江翠城的街道呈現井字型排列,每戶人家的屋前種植著花卉、盆栽,街上不見一絲髒亂,色彩繽紛的燈籠沿著街的兩旁連接成串,人們忙碌的在街上穿梭走動,這裡的人,不分男女老少一律穿著長袍,男女衣著上最大的不同是──男生的袖口窄小便於活動,女生則是像扇子形狀的寬袖口,手放下時,袖子的長度長及大腿。

 

除此之外,男生會在腰部配戴彎刀,女生則是從頭到腳披掛著十數串彩色琉璃珠。

 

「來!慢慢拉!旁邊的人請小心啊!」城中央的空地上,一群人將幾個高大的鐵架拉起,看那雛形像是要搭起個大台子。

 

「不好意思,借過一下。」一群女生從另一邊走來,她們手上拿著彩帶、燈籠……等等裝飾品。

 

忙碌、快樂、熱鬧,這就是迪亞他們透過飛行船窗口,所見到的江翠城景象。

 

「果力多,你們這裡要辦祭典嗎?」希杰看著街上熱鬧的景象,又開心又好奇。

 

「沒錯!這是本城一年一度的豐收祭典,同時也是本城最華麗、最熱鬧的時候。」看著城裡熱鬧的景象,果力多臉上揚起驕傲的笑容。「祭典一共舉行三天三夜,祭典中會舉行各種比賽、活動,本城的豐收祭典可是全東方大陸都知道的盛事。」

 

祭典啊……我突然感到有些諷刺,街上那些人無憂無慮的笑容,跟北刃城打算攻城的消息,恰恰成了對比。

 

消息應該是被封鎖了,這樣也好,至少他們能有個快樂的節日,再說,我相信,這件事情一定能有完美的解決辦法。

 

「下面的空地是祭典的表演場地。」果力多指著街邊的一處空地說著:「到了晚上,所有的表演者會聚集在台上表演,全城的人會在這邊唱歌、跳舞……」

 

在果力多介紹時,飛行船同時緩緩降落在空地上,空地附近堆放著無數的木材、鋼鐵,近百人在高台邊忙碌的工作。

 

我們這樣突然的出現,引來他們的注目與圍觀,人群朝我們這邊聚集,部分的人困惑的對我們指指點點,接著,十幾名像是護衛軍的人迅速出現,往飛行船走來。

 

「抱歉,未經許可,你們不能隨便在這裡停船。」領隊的一名中年人對我們喊著:「請告知您的身分。」

 

「走吧!」果力多見著那人,唇邊跟著勾起一抹笑,他率先走下船,我們幾個則是尾隨在他身後,飛行船在我們下船之後,重新飛起升到高空離開了。

 

「好久不見,李護衛。」果力多笑著向對方打招呼。

 

被稱作李護衛的男子,見到果力多出現,先是愣了下,而後表情轉為驚喜:「少城主!您回來了!」

 

說著,那人激動的上前跟果力多相擁,旁邊圍觀的人群,在認出果力多之後,也興奮的一擁而上。

 

「少城主,好久不見!」

 

「歡迎回來,少城主。」

 

哇!沒想到,果力多竟然這麼受歡迎?看著他被重重人牆圍住,我真是感到萬分訝異。

 

不過,後來想想,果力多是這裡的少城主,這邊是他的地盤耶!會受到歡迎也是正常的吧!

 

「是夜伢耶!天啊!沒想到能見到他本人!」一旁突然傳出女生的尖叫聲。

 

「歐羅少爺也在!歐羅少爺本人好帥!」

 

呃?為什麼夜伢跟歐羅他們在這邊同樣受到歡迎?明明是另個大陸啊!我真是感到不解。

 

「麗莎公主,可以請您在我衣服上簽個名嗎?」十幾個男生將麗莎包圍住,用著崇拜的語氣說道:「我們這裡有成立您的後援會,我是第三千七百一十一號會員,今日有幸能見到您本人,我真是感到太高興了。」

 

哇咧!麗莎在這邊有後援會?這真是太神奇了!

 

「三藏先生,您好。」幾名穿著祭司服裝的人走到三藏身邊:「先前我們在神學交流報告上,見到一篇您對於貧富的觀點,讓我們深感佩服,久聞您知識淵博,天下間的宗教學問皆有涉獵,不知是否有時間可以談談?」

 

三藏知識淵博?見鬼!要說學問,第一人選該是歐羅吧!我每天都看見歐羅拿書在看,至於三藏……我好像從沒見過他看書啊。

 

「好可愛的美少年!」一群少女看著希杰,發出高分貝的尖叫聲,她們像餓虎撲羊般的衝向他。

 

「小心!」我連忙快速將希杰拉開,並不是擔心希杰會被撲倒,而是擔心……

 

「轟隆!轟隆!」晴空中,數道雷電突兀的出現,瞬時將地上劈出幾塊焦黑,那幾個女生被嚇的面色如土,只能呆呆的站著。

 

「真是奇怪,怎麼這麼好的天氣會打雷呢?」麗莎邊說邊穿過那群崇拜者,往我們這邊走來。

 

『別亂來,要是劈到人怎麼辦?』我向她傳心通術警告著,這女人的個性真是太衝動了!

 

『放心啦!我的落雷一向打不準,再說,魔王鯨會幫忙擋下落雷,絕對不會讓她們受傷。』麗莎用著極有自信的語調說道,順帶將希杰拉到身邊,露出甜的膩死人的笑容向那群女生示威著。

 

「誰在使用雷系魔法?有沒有人受傷?」突兀的,一名男子的聲音在我附近響起。

 

回頭一看,那是個穿著藏青色長袍的男生,他的腰間繫著一把銀製彎刀,臉上不帶一絲笑容,眼神有些冷漠,看起來像是一個難以親近的人。

 

正當我還在打量他時,他突然轉過頭來,對上他的視線,我有些尷尬的笑笑。

 

「剛剛那落雷是妳使的?」他用著質問的語氣問道。

 

「呃……」我瞄了眼麗莎,她只是無辜的眨眨眼,裝成一副什麼都不知情的模樣。

 

「本城有明文規定,不得隨意使用魔法攻擊人。」那人不由分說的抓住我的手腕:「依照規定,妳必須被關入牢裡反省三天。」

 

哇咧!才剛到這邊就要被抓去關?犯人可不是我啊!我焦急的掙扎著:「等等!不是這樣……」

 

「等一下!」麗莎衝上前拉回我的手,並擋在我跟他之間:「你怎麼可以隨便抓人?我們才剛到這邊,根本不知道這裡不能……」

 

「就算不知道這裡的律法,也不能隨便對人使用魔法。」

 

「……」這句話讓向來善於巧辯的麗莎無話可說。

 

「不好了!架子要倒了!大家快逃!」一個喊聲傳來,尋著聲音望去,不遠處的一個鐵架搖搖晃晃,像是即將倒下。

 

「糟了!」那人立刻鬆開抓我的手,往架子那端跑去。

 

鐵架上堆了很多還沒釘上的木板、鐵板,鐵架下站了數十人,要是鐵架真的倒下,那後果肯定很嚴重。

 

不多想,我連忙召喚出土精靈:「明德爾,你快點將鐵架穩住。」

 

瞬間,鐵架下方的土像是有生命般,順著鐵架往上覆蓋、堆砌,原本已經斜了一邊的鐵架,這才停住傾倒的動作,但,鐵架上的木板、鐵板卻順著斜度,一根根、一塊塊往下掉。

 

不行!來不及!眼看著就要砸傷人了,我卻還沒趕到鐵架那邊,腦中閃過那些人被鐵板砸中的慘狀,心頭不由得一寒。

 

「魔王鯨!快點!」麗莎著急的聲音傳來,緊接著是一道巨大的黑影,掠過我眼前。

 

麗莎站在一個黑色巨型物體上,那物體載著她,快速往鐵架衝去,途中,麗莎的手上出現樹枝狀的雷電,手一揮,雷電聚成長鞭,將鐵架上落下的物體一一打飛。

 

魔、魔王鯨?看著載著麗莎的飛行物,我驚愕的瞪大雙眼。眼前的魔王鯨,身形放大數十倍,差不多是飛行船的一半大小。

 

魔王鯨什麼時候變的這麼大隻?在這之前,他還只是隻小鯨魚而已啊!

 

我還在困惑時,鯨魚的身體突然又起了變化,不斷的閃著光芒,接著……

 

「啊!」麗莎發出慘叫,她從高空中摔下,原本載著麗莎的大鯨魚,又變回小鯨魚了。

 

「麗莎姐姐!」希杰快速的衝向她,而人群中又是一道光芒乍現。

 

當我揉揉眼睛,看清楚眼前的景象時,我被嚇楞了。這不是因為見到麗莎摔到地面的慘狀,事實上她也沒摔在地上,而是摔到……一隻大白熊懷中。

 

天、天啊!我呆住了,現在是怎麼回事?大家在玩變身秀嗎?

 

「希、希杰?」麗莎同樣感到驚愕,她愣愣的望著他。

 

還來不及多說,幾片鐵片「碰、碰、碰!」的砸在兩人附近,鐵架上的物體持續掉落著,見情況危險,大白熊以身體護住麗莎,打算由自己擋下那些危險物品。

 

「笨蛋!」希杰這舉動讓夜伢生氣的大吼,他快速張出防禦魔法陣,擋在他們上空。

 

「全部趴下!」先前衝到鐵架邊的男子大聲命令。

 

在眾人依著他話趴倒後,男子像是在寫字一般,舉起空無一物的手,在自己前方比劃著,原本該是無形、無物的半空,竟然隨著男子的動作浮現出紅色符號,待書寫完成,男子沉喝一聲,那紅色符號像是有生命般,張成一張大網,網住倒下的鐵架,而後,網子帶著鐵架消失了!

 

不、不見了!那架子不見了!正當我感到訝異時,身後突然傳出一聲巨響,那鐵架竟憑空跳躍了十多公尺,倒在人群後面的無人空地上。

 

好厲害!這種特殊的咒法我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 

「麗莎,妳沒事吧?有沒有摔傷哪邊?」確定安全後,大白熊才擔心的開口問道。

 

「你真的是希杰?」麗莎無法置信的伸手摸著大白熊的臉。

 

「對不起,嚇到妳了嗎?」大白熊先讓麗莎站穩,而後才退開幾步怯怯的說:「因為我擔心用人形去接,會承受不住落下的力道,接不住妳,所以我就變回熊的模樣,熊的身體比較大,當肉墊絕對沒問題。」

 

「不,希杰變成熊的樣子也很可愛。」麗莎抱住他,臉貼著臉磨蹭著:「我很喜歡喔!」

 

「麗、麗莎……」大白熊一動也不動的站著,臉上出羞怯的表情。

 

「怎麼?變成熊之後,連稱呼也改了?」魔王鯨像是發現到什麼般,戲謔的笑著:「以前都是姐姐、姐姐的叫,現在已經變成直呼麗莎名字了?」

 

「呃?我……」大白熊尷尬的楞了下,他似乎也不知道自己怎麼會省去稱呼。

 

「天啊!熊竟然會說話!」人群中,有人驚呼出聲。

 

「什麼熊!那是獸人啦!」旁人糾正的道。

 

「我聽說,有些獸人還保留著動物的習性,個性粗暴,喜歡打架……」

 

「胡說八道!你們對獸人了解有多少?」聽到眾人不友善的語氣,同是獸人的姬生氣的大罵,邊說,姬邊亮出爪子跟耳朵:「要是你們再這樣隨便亂說,看我不撕破你們的嘴!」

 

見到姬這副凶惡的模樣,眾人全怯怯的噤聲,不敢開口多話。

 

「不要因為謠言影響自己的心情,既然知道他們對獸人不了解,妳又何必為這些話生氣?」三藏快步上前安慰她。「難道,謠言說獸人都是笨蛋,妳就會變成笨蛋?」

 

「才不是!」姬大聲的反駁著。

 

「那就對啦!」三藏笑著將姬拉離人群:「別人怎麼說那是他們的事情,妳只要做妳自己就可以了。」

 

大白熊,不,希杰聽著外人的評論,頭跟著低下,用著極細微的聲音對麗莎說道:「對不起,我剛剛沒有想太多,希望沒有嚇到妳。」

 

「說這什麼話!」麗莎輕斥了聲,她鬆開手,直視著希杰的眼睛說道:「不管你變成什麼模樣,你還是你!」

 

「就是說!之前就已經知道你是熊了,怎麼會因為你變身就被嚇到?」我十分同意麗莎的說法。「再說,獸族的變身我又不是第一次看到,以前來我們家裡玩的獸族長輩,還有人特地變身讓我當馬騎呢!」

 

不過,他們變的都是狼,熊的變身我倒是沒見過就是了。

 

「迪亞,妳是身在福中不知福,獸族的變身畫面一般人可是看不到的!」歐羅打趣的說道:「我曾聽說,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,獸族的人向來不喜歡在外人面前變身,今天的狀況算的上是珍貴畫面。」

 

「來、來、來,初到貴寶地,小弟就在這邊跟大家結個善緣。」三藏突然帶著姬出現在大白熊旁邊,他一手搭在熊的肩膀對眾人笑著。「剛剛那個變身畫面就算免費,想要摸大白熊的,請交十枚銅板,想看到我身旁這位美少女變身的,就請給二十枚銅板……」

 

「碰!」三藏話還沒說完,頭上就先挨了果力多一記。

 

「誰准你在本公子的城裡營業?」果力多瞪著三藏說道。

 

「親愛的,你竟然將主意打到姬身上來了?」姬拿出三藏專用大麻繩,向他拋了個惡狠狠的媚笑:「咱們到旁邊聊聊!」

 

三藏在瞬間被五花大綁,還來不及求救,他就被姬給拖開了。

 

「希杰,你要不要先變回來?」我問著他。畢竟,等一下我們要去果力多他家,一頭大白熊走在街上,一定會引起其他人的圍觀啊。

 

「我……我沒有衣服。」希杰尷尬的朝附近地上望去,地上有幾塊碎布,那是希杰身體變大時被扯裂的衣服。

 

「來到這邊還需要擔心衣服嗎?本公子家裡衣服多的是!等一下,本公子送幾十套給你!」果力多極度自豪的拍拍希杰的肩膀。

 

「少城主,歡迎您回來。」先前將鐵架憑空移動的男子,來到果力多面前,態度恭敬的拱手行禮。

 

「磽,好久不見,城裡情況好嗎?」果力多往四周掃視了圈,發問道。

 

磽?這個人就是磽!聽到果力多說出他的名字,我感到非常訝異。

 

「祭典近了,工地偶爾會發生點意外。」磽語調平淡又確實的回答著:「除此之外,城內沒什麼大事。」

 

「嗯。」果力多點點頭,像在想什麼般沉默了下,順手理了下頭髮,用著異常華麗的笑容對眾人笑著。「好了,本公子要帶朋友回去見父親跟母親大人,敘舊聊天就到此為止,大家可以去忙了!」

 

「是,少城主請慢走。」眾人順從的向他鞠躬行禮。

 

「還有,花跟燈籠的裝飾太單調了,大家用孔雀羽毛跟琉璃珠再點綴一下!」臨走時,果力多向眾人吩咐道。

 

「是!」眾人用著愉快的笑容,高聲的答著。

 

「請往這邊走。」磽走到果力多身旁,領著我們走向街道。

 

邊走,果力多邊跟磽介紹我們幾個,並隨口問磽有關城裡的種種事情,磽用著簡短的語氣一一回答。

 

「今年的收成很不錯,除了城內自足外,還有多餘的糧食可以供應別城。」

 

「城主下令修築的古鐘塔已經完工,舊大鐘的聲音有點變質,改換上新的大鐘使用。」

 

「新一批防守士兵已經訓練完畢,過幾天就可以將他們編入軍隊。」

 

一邊回答,磽一邊領著我們往人少的小徑走去。

 

怪了,怎麼越走越偏僻?要防備偷襲嗎?可是,這是果力多他們的地盤耶,應該不至於會被暗算吧?再說,依照磽剛剛展現的身手,他肯定有能力保護果力多,沒必要往小路走啊!

 

看著街上的人越來越少,路也越走越小條,我不解的插嘴問道:「為什麼我們要走小路?」

 

「因為會影響工作。」磽直接了當的回著我。

 

呃?沒想到會是這樣的回答,我愣住了。

 

見我一臉狐疑與困惑,磽才又補充說明道:「大街上人多熱鬧,大家見到少城主,免不了上來寒暄問候,這會耽擱不少時間,還會延誤工作進度,走小路可以免去這些狀況。」

 

原來是這樣,我終於懂了。

 

在小路跟巷子中繞了幾繞,我們終於到達果力多他家……外圍。

 

本以為進入大門就算到達了,沒想到,我們從大門走入之後,先是穿過一座庭院、三棟原以為是果力多他們家的屋子,以及一個人工小湖,然後,我們又看到一座圍牆,裡頭是果力多口中說的「本屋」,也就是果力多跟他爸媽居住的地方。

 

那、那之前看到的三棟屋子是做什麼用?總不會是裝飾用的空屋吧?我真是大感好奇啊!

 

「前兩棟是長老跟輔佐大臣住的屋子,最後一棟是議會屋。」磽向我解說著。

 

呃?我還以為是守衛、僕人住的地方哩!

 

「守衛跟僕人是住在外圍的小屋。」磽再次向我說明。「這裡大致上分為內外圍,外圍是讓部下、隨侍活動的地方,內圍是城內重要大臣居住的住所,居住在這裡的人數約有兩千多人。」

 

「簡直就像縮小版的城鎮!」我驚愕的叫著。這裡比麗莎住的宮殿大多了!

 

『真是大格局的建築,不愧是第一名城啊。』狂回顧四周稱讚的道。

 

的確,這裡真是有名城的氣派跟架勢,一路走來,眼前所見的造景都有外界不能比的宏大氣勢。

 

不過,也因為這裡實在是太大了,我們走了一個多小時才到達目的地──果力多他住的地方。

 

好累,既然蓋這麼大的城,怎麼不安排輛馬車?這樣出入也才方便啊!我的腳都快要走廢掉了。

 

因爲果力多的父母親正巧外出,所以磽便先帶我們到房間休息,一走進房間,我整個人攤倒在床上。

 

「您的衣服等一下會幫您送來,請稍等一會。」房門外傳來一個細柔的女生聲音。

 

「謝謝。」聽到外面的喊話,我連忙坐起身向外頭的侍從道謝。

 

順帶提一下,磽為了照顧我們的需要,一個房間各派了兩位侍從負責服務,第一次被人這樣服侍,感覺還真是怪怪的。

 

「能夠服務您,是我的榮幸。」外頭的女生恭謹的回著我:「要是有事情,請儘管開口吩咐,我會在門外待命。」

 

呃?在外面等我吩咐?這樣不會很無聊嗎?一想到有人一直在門外守著,我就覺得渾身不自在。

 

我連忙向她喊了回去:「妳可以先去忙妳的事情,我想要先睡一下,短時間不會找妳。」

 

「是,用餐時間我再過來叫您。」女生說完便離開了。

 

『喂!等等!』狂突然開口向我叫著:『叫她先給本大爺送幾壺好酒上來!』

 

『送你個頭!不要一天到晚想喝酒行不行!』我瞪了狂一眼。

 

『妳懂什麼!江翠城釀的酒可是全東方大陸最有名的好酒,難得來這邊,大爺我怎麼可以不好好喝個夠!』

 

『管你那麼多!總之,我是絕不會幫你叫酒的!』我可不想讓人看到一隻兔子醉醺醺的打醉拳!

 

『哼!妳以為妳這樣做,大爺我就沒其他辦法?』狂說完便快速的跳出窗口,瞬間不見兔影。

 

這傢伙應該是去找酒了!算了,隨他去吧!懶的管他了。我倒回床上,閉上眼睛沉沉睡去。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