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哼!什麼氣運……」上官紅茵忿忿不平的扁嘴。

「好了,接下來我要說得事情才是最重要的重點,妳別再打岔了,乖~」見上官紅茵張著嘴還想反駁,風歌連忙制止。

「……說吧、說吧!等妳說完我再說。」上官紅茵妥協了。

「妳跟蘇冉雖然訂了親,但是並未成婚,因為在你們訂婚的隔年,仙人門派來收徒了。」

聽到仙人門派收徒的消息,眾人又是一陣驚愕。

「妳、蘇冉以及林芊芊都去參加測試,你們三人都被選上,也就結不成婚了。」

「妳的意思是說,我也能當仙人?」上官紅茵喜出望外的道。

「此話當真?」上官名揚面露愕然。

「真的嗎?小茵真的有靈根?」上官夫人滿臉的興高采烈。

「是,紅茵是火系中品單靈根,蘇冉是風系上品單靈根,林芊芊是五系上品靈根。」

「我可以當仙人!太棒了!等我學成以後,我會保護你們,保護上官家!」上官紅茵信誓旦旦的說道。

「妳說得上品、中品,還有靈根數量有什麼差別嗎?」上官名揚抓出重點。

「靈根代表仙緣與資質,上品最好,中品次之,下品最差,而靈根的數量跟修煉速度有關,上古時期的靈氣豐沛,五系靈根是最好的資質,但是到了現在,因為靈氣匱乏,靈根越少、修行的進展就越快,現在反而是單系靈根吃香……」

風歌細細解說了靈根數量與品級在修行者中的認定。

「那個林芊芊是五系,那就是說,她的資質比我差囉?」上官紅茵喜孜孜的笑著。

即使對蘇冉無心,但在聽說自己往後會被另一個女人搶走未婚夫時,只要是女生都會心存芥蒂,對這名小三產生排斥。

「一開始是這樣,但她是有機緣氣運的人,修煉一途,除了勤勉刻苦之外,機緣也是相當重要的一環,而且林芊芊身邊還有蘇冉跟其他人幫她……」

風歌沒有說出林芊芊有空間助她修煉一事,這種事情說了也沒用,那個空間是靈魂綁定的,又搶不過來,她只能盡量透出一些日後的事,點出林芊芊會有蘇冉以及其他男主、男配相助。

「那我呢?」凌雲突然開口詢問,神情透著期望與不安。

剛才姊姊沒有提到我,是故意略過,還是……

看出他的忐忑,風歌伸手摸摸他的頭,笑道:「仙人門派收徒時,因為……我不在你身邊,你被趕出家門,沒有參加測試,但是你也是有仙緣的,你是少見的冰系變異單靈根,同樣是上品,資質比蘇冉更好。」

風歌話中的停頓眾人都聽出來了,說是「不在弟弟身邊」,其實是在說她那時已經被害,無法保護弟弟了吧!

「我會努力修煉,以後由我來保護姊姊。」得知自己也能修煉,凌雲心下安定,對未來充滿期望。

「真好,竟然是變異單靈根,以後肯定比我厲害。」上官紅茵故作吃味的調侃。

「……要是有人欺負妳,我也會幫妳。」凌雲彆扭的回道。

「噗哧──那以後就靠你啦!親愛的小弟弟。」上官紅茵揉捏著他的臉頰。

「不、不要掐偶的臉!」凌雲抗議的掙扎,表情幽怨。

看著三人和樂融融的模樣,上官名揚與夫人對望一眼,眼裡透著笑意。

「對了,風歌呢?妳的靈根是什麼?」上官紅茵好奇的問。

風歌剛才露了那一手仙術,要說她沒有靈根,肯定沒人相信。

「我也不知道。」風歌搖頭笑道:「我看的是你們的未來,不是我的。」

此時,眾人也才想起風歌跟仙人提出的要求。

「不知道也沒關係。」上官紅茵大咧咧的回道:「妳會使用仙法,一定就是有仙緣靈根的,到時候我們一起加入仙人門派!」

「仙人何時過來收徒?」上官名揚問著細節。

「詳細的日期我不清楚,我看到紅茵在十三歲時跟蘇冉定親,隔年仙人就來收徒了,季節是春天,地點是在紅羅城。」

小說作者很少細述時間,但仙人收徒是一個重點環節,也是林芊芊第一次在眾人面前亮相,作者用了不少文字敘述她的清純動人,說她穿著一襲雪白衣裳,身形窈窕、美目含情、氣質清純,還有大片紅櫻當背景襯托,在仙人收徒的章節之前,劇情還提到林家過年的種種事情,所以風歌才能斷定是在春天。

 

將該說得事情說完後,房間內陷入一陣靜寂,上官名揚皺眉苦思,上官夫人端著茶水靜靜品茗,凌雲安靜地窩在風歌懷裡,享受片刻溫馨。

「這花是什麼?」靜不住的上官紅茵,見風歌把玩著手上的花,問出她好奇許久的問題。

「彼岸花,開在黃泉路的彼岸花。」風歌看著火紅的花卉,語氣淡然的說道:「彼岸花,開彼岸,花開不見葉,見葉不開花。到了冥界的靈魂,會見到大片大片的彼岸花,紅如殘陽,又像燃燒的火焰,亡魂們隨著這花的指引走向幽冥……」

或許是風歌敘述的神態太過空靈,彷彿要化為虛無淡去一般,凌雲緊張地抓住她的手臂,死死不願放開。

感受到手臂的疼痛,風歌回過神來,朝凌雲歉然一笑。

「我沒事。」

「風歌妳……是怎麼回來的?」上官紅茵開口問道,神情有著顯而易見的關心。

「放不下你們,仙人便給了我一次機會,只要能通過考驗,就讓我返回人間。」

「什麼考驗?」凌雲追問著。

「……只是考驗意志而已,沒什麼。」風歌不想嚇到弟弟,輕描淡寫的帶過。

「騙人!如果沒什麼,為什麼不說?」凌雲氣呼呼的指責。

能讓人死而復生的考驗,怎麼想都知道一定不簡單!

「……」風歌張了張嘴,本想敷衍過去,卻在見到他眼底的執著後,化作一聲輕嘆。

「火海焚身,刀山刺骨,冰河凍魂,雷霆轟頂。」她淡淡吐出這幾句話,讓房內再度陷入一陣靜寂。

短短地十六個字,其中蘊含的意思卻是讓人震驚萬分,稍一想像其中的場景,就讓人背脊生寒。

「若、若是失敗了呢?」上官紅茵顫聲問道。

「魂飛魄散,灰飛煙滅。」

「妳、妳傻啊!妳怎麼這麼傻?」上官紅茵哭了出來,「到了那裡就投胎去嘛!幹嘛還……我跟凌雲會保護自己,妳又何必……」

「好了,這不是沒事了嗎?」風歌朝她嫣然一笑,順帶揉亂她的頭髮。

「既然知道我這麼辛苦才回來,你們兩個以後乖一點,別做出讓我擔心的事。」頓了頓,她又道:「日後,有些事情因為礙於天機,當下我不能解釋,只能要求你們照我的話去做,我希望你們能信我。」

「姊姊怎麼說,我就怎麼做!」凌雲不斷點著小腦袋。

「不信妳還要信誰啊?」上官紅茵回她一記白眼,「我們兩人的交情,妳竟然還擔心我不信妳?真該抽!」

「抽我?妳捨得嗎?」風歌朝她拋了個媚眼,在九尾天狐的天然魅惑下,上官紅茵頓時雙頰羞紅。

「呿!有什麼捨不得的?要不是看妳身子還沒好,我早就揍妳了!」上官紅茵氣惱的別過臉去。

「呵呵,小茵怎麼捨得打我呢?我們可是好閨蜜、好姊妹~」風歌拉著紅茵的手,半撒嬌的說道:「小茵,我肚子又餓了。」

「我帶你們去飯廳。」上官夫人會意地起身。

「爹,你不吃飯嗎?」上官紅茵問道。

「你們先吃。」

上官名揚讓他們先去用餐,直到風歌等人遠離,他才低聲笑開。

「火系單靈根嗎?」上官名揚撫鬚自語,「我兒竟有仙緣,而且還是單靈根!家裡那些老頭子肯定很驚訝。」

上官名揚對修仙並不是一無所知,剛才的那些提問,也只是想確認風歌的話是真是假。

小說中沒提到上官家有什麼背景,只說他們是商家,風歌自然也不知道,上官家族裡頭也有修仙者的存在,而且人數不少,每代都有幾名族人送入仙門。

那些人裡頭,資質最低的就是五系靈根,最好的就是雙靈根,據說在很久以前,家族也出現過單靈根,只是近一百年都沒再見過。

上官紅茵有這等資質,身為父親的上官名揚自是要好好規劃一番,至於蘇家跟林家……

哼!想併吞上官家,也要看看有沒有那個能耐!

風歌想讓上官紅茵與凌雲注意蘇冉與林芊芊,自然對他們多有著墨,而這些話在上官名揚聽來,就是蘇家暗地裡與林家聯手,想要併吞上官家的產業。

上官名揚與夫人唯一的弱點就是女兒,在小說中,上官紅茵被蘇冉所惑,自然事事聽他的,即使上官名揚有防備的心思,也會被自家女兒拆後台、扯後腿。

這並不是說上官紅茵是只要愛情不要親情的人,而是她沒想過蘇冉會對上官家出手,畢竟他們兩人可是訂了親的,兩家可是有聯姻關係的存在。

在上官紅茵心底,既然訂了親,那就該像她的父母親一樣,夫妻真誠相待、互敬互愛,不該有任何隱瞞。──不得不說,這也是上官名揚將女兒保護的太好,讓她即使知道了人心的險惡,卻缺少了判斷的眼力。

而現在,有了風歌的提點,上官紅茵肯定不會重蹈覆轍,遭遇小說中的命運。

再說,既然知道未來,上官名揚又怎麼可能讓這種事情發生?

即使跑到這種窮鄉僻壤另起爐灶,即使多年來未曾回去,也不代表上官名揚有脫離上官家族的打算,再怎麼說,他都是上官本家的一員,不是關係淺薄的分支旁系,上官家族的尊嚴,怎能容許蘇家、林家這種小商戶踐踏!

上官家族在大秦國雖然名聲不顯,卻不代表他們就勢弱了,若是上官名揚動用本家勢力,就連皇室也要禮讓幾分!

「年節要到了,跟家裡那些老頭子說一聲,我要帶家人跟貴客回去聚聚,順便認認人。」上官名揚靠著椅背,聲音淡然地道。

「是。」暗處傳來一聲回應,而後再不聞聲響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