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季薰姐姐,我們要去哪裡?」小彌不解的追問。

當他們買好東西後,季薰沒有立刻帶著他們返回佐˙司魂院,而是往另一個方向走去。

「去找一位朋友。」季薰帶著他們來到水色開的咖啡館前。

「咦?季薰,妳怎麼來了?這兩位小朋友是?」站在櫃檯處的頦,狐疑的望著他們。

「我有點事情要找正義,他在嗎?」季薰開門見山的問。

「在,他今天是廚房助手,我叫他出來。」頦按下對講器,正準備呼叫時,季薰制止了他。

「不用了,我去廚房找他。店裡現在還有空位嗎?我想讓他們吃點東西、休息一下。」季薰指著小彌與景泱說道。

「好,我請人帶你們進去。」頦按下對講機,低聲說了幾句。

不一會,裡頭便走出一名服務生,那人穿著銀灰色套裝,髮色是奇異的深灰色,上頭挑染了幾束銀白色頭髮,定眼細瞧,那人的眼珠顏色不似常人,是罕見的銀灰色瞳孔

「原來是季薰啊?這麼久沒看到妳,妳又變漂亮了喔。」對方笑容可掬的稱讚。

「你也是啊。」季薰笑嘻嘻的回道:「穿的這麼帥,大概又有幾位女客人被你吸引了吧。」

「讓客人覺得賞心悅目,她們用餐時自然也會有愉快的心情。」他露出迷人的微笑。「今天我要服務的客人是妳嗎?」

「不,是他們兩個,我是來這邊找人。」季薰將小彌與景泱往前一推。

「哎呀,原來是可愛的小公主與小王子。」他優雅的向兩人鞠躬,「兩位好,我叫做尚恩,請多多指教。」

「你、你好,我叫做小彌,他是景泱。」小彌報上了兩人的名字。

「你不是人。」景泱緊張的護在小彌身前。

「你也不是啊。」尚恩以指尖往景泱額上的獨角輕彈一記。

「但你也不是妖怪。」景泱說出他質疑的重點。「你到底是什麼?」

儘管景泱問話的態度直接且沒禮貌,尚恩臉上依舊維持著淡笑,「我是兩位的專屬服務生,若是這位小公主願意,我也可以成為她的王子。」

輕牽起小彌的手,尚恩在她的手背獻上一記輕吻。

「……」這突如其來的舉動讓小彌羞紅雙頰,也讓景泱氣的雙頰鼓起。

「請兩位跟我進來吧。」尚恩領著他們進入店裡。

店裡的裝潢以歐式風格為主,水晶吊燈、鑲著金邊的長毛地毯、華麗的蠟燭燈架、鋪著雪白桌巾、上頭擺著精緻餐具的用餐桌……店裡的一切全是如此高級奢華。

初次來到這樣的咖啡館,小彌緊張的僵直身體,坐到椅子上後便不敢擅自亂動,生怕一不小心就將東西給弄髒、弄亂了,而景泱則是不停的東張西望,神情透著好奇與警戒。

「季薰,這裡的服務生──」景泱才剛開口,季薰隨即理解的接口。

「我知道你要說什麼,放心吧,這裡的店員跟老闆娘都是『朋友』。」

在季薰做出保證後,景泱緊繃的情緒這才稍稍鬆懈。

「這是菜單,請兩位過目。」

「謝謝……」翻開菜單,小彌的眼睛瞬間瞪大。

「季薰姐姐,這裡的東西好貴耶,我們還是不要……」小彌拉拉季薰的外套,怯怯的說道。

剛才他們採購了兩大袋點心,金額總計也不過四、五百元,而菜單上隨便點一杯飲料、一塊蛋糕就超過了這個價格。

「沒關係,我朋友會請客,你們盡量吃。」季薰瞇眼笑著。

「真的可以嗎?」景泱興奮的雙眼發亮,「我想要吃肉,這裡的肉看起來好好吃。」

「如果想吃肉類料理的話,這裡有幾樣招牌料理不錯。」見兩人不知道從何選起,季薰乾脆替兩人點了幾樣餐點。

「這些費用全部寄在正義的帳上。」轉過身,季薰對尚恩如此說道。

「了解。」尚恩笑著點頭。

安置兩人後,季薰轉而朝廚房的位置走去。

門一推開,她直接朝裡頭的人喊道:「安德拉大廚,我想跟你借一個人,耽誤你們工作幾分鐘。

「好。」安德拉坐在一旁,神色悠哉的看著報紙。「現在這段時間沒什麼客人,妳要借一小時也沒關係。」

「感謝。」季薰走向正義,面帶不悅的看著他,「你,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?」

「呃,嗨~~好久不見。」正義僵笑著。

「就這樣嗎?」她逼前一步,雙手叉腰,「除了『嗨,好久不見』之外,沒有其他更應該說的話嗎?」

「呃……」正義為難的抓抓頭髮,「救人一命、勝造七級浮屠?」

「既然這樣,為什麼你不自己救,反而將這件麻煩事丟給我?」季薰挑眉質問。

「我、我在幫妳積功德啊,在世的時候多做點好事,以後投胎就會投生到好人家,來世的生活也會……」

「一段時間不見,你好像變得越來越會鬼扯了。」季薰冷下臉來。

「……對不起。」無話可回,正義只能乾脆的認錯。「我只是覺得他們很可憐,跑遍了各間廟宇、求了滿天的佛菩薩保佑,而且還遇到神棍拐騙,妳不覺得那對夫婦很悲慘嗎?」

「既然他們拜了那麼多間廟、求了那麼多神,為什麼那些高層神明不幫,反而是你這個小小土地在處理?而且你處理的方式竟然還是丟給我──一個什麼都不是、什麼都不會的凡人!」

「哎呦,雖然妳是一名凡人,可是妳會的東西很多啊,不用謙──」見到季薰帶怒的眼神,正義將後面的恭維話嚥下了。

「坦白說,儘管我們是神明、擁有法力,可是凡間的事情,大部分還是需要由『人』去解決。」搓著雙手,正義尷尬的解釋,「凡間有凡間的規則,宇宙中有它的一套法則,就算是神明也不能踰越,就算是神,也會有辦不到、無法去做的事情。」

「說吧。」木已成舟,不想繼續為了這件事情爭執浪費時間,季薰直接了當的催促。

「說?說什麼?」正義已經說到口乾舌燥了,他實在不懂自己還能再說些什麼。

「線索啊。」季薰沒好氣的回道:「既然你要我插手這件事情,總該給我一些資訊去追查吧?」

「喔喔!線索啊!」聽到季薰這麼說,正義頓時來了精神,「有,我有發現一個奇怪的網頁,就是那個孩子在玩的一個遊戲網頁……」

「網頁的事情我知道。」季薰打斷他的話,「我有玩過那個網站,裡面很正常啊。」

「不、不,才不正常。」正義篤定的否決,「我給妳看我查到的資料,等我一下,我去拿。」

正義快步衝出廚房,沒幾分鐘又跑了回來,手上拿著一疊紙張。

「那個遊戲網站不是有培養病毒的遊戲嗎?這個是排行榜上的名單,這個是那些玩家成功的紀錄。」

他將紙張攤開,一張張的擺在料理平台上,有的是數據、文字,有的則是圖片與相片。

「妳看,這個玩家選擇的地點是中部的偏遠山區,細菌侵略對象是植物,病菌從培養到侵略成功需要二十三天,這名玩家完成的日期是九月二十日,隔了三十三天後,這個地方的植物真的發生病變。」

「可是玩家是讓植物變成毒性植物,你的實際情況是植物死掉。」季薰提出兩者的不同點。

「對,沒錯,雖然跟遊戲的狀況不太一樣,可是植物真的被不知名的病毒侵蝕了。」正義說出他的猜測,「也許是因為遊戲跟真實情況還是不同,中間可能發生什麼誤差。」

「這有可能是巧合……」季薰皺眉看著那兩張圖片,不太確定是否該相信這種說法。

「不,才不是巧合,還有別的區域。」正義指著另一組圖片,「這個,這張玩家是針對印度東北部的一個小村莊,玩家選擇的對象是人類,會產生的症狀是發燒、腹瀉等等,病菌從培養到侵略成功,一共花了三十一天,隔了四十一天之後,妳看這個新聞。」

正義指著另一張紙,那是他從網路上列印下來的小新聞。

 

標題:印度東北部,逾百人因「怪病」喪生

 

近日,一種不知名的流行性疾病襲擊了印度東北部,不到一個月的時間,這種怪病奪走了至少一百三十人的生命。

疫情波及印度東北方七個鄉鎮。目前,每天仍有七到十人因這種「怪病」喪生。據當地新聞報導,病人的症狀是發燒、腹瀉,另外還有部分症狀與瘧疾等傳染病類似。

疫情發生後,印度衛生部已經採集患者的血液進行分析,但目前尚未得出檢驗結果,專家們擔心疫情會繼續蔓延。

 

「除了這兩個之外,世界各地還有不少相同的情況。」正義拍著鋪滿紙張的桌面,激動的說道:「每一個案件,都是玩家遊戲成功之後,隔了十天,同樣的地方就出現相似的災情,有這麼多相似的案子,妳能說這只是巧合嗎?」

「是有問題。」季薰認同的點頭,「但是那個遊戲網頁裡面,並不是只有病菌這個遊戲,其他遊戲並沒有出現這種狀況對吧?」

「不,雖然我沒有直接的證據,可是我知道有一些人因為玩這個遊戲,結果靈魂消失了。」

「你是說……就跟那個人一樣?」季薰想起那對夫婦的兒子,陳逸安。

「對,因為有很多人的靈魂突然消失,到處搜尋都找不到,一些區域還出現奇怪的結界跟氣場,閻王殿前陣子已經展開調查,不過我聽說……他們查到的消息不多。」

儘管現場沒有閻王殿的人,說到最後一句話時,正義還是刻意壓低了音量。

「查不到?這怎麼可能。」季薰狐疑的反問:「閻王殿的鬼差數量眾多,就算要將整個島翻過來調查,也不是什麼難事吧?」

「因為對方用了奇怪的手法。」正義神秘兮兮的道:「每次出現異常情況時,那些鬼差就會立刻趕到那邊去,可是當他們抵達時,那些異常現象早就消失了,現場只剩下一些奇怪的狀況。」

「奇怪的狀況?」

「對啊,像是見到一堆怪物莫名出現,而且哪些怪物身體都帶有殘缺,要不然就是看到一堆屍首殘骸,感覺就像是將它們利用完之後,就當成垃圾一樣丟棄。」

「好殘忍。」小彌的聲音突然出現,「怎麼會有人做出這種事情呢?」

「你們……」意外見到兩人出現在廚房,季薰愕然的愣住。

「我們已經吃飽了。」小彌笑嘻嘻的說道:「因為吃完東西還坐在位置上感覺很奇怪,所以就請尚恩哥哥帶我們來找妳。」

「這裡的食物好好吃,真希望我有兩個肚子,這樣就可以吃更多東西。」景泱打了個飽嗝,滿足的摸摸肚子。

「你們在說的事情,我們那邊也有聽說呢。」小彌往圖片瞄了一眼,隨即又害怕的移開視線。

「佐˙司魂院有在追查這件事情?」季薰突然萌生了一點希望。

「嗯,前幾天閻王殿突然派人過來,將一些資料交給澄楓大哥。」小彌據實回道:「聽說是要澄楓大哥協助這件案子,不過詳細的狀況我就不清楚了。」

「或許我可以去問問玹澄楓,看看他那邊有什麼線索……」季薰盤算著。

「對、對,既然有線索,那妳就快去問吧!」正義連聲催促,「早一點解決這個案子,我也才能放心。」

「知道啦,幹嘛催的這麼急。」季薰順手收起桌面上的資料,「這些東西我帶回去研究,另外,他們兩個剛才有吃了一些東西,帳單你付,就當作是你拜託我幫忙的酬勞。」

「好、好,當然沒問題。」正義毫不猶豫的答應。

走出咖啡館,正當季薰打算帶著兩人回佐˙司魂院時,眼角意外鱉見一個身影,那名男子坐在路邊的長椅上,手拿著一本書籍閱讀,身穿米白色薄外套,褐髮在夕陽的照耀下閃閃發亮。

那個人……莫名的,季薰突然對他有一種熟悉的感覺。

「欸,妳們看,那個外國男生好帥。」季薰耳邊傳來女生的私語聲。

「對啊,真的好帥,好像雜誌上的模特兒。」

「要不要去搭訕?」另一位女生開玩笑的說道。

「不要啦,我英文不好。」

「試試看又沒關係,說不定他會說中文。」

「那個……我們不是要去看電影嗎?」

幾名穿著時髦的少女壯起膽子,快步走向對方,嘻嘻哈哈的向男子攀談。

也就在男子抬頭回話時,季薰這才瞧清楚他的臉。

是那個天使!當季薰見到那對金棕色眼眸時,她立刻認出了對方的身分,有那麼一瞬間,她僵在原地,不知道該做什麼反應。

「喂、喂!不是說要回去嗎?妳幹嘛不走?」景泱催促著。

「季薰姐姐,妳怎麼了?」小彌困惑的拉拉她。「已經很晚了,我們再不回去澄楓大哥會擔心的。」

「呃,好,再等一下。」季薰緊張地監視男子的一舉一動,生怕對方會對那群搭訕的少女不利。

然而,那人卻在簡短回應幾句話後,闔起書本,向女孩們道別離去。

「你們等我一下,在這邊等我幾分鐘,不要亂跑喔。」

見到對方轉往另一個方向走去,季薰示意兩人站在原地等候,悄悄上前跟蹤。

只見對方轉來轉去、繞了幾條巷子,最後來到一處較偏僻的街道。

他來這邊做什麼?跟人有約嗎?季薰藏身在牆角處,手上抓著電話,猶豫著該不該馬上打電話給金恩。

那名男子走向停在街旁的一部白色轎車,拿出鑰匙準備開門。

糟糕,要是他開車走掉,那……收起手機,季薰慌亂的在四下找尋物品。

「季薰,妳在找什麼?」景泱的問話聲傳來。

「找可以做成式神的……咦?」她錯愕的止了口。

「我有手帕,這個可以用嗎?」小彌從口袋拿出一條白色小手帕。

「為什麼你們跟過來?我不是要你們待在那邊等我嗎?」

「妳覺得我是會乖乖站在那邊等人的人嗎?」景泱直快的回問。

「……不會。」季薰無力的垂下肩膀。

「那個人是誰?為什麼季薰姐姐要跟蹤他?」小彌探出半個身子,好奇的望著對方。

就在小彌探出身子觀看時,對方恰巧抬頭與她四目相對。

就在這麼一瞬間,雜亂且數量眾多的「畫面」如同潮水向她席捲而來,強烈的悲傷氣息,心碎的痛楚震撼著她。

儘管想挪開視線,可是小彌卻完全動彈不得,她覺得自己彷彿快要被傷痛淹沒……

救我,誰來救救我……張著口,她想求救卻連一個音都發不出來。

「小彌,妳這樣太明顯了,會被發現。」季薰上前阻止,卻意外發現小彌臉色蒼白,雙眼瞪大,斗大的淚水不斷掉落。

「小彌?小彌妳怎麼了?」季薰緊張的搖晃她。「小彌,妳聽得到我的聲音嗎?小彌?」

「不要讓她『看』!」景泱像是知道什麼般,上前摀住小彌的眼睛,並在她耳邊大聲的喊:「小彌,不要看,閉上妳的眼睛,不要看!」

「景泱,她到底怎麼了?」季薰不解的追問,可是她的問題卻沒有得到答案。

「不……不要!」小彌突然爆出高分貝的吶喊,隨後身子一軟,整個人癱倒在季薰懷中。

「小彌?妳怎麼了?妳醒醒……」季薰拍著她的臉頰,不斷呼喊。

就在她想要進一步查探小彌的身體狀況時,身後突然傳來一股異樣氣息,讓她警戒的轉身防備,映入她眼底的是一雙金棕色瞳孔,溫柔中透著些悲傷。

「需要幫忙嗎?」金棕色眼睛的主人,說話聲音輕柔,宛如掠過水面的春風。

男子身邊發散著金色光粒,光芒在他身後凝成翅膀外形,五官精緻美麗,褐色的頭髮略微捲曲,似乎如同羊毛、棉花般柔軟。

「她是不是身體不舒服?」男子關心的詢問:「如果有需要,我可以送你們去醫院,我的車子在──」

「少在那邊假惺惺!你對她做了什麼?」抱緊了小彌,季薰厲聲質問。

「我?」對方困惑的一愣,目光跟著轉向季薰懷中的小彌。

「不是你還有誰?」季薰發怒的爆吼:「上次在醫院迷昏我,這次你害她變成這樣,她只是一個孩子,你怎麼可以連小孩也下手!你這樣還算是一個天使嗎?」

聽見這番指責,對方有些意外的一愣,「妳……還記得我?而且知道我的身分?」

「怎麼?心虛了嗎?你以為我什麼都不記得?告訴你,就算你化成灰,我也認的出來!」季薰將小彌交給景泱,並擋在兩人前方護衛。

「我不管你在盤算什麼,但是,我希望你搞清楚一點,你跟那個變態科學怪人針對的人是我,要偷襲、埋伏、耍手段我都會奉陪,但是不准你們對小孩子下手,聽到沒有!」

「我叫做伊格爾。」對方突然報上自己的名字。「請問妳的名字是?」

「季薰。」

「妳好,季薰小姐。」伊格爾恭敬有禮的向她點頭。「對於妳的指責,我只接受讓妳昏迷的那個部分,至於妳說的『針對』以及害這個小女生暈倒……不好意思,我並沒有針對任何一個人,也沒有對她做出任何事情。」

「騙人!要是你什麼都沒做,為什麼她會突然倒下?」季薰氣的握緊拳頭。

「季、季薰姐姐。」小彌柔弱的聲音傳來,恢復意識的她,低著頭,不敢抬頭望向伊格爾。

「不關天使的事情,是我自己的關係,請妳不要罵他,天使他已經很難過、很傷心了,他也是很痛苦……」

說到最後,小彌難過的掩面哭泣。

「對不起、對不起,我知道他們很壞,可是、可是請你不要放棄我們,請不要放棄……」

「小彌,妳在說什麼?為什麼要道歉?」季薰完全搞不懂這番話的意思。

「原來是這樣,我懂了。」伊格爾臉上掠過一抹無奈的嘆笑,「妳不應該窺視。」

「對不起,我不是故意的,我也不想,可是、可是它突然就這麼衝來了,我躲不掉……」

小彌哭的狼狽且傷心,臉上佈滿淚水。

「我並不是在責備妳。」伊格爾緩步上前,想要探視小彌的情況,卻被季薰攔阻。

「你想做什麼?」

「退開!」景泱將小彌緊緊護在懷中,「我絕對不會讓你動她,你快點滾開!」

面對兩人的防備,伊格爾沒有出手、沒有怒目相向、沒有咆嘯以對,僅僅開口對兩人說道。

「在我的指示下,我要你們安靜並且服從。」

語氣柔和且堅定,聽不出有一絲脅迫或命令意味,然而,季薰跟景泱卻不由自主的停下動作,彷彿喪失身體一切機能,就連張口說話都不能。

蹲下身,伊格爾單手覆蓋在小彌頭上,掌心放出微弱的亮光。

「沒事了。」伊格爾輕聲安撫著小彌:「妳的靈魂很乾淨,不應該讓它遭受污染,答應我,下次不要再做出這種事。」

「對不起,我已經有控制我自己了,可是不知道為什麼……」小彌哭的雙眼紅腫。

「我明白。」伊格爾在她的頭上輕拍幾下,「睡一下,睡醒了就沒事。」

在伊格爾收回手時,小彌隨即陷入沉睡。

「這幾天請多留意她的身體狀況,也許她會生病。」伊格爾對季薰吩咐道。

他要走了?不行!怎麼可以讓他就這麼離開!

該死!他是用什麼奇怪法術控制我?季薰跟景泱拼命想要挪動身子,但兩人使盡力氣卻依舊無法挪動半分。

「不用擔心,等我離開這個區域,你們就會恢復自由。」發現他們面露焦躁,伊格爾開口安撫著兩人。

開什麼玩笑!我才不會這麼簡單就放過你!說話陰陽怪氣的怪傢伙!景泱在心底怒罵著。

眼看著伊格爾的腳步越走越遠,景泱的情緒也就越來越急躁。

「等……等一下!」

突如其來的一聲叫喚,讓伊格爾愕然的停下腳。

「為、為什麼小彌會生病?」喘著氣,季薰滿頭大汗的質問:「你剛剛對她做了什麼?」

「……季薰小姐,妳讓我再次見識到驚奇。」伊格爾嘴角浮現意味深長的笑。

「不要跟我耍嘴皮子!回答我的問題!要不然,等我身體能動的時候,我一定一拳揍扁你!」

「我剛才在幫她療傷。」伊格爾如實回道。

「療傷?她哪裡受傷了?」

「心。」停頓了一下,伊格爾接著說道:「她的靈魂被悲傷侵蝕了。」

「被悲傷侵蝕?」

當季薰還在琢磨這句話的涵義時,伊格爾已經失去蹤影。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