花了半天的時間,札克一行人這才通過了沼澤區,來到了一處已經荒廢許久的小村莊。

這裡就像他們這段時間見到的大多數村莊一樣,破敗的屋舍、斷垣殘壁,半人高的枯黃荒草幾乎將一切淹沒,就連蟲鳴鳥叫也全都銷聲匿跡,處處都籠罩在死寂的氛圍之下。

對於這樣的情況,札克等人並沒有太過在意,只是粗略的找尋了下,確定這裡沒有危險生物的蹤跡,也就開著車子繼續往前奔行。

「咦?前面有人!」艾希指著左前方不遠處說道。

定眼一看,那裡的確有一群人,毛茸茸的頭、豎尖的耳朵、長長的尾巴……

雖然距離有點遠,但札克等人確定那是豺狼人一族。

聚在這裡的豺狼人估計有三十多人,他們聚成一團,似乎正包圍著某樣東西。

「他們在做什麼啊?」艾希大感好奇。

「人群裡頭好像有東西……」克里夫瞇起雙眸,試圖看出個端倪。

「人行生物,男的。」坐在駕駛座的李維,調整了下墨鏡,針對那個地方進行探測。「身高一百四十七公分,身形枯瘦、有點駝背,他的手上還拿著一樣東西。」

那個人的身高比豺狼人還要低了半顆頭,沒有仔細打量,還真無法從豺狼人裡頭發現他。

「不管是誰都與我們無關,繼續前進。」札克的心思全在找尋蜜亞上頭,對於這些旁事完全沒有探索的興趣。

「是。」李維才打算將墨鏡的功能調整回來,接著發生的事情卻讓他納悶的咦了一聲。

「那個人不見了。」他加大墨鏡上的探索功率,卻怎麼樣都找不到對方,那個人就像是憑空消失了一樣。

「不見了就不見了,反正跟我們無關,管他那麼多做什麼?」札克不以為然的回道。

「但是……」李維還想說些什麼,坐在後座的艾希突然發出一聲驚咋。

「那些豺狼人朝我們衝過來了!手上還拿著武器!」

「搞什麼鬼?我們又沒有犯到他們。」札克皺了皺眉。

雖然豺狼人向來以好鬥善戰著稱,但他們的攻擊力道比起牛頭人來說,還是差了一大截,只要不被他們圍困住,他們的攻擊其實也不會造成太大的威脅,札克等人連牛頭人都不怕了,又怎麼可能會怕了這群豺狼?

只是現在他們急著救人,每一分每一秒都不能耽擱,這種無謂的爭鬥還是能避則避。

「這裡是他們的領地嗎?」札克問道。

「不是。」李維回道:「剛才經過的沼澤區才是豺狼人的地盤。」

「那他們追著我們做什麼?」看著以迅捷速度追在車後,並逐漸拉近距離的豺狼人,札克大感不解。

豺狼人雖然好鬥成性,可他們也有他們的原則,只要不侵犯到他們的領地,他們其實不會主動發動攻擊。

「想搶劫?」克里夫提出另一個可能性。

「車上載的這些全是罐頭,又沒有他們喜歡吃的肉。」這就是札克無法理解的地方了。

除了擅闖領地這件事情之外,另一個會讓豺狼人群起攻擊的原因就是「搶肉」。

豺狼人很愛吃肉,只要讓他們聞到肉的氣味,不管生肉或熟肉,都能引來他們的覬覦與搶奪。

「唔……難道他們想搶我們的車子?」艾希表情古怪的道。

「他們如果能分的清楚油門跟煞車,老子這個月的薪水全給你!」札克甩給他一記白眼。

比起遲鈍、愚笨的牛頭人,豺狼人的智商更是令人不敢恭維,他們簡直就像是剛進化不久的野獸,只會挖掘洞穴做屋跟生火煮肉,其餘的全都不會……

喔,不對,他們還懂一件事──搶肉!

「那他們到底為什麼追我們?」艾希苦惱的抓頭。

「管他們想做什麼,老子可沒時間陪他們玩!」札克冷哼一聲,「李維,加快速度甩掉他們。」

「這已經是最快的速度了。」李維哭笑不得的回道。

「最快?你沒搞錯吧?」札克錯愕的反問。

「吉普車的最快時速是兩百耶!他們怎麼還追得上來?」艾希一臉不可思議的望向後方。「而且他們跟我們的距離越來越接近了。」

「這些豺狼人的樣子有點奇怪。」克里夫撓了撓下巴,面色詭異的道:「你們看他們的眼神還有動作。」

「眼神?」艾希仔細的打量了下,只覺得這些豺狼人個個面容猙獰、活像是要將人生吞活剝一樣。

「他們的眼神很恐怖。」艾希縮了縮脖子,對方眼底的狂暴殺氣讓他頭皮發麻。

「毛髮脫落、身上有紅斑、眼睛赤紅、動作僵硬……」越是觀察,札克的臉色也越來越沉,「這些豺狼人該不會是……」

「被污染了。」李維接下札克未完的話,雖然他沒有回頭觀察,但光憑札克說出的幾項特徵,就足以讓他判斷現下的情況。

「嘖!不是只有牛頭人的領地才有狀況嗎?怎麼連這裡也被污染了?」札克煩躁的抓亂一頭紅髮。

忙著找尋蜜亞與奧勒的他,實在不想停下來處理這件麻煩事,但是他又不能不這麼做。

要是任由這群豺狼人到處遊蕩、攻擊他人,這裡很快就又會掀起另一場戰爭,而好不容易已經控制下來、眼看就要徹底清除的污染瘟疫,也會再度擴散開來。

「該死!就不能不要來妨礙老子嗎?」他暗暗咒罵了一聲,「李維,找個適合戰鬥的地方停車,這群豺狼人,不能留!」說到最後三個字時,札克的眼底掠過一抹殺氣。

找到合適戰鬥的地方後,李維方向盤一轉,車尾一甩,以一個相當漂亮的甩尾動作停好車子。

車子才剛停妥,札克等人立刻跳下車子,朝豺狼人發動進攻。

克里夫雙手朝前一甩,雙臂立刻像麥芽糖一樣拉長,最前端的手腕處化成了鋒利的十字形尖刀,一擊一隻,貫穿了豺狼人的心口。

「把你們的命全給老子留下!」

札克揮舞著彎刀,以極快的身形步伐穿梭在豺狼人之中,每掠過一人便有一道刀光閃過,銀白色的刀光交織成網,在他飛舞的彎刀停下時,豺狼人也僵立在當場,停止了一切動作。

一滴殷紅鮮血順著刀刃滑向刀尖,「啪搭」地滴在灰白色土壤上,濺起相當微小的塵土。

也就在血滴在地面綻成血花後,那幾名豺狼人的腦袋才自脖子上掉了下來,「碰」地落在地上,搖搖晃晃的滾了小半圈,鮮血不斷自切面斷口處湧出,在灰白色的地表上擴散開來。

「走開、走開!」艾希雙手聚電,不斷地以雷電轟向靠近他的豺狼人,接觸到高壓電流,每一隻豺狼人都被電擊的力道震得飛起,落地後全身不停抽搐、顫抖,冉冉白煙自他們身上冒出。

沒等倒地的豺狼人回過氣來,「碰碰碰」的幾聲槍響過後,他們的腦袋全出現一個子彈孔,殷紅的鮮血混雜著乳白色腦漿淌出。

進行過一回合的射擊後,李維俐落的更換彈夾,再度瞄準腦袋已經開花,但卻還能掙扎起身的豺狼人,往他們的心臟與膝蓋關節各補了幾槍。

「真詭異,腦袋都被打爆了竟然還能活著。」艾希往後退了幾步,警戒的盯著仍然在掙扎的豺狼人。

李維轟掉他們膝蓋的作法,成功阻止了他們再度站立的動作,但這點難度可沒有難倒這群豺狼人,他們以爪子抓爬著地面,扭動著身軀朝他們爬來。

「見鬼了!難道他們被黑心巫妖變成喪屍了嗎?」艾希朝他們連連轟出雷電,在他們背上劈出一道道焦痕。

一直到他們將豺狼人轟成了大大小小的屍塊,豺狼人這才終於停止活動,斷了氣。

「已經死了,沒錯吧?不會再跳起來了吧?」氣喘吁吁的艾希,並沒有收起手上的雷電,依舊小心翼翼的警戒著。

「掃描結束,確定沒有生存跡象。」李維推了推鼻樑上的墨鏡。

「呼!好險。」艾希拍了拍胸口,心有餘悸的道:「要是他們還能再爬起來,我看我們就要逃跑了。」

「拿燃球來,把這些屍塊燒了。」札克下令道。

這些豺狼人已經遭受到污染,必須火化,要不然,若有其他動物或生物吃了他們的屍體,這場污染瘟疫就又會經由那些動物擴散。

「燃球來了,大家退後一點。」克里夫從車上取了一顆燃球走來,而李維則是拿出數台車子造型的小機器人,讓它們將散落的屍塊聚成一堆。

除此之外,他還讓機器人撿起幾塊小屍塊,收入採集袋中,準備拿回總部給實驗室的人研究。

待屍體被堆成一堆後,克里夫按下燃球上的一個開端,將它拋出,燃球一碰觸到屍體堆,就像是汽油彈發生爆炸般,發出一聲不太大的轟然響聲,屍堆立刻被火海吞噬。

「呃,我沒眼花吧?好像有東西冒出來了?」艾希揉了揉眼睛,不太確定的道。

艾希的確沒有看錯,在熊熊火光中,一些灰色物體從屍塊中冒了出來,隨著那灰色氣狀的東西出現,熊熊烈焰中開始傳出一聲又一聲淒厲的尖叫,宛若遭受到酷刑折磨,聽的人直發寒。

當那些灰色東西飄至半空時,札克等人終於看清楚那些東西的樣貌。

在晴朗乾淨的藍天映襯下,他們見到一張又一張扭曲、哀號、叫囂著的豺狼人臉孔,悲憤與痛苦的情緒自那一雙雙的眼眸滿溢而出。

在日光的照耀下,那些靈魂逐漸聚攏,挾帶著不甘、仇恨、怨怒等情緒,凝成了一團長滿各種臉孔的灰雲。

經歷過諸多殺戮,札克等人自然也見過不少亡靈,在東方的「靈魂原野」那裡,甚至還有許多亡靈聚集在那裡,自成一個死者的國度,然而,靈魂匯聚成為雲霧這麼奇怪的景象,札克他們還是第一次見識到。

「大家小心。」札克示意道。

其實不用他提醒,其他幾人早已提起戒備,全神貫注的盯著那團灰雲。

尖銳的叫囂聲自破碎的臉孔傳出,一雙雙充滿憤怒的眼神緊盯著札克等人,眼底的殺氣與怨恨著實叫人背脊發寒。

雲霧緩緩朝札克他們移動過來,儘管距離雙方實際接觸還有五十公尺左右,然而,籠罩在灰雲周圍的陰濁血氣卻已經飄入鼻尖。

札克等人互望一眼,小心翼翼的後退,拉開雙方之間的距離。

他們不是沒有對付亡靈的經驗,只是在這種情勢未明的時刻,他們不想、也不能輕舉妄動。

「隊長大人,要走還是打?」克里夫向札克確認著。

「……再看看。」札克沒有立刻定案。

如果可以,他自然是希望能將這團奇怪的霧氣消滅,以免他們飄到其他地方,禍害他人,然而,他也不可能為此就犧牲掉自己或隊員。

他是海盜,不是英雄。

海盜處理事情的原則很簡單,只要不損及自己與夥伴的性命與利益,一切好談,不管要他們做什麼都可以。

「他們移動的速度好像加快了。」一直藉由各項數據分析與觀察的李維,在第一時間就察覺到變異。

「札、札克,這團雲的電波,很不好,我覺得很不舒服……」艾希額冒冷汗、臉色蒼白的道。

他凝聚在手上的電流縮小了很多,微弱的電光一閃一滅,幾乎快要消失不見。

「大家先上車。」札克一把抄起艾希,將他夾在臂彎,帶著他衝向吉普車。

就在眾人全都上車後,李維立刻發動車子,跟灰霧保持著兩百公尺遠的距離。

「來,這給你充電。」克里夫將一個蓄電盒遞給艾希。

抓著蓄電盒的兩端,艾希閉起雙眼,開始吸收裡頭的電源,這個過程沒有很久,僅只三分鐘就完成了。

當艾希張開眼睛時,那雙澄透如紅寶石的眼瞳還微微泛著電光。

「呼!充電完成!HP(血量)、MP(魔力)加滿!」艾希臉上重新有了光彩,雙頰紅潤,先前的慘白神色宛如是一場幻覺。

「哼!敢用電波欺負我?現在就讓你們嚐嚐電波大神的反擊!」

艾希手上凝聚出一個籃球大小的電球,朝追在車子後頭的亡靈灰雲轟去。

電球與灰雲接觸時,並沒有發生預期中的轟然巨響,就像是水滴滴入水盆中,電球被那團灰雲吸收了,其所造成的干擾也只是讓灰雲像海浪一樣的起伏波動幾下。

「不會吧?我的電球被吃掉了?」艾希的驚呼聲還沒結束,眼前的情勢又有了新的變化。

豺狼人的亡靈發出比先前還要激烈的哀號,不到十秒的時間,凝聚著的亡靈灰雲散開了,那些破碎臉孔伴隨著環繞著他們的電光,消散在空氣中。

「咦?沒了?這樣就……結束了?」造成這一切情況的艾希,直到亡靈完全消散,還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。

確認危機解除,李維停下車,放出幾台偵測機器人前去進行偵測。

「的確是消失了,空氣分析、能量波動分析、土壤分析都沒有探測到異常。」從機器人收回的數據資訊,李維研判出這項結論。

「為什麼會這樣?」艾希呆楞楞地抓抓頭髮。

「靈魂是能量波動的生成體,遭遇到強大的電流攻擊,自然就會被電流瓦解掉,這個在聯盟的訓練課程上有講解。」李維回道。

「我知道我的電流可以對亡靈造成威脅,可是我記得亡靈沒有這麼弱啊!」這才是艾希不解的原因。

藉由掌控電流的這項特技,雙子兄弟倆在執行亡靈任務時,向來都比其他聯盟成員還要出色,也因為這樣,每當有對付亡靈的相關任務時,帶隊的隊長總是會跑來E-23小隊「外借」雙子。

多年的經驗累積下來,雙子兄弟倆對於亡靈的相關知識自然累積了不少。

依照艾希的過往經驗,要讓一名亡魂消散,他至少要發動兩到三次攻擊,若遇到像剛才那樣的靈魂聚合體,他們兄弟倆就要聯手出招,聚集四、五顆比剛才那顆還要大上一倍的電球,才有辦法解決。

而現在他卻一招就將那朵雲給打散了?這種情況實在是太不可思議了!

「或許……這個結晶體可以給我們答案。」李維手上抓著幾個採集袋,看著裡頭灰白色結晶體的說道。

這個是探測機器人折返時,呈交給他的東西,從機器人傳輸出來的訊息中,這些結晶體是那團霧氣消散時,遺留在地表的物品。

結晶體呈現不規則狀,體積扁平,差不多是兩根手指的長與寬,顏色是混濁深灰色,晶體表面佈滿蜘蛛網狀的殷紅血絲。

「這個東西跟剛才的亡靈聚合體一樣,有很不好的電波,很討厭。」艾希皺了皺鼻子,面露厭惡的道。

「李維,聯絡克莉絲汀,跟她說明這裡的情況,叫她派人來這邊勘查一下。」札克總有一種預感,除了豺狼人之外,這個區域或許還有其他的情況。

「順便將你看到的那個男人的影像傳輸過去,讓他們追查一下這個人。」

「好。」

完成一切後,一行人這才繼續出發,朝蜜亞與奧勒的所在地直奔而去。

 

札克等人並不知道,他們找尋的那名男子,在吉普車離開後,從地裡鑽了出來。

露出半顆頭的他,謹慎地四下張望,確定四周都沒人之後,他這才從地洞裡跳了出來。

日光照耀在他的臉上,兩顆大門牙因陽光而閃閃發亮,他的嘴上蓄著兩撇細長的鬍子,小平頭、雙下巴、短眉毛、小耳朵,一雙眼睛呈倒三角狀,模樣看來就像一隻圓滾滾的胖老鼠。

離開地洞的他,拍了拍法袍上的塵土,那短的幾乎看不見的脖子上帶著一條大項鍊,鍊墜是一個大大的扁圓形物體,模樣像是古錢幣,中間有一個圓孔,邊緣處繞著一圈魔法咒語。

他像是想盡量減少自身存在感的弓著身軀,小心翼翼而又敏捷的跑向豺狼人的殘骸堆。

彎下身,他撿起了一顆結晶體,對著日光打量。

「吱吱!就差一點點吱!」他惋惜的看著結晶體,又看看一直握在手上的藥劑。

說話的嗓音高且帶有濃重的鼻音,就像是捏著鼻子、刻意提高音調說話一樣。

「吱!都是那幾個該死的傢伙,壞事!吱!」他怨怒的瞪著吉普車離去的方向,要是札克等人來的晚一些,他就可以讓這些豺狼人喝下這些藥劑,他的實驗也就完成了。

「吱!只好找下一批了。」他把結晶體隨手一丟,又往四周瞧了瞧,而後才唸了幾句短咒,讓地表開了一個洞。

他快步跳進洞裡,洞口在他進入後立刻闔上,完全看不出任何痕跡。

 

※ ※ ※ ※

 

又過了三天的車程,札克等人終於來到蜜亞與奧勒的所在地。

「就是這裡嗎?」潛伏在茂密的樹叢內,札克緊盯著前方的巨大建築物。

建築物的最外圍立著一排石柱,柱上有各種奇異的浮雕圖案,石柱往內推十公尺處是三層石階,每一層的石階都有二十階階梯。

「依照追蹤器上的指引,是這裡沒錯。」回話時,李維的目光落於石柱,望著上頭的浮雕,若有所思。

「有什麼異狀嗎?」察覺到他的神色,克里夫追問道。

「如果我的資料無誤,那柱子上的浮雕是牛頭人的傳承古文,象徵先靈的守護,一般用於祭祀的祭台。」李維緩緩道出他腦中的資訊。

「是牛頭人綁架了他們?」札克頓時大為惱火。

李維的資料不可能出錯,所以依照他的推論,這裡極有可能是牛頭人的祭台。

「牛族不是跟聯盟結盟嗎?為什麼他們會綁架蜜亞跟奧勒?」艾希大感不解。

「該不會是想報復吧?」克里夫想起他們曾經跟牛族族長發生過衝突。

「報復?他們把蜜亞抓來這裡,是想拿她血祭嗎?」從猜測的事由跟地點,札克頓時有了不好的聯想。

當下,他迅速抽出腰上的彎刀,打算衝出草叢,直接攻入裡頭救人。

「隊長大人,冷靜一點。」克里夫急忙攔住他。

「別攔我,老子要進去劈了那些牛!」

「隊長……」

「有人出來了!」一直留神警戒四周的李維,突然開口警告。

隨著這聲示警,札克等人立刻噤聲,隱蔽行蹤與氣息。

不一會,他們聽到了沉重而匆忙的腳步聲響,隨著聲音的接近,幾名牛頭人扛著大箱子出現。

「哞!快點哞!要是遲到了,族長會生氣的哞!」領頭的紅毛牛頭人催促著。

「哞,我們也想快啊哞,可是箱子很重啊,哞!」

「是啊、哞!很重啊,哞!」

扛著大箱子的牛頭人,氣喘吁吁的回道。

在正午烈日的曝曬下,大滴大滴的汗水順著他們的毛髮滑落。

「哞,我也知道很重哞!你們搬運要小心啊哞!不可以弄壞裡面的東西啊哞!」紅毛牛頭人調整了下扛在肩上的箱子,騰出一隻手來抹去額上的汗水。

從札克他們的角度看去,他們發現紅毛牛頭人的箱子上面貼著「淨化劑」的標籤。

而其他箱子上頭雖然沒有明顯標示,但從箱子的材質與外觀看來,札克等人立刻判斷出箱子裡的物品。

金屬箱子裡頭裝的是機械器材、箱面上繪製魔法符文的是醫療用品專用的箱子、木箱裡頭是食物補給品。

「原來營地裡的東西是他們偷的……」艾希悄聲道。

「這裡也被污染了嗎?」李維從他們偷來淨化劑這件事情推測道。

「被污染了?那繆阿努怎麼沒有回報聯盟?他應該知道污染擴散的後果吧!」艾希驚呼道。

「那隻蠢牛大概又想到什麼奇怪的點子了吧!」克里夫不以為然的回道:「也許他認為他們可以靠自己的力量解決,瞧!這不是把淨化劑搬來了嗎?」

「就算把淨化劑跟機器搬來又怎樣?」艾希嗤之以鼻,「憑他們那裝著啤酒跟草的腦袋,他們知道怎麼使用嗎?」

「這就是他們把蜜亞跟奧勒抓來的原因。」札克緊了緊握刀的手,接口說道:「繆阿努在前線基地待了這麼久,當然知道蜜亞跟奧勒會用淨化劑。」

「如果這是他們綁架的動機,那我們就不用擔心蜜亞他們的安危了。」李維的話讓艾希著實鬆了口氣。

「希望如此,否則,老子絕對不會放過他們!」札克咬牙切齒的道。

「隊長大人,接下來要怎麼做?等入夜後再潛入還是?」克里夫詢問著接下來的行動方案。

「挾持他們,直接闖進去。」札克可沒那種閒工夫跟他們慢慢耗。

如果對手是其他種族或是陌生人,那他還會顧慮到對方的實力,改用較緩慢、叫安全的方式,但……牛頭人?

哼!他們的腦袋只裝了草跟啤酒,打架的方式也總是只有那一套,就算閉著眼睛他也能夠打贏!

做出決定後,札克率先移動,從這一頭的草叢潛伏到靠近牛頭人的樹叢。

「哞!這箱子怎麼好像越來越重了?我快搬不動了。」

「哞,休息一下吧!」其中一人將箱子放下,「都已經來到聖地了,先休息一下再爬聖階。」

「哞,放箱子的時候要輕一點放,要是弄壞了裡面的東西,可不是再搬一次就可以啊哞!蜜亞小姐會生氣的啊哞!」紅毛牛頭人警告著同伴。

「知道、知道啊哞,蜜亞小姐生氣很兇的,哞!」

「哞啊!小小人類比族長還兇啊哞,族長一直被她罵,好可憐啊,哞!」

「雖然是小小人類,可是她真的很聰明哞!就跟凱特大人一樣厲害,如果不是凱特大人,我們也沒有辦法偷到這些東西……」

原本想出手挾持牛頭人的札克,一聽到這段對話,動作立刻停頓下來。

繆阿努被蜜亞罵?以為在戰場上失蹤的凱特竟然在這裡?而且她還叫繆阿努去基地偷東西?這是怎麼回事?

札克豎起右手,示意其他人行動暫緩。

「哞,凱特大人真是大好人哞!她都生病了還一直照顧我們的族人,哞!」

「哞啊哞啊,凱特大人是偉大的醫生哞!阿帕喜歡她,哞!另外那隻狼人就很討厭,老是圍在凱特大人身邊打轉哞!」

狼人?該不會是雷門吧?札克記起凱特失蹤時,雷門曾率領一個小隊去找她,但是後來他跟他的團隊也失蹤了。

「哞,我聽說那隻討厭的狼人生病了,只能躺在床上,沒辦法纏著凱特大人了,哞!」紅毛牛頭人幸災樂禍的笑著。

「生病?哞!該不會是那個奇怪的病吧?」

「哞!應該不是吧?蜜亞小姐不是說,把那些黑黑的東西淨化掉,不會有人生病了嗎?」

「哞!說到黑黑的東西,阿瓦就生氣,要是被阿瓦查到是誰亂放黑黑的東西,阿瓦就用槌子把他打成肉餅!哞!」

「哞哞!阿帕也要打!阿帕的幾個兄弟都被那個黑黑的東西害死了!」

「對對!要打死他!哞!」

就在幾個牛頭人怒沖沖的大罵犯人時,一聲艾希相當熟悉的叫聲自台階上傳來。

「你們幾個!蜜亞不是說拿到東西後要立刻送進來嗎?為什麼在那邊聊天?」被綁架的奧勒出現在台階處,滿臉怒氣的朝他們跑來。

「淨化劑早上就已經用完了,現在就剩下兩個區域還沒淨化,大家都在等你們送藥劑回來,知不知道你們只要多耽擱一些時間,污染就會擴散?難道你們還想要有人繼續生病嗎?」

滿臉憤怒的他,一罵就是一長串,跟平日說話簡潔的模樣大相逕庭。

「哞啊!我們只是休息一下,不是故意偷懶,現在就要爬樓梯上去了。」聽到責備,幾名牛頭人緊張的起身,快速將東西扛上肩膀。

「喂喂!動作慢一點,別摔到裡面的東西。」見他們莽莽撞撞的舉動,奧勒著急的提醒。「蜜亞吩咐的藥劑都有拿到嗎?那些藥品很重要,生病的人能不能痊癒就靠那些東西了。」

「有、有,我們檢查了三次,確定都有拿到,哞!」紅毛牛頭人拼命點頭。

「那就好……」奧勒一邊跟他們對話,一邊轉身往回走。

就在他要踏上台階時,身後突然傳來艾希的叫喚聲。

「奧勒!」艾希從草叢中衝出,張開雙臂跑向他,將他緊緊抱住。

「艾……艾希?」被抱住的他先是呆楞了一秒,而後慢慢的伸出手,回抱住對方,「是你嗎?真的是你嗎?你來找我了?」

「嗯嗯,我來了,我終於找到你了。」艾希收緊了手臂,感受著奧勒身上的體溫,「你還好嗎?他們對你好不好?你有被欺負嗎?」

「有……繆阿努他有打我。」奧勒紅了眼眶,哽咽的道:「他把我打暈帶來這邊,我還以為我的脖子被他打斷了,我痛了好久,都不能睡覺!」

其實在他跟蜜亞醒來之後,蜜亞就立刻施放治療術為他治療,脖子後頭的瘀青早就痊癒了,但現在可是兄弟重逢後的「訴苦時間」,他自然要跟親愛的弟弟抱怨一下。

「受傷了嗎?我看看。」艾希緊張的查看他的後頸,見到後頸處的肌膚白皙光滑,沒有傷痕或瘀青時,他這才鬆了口氣。

「你們兄弟倆要聊天等一下再聊。」札克一把將兩人拉開,「蜜亞呢?她在哪裡?有受傷嗎?他們沒有對她亂來吧?」

「她在上面。」奧勒指著台階上方。「凱特、雷門跟其他聯盟成員也在那裡,上面還有一些牛頭人感染了疫病。」

「疫病?為什麼沒有帶去聯盟治療?」札克皺眉反問。

「他們說要死守聖地,不肯走。」奧勒聳肩回道。

「凱特跟雷門也不肯走?」札克挑眉反問。

「這件事情說來話長,我們邊走邊說吧!」奧勒領著他們往台階走去,但偷藥的那群牛頭人卻攔住札克他們的去路。

「哞!這裡是牛頭族的聖地,外人不准進入!」紅毛牛頭人氣勢洶洶的道。

「我跟蜜亞、凱特他們也都是外人。」奧勒提醒道。

「哞!你們不一樣!」

「有什麼不一樣?」艾希不滿的質問。

「哞!蜜亞是族長大人請來的。」

「他們也是族長大人請來的。」奧勒語氣淡然的接口。

「哞?族長請的?真的嗎?」

「不相信的話,我們一起上去問問不就知道了?」克里夫笑嘻嘻的回道。

「哞……」紅毛牛頭人猶豫了一會,「不行、不行,族長沒說,我不能讓你們上去!哞!」

「少跟他們廢話這麼多,直接闖過去!」札克不耐煩的皺眉,知道蜜亞就在上面,他可沒耐心跟這群牛頭人繼續在這裡耗時間。

「哞!要打架嗎?」牛頭人放下手上的箱子,抽起掛在後腰上的武器,「我們可是族裡的勇士,牛頭族的勇士打架最厲害!兄弟們!保衛聖地,不要讓這些外人進去!哞!」

「誓死保衛聖地!哞!」

「哼!」札克冷聲一聲,才想要動手,奧勒卻先一步走上前。

「你確定你不讓他們上去?」奧勒語氣陰沉的問。

「不能讓外人進入聖地!哞!」紅毛牛頭人堅持道。

「你可要想清楚了。」奧勒意有所指的道:「要是你不讓他們上去,蜜亞會很生氣,蜜亞要是一生氣……你知道會有什麼樣的後果嗎?」

「什麼後果?哞!」

「很嚴重、很嚴重,很恐怖、很恐怖的後果。」隨著奧勒飄忽的音量,氣氛也頓時詭異了起來。

「有、有多恐怖?」紅毛牛頭人緊張的嚥了嚥口水,喉嚨發出一聲響亮的咕嚕聲。

「連你們繆阿努族長也會害怕的恐怖。」

「……」

「你們說外人不能進入聖地,但是牛頭族不是跟聯盟結盟了嗎?」克里夫接口遊說道:「既然是盟友,那就不是外人,再說,蜜亞可是我們隊上的一員,我們的關係就像家人一樣,既然你們不認為蜜亞是外人,那身為蜜亞家人的我們,自然也不是外人了,不是嗎?」

「……哞?」克里夫這一番話說下來,牛頭人沒一個能聽懂,他們都被那一堆似是而非的話給繞昏了。

「箱子很重吧?我幫你們搬吧!」李維走上前,準備替他們分擔箱子。

「哞!箱子不重!」幾名牛頭人搶在他之前拿起箱子,「牛族的勇士,不會連拿箱子的力氣都沒有,哞!」

「既然不需要幫忙,那就走吧!」札克領頭朝台階上走去,克里夫與李維尾隨在後。

「還站著做什麼?蜜亞急著要這些藥劑,不要再拖延時間了。」牽著艾希的手,奧勒在經過牛頭人身邊時,還不忘催促他們一聲。

「哞?」

看著札克等人的背影,牛頭人納悶的抓抓腦袋,覺得事情的發展好像有些奇怪,卻又說不出是哪裡不對勁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