。」

「咦?為什麼?」

老鬼差呵呵地笑了幾聲,「那隻旱魃十分狂傲,別人闖鬼門都是召集了一群妖怪一起圍攻,他不是,他單槍匹馬跑來,撂倒了當時守衛的一群差役,強闖結界,聽說他跨入鬼門時,身上受了不少傷。聽到有大妖闖入,閻王殿自然派了不少人搜查,可是卻毫無收穫,那時候所有人都在猜,那隻旱魃應該是藏起來養傷,待傷癒之後再出來搗亂,可是從那天以後,就再也沒有人見過那隻旱魃了。」

「你、你、你的意思是……那隻旱魃還待在冥界?」問話的鬼差臉色慘白,聲音直發顫。

一想到平常自己生活、工作的地方,躲著一隻恐怖的大妖,幾名鬼差的臉色頓時青了幾分。

「怕什麼?你當差這麼多年,閻王殿有發生過事情嗎?」膽子大的鬼差挺直了腰桿。「就算那隻旱魃還沒死,他躲了那麼久都沒出現,一定是身體的狀況不行了,要是撞見了他,直接抓起來不就好了!」

「哧──我不過才說了有旱魃闖入鬼門,你們就嚇成這樣,要是我再多透露一些『秘密』,你們不就嚇死了?」老鬼差啪答啪答的抽著煙斗,一臉的鄙視,「你們難道都忘了嗎?鬼門後面緊鄰著冥河,沒有咱們閻王殿特殊製造的船隻,誰能通過?那隻旱魃早就被冥河河水沖得不知去向了!」

「可、可你剛才不是說閻王派人搜索他的下落?」旁邊的鬼差拿他先前的話反駁。

「蠢蛋。」老鬼差拿煙斗往他頭上敲了一記,「被旱魃給闖了進去,難道閻王殿就這麼算了?上頭當然要做做樣子,發個緝捕令搜尋一下!」

「喔~~我懂了。」對方理解的點頭。

「喂!你們聚在這裡做什麼?現在可是值班的時候,別偷懶!」先前那位滔滔不絕的領班出現,滿臉不悅的瞪著眾人。

「還有你們兩個!」他轉向季薰與魈,一臉鄙視的斥責,「別以為你們是外編人員就可以不守規矩,就算你們是佐‧司魂院派來的人,在這裡也一樣要聽我的命令,少在暗地裡混水摸魚!」

「……」季薰與魈無奈的對望一眼。

他們這一整天明明循規蹈矩、乖巧無比,聽話程度簡直可以媲美僕人,結果這麼完美的表現竟然還會引起對方不滿?

『你這陣子果然流年不利,跟你在一起,連我也倒楣了。』季薰挑眉望向魈,以傳音密語揶揄道:『我以前在歷任老闆的眼中,可是最完美的員工典範呢!』

『吃得苦中苦,方為人上人,施主,我是在幫妳增進修為。』魈嘻皮笑臉地打趣道。

像陳領班這樣的人,他們見過不少,吃軟怕硬、欺善怕惡,若不是玹澄楓事前特別叮囑過他們,不要做出太過顯眼的事情,他們早就暗地裡給他一些苦頭吃了!

沒注意到自己逃過一劫,陳領班依舊不滿地數落著。

「真搞不懂為什麼會派你們來,這可是閻王殿的大事,就算你們兩個本事再大,也不過是一介凡人,如果真的有事情發生,憑你們的程度又能做什麼?」

他這番看輕季薰與魈的話,並沒有引起兩人不滿,但,一邊旁觀的鬼差們卻紛紛變了臉色。

他們有不少人都是經常往來佐‧司魂院的鬼差,自然與季薰與魈認識,當然也十分清楚兩人的能力。

就算沒見過兩人,鬼差們也或多或少從其他鬼差、牛頭馬面嘴裡聽過他們的大名,也耳聞過兩人經手過的案件。

那些案子可不是什麼簡單工作,每一項都是令閻王頭疼不已、拋不開又無法處理的難題。

一些在閻王等高層身邊任職過的鬼差,就曾經見過原本眉頭深鎖、憂慮不已的閻王大人,一聽到魈與季薰願意接下任務,臉上頓時笑開了花,就好像有他們兩人出馬,什麼問題都不是問題,麻煩也都不是麻煩了。

這次開鬼門的任務,也是閻王特別指定要有這兩人參與,為的就是希望能有多一層保障,可以獲得閻王這樣的高度信任,可見這兩人的實力有多高深。

而眼前這個蠢蛋竟然說他們的本事不怎麼樣?

天啊!來道雷將他給劈了吧!

「陳領班,你誤會了,我們不是在偷懶。」為了不讓對方繼續說下去,鬼差林二打斷了他的話,「幾位前輩怕新人太過緊張,正在提醒他們一些該注意的地方。」

「有什麼好提醒的?」陳領班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。「你們只要照著我安排的行動走,一切就萬無一失!」

對方如此自大又自信的發言,讓幾名經驗老道的鬼差皺起了眉頭。

「話可不是這麼說。」好脾氣的林二,見到對方這副德性,不免也動怒了。

依照他的安排?哈!像他這種只會紙上作業、根本沒有實際工作經驗的人,安排的那些計畫能看嗎?若不是有其他人悄悄做了修改,今天的開門儀式早就出現亂子了!

更誇張的是──這位陳領班竟然沒有發現自己設計的行程被人改過!

他們可不是只修了細部,而是將整個計畫做了八成以上的更動,而這位先生竟然毫無知覺!

感情他那些行程是依照舊資料拼拼湊湊、剪剪貼貼?

是啊,也唯有這樣,才有可能會出現那麼荒謬的行程安排,也只有這種不經大腦思考的安排,才會連自己規劃的東西被人更動了都沒發現!

「不曉得你有沒有聽說過,以前曾經有旱魃闖入鬼門,而且閻王殿到現在都還找不到對方的下落……」林二意有所指的掃他一眼。

「旱魃?」陳領班的雙瞳一縮,聲音明顯出現怯懦,「所、所以說,那隻旱魃現在還在……」

「嗯,應該還潛伏在冥界的某個地方。」林二順著他的話點頭。

見他驚魂未定的神色,幾名鬼差互視一眼,嘴角揚起不懷好意的笑。

他們早就忍他很久了,現在有這個機會,自然也要整他一整!

「我們幾個剛才在猜,他在冥界待了那麼久,應該會想要逃出來吧?」一名鬼差眨了眨眼,狀似推測的道:「如果他想要逃回人間,那這一年一度的開鬼門肯定是一個最佳機會!」

他的語氣很認真、表情很嚴肅,彷彿這不是推測,而是一項事實。

「是啊、是啊!」另一人連連點頭,「平日閻王殿的戒備那麼森嚴,冥界周圍又有結界隔離,就算那隻旱魃再怎麼神通廣大,也不可能闖得出去,唯一的機會就是這個時候了。」

「所、所以你們的意思是……那旱魃會從這裡出來?」陳領班驚恐地望向鬼門。

「沒錯!」旁人一臉認真的點頭,「所以我們正在討論,要是他從這裡衝出來,我們該怎麼抓他!」

「陳領班,你也一起加入吧!」另一名身材魁梧的鬼差,往陳領班的肩膀一拍,將惶恐萬分的他嚇了一大跳。

「加、加入?」他臉色慘白的重複著對方的尾句。

「是啊,加入我們,一起抓那隻旱魃!」對方一臉嚴肅的回道:「那隻旱魃實在是太可惡了,竟然仗著自己的妖力強大硬闖鬼門,聽說那時候幾百名鬼差都擋不下他,這實在太掃我們閻王殿的面子了!這一次要是他出現,一定要好好教訓他!讓他知道我們閻王殿的鬼差不是好惹的!」

說到激動處,那人還用力的往陳領班的肩頭拍了好幾下,痛得陳領班齜牙咧嘴。

「這個、我……」

沒等陳領班回應,另一位鬼差拍上他另一邊肩頭,力道同樣痛得他皺眉。

「伍大說的對!」那人一臉激昂的說道:「陳領班,你就來幫忙想些法子,看看用什麼陣法可以抓到那隻旱魃!」

「我、我……」

「欸,你們這樣會不會害了陳領班啊?」另一人插嘴回問:「要是那隻旱魃知道是陳領班帶我們抓他的,說不定會將陳領班給吃了呢!」

「吃、吃了?」陳領班的腿一軟,差點跌坐在地。

「沒事、沒事。」伍大一手撐著他,讓他站直了身子,「死了又怎樣?十八年後又是一條好漢!對吧,陳領班?」

「呃、呃、我、我……」陳領班抹去額上的冷汗,身子抖的像秋天的落葉,「啊,對了,我想起來我還有地方沒巡視,我晚點再過來。」

丟下這麼一個理由,他腳底抹油溜了。

「嘖!看他一副弱不經風的樣子,沒想到溜的速度還挺快的。」林二摸摸下巴,一臉不以為然的道。

「被你們幾個這麼逼著,他不逃快一點怎麼行?」老鬼差吐出一口煙,露出被煙燻黃的牙齒,咧嘴笑著。

「哼!我就是看不慣他那副德性,沒那種本事就別耍嘴皮子,看了就火大!」伍大豎眉罵道。

「就是!竟然敢說魈跟季薰沒本事,我呸!要是真發生狀況,還不知道是誰拖累誰呢!」佐‧司魂院的鬼差不滿的大罵。

「魈,到時候出了狀況,你們別理他,讓他自己去收拾善後!」

見幾位熟人因自己義憤填膺的模樣,季薰與魈也只能安撫的笑笑,並催促眾人動身巡視。

鬼差們聚在一起只是想發洩悶氣,氣發完了,情緒平靜了,自然也就各歸各的崗位,認真執行任務。

 

時間一晃就是十幾天過去,負責在鬼門周邊巡視的鬼差們,只遇過兩次小狀況。

幾隻才剛修煉成型的小妖,聽了別人的慫恿,以為闖過鬼門就是大英雄,再沒搞清楚狀況的情下,就這麼呆呆的跑來闖鬼門,只可惜,別說鬼門了,他們連最外圍的巡邏圈都混不過去,一下子就被抓住了。

夜風徐徐吹拂,環繞在鬼門四周的小船,隨著水波輕輕擺盪,少了光害的星空,繁星看起來十分明亮。

「如果以後的案子都像這樣該有多好,每天都悠哉悠哉的。」魈懶洋洋地躺在小船上,任憑小船恣意漂流。

輪值夜班的他,現在最大的娛樂就是看夜景。

「我倒寧願這種工作少一點。」伍大悶聲回道:「每天都只能守在鬼門邊,太無聊了。」

巡邏這種差事聽起來很好聽,實際上他們就只是駕著小船在鬼門四周不斷地兜圈子,悶得很!

「你們都是勞碌命。」魈撇了撇嘴,「要是我,我巴不得天天都是這種日子。」

自從回到台灣之後,他每天都過著馬不停蹄的忙碌生活,很難能有這麼清閒的時刻。

「這樣的生活的確不錯。」林二笑著附和,「如果現在能有宵夜吃,那就更好了。」

「我這裡有餅乾,要吃嗎?」季薰的手一翻,掌心裡出現一包蘇打餅。

「有熱的嗎?」魈問著。

「滷味、鹽水雞、鹹酥雞、烤肉串、飲料……」一邊說,她一邊往空間玉飾中掏出食物。

將食物一一接過,分給其他人,魈又接著問:「有消遣的東西嗎?」

「撲克牌、麻將、跳棋、PSP、魔術方塊……」季薰又接著掏出一堆玩具。

「……妳準備的真是充分。」同組的鬼差,哭笑不得的看著她。

這兩個人根本是將出任務當成郊遊嘛!

「有啤酒嗎?」老鬼差嘴饞的問。

「工作中不能喝酒,我這裡有上等的高山茶,要嗎?」季薰拿出一組茶具與茶葉,在對方面前晃了晃。

「嘖嘖!沒想到妳竟然會有這等好茶。」老鬼差開心的接下。

星空下,眾人開心的吃吃喝喝,氣氛愉快又融洽。

大口吃著滷味的魈,舉筷的動作不露痕跡的一頓,而後又像沒事人一樣繼續吃了起來。

現場只有季薰注意到這一點。

與魈交換了個眼神,季薰放下喝了一半的咖啡。

「我去一下洗手間。」

季薰拿出一張符紙往水面一放,一塊像是葉片的薄翼出現,她輕盈地跳上那塊葉片,玉手一揚,周身氣流湧動,將她往岸邊推去。

「嘖嘖!這丫頭御水的姿勢真是漂亮。」老鬼差滿是讚賞的道:「要是不知道的人看了,恐怕會以為是仙子在水上遊走吧?」

「是啊、是啊!真優雅、真漂亮!」其他鬼差迷戀而崇拜的目送她離去。

儘管已經看過不少次季薰御水而行,他們還是每次都為那樣的美麗著迷。

「她砍怪的樣子也不錯。」魈半靠著船邊,紅眸微瞇,笑容燦爛的道:「之前我們被一群妖怪圍攻,小季拿出雙刀,十分勇猛的衝上前,『嘩啦──』的剖開妖怪的肚子,『撕啦──』的勾出腸子。」

講述時,魈還比劃著雙手,模擬那些動作。

「刀柄一扣,『碰!』,對方的腦袋就被敲出一個大洞,腦漿啊、血啊,『滴滴答答』的流了一地,紅紅白白的液體沾在衣服上……嘖嘖!那時候的小季真是帥啊!」

「……」聽到魈這麼生動的描述,眾鬼差們全慘白了臉,有幾個年輕的鬼差捂著嘴,一副要吐出來的模樣。

「對了、對了,還有一次──」

「夠了!」眾人齊聲制止。

他們可不希望才吃下肚的宵夜,現在就要吐出來。

魈一臉無辜的聳肩,低頭繼續吃起滷味。

已經走遠的季薰,自然沒聽到魈在她背後損毀她形象的話,上岸後,她施法隱去身形,朝黑暗中的一處角落走去。

就在剛才,這個方向傳來不尋常的波動,那股力量很輕、很隱密,但還是讓季薰與魈發現了。

怎麼牠們還是不死心啊?季薰有些無奈的苦笑。

探查到的妖氣,來自於先前闖關兩次都沒成功的貓妖們。

也許是太過年輕、太過自信,兩次的接觸中,那群幼貓並沒有判斷出季薰與魈的能力,也沒有察覺到鬼門的險惡。

當他們被鬼差們驅逐時,還一臉不情願的鼓著腮幫子,豎著貓毛,信誓旦旦的說他們還會再回來,而且一定會成功闖入鬼門。

不一會,季薰在巷道的一角看到貓妖們,他們正聚在一起,刻意壓低音量的討論著另一次的計畫。

「這次我們找一艘小船,藏在船下面偷偷游過去,他們就算發現小船,我們又不在船上,他們肯定找不到我們,這樣一定會成功!」領頭的黃毛貓妖嫩聲嫩氣的說道。

才剛修煉成人的他們,現在的形貌就跟十一、二歲的孩童差不多。

「對、對!這樣我們一定能夠成功,老大真是聰明!」其他貓妖崇拜的說道。

……船上找不到,難道不會找船底嗎?季薰無奈的苦笑,幼貓的想法果然很單純。

也正是因為他們的這份「純真」,負責防守鬼門的鬼差們才沒有對他們嚴加懲罰,只是口頭上責備幾句就放他們離開。

見到幾隻小貓準備要去找船,季薰身形一閃,出現在他們面前。

「嗨!又見面了。」她笑盈盈地跟他們打招呼。

「妳、妳……」季薰的突然現身,讓幾隻貓妖嚇了一大跳。

「妳想做什麼?」身為領袖的黃毛貓,衝到同伴面前。

「這句話應該是我問你們的吧?」佯裝不清楚他們的意圖,季薰偏著頭反問:「這麼晚了,你們在這邊做什麼?」

「我、我們……在這裡看風景啊,不行嗎?」黃毛貓豎著鬍鬚,語氣生硬的回道。

「看風景?」季薰往四周看了看,這周圍全是已經打烊了的店家,能有什麼風景好看?

「你們……」才想揶揄他們幾句,但另一頭傳來的不尋常波動引起她的注意。

「我們?我們怎麼了?」不明白季薰停頓的原因,黃毛貓好奇追問。

「沒事。」季薰敷衍的笑笑,「對了,你們餓不餓?我這裡有好吃的小魚乾。」季薰從玉飾中取出從命子的店裡帶出的食物。

將一整包魚乾塞入黃毛貓的手裡,季薰順手揉揉他的頭髮,「這麼晚了,不要在外面逗留,快點回去吧!」

丟下這句話,她轉身追向那股波動。

「……奇怪的人類。」抱著懷裡的食物,黃毛貓目送季薰離去。

「老大,現在該怎麼辦?」灰毛貓怯怯地問著。

「我們還沒行動就已經被發現了,那……還要繼續嗎?」

「……看在那個傢伙拿魚乾賄賂我的份上,今天就算了。」黃毛貓神氣的抬高下巴。

他絕對不會承認,他是因為季薰的關心才決定收手。

伸手摸摸頭髮,季薰掌心裡的溫暖彷彿還殘留在頭頂上。

「好。」其他幾隻貓妖贊同的點頭。

他們不在意被抓到,但是……

那個叫做季薰的人類對他們很好,見到他們總是笑笑的,而且也都會給他們好吃的食物,上次灰貓的腳受傷了,還是她幫他治療傷口。

很少有人會對他們這麼和善,所以他們不希望造成她的困擾。

「這次的小魚乾也好好吃,上次的糖醋魚片也不錯。」花色貓開心的啃著點心。

他們闖了第一次鬼門後,接下來的日子裡,他們一直在這附近徘徊,有時候季薰會像今晚這樣突然出現,催促他們離開。

她第一次現身時,他們被嚇了一大跳,還以為對方想攻擊他們,結果她只是跟他們閒聊幾句,順便提醒他們快點回家,不要在外面逗留,還送他們好吃的食物。

從那次之後,他們就很希望可以天天遇見她,只可惜,有時候出現的是其他鬼差,另外還有一個叫做魈的人。

貓妖們開心的邊吃邊走,在寂靜的街道上說說笑笑,沒有注意到悄悄靠近他們的黑影……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