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creenshot_2018-07-20-11-22-40.png

逆襲劇情吧!龍套少女!08:姐弟溫情(修)

 

 

不一會,女婢端來一碗香氣四溢、滋味鮮美的雞湯,讓風歌先墊墊肚子。

因為不曉得風歌什麼時候甦醒,上官夫人便讓廚房整天都準備著吃食,只要她醒來,立刻就有東西能吃。

「謝謝。」風歌客氣地道謝。

「……」

一對上風歌的眼,那名女婢就像被蠱惑一樣,雙頰緋紅、目光癡迷的站在原地,很顯然地,這又是一個被九尾天狐的天然魅惑給迷住的人。

「妳可以退下了。」紅茵接過湯碗,喊了女婢一聲,喚回她的心智。

「是、是。」回過神來的女婢,臉上的血色更盛,連忙低著頭跑了出去。

幸好風歌還沒開始修煉九尾天狐的傳承心法,那人只是被天狐的天生魅力迷住,魅惑的力量並不大,這女婢才能這麼輕易的回神,若她開始進行修煉,被迷惑者可就不容易清醒了。

「妳那麼久沒吃東西,一下子吃太多總是不好,先喝湯,過一會我讓廚房熬粥給妳吃。」上官紅茵將湯碗端到風歌面前,並將湯勺遞到她手裡,「妳現在覺得怎麼樣?有沒有不舒服地方?要不要找大夫過來檢查?」紅茵叨叨絮絮的唸道。

「有沒有鏡子?」接過湯勺,風歌轉而向紅茵討要東西。

「有。」凌雲跑向一旁的梳妝台,將一面水晶鏡子捧到她面前。

對著鏡子照看一會,發現自己的容貌並沒有被大肆修改,仍然保有原本樣貌的八成,而且還變得更加精緻漂亮,風歌這才暗暗鬆了口氣。

「好啦!知道妳長得好看,用不著這麼急著照鏡子吧?」上官紅茵調侃道:「不是說肚子餓了?還不喝湯!」

風歌微微一笑,回想傳承裡頭,九尾天狐用來遮掩外貌的幻術,閉上眼睛,在心底默念口訣,等她再度張開眼眸時,銀髮轉成黑髮,詭異的紫瞳也變回正常的黑色,那瀲灩明媚的容顏也像是隔了一層遮掩,變得平淡無奇,只剩三分姿色。

「顏色變回來了!」一直關注姊姊的凌雲,自然發現到這一點。

「欸?為什麼要變回來啊?紫色很好看啊……」上官紅茵頗為遺憾的嚷著。

「那顏色太奇怪了,我可不想被當成妖怪。」雖然她現在已經是妖怪的身體。

放下水晶鏡,風歌開始小口小口的喝湯。

「妳想太多了。」上官紅茵不以為然的回道:「雖然天武大陸的人都是黑髮黑眼,要不就是棕髮棕眼,可是我聽我爹說,在其他大陸也有各種很多奇特的髮色和瞳色,還有妖族、魔族、鬼族等等奇特的種族!」

「姊姊,妳的眼睛為什麼……變成這樣?」凌雲吞吞吐吐的問道。

「你害怕了嗎?」風歌不答反問,心底湧現些微不安。

凌雲是她一手帶大的,風歌自然深知他的性格,知道他不是薄情懦弱的人,但她現在可不是人,是妖,在未知的事物前,人會做出什麼反應向來很難判斷。

「要是姊姊變得不像以前的樣子,凌雲會害怕嗎?」她試探的問。

「姊姊的身體有什麼毛病嗎?」凌雲緊張的問。

當他發現風歌的眼睛變色時,心底第一個閃過的念頭就是──姊姊是不是又中毒了?

「不用擔心,我現在的身體狀態很好。」

不只是很好,簡直是好極了!妖族的身體本來就比人類強壯,換了這具身體後,她的五感比先前還要敏銳數倍,房屋外頭有多少僕人窺探,有多少暗衛隱藏於角落……種種細微聲響她全都聽得一清二楚。

「那、那姊姊以後會變成什麼樣?會離開我嗎?會不再喜歡我嗎?會……會忘記我嗎?」凌雲接二連三的說出他的擔憂。

現在他最害怕的事情,就是再一次與姊姊分離,失去親人的痛,一次就夠了。

本以為凌雲會怕她的古怪變化,沒想到他先是擔心自己的身體,而後是擔心兩人還會再度分離,這讓風歌忐忑的心頓時被滾燙的親情撫平。

「別擔心。」風歌一把將他摟在懷裡,親暱地親了親他的額角,「我回來就是為了你們,又怎麼會離開?」

「那就好。」凌雲鬆了口氣的笑開。

「呦呦~你們這是做啥呢?欺負我是獨生女,沒有兄弟姊妹可以炫耀啊?」上官紅茵吃味的嚷著。

「誰說妳沒有兄弟姊妹?」風歌將她拉了過來,同樣抱住了她,「我不就是妳姊姊,凌雲不就是妳弟弟?」

「……為什麼妳是姊姊?我比妳大三個月呢!」上官紅茵雖然心下感動,但嘴上還是不鬆口。

「因為我比妳成熟穩重。」風歌調侃道。

「姊姊的字寫得比妳好看。」凌雲聲援著自家姊姊,「姊姊還會做衣服、會煮好吃的菜,懂醫術,看得書也比妳多,她當然是大姊姊!」

「那、那些我雖然不會,可是我會唱歌彈琴、會烹茶、會挑衣服跟首飾,我娘說我的眼光很好,而且、而且我也很會做糕點!」紅茵撅著嘴回道。

她也不是非要跟風歌比出個高低,就只是不想被凌雲看輕,有些不服氣罷了。

「是是是,紅茵最厲害、最棒了。」風歌笑著將話題帶過。

「那當然,我可是上官家的小姐呢!自然是最優秀的。」上官紅茵驕傲的抬高下巴,一臉的得意洋洋。

在眾人說笑間,風歌喝完熱湯,而後婉拒了女婢的服侍,自行梳洗更衣。

她換上一襲繡著百蝶穿花的衣裳,原先的那套墨袍被她收入體內。

當她走回房間的小廳時,見到上官夫人坐在桌旁,笑意盈盈的與女兒還有凌雲聊天,氣氛溫馨融洽。

一番見禮過後,上官夫人詢問風歌的身體狀況,聲音輕細柔和,讓人聽了就覺得相當舒心。

「風歌,紅茵將妳之前叮嚀她的話跟我說了,我問過老爺,老爺說上官家與蘇家雖然有生意上的往來,但是也不親近……」

上官夫人沒有說得很明白,卻也讓風歌清楚她的意思。

「關於這件事,我正好也想找伯父談,不知伯父何時有空?」風歌反問道。

「前段時間比較忙,這幾日正好清閒了些,沒有出門,正在書房歇息呢!」上官夫人笑道。

早在得知風歌「臨死」前交待的事情後,上官家主和夫人就很想找她談這件事,只是風歌一直昏睡,這才拖延到現在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