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哈囉~~季薰、尚漓,我們來了。」

原本空無一人的客廳裡,突然出現許多客人,有老有少、有男有女,

「真香啊,這場歡送宴的菜色真是豐盛。」身材豐腴的女巫瞇眼笑著,她手持魔杖輕輕一點,騎乘來的掃把自動走到牆邊站定。

「嘖嘖,這蛋糕做的真是精緻,比我那時代的糕餅要好太多了。」望著拆開包裝的蛋糕,叼著煙斗、手持柺杖、身穿民初服裝的老道士連連讚嘆。

「就是這個!這家店最有名的水果蛋糕!我以前吃過一次,真的非常好吃!」一隻臉頰圓嘟嘟、身材圓嘟嘟、皮膚綠油油的生物趴在蛋糕旁,雙眼直盯著蛋糕。

偷偷的,他伸長了觸手,打算先抹一口奶油解饞。

「史萊姆,主人都還沒切蛋糕,你就想偷吃嗎?」戴著單邊眼鏡、身材瘦扁,身體有一半跟機器結合的生化人制止道。

「我哪有!我只是想看看而已啊!」史萊姆辯解著,眼睛還不斷往蛋糕瞄去。

「受邀參加宴會就要遵守禮儀,你不要做出失禮的事情。」推了推眼鏡,生化人嚴肅的警告。

「好了、好了,今天是尚漓的好日子,不要吵架。」女巫開口勸道。

「姆咿~~這些菜的顏色好可愛,配色一極棒!」頭上晃著長耳朵、身穿蕾絲洋裝的兔少女,開心的嚷道:「香味聞起來有一種幸福的感覺呢,姆咿~~」

「大家都到齊了嗎?」季薰將最後一盤菜從廚房端出。

「阿薰小妹,妳怎麼不買幾瓶酒?」理著平頭、嚼著檳榔的狼人問道:「我還以為今天可以爽快的喝一場。」

「誰說沒有?」季薰指了指廚房,「冰箱裡冰了很多啤酒。」

「真的嗎?」狼人登時雙眼發亮,「有酒怎麼不快點拿出來?我去拿!」

「我也要喝酒!」尚漓舉手大喊。

「未成年的小鬼不准喝!」季薰直接將他的手打下。

「喂,我只是『看起來』像小孩,其實我們兩個一樣大啊!」他抗議的喊。

「錯了。」季薰一把壓著他的頭頂,「你不管是外表還是心智都是小鬼。」

「什麼!可惡的薰!妳才是凶巴巴、沒有女人味的男人婆!」

「只有我們幾個嗎?」穿著性感紅色緊身衣、身材姣好的蛇女,打斷兩人的對話,「我還以為妳那位帥哥師父也會來呢。」

「東伶他晚上有工作。」

「真可惜。」她失望的嘟嘴埋怨。

「不用難過,雖然沒有狐仙帥哥,可是我們今天有新朋友喔!」尚漓介紹著身旁的魈,「他叫作魈,是今天剛認識的朋友!」

「呦,也是一位帥哥呢!」蛇女朝他拋去一記媚眼。「嗨~~我叫作蘇魅。」

「好了,大家快坐下吃東西吧!」尚漓招呼道。

拉開椅子,眾人一一就座,歡迎會也在此時開始。

「吃塊雞肉吧,雞腿也不錯。」蛇女往魈的碗裡添菜,親密的獻殷勤。

「喂,蛇女,妳也稍微收斂一下。」狼人豪氣的往嘴裡灌酒,一口就喝光了一罐啤酒,「看看妳的樣子,好像要把那個小子吃下一樣。」

「呵呵,如果他願意的話,我很樂意『享用』。」搭上魈的肩膀,蛇女嫵媚的笑著。「帥哥,你覺得如何?」

「可以受到美女的青睞,我感到很榮幸。」魈輕輕將她的手抓離,「只不過,我並不是一個好入口的食物。」

「姆咿,硬梆梆的食物不好吃。」兔少女大口大口的吃菜,「啊啊,這些菜甜甜的,有幸福的味道,姆咿~~」

「薰,妳沒有聯絡上大叔嗎?」尚漓低聲問道。

「有啊,他有說要來。」季薰不斷往門口張望。

大門始終保持敞開的模樣,就像是在等待著某人,只不過不管怎麼打量,外頭始終是一片漆黑,只有稀微的路燈照耀。

「既然已經答應了,大叔不可能食言,應該是有事情擔擱了。」季薰猜測的說道。

儘管季薰是如此期盼,但,一直到歡送會結束,影子大叔還是沒有出現。

「有很重要的人要來嗎?」發現兩人心神不寧,魈也跟著往大門望去。

「沒錯!」尚漓咧嘴笑著,「我們還約了一個很重要的人。」

「你是說,之前你們提過的影子大叔?」生化人理解的接話。

「對!就是他!」尚漓滿心期待的說道:「大叔他人很好喔!雖然不會說話,可是他非常保護我們!」

「尚漓,你什麼時候要去投胎?確定日期了嗎?」女巫好奇的問。

「啊?」他停下夾菜的動作,「日期?後、後天……不、不對,是四天後。」

「搞什麼,這麼重要的日子都沒有記住?」狼人喝的滿臉通紅,語氣也開始含糊不清,「尚漓老弟,你這樣不行!身為一個男人,就應該要分清楚重要跟不重要!」

「是!狼老大的教誨,小的一定會牢牢記住!」他打哈哈的笑。

「尚漓,你們說的輪迴証長什麼樣子?」生化人好奇的問:「可以展示一下嗎?我對它很好奇。」

「啊?輪、輪迴証?」尚漓尷尬的猛灌果汁,眼神左右飄移。

「怎麼了?沒有帶在身上嗎?」生化人不解的問。

「姆咿!」兔少女突然激動的拍桌子叫道:「該不會尚漓將輪迴証弄丟了?」

「弄丟了?」季薰緊張的瞪大眼,逼近尚漓質問:「是真的嗎?你真的將證件搞丟了?沒有這麼蠢吧!這種事情你也做的出來?」

「當、當然沒有啊!」強大的壓迫感讓尚漓不斷往後退縮。

「那就好。」季薰這才鬆了口氣。「要是你真的做出這種事情,我一定馬上把你跟剩菜打包,丟到廚餘回收桶。」

「不要這麼浪費!」一直埋頭苦吃的史萊姆,迅速抬起頭來制止:「這裡的剩菜剩飯我要了!我會負責吃光它們,絕對不要丟啊!」

「跟這隻果凍一樣。」狼人接下話,「這裡的啤酒我包了!」

「……我看我們還是拉回話題。」生化人決定忽視兩人,「輪迴証可以借看一下嗎?」

「輪迴証啊。」尚漓額上躺下冷汗,「我、我、我繳回去了!對對,我將它繳回閻王殿了。」

「繳回?為什麼?」季薰的臉再度放大在他眼前。「你該不會……」真的做出遷移靈籍的蠢事了?

「姆咿,尚漓該不會是打算延後投胎吧?」咬著大型棒棒糖,兔少女提出另一種可能。

「因為想多陪陪季薰,所以放棄即將到手的幸福嗎?」蛇女瞇眼笑道:「這還真是浪漫啊。」

「不,這種沒有經過審慎思考、判斷的非理性行為,只能用『愚蠢』兩個字形容。」生化人就事論事的道。

「是這樣嗎?」撲上前,季薰掐著他的頸子搖晃,「你該不會真的這麼做了吧?那戶人家有什麼不好?」

「不、不,我沒……」尚漓被搖的頭昏眼花,才吃下肚的東西都快被搖噴出來。

「沒有嗎?所以你會乖乖的去投胎?」停下手,季薰確認的問。

「妳、妳的臉不要貼那麼近啦!很恐怖耶!」尚漓一把將她推開。

「如果是這樣,為什麼他會拿不出輪迴証?」生化人追著問題不放。

「輪迴証那種東西只、只是通知用的啊,報到確認之後,當然就要繳回!」他

「原來是這樣啊。」季薰這才稍稍安心一些。

「需要繳回嗎?」魈的語氣透著質疑。

「咦?不用嗎?」季薰隨即又緊張起來,「該不會這個笨小鬼搞錯流程,不用交出輪迴証,他卻交了?」

「那……」

「別、別開玩笑了!」尚漓急忙阻止魈的話,「拜託,我是鬼他是人耶!要投胎的是我,他怎麼可能會比我還要了解狀況?對吧!魈,你不可能比我清楚狀況,我說的沒錯吧!」

「……說的也是。」魈敷衍的笑笑。

「等等,那幾秒鐘的停頓是怎麼回事?」季薰感到質疑,「你們兩個有事情隱瞞我?」

「別將我扯進去。」魈直接撇清關係,「我跟他的交情還沒有好到可以共同犯罪。」

「共同犯罪?」季薰的聲音高了幾分貝。

「那只是比方!只是比方!」尚漓急忙叫著。

「吵死了!嗝、是男子漢就不要拖拖拉拉、龜龜毛毛!嗝、像個娘兒們一樣的叫什麼?嗝!」已經有八分醉的狼人從座位上起身,啤酒空罐堆滿了座位的桌面跟地板。

狼人腳步搖晃的走到尚漓面前,單手將他抓起,嘴裡不斷的打著酒嗝。

「兄弟,嗝、今天是你的大好日子!嗝!」酒氣自狼人的鼻孔跟嘴巴噴出,燻的尚漓緊捏住鼻子。

「尚漓!你永遠都會是我的好兄弟!」狼人緊緊抱住他,大手「碰碰碰」的用力拍背。

「輕、輕一點,老大。」尚漓覺得自己的魂魄快被打散了。

「嗝!我們來丟高高慶祝!」說著,狼人雙手抓著尚漓,用力的往上拋飛。

「碰!」尚漓直接撞上天花板,橡膠外皮像氣球一樣炸裂。

「啊啊,我的皮!」摔落時,他試圖在半空中打撈殘塊。

「來!再一次!」接住尚漓的靈體後,狼人再度往上扔,這一次,他穿過天花板,飛了出去之後才又落下。

「停!停!不要再扔了!」再度被接住後,尚漓緊抓住狼人哀求。

「姆咿?這是什麼?」兔女郎從地上拾起一把小冊子。「姆咿?死神證?」

「什麼證件?給我看看。」季薰上前將冊子接過手。

證件的持有者是約翰,上面清楚記載他成為死神的日期,所屬單位。

「為什麼約翰的東西會在你這邊?」季薰質問著。

「地上還有一把槍。」老道士端詳著短槍,「上面有死神殿的徽章,應該是死神的東西。」

「尚漓,這是怎麼回事?為什麼約翰的東西會在你這邊?」

「我、我……那是他寄放在我這邊的。」尚漓緊張的回道。

「寄放?你真的以為我什麼都不知道嗎?」季薰擰著他的耳朵,「死神的證件跟手槍絕對不能離身,不管有沒有在執勤,他不可能將這麼重要的東西寄放在你這邊。」

「那、那是因為……」

「還不說實話嗎?」季薰氣得快要冒火了,「剛才我就覺得不對勁了,你每次只要撒謊眼睛就會飄,說話的聲音也會比平常還要小聲,完全就是一副心虛的樣子。」

「哪、哪有啊!」他刻意放大音量,「我現在的聲音不是很大聲嗎?」

「用成語來形容的話,目前你應該是『虛張聲勢』。」生化人不給面子的回。

「說出來吧。」女巫拍拍他的肩膀,「隱瞞解決不了事情的喔。」

「快說吧!趁我們現在都還在這裡。」蛇女催促著,「就算幫不上忙,好歹也可以幫你架住季薰,你再不說,等我們大家都走了,就算你被嚴刑逼供,我們也救不了囉。」

雖然蛇女並不是在威脅,但,尚漓還是嚇得臉色發白,連鬼火都飄出來了。

「我、我說,我招了,各位大人。」

「快說吧!是男人就豪爽一點!」

狼人讓他坐在椅子上,一群人就這麼團團包圍住他。

「就、就是啊,我跟約翰交換了。」尚漓簡單明快的說出狀況。

「蛤?」眾人面面相覷。

「什麼叫做你跟約翰交換了?」

「將事情從頭到尾好好說的清楚!」

「因為約翰不想再當死神,我也不想投胎當個平凡人,所以我們兩個就交換了。」尚漓嚥了口口水,「我將輪迴証給他,他將他死神的證件跟佩槍給我,然後我們還遷移靈籍,我轉到死神殿、他轉到閻王殿,幾天後他會拿我的輪迴証去投胎,我就補上他的缺額當死神……」

「這麼做就可以?」生化人質疑著,「就這麼簡單就可以交換身分,不需要經過什麼特定程序,像是機關考核那類?」

「我是知道遷移靈籍的手續很簡便。」蛇女側頭思索道:「可是難道兩個人這樣交換就可以嗎?」

「約翰說可以。」尚漓點頭。

「不。」魈開口否決,「私下交換證件是違法行為,要是被查到,會遭受嚴厲的懲罰。」

「咦?這樣不行嗎?」這個答案連尚漓也大吃一驚。「可是約翰說……」

「他騙了你。」魈回的篤定。「在事情還沒爆發前,你們最好將東西換回來。」

拿起外套,魈向幾個人點頭示意,「我該走了,謝謝你們的晚餐,今晚我過的很愉快。」

「再見。」季薰語氣平淡的點頭。

「姆咿?季薰怪怪的吶~~」兔少女戳了戳她的手臂,「之前逼問的時候她明明那麼生氣,現在卻好安靜。」

「的確很不符合她的行動模式。」生化人點頭附和,「照理說她應該要大吼大叫,甚至出手痛揍尚漓才對。」

「生病了嗎?」蛇女摸著她的額頭,「沒發燒。那是吃壞肚子了?」

「我是氣過頭,麻痺了。」季薰悶悶的道。

所有情況都跟她料想的差不多,甚至是有過之而無不及,這實在是讓她感到很無力。

季薰的視線飄向尚漓。「欸,你覺得我怎麼做?用雷劈你?將你塞到瓶子丟到海裡,或者打成肉醬、把你的魂魄分離?拿你的骸骨燉湯?」

「我、我可以都不要選嗎?」

「不、想、選?這句話還真有趣,呵呵呵……」季薰乾笑幾聲,詭異的笑聲讓人直發寒。

「狼、狼老大,你會保護我吧?對吧?」尚漓緊抓住身旁的救兵。

「呃,只要狀況不危及性命……」狼人嘴角抽蓄的苦笑。

「說吧,你打算怎麼處理這樣的狀況?」沒有扯開嗓子大吼,季薰只是一臉陰沉,咬牙切齒的瞪著他,「你打算怎麼解決?回、答、我。」

「我、我去找約翰!」尚漓驚恐的大叫:「我會拿回證件、將靈籍遷回來,我會乖乖去投胎──」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