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靈們聽我這麼說,這才放下殺人的念頭,轉身走回到精靈樹旁邊。

 

「這樹還有辦法救嗎?」我擔心的問著,精靈樹現在已經萎縮成原本的一半大小,被轟出缺口的樹身部位,像是只要輕手一推就會斷裂。

 

「我們沒辦法救它。」不多想,羽皇簡潔明瞭的答覆我,「只有妳爺爺才知道要怎麼醫治精靈樹。」

 

「那你們立刻去請我爺爺過來!」聽到精靈樹有救了,我興奮的對他們喊著。

 

「我們從這裡前往人界然後再回到魔界來,大約要耗上兩三天的時間。」明德爾回頭望了眼精靈樹。「這棵樹大約只能再撐兩小時。」

 

這句話打散了我原先萌生的希望,也連帶讓岡他們幾個垮下了臉,陷入一陣愁雲慘霧中。

 

「難道真的沒有辦法了嗎?」我頭痛的唸著。

 

正當我們感到束手無策時,我突然聽見一陣細微的聲音,像是某種飄盪在空中的共鳴聲響,又像是有人在低語呢喃,但,不管我怎麼專注聆聽,總是聽不真切……

 

「你們有聽到什麼聲音嗎?」我不是很確定的問著其他人,聽我這樣說,所有人也集中注意力傾聽。

 

「是樹靈的聲音,它好像有話要說。」明德爾分辨出那聲音的主人,他快步走到精靈樹旁,將手貼在樹身上,接觸樹身的掌心微微發著光。

 

記得以前爺爺也常做出這樣的動作,聽說這是精靈跟大自然對話的方式。

 

過了一會,明德爾向我們轉達精靈樹的話。「樹靈跟我說,它有教導迪亞治療的方法……」

 

「咦?這是真的嗎?」犽翼困惑的反問我。

 

原來,我在夢中看到的影像是精靈樹傳給我的?可是……

 

「我剛剛有試過一次,還是沒用。」我沮喪的低下頭。

 

「樹靈說,那是因為妳的力量不夠。」明德爾在結束跟精靈樹的對話之後,回頭向我走來。「如果加上我們幾個的力量,就能救它了。」

 

「真的嗎?」聽到還有這樣的辦法,我興奮的抓著明德爾的手,急迫的問:「要怎麼做?我要怎麼做才……」

 

「這……」明德爾臉上明顯出現猶豫神情。

 

「既然有方法就別猶豫了!快告訴我!」在我執意要瞭解的追問下,明德爾才用著無奈的表情說出辦法。

 

「簡單來說,就是將我們四個人的力量注入妳體內。」

 

「聽起來很容易啊,為什麼你一副很為難的表情?」我真是搞不懂明德爾的態度。

 

我本來以為,會讓明德爾感到猶豫的事情,應該是很刁鑽、很困難的條件,沒想到竟然只是要他們輸送力量給我,這聽起來很簡單啊!但是,在聽到明德爾說出的辦法之後,另外三個精靈的臉色也跟著難看起來……

 

「這事可不簡單。」羽皇眼睛微微瞇起,唇邊是一抹豔麗無比的冷笑。「要是妳的身體承受不住我們的力量,說不定會死喔……」

 

「呃,有這麼嚴重嗎?」

 

「有。」犽翼用著陰沉的臉逼近我,並且刻意放慢說話的速度。「當妳的身體承受過多的力量時,妳會像灌了氣的氣球一樣膨脹起來,妳的臉、肚子、手腳會逐漸脹大,然後,妳的身體會因為充滿精靈力量,慢慢漂浮到空中,當妳的肉體承受不住膨脹的力量時……碰!」

 

犽翼說到最後時,突然刻意大吼了一聲,這突如其來的叫聲讓我嚇了一大跳,心臟也激動的跳快數拍。

 

「爆炸會變成碎片……」負責替這段話結尾的蔚藍星空,冷冷說出我的死狀,臉上跟著出現為難神情。「這樣很難替妳收屍。」

 

見他們一個個像是已經預見我下場的模樣,我無奈的回他們一記白眼。「要是不希望我炸開,你們傳送力量給我時,就自己稍微控制一下啊!」

 

明德爾大概是發現其他人說的過於恐怖,他們誇大的言詞已經明顯嚇到我,為了緩和我不安的情緒,他開口安撫著我。

 

「其實,這種事情我們也沒做過,並不能確定後果會怎樣。」明德爾拍拍我的肩膀,想讓我不會太過擔心。「剛剛說的,只是我們猜測的狀況,說不定,什麼事情都不會發生。」

 

這句話不會早點說啊?害我剛剛害怕了一下……我無奈的翻翻白眼。

 

「其實,還有另一個比較安全的方法。」羽皇說出另一個建議:「我們先灌一些力量給精靈樹,讓它暫時能維持生命力,然後回去找妳爺爺過來……」

 

「這方法也不錯……」畢竟,我也很害怕自己真的像精靈們說的,因為接收力量過多而爆炸。

 

「可是,泫恐怕沒辦法等那麼久。」柳適時的提醒了我。

 

倒在地上的泫似乎已經陷入昏迷,嘴巴一張一合,喃喃唸著一些讓人聽不清的話,形體也逐漸模糊了。

 

是啊!泫受的傷太嚴重了,沒時間回去找爺爺。見到泫越來越虛弱的模樣,我索性把心一橫,快步走到老樹前面,對身後的精靈們喊道:「把你們的力量給我。」

 

「妳確定?」明德爾不是很確定的再次向我確認。

 

「嗯。」我堅定的點頭回應。

 

「好。」不多說,精靈們各自在我的東西南北四方站定,距離我大約有五步遠。

 

他們各自凝神運氣,身子周圍逐漸產生一圈光芒,土精靈的光芒是鵝黃色跟黃棕色交錯的色調,水精靈是深淺不一的藍色,火精靈的彩光如同跳動的火焰,閃爍著橙色與紅色的光芒,風精靈則是純淨如雪的白色。

 

精靈們所發出的彩光柔和而不耀眼,隨著四色光芒出現,週遭的氣氛也跟著改變了,有一種像是心靈被洗滌過,清澈而又舒坦的感覺。

 

在光芒擴張到一個範圍之後,他們四個同時舉起雙手,彩光從掌心發出輸入我體內,像是四條連結我跟精靈們的線。

 

「現在開始,大家要小心維持力量,一定要跟其他人保持平衡。」明德爾跟其他三位精靈提醒道:「在迪亞結束前,我們不可以斷了力量的傳輸。」

 

「嗯。」其他精靈點頭答應著,臉上的表情異常嚴肅。

 

接觸到精靈們的力量時,我像是被溫暖的氣流包圍,身子暖烘烘的,力量源源不絕的湧現,雖然四股精靈力是同時輸入,但我卻可以分辨出四股力量在我體內流動的情況。

 

風的力量正從肩膀流向手,火在心口盤旋,水在頭部,土在腳……這真是很奇妙的感覺。

 

『先將力量聚合。』爺爺的聲音突然竄入我腦中。

 

『爺爺?你怎麼……』

 

『我察覺到精靈樹的生命力頓失,所以傳輸意識過來查看。』爺爺對我解釋道:『不用擔心,我會一步步教妳方法,妳只要照著我的話去做就行了。』

 

『好。』

 

『首先,妳將體內的四股力量融合,讓它們凝聚成一個……』

 

依著爺爺的話,我開始調和氣息,嘗試將那四股力量拉在一起,讓它們緩緩融合,但是,四股力量在接近時卻產生排斥,那互斥的力量引起我體內氣血逆流,全身像是遭到重擊般,痛的我臉色發白,跟著難受的咳出一口血。

 

「迪亞!」犽翼擔心的叫著我。

 

「別亂了氣!」見犽翼分心,明德爾立刻出聲警告。「要是現在力量沒有保持平衡,迪亞就真的會死了!」

 

「……」聽到明德爾的提醒,其他幾位精靈動也不敢動,只能用著擔心的表情盯著我打量。

 

『迪亞,發生什麼事情?』爺爺那邊似乎也察覺狀況不對,緊張的追問我情況。

 

『我沒辦法將精靈們的力量融合,它們會產生排斥。』

 

『排斥?怎麼會……』爺爺沉默了會,而後才像是想到什麼般,語氣沉重的說道:『因為妳不是完全的精靈血統,所以,妳沒辦法自動調合他們幾個的力量。』

 

『怎麼會這樣……』我完全愣住了。

 

『我現在就動身趕過去,妳收手吧。』爺爺對我建議道。

 

『不行,這樣太慢了,會來不及救人……』我看著已經陷入昏睡的泫。

 

『迪亞,妳別亂來。』爺爺聽到我這句話,緊張的勸著我。

 

『無論如何,我都要再試試看!一定會有辦法的!』我固執的回道。

 

我想,能夠融合精靈力量的方法並不是只有一種,一定有其它方式可行……

 

『好吧!』爺爺知道我的脾氣,所以也不打算硬性要求我。『如果妳能想出辦法,妳就跟我說一下,我們討論看看。』

 

『嗯。』得到爺爺的同意,我開始絞盡腦汁想著各種將氣融合的模式。

 

對了!爺爺剛剛說,要有純粹的精靈血統……那麼,如果我將體內屬於精靈的力量提煉出來……

 

我立刻將我的想法跟爺爺說明,聽了我的話之後,爺爺提出其中的困難度。

 

『要將能力分離提煉出來,不是件簡單的事情,失敗機率很高。』爺爺的語氣帶著些猶豫,『要是妳失敗了,恐怕會傷的很重。』

 

『沒關係,有機會總比沒機會好,我想試試看。』

 

我想,既然我能夠分辨出精靈們不同的力量,那麼我也應該能分隔自身的力量才對。

 

閉上眼,我讓意識在體內奔走,努力分辨出我全身力量的分布情形,找出魔、獸、人及精靈的氣息,驅動意識操縱它們,使這四個血統的能量分離,一點一滴的,將我要的精靈能量匯聚起來。

 

好不容易,我將精靈力凝聚成拳頭大小,以它為中心點,風水火土四股精靈力繞著它旋轉,我謹慎的縮小旋轉的範圍,讓它們往中心點靠近,最後,我終於成功的,將四股力量融入我自身的精靈力量中。

 

「成功了!」順利完成融合之後,我開心的叫了出來。

 

『做的好!』爺爺讚許的笑著,聲音中有種卸下擔憂的輕鬆感。『接著,妳先用一把火燒了樹,只留下樹根部位……』

 

『呃?要將樹燒毀?』雖然感到很訝異,但我還是依著爺爺的話去做。

 

攤開右手掌心,一道猛烈的火燄衝向精靈樹,瞬間便將樹給吞蝕,不一會,樹身便成了灰燼,只剩下一小段焦黑的樹根留著,跟著,我又發出三道水柱竄入土中,將樹根附近的土壤變成了泥漿地,土層像是有生命般的起了波動,以樹根為中心點隆起一圈土牆,土牆將整個樹根包覆住,一個半圓形的泥球出現在我們眼前,清風挾帶著金色光芒繞著泥球盤旋,轉了幾圈之後,那風衝入了泥球中,泥球跟著發出耀眼的閃光。

 

『妳成功了。』爺爺在我進行完所有動作之後,滿意的對我說道。

 

『太好了……』我這才鬆了口氣,原先緊繃的情緒也得到紓解,精靈們在完成任務後隨即離去,眨眼便不見蹤影。

 

『妳現在已經擁有純種精靈的操縱力,這對妳往後的戰鬥會很有幫助。』爺爺的聲音逐漸淡去。『不過,妳目前的熟練度還不夠,需要多加練習……』

 

在爺爺的聲音消失之後,我跟著疲憊的跌坐在地上,全身的力量像是被抽乾一般。

 

「這……」望著眼前的大泥球,縷他們幾個不知所措的站在一旁。

 

「這樣能救泫嗎?」岡困惑的開口問著。

 

「目前不行,要等上一天一夜精靈樹才會恢復原樣。」我用著虛弱的語氣回答道。

 

「要等一天一夜?」縷突然放聲嚷了出來。「那泫不就死定了?」

 

「你不是說,就算他死了也無所謂?」我斜睨著縷,提醒他,之前他所說過的話。

 

「那、那是因為我們死了以後,可以進入樹裡面治療啊!可是現在……」說著,縷竟然紅了眼眶。

 

見到縷這模樣,我真是感到好氣又好笑,不管外表如何裝酷,他的內心還只是個孩子啊……

 

其實,我本來就打算救活精靈樹之後,下一步就是要醫治泫,只是我已經耗費掉大半力氣,現在連行走都有困難。

 

「扶我起來。」我將手往上舉高,示意要他們將我拉起,幾個人一聽我這麼說,立刻七手八腳扶我起身。

 

在他們的攙扶下,我緩緩走到泫身邊,將手貼在他的額頭上,自掌心傳輸力量給他。

 

看著我的動作,岡不解的開口說道:「剛剛就跟妳說過,外界的治療術對我們沒用──」

 

才說出這句話,他就打住了,因為,泫腹部的傷口現在已經痊癒了。

 

「為什麼,妳現在的治療術可以醫治他?」柳瞪大了雙眼,驚訝萬分的追問。

 

「我不是用魔法醫治他,我是將大地的力量傳輸給他。」此時的我,一手放在泫的額頭,另一隻手則是貼在地面,吸取土地的力量轉傳給泫。

 

經過剛剛的狀況後,我發現我的體內有了轉變,現在的我,能夠自由操縱、吸取自然界的力量,進而轉成自己的力量。

 

這應該就是爺爺先前所說的,屬於「純種精靈的操縱力」吧!我猜測著。

 

雖然我不是很清楚身體改變的緣由,不過,我可以肯定──因為這件事情,我進步了不少,像是往前躍進了一大步。

 

幾分鐘過後,泫的形體恢復了,人也跟著醒來,我跟他們也到了該分離的時候。

 

「妳有空要回來找我,聽到沒有!」在我即將踏出山洞時,泫突然追上來,對我大聲喊著。斗大的眼淚更是像斷了線的珍珠,撲簌簌的掉落。

 

「一言為定!」看到他這模樣,我跟著鼻頭一酸,忍著眼淚,硬是擠出笑容,揮手答應著。

 

 

山洞外,派斯、夜伢跟歐羅早已站在外頭等待,雖然夜伢跟歐羅兩人看上去有些狼狽,但是,他們身上的傷勢較第一次輕微許多,臉上全洋溢著過關的笑容。

 

當我步出山洞時,眼前是一片黃昏色調,柔和的金色光芒遍佈大地,幾隻歸巢的鳥影出現在天際,夕陽已經有一半沉入彼端的山頭。

 

先前白眼伯伯就已經跟我們約定好,要在太陽下山前出來,要不然,就算沒通過試驗,發現我差一點點就被歸類於失敗者,我心驚的呼了口氣。

 

呼,好險!要是因為後來的耽擱,我被認定失敗,那可真叫人欲哭無淚。

 

我們一直等到最後一道太陽光線消失,天色轉為淺藍色調,白眼伯伯才解除試煉陣,走入山洞內部將其他人帶出來,果力多、希杰跟三藏沒有過關。

 

雖然對這件事情感到有些遺憾,可是,他們幾個倒是還蠻看的開,套句白眼伯伯說的──「要是這個試煉陣讓你們五個毛頭小子全闖過了,它就不會被稱為『難度最高』的試煉陣了。」

 

聽白眼伯伯說,像我們這樣六個人進去,能有三個人成功出來,是一件很難得的事情。

 

 

回程時,我們各自聊起山洞裡的際遇,三藏嘴裡憤恨不平的嚷著。

 

「那個耍蛇的變態!用那什麼怪招式啊!要不是我的防禦動作夠迅速,我早就被轟成蜂窩了!」

 

原來三藏的對手是縷啊……聽到「耍蛇」兩字,我立刻聯想到他,三藏說的蜂窩那招式,應該是縷之前對付我的弓箭招式吧!

 

順應縷他們的要求,山洞裡的事情我並沒有告訴其他人,雖然當初聽到要我保密的要求時,我有點不能理解,但是當我聽完柳的解釋之後,我也認同了他們的想法。

 

因為外界的人都將他們當成幻影,所以,在眾人進入試煉陣時,只會心無旁鶩的專研對戰技巧,要是讓外人知道他們擁有意識,那麼,有些人就會在其他地方使用小聰明,這樣一來,就扭曲了試煉的本質。

 

對他們來說,外界不知道他們的存在也無所謂,他們只想要好好執行自己的職責,除了篩選好的人才之外,還能讓試煉者精進自身的戰鬥能力。

 

「希杰……你還好吧?」麗莎擔心的望著他,希杰在離開山洞之後,就沒有開口說上半句話,這樣的狀況讓麗莎有點不安。

 

「呃?」希杰像是突然回過神來,臉上揚起跟往常一樣的笑容。「對不起,我剛剛在想事情,沒聽到妳說的話。」

 

「你在想什麼?」見到希杰沒有任何沮喪神情,麗莎也才放寬了心。

 

「經過這次試煉,我發現我有很多不足的地方,我想要對自己加強訓練。」希杰說話的神情十分認真,眼中閃耀著充滿鬥志的光芒。「而且,我也終於發現最適合我的戰鬥方式。」

 

「累死了……」果力多捶打著肩膀埋怨道:「回去之後,本公子要好好泡個澡,休息一下,這陣子都沒有保養,皮膚都變糟了。」

 

「……」果力多不愧是果力多,也只有他會想這些事情。

 

「歐羅,你在想什麼?怎麼看起來不是很開心的樣子?」果力多瞧了眼身旁的他,歐羅臉上有著難得一見的嚴肅神情。

 

「我想要將家族裡的殺手成員全送到這裡受訓,這樣一來,任務的執行力絕對會大幅提升……」歐羅的眼中閃過弔詭的綠光,唇邊揚起的燦爛笑容,更是讓人看了會不寒而慄。

 

「聽起來不錯,江翠城的家臣們也該活動一下筋骨了。」果力多臉上出現跟歐羅同樣的笑容,眼底更是閃耀著狡詐的光芒,似乎正在構思某項計畫。

 

該不會,果力多也想將他的家臣送到這裡受苦吧?我開始替江翠城的臣子們感到悲哀。

 

「迪亞,妳現在看起來好像有些不一樣,在試煉中,有獲得什麼心得嗎?」白眼伯伯像是看出了我的改變,他好奇的問道。

 

「嗯,我學到一個不錯的能力喔!」我神秘兮兮的對他笑著。

 

「喔?」其他幾個人聽我這麼說,臉上全出現好奇的神情。

 

「是什麼樣的技能?」白眼伯伯第一開口問我。

 

「嘿嘿……」我比了個封口的手勢,打算暫時先對他們賣個關子。「等冥王進行考試時,你們就看的到了。」

 

「……」眾人聽我這麼回答,臉上全出現無奈的苦笑。

 

不知道狂的訓練結束了沒?他……應該是能撐過冥王跟哥哥的磨練吧?一想起冥王離開時,臉上那抹叫人發顫的笑容,我實在是有點擔心啊……

 

 

隔天,我們所有人聚集在皇室的練兵場,測試時,只有冥王一個人出現,聽他說,哥哥跟狂還在魔界某處進行訓練,沒辦法趕過來。

 

比試台的最外圍擠滿了人潮,他們可不是一般觀眾,這些人全是守護皇室的士兵。

 

「不是說只是帶一小部份士兵過來嗎?」我看著週遭成千上萬的人潮,突然覺得有股壓迫感。

 

「這的確只是一小部分。」白眼伯伯笑嘻嘻的回答道:「這些人數還不到皇室士兵的十分之一。」

 

因為我們的對手是冥王,白眼伯伯說這是個讓士兵觀摩的好機會,在得到我們跟冥王的同意之後,這一大群身穿輕型盔甲的士兵便出現在會場中。

 

他們都是皇室的士兵,對於戰鬥一定很在行,要是我們打的很糟糕,會不會被取笑啊?感覺真是恐怖……還沒開始,我腦中就出現一堆奇怪的想法。

 

輸了還不打緊,可是,要是輸的很醜、很慘,那、那不就有損我的形象?想著,愛面子的我竟然開始盤算,該怎麼輸會比較美?跌倒時要摔哪種姿勢……

 

相較於我的緊張,歐羅跟夜伢倒是一副神色自若的模樣。看了下時間,冥王緩步走到比試台中央。

 

練兵場的中央處有著一個比試台,那是一個長寬約莫半公里的正方形,由一種質地堅硬的灰崗石製成,比試台外側用草皮鋪成一個寬走道,士兵們則是站在草皮走道的外側空地。

 

「誰要先開始?」問話時,冥王臉上依舊是一副淡雅的笑容。

 

「我先。」夜伢快步走上比試台,我們幾個人則是站在草皮走道上觀戰。

 

等夜伢一站定位,準備要開打時,原本輕鬆的氣氛全沒了,一股沉重的壓迫感壟罩整個場地,原先站在我們身後愉快談笑、討論的士兵,此時也全噤口不語,靜靜的等著比試開始。

 

接下來的戰鬥,進行的令人驚愕,兩人的身影跟刀法都快的讓人看不清,場上狂風大起,兵器撞擊聲不斷傳出,卻沒有人能看的清楚,他們一共出了幾招、攻擊了那些地方。

 

「好厲害……」對於夜伢彷如脫胎換骨的模樣,我們幾個人感到訝異不已。

 

「夜伢大哥進步好多。」希杰臉上是一副崇敬的神情。

 

「沒想到人族竟然這麼強,我本來以為他們很弱……」魔族士兵同樣發出驚愕的讚嘆聲。

 

「畢竟是通過試煉陣的人,程度當然跟其他人類不同。」另個魔族士兵下了這樣的評論。

 

突然,場上的聲音消失了,整個地方瞬間恢復安靜,夜伢跟冥王兩人停下動作,站在他們原先站定的位置。

 

「你合格了。」冥王唇邊勾起一抹滿意的笑容。「沒想到才短短幾天的時間,你就已經超越凡人的極限,我當初果然沒有看走眼……」

 

「謝謝你的讚美。」夜伢收起刀,對冥王微微一鞠躬,隨即走下台。

 

第二個上場的人是歐羅,跟他原先的近身戰鬥方式不同,歐羅只是靜靜站在原地,正當我們納悶他為什麼不展開行動時,冥王腳邊的地面突然像是被某種力量重擊,平整的地面被打出幾個窟窿。

 

「這是怎麼回事?歐羅不是沒有動嗎?」我百思不解的問。

 

「他動了。」白眼伯伯已經看出歐羅的動作,開口為我們解說道:「他將他的氣化成無數條線,台上的凹洞就是被那些線打出來的。」

 

「線?在哪裡?我怎麼看不到?」麗莎瞇著眼,努力想瞧出個端倪。

 

「線的移動速度很快,妳沒有練過眼力當然看不到。」白眼伯伯對麗莎笑了笑,跟著,又轉頭對身後的士兵喊道。「你們要是有人看不出線的行走方式,往後的訓練加倍!」

 

「是!」聽到白眼伯伯的這道命令,士兵們全努力的瞪大眼,緊盯台上的一舉一動。

 

在集中精神之後,我看到歐羅身邊繞著如髮絲般的線,那些線像是有生命般不斷攻擊著冥王,但,即使面對毫不停歇的綿密攻擊,冥王還是一臉輕鬆的模樣,巧妙的將攻擊一一化解。

 

「歐羅他打算用這招跟冥王決勝負嗎?」見到歐羅僅僅只是發動線攻擊冥王,自己則是一動也不動的站著,這讓我好奇了。

 

「不,他在觀察。」果力多像是早已洞悉歐羅的想法,說話時,他的視線沒有離開台上的兩人。「等到他找到時機下手,他就會行動了。」

 

正如果力多所說,場上的歐羅逐漸有了動作,在發動大量攻擊的同時,他的身子一閃,眨眼便現身在冥王背後,手上的線聚成一束快速朝冥王刺下,沒有阻擋,那線成功貫穿了冥王的身體,但,也在這一瞬間,歐羅像是警覺到什麼般,快速往後退開,身子周圍的線迅速形成一道防護屏障。

 

「碰!」一聲巨大的聲響傳出,歐羅用來防護的線牆消失了,他被爆炸的威力震退了數步,原本被他刺穿身體的冥王,安然無恙現身在他面前。

 

「觀察力跟警覺性很優秀,」望著他,冥王臉上揚起一個無害的笑,「防禦反應很敏捷,你合格了。」

 

輪到我上場了!抱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我緩步走到台上。

 

「別緊張,這只是一場比試,盡力就好。」冥王用著安撫的語氣對我說道。

 

「嗯。」發現被冥王看穿情緒,我尷尬的笑笑。

 

「要是妳因為太過緊張,沒有發揮出妳該有的水準,瑞恐怕會很失望。」冥王跟著說出老哥對我的期待:「瑞他一直認為,妳可以通過我的考驗。」

 

「……」也許他是想激勵我,但是,這句話只是讓我的心情感到更沉重。

 

「相較之下,狂的反應就比較冷漠了。」冥王像是沒有察覺出我的心情,自顧自的接著說道:「出發時,我問狂有沒有什麼鼓勵的話想對妳說,我可以幫他帶話給妳,結果他只是對我哼了一聲,什麼話都沒說。」

 

好樣的,該死的狂,我都還會稍微擔心一下他,結果他竟然……聽到冥王這番話,我真是氣的火冒三丈。

 

「迪亞?妳還好吧?」發現我臉色不對,冥王好心的問道。

 

「沒事,我們開始吧!」我氣呼呼的回著。

 

可惡的狂,等我合格之後,我一定會衝去找你算帳!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