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9月1日:網遊也可以這麼仙!於壹(第一集)


§ 活動記事 §

2018年2月1日~2月5日台北國際動漫節(南港)



 

 

 

接下來的校園日子,對兩人來說可說是過得水深火熱。

李維每天都要保持迷人微笑,將自己塑造成親切有禮、溫和優雅的貴族少爺,面對愛慕者的示好、表白,還要絞盡腦汁地用最婉轉、最溫和、最不傷人的說詞拒絕,盡可能的不讓雙方撕破臉,在遇到有人挑釁時也要面露微笑,而且在佔了上風之後還要做出寬宏大量的模樣……

嘖!這李維斯的生活還真是辛苦。

李維自認脾氣算是不錯,但也被這些層出不窮挑釁及告白者給弄得心煩了。

更叫他氣憤的是,向李維斯示愛的人之中竟有男子!

男的也就算了,他對同性戀並沒有排斥或歧視,就算遊戲公會裡頭的那些腐女拿他跟席洛配對,他也沒有真的生氣。

只是那幾個男的在對他表白之餘,還用一種很猥瑣的目光上下打量他,甚至是藉機動手動腳、亂吃豆腐,這就讓他很不能忍受了。

也不曉得這身體原主究竟是性格太好還是過於懦弱,被人這般調戲竟然沒有半點反抗!就只是盡可能的避開對方。

從原主記憶中翻找出相關畫面,見到原主只是一昧的退讓時,性格向來錙銖必較的李維真是恨鐵不成鋼。

那些男性愛慕者中,態度最為囂張的,是一名來自帝都的少爺,雖然不是什麼皇親國戚,家中只是有錢的商人,但在這離帝都有段距離的偏遠地界,只要是來自帝都、手上有些錢,都能算是有身份、有地位,不能招惹的人。

嗤──那不過是因為鄉下人、沒見過大世面才會對帝都來人如此恭敬,這位肯特少爺還真把自己當作人物了?

沒見到那些待過帝都的教師都沒對這位肯特少爺另眼相待嗎?從他們的態度就可以知道,這位肯特少爺只是小嘍囉而已!

就在李維盤算著該怎麼給這個擾了他讀書興致的蠢貨一點教訓時,席洛跑來圖書館找他了。

他穿著劍士裝、拿著從系統換來的初階鐵劍,肩上還背著一個小包袱,快步越過那些包圍著他的肯特少爺及少爺的狐群狗黨。

儘管他臉上依舊是一貫的面癱臉,李維還是從他那張沒有表情的臉上看見了興奮及激動。

『李維李維李維!我終於成功啦!我被退學啦!』席落很激動的在隊伍頻道說道。

『……雖然這是因為任務需要,可是身為被退學的人,你這麼興奮真的好嗎?』李維額冒黑線的看著他。

『你不知道!我為了要退學做了多少努力!』席落委屈的哭訴道:『之前的阿蓋表現的太好了,就算任務失敗,老師也沒有讓我退學,還說他會替我去向校長求情,我說不用,他還以為我這是在客氣……你說說,怎麼會有這麼好的老師啊?為什麼我們大學時沒有這樣的老師?』

『說重點!』

『總之,我就表現得很頹喪、一副心灰意冷、放棄了自我、醉生夢死,一副要回家種田的模樣,然後被老師罵了我幾次,我都死不悔改,之後老師就讓我退學了。』說到這裡,席洛有些內疚,『那個老師是真的對學生很好,如果不是因為任務,我真不想讓他失望。』

『以後有機會再回報吧!』

『嗯!他喜歡收集虎皮,等我成為厲害的高手之後,我就去獵最強大的風翼赤虎給他!』

『嗯。你再說一次。』

『啊?』席落面露納悶,卻還是乖乖地重複了,『等我成為厲害的高手之後,我就去獵──』

『不是這個。』李維打斷他的話,『說你被退學了,不要用頻道,而是對外面的人說。』

席洛來到他面前後,只顧著用頻道跟他說話,沒有注意周圍的情況,在肯特及其他的人看來,就變成席洛站在他面前,面無表情地盯著他看,氣氛很是詭異。

『喔喔!瞭解!』席洛會意的點頭。

「我被退學了。」語氣相當平靜,但李維卻覺得他背後有一條尾巴在搖晃。

「退學?為什麼?」即使知道緣由,李維還是要配合他的表演,露出驚訝萬分的神情。

「我……」

「退學當然是因為程度差囉!」肯特少爺插嘴諷刺道:「誰不知道劍士學院的蓋洛德是個廢物!死皮賴臉的賴在劍士學院裡頭,把所有人的水準都拉下了,像他這樣的蠢貨,早就該退學了!」

這個黑髮的傢伙一來就勾走了李維斯的注意力,這讓肯特很不爽,現在逮到機會,當然要大肆嘲笑一番。

他本以為,被他這麼嘲諷後,蓋洛德應該會氣得跟他打一場,屆時他就可以趁機把對方痛扁一頓,藉機在李維斯面前一逞威風。

然而,肯特沒等到蓋洛德發怒,卻等來了李維斯的拳頭。

「不准你這麼說他!」李維狠狠地揮出拳頭,一拳就將他的鼻樑打斷,流出殷紅的鼻血。

沒等肯特及他那些跟班反應過來,李維又接連出拳,把肯特按在地上毒打。

除了第一拳之外,後續的攻擊都是打在身上,專挑最痛的地方打。

兩人鬧出的騷動在靜匿的圖書館內很是顯眼,很快就有將兩人拉開了。

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圖書館管理員沉聲問道。

「他污辱我的朋友!」李維直喘著氣、頭髮凌亂、眼眶泛紅。

「我的朋友蓋洛德被退學了,特地來跟我告別,這個人竟然口出惡言、用極為刻薄的話語侮辱他,我氣不過,就揍了他幾拳。」

「是他說的這樣嗎?」圖書館管理員向肯特等人求證,對方點頭答事。

「馬的!你竟敢打我!不想活了!」被揍得暈呼呼的肯特終於反應過來,怒火高漲地想要揍李維一頓,卻被另一名教師扣住手腕攔下了。

「哪個混蛋敢攔本少爺?小心我連你一塊揍!」肯特惡狠狠地回過頭去,卻發現抓著他的是劍士學院裡最嚴厲的教師。

「你剛才說什麼?要連我一塊揍?」劍士老師黑著臉,殺氣騰騰的質問。

「沒、沒有,我是說、是說……要罰他!他打了我,老師你一定要罰他!」肯特指著李維嚷嚷著。

「老師,對不起。我不該對同學動粗,我做錯了。」李維誠懇地向老師們鞠躬行禮,「但是他辱罵了我的朋友,即使重來一次,我還是會做出同樣的選擇。」

李維的形象原本就很好,再加上他說明經過時並沒有避開自己的過錯,而是坦言相告,這讓群聚過來的老師及學生對他很有好感。

「回去後,寫一篇悔過書給我。」祭司學院的一名導師做出懲罰。

「是。」

「就寫一篇悔過書?」肯特不服氣了,「他打了我!我都被他打得流鼻血了,他就只是寫一篇悔過書?」

「夠了!」劍士老師皺眉制止他的話,「身為劍士卻被一名祭司打了,這表示你的鍛鍊不夠,往後一個月,基礎訓練加倍!」

李維的身材修長,相貌俊秀,又是祭司學院的學生,一看就知道沒受過力量方面的鍛鍊,而被他揍了一頓的肯特是劍士學院的學生,身材高大壯碩,即使臉上還流著鼻血,旁人也不會覺得他傷有多重。

兩者一對比之下,態度惡劣、又是主動挑釁的肯特,自然更加令人厭惡。

這也是李維高明的地方,他故意打在他的身上,因為有衣服的遮掩,表面上自然看不出來──除非肯特不顧臉面,當眾脫衣服展示他身上的瘀青。

據他觀察,肯特很愛面子,即使現場有人提出要驗傷,他也絕對不會當著眾人的面脫衣服。

這場圖書館的糾紛在老師的強力協調下,到此告一段落,即使肯特心有不甘,暫時也只能乖乖聽話。

『那傢伙惹到你了?』席洛用隊伍頻道問道。

他知道李維絕對不是因為對方嘲笑自己而揍他,肯定是因為李維看那傢伙不順眼,這才藉故發揮。

『嗯。』

『他對你做了什麼?』席洛很好奇。能讓李維不顧形象,直接在大庭廣眾下揍人,肯定是對方真的惹火了他。

『你想知道?』

『嗯。』

『你真的想知道?』

『嗯……嗯!』

『你確定你真的想知道?』

『……你到底說不說?』席洛炸毛了。別老是這樣吊人家胃口行不行!

『他向我告白,還摸我的手,吃我豆腐,要把我當、男、寵、養!』最後一句話,李維說得很是咬牙切齒。

『呃……他還真是不要命了。』席洛默默地為那個傢伙哀悼。

李維是凡人能夠招惹的嗎?小心被滅成渣!

『好吧,那我們還是來商量下之後該怎麼做吧。』席洛明智的轉移話題。

但李維就是笑,笑得席洛再度炸毛,『怎、怎樣!先說好哦,我會問你是因為擔心你!』

『哼。』李維收回視線,然後轉頭,對前來關心的同學們露出靦腆不好意思地笑容,「不好意思,驚動大家……」隨後李維有些低落地道:「我還有些話想跟洛……蓋洛德說,可以讓我們靜一靜嗎?」

他剛剛跟席洛的隊伍聊天,在外人眼中只不過是雙雙再度陷入沉默而已,這點其他人都能理解,畢竟被趕出學院不是那麼好受的事,儘管那個人他們不怎麼待見,有些人甚至還有點幸災樂禍,但還不至於跟先前那個白癡一樣在當事人面前說。

畢竟,李維斯可是祭司學院的紅人啊。

脾氣好,長得帥,天賦更是不得了,腦抽了才想得罪他。

所以其他同學便三三倆倆的散去了,獨留下兩人站在重新靜下來的圖書館中。

倒塌的書架和散落的書因為留給他們空間的緣故,沒人收拾,李維斯和蓋洛德,一人蹲在一邊,沉默地開始整理。

微風起,指尖擦到了翻動的書頁,蓋洛德手略動了動,一向面無表情的臉,似乎被觸動了什麼,最終,還是終歸沉寂。

「我走了。」

時間來到傍晚,橘黃色的光線斜進了室內。

蓋洛德將最後一本書遞給李維斯,他靜靜地看著至交好友,深邃的黑眸讓人無法猜測他此時的心情。

「……我,送你。」李維斯碧藍的眼中帶著哀傷,卻又強笑著,「這段路讓我陪你。」他不會出言阻止什麼,因為李維斯知道自己好友的性格,強行挽留,反而會傷到對方。

「……」蓋洛德轉身,垂眸,「不用。」

「……洛……」李維斯欲言又止。

「我會回來的。」蓋洛德重新凝視遠方,他靜靜地握緊手中的鐵劍,略顯稚嫩的少年嗓音,卻一字一句透出堅毅,「我會變強,然後回來!」

「……嗯,你會的。」李維斯鄭重的點頭,「你一直都是最強的劍士!」

聞言,蓋洛德笑了。

僵硬的面龐被扯出淺淺的弧度,這是只有最親的人才能見到的表情,他沒回頭,只是大聲的道:「到時候,我們仍是搭檔!」

「嗯!」

影子拉長了兩名少年,他們的誓言仍在耳邊,這是他們第一次分離。

最終,倆人的道路將會踏上截然不同的未來,是福,是禍,懵懂的少年們,還未知曉。

 

玩家李維與席洛《相愛相殺》主劇情任務完成(01)。

獲得隨機技能書一本,兩百金幣,以及生存點數十點。

 

玩家李維與席洛觸發《相愛相殺》主劇情任務(02),請讓蓋洛德前往帝都,尋找魔劍下落。

任務成功獎勵:技能書一本,兩百金幣,生存點數十點。

任務失敗懲罰:生存點數扣除二十點。

 

『李小維,我覺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啊!噢噢噢噢,這什麼狗血戲碼!我腦中都出現動畫播放時的旁白音了!』校門外,席洛雙手抱臂,全身不自在的搓著,『我都不知道李小維你喜歡裝逼──』

『……你以為我跟你一樣嗎?閉嘴,去小鎮找間旅館住一陣子,等我去找你。』李維沒好氣地道。

『不然你弄這個做什麼?直接離開不就好了嗎?』席洛再抖了抖手,這才感覺舒服地繼續往前走,要不是因為上課期間校門外幾乎沒人,蓋洛德面無表情的抽蓄姿勢肯定會引來關注。

『測試。』李維懶得多說。

但席洛聽懂了,『哦?你是說像紅藥水和治癒術那樣嗎?』

『嗯。』李維一個人獨坐在圖書館中,晚燈被點了起來,他手指有節奏地敲著桌子,道:『我在研究如何促發劇情,之前我們只是說了關鍵字主線就會開啟,但主線有多短你也知道,就是……』

『兩人相愛相殺嘛,我懂。』席洛歡樂的打斷他。

『……如果你的智商只能用這種程度的語言來解釋的話,沒錯。』李維輕聲道:『然後你要再用你的智商來打斷我的推測,我就照主劇情一那樣殲滅你,你覺得怎麼樣?』

他指的是遊戲結局,劇情一是李維斯滅了蓋洛德,劇情二則相反,此外還有雙人陣亡(平局)和隱藏版等等。

『咳!』席洛不用想也知道對方露出什麼樣的表情,『對不起,你繼續。』

『哼。』李維繼續,『所以我認為,主線的任務不足以我們湊到足夠的生命點,那麼就要朝支線下手了。』

『支線?』席洛重複,而後露出恍然大悟的樣子,『哦~』

這下換李維一愣了,『嗯?』

『……』席洛沒回話,他整理了一下衣服。

接著,蓋洛德舉劍,他回眸,橘黃色的光線隱在校園的外角,逐漸收攏消失,他露出陰鬱的表情。

他狠狠握拳,而後咬牙。

總有一天,他會讓所有輕視他的人,全部付出代價──!

黑夜降臨。

 

席洛:『……』

李維:『……』

席洛:『……』

 

李維:『怎麼突然不說話?』

席洛撓頭,把剛剛的動作跟他說一遍,『我覺得什麼都沒觸發啊。』

『……』李維忍不住嘆氣,感情這傢伙只把剛剛的話聽了一半啊!

『名落孫山,我剛不是說了,是「支線」、「支線」!你剛剛那動作,哪點離開主線了?嗯?還是你腦袋真的已經無可救藥了?』

『……哦……』席洛頓悟,隨後撇嘴,『真麻煩耶,那你說我們現在要做什麼?』

『……唉。』李維也懶得繼續解說了,就算說了,這懶散的傢伙肯定沒多久又扔腦後。

他站起身,對著前來尋找他的老師點頭微笑,並且隨著對方離開圖書館。

『那些你都別管,總之就先找個地方待著,我去申請神殿修練,到時候一起去帝都,你可別給我亂跑,或撿些有的沒的回來,支線,也等我跟你會合了,由我示範過後再觸發!』他加重強調了最後一句。

要是席洛又無視他的話,隨便亂觸發任務,他絕對會讓他知道什麼叫做「自作孽不可活」!

OKOK,我知道了──』

 
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4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4)

發表留言
  • 低調人生
  • 那個老師真的對學生很少=>好
  • 玥紫
  • 轉圈圈~~~
  • 結い
  • 好看~~
    比較期待龍套少女的更新
  • 佳
  • 很不錯,挺有意思的。
    如果再來個重生的,或肉身穿越的,可能會擦出更激烈的火花喔!哈哈!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