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9月21日:網仙05(完結)


§ 活動記事 §




 

正中午,影子縮到極短、一天之中溫度最高的這個時間,一輛黃色計程車停在商業區的某棟高樓前,車上的乘客匆忙下了車,直往建築物裡頭奔去。

「小姐,證件。」

位於入口大廳處的警衛,攔住了要往電梯衝去的季薰。

停住腳步,她狐疑的望著對方,順手抹去額上的汗水。

「……你新來的?」

「啊?」沒料到她會這麼問,那名守衛錯愕的楞住。

「嘖!」突然,季薰惱怒的皺了下眉頭,「都已經到了還一直催,我的頭要炸掉了啦!可惡!」

一邊喋喋不休的咒罵,她一邊往電梯的方向走去。

「啊,那、那個,小姐……證件……」

警衛追了過去,在對方踏入電梯之前,一把揪住她的手臂,攔下。

「抱歉,沒有登記的訪客不能隨便進出。」

「我不是訪客。」

就在兩人距離拉近後,警衛這才發現她有一雙特別的眼睛。純淨、透亮的藍色色澤中,透著金屬的光澤,是十分罕見的瞳色。

「啊啊,小林,她不用證件,你不要耽誤她的時間。」另一名中年男子快步趕來,一把將小林拉退,並為她按開電梯的門。

「抱歉、抱歉,妳快點上去吧。」

「謝謝。」

沒有多作寒暄,她快步進入電梯,直衝那個熟悉的樓層。

「陳大哥,她……」

「她不用證件,以後你見了她,直接放行。」老陳簡短的答道。

「她是模特兒公司的人?」看著電梯所在的樓層,小林猜測的問。

在那個樓層以上的幾層樓,全都隸屬於「Daystar(金星)」模特兒經紀公司名下。

雖然對這種流行行業不是很熟悉,但他也知道那是一間極有名氣的公司。

「不是,她不是模特兒。」停頓了一下,老陳臉上出現詭異的笑。「喂,你這個臭小子該不會是喜歡上她了吧?」

「沒、沒有啦!哪有可能!」小林尷尬的搖著手,「我只是覺得……那個女生的眼睛很特別。」

「眼睛?」老陳側頭想了一下,「喔!那是假的啦!」

「啊?假、假的?你是說,那女生的眼睛是義眼?」這讓他驚愕了。

「不是啦,你想到哪裡去了?」老陳朝他揮揮手,「那個叫做彩色隱形眼鏡啊!聽說戴上去之後眼睛的顏色會改變、眼睛也會變大。上次我問過那些模特兒小姐,她們說現在那個東西很流行,她們公司也有很多人買來戴。」

「是隱形眼鏡嗎?」小林半信半疑的抓了抓頭,他總覺得那眼底映出的光彩,不像是隱型眼鏡造成……

 

「叮!」

電梯門一開,率先映入眼簾的是各式各樣的海報,擁有各種風格的俊男美女朝著鏡頭,以各種姿勢、表情襯托著商品。

「季薰,妳終於來了。」

才剛踏進辦公室,她隨即被一群人包圍住。

「早上東伶在為新人授課時突然倒下,把我們全部的人都嚇到了。」

「他大概是工作量太大了,又拍廣告又接秀,上星期才剛回來,馬上又忙著為新人進行培訓……」

「本來我們想送他去醫院檢查,可是他說什麼都不肯去,還說只要經過妳按摩,身體狀況就會好了。」

「並不是說我們不信任妳還是怎樣,只是身體不舒服還是要看醫生嘛~~」

「對啊、對啊,我們真的很擔心他的狀況,請告訴他不要硬撐,身體要緊……」

「他的身體狀況是不是不好?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忙的地方,請告訴我們。」

「好、好、好,我知道了,我立刻去看他的狀況。」

朝眾人安撫的笑笑,季薰拼命壓著心底怒火,快步走向辦公室最裡面,一間特意隔開的房間,黑底燙金的名牌上印著──總經理辦公室。

沒有敲門,她就這麼直接開門衝了進去。

辦公室裡有兩個人,一位是坐在辦公桌前、埋首在文件堆裡的凱安,另一位則是斜靠在米色沙發上,手上抱著一顆抱枕,臉上掛著悠閒笑容的東伶。

反手關上門,確定房裡的隔音結界啟動後,季薰壓抑的怒火立刻爆發。

「夠了,停!我已經來了,你不要再『傳呼』了!我的耳朵快要被你吵聾了!」

「季薰,聲音小一點,我現在是病人。」玩著手上的抱枕,東伶語氣慵懶的回道。

「不過是被一個『包袱』壓著,算什麼病啊!」季薰氣的咬牙切齒。

「就為了這種小事,你竟然要我在這種大熱天趕來這邊?你知不知道外面的溫度是幾度啊?」

「唔?」東伶單手托腮,露出一個極為迷人的微笑,「應該跟妳現在的怒氣差不多吧?我將冷氣調低一點,看看能不能為妳降火。」

東伶隨手拿起遙控器,將上頭的溫度調低了幾度。

「你!」她真是為之氣結,「我不是跟你說過,除非是很緊急、很緊急的事情,不然不要用『魔音傳腦』叫我?你這樣算是很緊急嗎?」

「那個不叫做魔音傳腦,是『千里傳音』,怎麼教了妳這麼久,妳還是沒有記住啊。」東伶一臉無辜的眨眨眼。

「那還不是一樣?不要跟我玩文字遊戲!」

「哎呀?好像這樣的溫度還是不行,妳的頭上都快要冒煙了呢。」東伶再度下調溫度。

「我最後再說一次」她極度認真的再次重申:「不是緊急的事情,請你用手機打電話給我。」

「……我討厭用手機。」他將頭一撇,「那個電磁波讓我頭痛。」

「所以你就用傳呼讓我頭暈、將我耳朵吵聾?」季薰咬牙切齒的瞪著他。

剛才在計程車上,要不是她拼命忍著,恐怕她就在車上吐了!

「唉~~我真是可憐,覺得不舒服才會向親愛的徒弟求救,結果竟然被徒弟罵?好嘛!千錯萬錯都是我的錯,一切都是師父不對,一切都是徒弟對、徒弟都沒有錯,反正我就是沒有身為師父的尊嚴……」

東伶將身子一倒,狀似委屈的趴在沙發上,順帶將臉埋入抱枕。

「是你的錯耶!犯了錯還在跟我耍脾氣?你是小孩子啊!」瞪著眼,她真想衝上去踹他幾腳。

「妳……怒火沖天了耶。」

東伶再度拿起冷氣機的遙控器,在他按下按鈕前,遙控器被另一個人抽走了。

「……七度?」看著上面的數字,凱安無奈的嘆氣。

難怪他會覺得冷了,將冷氣調到這種溫度,是想要體驗冬天的感覺嗎?

「季薰,抱歉,讓妳在這種大熱天趕過來。」凱安將溫度調回正常範圍。

「原本我想等到今天的工作結束後再找妳,不過這次的狀況有點不太一樣。」

「不一樣?不就是包袱比以前大了一點嗎?」季薰往東伶身上掃了一眼。

被季薰稱為「包袱」的,其實是一朵龐大而詭異的粉紅色霧氣,這霧氣緊緊的纏在東伶身上,像條大棉被一樣包覆住他。

雖說那是近似霧狀的氣體,但它卻比霧氣還要濃厚,光是用看的,就讓人覺得十分有壓迫感。

「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跟妳解釋,妳自己碰觸看看就知道了。」凱安將一杯水交到她手中。

循著以前的方式,季薰以劍指在水面上寫了一個「淨」字,而後將水朝東伶一潑。

「咦?」後面的狀況讓季薰愣住了,「被彈開了?」

原本應該是遇到淨水就消失的霧氣,現在竟然轉而將淨水彈開,這讓她感到不可思議。

「現在妳知道我為什麼找妳找的這麼急了吧。」東伶挑眉望向她,「這團東西就像山一樣的壓著我,我完全動不了。」

聽到這樣的說詞,季薰笑了。

「與其說是山,不如說是『甜蜜的負荷』吧。」她挖苦的揶揄。

「接下來就拜託妳了。」凱安走回辦公桌前,繼續埋首文件堆中,嘴裡不忘叮嚀了句:「下午他還要為新人上課,要是不快點恢復,那些課程就麻煩了。」

「放心,我會解決它。」

嘗試性的伸出手,她朝那團霧氣戳了幾下。「軟軟的、跟果凍一樣,而且還很黏……」

除此之外,觸手的感覺還帶有一股「痛麻感」,如同被細微電流竄過指尖一般。

「嘖嘖!真是恐怖而且深重的感情啊。」她似笑非笑的糗著他。

「甜蜜的負荷,妳不也是這麼說嗎?」東伶只能攤手苦笑。

捏起其中一個部位,季薰嘗試將那東西摘除,可那物體卻十分難纏,完全不肯脫離。

「有點麻煩啊……」她嘆了一口氣。

「身為我的弟子,這種話似乎不該說出口。」東伶打趣的說道。

「身為一位師父,似乎不應該給弟子添麻煩?」季薰揚眉反駁。

「這是天生的魅力,是天性,我也不願啊。」他為自己脫罪。

「是啊。」季薰認同的點頭,順帶諷刺道:「畢竟是魅力非凡的狐仙,隨便使個媚術,就勾了一堆情愛欲望上身。」

「我已經盡量低調了。」東伶為自己喊冤:「妳去看看有哪一個模特兒像我這樣,不參加多餘的聚餐活動,推掉服裝秀、平面廣告以外的所有邀約,就連住家外頭我都設置了結界,為的就是要讓那些記者、Fans沒辦法找上門……」

說真的,像他這種隨便捎個眼神就能媚惑眾人的狐仙,要將這世間搞個天翻地覆也不是難事,但,他卻是反其道而行,行事低調、刻意降低自己的存在感,過著極為樸素簡單的生活,難道這樣還不夠嗎?

「誰叫你當初不聽命子的建議呢?」季薰說著風涼話。

一提起這件事情,東伶隨即不悅的垮下臉。

「那是什麼爛建議!我可是修練有為狐仙,她竟然要我去當牛郎?她將我當成什麼?我可不是那種意志淺薄,只想要吸取人氣修練的狐狸精!」

「當牛郎有什麼不好?」季薰不以為然的反問:「只要不做出傷人性命的事情,單單蠱惑人心、吸取精氣為什麼不可以?反正現代人都很缺乏性愛的滋潤,你這麼做也算是功德一件。」

季薰將話說的雲淡風輕,而東伶卻是聽的眉頭深鎖。

「……好歹妳是個女生,說話難道不能收斂一下嗎?」

「哼。」季薰淡淡掃了他一眼,「你不是常跟命子抱怨說,我只有這身外皮像女人?」

聽到這麼刁鑽的回嘴,東伶只能不斷搖頭苦笑。

「每次見妳,妳都是這麼牙尖嘴利。」

「要是不喜歡,就請偉大的狐仙大人自己除去身上的愛慕包袱,不要每次都要找我來,你明明可以自行解決,不是嗎?」

沒有反駁,東伶只是默認的笑笑。

好歹他也修練了近兩千年之久,加諸在他身上的一點小東西,他當然能輕易解決,只是……

「工作一忙就是幾個月,再不找人聊天解悶,我會得憂鬱症。」他的語氣中透著苦悶。

表面上看來,他們這些修行有成的仙靈,似乎只要隨手施個法,就能夠在人界中如魚得水的享樂。

然而,事實卻不是如此,生活在非我族類的世界中,無法跟人把酒暢談、有心事也無法全盤托出,那種拘束的確是十分難受。

東伶的悶,季薰當然明白,不過,心裡理解是一回事,嘴上說出的可就是另一番話了。

「要聊天可以找凱安啊,雖然他只有部分血源,不過也算是半個同類,聊起來應該會很愉快。」

一邊回應,季薰一邊揉捏東伶身上的霧氣,用盡各種法子,試圖將它拔開。

「他?」東伶微微提高音量,「找他聊天我只會過勞死!」

他也不是沒嘗試過,只是每次他才跟他抱怨幾句,他這位「半同類」就回他一句:「你現在應該是太無聊所以才會鬱悶,我再多幫你安排一些工作好了。」

天啊,他現在的工作量難道還不夠多嗎?除了每季固定的國外拍攝行程,還有國內大大小小的平面邀約,好不容易這星期稍有空閒,這位「老闆」竟然叫他去當導師,要他幫忙訓練模特兒新人,根本是一刻都不得閒!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路人甲
  • 貓大.....
    這個好像是舊文的說~
    怎麼貼上來了?@@"a
  • 這不是舊文 0.0 之前沒貼過啊~
    之前只貼到第三章呢~
    現在黃泉之狩第一部可以慢慢貼上BLOG了,所以我正在更新啊~

    貓邏 於 2010/01/12 16:16 回覆

  • 糖小甯
  • 咦 ?

    這篇我好像在零度領域看過呢 !
    試閱篇 ?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