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你……沒事吧?」季薰瞪大了雙眼,楞楞的問著。

「嗯?我能有什麼事?」魈一邊吃著火鍋料,一邊大口喝湯,視線則是緊盯著電視節目,完全沒有挪開。

「魈大哥,你真的沒事?」小彌望著他碗裡的火紅色湯底,心驚的詢問。

「我看起來像是有事的樣子嗎?」回話的時候,他又添了一碗火鍋料。

「強者,真的是強者。」景泱第一次對他感到佩服。

季薰一共做了兩種火鍋湯底,一種是添加了眾多辣椒,由各種辣物「濃縮」而成的精華麻辣湯,一種則是正常的高湯,而那恐怖的麻辣湯底當然是由魈一個人獨享。

本以為會見到魈被辣得哇哇大叫的模樣,沒想到他卻臉不紅氣不喘、一臉正常的吃著。

這傢伙該不會沒有味覺吧?季薰大感困惑。

「魈,你覺得這火鍋吃起來,感覺怎麼樣?味道還可以嗎?」她好奇的追問。

「味道不錯啊,該怎麼說呢……」他皺眉思考著形容詞,「湯頭很濃郁、很香、有點辣,但是辣味中又帶著甜味,很奇妙,我從沒吃過這樣的火鍋,妳是在火鍋湯裡加了糖嗎?」

「甜味?」其他三人無法置信的發問。

「你確定是甜味?」季薰大感意外。

「只有『微辣』而已?」景泱一臉的不信。

那高湯的顏色呈現暗紅色,湯汁濃稠還浮著厚重辣油的模樣,怎麼看都像「大辣」、「激辣」!

「對啊,差不多就像甜辣醬那樣吧。」魈一臉認真的回道。

「甜辣醬?不可能啊……」季薰越想越困惑。

就算魈真的很會很會吃辣,再怎麼說這鍋麻辣湯也應該有達到「辣椒醬」的程度,怎麼會是那種連辣都算不上的甜辣醬?

「喂,難道妳剛才在炒的東西,是不辣的辣椒?」景泱悄聲問著季薰。

「有不辣的辣椒嗎?」小彌困惑的反問。

「我的辣椒又沒有去籽,怎麼可能不辣。」季薰沒好氣的反駁。

「還是說,辣椒炒到最後就不辣了,而且還會變成甜的?」景泱又提出另一個假設。

「不可能啦,哪有可能。」季薰連連否認。

「可是魈大哥他的樣子看起來,真的很像不辣耶。」小彌遲疑的說道。

「妳之前有試過炒這麼多辣椒吃嗎?」景泱追問著。

「沒有。」季薰搖頭。

雖然她會吃辣而且也能吃辣,但她也不會放一堆辣椒來殘害自己。

「幹嘛在那邊嘰嘰喳喳說悄悄話?不相信的話,你們吃吃看啊。」魈用湯杓舀了兩塊吸滿湯汁的凍豆腐,打算遞給季薰與景泱。

「不不,我不要。」

「我也不要。」

看著湯杓裡幾乎要變成紅色的豆腐,季薰跟景泱連忙護著自己的碗,不讓魈將豆腐放下。

「為什麼不要?這個火鍋明明很好吃啊。」魈將豆腐放回湯鍋裡,又夾起一塊肉吃下,「景泱說不吃還算說得過去,小季,這鍋火鍋是妳煮的耶,妳連妳自己煮的東西都不敢吃?喂,妳該不會在這裡下了符或蠱吧?」

「你在胡說什麼?誰會對你下蠱?」季薰不以為然的反駁。

「這可難說,說不定妳突然覺得我很帥,對我動心了,所以就趁著煮飯時,對我下了愛情巫蠱。」

「放心,這種事情永遠不可能發生。」季薰十分堅定的回道。

「說的這麼激動,肯定有詭異。」魈質疑的看著她。「要是妳真的沒作虧心事,為什麼不敢吃?妳不是愛吃麻辣鍋嗎?我記得妳吃牛肉麵的時候,都是點中辣的耶。」

「我、我今天腸胃有點不舒服,不想吃辣。」

「不過就一塊,而且這個真的不辣啊。」魈硬塞了一塊凍豆腐到她碗裡,「吃吃看,真的很好吃。」

「……」瞪著碗裡的凍豆腐,季薰不知道該不該吃下。

「哎呦,幹嘛板著臉?好像我要虐待妳吃毒藥一樣。」魈催促著她,「這個真的很好吃啊,有點甜、有點辣,如果有一碗白飯或是麵條配著吃會更好吃。」

「真的嗎?甜甜辣辣的?」景泱有些心動了。

「當然是真的,我什麼時候騙過你們?」魈夾了一塊肉給景泱。

「……你『經常』都在騙人。」季薰沉著臉回道。

「小季,妳什麼時候變得疑心病這麼重了?」魈一臉冤枉的苦笑,「難道妳還要我對天發誓,說我現在說的話句句屬實嗎?」

「……」看魈說的一臉真誠,季薰跟景泱互看了一眼,一起夾起碗中的菜,張嘴吃下。

「唔!呸呸呸呸!」兩人一同將入口的菜吐出。

「好辣好辣好辣好辣好辣好辣好辣好辣好辣!」

「我的舌頭燒起來了!燒起來了!」

季薰拼命灌著開水,景泱則是張著嘴、吐著舌頭慌亂的到處亂跑,相較於兩人的狼狽模樣,魈則是樂得捧腹大笑。

「別跑。」解除口中的辣與痛麻感後,季薰一把抓住景泱,直接往他嘴裡灌水。

景泱一直喝到肚子都鼓起來了,口中的麻辣感覺這才稍稍解除。

「簡直是地獄……」景泱氣息奄奄的倒在地上。

「我辣到頭都痛了。」季薰難受的揉揉太陽穴。

「感想如何?」魈神色悠哉的笑問:「這火鍋的滋味真的很不錯吧?」

「你!你是沒有味覺嗎?還是沒有神經?這明明很辣!」季薰怒沖沖的瞪著他。

「是啊,真的很辣。」魈認同的點頭,「我剛吃第一口的時候,辣的差點掉眼淚,不過我忍住了。」

「那你還跟我說是甜的!」季薰氣的眼睛快要冒火了,「剛才是誰說不會辣,說他是一個誠實的人,還說要對天發誓的?」

「騙子,魈是個大騙子。」景泱氣虛無力的罵。

「我不這麼做,怎麼能讓妳也上當呢?」魈一臉的無辜,「是妳先整我,我當然也要整回去,怎麼可能單方面吃虧?」

「魈大哥,吃到那麼辣的東西,你怎麼一點狀況也沒有?」小彌好奇的追問:「你看,景泱跟季薰姐姐吃完之後,臉都脹紅了,而且還冒好多汗。」

「這就是演技,就算心裡痛苦、難過的要死,臉上依舊要笑著,這樣你的敵人才會摸不清你的狀況。」魈得意且自豪的笑著,「嘖嘖!要是我去當演員,肯定可以拿最佳演技獎!」

「你這個狡詐的惡魔!」季薰生氣的怒罵。

「好啦、好啦,一人一次,我們算是扯平了。」魈敷衍的摸摸她的頭,「小孩子就是小孩子,這麼容易就被激怒。」

「我不是小孩!」季薰拍掉他的手。

「喂喂,就算你們兩個要互相殘害,那跟我有什麼關係?為什麼連我也要吃?」景泱無辜的嘟嚷。

「因為你是笨狗。」魈惡劣的咧嘴取笑。

「你這個……」景泱想要起身揍人,卻被魈用符咒定住行動。

「對了,小彌你們等一下要去買東西對吧?」魈突然轉移話題。

「對,我們要去買餅乾還有下午茶的點心。」小彌笑嘻嘻的回道。

「小季,妳幫我將看完的影片還了,順便送他們回去。」魈轉而對她說道。

「要送你不會自己送啊?為什麼要叫我?」季薰完全不想理會他的要求。

「因為我是老闆、妳是助手,現在是上班時間,我說了算。」魈朝她燦爛的笑著。「懂了嗎?負債累累的小季。」

「……老闆就了不起啊?不過是欠你一點錢就得意成那樣。」季薰不滿的嘀咕。

「唉~~小彌,妳好可憐喔。」魈一臉心疼的對小彌說道:「虧妳每次見到小季,都會姐姐、姐姐的叫,結果呢?這位姐姐竟然連陪你們去買個東西,送你們回去他都不肯,真是好沒良心……」

「……」冷著臉,季薰不滿的瞪向魈。

「呃,魈大哥,不用了啦,我們可以自己回去。」小彌尷尬的婉拒。

「不行、不行,現在外面壞人這麼多,妳長的這麼可愛,要是不小心被綁架了怎麼辦?」魈一臉認真的說道:「平常呢,還有那隻笨狗勉強當妳的保鑣,可是現在,他被小季煮的麻辣鍋『摧殘』成這樣,瞧!一副好像快要斷氣的樣子,哪還有多餘的力量保護妳?」

「小彌,走吧,我陪你們回去。」

不想繼續聽魈的嘮叨,季薰抓起外套,一把撕掉景泱身上的定身符,帶著兩人離去。

在他們走後,魈臉上的笑容斂起,神情漠然,跟剛才的嘻皮笑臉有著天壤之隔。

拿出玹澄楓給他的文件逐一看著,越看,他的眉頭就皺的越緊。

「……這些人到底想做什麼?」他頭疼的揉揉額角。

正當魈閉目歇息並思索對方的用意時,他的手機響了。

「魈大哥嗎?我是馨慧,我跟其他人要去看電影,你要去嗎?」對方用開心及期待的語氣說道。

「真可惜,我正巧要出門工作。」魈惋惜的回道:「不好意思,難得你們提出邀請,我卻不能去。」

「工作時間要很久嗎?」馨慧不放棄的追問:「如果一兩個小時就能完成,我們可以看晚一點的場次等你。」

「我應該會忙到晚上,你們不用等我,先去看吧。」

「喔……好吧。」馨慧的語氣中透著沮喪。

就在魈打算結束通話時,馨慧突然開口道:「對了,魈大哥,跟你說喔,我們發現一個很好玩的遊戲網站,魈大哥有在玩網路遊戲嗎?」

「有啊。」魈往電腦螢幕上瞧了一眼。「我現在玩的是打殭屍、怪物的那種。」

「真的嗎?原來你也喜歡玩打殭屍啊,我也是。」馨慧開心的笑著,「乾脆我們互傳網址好了,我等一下就將找到的遊戲網址傳給你。」

「好,謝謝。」

結束通話後,魈抓起外套走出事務所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