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9月21日:網仙05(完結)


§ 活動記事 §




 
「這個問題我有想過。」意外的,阿光沒有想像中的激動情緒,它以一種很平穩的語氣回答道:「如果主人真的已經不在人世,我希望能夠親眼見到他的墳墓,在他墳前為他上香,用我剩下的時間守在墳墓旁邊,直到我的系統全部毀損為止……」
雖然這些話聽來很感傷,但這應該是阿光在這幾十年的歲月中,不斷思索下所整理出來的答案吧。
「我知道了。」明白阿光的信念,我點頭允諾道:「無論結果怎麼樣,我一定會幫你找出最後的答案。」
「謝謝,一切就拜託你們了。」阿光用著慎重的口吻說道。
跟阿光道別後,我們來到了廢墟,看著已經跑了十多趟的地方,實在是想不起來有哪些角落是被我們遺漏的。
「先去收集博士要的東西吧!」我對遙日說道。
既然沒有任何目標,乾脆就先將手上的任務給解決了。
當我們來到蛛械獸最多的建築物門口時,意外見到痞子殺手跟焰星。
「嘿!好久不見!最近過的怎麼樣啊?」一見到我們,痞子殺手蹦蹦跳跳的衝了過來,一手一個,攬住了我跟遙日的肩膀。
「你們來的正好,」焰星朝我們兩人走來,開口邀約道:「我們等一下要去打地下室的機器人區,一起去吧!」
「就我們四個嗎?」我向他確定著人數。
「我們還找了幾個朋友,現在正在等他們。」焰星簡短的回答道。
「浪……呃,焰星,我跟貓等一下還要去回報任務,所以只能打一兩趟。」遙日說出了我們的時間限制。
「好。」焰星隨即將組隊邀約傳給我們,邀請我們加入隊伍。
「貓啊,妳現在練的怎麼樣?可不要一下去就狂趴喔!」在等待天神樂他們到來的休息時間,痞子殺手取笑的對我說道。
「看來你對上次的事件還是記憶猶新啊?放心、放心!」我拍拍他的肩頭,一臉燦爛的笑。「這一次我絕對會趴的比你少。」
「喲?這麼有把握?」痞子殺手一臉不信的挑高眉頭。「要不要打賭啊?」
「當然可以。」沒有任何猶豫,我一口答應這項提議並提出我的條件。「如果你輸了,你必須給我一百萬!」
「沒問題!但是如果妳輸了的話……」痞子殺手故作思考的摸摸毛耳朵,「妳就給我妳的過關記錄檔吧!」
「過關記錄檔?」聽到這麼奇怪的要求,我困惑的反問。
「我聽焰星說,妳現在在解A級任務,對吧?」痞子殺手說出這話時,臉上笑的一臉奸詐。「如果妳輸了,妳只要在解出任務後,將妳的紀錄檔複製一份給我,這樣就行了。」
「你要紀錄檔作啥?」雖然他已經做了說明,但我還是無法理解他的這項要求。「如果你也想解這個任務的話,等我過關後,我可以直接跟你說要找哪些線索。」
NO、NO、NO!」痞子殺手舉起食指在我面前搖了搖。「雖然解任務很有趣,不過我實在不喜歡這種需要耗費很多時間的任務玩法。」
「不然呢?你要紀錄檔做什麼?」發覺不是我以為的原因,我開始感到好奇了。
「本來呢,這算是商業機密,不過看在我們兩個濃厚友誼的份上,我就跟妳說了吧!」痞子殺手像是要釣足胃口的說了一長串,不過卻還是沒說出答案。
「說話請說重點。」我沒好氣的催促道。
這傢伙每次都這樣,總喜歡將幾句話就能解決的事情說成一堆。
「我呢,目前的主要職業是商人,照片是我的商品之一,這樣妳懂了吧?」痞子殺手擺出一副神氣活現的模樣。
「懂。」我朝他回了個笑。「你都已經說的這麼清楚了,我怎麼可能不懂?」
「照片商人」就像它字面上的解釋一樣,「販賣玩家照片的商人」,這也就是痞子的職業。照片商人是遊戲中的職業之一,這個職業算是因應玩家的喜好所誕生的。
一般來說,考量「肖像權與個人隱私權」,大部分的玩家都是拿自己的照片販售,不過,只要照片商人能取得照片主人的同意,也可以將對方的照片賣給其他玩家賺錢。聽說依照照片主人的名氣、照片取得難易度與稀有度的不同,有些照片甚至可以拿到現實做交易,也就是直接用現實中的金錢購買,這聽起來雖然很誇張,不過我真是聽過網路上的朋友進行這樣的交易。
發現他心裡打的是這樣的主意,我還真是有點哭笑不得。「你的意思是說,你要將我紀錄檔上的畫面拿去賣?」
「沒錯!說的完全正確!」痞子殺手順手從倉庫拿出兩枚徽章分送給我跟遙日。
「絕佳好貨商會?」遙日用困惑的語氣,唸出徽章上所顯示的名稱。
這名字一看就覺得很有痞子的風格……
「這是我開的商會。」痞子殺手指著給我們的徽章,更進一步的介紹道:「商會的徽章具有傳送功用,有了它,你們可以從各個地方傳送到我的商會喔!」
「去你的商會作啥?我對收集照片沒興趣。」我不以為然的回答道。
「我的商會可不是只有賣照片而已。」痞子殺手一臉神秘的笑笑。「我另外還有兼賣情報,幾乎目前有被解出來的任務,我的商會裡頭都有它的相關線索!」
「這小子很厲害吧!」焰星用著半揶揄、半稱讚的語氣說道:「別人只是開商店賣東西,這傢伙是直接開商會。」
「要玩就玩大一點嘛!」痞子殺手一臉得意的笑著。
「的確是玩很大。」我頗有同感的點頭。
在零度的商人系統中,想要買賣物品的話,可以選擇有三種選擇──旅行商人、開店商人跟商會主人。
旅行商人的名稱聽來好聽,其實就是等同於擺地攤啦!這三種職業的選擇是以投入資金以及產品數量、種類做為考量。
旅行商人的創業成本最低、商品種類跟數量也較少,商會主人投入的資金最高、商品種類跟數量最多、最繁雜,商店商人則是介於兩者之間。若以數值作為衡量三者的方法,開一間商會所需要的錢等同於五十個旅行商人所需的資金與商品。
「沒想到你竟然連交流性質的情報也拿來賣。」我頗感無奈的笑笑。「這種生意應該會虧損吧?」
「為什麼這麼說?」痞子殺手不解的追問。
「我們要進行任務的時候,大部分都是一群人一起進行,他們當然不可能每個人都跑去買情報,應該只會派出一個人去買線索,然後再回來跟大家分享,再加上玩家之間的總會口耳相傳、互通有無……這種生意能賺多少?」我說出我的論點。
「妳說的也沒錯啦!的確會有人跟朋友分享線索,不過,這世界上可不是只有一種人吶!」痞子殺手露出極為得意的笑。
「不會嗎?」就我的分享邏輯來說,這是大有可能的事情。
「基於人類的劣根性,痞子販售線索的點子是可行的。」焰星似乎能理解他的想法,「每一項任務過關後,都可以為玩家帶來不錯的報酬,要是某位玩家花高價買了B級,甚至是A級的任務線索,他只要不說出去,就可以獨占任務成功之後的好處,既然這樣,為什麼他要說出去?」
「可是……」在旁邊安靜聆聽的遙日,不甚認同的開口說道:「就算有很多人都來執行這項任務,他們所得的報酬也不會減少,所以應該不會……」
「這是人類劣根性其中之一的『虛榮心』。」焰星儼然像是一名心理分析師的說明:「就拿大家最愛的武器來說明吧!要是某件高等武器的數量僅有一件,那麼它就具有無上的價值,換言之,要是每個人都有同樣的東西,那這武器也跟垃圾沒什麼兩樣。」
焰星說的這句話,還真是一針見血啊……
「還有,既然他們花錢買下線索,」痞子殺手另外又加上了補充說明:「基於『要是我說了,那我不就成了付錢幫別人買線索的凱子?』這種心理下,他們頂多會告訴跟自己非常要好的朋友,才不會隨意對外散佈出去。」
沒有想到這一層面的我,聽完他們所說的話,開始覺得頗有道理。
「對了、對了!」痞子殺手又繼續往下介紹道:「除了照片跟線索之外,我的商會還有賣食物、武器、衣服,反正吃的、喝的、穿的我那邊應有盡有!這些商品都是玩家自製的,外頭絕對找不到,看在我們都是好朋友的交情上,我會給你們八折的折扣,以後請務必多加利用啊!」
幾乎是一口氣說完了這堆話,痞子殺手在介紹詞結束之後,連做了幾個深呼吸試圖緩過氣來。
「喲喲?沒想到痞子先生竟然是個商會主人啊?真是失敬、失敬。」旁邊傳來了拉布拉的聲音,他用揶揄的語氣笑道。
「好說、好說,我只是做點小生意,混口飯吃。」痞子殺手另外拿出十幾枚徽章遞給拉布拉。「這些徽章給你還有那群朋友,有空記得來我的商會捧場!」
「如果有打折,那當然是沒問題啦!」拉布拉一口答應道。
「哎喲!大家都是好朋友,當然一視同仁,給你們八折優待啦!」
「拉布拉,阿鐵他們沒跟你在一起嗎?」見到只有拉布拉一個人出現,我開始追問其他人的下落。
「我這幾天跟朋友跑任務,沒跟他們一起行動。」拉布拉朝我聳肩說道。
「他們怎麼那麼慢啊?不是說就在附近嗎?」痞子殺手不斷往四周張望著。「再拖下去天就要黑了!」
「現在是晚上,天當然是黑的。」我指著滿天星斗對他說道。
「這只是一個比喻咩!妳對用詞不要這麼計較啦!」痞子殺手沒好氣的嚷著。
就在痞子殺手發牢騷抱怨的同時,天神樂也跟著現身了。「抱歉,來晚了。」
「阿鐵呢?」發現只有他出現,焰星追問道。
「阿鐵跟小櫻在解別的任務,沒辦法過來。」天神樂代為轉達阿鐵他們的狀況。
「那就我們幾個下去吧!別再拖時間了。」焰星轉身朝地下室走去。
在走向地下室的途中,痞子殺手用一種已經敲定條件的口吻對我道:「貓啊,剛剛說的事情就這麼說定了囉!妳等一下要是打賭輸了,妳就要將紀錄檔給我!」
「不給。」我篤定的一口否決。
「為什麼?」
「我不喜歡照片外流。」
「哎喲!妳就當成是一種分享嘛!」痞子殺手用著極誇張的語調喊著:「而且我又不是要妳做什麼奇怪的事情,難道妳不想跟大家分享過關的喜悅嗎?」
「要分享的話,我可以將任務情報賣給你,我相信這種分享更有實質意義。」我回給他一個微笑。
「我親愛的、可愛的貓老大~~」痞子殺手再度使出他纏人的功夫,一手搭上了我的肩膀。「等妳過關以後,我是一定會跟妳買情報啦!不過光是只有情報……這感覺很沒有說服力捏!如果能搭上紀錄檔的畫面,在線索跟畫面的雙重配合之下,我相信說服力一定可以達到神乎其技的完美境界!」
這是什麼奇怪的說詞?在他把話說出口之前,難道都不會先經過大腦修飾一下咩?
「不要。」我一把甩開他搭在我肩上的手,篤定的拒絕道。
為了不讓他再黏上來,我索性左手勾著遙日、右手拉著焰星,用他們兩個當盾牌將痞子殺手隔開。
「你、你……你們竟然這樣排擠我,這真是太傷我的心了!」痞子殺手假哭了幾聲,表情像是極為難過的樣子。
「痞子,你這招太老套了啦!」焰星朝他冷笑著。
「哎喲!不管、不管、不管啦!沒有紀錄檔的線索,就缺少它的震撼性跟真實性了!」發現裝哭沒用,痞子殺手索性換成耍賴招式。
不過,我們還是沒有任何人理他,這情況引來了拉布拉的嘲笑。
「真是可憐,竟然被自己的同伴唾棄,這位仁兄的交友情況似乎有點失敗呀!」
「哎呀呀?你這隻貓還蠻牙尖嘴利的嘛!」痞子殺手開始數落身為貓族的拉布拉。「同樣是貓科動物,我覺得我家親愛的貓老大比你可愛多了,光從名字上來說,韃羅貓這三個字聽來多響亮、多酷啊!而你呢?拉布拉?要拉不拉的,你到底在想啥啊?」
「少在那邊耍嘴皮子,沒人理你是事實,我想你應該不會看不清楚現在的狀況吧?」拉布拉壞心的對他笑笑,並指著自己跟天神樂說道:「瞧!我們幾個都是兩個、三個走在一起,只有你是落單的一個人,可憐啊,被排擠啦!」
「你、你這隻可惡的黑貓!我脆弱的心已經被你給狠狠刺傷了。」痞子殺手摀著胸口,哀淒的道:「難道出色的主角總是要被邪惡配角欺負嗎?這就是傳說中小說的角色互動定律?所謂天將降大任於主角也,必先讓主角生活於水深火熱之中……」
「痞子。」在痞子殺手準備滔滔不絕的說下時,焰星打斷了他的話。「據我所知,主角應該不是你。」
「什、什麼?主角不是我?」痞子大為震驚的退到遠處牆邊,像是極為痛苦的趴在牆上。「這是什麼時候的事情?要更換主角怎麼我的經紀人沒有跟我說?」
「據我所知……」焰星帥氣的推了推眼鏡。「打從一開始,主角就不是你。」
「真、真的嗎?這還真是晴天霹靂、霹靂晴天吶!」痞子殺手衝到天神樂面前,求助似的喊:「告訴我,親愛的神,這一切都是我在作夢!」
「唔……」天神樂遲疑的左右張望了下,「就我的感覺,貓比你像主角。」
「不,這不是真的!我不依、我不依啦!」痞子殺手說到最後,索性躺在地上打滾。
看著他自導自演的這齣戲,我只有一個感想。「好爛的戲碼。」
「是啊。」拉布拉附和的點頭。「如果我現在手上有爆米花,我一定會整包砸在他身上。」
「妳、妳這個刁民!竟然如此污蔑本天才的演技跟編劇能力?」痞子殺手從地上爬起來,抓著我的雙肩搖晃了幾下。「這種批評真是太狠毒、太惡劣了,我那顆小小的心已經被妳給打碎,我要跑去躲在角落畫圈圈~~」
說完,痞子殺手飛也似的往前跑走,將我們幾個丟在後面。
「貓,其實妳將紀錄檔給他也沒關係吧?」大概是覺得痞子殺手太過可憐,在痞子殺手跑開後,遙日為他說情。「他只是想跟大家分享過關的特別畫面。」
「遙日,你錯了,他的目的才不是這麼單純。」我沒好氣的回道。
痞子他要的才不是什麼記錄檔,而是想要把我的照片拿去賣!以前他還騙了我跟紫玥的照片,公開在狙擊手的玩家區拍賣,有了前車之鑑,我才不可能再上一次當!
「貓是因為不喜歡自己的照片在別人手中,所以才不答應嗎?」遙日說出了我的理由。
「沒錯!」
「要是妳不想讓人看到,妳可以在任務進行時,使用霧氣將自己隱藏啊!」遙日說出了最佳解決方案。
耶?竟然有這一招?遙日的這個提議讓我眼睛一亮。
這麼一來,不僅我的照片不會外流,而且我還可以利用記錄檔跟痞子敲一筆竹槓,這真是一舉雙得啊!
「這個點子很不錯!」知道我心底的盤算,焰星深感認同的笑道:「反正痞子要的是紀錄檔,又沒說一定要見到妳。」
「沒錯。」天神樂附和著這項意見。「如果不想要照片外流,的確可以用這個方法。」
「要是痞子發現他拿到的是這樣的記錄檔,那表情一定很好玩!」拉布拉一臉期待的說道。
「是啊,我也非常期待看到痞子的表情。」我點頭回應著。
「這麼說,貓同意這麼做了?這真是太好了。」遙日並不清楚這些抬面下的算計,但,發現我點頭答應,他也高興的笑了。
「遙日,你不可以將我打算使用霧氣的想法跟痞子說。」為了避免讓痞子殺手發現我的如意算盤,我叮嚀著他。
「好,我知道了。」沒有多做發問,遙日率直的點頭答應道。
邊聊天邊走到第一個鐵門入口,痞子殺手已經蹲在那邊等我們了。
「我說,這一群年邁的老先生、老婆婆,你們走路的速度不能快一點嗎?」見到我們出現,痞子殺手起身嚷著。「在我等你們的這段時間裡,我已經可以將這房間裡的怪物給解決掉了!」
「那你怎麼不先替我們開路呢?」焰星笑著回應道。
「就是啊!」拉布拉搭腔附和道:「我還以為你先我們一步跑過來,是想要先來清怪物的哩!」
「這麼說,在下沒有先替各位將房間掃乾淨,還是在下的錯囉?」痞子殺手沒好氣的往門邊的按鈕按下,鐵門應聲緩緩開啟。
「痞子,如果你一個人能將這一層的怪給清光,我就答應將紀錄檔給你。」我對痞子殺手丟出了誘餌。
「真的嗎?只要我能清完?妳就把紀錄檔給我?」聽到原先的提案死而復生,痞子殺手果然中計了。
「沒錯!」我狀似輕蔑的對他笑笑。「如果你有本事一個人將這一層的怪物清完,而且不陣亡的話,我就給!」
「好!這可是妳說的啊!在場的人都是證人,事後可不准反悔啊!」
話一說完,痞子殺手揮動著他那把大傘,興沖沖的衝進房間內,開始大肆屠殺蛛械獸。
「真是可憐吶……」望著房間裡頭的蛛械獸,天神樂感嘆似的說著。
「還好吧?」遙日不明所以的回答道:「痞子他又沒有虐待那些蜘蛛,他出手還蠻乾淨俐落的。」
「他不是說那些怪物。」我朝遙日搖頭笑笑。在場的人之中,大概只有遙日搞不清楚狀況吧?
「天神樂說的是『某位』被人拐騙了,還呆呆為對方賣命的可憐蟲。」喜歡跟痞子殺手鬥嘴的拉布拉,說話時也露出了同情意味。
「可憐?他應該還不到這種程度吧?」焰星語氣悠哉的調侃道:「反正清怪物對他來說也不是什麼難事,我們只是幫他消消多餘的力氣,順帶讓他增進打怪的能力,這可是為了他好。」
就在焰星的話告一個段落,痞子殺手也已經清空房裡的蛛械獸。
「嘿!別拖拖拉拉的,快點往下個房間前進吧!」痞子殺手朝我們招手喊完後,自己率先往下個房間衝去。
「瞧,他自己也打的很開心吶!」焰星指著痞子殺手的背影笑道。
就在痞子殺手奮力作戰之下,第一層的蛛械獸很快就被清完了。
「嘿嘿!我成功了!貓要遵守諾言!」
往第二層邁進的途中,痞子殺手笑嘻嘻的黏到我身邊,要我實行我的承諾。
「沒想到你真的能夠完成啊?」佯裝一副無奈模樣,我苦著臉說道:「好吧!等我將任務解出來,我再將紀錄檔給你。」
「還有線索!」痞子殺手沒有忘記這項可以賣錢的商品。
「要將任務線索給你是可以啦,不過……」
「不過什麼?」發覺我有遲疑語氣,痞子殺手開始警戒起來。
「這些線索可是我跟遙日花費很多時間才找到的,你想要不費吹灰之力就得到?」說到這裡,我對他冷笑了下。「這個如意算盤未免算計的太過火了喔。」
「我當然不會跟你們白拿的啦!線索加記錄檔,我用一百萬跟妳買下!」痞子殺手爽快的開價道。
「一百萬?我跟遙日一個人才拿五十萬?」我一副不樂意的搖頭。
「對啊!一百萬太少了啦!」拉布拉幫腔的嚷著:「這點錢拿去買高級裝備還買不到咧!」
「要不然妳想要拿多少?」痞子殺手苦著臉,一副可憐兮兮的說道:「善良的貓老大啊,現在的生氣不好賺,妳可別獅子大開口,要知道,我這麼做可是為了服務大眾啊!有很多人想要解任務都解不出來,我們既然有這個機會,當然……」
「放心,我要的不是錢。」不想聽他繼續囉唆下去,我直接挑明的說道:「我只要求,往後我跟遙日在你商會裡的各種消費,一、律、免、費!」
「呃?妳是說吃的、喝的、穿的……都免費?」痞子殺手跟我更進一步的確認。
「沒錯!」我朝他露出燦爛的笑容。「我們在你商會的一切消費行為,都要免費。」
「這位大嬸,妳這筆未免也坑的太狠了吧?」痞子殺手誇張的瞪大眼,一副無法接受的倒退三步。
「不要就拉倒。」我對他揮揮手,不打算再跟他談下去。
「等、等等,讓我考慮一下。」痞子殺手狀似苦惱的在原地兜圈,在他繞了兩圈後,他終於停下腳步。
「來個交換吧!」痞子殺手提出另一種合作方式。「我同意妳的條件,但是如果妳得到商會裡面沒有的新線索,妳也必須只提供給我。」
考量了下其中的損益得失,最後我點頭答應了這項要求。
「還有啊……」痞子殺手突然將我拉離其他人,湊到我的耳邊小聲道:「要是妳不介意,妳家遙日其實也是好貨一枚,他的照片肯定是搶手貨,要是妳能說服他讓出照片販賣權,我跟妳就六四分帳?」
這個死痞子,沒想到他竟然將歪腦筋動到單純的遙日身上?我惡狠狠的瞪他一眼。「一張照片不過賣多少錢?我才不會為了這種小錢出賣他!」
「咳咳!這個妳就有所不知了,」痞子殺手露出賊兮兮的笑容。「一張照片的販賣價格起價是一萬元,而每張照片的最大上限販賣張數只有五萬張,如果購買人數越來越多,照片就會越來越稀少,到時候我們就可以哄抬價格,像遙日這樣的姿色,我敢說他的照片肯定可以賺個幾百萬……」
「好,我賣了!」一想到照片竟然可以造成這樣的收益,這種好生意我怎麼可能不賺呢!
「好伙伴!」痞子殺手眼睛開始閃耀出金幣的光芒。「那我就等妳說服遙日啦!」
「沒問題!但是我要五五分帳。」我笑著點頭允諾,順帶更改了交易條件。
「五五?」痞子殺手有點不情願的皺眉。
「猶豫啥?我這筆錢可是要拿來跟遙日均分的,說起來,你還是佔便宜了!」
聽到我這麼說,痞子殺手才勉為其難的點頭同意。「好吧!五五分就五五分。」
「既然條件都談好了,那我們往下個房間前進吧!」才想要衝進第二層的房間砍怪練身手,卻見到遙日跟拉布拉、天神樂已經將房間清空了。
「貓,我跟他們先往下個房間前進!」遙日回頭對我提醒了聲,隨即跟天神樂他們往下一個房間跑去。
「他們什麼時候開的門?」發現事情就在一瞬間結束,我愕然的發問。
「就在兩位奸商進行交易談判,順便將某位無辜人士出賣的時候。」沒有參加戰鬥的焰星,站在我身旁戲謔的道。
「呃……你都聽到啦?」我尷尬的朝他笑笑。
「真是很抱歉,儘管我已經儘量閃避了,還不小心聽到了某些事情,」焰星以一種雲淡風輕的態度對我們笑著。「要計畫壞事之前,建議你們使用密語這個好功能。」
唔!這傢伙……見到焰星這種近乎平靜的態度,我跟痞子殺手同時升起警戒天線。
依照我們對焰星的認知,他越是表現出「善良」的模樣,就越該注意,畢竟,在惡魔要拖人入地獄之前,總是會先給一些甜頭嚐嚐。
「真是苦惱啊,不知道我該不該說呢?」焰星狀似煩惱模樣的說道。
來了!惡魔的尾巴出現了!
「你們覺得……我該不該去告訴遙日,他所信賴的兩位好朋友,暗地裡計畫出賣他的事情?」
「哼哼!你也不過是最近才跟他認識,」仗著自己跟遙日認識比較久,痞子殺手使出「交情程度」的王牌反擊。「跟我們兩個所的話比較起來,你覺得遙日會相信誰?」
可惜的是,痞子殺手他並不知道這件事情還有個「黑幕」存在,焰星跟遙日同為Deus的工作夥伴,他們的交情遠比我跟痞子來的深啊!
「這個嘛……」果不其然,焰星聽到痞子這麼回答,臉上笑的更加詭異了。
「貓啊,妳覺得遙日會相信誰呢?」將答案轉了個彎,焰星反過來問我。
「你。」我用著無奈的語氣回應道。
「耶?為什麼!」痞子殺手大感意外的嚷道:「妳是他女朋友耶!他怎麼可能──」
「因為我跟遙日是認識很久的老朋友。」焰星說出一半的事實。
「嘖……」痞子殺手惱怒的抓抓頭髮,沒好氣的道:「說吧,你的條件是什麼?」
出乎意料的,焰星提出一個很小的要求。「很簡單,我只是想跟貓一樣,成為你商會裡面的免費顧客。」
「就只是這樣?」痞子殺手不確定的追問。
「沒錯,就是這樣。」焰星肯定的點頭說道:「當然,我也不會拿了好處不做事,看在朋友的情分上,我會幫你們說服遙日。」
後來,焰星真的成功說服遙日點頭答應,讓痞子殺手順利取得遙日的照片販賣權……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3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3)

發表留言
  • Penguiun
  • 真是越來越可愛了阿~~~

    期待下一章~~~

    對了貓大, 請問零度領域第二十有出嗎?
  • 還沒耶@@
    收到出書訊息會立刻公告的︿︿

    貓邏 於 2008/07/08 21:38 回覆

  • 小真子
  • 應該還沒出吧...>?<
    請問貓大人...
    幾月才會出二十咧...
    敗家要先計劃才不會受挫買不到...
    (印象中只有二十本..對吧>?<)
  • 是啊,確定是20集結束
    7月會出啦~
    不過不知道是幾號呢
    還要再等出版社通知︿︿

    貓邏 於 2008/07/08 21:39 回覆

  • 小真子
  • 來報告一下...請大家也一起支持唷...
    昨天去敗了十本貓大人的作品...
    後十本只能等到下個月了...
    一起帶回家...很有成就感的說...^^
    (不過荷包在哭就是了 >"<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