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好暗……」進入鬼屋之後,我眼前全是漆黑一片,什麼都看不到。

 

正當我說完話後,幾團綠色的火焰出現在我身邊,繞著我飄著。

 

「總算能看到東西了。」藉由那些火光,我開始打量四周。

 

我所站的地方像是一個廢棄的房間,地上髒亂不堪,除了廢棄的木板、石塊、蜘蛛絲、雜草外,還有幾具人骨散落在牆角、地板。

 

要是果力多看到這裡的情況,他應該會邊罵邊打掃吧!不知怎麼,我突然想到果力多身穿工作服打掃這裡的情景。

 

「這裡好像少了點什麼……」我左看看、右看看,跟著用力的拍了下手。「對了!少了鬼!不是說這邊是鬼屋?怎麼沒看見呢?」

 

話才說完,我的面前出現一團白光,白光緩緩變成人形,見到這突如其來的東西,我用著既期待又警戒的心情,專注的瞇起眼、握緊手中的長刀,努力想瞧仔細那光芒的本體,沒多久,光芒消失了,對方終於現出真面目。

 

「狂?怎麼是你!」我訝異的看著他,還以為出現的會是某方妖怪,沒想到竟然會是狂!

 

「呃?」狂搔著一頭亂髮,用著極度困惑的表情回望我。「大爺我怎麼變成靈體了?」

 

「你是自動脫離兔子的?」狂這情況真是讓我感到納悶,我手支著下巴猜想臆測著。「該不會跟這邊的磁場有關吧?」

 

「啊!」突然,一個女生的尖叫聲傳來,中斷了我的思緒,並讓我嚇了一大跳。

 

「夜伢哥,鬼、鬼火!」

 

耶?這不是芙朵兒的聲音嗎?她跟夜伢也進來了?我記得剛剛芙朵兒一聽見這裡是鬼屋,可是嚇的直往後退呢!怎麼現在又出現在這邊呢?

 

「不用怕,那只是一些磷粉而已。」夜伢用著和緩的語調安慰著。

 

「夜伢哥!那邊有骷髏!」芙朵兒再次用高分貝尖叫。

 

「芙朵兒,妳先退到我後面!」夜伢半命令的說道。

 

「那小子遇上麻煩了。」聽著對話,狂臉上出現興奮的笑容,一把發光的靈刀自他手上出現:「大爺我好久沒練刀了,趁這機會活動一下筋骨。」

 

「應該是這邊吧!」我循著聲音的來源,快步往他們的方向走去。

 

穿過走道,我們跑到另一個房間,跟我之前待的那房間不同,這裡可是「燈火通明」,眾多的鬼火將整個房間映成一片綠色調,在房間的角落處,幾隻拿著盾牌的骷髏人正攻擊著夜伢他們,夜伢一邊揮刀抵擋,一邊小心翼翼的護著芙朵兒,努力不讓她遭到攻擊。

 

狂一個箭步衝上前,刀光閃了幾閃,那些骷髏人便裂成數段,散落一地。

 

「沒事吧?」我望著兩人打量。「你們怎麼也跑進來了?」

 

「我……」夜伢才要開口,芙朵兒搶先一步開口說道。

 

「還不都是因為要救妳!」說著,芙朵兒埋怨似的給我一記白眼:「洛克伯父怕妳一個人在這邊會遇上危險,所以他要夜伢哥進來找妳,我因為擔心夜伢哥,所以也就跟進來了,誰知道,我們進來之後沒看到妳,反而遇上了那些骷髏!」

 

「等等,」聽到這裡,我納悶的反問:「妳是說,你們一進來就在這個房間?」

 

「是啊!」

 

「可是,我剛剛進來的時候,我是在另一個房間耶……」夜伢他們是跟在我後面進來的,照理說,應該會跟我出現再同一個地方啊!怎麼會反而……

 

「這裡大概是『時間差區域結界』吧!」夜伢沉著聲音回答道。聽他這麼一說,我也才理解的點頭。

 

「所以,就算我們拼命追趕,也不見得能遇上蒼主他們,對吧?」我原本還打算加快腳步,看能不能追上蒼主他們,然後大家再結伴一起出去,不過,現在看來這機率微乎其微了。

 

「嗯。」對於我的話,夜伢表示認同的點頭:「通常,會使用時間差區域結界的地方,都有一個相當的規模,雖然不知道魅影老師對這邊的設定,但是,我想這裡至少會有二十條以上的路線供人行走吧!」

 

二十條路線?這還真是讓人頭痛啊!「那……」

 

「等一下!」芙朵兒突然高聲打斷我的話,她勾著夜伢的手,半撒嬌半埋怨的嚷道:「夜伢哥,你們在說什麼?人家一句都聽不懂啦!那個時間區什麼的結界是什麼?」

 

「是時間差區域結界。」夜伢微笑著對她解釋:「空間結界分有很多種,魅影老師使用的是『時間差區域結界』,這種結界會因為進入的時間不同,將人傳送到不同的地方,這也就是為什麼,我們跟迪亞會出現在不同房間的原因。」

 

「我懂了。」聽完解釋後,芙朵兒順手勾緊夜伢的手臂。「夜伢哥,這裡真的好恐怖,我好怕……」雖然表現出一副柔弱害怕的模樣,但是望向我的眼神卻是充滿防備與敵意。

 

「呃,放心,不會有事的。」夜伢尷尬的看了我一眼,用著和緩不傷人的態度,掙脫芙朵兒的手。

 

看著芙朵兒那充滿占有慾的舉動,我突然覺得很想笑。

 

實在是搞不懂,為什麼芙朵兒會將我當成假想情敵,是因為跟夜伢同住一個宿舍的關係嗎?這個想法,下一秒就被我推翻了。

 

麗莎也是宿舍的人,芙朵兒怎麼就沒將她當成情敵?越想越我無法理解,索性甩甩頭,不打算再深研下去,反正,時間久了,芙朵兒就該會清楚整個狀況,不需要我現在多做解釋。

 

「喂!」狂繞著房間走了一圈後,回頭對我喊著:「大爺我可不想這裡耗著,快走吧!」

 

「可是……該往哪走?」我往門口望去,出了這間房間,外頭可是漆黑一片,讓人不知該往哪個方向走。

 

我的話才說完,那些鬼火就像是要為我們引路般,往一個地方飛去。

 

「跟上去吧!」狂率先走了出去。

 

「要跟著鬼火走?」芙朵兒有點抗拒的揪著夜伢。

 

「說不定那是老師安排的引路鬼火。」夜伢安撫著她,試圖想要說服她。

 

「可是,要是那個火將我們引到危險的地方呢?」芙朵兒還是不願移動腳步。

 

難不成,妳想在這邊耗到別人來救妳嗎?看著芙朵兒扭捏的態度,我真是感到極度不耐。

 

「放心吧!有事情夜伢會保護妳的。」我丟下這句話隨後跟著離開房間,芙朵兒就交給夜伢來解決吧!

 

 

我才走出房間不久,夜伢他們就跟了上來,繞了一陣子我發現這屋子就像個迷宮,每隔一小段走道,就會出現岔路或是關著門的房間,感覺像是在繞來繞去、兜來兜去一般,各種鬼怪也不斷從四面八方出現,骷髏人、黏液怪、長頸女鬼、無臉鬼等等,不管是哪種鬼物,幾乎是看到我們就攻擊。

 

一路上就這樣砍砍殺殺,倒也不覺得無聊,只是,如果芙朵兒的尖叫聲能再小一點,或許這趟鬼屋之行會更完美……

 

「啊!那邊有大老鼠!」

 

「啊!那邊有好多蜘蛛!」

 

「啊!那邊有會動的骷髏!」

 

「吵死了!」狂邊剁鬼怪邊惡狠狠的瞪她一眼,不過,芙朵兒依然故我,繼續尖叫著。

 

「女生嘛!當然會怕這些鬼物囉!你要多體諒她。」我回手將一個磚塊鬼劈成兩半,再起腳將一隻有著三顆頭的大黑狗踢飛。

 

狂停下手,看著我的動作,對我損了句:「妳也是個女的吧?我怎麼看不出妳有任何害怕的表情?」

 

「說這什麼話啊!」我惡狠狠的給了狂一記白眼:「本小姐是受過訓練的!當然不能跟一般女生做比較!」

 

「啊!我被鬼手抓住了!」再度,芙朵兒用高八度的聲音尖叫。

 

說也奇怪,那些鬼怪不知道是不是能分辨誰比較好欺負,他們好像都專挑芙朵兒下手。

 

此時,地板上冒出無數隻黑色鬼手,緊緊抓住芙朵兒的裙襬,驚慌的她雙手用力拉著裙襬,雙腳更是狠狠的踩著那些鬼手想要掙脫。

 

真可憐……看著那些被芙朵兒用細鞋跟狠踩的鬼手,我還真是有點同情它們。

 

我走上前,意思意思的放了幾團小火苗,那些鬼手遇到火苗立刻縮回地面,芙朵兒被拉住的裙襬突然鬆開,失去拉扯力道,她狠狠的向前摔了下去。

 

「碰!」一聲巨大的撞擊聲響傳出,順帶揚起一陣灰塵。

 

呃……應該很痛吧?我看著正面朝下摔倒的芙朵兒,連忙上前將她拉起。

 

「嗚嗚……」芙朵兒爬起來後,臉上、身上全是灰塵跟蜘蛛絲,她的鼻子跟額頭還出現大大的紅印。

 

「妳還好吧?」看她這副慘狀,我邊幫她拍去身上的灰塵邊關心的問。

 

「別碰我!」芙朵兒像是情緒已經瀕臨極點,她暴躁的推開我,臉上更是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:「妳是故意的對吧!妳故意要讓我在夜伢哥面前出醜!」

 

這真是冤枉啊!我幹嘛害她?「我沒……」

 

「妳有!不然為什麼妳不拉住我?」芙朵兒歇斯底里的喊著:「妳跟那些鬼怪串通好了!你們都在欺負我!」

 

「芙朵兒,妳冷靜點。」夜伢遞上一條手帕給她,並且幫著我解釋著。「迪亞她不會……」

 

「夜伢哥,這裡好恐怖。」接過手帕將臉擦乾淨之後,芙朵兒撲到夜伢懷中大聲的嚷著。「我要出去,我想要出去……」

 

「好、好……」夜伢輕拍著她的背安撫。「我一定會帶妳出去。」

 

「夜伢哥,你等一下不要離開我身邊好嗎?」芙朵兒雙手環著夜伢的腰並將臉貼在夜伢胸口。

 

「可是……」夜伢才想婉拒,站在一旁的我急忙對他搖頭。

 

「你就陪在她身邊吧!那些鬼怪就交給我跟狂。」

 

「……」夜伢聽著我的話,眉頭跟著皺緊。

 

見夜伢一臉不樂意的模樣,我對他傳著心通術:『芙朵兒現在已經哭成這樣了,要是再遇上什麼狀況,她一定會崩潰,如果你陪在她身邊,她的心情應該會好一點。』

 

『可是,妳……』

 

『沒什麼好可是的。』我截斷夜伢的話:『她是你帶進來的人,你有義務照顧她。』

 

「喂,那些火已經往前飄很遠了。」前方的狂回頭向我們叫著:「再不走,我們就會跟丟了。」

 

「我先到前面探路,你們晚點再跟上來。」話一說完,我丟下他們,轉身繼續往前走去。

 

鬼火緩緩飄進一個大廳,在我們進入這裡不久,鬼火突然消失了,只剩下一片漆黑,正當我想用魔法火球照亮時,四周又突然如同白晝般亮了起來。

 

突如其來的耀眼光芒,刺的讓我睜不開眼,眼前暫時看不見景物。

 

「小心!」狂突然沉喝一聲,跟著一把將我拉退。

 

「狂,你──」不明白狂的舉動,我才想開口問他,突兀的,一個尖銳的慘叫聲傳來。

 

「呃?」聽這聲音,我明白我們是遇到麻煩了。

 

「站著別動!」狂命令般的對我說道。

 

緊跟著,一聲聲慘叫聲傳來,我被這穿腦刺耳的聲音惹的頭痛,索性摀住耳朵,等到我的視覺恢復後,那些慘叫聲也停了,放眼望去,地上全是被砍成數塊的白色巨蛇,一些噁心的墨綠色黏液在地板上泛開。

 

「狂,你就不能……殺的美觀一點嗎?」看著屍塊遍佈,東一段身子、西一顆頭的模樣,我突然有股想吐的衝動。

 

「難不成,大爺我還要將這些蛇切成同樣大小的肉塊?」狂沒好氣的回瞪我。

 

「至少切好之後,將它們全堆在一起吧?」我挑著乾淨的地板,小心翼翼的踮起腳尖,用著半跳半走的方式移動。

 

「下次換妳來砍!」狂沒好氣的踢開腳邊的蛇頭,快步從我身旁走過。

 

「迪亞,呃──」才剛踏進這裡,夜伢見到地面的慘狀,立刻伸手將芙朵兒的眼睛摀住。

 

「夜伢哥,你做什麼?」芙朵兒不安的問。

 

「這裡的狀況不適合妳看,我會帶著妳走,不用擔心。」夜伢另隻手環住她的肩膀,緩緩帶她往前走。

 

「好。」芙朵兒一副小鳥依人的膩在夜伢身上,臉上的笑容更是極為燦爛。

 

突然間,那笑容讓我覺得刺眼,略略的皺眉,卻正好對上夜伢望向我的視線,不自覺的,我低下頭快速衝出大廳。

 

離開大廳之後,我們面前出現兩條走道,在兩個走道的中間,豎立著一個木製路牌,待我們走近後,牌子上逐漸浮現一張嘴。

 

張開大嘴,路牌用著極度興奮的聲音對我們說道:「一邊鬼很兇、一邊鬼很多,你要選擇哪一邊呢?」

 

「走哪條都無所謂。」狂想也不想的走進右方走道。

 

「怎麼能說無所謂!」芙朵兒望著狂離去的背影,抱怨的嚷著:「要是遇上很恐怖的鬼怎麼辦?夜伢哥!你叫那個人回來啦!」

 

「放心,不管走哪條路,我們都不會讓妳受傷的。」我尾隨在狂之後跟了上去。

 

「喀喀喀!」還沒走到下一個地點,我便聽到一陣尖銳的金屬聲。

 

聲音的來源是一處空地,往左往右望去,完全見不著盡頭,唯一有的,只有我們面前的一個出口。這裡的地面呈現七彩色,上頭竟然插著一隻隻的剪刀,風一吹過,那剪刀就發出我們剛剛聽到的金屬聲響。

 

「夜伢哥!你看天空!」芙朵兒驚奇萬分的叫著,隨著她的話,我們紛紛抬頭往上看。

 

天空是深藍色調,空中出現九顆月亮,如彎鉤形狀的新月、又圓又亮的滿月、只有半形的上弦月、下弦月等等,附近還有幾顆沒了葉子的枯樹,銀藍色的火球點綴在上頭,形成一種奇異又特殊的畫面。

 

「喔呵呵!觀迎各位蒞臨!」一陣笑聲伴隨著剪刀的「喀喀」聲傳來。「我是世界上最棒的美髮藝術大師,德克。」

 

藝術?看著說話的人,不,是鬼,我真是不敢苟同他的藝術觀。

 

這隻叫做德克的鬼,上身是一件非常華麗的絲質花邊衣服,下身是白色緊身褲,頭上綁條七彩頭巾,臉上戴著粉紅色邊框裝飾的眼鏡。

 

「怎麼?看到我這麼藝術穿著,被我深深吸引了嗎?」德克得意的說道。

 

哇咧……這傢伙的自戀跟果力多有的比,不過,說不定我們可以利用這一點,輕鬆通過這裡……

 

「是啊!你的穿著真……」當我打定主意,想要對德克阿諛奉承一番時,芙朵兒卻在此時大聲嚷著。

 

「天啊!你穿這樣出門不覺得丟臉嗎?」她說話時更是用著嫌惡的態度揮揮手:「我光是看到你這樣子穿,我就覺得很傷眼睛了呢!」

 

「丟臉?」聽到有人侮辱他的穿著,德克的表情跟著變了。「妳懂什麼?這可是世上獨一無二的藝術品!除了我,還沒有人能想到這樣的穿著方式!」

 

「除了你,我想也沒有人敢這樣穿吧?」芙朵兒仍舊不知死活的回著。

 

「妳這個不懂藝術的傢伙。」德克的雙手突然出現一公尺長的大剪刀。「我來幫妳剪個頭髮如何?」

 

「不用了!」芙朵兒順手理了理自己的金髮:「我有專屬的髮型師幫我剪頭髮,不用你多事。」

 

「別跟我客氣,讓我來為妳設計個髮型吧!」德克揮舞著大剪刀衝向芙朵兒。

 

「危險!」夜伢搶先一步將她帶開。

 

「別躲啊,不然我沒辦法幫妳剪。」德克笑嘻嘻的看著芙朵兒,原本正常的外表也逐漸起了變化,他的皮膚變成藍色,嘴裡的獠牙跟著顯現,身形也逐漸壯大……

 

「乾脆,將妳那愛說話的舌頭也剪下吧!」

 

「夜伢哥……」也許是這才意識到對方是個鬼怪吧!芙朵兒揪緊夜伢的衣服,下的臉色發白。

 

「去!惹火了對方,現在才來找救兵?」狂嘲諷了聲,順帶往後退了步,完全不想插手這件事情。

 

我跟夜伢對望了眼,他臉上也充滿著無奈,芙朵兒的舉動似乎讓他很頭痛。

 

「喀嚓、喀嚓、喀嚓……」無數的剪刀開合聲響傳來,原本插在地上的小剪刀,全都衝出地面,在空中飛舞著。

 

一道光芒閃過,在我們還沒反應過來時,芙朵兒就發出尖叫聲。「我的頭髮!」

 

回頭望去,芙朵兒側邊的頭髮被剪去一小截,她神色驚慌的抓著頭髮,同時更是緊緊貼在夜伢身邊。

 

雖然說,遇到危險想找人求救是人的本能反應,但是,芙朵兒緊抓著夜伢,反到讓夜伢無從施展身手,應付那些飛天剪刀的攻擊。

 

「芙朵兒,妳先放開手,妳這樣我無法行動。」夜伢耐著性子勸著她。

 

「不要!那些剪刀會剪我頭髮!」芙朵兒不但不肯鬆手,反倒是拉的更緊了。

 

「放心,我會做一個防護屏障給妳。」夜伢試圖想分隔兩人,但卻徒勞無功。「妳這樣子抓著我,我沒辦法去對付那鬼怪啊。」

 

「讓他們去對付就好了!」芙朵兒指著我跟狂:「夜伢哥,那鬼很危險,你不要去冒險啦!」

 

呃?鬼很危險,要夜伢不要去,反而要我跟狂去解決?聽著芙朵兒這番話,我真是想立刻丟下她不管。

 

「那是妳自己招惹出來的事情,跟本大爺無關!」狂走到一旁的樹下,冷冷的對芙朵兒嚷道。

 

唉……狂不想對付這隻鬼,夜伢也不能打,那,擺明了就是我去應付囉?無奈的,我抽出腰間的刀對德克喊道:「喂!要打的話,我先跟你打吧!」

 

「妳?」德克上下打量了我好一會,用讚賞的語氣說道:「妳的髮質很不錯,我喜歡!」

 

德克的手一甩,手上的大剪刀向我飛來,我連忙側身閃過,下一秒,德克竟然就出現在我面前,手一伸,便將我綁著的馬尾給揪住了。

 

「這頭髮我要了!」他揮舞著手上另一把剪刀,眼看就要剪下。

 

可惡!吃驚之餘,我勉強掙脫了開來,但,髮尾的頭髮還是被剪去了些。

 

「被妳逃開了。」德克將手上剪下了黑髮拿在鼻尖嗅了嗅,嘴邊跟著出現邪笑:「這味道真香……」說著,德克將那頭髮放入口中,像是津津有味的吃著。

 

噁!看著德克的動作,我不禁起了一身雞皮疙瘩。

 

「我好久沒吃到這種極品美味。」德克意猶未盡的望著我:「這種由純淨山泉水洗滌的頭髮,可真是百年難得一見!髮絲裡頭充滿了,大自然的芳香、泉水的甜美,真是太好吃了!」

 

「真是個噁心的傢伙!」狂像是再也聽不下去,準備親自解決他。

 

「芙朵兒,放手。」夜伢沉著臉色,一把將芙朵兒推開:「我不能任由這鬼怪污辱迪亞!」

 

「你們全不准插手!我自己解決!」我制止了他們兩個:「這隻變態鬼,我要親手教訓他!」

 

「……」兩人同時停下動作,狂雙手交叉在胸前,一臉不滿的倚在樹旁。夜伢對著漫天飛舞的剪刀,施出數道雷電,將那些剪刀電成焦黑狀。

 

「妳就專心對付他吧!」夜伢處理完那些煩人的剪刀後,退開到一旁。

 

「雖然我不喜歡吃人肉,但是,」德克看著我,裂開爆著尖牙的大嘴笑著:「我決定要將妳剪成一塊塊,全數吃下肚子裡!」

 

「為了我,破例吃人肉?還真是謝謝你這麼抬舉我。」我冷笑了下:「不過,你有這本事嗎?」

 

「嘿嘿……」德克乾笑了兩聲,隨即消失在我面前,不,不該說是消失,他只不過是用著更快的速度在我身邊移動而已。

 

「怎麼?愣住了?」德克的聲音從四面八方傳來:「這只不過是我三成的速度而已,要是連這樣子都跟不上,妳……」

 

「碰!」我一拳揮出,正面擊中德克,打亂了他一顆牙齒。

 

「你很吵。」甩甩發痛的手,我想,下次還是不要用拳頭打會比較好。

 

「妳、妳!」德克摀著嘴,氣急敗壞的看著我:「這次只是僥倖,下一次,我會把妳給剪成兩段!」說完話,他再度消失在我眼前。

 

「這次我用上了五成的速度,如何?」德克得意的笑著:「跟不上我了吧!」

 

「大爺我勸你用全速比較好。」樹旁的狂,難得好心的提醒道。

 

「是啊!」我緩緩的活動筋骨,並抽出腰間的刀:「要不然,你可沒有再試一次的機會了。」

 

「妳這傢伙!好!我就用全速!我要把妳剪成碎片!把妳的骨頭一根根剪斷!」

 

德克加快速度後,他的動作引發一陣疾風,吹的我衣擺飛揚,原本紮好的頭髮也被吹的凌亂。

 

「啪!」我用來綁頭髮的緞帶突然斷掉,紛飛的頭髮阻礙了我的視線。

 

「哈哈!這次是緞帶,下次就是妳的脖子!」德克的笑聲迴盪在我耳邊。

 

看著掉落地上的白色繡花緞帶,我不高興的板起臉。「那條緞帶是我最喜歡的一條。」

 

「女人就是女人!命都快沒了還只注意緞帶!等……」

 

沒等他話說完,我自上而下的揮刀一劈,精準的將德克剖成兩半,他雙眼暴凸,臉上更是無法置信的驚愕。

 

「不要用性別衡量一個人。」我收起刀,望著身體逐漸變成煙霧的他:「還有,你的速度比風精靈慢多了!」

 

「繼續找出口吧!」狂見我解決了德克,起身往一邊的通道口走去。

 

夜伢這時也解除了芙朵兒的防護屏障,但是,他沒有像先前一樣,寸步不離的陪在她身邊,只對她說了聲「走吧」便自顧自的往前走。

 

「夜伢哥……」芙朵兒被夜伢冷淡的態度嚇了一跳,她一句話也不吭的乖乖跟上,表情滿是委屈。

 

看兩人這種嚴肅的氣氛,我也不好說些什麼,只好也跟著保持沉默繼續往前走。

 

走著,眼前出現兩道門,門前面有一個水晶材質的透明立牌,立牌中間位置有一個粉紅色的心型按鈕,按鈕旁寫了一行小字。

 

「請按下按鈕。」

 

按下按鈕?看著那個牌子,我伸出食指,準備照著指示按下。

 

「等等。」夜伢握住我的手制止。「恐怕會有機關,還是讓我來吧!」

 

「嗯。」我才想抽回手,但,夜伢卻沒有鬆手的意思。

 

「手很痛吧?」夜伢瞧著我的手背,關心的說道。

 

因為夜伢的提醒,我這才注意到,剛剛揍德克的手,現在已經發紅、腫起來了,手背上還有不知被什麼東西割到的小傷口。

 

「我先幫妳治療。」夜伢讓我的手攤放在他的手掌上,另隻手覆蓋在上方施放治療術治療。

 

夜伢的手好大、好溫暖,他的掌心有些繭,這應該是長期練刀練出來的吧……本來,幫人治療這是很正常的動作,可是,當我感受著夜伢手掌上的溫度,接觸到他那略顯粗糙的手,望著他專注而且關心的表情,我竟然不由自主的緊張、臉紅起來。

 

「好了。」夜伢一抬頭,我跟他正好視線相對。

 

「呃,謝謝……」我尷尬又發窘的抽回手。

 

「怎麼了?妳的臉好紅。」夜伢見我這不自然的表情,急迫的問:「身體不舒服嗎?是不是傷口感染了鬼怪的毒液?」

 

「沒,我沒事。」我急忙搖手否認,並立刻扯開話題:「我們快按下按鈕吧!」

 

「咳咳!」狂咳嗽示意的聲音傳來:「在你們治療傷口時,大爺我就已經按下按鈕了。」

 

「呃?你已經按了?」我愣愣的往四周張望了下:「可是,好像沒事情發生啊!」

 

「不好意思……」女孩子細微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,我回頭一看,見到一名頭上有著兔耳朵的小女生。

 

「小妹妹,妳怎麼會在這邊?這裡很危險的喔!我帶妳一起出去吧!」我好心的對她說道。

 

「不、不是的……」小女孩尷尬的紅了臉。「我不是……」

 

「不是?」小女孩的說話聲細細小小的,到後頭幾句我就聽不清楚了。

 

「那個……迪亞……」夜伢苦笑著將我拉退數步。「妳先看清楚一下。」

 

看清楚?夜伢這話說的不明不白,我皺著眉頭,由上而下打量著那小女孩。

 

小女生有著一頭飄逸的及地長髮,長相非常甜美、可愛,她身上穿著淡藍色,裝飾著蝴蝶結及蕾絲花邊的小洋裝,手上抱著一隻跟她差不多身高的熊娃娃……我越往下打量,那小女孩就越往後退,臉上的表情也越來越悲傷。

 

「腳……她沒有腳!」芙朵兒突然放聲大叫。

 

是的,那小女孩的下半身是一陣白色煙霧,她沒有腳。

 

被芙朵兒這麼一嚷嚷,小女孩只是咬著下唇不發一語,並將頭埋的更低。

 

「芙朵兒,妳叫那麼大聲作什麼!」我沒好氣的白了她一眼:「誰規定鬼魂都要有腳的!」

 

「對不起,我是寄宿在這個牌子裡的鬼魂。」女孩輕聲向我們說著,懷中的熊娃娃也跟著越抱越緊。「嚇到你們,真是很不好意思。」

 

「說這什麼話。」我伸手摸著她的頭,對她溫和的笑笑:「妳長的很可愛,怎麼會嚇到人呢?」

 

 

小女孩被我這一稱讚,雙頰頓時害羞的紅了。「那個……等一下的路程,要請你們分開走喔……」

 

「我要跟夜伢哥一起走!」芙朵兒一聽到要分開,立刻抓住夜伢的手臂。

 

「那我就跟狂一起吧。」順著芙朵兒的話接下,我指著身後的門說道:「我走這邊。」

 

「分開之後我們還會重新會合嗎?」夜伢不放心的問。

 

「會。」小女孩認真的點頭回答。

 

「快走吧!」狂第一個推門進入,我尾隨在狂的身後準備進入。

 

「那、那個……」小女孩突然出聲叫住我。

 

「什麼事?」我停下腳步,回頭望著她。

 

「請小心。」小女孩紅著臉,一臉真誠的道。

 

「謝謝。」我推開石門走了進去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