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哦,我知道了。」席洛點點頭,但他心中想的跟李維在意的點截然不同。

畢竟比起那堆有的沒有的劇情,席洛更喜歡後面痛快的打鬥,在李維的提醒之下,席洛想起這個小皮埃耶……在後期黑化以後,可是非常強大的!

而且還有機會歸在黑化蓋洛德的手下,跟他一起肆虐濫殺、征戰天下、所向無敵,直到被李維斯給滅──咳!

席洛偷瞄了一眼身邊的李維。

算了,這個不重要,現在還是先想一下那個小皮埃耶的路線好了。

總之在《巔峰對決》的對戰模式中,小皮埃耶會有洗白和黑化的兩個分支線,這種劇情席洛還是記得挺牢的,洗白就是小皮埃耶的妖魔之眼被清除,成為普通的良民,被李維斯納入後勤,成為小管家負責瑣事之類的。

……關於這部分因為席洛沒什麼興趣,所以印象比較模糊,他老覺得放著戰力不用,讓人家去做後勤實在太浪費了,所以就算李維跟他說小皮埃耶有特殊技能「整理」,可以用很少的時間將所有雜物歸類,但那不就只是個倉管而已嗎!

這世界上能當倉管的隨便抓一大把都有!

所以席洛比較傾向讓小皮埃耶「黑化」。

但這黑化又分成兩種。

第一種就是徹底的瘋魔,讓小皮埃耶神志被老皮管家侵占,但在最後一刻被蓋洛德破壞,侵吞了老皮管家全部能力的小皮埃耶化為純魔(身體也被改造過了),但卻因為靈魂破損而無法控制發狂,在蓋洛德武力壓制下成為凶獸之類的。

因為這種模式的小皮埃耶不會自我控制,所以魔核高速運轉,變得異常強大,而且不死不休,基本上是連等級高的BOSS都能解決掉,但也因為這樣,他只能用「三次」,三次後就會因為力竭而崩潰死亡。

「……唔。」席洛看著李維的背影,雙手交臂思考了一下。

李維停下腳步,疑惑地看了他一眼。

「這世界的人都是活生生的哦?」席洛歪著頭。

「……」李維眨了眨長長的睫毛,輕聲:「到現在還問這種問題,我真要考慮是不是該跟你這種永遠的名落孫山當朋友。」

「──欸!李小維你真的很毒耶!我就問一下而已!」

李維不理他,逕自走了出去,祭司袍在他身後拍出優美的弧度。

「嘖嘖嘖,李小維真是愈大愈不討喜,真該為他下半輩子的幸福擔憂,這麼沒耐心哪個女生願意包容呦。」席洛邊嘀咕邊搖搖頭跟上。

走到森林邊緣已經可以看見外面的模樣了,在落葉和青草的地面上鋪著老舊的石板道路,而路的對面依然是鬱鬱蔥蔥的森林。

不遠處,一輛精美華貴、卻又顯得低調高雅的馬車正停在石板路的上面。

「少爺、伊諾瓦少爺,屬下來接您們了。」一名白皙秀氣的少年從馬車上跳了下來,恭恭敬敬地走到他們面前。

席洛仔細地觀察了下他。

金髮碧眼,臉上帶點褐色雀斑,外表沒有很出眾,卻十分親切,就像是鄰家的小弟弟一般……

對席洛這個實際上二十出頭的人來說,小皮埃耶真的是小弟弟沒錯。

小皮埃耶雖然跟席洛這具身體的年齡差不多,個頭卻矮了一點,身形也很單薄,衣著打扮很乾淨,衣服邊緣卻都被洗得失了顏色,看得出來衣服有些年頭了。

席洛在幾處細微的地方發現縫補痕跡,對方應該是十分愛惜這件衣服吧!

「嗯。」李維點頭應了聲,溫和地笑著:「辛苦你了。」

「少爺別這麼說,這是我的榮幸!」小皮埃耶激動的紅了臉,對於天賦強大卻又始終優雅溫柔的少爺,他一直是十分崇拜的。

至於另一邊的席洛雖然沒有回應,臉上也依舊板著冰冰冷冷的,但小皮埃耶也知道蓋洛德原本就是這樣冷淡的性子,所以也不在意,更不會對席洛的沉默有什麼意見。

在他心中,少爺這麼優秀,他的朋友肯定也是最好的。

小皮埃耶慇勤地站在馬車旁邊,將車門拉開,恭恭敬敬地道:「少爺、伊諾瓦少爺,您們一定累了吧?快請上馬車,車上已經備好水果、飲品、糕點等零嘴,墊子也換了厚一些的軟墊,兩位可以好好休息。」

……果然,還是不要用第二種模式吧!

第二種雖然很強,也很好用,更是非常簡單就能獲得,是席洛玩對戰模式時最愛用的自爆工具,但不管怎麼樣,要他操控眼前活生生的孩子去送死,他果然做不到。

而第三種……

卻很難才能達成。

席洛抱著劍跟在李維身後踏上馬車,清秀少年的臉依舊親切地對他笑著。

「接下來的路有些顛簸,還請少爺們見諒。」

「辛苦你了,趕車不要急,慢慢來就好。」李維面色溫柔地說道。

「不辛苦,能服侍少爺是我的榮幸,一點也不辛苦。」小皮埃耶興奮地回答道,並輕輕地將車門關上。

席洛收回視線,與李維對望。

李維輕皺著眉,修長的手指敲著窗沿:『席小洛,從剛剛開始你都在想什麼?』

這聲音不是從李維口中傳出來的,而是以「意念」的方式傳入席洛腦中。

這就是李維剛才說得隊伍頻道。

『唔,李小維,你想讓他做你的倉管嗎?』席洛滿臉苦惱。

對那孩子最好的辦法,其實還是拔除他體內的眼睛吧?

『……』長期的默契讓李維一聽就知道席洛在煩惱什麼,他再度敲了敲窗沿,道:『你想讓他走第三種模式?』

席洛更苦惱了:『你之前不是說他有特殊技能嗎?讓他當倉管比較好吧?』

『……席小洛?』李維春暖花開的笑了。

『對!我想讓他跑第三種模式!』席洛一秒改口,但立刻又鬱悶了:『可是第三種很難啊,一個不小心就會變成第二種死掉耶!會死掉耶!活生生的人會瘋掉耶!……我做不到。』

看著席洛面無表情縮在馬車角落的模樣,李維不用想也知道這傢伙心底肯定是愁眉苦臉,縮著身體窩在牆角,然後一直碎碎唸的模樣,就跟他在外面受到委曲,揍人揍贏還後悔一樣,讓他每看必踹。

不過,這也就是這笨蛋的個性了。

李維嘆了口氣:『你只要跟我說你想不想就好了。』

『那倉管呢?』席洛悶悶的回道。

李維輕挑眉,嘴角微勾:『你覺得我會缺那種人手?嗯?倒是你,小皮埃耶黑化後雖然資質只有「B」但對「蓋洛德」前期來說,是不可多得的手下吧?』

『是沒錯啦……』

看著席洛還是一副被欺負的委屈小媳婦模樣,李維忍不住抬腿踹了他一腳。

『欸!』在馬車中,席洛蹦跳不起來,只能大聲抗議。

『嗯?』李維溫柔的笑了。

『……保持你的形象啦!』生氣什麼啦!

李維哼了聲:『永遠的名落孫山,你不要忘了我們是要回去的,這個世界規則怎麼規定,我們就怎麼做,更何況……』李維整了整身上的衣服,恢復原先儒雅溫和的模樣,嘴角沁出優雅的笑,笑意卻沒達到眼中:『你認為有我出手,還會失敗嗎?嗯?』

『……呃。』席洛瞬間有被蛇盯住的感覺,他立刻爬起來正坐,一臉嚴肅:『我是想說如果我自己來的話應該會失敗……』

李維笑的更燦爛了:『你是說你打算自己來?把我排除在外?』

『對不起!我是笨蛋!我會做燒烤給你吃的!』再度說錯話的席洛立刻討饒,雖然很想逃,但小小的馬車根本逃不到哪去:『李小維對我最好了!怎麼可能會放我一個人呢?哈哈哈哈……』

『哼。』李維冷哼了聲後,看席洛好像真的認錯了,這才轉開話題,他用那修長的手指剝了個葡萄吃:『你還記得第三種模式怎麼做嗎?』

『哦哦,記得啊!』席洛點頭。

第三種模式就是讓小皮埃耶知道自己被利用了,在小皮埃耶十六歲成年以前,收集好所有老皮管家的證據給小皮埃耶看,而且還必須觸發三四個支線,讓小皮埃耶真的相信,並且不能讓他心灰意冷、一心求死,而是要讓他湧起求生的鬥志,報復回去!

所以除了蒐集證據外,還要培養小皮埃耶對蓋洛德的忠誠心、訓練他的靈魂強度、意志與體力,以避免小皮埃耶被抓去煉化池時因為難忍劇痛而喪失神智。

之後就是在老皮管家入侵的瞬間反侵襲,將老皮的靈智和能力給吞掉,化為己用,而這時候蓋洛德要守在煉化池外的殿堂,將那些會干擾反入侵的事物全部擺平。

但就算全部條件都達到了,機率也只有10%左右,只要一失敗,小皮埃耶不是變成兇獸,就是蓋洛德將要面對的是完全體的魔族老皮,這樣一來,後果將會不堪設想。

10%……好難啊,雖然我以前有因為好奇去跑劇情看看,但是跑了快十次才成功耶!那可是活生生的人……』

『你只要好好演戲就可以了,體力部份交給你。』李維打斷席洛的話,他用手帕慢條斯里地擦掉手上的水果汁液:『剩下的我自有辦法。』

『哦哦?』席洛望向他:『體力的話很簡單,多跟他打架就可以了,但靈魂怎麼辦?』那是最難的地方。

李維朝他矜持的笑了:『你忘了我是祭司嗎?磨練一個人的精神靈魂,那還不是手到擒來?』

『……』席洛開始同情小皮埃耶了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