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6月22:網仙04


8月:網仙05


§ 活動記事 §





目送他們離開後,季薰快步前往爭吵的地點,只見幾隻模樣看似小孩、長著尖長耳朵跟小角的矮小妖怪,激烈爭搶著同一樣物品,互相鬧成一團。

「這是我的!我的、我的!」

「我先看到,是我的!」

「才不是!誰搶到就是誰的!」

「噓、噓!小聲點,你們該不會想將整座墓園的人都給吵醒吧?」鎮守此區的土地公,杵著柺杖、滿臉驚恐與無奈的搖頭。

「快點安靜下來,閉上你們的嘴!也不想想現在是什麼時間了,你們吵什麼吵?要是將墳墓裡的人吵醒,我可不負責你們的安全!」

「這裡是怎麼了?為什麼在吵架?」季薰開口詢問。

「妳、妳來的正好,快點叫他們不要再吵了。」土地公上前拉著季薰,著急的說道:「當初是你們說不會惹出麻煩,我才答應讓你們在這邊辦活動,現在他們卻吵成這樣,還好這邊離墳場比較遠,不然可就糟糕了。」

「真的很抱歉,土地公伯伯。」季薰半撒嬌的道:「我們出發前的確跟他們叮嚀過,要他們不可以惹事,我也不知道為什麼他們會變成這樣,真的很對不起……」

「賠罪道歉的事情先擱著,妳現在快點制止他們。」

「我知道了。」

回應了聲,季薰快步上前,一把奪過妖怪們爭奪的物品──一根巧克力棒。

「就為了一隻巧克力棒,你們吵成這樣?」她哭笑不得的看著妖怪們。

「那是我的!是那個蜘蛛姐姐給我的!」其中一隻小妖怪喊道。

「才不是,她是要給我!」

「不是,那是我的!」

幾張小嘴嘰嘰喳喳的喊個不停,季薰這也才弄懂這場爭執的起因。

「真是的,食物至少也該注意一下人數吧。」季薰頭疼的碎念,她手上的巧克力棒,若是均分給這幾隻小妖,每隻妖怪大概只有半口的份量吧。

「這邊是在吵什麼?」就在他們吵鬧不休時,巡邏此地的牛頭與馬面正巧出現。「福德正神,這裡是怎麼回事?」牛頭的大眼一瞪,幾名小妖隨即嚇得僵住。

「這群小妖在你的管轄鬧事嗎?需不需要我們幫忙逮捕?」馬面詢問道。

「沒、沒有,我們沒有鬧事。」

「我們很乖、我們很乖。」

聽到對方要捕捉自己,小妖怪們連忙縮到季薰與土地公身後,連連求饒。

「兩位誤會了,他們不是鬧事的妖怪。」季薰面色尷尬的說道:「他、他們是、是……」

「是我找來幫忙整理環境的妖怪。」土地公接口回道:「因為我覺得最近墓園有點髒亂,所以就雇了他們來幫忙整理環境。」

「對、對,就是這樣沒錯。」季薰連連點頭,「剛才是因為他們貪玩,說話聲音大了一點,所以你們才會誤以為他們在吵架。」

「福德正神,你的意思是……這些妖怪是你聘雇來清理環境的工人?」牛頭與馬面互望一眼,眉眼間流轉著懷疑。

的確有妖怪從事這樣的職業,讓神或人聘僱,替他們辦事藉此換取酬勞或溫飽,只不過那些妖怪與這些小妖們還是有著不同,明眼人一看就能夠清楚分辨,就像是同樣穿著學生制服,可是外人還是能藉由一些特徵分辨出學生們所屬的學校。

「是真的,我們的確是受到土地公委託來這邊清掃。」季薰順著土地公的話接下,同時還遞出了事務所的名片,「這些小妖是事務所的員工,因為是新進人員,沒有太多機會能夠外出服務,這次是承蒙福德正神恩澤,這群小妖才有這個機會來這邊學習。」

「XX事務所?這是什麼東西?」牛頭與馬面眉頭皺的更緊了。

「這個是小弟近幾年成立的事務所,往後還請兩位大哥請多多關照。」魈突然現身在季薰身旁,笑容滿面的說道。

「原來是你啊,魈老弟。」牛頭彷彿見到熟人的喊:「真是好久不見,你什麼時候回來的?怎麼我都沒有聽說你的消息?」

「我剛才還在想到底是誰有這種能耐,連這種工作也能接到手。」馬面臉上的質疑全一掃而空。「聽說近幾年佐˙司魂院聘雇了一位高手辦案,那個人該不會就是你吧?」

「當然不是,馬大哥你太高估我了。」魈打哈哈的回道:「那邊高手雲集,大案子全都是他們內部的人在執行,我只是撿一些小案子賺賺外快。」

「他們都是你的員工?」馬面確認的詢問。

「是啊。」魈拍拍季薰的肩膀,「她叫做小季,是我的助理,其他幾隻是來事務所打工的小妖。」

「好小子。」牛頭搭上了魈的肩膀,揶揄的說道:「這麼久沒有你的下落,還以為你又離開了,原來是在忙著賺錢沒空跟我們哥兒倆連絡?」

「沒辦法,最近經濟不景氣,不努力工作賺錢不行啊。」他故作委屈的苦笑,話鋒一轉,他又恢復嘻皮笑臉的模樣,「我這麼做也算是在幫你們分憂解勞,這凡間的事情這麼多,惹禍闖事的眾生一堆,身為你們的好友兼知己,當然希望兩位老大哥肩上的負擔能輕一點啊。」

「嘖!這麼久不見,你這張嘴還是一樣厲害,油嘴滑舌。」牛頭搖頭笑道。

「沒,我說的可是肺腑之言、句句屬實。」魈拍拍胸口,一臉的真摯與誠懇。
「既然是來這邊清掃,那就快點掃一掃離開吧。」馬面叮囑著眾人。「最近這個區域不太尋常,你們不要多做逗留。」

「不尋常?這裡是怎麼了嗎?」季薰好奇的探問。

「你們不知道啊?」牛頭瞪大了眼睛,興致高昂的說:「這附近常常出現怪氣味,一些樹木都枯死了,部份區域的土壤也變成黑色,有時候還有奇怪的妖氣出現,我們懷疑有人在進行奇怪計畫……」

「只是懷疑而已。」馬面以眼神示意牛頭不要多說太多,「目前一切都還在調查階段,還沒有發現確切的證據。」

「這件事情我有聽說。」土地公插嘴道:「其他幾座山頭也有這樣的情況,山神們為了這件事情很煩惱。」

「其他山頭也是?聽起來很不尋常……」季薰短暫的沉思幾秒。「近期有沒有發現什麼異常?像是異種再度出現或是發現其他怪異生物?」

不知道為什麼,季薰第一直覺認定這些事情跟那個怪博士「特倫斯」有關。

「小老弟,看來你請到一位好奇心很重的助手。」牛頭瞪著一雙大眼,在季薰身上掃視。

「她問這麼多問題,該不會是想接下這份工作賺外快吧?」馬面似笑非笑的說道:「如果真的有這個意思,我可以幫你在城隍爺面前說一下,請他將這份差事外派給你。」

「不成、不成。」牛頭持反對意見,「所有事情都發外包,那我們要做啥?我可不想整天到處閒晃巡邏,魈老弟,就算你再怎麼缺錢,還是要留點事情給我們做做、衝衝業績啊!」

「牛大哥,你誤會了,我沒有要搶工作的意思。」魈搖頭笑笑,順帶用手肘撞了撞季薰,「小季,這些事情是大哥他們的工作,不關我們的事情,妳不要問太多。」

「可是……」

「噓──」魈以食指抵在她的唇上,順勢上了「禁言術」,不讓她再開口多問。

「……」不滿的瞪了魈一眼,無法開口的季薰現在也只能壓下心底的眾多疑問。

「對了,我們三人也很久沒有聚聚了,改天找個時間一起去喝酒?」魈轉而向牛頭馬面詢問。

「哈哈哈,好!這個提案正合我意!就這麼說定了。」牛頭往魈的背上拍了一下,強大的力道讓他險些往前撲倒。

「最近出現很多新型的變異妖怪,你們外出時要小心點。」馬面向眾人叮囑道:「福德正神,若你這裡有發生什麼怪異情況,請馬上通知我們。」

「好,我會注意。」土地公點頭答道。

確定四周沒有異狀後,牛頭跟馬面隨即前往別處巡邏,也就在他們走後,季薰嘴上的術法這才被解除。

「下次你要是再用這種招式封住我的聲音,我就直接砍了你!」季薰氣憤的警告著。

「要砍我可以啊。」魈痞痞的笑道:「只是砍我之前,請妳先還清妳的債務,明白嗎?欠債的小季。」

「……你放心,我一定很快就會還錢!」季薰篤定的回道。

等東伶一回來,我馬上跟他借錢,然後用那些錢砸死你!她恨恨的想著。

「呼~~好險,還好沒有被抓走。」幾隻小妖怪鬆口氣拍拍胸口。

「剛才嚇得我差點尿出來。」一隻小妖發抖的說道。

「哈哈哈,膽小鬼、尿尿妖。」其他小妖怪取笑著他。

「我才不是膽小鬼!你們剛才還躲在我後面!你們比較膽小!」

「吵死了!」土地公拿起拐杖,在小妖們的頭上各敲一記,痛得他們慘叫連連。

「叫什麼叫?這只是一個小懲罰。」土地公叉著腰責備道:「你們以為剛才那種說法他們真的相信嗎?要不是因為最近事情多,他們忙得沒空理你們這些小妖,你們早就被打成薄餅了!」

「土地公說的沒錯!」魈笑吟吟的點頭:「要不是有這位善良、仁慈、熱心公益的土地公幫忙說話,這件事還不知道該怎麼善後,你們幾個可要感激在心。」

「少在那邊灌迷湯。」土地公板起臉孔,「我可是事先聲明,他們是你們帶來的妖怪,以後要是發生什麼事情被追究,你們要負起全部的責任。」

「這是當然的,我家老闆一定會負責任,他一定會心甘情願接受懲罰。」季薰將責任全推給魈。

「是啊、是啊。」手一攬,魈將季薰攬在懷中,「我跟我的助手一定會負起全部的責任。」

默默的白了他一眼,季薰直接在他搭自己肩上的手背捏了一把。

「痛……不過就抱一下,反應這麼激動做什麼?」魈不滿的低聲嘀咕。

「你這種行為我可以告你性騷擾。」季薰冷聲說道。

「騷擾?哈、哈、哈。」魈大笑幾聲,反駁道:「像妳這種脾氣糟糕、心智不成熟的小鬼,才不是我喜歡的類型,一點女性特質跟魅力都沒有,誰會想騷擾妳啊。」

「你──」

「好了、好了,要吵架你們回家去吵,別在這邊煩我。」土地公阻止的揮手,「我要休息了,你們快點離開、不要打擾我睡覺。」

「等等。」季薰先一步攔住他,「我還有點事情想請教你。」

「妳是想向我探聽這附近的異常情況?」土地公猜出她的想法,「與其問我,妳不如去問山神,他們知道的肯定比我多。」

丟下這句話,土地公一溜煙鑽回他的小廟,不再現身。

山神嗎?季薰將土地公給的線索給記在心上。

「好了。」魈冷不防的往她額上拍了一記,「活動還沒結束,快點回去工作。」

「你講話為什麼要動手動腳?就不能用說的嗎?」被他這麼一打,季薰的額頭頓時微微泛紅。

「誰叫妳一臉呆呆的樣子,我還以為妳睜著眼睛睡著了。」

魈轉身離開,季薰追在他身後生氣的嚷嚷。

「誰會睜著眼睛睡覺啊!你根本是在強詞奪理!」

「很多人都會啊,我也會這一招,要我教妳嗎?」

「不用了!」季薰沒好氣的回絕,「我又沒有在睡覺,我剛才是在想事情!」

「是嗎?妳在想什麼?」

「我……」才想回應,季薰卻發現腦袋一片空白,什麼也想不起來。

「奇怪,我記得我剛剛明明……」

「唉~~累了就說一聲嘛!我又不是什麼壞心腸的老闆。」魈拍拍她的頭,「這場活動結束之後,妳好好睡一覺,明天下午再來上班。」

「我才不覺得累,一定是你剛剛打我頭的關係!」季薰抗議著,「以後不准打我的頭!都被你打笨了!」

「是、是,什麼都是我的錯。」魈無奈的聳肩。

兩人就這樣一邊鬥嘴、一邊往集合地點走去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come222
  • ……好想戳欠打大叔#
    你看!你看看!小薰都被你帶壞了!OAO!
  • xyz8923
  • 原來魈會消除別人記憶的法術阿...
    剛剛彈季薰的頭一定是要讓她忘記吧
    但是跟魈在一起就感覺季薰講出來的話沒有那麼欠打了(跟上一節比)
    哈哈
    應該是因為旁邊有個欠打大神了嘛><
    魈分明就是故意激薰嘛
    明明薰就很有魅力的說~
    呼喊~東伶大好啊(干他啥事XD)
    因為我是東伶迷啊><
    希望第3集有他的出場阿--------
    好期待領到書的那天唷~
  • a65476
  • 大大~你少打一個字
    一把奪過妖怪們爭奪的物品-------- ‘一’根巧克力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