早上,我們幾個全聚集在果力多的書房,書房的圓桌上擺著一張地形圖,夜伢盯著地圖皺眉沉思,在場的其他人臉色都非常凝重。

 

稍早之前,楛接到負責監視北刃城的手下回報,他們昨晚看到北刃城搶劫一批軍火,而那批軍火竟是江翠城向雷斯特購買的!

 

因為負責運送軍火的人全被殺害,這項消息目前只有我們幾個知道。

 

「軍火運送路徑先是走水路而後改換陸路,水路的水流湍急,對方不可能挑在這裡下手,那麼……他們應該是在這裡被劫。」夜伢指著地圖上方的峽谷說道。

 

「運送軍火的路徑很隱密。」果力多臉上難得出現沉重的神情:「除非對這附近地形熟識,要不,不可能有人知道這條路。」

 

「雷斯特。」歐羅語帶不悅的質問著他:「你經手的軍火買賣向來沒出過差錯,怎麼這次卻發生這種狀況?」

 

這批軍火是江翠城一個月前跟雷斯特購買的,發覺自家屬下出現這種疏失,歐羅的臉色自然不是很好。

 

「少主人,這批軍火,我在三天前已經安全無誤的交給江翠城。」雷斯特立刻澄清解釋道:「軍火被盜,應該是江翠城的人在接手後,運回城裡的路上發生了問題。」

 

「他說的沒錯。」果力多開口幫雷斯特說話:「本公子聽回報的人說,運送軍火的人是在回城途中遇襲。」

 

「這下真是糟糕了。」寺遴頭痛的搖搖頭:「賣給江翠城的這批軍火,是我最新的發明,它的威力比一般武器大上兩倍。」

 

「什麼?比一般武器強上兩倍?」希杰驚訝的大叫:「那、那怎麼辦啊?江翠城能夠應付嗎?」

 

「很難吧。」麗莎對這場仗的看法不是很樂觀:「那些軍火是為了應付戰事購買的,現在卻被搶走,這無疑是為對手增加實力,這場仗應該會很辛苦。

 

「唉唉……真是的!」寺遴埋怨的望著雷斯特。「你幹嘛不親自將軍火運到城裡?這樣軍火就不會被搶走,我們現在也不用頭痛了!」

 

「原本我也打算這麼做,別忘了,我作生意的原則就是,『親自將貨物交到客戶手中』。」雷斯特有點無奈的聳聳肩:「但是江翠城跟我交易的人說,這件事情需要秘密進行,他們要自己接手運送的工作。」

 

「不對,這理由很奇怪。」歐羅對這說法不認同的回道:「既然想要秘密進行,他們就更應該將運送工作交給你。」

 

「沒錯。」夜伢贊同歐羅的說法,他開始分析整個情況:「要是真想保密,江翠城在這個交易上就不該出面,現在這樣的情勢下,江翠城的一舉一動都在對手監視中,他們會找你買軍火,事先必定對你進行過調查,確定能信任你才會進行這場交易,怎麼又會……」

 

「我也覺得很奇怪。」雷斯特也是一臉不解,他雙手環抱胸前,開始回想當初交易的情形:「那時候我也跟他們保證,絕對會把貨物安全的送到江翠城,要是做不到,我不但分文不收,還會補償他們的損失,可是,派來交涉的人說,他只是依照上級的命令轉達意思,沒有作主的權利。」

 

「向對方通知軍火消息的人,是磽。」楛突然推門而入,快步朝我們走來。

 

當我們聽到軍火被劫的消息時,歐羅立刻要楛調查整件事情,務必要查出北刃城是如何得知軍火的事情,又是如何得到運送路線圖,雖然早預料到可能是有內賊通風報信,但是……

 

怎麼可能是磽?楛說出的人名,讓我愣住了。

 

「不可能!」我跟果力多同時出聲反駁。

 

「有人看到他昨天使用飛鴿報訊。」楛對我們說出他打探到的情報。

 

「放鴿子就算飛鴿傳書?說不定,他是想放鴿子去散步!」我想到磽昨晚跟小貓們相處的態度,只要有必要,就算是叫他牽烏龜逛街,我相信他也會這麼做!

 

楛聽到我這麼回,有點無奈的翻翻白眼:「妳知道安排運貨路線的人是誰嗎?」

 

「是磽?」見楛說這話的表情,我直覺性的猜著。

 

「沒錯。」

 

「那又怎樣?」我不以為然的冷哼了聲:「就算是磽安排的,也不見得走漏消息的人會是他啊!」

 

「知道這次交易的人只有三個。」楛努力壓著怒氣,沉下臉色繼續說道:「伽利安城主、磽還有雷斯特,妳認為伽利安城主跟雷斯特會做出這種事情?」

 

楛說的這些確實都將所有矛頭指向磽,可是,磽怎麼可能……

 

「就算只有他們三個人知道,那也不表示就是他啊。」我有點心虛的辯解著。

 

「磽絕對不會背叛本公子。」果力多用著極為強硬、自信的語氣說著。

 

「天啊!為什麼你這傢伙還是這麼頑固?」楛抱著頭,像是無法再忍受果力多的說法大叫:「你說!你有什麼理由、什麼證據表示磽不是叛徒?」

 

「就憑本公子的眼光!」果力多驕傲的甩了一下頭髮,臉上帶著極度燦爛的笑容,斬釘截鐵的道:「本公子看人的眼光,就像本公子的外貌一樣,出色而且與眾不同!」

 

這樣也能證明?就算想不出理由,至少可以說「就憑本公子對磽的認識」!這肯定比美貌證明法來的強多了……我額上淌下一滴冷汗。

 

『這小子是不是打擊太大,精神錯亂了?』狂半諷刺的揶揄著。

 

「應該是。」魔王鯨贊同的接下話:「本王給他幾道水柱,讓他清醒一下好了。」

 

「的確是『與眾不同』啊。」雷斯特冷笑的回道:「第一次看到有人將叛徒當成知己好友,這種看人的眼光,確實沒幾個人能辦的到。」

 

「本公子絕對不會錯。」果力多淡淡的說著。

 

「你!」雷斯特生氣的準備衝上前時,夜伢搶先一步制住他。

 

「現在不是爭執的時候!」夜伢向兩人喊道。

 

「雷斯特,退下。」歐羅此時也出聲命令著。

 

聽到歐羅的話,雷斯特忍住氣,憤恨的往回走了兩步。

 

「我也希望磽不是叛徒。」夜伢一臉嚴肅的望著果力多:「但是,事實擺在眼前,軍火被奪,肯定跟磽脫離不了關係,我希望你能以『江翠城少城主』的身分,好好的跟我們商討對策,看看該怎麼解決目前的狀況,該怎麼打這場仗。」

 

「……」夜伢的話讓果力多沉默了,他別過臉去,叫人看不清他此刻的神情。

 

「先讓他靜一靜吧。」三藏出面緩和氣氛:「夜伢,你目前有想到什麼對策嗎?」

 

「嗯。」夜伢點頭回答,他深深的望了眼果力多後,轉身走向擺放地圖的桌子,其他人也跟了上去。

 

看他們談論該如何阻擋敵人來襲、該如何防備磽、該如何找出磽的罪證,我突然覺得有點茫然……

 

會將傷殘貓帶回收養的磽,會做出傷人的事情嗎?

 

不!不可能!

 

「我不相信!」我向他們大喊著:「我一定會查清楚這件事情!」

 

說完,我衝出房間,打算將這件事情查清楚,還磽一個清白!

 

 

當我氣沖沖的衝到庭院時,望著眼前通往各地方的路,我突然發現,我並不知道磽的房間,也不知道磽會去的地方,我該怎麼找他?

 

我杵在走廊的轉角發楞,一抹白影突然從我眼前掠過,往轉角的另一頭飛去。

 

咦?那是什麼東西?我才剛踏出一步,準備去追那白影時,一個低沉的聲音從白影飛去的地方傳來。

 

「磽,你做的很好,那批軍火真是很不錯!」

 

耶?誰在那邊?我停住腳,悄悄的探頭看著,只見到磽一個人站在庭院,一隻白鴿飛到他面前。

 

「這是屬下該做的事。」磽恭敬的欠身回答道:「接下來,就等月圓之夜的行動了。」

 

「這次,本王絕對要一舉拿下江翠城!」鴿子嘴中傳出男子的聲音。

 

磽真的出賣江翠城?我屏住呼吸看著這一切,因為太過驚愕,我感覺到我的心臟激烈的狂跳。

 

「要你拿的軍力部署圖,拿到了嗎?」鴿子又問著。

 

「拿到了。」磽從懷中拿出一個東西,將它繫在鴿子腳上。

 

看著這一幕,我緩緩的,帶點寒意的往後移動步伐,應該衝出去對磽破口大罵,應該搶下那地圖的我,竟然沒來由的心虛、沒來由的退縮,明明做錯事的人不是我,可是我心底卻升起怯懦的感覺。

 

當我退了兩三步,準備轉身離開時,我卻在轉過身後,驚愕的看到──所有人都站在我身後。

 

應該是為了追我才跑出來的吧?看著他們凝重的表情,我知道他們一定是聽到剛剛的對話了。

 

相較於夜伢的嚴肅神情、希杰為果力多憤怒不平的臉、楛抓到證據的得意神情……果力多倒是出奇的一臉淡漠,平淡的讓人猜不出他的情緒。

 

「既然東西都拿到了,你就回城幫我吧。」鴿子的聲音在這片靜默中更顯響亮。

 

「是。」磽簡潔肯定的回著。

 

聽到這裡,果力多臉上閃過一抹悲痛的神情,像是心頭被狠狠刺了一刀,他身旁的夜伢跟著伸手握住刀柄,看他那模樣似乎是準備要抓住蹺,但,夜伢才走了兩步便被果力多制止。

 

夜伢回頭望著果力多,他對於果力多攔住他的舉動感到不解。

 

『本公子要在戰場上親自捉拿他。』果力多用心通術對我們說出這話後,迅速轉身離開。

 

其他人互看了一眼,無可奈何的聳聳肩之後,也跟著離去,夜伢收起握刀的手,望著我,示意要我跟他們離開,我搖頭拒絕,夜伢遲疑了下,才轉身離去。

 

我愣站在原地,心裡是一片茫然,腦中不斷浮現問號。

 

為什麼?為什麼磽要這麼做?為什麼?

 

想著,磽跟小貓一起玩的樣子,果力多堅決信任磽的發言,磽在月光下談論果力多時所浮現的笑臉,還有,果力多最後淡漠心死的離去……

 

雖然磽來到江翠城有他的目的、他的任務,但是他在這裡生活這麼多年,對這邊難道沒有一點感情?

 

「小貓,抱歉,我該走了。」磽用著跟剛剛不同的溫柔語調說道,貓群的聲音像是回應般,此起彼落的叫著。

 

磽要走了?不行,怎麼可以讓他就這樣走!我快速衝了出去,抽出腰間的長刀,擋去他的去路。

 

「你真的是北刃城的臥底?」我厲聲的質問他。

 

「是。」也許是臥底任務已經結束,磽也沒多做隱瞞,他將自己的事情全盤說了出來:「我是北刃城派來的臥底,因為擔心被識破身分,所以我一直到前年才開始跟北刃城聯絡,每隔一段時間就會向北刃城回報情報,除此之外,我還將運送軍火的路線圖給了北刃城,還教他們如何部署進攻的兵力,還有其他想問的嗎?」

 

「你、你……」沒料到磽會這麼坦白,這讓我感到意外又氣憤:「江翠城的人都很相信你,果力多把你當最好的朋友,你怎麼可以做出這種事情?要是江翠城戰敗……」

 

「江翠城不會有事。」磽肯定的截斷我的話。

 

磽這話讓我愣了下,心底跟著燃起一絲希望:「你的意思是說,你沒有背叛江翠城?」

 

磽望著我,唇邊浮起一個微笑,一個帶著苦澀、無奈的笑,沉默幾秒後,他才輕輕的說了句:「也許,都是忠誠也都是背叛……」

 

都是忠誠也是背叛?這話是什麼意思?我還沒來得及開口詢問,磽突然唸起咒語,定住我的行動。

 

「你、你作什麼?」我被他這舉動嚇了一跳,緊張的掙扎著。

 

「我該走了。」磽簡短的回著。

 

「你要到北刃城去?你剛剛是在騙我?」該死!不應該相信他的!我真是個笨蛋!要是他沒有好的演技,他怎麼可能在這邊臥底這麼久還沒被發現!

 

「不,我是要去將事情做個了結。」磽望著我笑了笑,那笑容裡似乎藏著某種決心。

 

看著他的這副模樣,我心底隱約升起一種不安。「你會回來對吧?」

 

「……」磽沉默了會,用著一種不是很確定的口氣說:「如果成功,我會回來。」

 

「要是失敗呢?」反射性的,我脫口問著。

 

磽沒回答我,他從懷中拿出一捲羊皮紙放在地上:「幫我將這個交給少城主,他看到後就會知道該怎麼做了。」

 

磽說完話,徒手在空中寫出咒語,一個黑洞憑空出現。

 

移動結界?看到他要走了,我急忙的叫著。「等等!你還沒回答我……」

 

磽沒有因為我的話停下動作,他快速鑽進黑洞,黑洞在他進入後快速合上,磽一走,我身上的定身術也跟著解除。

 

我撿起磽留下的羊皮紙看著,那是張江翠城周邊環境的地形圖,地圖上分布著藍色與紅色兩種圓點,看上去像是軍事上的安排。

 

 

抓緊羊皮紙,我快速衝到果力多的書房,他們一群人正圍在圓桌討論事情。

 

「果力多,磽要我拿這個給你看。」我快速衝到桌邊,將羊皮紙攤開。所有人也跟著我的動作,探頭看著羊皮紙內容。

 

「耶?這個不就是夜伢大哥剛剛擬定的兵力部署嗎?」看清楚內容後,希杰訝異的叫著。

 

「不過,這兩邊不一樣。」雷斯特指著城門北邊跟西邊兩處說道。「夜伢著重防禦北邊,磽則是西邊。」

 

「北邊跟西邊是這次戰役最重要的部份。」歐羅看著兩邊兵力部署圖思考著:「北邊地勢崎嶇,可以通行潛伏的出入口眾多,敵人可以輕易侵入,西邊有高山阻擋,再加上那附近經常會胡亂吹起暴風,要想從那邊闖入不太可能。」

 

「磽怎麼會拿這個給妳?」麗莎突然開口問我:「他不是跟他主子回北刃城去了?」

 

其他人聽麗沙這麼問,紛紛將視線集中在我身上,於是,我將剛剛跟磽的對話全部說了出來,語末,我擔心的望向果力多:「我總覺得磽怪怪的,會不會,事情其實不像我們想的這樣?」

 

「又或許,這是他另一種欺騙的手段。」夜伢淡淡的道,表情淡漠的讓我幾乎快認不出他來。

 

「不。」果力多在沉思許久後,緩緩開口道:「江翠城要按照磽的方式部署。」

 

「為什麼?」果力多一說完,楛第一個不服的大叫。「為什麼要相信那個傢伙?再說,西邊怎麼看都不需要防禦啊!」

 

「看到這地形,大家都是這麼想。」夜伢在聽了果力多的話,望著地圖沉思許久,最後才不急不緩的解釋道:「北刃城也不例外,但是,他們處心積慮謀劃這麼久,對江翠城的了解絕對不比我們少,假設,他們購買了某種可以抗暴風的飛行船,只要越過高山,就可以直攻江翠城中心,不用一天的時間,江翠城就能被他們攻下。」

 

「可是,要是這是場騙局呢?」寺遴語帶保留的反問:「要是北刃城還是從北邊進攻……」

 

寺遴的話一說完,現場陷入一片沉默。

 

該相信磽嗎?我現在已經沒辦法肯定心中的想法,這決定可是關係著江翠城的未來,所有人的性命,要是走錯一步,那後果可真是……

 

「都是忠誠也都是背叛,這話說的真好。」三藏突然開口打破這片沉悶:「磽,他應該過的很痛苦吧?夾在江翠城與北刃城之間,一方面要為北刃城探取機密,一方面又要為江翠城保密,要為北刃城盡忠,卻又不想出賣江翠城,在保護與算計江翠城之間兩難,換成是我,我肯定拋下這一切一走了之……」

 

「我也是。」姬點頭附和著,跟著,她不解的側頭反問:「為什麼磽不走呢?走了他比較輕鬆吧?這樣他就不用為這種事情掙扎了。」

 

的確,將兩邊拋下真的比較輕鬆,為什麼磽不這麼做?讓他在這麼痛苦的情況下,繼續支持下去的理由是什麼?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