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9月21日:網仙05(完結)


§ 活動記事 §






《黃泉之狩》一般版封面 (人物:季薰)



 
街角,熱鬧的喧嘩聲從某間店裡傳出,這家店鋪沒有招牌,只有在門前擺放上幾盆花草當作裝飾與標的。
拉開門,各種食物的香味立刻撲鼻而來,店內人滿為患,服務生忙的不可開交。
店裡的裝潢以木製為主,木地板、木牆、木桌木椅、木頭吧檯等等,牆上裝飾幾幅裱框的水墨畫,營造出一種特殊氛圍。
「季薰,妳終於出現了,這陣子都沒見到妳,妳跑哪去了?」熟客熱絡的跟她打招呼。
「聽說妳跳槽去咖啡館工作,真的嗎?」
「才不是跳槽,我是去幫忙。」她澄清道:「那邊的老闆娘是命子的朋友,聽說廚房缺人手,命子要我過去幫忙。」
「季薰,幫幫忙,這盤套餐端去給七桌客人。」吧檯的服務生朝她喊道。
「好。」
將套餐送上時,她不經意看到隔壁桌客人纏著繃帶的手。
「林大叔,你的手怎麼了?」她關心的問。
對方右手的幾根指頭被團團捆住,活像是戴上加厚的指套。
「工作時不小心壓傷,沒事,休息一陣子就會好了。」對方不在意的朝她笑笑。
纏上了繃帶,平常拿筷夾菜的動作,此刻顯得有些吃力,對方笨拙的一手拿筷、一手拿湯匙試圖進餐。
「你等等,我幫你換個餐具。」轉身,她為他將筷子換成了叉子。
「謝啦!」他鬆口氣的笑,「手指受傷還真是麻煩。」
「季薰啊,來來來,妳來評評理。」一名頭髮半禿的中年人朝她招手喊道:「我要點酒喝,這個人竟然說不可以賣酒給我?」
「不是啦。」女服務生為難的皺眉,「那是命子交代的,她說王先生這陣子身體不好,不能喝酒,所以……」
「說這什麼話!」對方不滿的反駁:「我自己的身體我最清楚,不過就一瓶酒,有什麼關係?我以前可是連喝十瓶高粱也不會醉!」
「是是是,我知道王伯的酒量非常好,別說是一瓶了,就算是一打也沒關係,對吧?」她打哈哈的稱讚道。
「沒錯!我啊,可是號稱千杯不醉的海量!」
「對了,上次好像聽你說孫子要出生了?什麼時候啊?」季薰岔開了話題。
「下星期二。」
「耶?這麼快啊?恭喜、恭喜!滿月的時候抱孫子來,我們來辦一場滿月酒酒席慶祝,到時候我陪你喝個痛快!」
「好,這可是妳說的啊!」
「當然,我什麼時候食言過了?」季薰爽朗的笑著,「這樣吧!今天我請你,當作是慶祝你要當爺爺了,茵茵,麻煩妳拿一壺上等茶還有幾盤茶點過來。」
「等等,妳要請我喝茶?我還以為妳要請我喝酒。」
「哎呦,我現在沒什麼錢,當然就是喝茶囉!」她半開玩笑的道:「以茶代酒咩~~」
「嘖嘖!妳這丫頭竟然用這招?結果還是不給我喝酒啊。」王伯搖頭笑笑,若真要算,一壺上等茶可遠比他要的酒還貴上許多啊!
「不要誤會,我不是不給你喝酒,我是希望你能身體健康、長命百歲,這樣才能跟孫子玩吶~~」雖然語氣像是開玩笑,可她的表情卻十分真摯。
「算了、算了,我說不過妳,喝茶就喝茶吧。」王伯放棄的擺擺手,臉上不見怒意。
「請問要哪一種茶?」服務生茵茵追問。
「王伯,你要喝哪一種?」沒有拿出點餐目錄,季薰逕自報出茶名。「我們這邊有鐵觀音、高山烏龍、碧螺春、龍井、黃山毛峰、東方美人、普洱、蒙頂黃芽、白毫銀針、貢眉、壽眉……」
沒有點餐目錄供客人參考,算是這間居酒屋的特色之一。
因為命子的經營方式非常隨性,只要是客人想要的餐點、茶品,就算菜單上沒有,她也會盡力提供,也因為這樣,菜單上的項目越來越多,當幾頁的菜單目錄變成書本厚度時,她便直接捨棄提供菜單,直接讓客人開口點菜,不知該如何點餐的客人,就讓廚師或服務生安排。
「好了、好了,妳別說那麼多,我聽的頭都暈了,妳安排就好,全交給妳安排。」
「需要搭配茶點嗎?」她又問。
「味道清淡一點,不要太甜。」
「好,我這就去準備。」
才跟茵茵吩咐完幾樣茶點,吧檯處又傳來了叫喚。
「季薰,幫我將這幾盤菜送到二樓十一號包廂。」
「欸?還要送餐?我自己都還沒吃晚餐耶。」她垮著臉嚷嚷,「朽六,明天我才正式上班,今天只是過來找命子的啊。」
「命子跟客人在談事情。」站在吧檯的朽六回道。
「有客人啊?」
「是啊,所以妳先幫我送餐點吧,等一下我請妳吃晚餐。」
「這可是你說的喔!不管我點什麼你都要請我!」
「當然,我說話算話。」朽六爽快的一口答應。
「這些……是什麼東西啊?」看著手上的菜餚,季薰困惑的愣住。
「加了蜂蜜醬、沙拉醬、甜麵醬的生菜沙拉,這一盤是加了冰淇淋球的甜麻婆豆腐,那個是香蕉南瓜紅豆甜湯……」
「怎麼會有人點這種東西啊?」
光是聽到甜的麻婆豆腐,她就已經感到很恐怖了,而且這上頭還加上了幾球冰淇淋?
「大概是外星人吧。」朽六聳肩回道:「他們喜歡吃甜食,又很想吃道地的菜餚,這是廚師折衷之後的作法。」
「你……確定這種東西客人會吃嗎?」她真怕客人會直接將這些菜砸到她身上。
「放心,這已經是第三盤了。」朽六向她擔保著,「要砸的話,第一盤就砸了。」
「已經吃三盤這樣的東西了?」季薰瞠目的問。
「青菜蘿蔔各有所好。」朽六朝她聳肩。
端著餐點,季薰沿著樓梯走上樓,二樓的包廂全是採用日式風格,木板作的隔間、木門,以及包廂裡特意墊高的木製地板。
「您好,送餐點來了。」
一開門,裡頭突然伸出長長的觸手,將季薰手上的餐點全接了過去,定眼一看,包廂裡坐著幾名外型特殊的外星人。
將餐點擺上桌後,他們將空的餐盤、杯碗退回給她,嘴裡同時發出一連串奇怪的聲音。
「◎※%#☆★◇▽※*%……」
「啊?」她愣愣的望著他們,「抱歉,我聽不懂你們的話,請翻譯成中文好嗎?」
停頓了下,他們將一個像是小型發射器的東西裝在頭上。
「請幫我們轉告廚師,他做的料理『很正』,是我們來到這顆星球後,吃過最『屌』的食物。」
「這些食物的擺盤真的很『萌』,我很『大心』。」
「之前吃的東西都讓我很『囧』,後來其他人推薦我們到這裡,他們說這裡是一間很『超人氣』的餐廳,這裡的料理果真很讚!」
他們是去哪邊學來這些話的啊?這是所謂的「入境隨俗」嗎?聽到這種怪怪的形容,季薰臉上掛出了黑線。
「呃?我們的用詞……不對嗎?」幾個外星人困惑的問。
「這些用詞是地球參觀手冊上最新的版本,應該可以溝通吧?」
「該不會又推出更新版,我們沒有拿到吧?」
幾個人拿著電子書冊不斷的翻閱查看。
「沒、沒有,你們說的很好。」她乾尬的笑著,「不過這些流行語經常會更換,而且使用的人其實佔少數,建議你們還是用一般語言。」
「原來是這樣啊,我們知道了。」
「祝你們用餐愉快。」
退出包廂,她端著空杯空盤往樓下走,當她抵達樓梯口時,一名端著茶點的服務生迎面而來。
「原來妳在這裡啊?」對方將手上的拖盤跟她交換,「命子要妳到一號包廂找她,這是他們點的東西,妳就順便送過去吧。」
「喔。」無奈的,她只好再往包廂走去。
輕手敲了敲門,提醒裡面的人注意後,她開門進入。
「您好,這是您點的餐點。」
簡雅的包廂內,命子與一名年輕男子面對面坐著,兩人中間的矮桌上放著一壺清茶,清新的茶香充盈整個房間。
將茶點擺上桌的同時,季薰以眼角餘光暗暗打量客人。
對方看起來很年輕,感覺跟東伶差不多年紀,銀白髮色、淡紫色雙眸,額上還有一顆硃砂痣,除了相貌特殊之外,他的穿著也很特別,層層疊疊的組成一套長袍,像是古裝劇裡那些人穿的服裝,可是造型又沒有那麼「復古」。
來這家店裡的「特殊份子」很多,穿著也是千奇百怪,然而,像對方這種裝扮,季薰還是初次見到。
「季薰,將我要妳拿的東西給我吧。」命子向她伸出手。
「好。」她將朱姐給的白繭遞出。
往白繭頂端的線頭一抽,那顆繭子就這麼化了開來,一個影像從繭子中出現,如同播放電影一般,畫面裡頭側錄了許多妖怪,每隻怪物的形狀都非常奇怪,像是多種生命體的融合,有人、動物、妖物等等。
「咦?就是牠,我剛才有遇到那隻妖怪!」看到畫面中的狗怪,季薰喊了出來。
「剛才?」她的話引起一旁男子注意。
「是啊,在前面的公園遇到的。」
「妳跟牠有交手嗎?」命子追問。
「有。」她點頭答道:「那隻狗怪跟一般的妖怪不太一樣,生命力很強,我將牠劈成兩半牠都還能活著,而且牠還會吸食靈體。」
「吸食靈體?」男子質疑的反問:「是吞食靈魂還是跟靈魂融合?」
「呃?還有這種分別啊?」季薰努力回想之前的狀況,「那時候牠就整個纏了過來,被包住的時候會覺得全身無力、腦袋昏沉沉的,我也搞不清楚是怎麼回事。」
「這樣啊。」無法獲得新資訊,男子的表情略顯失望。
「你也想抓那種怪物嗎?」季薰好奇的問。
「也想?」命子質疑的反問:「還有其他人要抓牠們嗎?」
「就是死神他們啊,我聽法蘭克說,他們那邊已經開始針對那些怪物調查。」
「為什麼妳會有死神殿的情報?妳……跟死神殿有關係?」對方對此感到訝異。
「也不算有關係啦,我只是認識幾個死神而已。」停頓了下,季薰狐疑的看著對方,「你怎麼知道死神殿的事情?看你的樣子不像是死神啊。」
「季薰,我跟妳介紹一下。」命子開口道:「這位是『佐˙司魂院』的負責人,玹澄楓。」
「佐˙司魂院?好像有聽過……」她側頭想了想,接著拍手驚呼,「是那個閻王殿在人間開的分公司?」
她曾經聽一些年資較久的亡魂還有鬼差提過,「佐˙司魂院」是閻王殿設立於人間界的執行處,主要解決各時代鬼魂的疑難雜症,掌管人間界鬼怪及懲治妖物的地方,一些亡魂要是遇上麻煩,也都是尋求佐˙司魂院幫忙。
然而,雖然那裡是閻王殿的分支機構,但管理者卻不是陰間官吏,而是活生生的凡人,因為這樣,那裡也算是人界與陰間的橋樑。
「閻王殿的分公司啊?」聽到這種形容詞,玹澄楓笑了出來。「這種說法也很貼切。」
「我還以為管理者應該是很老、很老的老人家,沒想到竟然這麼年經。」她難掩驚訝的道:「你一定是那種很厲害又很聰明的人。」
「過獎,我還有很多地方需要學習。」玹澄楓謙虛的道。
「你們的分公司在哪裡啊?」她好奇的追問:「我聽說你們公司在西門町,是真的嗎?」
「是的。」
「真的假的?怎麼我之前在那邊工作都沒發現?」季薰大感意外。
「因為是在巷子裡,妳可能沒有注意。」他將遞給她一張名片,「這上面有地址跟電話,我們有額外販售一些商品,歡迎過來參觀。」
「你們還有開店?我還以為你們會盡量避免跟人群接觸。」季薰完全無法理解他們的作風。
照理說,像這種「神祕」的機構,應該是設在人跡罕至的地方,可他們卻偏偏選擇了鬧區?
「我們的正職是服務眾生、副業是販賣小物,立足在人潮匯集的地方會比較合適。」
「說的也是,要賣東西還是要找人多的地方。」
「可以請妳幫個忙嗎?」玹澄楓帶點期盼的道:「如果妳還有遇到異種,請妳立刻聯絡我們好嗎?」
「可以是可以啦。」她略顯遲疑的停頓一下,「但是我不確定會不會再遇見。」
「一定會。」對此,玹澄楓極為篤定。
「呃?」季薰不解的冒出問號,「才第一次見面,你就肯定我一定還會遇到妖怪?這是在預言還是詛咒我啊?」她打趣的揶揄。
「抱歉,我不是那個意思。」他歉然的笑笑,「根據我們收集到的資料顯示,遭到攻擊的都是鬼差跟修行有成的亡魂,所以我們假定牠們將有力量的人當作目標,也就是說,靈力越強的人,越容易吸引牠們靠近。」
「助人為快樂之本,妳就答應吧。」一直默默品嚐著清茶的命子,開口搭話了,「說不定妳以後也會需要他們幫忙。」
「這樣吧!」季薰提出另一個提案,「發現怪物的時候,我一定會聯絡你們,如果我能夠幫忙抓到怪物,或者拿到怪物的殘塊讓你們研究……」
「我們會給予酬勞感謝。」玹澄楓理解的接話。
「好!那就一言為定啦!」她開心的收下名片,並將號碼輸入手機。
「一切就拜託了。」
 
 
 


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2)

發表留言
  • Penguiun
  • 喔喔~~

    希望黃泉不會是恐怖文呢

    如果是如此我可能就...不會繼續買了 @@;; 因為會怕
  • ~晴天~
  • 好...特別的『分公司』啊!
    還另外販售商品哩= =
    呵~不愧是貓寫的
    什麼稀奇古怪的都有^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