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是尚漓,今年十五歲……呃,錯錯!應該說,我「死」的時候是十五歲,這樣才對!

是的,我已經死了,現在是一隻幽靈!

不過你們也不用害怕啦!我是一個好幽靈呢!我的目標是像電影裡的超人一樣,打擊惡靈、對抗邪惡,保護所有人!

啊,對了,先跟你們來個自我介紹好了。

我呢,是在日本出生,所以說是一個日本人。

聽說我們家族是一個古老氏族,在我八歲以前,我跟爸爸、媽媽還有大叔、伯伯、阿姨、阿婆、大哥哥、大姐姐,還有很多很多人一起住在宗族主宅。

後來,在我八歲時,爸爸跟媽媽帶我來到台灣,將我交給命子照顧,從那天分離以後,我就再也沒見過他們兩個人了。

「尚漓,你都不會想念他們嗎?」

當我在命子家待滿一個月後,季薰突然這樣問我。

季薰她跟我同年紀,聽說她的爸爸媽媽去世了,現在被命子收養,她也是我唯一的玩伴。

「會啊。」我點頭回應,手上同時努力摺著紙鶴。

「那你怎麼不跟命子問他們的事情?」

「我有問過啊,命子說她也不知道。」

「原來是這樣……你摺紙鶴做什麼?」她雙手托腮,望著我手上的東西。

「我要做式神。」一邊回答,我一邊跟手上的紙張奮戰。

「要叫紙鶴傳話給你爸媽?」她很快就猜出我的想法。

「嗯。」

這個方法叫做「訊捎」,是命子前天教我的,她說,我可以用式神寫信跟爸爸媽媽聊天,所以我花了一天的時間寫信,然後將信紙摺成紙鶴。

完成最後一個步驟,我小心翼翼的將紙鶴翅膀抓開。

「完成!」

將紙鶴放在掌心,我開始集中精神,但是我努力了好久,紙鶴卻還是紙鶴,根本沒有變成小鳥飛走。

「……好難喔。」我用手背抹去額上的汗水,紙鶴也被汗水弄濕了一些。

「還好吧。」季薰挑著眉,有些不以為然,「只要集中精神,想著你爸媽就可以了。」

「妳會了,當然覺得很簡單啊。」我悶悶的扁嘴。

我們第一次見面的時候,季薰就已經會跟紙鶴玩了,那時候爸爸媽媽還誇她很厲害呢!

「本來就很簡單。」她抬高下巴,得意的反駁:「我試一次就會了,你一定是不夠專心所以才不行。」

「才沒有!」我生氣的瞪著她。「這封信是要送給我爸媽的耶!我好希望它能『咻──』的一下就飛到那裡,怎麼可能會不專心!胡說八道,可惡的臭季薰!」

「什麼嘛!明明就是自己辦不到,還罵人!」季薰氣呼呼的嘟著嘴,「你才是笨蛋!不會使用式神的笨蛋!大笨蛋!」

「我才不是!我一定會成功!」

對!我一定要成功給她看!絕對不讓她看扁!

我努力的試了好幾次,一次又一次,但是……

「喂,太陽都快要下山了,你還沒成功啊?」季薰趴在桌子上,一副快睡著的樣子。

「我、我……」我難過的低下頭。

為什麼辦不到呢?我明明很想快點將信送給爸爸跟媽媽看的啊……

「欸,你哭什麼啊。」她皺起眉,「不行就再繼續試啊,幹嘛為了這種事情哭?愛哭鬼,羞羞臉!」

「我沒有哭!那是眼睛在流汗啦!」一把抹去臉上的水痕,我才不承認我有哭。

「我幫你吧。」季薰將手放到紙鶴上方,「兩個人說不定能讓鳥飛快一點喔!」

「我、我才不要妳幫!我不要寄信了!」我想將紙鶴收回,但是她卻抓住我的手。

「少囉唆!」她生氣的罵道:「不過就是失敗嘛!有很嚴重嗎?寫了這麼久的信為什麼不寄?你的爸爸跟媽媽說不定在等你的信耶!如果我是你,不管用什麼方法我都要將信寄過去!」

我知道季薰為什麼會這麼生氣,她一定也很想寫信給她的爸爸跟媽媽吧。

「開始吧。」她催促道。

「嗯。」我輕輕的點頭。

有了季薰的幫忙,紙鶴在瞬間發出耀眼的光芒,變成光球後,它穿過牆壁衝了出去,速度快的就像是流星一樣。

爸爸跟媽媽看到紙鶴一定會嚇一跳,我現在也會用式神了呢!

「他們應該會很快回信給我吧?」

「一定會!一定很快就會回信!」季薰笑嘻嘻的點頭。

抱著滿心的期望,我開始等待他們的回信。

然而,時間一天天過去了,我卻始終都沒收到他們的回信,但是我沒有放棄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發一封信給他們,告訴他們我在這邊的狀況,以及我有多麼想念他們。

這一等就是幾年過去,很快的,我十五歲了。

 

一天,家裡突然來了訪客,那些人自稱是我們家族的人。

說實話,就算他們真的是家族的人,經過了這麼久,我已經認不出誰是誰了,不過那些人戴在身上的徽章,跟爸媽的一樣,那是我們家族特有的族徽。

在他們出現之前,命子就將我跟季薰趕回到房間裡,要我們不要出去,但我們還是躲在客廳的牆壁後面,偷聽她跟他們的對話。

從對話中,我聽到了父母親去世的消息。

原來,在我發第一封信給他們之前,他們就已經不在了,所以他們才沒有回信……揪著胸口的衣服,我的心臟隱隱痛著。

「……那麼尚漓這孩子就由我來扶養吧。」命子對他們說道。

「這怎麼可以!他是我們──」

「他的父母親曾經對我說過。」命子截斷對方的話,「要是他們沒辦法『親自』來接這孩子,就請我替他們扶養他,既然我已經答應了他們,就必須實現我的承諾。」

「不要太過分了!妳根本是想獨占這個孩子!」對方氣急敗壞的指責。

「獨占?這種形容詞真好笑。」命子輕笑了聲,「我只不過是履行我的承諾,代替孩子的雙親照料他,不管是用那種角度看來,都不該被說成是『獨占』吧?」

「真是對不起,他的中文不好,用錯詞句了。」另一個人出面為這句失言圓場。

「是嗎?」命子再度笑了,「我還以為你們終於說出真心話了呢。」

「妳、妳在胡說什麼!」

「我說錯了嗎?」命子語氣銳利的反問:「你們不是早已經謀算好,將孩子接走後就將他殺了,讓他成為供你們使役的式神,進而取得他身上的力量,不是嗎?」

「妳……」

「別以為我人在這裡,『那邊』的事情我就什麼都不知道。」她的聲音透著堅定,「你們的所作所為,我可是十分清楚,少在我面前裝模作樣!」

「不管怎麼說,這都是我們的家務事,妳管不著!」對方暴躁的怒吼。

「是啊,那是你們的家務事,不過這裡可是我家,請你們離開。」

「妳以為這樣就能趕我們走?告訴妳,要不是尊重妳,我們早就……」

「早就怎樣?打我嗎?」

命子叫出了她的式神,將那些人給轟了出去。

聽到那些人想要殺我,季薰瞪大眼,不安的看著我。

看到她一臉擔心、像是快要哭出來的表情,我卻反而笑了。

我早就知道了。

為了不讓命子聽見,我用唇語說出這句話。

雖然不是很清楚整個狀況,不過,以前我還住在那個「家」時,曾經聽過那些大人私下談話,對話裡面有一些我不懂的字詞,像是「式神」、「災厄」、「轉機」這類。

現在才知道,原來那個「式神」是在說我啊?

「客人走了,你們也該出來了吧。」命子的聲音傳來。

發現命子知道我們在偷聽,季薰跟我互望了一眼,尷尬的走了出去。

「對不起……」

「算了。」沒有責備,命子只是示意我們坐下,「既然你們都聽到了,我就全部跟你們說了吧。」

她將整件事情的前因後果全盤托出,我終於知道事情的真相,還有一些……讓人傷心的事實。

「尚漓,這個護身符給你帶著,有了它,他們就不能夠使用法術對你作怪。」命子將一條項鍊交給我。

有了命子的保護,儘管曾經遭遇幾次狀況,我都還能全身而退,直到某一天……

「尚漓!快閃開!」

季薰對著我大叫,還來不及反應,一輛突然衝出的車子,在沒有煞車的情況下直接撞上我。

瞬間,我覺得全身的骨頭好像都被撞碎,心臟像是被人用力掐住。

好痛……

眼前天旋地轉,我似乎飛到了空中,然後又重重的摔到地上。

接下來的事情我其實有些不清楚了,我的眼前是一片黑暗……

不知道經過多久,當我再度恢復意識時,我看到季薰在哭,她在大叫。

季薰為什麼哭?她在叫什麼?

聽不清楚季薰的聲音,勉強轉動身子,想要往她的方向移動,卻發現我被一個透明的東西擋住。

為什麼會這樣?我慌了。

「不要擋著我!讓我出去!」我大喊,並且不斷用力搥打那面看不到的「牆」。

「……我不會讓你們將他帶走!不准將尚漓帶走!」季薰的聲音聽起來像是在哭。

就在她試圖阻止時,我看到旁邊有幾個人跑向她,用式神攻擊她。

是他們!看到那些人的臉,我認出他們就是前陣子來找命子的人。

「可惡!放我出去!不准傷害季薰!」我拼命叫著,可是沒有人理我。

在那些人的圍攻下,季薰居於劣勢,最後無力的倒在地上,她身上出現好多傷口,流出的血將路面染成深色。

有沒有人,有沒有人可以來幫忙!不管是妖是鬼還是神明,求求你們幫幫我們吧!

我用嘶啞的聲音喊著、求著,眼淚已經模糊了我的視線。

不知過了多久,一個令我心安的聲音出現,那是命子的聲音。

「辛苦了,接下來就交給我吧。」

太好了,季薰有救了!我抬頭望去,發現季薰被一個陌生男生抱著,命子站在男生身邊。

「命子,他現在是亡魂,他的『靈籍』並不屬於這裡,妳沒資格從我們手上帶走他。」

「是嗎?」命子冷笑著,「你們說的應該是十分鐘之前的事情吧?現在尚漓的靈籍屬於這裡,隸屬於閻王殿所掌,要是不信,你們可以去查。」

「妳、妳竟然用這種手段──」

對方還來不及指責,就已經遭到命子的式神攻擊。

「比起你們為了達成目的,不惜下手殺害自家後代的骯髒手段,我這種做法已經算是『十分善良』了。」

命子一步步的逼近他們,殺氣瞬間自她身上發出。

「要不是看在過去跟你們宗族先人的交情,不想讓你們滅族,我也不會一再對你們手下留情,最後導致犯下這個大錯。」

命子在他們周圍佈下結界,雙手連續結出印記、口中飛快唸出咒語,對方因此發出狼狽、悽慘的哀號。

「我已經將你們身上的力量全數打散。」命子語帶恐嚇的道:「這是我給你們的最後一次機會,以後要是讓我再見到你們,殺無赦!」

帶著不甘、驚恐與憤怒,那群人飛快的逃離,從此之後便沒再出現過。

「對不起,我來不及保護你。」將我救出後,命子臉上出現少見的悲傷。

「不。」我朝她笑笑,「妳沒讓那些壞人將我抓走,不是嗎?」

比起死亡,我更害怕被那些人抓去當什麼式神,那實在是太恐怖了。

「跟這位先生道謝吧。」命子提醒的道:「多虧他及時出現,要不然等我趕到時,你可能早就被帶走了。」

啊,原來是他救了我們。

「謝……」

「我只是剛好聽到求救,所以過來看看。」那人將季薰交到命子手上。

「就算只是舉手之勞,也請告訴我們你的名字吧。」命子接著問道:「讓我們能在心中記住這份恩情。」

「……夏契爾。」說出姓名的同時,那人也消失在我們眼前。

「他、他……他是鬼?」我錯愕的望向命子。

沒想到真的有鬼跑來救我們耶!

「他是死神。」命子糾正我。

「妳怎麼知道他是死神?」我好奇的反問。

怎麼看,那人的外表跟正常人沒什麼兩樣啊。

「他的名字你記住了嗎?」沒有回答,命子反過來問我。

「記住了。」

「好。」命子點了點頭,「以後見到他的時候,記得要跟他打招呼問好,不可以沒有禮貌。」

唔?以後我還會見到他嗎?

雖然不太懂命子的意思,但我還是乖乖點頭答應,畢竟對方是我的救命恩人嘛!

雖然我已經死了,但是我跟命子、季薰的相處方式還是跟以前一樣。

如果真要說,現在的我跟活著有什麼不同的話,那應該就是……我可以「飄」的比季薰快,而且我還可以穿過牆壁,如此而已吧!

同時,經歷過這樣的事情之後,我給自己立下了一個目標!

「季薰,我決定了!」我信誓旦旦的對她說道:「我要像電影裡的英雄一樣,我要成為幽靈超人,要打擊邪惡,要將那些壞人全部打倒!」

「你?」她不信的看著我,「別開玩笑了,你連我都打不過,好幾次你被別的鬼欺負的時候,都是我在保護你呢!」

「那是因為我還沒死滿一年啊!」我反駁著,「我聽命子說,剛死掉的亡魂都很弱,要死了一年以上才會變強,以後我一定可以變成很厲害的鬼英雄!」

「好吧,那我就拭目以待。」

「一言為定!」

我們兩個互相勾了手指,同時,我也在心底起了另一份誓約。

如果我的使命就是要成為某人的式神,為了保護某個人而存在的話。

季薰,我想成為妳的守護神。

我會一輩子守護在妳身邊,就像妳用妳的性命保護我一樣。

用我的靈魂發誓!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