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8月:蜂舞12(完結)


8月:網仙05(完結)


§ 活動記事 §




 

 

 

 

席洛倚著樹枝,對著湍急的溪水(面無表情的)惆悵道:「我覺得上天是公平的。」

 

「的確很公平,給了你帥氣的外表,也給了你殘缺的智商。」李維頭也不回,修長的手指飛快地連點浮在半空的透明面板。

 

「誰是腦殘啊!我只是討厭看字多的東西,不過還是謝謝你的誇獎啦!你也很帥。」

 

「不客氣,但我的智商比你高。」

 

「靠,就說我不是腦殘了!」

 

李維收手,偏過頭,溫柔的微笑道:「那不重要,過來看。」火堆的光芒映照在李維身上,襯托出一種溫暖優雅的感覺。

 

此時,他們已經將烤乾的衣服穿上了。

 

「……我覺得那很重要。」席洛邊滴咕、邊板著臉湊了過來。

 

淺藍色的半透明面板,原本密密麻麻的資訊,被李維整理出幾個小區塊,席洛在李維的指引下看清楚了上頭的幾段文字。

 

 

 

「個人資料專區」

 

名字:李維/李維斯

 

年齡:19/16

 

星座:雙子

 

職業:祭司

 

等階:一星初階(下一階為二星初階)

 

生命點數:一百

 

 

 

名字:席洛/蓋洛德

 

年齡:19/16

 

星座:獅子

 

職業:劍客

 

等階:一星初階(下一階為二星初階)

 

生命點數:一百

 

 

 

「……為什麼有星座?」席洛一臉的莫名奇妙:「等階我知道,遊戲上有,每三階會提升一星,最高九星嘛……」

 

嘀咕幾句後,席洛又搖搖頭,「真是莫名奇妙,突然出現系統聲音,還出現遊戲面板,這到底是現實還是遊戲啊?」

 

「不知道。」李維低垂著眼眸,長長的睫毛形成一片陰影,他的手指有節奏地輕敲著地面,這是他思考時的特有習慣。

 

「我剛剛翻了下其他介面,內容一片空白,沒有任何說明文字,似乎是被鎖住了,也許要到升級才能解開。」

 

「升級?」

 

「嗯。」李維點頭:「就跟遊戲一樣,經驗值達到一定數額就能升級,升級後就能獲得更多情報,我想,這裡的生命點數應該等同於經驗值。你看這個,生命點數基礎是一百,遊戲裡頭,死亡會扣除經驗值,而在這裡……」他的語氣一頓,面色微沉,「或許生命點數扣完,我們就會死,再加上這個任務……」

 

李維將任務單的那欄點開,鮮紅色的文字映入席洛眼中。

 

「靠!接到任務的隔天開始計算,每十天為期限,十天過後任務自動失敗,然後重新開始計算?那不就等於一百天後就死定了!」席洛爆跳起來。

 

「嗯。」李維的臉色也不大好看,但他的情緒依然很平靜,指尖一劃拉,他拖曳出另一個欄位。

 

「這是商城的頁面。」

 

「商城?」席洛愣住了。

 

「嗯。」李維比了比面板:「自己看,商品是用生命點數換得。」

 

席洛將面板往前一拉,紫色閃閃發亮的「穿越」就放在第一位,刺眼的讓席洛差點罵髒話。

 

「十萬生命點才能買到嗎!坑人啊!」

 

「而且是一人十萬。」李維的聲音有些低沉。

 

「……靠,那要回家要做多少任務啊?」席洛邊說邊偷瞄李維的神色,唔哦~

 

好像真的很不爽耶!

 

這時候還是別惹他好了,免得他又莫名奇妙地開始朝他「微笑」。

 

席洛決定還是先瀏覽其他商品,他將面板拉到眼前。

 

除了第一個閃閃發亮被鎖定的穿越能力外,其他的項目就很正常,幾瓶藥水、初級武器以及幾張技能卷軸。

 

「初階鐵劍一把二十生命點、初階鎧甲一套五十生命點、紅藥水五生命點、藍藥水五生命點……祭司用的初階木杖一柄二十生命點、初階狂化術十生命點……」席洛邊看邊小聲地唸了出來:「欸?這什麼?……靠,升級下一階商城除了等級要達到外,還要一百生命點!啊,這個可以兩人一起繳交……可是還是很貴。」席洛的聲音到後來又大了起來。

 

李維瞄了他一眼,沒說什麼,只是伸手將商城關掉。

 

席洛不解的看向他。

 

「最基本的功能就是這樣,剩下的你可以自己看,或是需要用到時我再解說。」

 

「哦,那就等用到的時候你再告訴我吧!」席洛很快的回應。

 

「……」李維溫柔的笑了,如沐春風、百花盛開。

 

席洛一秒跳遠:「咳!不准遷怒啊!我們平常都是這樣的啊!你負責動腦筋,跑腿的事情我來做,不是嗎?」

 

「……」李維眉頭微微一挑,冷哼了一聲,懶得跟席洛多做計較。

 

「過來。」

 

「哦。」席洛乖乖靠近。

 

李維隨手撿起一根散落的樹枝,在地上畫畫寫寫。

 

「現在做個總整理,我和你都穿到《顛峰對決》裡面,你是蓋洛德,我是李維斯,劇情發展到蓋洛德任務失敗,任務指示也是要我們這麼做……這邊沒問題吧?」

 

「嗯嗯。」席洛點點頭。

 

「所以接下來問題就是,我們必須完成任務,生命點數才能不被扣光,但是我們又不能被劇情牽著走,必須在達成任務以後就抽身,免得真的發生危險。」

 

「可是之後蓋洛德會狂化耶……」席洛面無表情的苦惱著,李維不用看也知道,如果在原世界,肯定是愁眉苦臉外加可憐兮兮的眼光。

 

讓他每看一次必揍他一次。

 

不過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。

 

「……你剛剛不是說,你有辦法對付那把魔劍嗎?嗯?」

 

「咳,這不是有你在嘛。」席洛理所當然的道。

 

「……這樣啊?因為有我在啊?」李維溫柔的笑了,一個字一個字咬牙道:「那我把狂化的你千刀萬剮、挫骨揚灰,再把你的骨灰混在泥裡燒成磚頭,鋪在地上每天踩,你覺得這麼安排如何?」

 

「這跟劇情不符!」席洛再度跳遠:「你這是遷怒,遷怒是不道德的!」

 

李維瞪著他。

 

席洛思考了一下,改成面無表情的大字型躺下:「來吧,如果這能讓你消氣,要犧牲我這區區身體又有何懼?咳,不過不接受鞭屍啊!還有,打小力一點,我怕痛,真的怕痛。」

 

這並不是席洛有某種特殊的受虐傾向,這是他對自家好友的獨特安慰方式,他知道,雖然李維表現的很鎮定、很理智,實際上卻是覺得很不安,他總是習慣把事情悶在心底,一個人默默煩惱,默默地想辦法解決。

 

李維不把煩惱告訴他,並不是不信任,而是因為席洛不擅長處理這類的事情,說了也無用,只是讓苦惱的人多了一個。

 

而這一點,席洛本人也是相當清楚,所以他只能想辦法讓李維開心,做他的出氣筒,讓他消除煩躁。

 

「別鬧了,起來,認真一點!」李維哭笑不得的拿樹枝扔他。

 

席洛瞄了瞄他,欸,好像真的不太生氣了,這才又翻身坐起,俊秀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,但嘴邊仍嚷嚷著:「為了榮耀我的祖國,我真的不畏懼犧牲小我,但是既然祖國仍需要我,我自然不能隨便陣亡……」

 

「……不要再亂學那些有的沒的!」

 

「哦。」席洛閉嘴。

 

兩人重新開始討論。

 

「商城的東西以後很可能就是我們的保命符,現在先來實驗一下那些商品能不能使用。」李維將面板放在兩人面前,與席洛並肩坐著。

 

「哦?像是紅藥水之類的嗎?」

 

「嗯。」李維調開商城那頁,用自己的生命點數買了紅水,就在他要點下鐵劍的時候,席洛迅速地用自己的生命點數買了。

 

「鏘啷、喀拉!」憑空出現的鐵劍撞擊在樹枝上,發出奇怪的聲音。

 

「咳,武器我自己買吧?」席洛別開眼,不敢看李維,但想了想又覺得自己不是理虧那方啊,他轉回頭理直氣壯道:「這是我要用的!是我的!誰都不可以跟我搶!」

 

「……算了。」不想管席洛那幼稚發言,李維才要去摸那鐵劍,席洛又比他快了一步。

 

「唔……」

 

席洛用那粗糙還帶點鐵銹的劍刃劃過手指,鮮血猛地湧了出來。

 

「喏,用吧。」

 

李維瞇起眼來。

 

「名、落、孫、山!」

 

「幹、嘛、啦~~」

 

席洛學他一個字一個字的唸著,他口氣嘻嘻笑著,面上卻依舊僵硬地道:「我是劍客耶,當然要自己試試看利不利啊?」

 

「哦?那之後有神兵,摸即斷指,你也要試嗎?」李維冷笑。

 

「咳!那不重要啦,快實驗,我手好痛哦,李維我手痛!」席洛開始耍賴。

 

「……」李維將藥水罐扭開,忿忿地用力灌進他嘴裡:「痛死算了,哼!」

 

「嗚!……咕嚕──咳!咳咳咳!混蛋!是要嗆死我嗎!」

 

「嗯?有意見嗎?」李維微笑。

 

「沒有。」席洛一秒低頭觀察手指。

 

手指的鮮血瞬間停止了,並以肉眼可見的方式迅速癒合。

 

席洛一臉稀奇的搓了搓手指:「不痛了耶,而且感覺跟沒受傷過一樣,好神奇哦。」

 

李維歛了歛眸,思索半餉後,依舊伸手摸向鐵劍。

 

席洛眼疾手快的抓住他:「喂!你要幹嘛?不是已經實驗確定可以用了嗎?」

 

李維慢條斯里地道:「我要實驗祭司的技能,我腦中有『治癒』這個咒語……」旋即,他瞇起眼,嘴角卻笑著:「前一次就算了,受傷可以一人一次,要是又阻止我,我會覺得你是在看不起我,你應該不會這麼想吧?嗯?」

 

「呃……」席洛僵了僵。

 

「席˙小˙洛。」李維聲音很低。

 

連小時候的暱稱都出現了!好像真的會生氣耶。

 

「好吧……」席洛鬆手,接著又滿臉擔心地道:「李小維,你要小心點哦?不要割太多哦?會流血的哦!」

 

「……你以為我跟你一樣是腦殘嗎?不流血我割好玩?嗯?」

 

「欸,我是關心你!」席洛跳起來。

 

「安靜。」

 

李維無視了他,右手伸向鐵劍,原本他是想用食指實驗,後來又想,既然要測試,傷口自然要大一些,這樣才能顯現效果,最後,他整個手掌在劍刃上一抹,割出一道橫過整個掌心的大傷口,鮮血自傷口不斷湧出,在草地上滴出好幾朵血花。

 

「李小維!你要死啦!割那麼大一道做什麼?這要縫好幾十針耶!馬的,這裡哪裡有醫院啊?」席洛著急地按上他的傷口,想替他止血。

 

李維平靜地垂著眼眸,輕輕吟唱著席洛聽不懂的咒語,有點像是唱歌,教會聖歌的那種,很輕柔、很舒服。

 

緊接著,一道淡淡的光芒閃過,李維掌心的傷口迅速好轉起來,速度甚至比喝藥水還快。

 

見到手掌恢復如初,連一點疤痕也沒有留下,席洛這才鬆了口氣:「好吧,現在確定是可以用的,其他就不用實驗了吧?不然生命點數要扣掉好多……」

 

「嗯。」李維點頭,「接下來,分配一下怎麼購買商城的東西,武器各自買,藥水、鎧甲和捲軸……」

 

「分配?」席洛歪頭打斷他:「有什麼好分配的?劍跟杖都需要啊,至於藍藥水、卷軸什麼的,就隨你安排買呀,我不需要鎧甲,那太爛了!初階的怪我隨便殺就會死一片,不需要啦!」

 

李維手指輕點,雙眉微皺:「那紅藥水之類的呢?名落孫山,不要隨便把你的生命點數交給別人。」

 

席洛嘻嘻笑了,雖然臉上還是僵硬的:「紅藥水不需要吧?不是有你在嗎?生命點數是因為你,我才會給,換成別人才不可能,好啦,這個跳過,然後怎麼做?」

 

「……」李維嘆了口氣,重新取了根樹枝來,敲了敲席洛的頭:「還能怎麼做?當然是去測試技能,看看現在的實力好不好啊!」

 

 

 

※ ※ ※

 

 

 

席洛靜靜的立在樹林中,黑髮在他身後用軟韌的枝條綁起垂下,他的黑眸深沉,臉上一片冰冷彷彿毫無感情,右手持著一柄黑色鐵劍,身上的黑袍隨著夜風飄起。

 

──唰!

 

他出劍,在微弱的光芒下反射出一道弧線,黑暗中的狼從他的右手邊殺出,席洛身形爆退,手腕迅速地翻轉,並以俐落的姿態從狼最脆弱的脖頸切入,接著刺啦啦啦的將皮膚連著骨頭給切開。

 

啪搭。

 

這是最後一隻了。

 

狼掉落在他身邊,在席洛的腳邊已經堆滿了數十隻狼骸,緊接著,席洛瞇起眼,迅速轉身,用那沾滿血跡的鐵劍直指溪水邊的黑暗身影──

 

「李˙小˙維!我是要砍幾隻啦!」

 

黑影慢慢地從樹林後方走出,祭司長袍隨著行走劃出優美的波浪,籠罩月亮的雲層彷彿為了要將他的形象襯托出來,在他現身的時刻散去,露出皎潔的明月。

 

月光灑在李維身上,金髮藍眼,面若溫玉,手持木杖,彷彿是從森林中走出的精靈一般,全身發出淡淡的光芒,李維朝著席洛溫柔的笑了。

 

「永遠的名落孫山,才砍幾隻你就受不了了?嗯?之前不是說隨便殺就死一片嗎?」

 

席洛朝他翻了個白眼,隨手將劍一插,盤腿坐下:「這都第十批了!一個晚上打這麼多,我也會累啊!你要這麼多怪物材料做什麼啦?」

 

李維走近後,對那滿滿的血腥味也不排斥,手一揮,地面就只剩下用不到的少數被切壞的毛皮和肉塊。

 

那是他們翻了老半天,才在商城角落發現的儲物空間,要用六十點生命力換取,一人出三十點,共用。

 

遊戲面板拆開縮小後,可以各自藏在身上,一人一個也方便調閱,所以李維選擇放在原主李維斯的戒指上,席洛就很無謂的放在劍柄上。

 

反正之後可以更換。

 

「以防萬一,這些都是在『資訊欄』上登記的,先收集起來,以後要賣掉換錢或是換取東西都很方便,這些我都跟你說過了吧?你真的記不住嗎?嗯?真的想當永遠的名落孫山嗎?」

 

「哦……」席洛不甘願的撇撇嘴:「那還要砍嗎?」

 

「不用了。」李維搖頭:「差不多這些就夠了。」

 

「呼啊──」席洛聞言大字型的向後倒:「那我真的去砍那個青蛙,就可以走了吧?」

 

「是樹蛙。」李維皺眉:「地上的血和泥巴都混在一起了,你還躺在地上,等一下不要靠近我。」

 

「去溪水裡游個兩圈就乾淨了啦!」席洛全然不在意。

 

李維不予置評,他朝右邊的方向比了比:「我剛在右手邊約十七步距離,發現一窩樹蛙,大概十一隻,去讓任務失敗吧。」

 

「……」席洛板著臉扁嘴道:「這個惡狼在遊戲等級比樹蛙高三等耶,你剛剛也說在這大陸上是C級的怪物,我卻要被D級的追殺失敗!這樣對嘛!」

 

「……你去不去?」李維的聲音很輕。

 

「去!」席洛從地板上蹦跳起來,他拔起長劍,朝著那個方向勇敢的衝去,邊衝還邊喊:「哈哈哈!看著我的背影吧!李小維,崇拜我那英雄的背影吧!不要羨慕哥,哥只是個傳說──」

 

李維在他背後,很溫柔,很溫柔的笑了。

 

他從空間中,取出一張集體狂暴捲軸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5)

發表留言
  • Julie Kao
  • 耶~~~剛進來就有新文可以看((歡呼
  • YellowIris
  • 席洛好可愛!!!
    好像大型犬喔!!!!
    這兩隻好萌(跳坑)
  • 琉希
  • 李維最後黑了有沒有...
  • Q
  • 早就黑了不是ˊ___>ˋ
  • 醉月
  • 李維很腹黑~席洛超天然~
    為什麼怎麼看都覺得這兩隻有奸...咳...堅定的友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