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靈魂被吸取時,是個怎麼樣的感覺?

 

四周是比夜還深沉的靜默,無垠的黑色中,一個發光體靜靜飄浮著,層層的黑暗包圍著靈體,用著一個緩慢的步調逐漸侵蝕她的光芒……

 

「醒醒、別再睡了……」一名男生的聲音忽遠忽近的傳來。

 

「快醒來,妳不能待在這裡……」

 

誰……是誰?這聲音將我飄散的意識喚回,當我想睜開眼時,卻發現我失去了力量,身邊有股奇怪的壓迫感,像是要將我吞食一般。

 

「妳必須要離開,集中妳的意志力……」那男子的聲音再度對我喊道。

 

「我怎麼了?」最後的印象中,我只記得頭很痛,其他的事情我想不起來了。

 

「妳的靈魂被魀虛吸收了要是妳再不離開,妳會變成它的養分……」男生對我解釋道。

 

聽到對方這麼說,我先是嚇了一跳,隨即又困惑著對方的身分。「你是誰?你也是被魀虛吸入的靈體?」

 

如果是,那麼為什麼他還安然的在這裡呢?

 

男子聽我這麼說,停頓了下,一聲輕嘆傳入我耳中,「它佔領了我的身體,我的靈魂連帶被它鎖住。」

 

「你是岫?」聽到對方這麼說,我立刻察覺出他的身分。「你沒有受到魀虛的操縱?」

 

「妳……認識我?」對方的聲音有些納悶。

 

沒想到,岫竟然還存在,他沒有被魀虛操控了心智!這項消息讓我的精神為之一振。

 

「我是狂的朋友,我們過來這邊就是為了要消滅魀虛!」我興沖沖的對他喊著。

 

「……」聽到我說出狂的名字,岫沉默了。

 

雖然看不見他,可是我卻感受到他傳達出的悲傷與自責。

 

「岫?你怎麼了?」我不安的問著。「狂他已經知道整件事的經過,我們都知道那件事情不是……」

 

「我殺了他,這是事實。」岫像是萬般懊悔的說道:「如果不是我,狂他也不會……」

 

「但是你並不是有意的啊!」我著急的對他勸說道:「難道你不想當面跟狂說清楚?難道你不想聽聽狂的想法?」

 

「我……」

 

「狂因為覺得你背叛了他,幾百年來一直不肯投胎轉世,雖然他嘴上總是說,他要先找你報仇才要去投胎,可是,我覺得他其實是想要聽到你的解釋,難得有這個機會,難道你不想跟他說清楚?」

 

「我……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。」岫猶豫的回答道:「我沒有資格請求他的原諒。」

 

「要是你不出面,你覺得狂會怎麼做?」我又急又氣的反問道「你知道狂的脾氣,他一定會等著你出現,難道你要狂的魂魄繼續在世間徘迴百年?」

 

聽完我的話,岫又安靜了一會,最後才像是決定決心的說道:「我明白了,我們一起出去找狂吧。」

 

「嗯。」我嘗試著發動魔法,但是卻完全沒用,這情況讓我感到不安。「我好像失去了力量,完全動不了。」

 

「試著集中妳的精神力。」岫對我說出方法:「我可以感覺到魀虛的力量正逐漸減弱,等到他的力量無法控制我時,我們就可以一起發動攻擊,衝出這裡。」

 

「嗯,現在也只有等待了。」

 

 

狂他們在跟魀虛進行一連串的激戰後,全都傷痕累累、疲憊不堪,而魀虛的力量雖然有減弱了些,但是還是無法制服它。

 

「就慿你們幾個也想打敗我?」魀虛大聲嘲笑著他們的自不量力。

 

「還沒結束!少在那邊說大話!」瑞發出鎖鏈狀的雷電牢牢困住它。

 

夜伢把握這個機會衝上前,朝它的要害給了致命的一擊,魀虛痛苦的大吼一聲,強大的魔力自它身上發出,那力量將夜伢跟瑞給震飛。

 

「力量,我需要力量!」魀虛一把抓住站在它附近的狂,開始吸取他的魂魄跟力量,狂難受的奮力掙扎,但是卻爭不開魀虛的掌控。

 

「你等著跟我合成一體吧!」魀虛用著猙獰的眼神笑道。

 

「你休想!」狂憤恨的啐了口,跟著,他的唇邊起了冷笑,他放棄了掙扎,並且將手上的靈刀消除,跟著,他全身發出耀眼的白光。

 

「狂!你想做什麼?」夜伢發現狀況不對,驚訝的追問著。

 

「就算死,大爺我也要帶著它一起消失!」狂說出了他的打算。

 

「不行!」夜伢才想要衝上前制止,魀虛卻在此時出現變化。

 

「不,你們休想……」魀虛像是在抵抗什麼般,用著斷斷續續的句子吼著。「我決不……」

 

最後,魀虛像是阻止不了,自它口中衝出一道白光,那光芒快速鑽入迪亞體內,原本沒了氣息的她,身子逐漸有了動靜。

 

 

「唔……」我吃力的撐起身,一抬頭便見到魀虛抓住了狂。

 

「啊啊啊!住手!」魀虛突然像發瘋般的大叫。「你這傢伙想做什麼!快停手!」

 

是岫嗎?我猜測的想著。

 

在我們掙脫魀虛的控制,準備要衝出身體時,岫說他還有事情要辦,便將我先推了出來。

 

在怒吼聲過後,魀虛抓住狂的手鬆開了,行動也像是被制住一般,狂在解困之後,立刻一刀將魀虛給斬成兩半。

 

「啊!」尖銳的慘叫聲過後,魀虛化成一道青霧消失,另一道白影現身在眾人面前,那個白影便是岫。

 

恢復自由的岫,滿臉歉意的望著狂,嘴裡低聲的說了句。「對不起。」

 

狂沒有出聲,他定定的望著岫好一會,跟著,他發狠的一拳揍向岫的臉,岫被打退了好幾步。

 

「下次,要是你再被妖物控制。」狂沉著臉,語氣帶著威脅的道:「大爺我會一刀劈了你。」

 

岫聽這話也跟著笑開了:「如果還有下次,我會先殺了我自己。」

 

 

「辛苦了。」冥王在魀虛消失之後,帶著疲憊而又愉悅的神情出現。他望著地上已經斷成兩段的長劍,順手一揮,那劍就化成了塵土。

 

「其他人呢?」夜伢發現三藏他們沒有跟隨冥王前來,帶點納悶的問。

 

「他們因為張設結界的時間過長,在收起結界後就全倒下了,我剛剛已經先送他們回去了。」冥王對我們笑了笑,身子搖搖晃晃的,似乎也快要站不住腳了。

 

「你還好吧?」哥哥快步上前扶住冥王,擔憂的詢問著。

 

「我沒事,休息一下就好。」冥王隨手一揮,一扇大門出現在我們面前。

 

「回去吧。」冥王笑著對哥哥說道。

 

「嗯。」哥哥點頭答應,回過頭,他向狂點頭示意。「過陣子我再來接你。」

 

「……」聽見這句話,狂只是沉默的望著那扇門。

 

「岫。」冥王對站在狂身旁的岫招手道:「走吧。」

 

「狂,希望來世還有機會跟你做兄弟。」岫對狂笑笑,隨即準備走入通行門。

 

「大爺我跟你一起走。」狂毫不猶豫的跟上岫的腳步。

 

狂的決定讓我們感到錯愕,就連冥王也是一副難以置信的神情。

 

為什麼現在就要離開?看著狂逐漸遠去的背影,我愣住了,我一直以為,結束這場戰鬥之後,狂還會再待上一陣子……

 

「狂,等等……」我吃力的想要站起身,但卻沒有力氣。

 

「大爺我獨門的招式,妳已經學成了七成。」狂回頭望著我,面帶微笑的道:「妳表現的很不錯,以後要繼續磨練自己。」

 

「可是我……」我還沒準備跟你說再見啊!

 

「有機會就到各大陸旅行吧!」狂打斷了我的話。「多見識一些外界的事情,妳才會成長。」

 

說完話,狂就跟著岫走進那扇門,冥王拿出了他隨身的扇子,朝我們三個揮了幾下,一股疲憊感襲來,我的意識逐漸模糊……

 

 

因為這場戰鬥耗費的大量的靈氣,我足足在家休養了三個月才復元,傷勢比我重的夜伢,因為喝下奶奶調製的強效湯藥,才一星期傷口就完全恢復了。

 

而原本以為被魀虛殺死的歐羅,在經過魔族皇室醫療團隊的極力拯救之後,傷勢恢復的比我快,才兩個月的時間就已經完全治好了,同時,他跟果力多也開始了之前所說的「試煉陣訓練計畫」,將一大批手下丟進試煉陣的山洞裡。

 

狂跟岫跟冥王回到冥界之後,並沒有投胎轉世,冥王將他們收為助手,負責教導死神們武術,雖然跟狂分離覺得很難過,但是,聽到這項消息還是讓我感到很高興,因為,這表示我往後還是有機會見到他。

 

在家休養的這段期間,生活突然恢復平靜,這讓在魔界經歷許多事情的我,感到非常不習慣。

 

不知道其他人在做什麼呢?我坐在窗口,望著遠處的風景想著。

 

清晨的陽光照在臉上,有種暖洋洋的感覺,窗外的森林傳來清脆悅耳的鳥啼聲,當清風吹過樹葉時,我聽到了樹木們的聲音。

 

「迪亞,吃早餐囉!快點下來吧!」媽媽的叫喊聲自樓下傳來。

 

「好!」我快速抓起斗篷及長刀衝到樓下。

 

「今天是開學日對吧?」奶奶往時鐘看了眼,「趕快吃早餐吧,要不然妳會趕不上搭船。」

 

「好。」我拿起桌上的麵包吃著。

 

因為受傷,所以我在學校的課業也暫時中止,校長特別讓我等到新學期開學,再到學校上課,今天便是新生報到日。

 

「糟糕……」老爸像是想起什麼般,驚慌的嚷了聲。「我忘記今天迪亞要用馬,我將牠借給住在山下的米克了。」

 

「沒關係。」我無所謂的笑笑,快速將最後一口麵包塞入嘴巴,又喝了半杯的牛奶。「我用飛的過去就行了。」

 

用餐之後,我走到屋外,雙腳輕輕一蹬,在我漂離地面的同時,一陣涼風適時吹起,我輕鬆的躺在風的氣流上,讓它帶我飛向學校集合的目的地。

 

「啊!救命啊!」在我經過一座樹林時,聽到了一名女生的尖叫聲。

 

發生什麼事?我緩緩往聲音的出處飛去,見到五名彪形大漢困住一個女孩。

 

「嘿嘿嘿……」壞人甲先淫笑了幾聲,眼睛更是色瞇瞇的直往女孩身上打量。「小妞,只要妳好好陪我們玩玩,老子們絕對會讓妳非常舒坦……」

 

「不要!放開我!」女生神色慌張的望著四周,口中不停的喊著求救聲。

 

「沒用的,就算妳叫破喉嚨,也不會有人來……」壞人乙長的一副獐頭鼠目樣,說話時眼睛更是彎成了一條線。

 

「我不是人嗎?」我降落在他們身後,冷冷的瞧著他們。

 

「呦?竟然來了個可愛的女生,」壞人丙笑嘻嘻的走向我。「身材也不錯……」

 

懶得浪費時間在這些人身上,我一彈指,幾顆大樹彎下了樹枝,將他們幾個牢牢綑至半空中,幾隻巨大的蜘蛛自樹上垂下,毒蠍跟大蟒蛇也現身在他們身旁,嚇的這些人完全不敢動彈。

 

「妳快走吧。」我回頭對女生招呼了聲,隨即又重新飛上天空。

 

「好帥喔……」隱約中,我聽到女生的讚嘆聲。

 

帥?我又不是男的,怎麼會說我帥呢?帶著滿滿的疑惑,我往集合地點飛去。

 

約莫飛行了半個小時,我抵達了新生報到處「哥拉˙哥拉」港口。

 

乳白色的浪花拍打在港口邊上,數十艘揚著「帝華納科」旗幟的船隻停靠在港口,滿滿的人潮不停往一座狀似圓形競技場的建築物聚集,數個男生站在建築物的入口處指揮著。

 

「各位新生,請排成兩列!左右兩邊有設置簽到處,請先過去簽到……然後再前往屬於你們的接駁船!」

 

聽著那些熟悉的話,我不自覺笑了出來,我不是新生所以不需要簽到,於是我便飛過那些人群,直接降落在廣場中央。

 

「啊!」首先迎接我的是一聲尖叫聲。「是她!」

 

他?她?誰啊?我狐疑的往邊掃視了下,發現眾人的目光全聚集在我身上。

 

現在是什麼情況?見到他們一副想要將我給吃了的眼神,我心驚的冒了滴冷汗。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