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9月21日:網仙05(完結)


§ 活動記事 §




 

循著手機上的地圖指標,一行人來到位於市區的公墓,近百座樣式相近的墳墓林立其中,看起來頗具規模,由於平日僱有專人管理,墓園裡頭倒也十分乾淨。

「好像沒什麼不一樣。」葛瑞坐在矮牆邊,懶洋洋的道:「伊恩,妳那裡有沒有發現什麼?」

「沒有,看不到異常。」伊恩站在附近的大樹上,往遠處眺望。

「大家安靜。」夏契爾低聲示意道。

也就在全部人都噤聲,豎起耳朵傾聽時,他們才在靜默中聽見細微的交談聲。

「欸,走、走慢一點啦。」

「不要拉我拉的這麼緊,我的手快被妳抓到瘀青了。」

「人、人家害怕嘛~~」
談話聲有男有女,從他們刻意壓低的音量聽來,似乎是正在進行什麼隱密的活動。

 

「嘖!現在的年輕人真是無聊,竟然三更半夜跑來墓園玩?」伊恩面露嘲諷的搖頭。

「妳怎麼知道他們是在玩?」葛瑞曖昧的輕笑,「說不定他們是來這邊約會,團體約會沒聽過嗎?」

「來墓園約會?現在人喜歡這種『寧靜的情調』嗎?」伊恩不認同的撇嘴。

「注意,十點鐘方向、兩百公尺處偵測到異常磁波。」敲打著筆記型電腦,薇菈說出她的發現。

「過去看看。」夏契爾率先朝目標走去。

才接近薇菈所說的位置,幾個人隨即發現周圍的磁場改變。

「薇菈,偵測一下。」夏契爾要所有人停下腳步。

薇菈拿出一個像是手電筒的物品,往前方空中一照,一個方形結界壁隨即出現。

「防護型結界,專門用來隔絕A級以上的妖怪。」觀察結界後,薇菈說出它的用途,「搜查部發現的異常磁場應該就是這個。」

「在這種荒涼的地方設置結界?」伊恩狐疑的四下張望,「那是要保護誰啊?」

「管它要保護誰。」葛瑞打了一個大呵欠。「現在真相水落石出,異常磁場就是結界,我們可以收工了。」

「這樣就收工,報告該怎麼寫?」薇菈沒有離開的意願。

她往四周找了一會,最後在草堆裡發現幾束草被人綁成奇怪的結。

「草結?」尚漓納悶的皺眉,對方結綁的手法讓他感到熟悉。

「真有趣,光用草結就能造出這麼堅固的結界,看來對方很擅長此道。」薇菈臉上浮現異樣的笑容,手一揮,那草結便被無形的風刃給切斷。

在草結掉落時,保護區域的結界屏障也隨之消失。

「喂喂,薇菈寶貝。」葛瑞斜倚著樹幹、眉頭微蹙的說道:「破壞別人的結界可是一種找碴行為。」

「不找結界主人問個清楚,上級那邊也不好交代。」薇菈兩手一攤,狀似無奈,「那些人一直很喜歡找我們麻煩,你又不是不知道。」

「擔心那些老頭子做什麼?」伊恩哼了一聲,神情極為不屑,「那些老古板從來就看我們不順眼。」

「事實上,我才懶得管那些人怎麼想,我只想回去睡覺。」葛瑞瞇著眼睛說道,疲憊的模樣彷彿下一秒他即將沉沉睡去。

「如果你想要『親自』寫這份報告,那我也不反對。」薇菈微笑以對。

聽到這個「威脅」,葛瑞做了一個拉上嘴巴拉鍊的動作,識相的閉嘴。

也就在這場對話暫時停止之時,他們聽到急速朝這裡跑來的腳步聲。

「出現了。」伊恩笑著。

當眾人目光往腳步聲方向集中時,一抹窈窕的身影同時現身。

率先印入眼簾的是一件白色長大衣,領口位置有長毛邊裝飾,裡頭搭著一件黑色貼身上衣,胸口位置特別挖了一個造型缺口,若隱若現的乳溝極為誘人,在這已經帶有寒意秋末夜晚,她的下身卻穿著一件百褶短裙。

在路燈的照耀下,眾人發現對方有一雙獨特且出眾的瞳孔──近乎黑色的深藍,卻又像鏡面、水晶一般,反映出璀璨的金屬光澤。

「薰?怎麼是妳?」沒料到會在這裡遇見熟人,尚漓喜出望外的喊。

「阿漓?你怎麼會在這裡?」季薰意外的一愣。

「我跟其他組員來這邊巡視啊!」尚漓開心且得意的笑著,「聽了之後妳不要嚇到……我、成、為、死、神了!」

「我知道,而且夏契爾還是你的組長對吧?」沒有尚漓預期中的驚訝反應,季薰如同往常般笑著。

「咦咦?為什麼妳會知道!」尚漓真是大感意外。

「這是商業機密。」季薰故作神秘的笑著。

「吼!告訴我啦!」尚漓嘟著嘴,明顯表現出不滿,「妳這樣我會很好奇耶。」

「不止是你,我也感到很意外。」夏契爾面露微笑,卻毫無笑意。「為什麼死神殿內部的事情,外界的人會知道?另外,我要更正一點,我只是『代理』組長。」

「而且這項人事命令今天才發佈。」薇菈點出另一個重點,「消息再怎麼靈通,也不可能會如此迅速,除非內部有人接應。」

「妳這是在質疑你們死神殿成員的忠誠嗎?隨便懷疑自己人可不太好。」季薰頑皮的笑著。「或許你們可以換個角度想想,『天底下其實沒有秘密,只有知道與不知道而已』,而我剛好是知道的那一個。」

「妳也是可疑的那一個。」夏契爾目光銳利的在她身上探量。

「好恐怖的眼神,你們現在是將我當成間諜嗎?」季薰狀似害怕的退了一步,「該不會打算把我綁起來嚴刑逼供吧?」

「我對凌虐人不感興趣,不過若是有必要,我也會這麼做。」夏契爾誠實回道。

「所以說,為了我的小命著想,我似乎應該要稍微透露一些?」季薰故作猶豫的說道:「可是我又不是探索什麼重大機密,我只是因為『關心』朋友、『擔心』朋友,才會請人幫我打探消息,對方也是看在我苦苦哀求的份上才答應幫忙,於情於理,我都不能出賣那個人啊,相信夏契爾組長應該可以理解我的想法吧?」

「是『代理』組長。」夏契爾更正道:「看來妳知道的事情比我預料中還多。」

「咦?有嗎?這種事情不是你們死神殿的人都會知道嗎?」季薰裝傻的回道。

「妳並不是我們死神殿的人。」夏契爾針對她的說詞回應。

「哎呀呀,分的這麼清楚做什麼呢?」季薰打趣的聳肩笑道:「雖然膚色不同、國籍不同,可是我們最初都是同一個祖先進化來的不是嗎?算起來也是同一種血脈嘛!何必分什麼你的我的她的?就算不牽扯到血脈,不是有一句話說『在家靠父母、出外靠朋友』?你跟阿漓是同一組的夥伴,而我是阿漓的朋友,這樣算起來,我跟你也是朋友,朋友之間有些事情不要計較那麼多嘛~~」

「……薰,妳變了。」聽到這番似是而非的說詞,尚漓不可置信的搖頭。

以前的季薰說話總是直來直往,只要是自己認為對的事情,她總是理直氣壯的回應,就像是剛才的問話,若是以前的季薰,肯定會說「知道這些事情又沒有怎麼樣,你們會不會太大驚小怪了?阿漓是我的朋友,我向別人打聽他的消息不行嗎?難道我做事還要經過你們同意?」

衝動、直接、說話有時令人招架不住,這就是尚漓認識的季薰,然而現在,尚漓真不知道該說她變得圓滑婉轉了,還是該說她懂得交際應酬。

總之,面前的季薰讓他覺得有點陌生。

「阿漓,相信我。」季薰語重心長的搭著他肩膀,「要是你經常跟一個可惡、無恥、油嘴滑舌、做事不負責任的傢伙相處,你也會變得像我一樣。」

季薰話說的咬牙切齒,尚漓卻聽得極為模糊。

「妳是在說誰啊?我認識嗎?」他怎麼想也想不出有哪個朋友跟這些缺點相呼應。

「就是──」

「不要將話題扯遠,妳還沒有回答問題。」伊恩緊咬著問題不放。

「欸……我們不能跳過這個問題,討論別的嗎?」季薰無奈的抓抓頭髮。

「不行。」伊恩篤定的搖頭。

「夏契爾組長、夏大人,拜託、拜託,求求你高抬貴手吧!」發現對方似乎不肯輕易作罷,她乾脆雙手合十的向夏契爾哀求。

「要是你真的要追究,乾脆懲罰我好了,看你是要打還是要抓我去關,隨便你,反正我絕對不能害了那個幫助我的人。」

季薰軟聲軟語的請求,同時表現出一副「就算你打死我,我也不能出賣朋友」的可憐模樣。

「……我知道了。」夏契爾皺眉回應,「看在妳並不是涉及重大要務,這件事情我就不跟妳追究。」

「謝啦!以後有時間我請你吃飯。」季薰拍拍夏契爾的肩膀,笑嘻嘻的說道。

「吃飯就不用了。」夏契爾直接拒絕,「妳只要告訴我,為什麼要在這邊設立結界。」

「為了保護一群笨蛋。」季薰無奈的聳肩。「我有一位朋友今年剛考上大學,加入一個叫做『黑暗研究社』的社團,那個社團的宗旨就是研究鬼神、妖怪、還有所有跟黑暗有關的東西,像是恐怖的遊戲、恐怖的電玩、恐怖的電影……上星期他們社團突發奇想,要來個恐怖大冒險。」

說到這裡,她朝眾人聳肩苦笑。

「本來我不想接這個案子,可是我那個貪心、無恥、好色到極點的老闆,一看到年輕可愛的女同學就投降了,一下子說會提供他們這方面的資料、一下子又說要幫他們辦這場大冒險,如果不是我堅持多多少少都要收一點錢,我看他大概會免費接這個案子。」

「妳老闆?薰,妳又換工作了嗎?」尚漓困惑的追問。

「這個就說來話長了。」季薰重重的嘆了一口氣,「簡單來說,我委託魈幫我拿回眼睛,可是因為沒錢給他,所以暫時當他的助手打工賺錢……」

「魈?這名字怎麼聽起來很耳熟?」葛瑞狐疑的思索。

「葛瑞,你真的很沒有記性。」薇菈搖頭道:「我們之前出任務時,跟他交手過幾次你忘了嗎?」

「喔喔,我想起來了,是那個魈啊。」葛瑞拍了一下額頭,「我記得伊恩好像每次跟他交手,都是敗在他手上。」

「才沒有每次!」伊恩氣呼呼的反駁:「我跟他有兩次平手!」

「有嗎?我怎麼沒印象?」葛瑞皺眉回道。

「的確有兩次。」推了推眼鏡,薇菈淡淡的笑著,「一次是因為建築物要爆炸了,所有人必需快點撤退,另一次原因則是……他救了妳,所以妳說妳要放他一馬,不跟他打。」

「他、他那個才不算救人!」伊恩的表情略顯尷尬,「哪有人救人是將人推下海去的!」

「不承認也沒關係。」薇菈無所謂的聳肩,「但是當初要不是有他推妳一把,妳早就死了。」

「……」伊恩不情願的閉嘴,不想跟薇菈在這個話題上爭論。

「真沒想到,那個魈還是一個好人啊。」葛瑞打趣的笑著。「我還以為他只會干擾跟破壞我們的任務呢。」

「那個人才不是什麼好人!他是沒良心的黑心奸商,表裡不一、笑裡藏刀的壞人!」想起之前魈害自己被死神抓走,尚漓就一肚子火。

「除了壞心之外,他還好色、小氣、愛計仇。」季薰補充著,「簡直是欠揍到極點!」

「薰,既然妳都知道,為什麼還要當那個人的助手?」尚漓真是百思不解,「你不是最討厭這種人的嗎?妳怎麼會委託他……妳、妳這樣根本是誤入歧途!妳不怕那個人會把妳給賣掉嗎?」

「你以為我願意這樣啊?我也是千百個不願意啊。」季薰無奈的扁嘴。

「既然不願意,那妳……」

「停,夠了,不要再唸了。」季薰制止的喊,「事情都已經成定局,就算你說道口乾舌燥也沒有用。」

「不行,不可以這樣!」尚漓不死心的說道:「沒錢就去找東伶借錢啊!他一定會借妳,我們現在就去找他。」

抓著季薰的手,尚漓轉身就想往東伶的住所衝去。

「東伶現在人在國外出差。」季薰攔住他,「不知道現在是在巴黎、美國還是哪裡,總之,他要三個月以後才會回來。」

「那找凱安……」

「凱安跟東伶一起出去。」季薰面露苦笑,「你以為我都沒想過借錢的事情嗎?誰叫時間點這麼不湊巧,要找他們幫忙時,人全都不在。」

季薰原本就打算等川羯的事情一結束,她就向東伶借錢還債,立刻跟魈結束這場合約關係,沒想到事情卻不如她預期的順利,現在她也只能乖乖忍耐,直到東伶回國為止。

「要不然我們去找其他人借?幾個朋友湊一湊應該夠……」

「不用了,不過三個月而已,我等東伶回來。」季薰安撫著他,「這段時間我剛好可以學一些東西,說不定以後還可以像他一樣接case維生,雖然收入不太穩定,不過有些委託人出手還挺大方的呢!」

「但是──」尚漓還想勸季薰,但卻被手機鈴聲打斷。

「喂,我是季薰。」她接起電話,「嗯,結界我正在修復,不,沒事,不是妖怪破壞……沒關係,你們可以繼續活動。」

「是那個人打來的?那個黑心老闆?」在季薰掛上電話後,尚漓隨即追問。

「不是,是婉清。」

「婉清?」

「就是我剛才說的朋友啊……啊,對了,你好像沒見過她。」季薰簡短的做了說明:「婉清原本在檳榔攤打工,是朱姐的助手,後來朱姐要她去唸書,多學習一些知識,然後就是我剛才跟你說的那樣,考上大學、加入一個奇怪的社團,就是我剛才跟你說的,叫做『黑暗研究社』的社團。」

蹲下身,季薰隨手抓了幾束草,將它們結成草結,恢復結界的功用。

「我真的搞不清楚這些人在想什麼?他們覺得這麼作好玩嗎?」拍去手上的塵土起身,季薰繼續發著牢騷,「如果他們能『看見』我真想去請一些朋友讓他們『開開眼界』,讓他們知道這種事情不能這樣胡鬧。」

「很有趣的結界手法。」觀察她的行動後,薇菈輕笑著,「看來妳跟尚漓的老師應該是同一位?」

「是啊,不過阿漓的結界比我厲害……」

話說到一半,季薰臉上的笑容突然歛起,長刀迅速在她手上出現,反手往後一刺,黑暗中,一隻不知何時潛到她身後的異種現身,連慘叫聲都來不及發出,就被長刀貫穿了要害。

「嗶嗶嗶──嗶嗶嗶──」就在此時,幾名死神的手機響起。

「靠!妖怪都已經被殺死了,現在才傳簡訊有屁用啊?」看完手機上的警告簡訊,伊恩沒好氣的碎念。

「看來這位小姐不止結界功夫了得,偵查力也十分敏銳。」薇菈推了推眼鏡,笑容燦爛的說道。

「如果你們像我一樣,每天都會被這些異種偷襲,你們肯定也能夠反應迅速。」收起刀,季薰回以無奈的苦笑。

「這裡是魈,呼叫小季、呼叫小季, OVER。」帶著雜訊的男子聲音突然傳出。

無奈的翻翻白眼,季薰將掛在後腰處的對講機拿出。

「幹嘛?」她沒好氣的問。

「小季,妳忘記說OVEROVER。」

O……你個大頭鬼。」季薰臉上掛著笑,說出的話卻帶有隱隱的怒氣,「有話快說、有屁快放,不然我要結束通話了。」

「暴躁的小季,經常生氣會影響身體機能,或許妳應該多吃水果降降火氣,OVER。」

「……」季薰直接按下了通話結束鍵。

過了一秒鐘,對講機又傳出魈的聲音。

「呼叫小季、呼叫小季,OVER。」

「說。」季薰冷冷的回應。

「靠近終點的地方,有幾隻小妖怪玩的太瘋,干擾到土地公睡覺,請妳去處理一下,OVER。」

「知道了。」結束通話,季薰朝幾個人揮手道別:「不好意思,我要先去忙了。」

「薰,我跟妳去。」尚漓主動要求道。

這麼長的一段時間沒有見面,他很希望能跟季薰好好聚一聚,他想跟她聊聊這段時間雙方的生活瑣事。

「這樣可以嗎?」季薰遲疑的反問:「你現在在執行勤務,而且還是跟其他同伴一起行動……」

「放心吧。」葛瑞悠哉的笑笑,「DA小組跟其他死神隊不一樣,只要工作完成就行,工作以外的時間採自由放任制度,對吧,夏契爾?」

「嗯。」夏契爾點頭回應。

「嗶嗶嗶──嗶嗶嗶──」熟悉的響聲再度響起。

「嘖!怪物都已經打死了還吵什麼吵?」伊恩沒好氣的叨唸,拿起手機一瞧,她困惑了。

「這個手機是不是壞了?」

簡訊的附件地圖上頭,以小圓點標示出怪物,怪物位置距離他們差不多一兩公里遠。

「二、五、八……看起來好像有十隻左右?」伊恩數著上頭的圓點數目。

「可憐的尚漓寶貝,看來上天不肯給你休息的機會。」葛瑞幸災樂禍的笑著。

「走吧。」夏契爾催促著動身。

「可是……」尚漓還想掙扎。

「沒有可是。」夏契爾直接拖著他的後領走人。

「薰,放假的時候我會回去找妳!還有,如果妳被欺負了,記得告訴我!」被強行帶走的他,嘴裡不停的喊。

「好、好,我知道了。」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xyz8923
  • 我那時候看到季薰說話時
    還以為那是魈假扮的呢...
    想說季薰怎麼感覺跟他越來越像了
    (說話有點痞痞的...然後又是"商業機密")
    魈跟東伶比起來真的差太多了啦
    一個是成熟溫柔的大人
    另一個就是個痞子
    (看到年輕女學生的請求那邊整個傻眼....
    魈你何時轉行當色老頭了阿阿阿阿--------)
  • come222
  • 樓上的,不是轉行
    他本來就是了(拍肩)
    不用過於驚訝= =
  • xyz8923
  • 哈哈
    只是魈在我心目中
    從原本的痞子變成了色老頭
    這兩個還是有差拉X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