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9月1日:網遊也可以這麼仙!於壹(第一集)


§ 活動記事 §

2018年2月1日~2月5日台北國際動漫節(南港)





就在聖法瑪掌心發出微微的亮光,情勢一觸即發之際,札克猛然將蜜亞拖到身後,持刀的手橫向朝聖法瑪砍去。

刀鋒撕裂了聖法瑪的衣服,斬斷了她身上掛著的珠串,大大小小的彩色珠子落了一地,在地上敲擊出清脆的聲響。

「呼、呼、呼……」大口大口的喘著氣,札克將刀刃抵在聖法瑪的頸子上。

從被切開的衣服裂口望入,可以見到聖法瑪胸前位置橫著一條極長的傷口,長度約莫三十公分,深約一個指節。

沒有流血。

札克乾脆俐落的刀法就像砍上了塑膠,傷口切面相當平整,但也只有刀刃留下的痕跡,沒有鮮血或其他疑似鮮血的液體出現。

「你……掙脫了?」聖法瑪目露詫異的看著札克,無視胸前被砍出的刀口。

「這點小技倆就想困住老子?妳還早的很!」抹去額上的汗水,札克傲然的回道。

對於這番挑釁的發言,聖法瑪只是靜靜的凝視了他幾秒鐘,面色平淡如常,一抹流光自那雙灰色眼瞳掠過。

雙方就這麼妳看我、我瞪妳的對峙著,現場陷入一陣詭異而又緊繃的靜寂。

「不是……你果然不是。」聖法瑪以一種緩慢的語速,下了這個結論。

「如果你是它,你不會違抗我,更不會對我揮刀。」話語聽起來雖然有些哀傷,但她的神情卻依舊淡然,近乎可用「面無表情」來形容,完全感受不到任何的傷心情緒。

雖然不清楚聖法瑪是怎麼下的判斷,但她的這句否定一出口,札克與蜜亞同時鬆了口氣。

「對不起,我找錯人了,造成兩位的困擾,真是甚感抱歉。」她向兩人低頭認錯,姿態淡然優雅。

「我不敢奢望兩位的原諒,但是懇求兩位能夠接受我的歉意,若兩位對我有任何要求,也請不要客氣的提出,我會斟酌情況配合。」聖法瑪言詞懇切的道。

前一刻雙方還處於劍拔弩張的狀態,下一刻氣勢一轉,對方竟然如此坦率的向他們道歉認錯,這落差極大的情緒轉折,讓札克有些反應不過來。

就在他猶豫著該怎麼應付眼前的情況時,蜜亞扯了扯他的衣袖,以請求的神情請他收起武器。

「笨小鬼,要是她是在演戲呢?」札克警告的瞪她一眼,他可沒那麼容易就相信對方。

「我覺得她不是那種人。」蜜亞低聲反駁。

「妳從哪裡看出來她不是?」

「直覺!」

「直覺妳個頭!」札克往她的額頭敲了一記。「這種事情能靠直覺作判斷嗎?」

「這是克莉絲汀說的啊……」蜜亞無辜的揉著額頭,「她說,我們女生天生就有敏銳的第六感,要相信自己的直覺。」

「笨蛋!那個女人說的鬼話怎麼能相信?」札克沒好氣的翻翻白眼。

「可是我的直覺真的很準,每次考前猜題我都會猜中!」蜜亞不服氣的回嘴。

「考前猜題跟現在的情況不一樣!」

「出任務的時候,也都是我第一個發現敵人的!」蜜亞不甘心的繼續舉例。

「第一個?」札克瞬間變了臉色,「妳是隊長嗎?是偵察兵嗎?是戰士嗎?妳竟然敢給我跑第一個!」

「不、不是啦!我說錯了,我、我是第二個!」蜜亞縮著脖子、心虛的改口,「啊、不,其實是最後一個,對,最後一個!別人都發現了,我才注意到,是真的。」

儘管她說得一臉真誠,但卻只得到札克的一記瞪視。

「妳以為這麼爛的謊話我會相信嗎?」他再度敲了她一記。

「我不是故意的……」扁了扁嘴,蜜亞可憐兮兮的低下頭。

表面上看來,她像是正在懺悔,實際上她是在努力想著脫身辦法。

要是不能快點擺平札克,回去後她肯定會被他念上好幾個小時,說不定他還會就此禁止她跟著聯盟出任務!

不行!她好不容易要從學校要畢業了,這種事情絕對不能讓它發生!

就在蜜亞苦惱萬分之際,金色雙眸一轉,恰好對上了聖法瑪的目光。

「啊,妳還好嗎?傷口要不要緊?」她關心的詢問,並試圖利用聖法瑪的傷勢岔開話題。

「傷?妳是說這個切口嗎?」聖法瑪低頭摸著胸口處的刀痕,「沒關係,只是一點小傷,我沒有被切斷。」

……要是從那個位置被切斷,那已經不叫做重傷,而是要被直接拖去埋了吧?蜜亞看著那道橫過心臟部位的傷口,額冒黑線。

「不管嚴不嚴重,受了傷就要治療。」蜜亞邁步朝聖法瑪走去,走沒兩步路,手腕突然被札克一把拉住。

「不要亂跑。」他強勢的將她拉回身後。

「我沒有亂跑,只是想看看她的傷口。」蜜亞眨眨雙眼,乖巧的回著。

看傷口?那個女人可是敵人,根本不用關心她的死活!札克快被氣的吐血了。

「妳的腦袋到底在想什麼?」他往她的額上敲了兩記,「那個女人可是身份不明的危險傢伙,妳怎麼可以對她毫無戒心?給老子清醒一點,笨小鬼!」

「都說她不像是敵人了……呃,我什麼都沒說,我會乖乖的待著,不會亂跑。」在札克快要冒火的目光中,蜜亞乖乖的舉雙手投降。

儘管如此,她還是沒有放棄對聖法瑪的關心。

「聖法瑪,我這裡有外傷藥。」從背包裡取出一瓶藥,她從札克背後探頭朝她喊道:「這個是聯盟最新研發的外傷藥,它可以迅速止血結疤……雖然妳沒有流血,不過最好還是要治療一下。」

「不用,我不需要。」聖法瑪搖頭拒絕。

「不治療怎麼可以呢?傷口要是感染……」

就在蜜亞試圖說服她時,聖法瑪突然舉起手,蒼白修長的指尖往傷處一抹,短短數秒間,傷口迅速癒合如初,連細微的疤痕都沒有留下,光滑細緻的肌膚完全看不出曾經受過傷。

「真厲害……」蜜亞佩服的讚嘆。

治好傷口後,聖法瑪轉身走回她的骷髏王座,纖細的背影給人一種落寞感。

「妳還好嗎?」蜜亞關心的詢問。

「傷口已經治好了。」坐在王座上的聖法瑪,語氣平淡的回道。

「不是,我的意思是,妳看起來不太開心,好像有什麼煩惱。」蜜亞解釋道。

感受到蜜亞的關心,聖法瑪抬眼與她對視,平靜的目光起了漣漪。

「找不到它,我很苦惱。」她直率而坦白的回道:「我到處跑來跑去,一直在找它,找了好久好久,一直找不到……你們可以幫我嗎?」她向兩人求助。

「妳要找什麼?」蜜亞好奇地詢問。

「不知道,我忘了。」她苦惱的蹙眉。「關於它的記憶……不知道跑到那裡去了,要等它自己跳出來才行。」她指了指腦袋。

「呃,沒有其他線索或是關於它的任何印象嗎?」蜜亞不放棄的追問:「像是它的體積、顏色、造型或是比較特別的特徵……」

蜜亞一連串的提問都指換來聖法瑪的搖頭。

「那它是一樣東西嗎?還是飾品、衣服、武器、交通工具或是其他?它的體積差不多多大?可以放進口袋的大小,還是這麼大?」蜜亞比劃著假想的物品大小。

「……」聖法瑪想了一會,依舊搖頭。

「如果我們幫妳找到它,妳可以答應我們不再傷害其他人嗎?」蜜亞小心翼翼的提出條件。

「我沒有傷害人。」聖法瑪搖頭反駁。

「哼!睜眼說瞎話。」札克嗤之以鼻,「要不是妳跟這座怪城堡,戰場上會死那麼多人嗎?」

「戰場?」聖法瑪偏頭望向在骷髏王座旁邊飄游的藍色生物。

其中幾隻體型較大的生物游向她,以前額處碰了碰她的手,嘴巴無聲的一開一合,像是在向聖法瑪傳遞著訊息。

「原來那些靈魂是從戰場上吸來的啊?」經過與藍色生物的「溝通」,她這才理解的點頭。

回頭望向蜜亞與札克,聖法瑪的臉上出現為難神情。

「很遺憾,雖然這並不是我的意願,但我也沒辦法給你們允諾。」聖法瑪無奈的說道:「我的力量失控了,只要我一靠近那些受傷的靈魂,他們就會被我牽引過來,憑我現在的能力,我只能盡力阻止,若對方的意志堅定就不會有事,但是如果他們……」

後續的話她沒有接續說下,但蜜亞也已經了解情況。

「只有受了傷的人才會這樣嗎?一般人不會有事?」蜜亞抓出了話裡的重點。

「是的。」聖法瑪給予肯定的答案,「只有身體受到嚴重損傷,他的靈魂才會跟著變得脆弱,也才會被我的力量牽引。」

「也許我可以想辦法減低妳的影響力。」蜜亞咬著下唇沉思道:「妳先跟我回聯盟去,然後我們再慢慢想辦法。」她提議著。

「蜜亞,妳怎麼可以……」札克反對的皺眉。

「這是要幫我的意思嗎?」聖法瑪確認的反問。

「是的,不過我不保證一定能找到妳要找得東西。」蜜亞事先聲明道。

「蜜亞!」見到蜜亞輕易的答應對方,札克真是又急又氣。

見到札克生氣了,蜜亞怯怯地扯了扯他的衣袖,「我知道我這麼做不太妥當,但我真的不希望再有人因為這樣死掉。」

一想到那些無端死去的聯盟成員,蜜亞的心底就隱隱作痛。

他們有些人已經成家立業,家中還有嗷嗷待哺的小孩,有些人雖然是單身,但感情深厚的知己好友也不少,那些親友們全都在等著他們回去,可是卻……

同樣屬於「等待」的那一方,蜜亞對那些家屬的心情更能體會。

要是有一天札克再也回不來……這個念頭才一萌生,蜜亞立刻甩了甩頭,完全不敢想像那個後果。

看著蜜亞說沒幾句話就紅了眼框,眼底有斗大的淚水打轉,札克無奈的輕嘆一聲,揉了揉她的腦袋,將她的頭按在自己的胸口,佯裝沒看到她偷偷抹淚的動作。

女人的眼淚,真是很麻煩的東西……他對自己翻了翻白眼。

「要我們幫妳找東西,妳就必須跟我們走。」札克對聖法瑪說道:「不過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請妳解散這座城堡。」

要是他們搭著這座骸骨城堡回去,恐怕人還沒進城,他們就先被聯盟派出的軍隊給消滅了!

「好。」聖法瑪自然不會拒絕這項建議,對她而言,這只是一個交通工具,沒有多大的重要性。

她起手輕觸鑲嵌在帽子上的淡綠色寶石,隨著她念出的咒語,寶石朝上空的漩渦射出一道碧綠色光芒。

在光芒的影響下,那覆蓋住整個房間的漩渦逐漸縮小,連同在漩渦裡漂浮的靈魂聚成一顆寶藍色圓球,在碧綠色光束的引導下,那顆圓球飛進了帽子上的淡綠色寶石裡。

漩渦一消失,骸骨城堡立刻起了細微振動,組成城堡的骨頭開始一根根、一塊塊的掉落在地,一些脆弱的骨頭甚至因此碎裂開來。

因為聖法瑪的關係,那些掉落的骨頭全都避開了他們,繞在他們外圍堆成了一座骨頭山。

在拆毀城堡所激起的黃色沙塵散去後,雙子的叫喚聲從遠處傳來。

「札克!蜜亞!你們沒事吧?」

「還活著吧?」

不一會,E-23小隊的成員全爬上了骨頭山,擔心的到處找尋。

「我們沒事。」蜜亞開心地朝他們揮手。

站在中心處的他們,儼然像是被骨頭堆起的高牆圍困住。

「為什麼你們會在這裡?」見到隊員們,札克黑著臉質問:「我不是要你們離開嗎?」

「隊長大人,你太小看我們了。」克里夫朝他搖搖手指,得意洋洋的笑了,「我可是誓死跟隨隊長大人的人呢!那種糟糕的命令我怎麼可能遵從?」

「其實札克是口是心非吧?」艾希嘻皮笑臉的回道:「你根本就不希望我們離開,說不定你是在講反話,希望我們來找你!我們來了呦!有沒有很感動啊?」

「你可以抱著我們哭,我們不反對。」奧勒戲謔的揶揄著。

「胡說什麼啊?老子是那種人嗎?你們這幾個不服從命令的混蛋!」札克被他們氣得咬牙切齒。

雖然他看到他們出現時,心底的確有一絲絲的感動,不過現在……

「隊長大人不用這麼害羞嘛~~」克里夫搖晃著腦袋,頸子上的鈴鐺也因他的動作叮噹作響,「雖然隊長大人沒有說出口,可是我們全都接收到你內心的吶喊了喔!」

「喊?老子喊了什麼了?」札克握緊拳頭,開始盤算他該揍他們幾下才能消氣。

「當然是喊『不要走』、『來救我們吧!』、『你們是我最棒的隊員』這些話囉!」艾希朝他擠眉弄眼的說道。

「還有『我需要你們』。」奧勒補充。

「老子才不會說出那種蠢話!」札克發怒的衝上前,準備開扁。

「哎呀!札克害羞了、害羞了!」

「臉紅了。」

「隊長大人,儘管朝我的懷抱撲來吧!」克里夫朝他撲了過去。

「滾開!」札克一腳將他踹開。

幾個人就這麼打打鬧鬧,往遠處跑去。

「咳!蜜亞,這位是……」李維推了推墨鏡,打量著站在蜜亞身旁的人。

問話的同時,墨鏡的鏡面上掠過幾道藍光,快速針對眼前的人進行掃描。

「說來話長,回去再說吧!」蜜亞朝他聳肩笑笑,「艾希,你們不要再捉弄札克了啦!啊啊,札克,你不能把克里夫的脖子打成死結啊!要是拆不開怎麼辦?扭他的手吧!手比較好拆……」

蜜亞一邊朝遠處的幾人喊著,一邊牽著聖法瑪的手朝他們跑去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znar
  • 哇! 那個聖法瑪和札克的海盜船好像有關係ㄟ

    好想書早點到......

    (逍遙快更新八 我要看金瑜阿!!!!!!!!)
  • 阿祇
  • 我決定了!我要去租書店店門口蹲著等第四集!(慢著)
  • 王品
  • 歐不
    我現在就想看了
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