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佈告欄】

本網站的文字允許在CC-BY-SA 3.0協議和GNU自由文檔許可證下修改和再使用。


※所有重要公告都在「☆重要!必看!★」,請大家花點時間閱讀,謝謝。

※小說嚴禁轉載,廣告留言必刪!

※不再幫忙看文,請見諒。(原因請見「重要!必看!」裡的「貓邏的碎念」)



連絡信箱:cats1016@gmail.com

貓邏的噗浪:http://www.plurk.com/aven791016


★出版:


9月21日:網仙05(完結)


§ 活動記事 §




 
不知道跑了多久,等到我察覺時,我發現我站在一處陌生的空地,眼前除了草地、夕陽與地平線之外,沒見到其他人或怪物。
呃?我怎麼會跑來這裡?在腦中思索著最後的情景,想起來的卻是遙日一臉無辜的表情,以及焰星叫我的聲音。
「嘎、嘎啦啦,主、主人跑好快,暴雷追的好辛苦。」暴雷氣喘吁吁的追了上來,最後它像是消了氣的氣球,搖搖晃晃的墜落在草地上。
「傻瓜。」笑著在它旁邊坐下,順手從倉庫中拿出一把果實餵它。
就在我餵完手上的果實,暴雷滿足的躺在草地上睡著時,身旁出現了一個人影。
「怎麼啦?嘴巴怎麼翹的那麼高?心情不好?」焰星逕自在我身旁坐下,似乎是想要好好跟我暢談一番。
「沒事。」不想多談,我簡短的回拒了。
「好吧,既然妳沒有問題,那就換我來跟妳談談遙日的問題啦!」焰星轉了個彎,用另一種方式跟我談起他想說的事情。
「你根本就是為了談他的事情,才過來找我的吧?」我冷哼了聲,順帶賞他一記白眼。
NO、NO、NO,其中有一部分是因為妳喔!」焰星一臉「我可是關心妳」的表情對我笑著。
「有什麼事情就說吧。」我沒好氣的催促他。
依照焰星的作風,不管我想不想聽,他總會想盡辦法、利用各種機會跟我談,與其這樣跟他耗著,不如讓他快點把話說完。
「妳跑掉之後,遙日很緊張的跑來跟我說,妳在生他的氣,還說妳討厭他,可是,他完全不知道自己做錯了什麼事情。」
焰星說到這邊,停住了話,等待我的回應,不過他得到的只有我的沉默,於是他便又繼續往下說。
「遙日因為妳說的話大受打擊,剛剛甚至窩在牆角邊啜泣哩!」他用著誇大的語氣敘述著:「為了安撫他的心情,我可能要先知道一下原因,才能對症下藥去安慰他,可以請妳告訴我,妳討厭遙日的理由嗎?」
「我……」才開口,我就止住了。
我該怎麼說?因為一時氣憤所以口不擇言?我氣啥呢?氣他要我用殺他的方式救他?好像……怎麼說都不對。
「我不知道該怎麼說明這件事情,當時的心情很……複雜。」我低下頭,用著近似歎息的語氣回答道。
「我明白。」焰星輕手摸摸我的頭,像是在安撫我。
「真的?」回頭望著焰星,我希望他真的能夠給我解答。
「妳是因為出手傷害遙日,所以感到內疚。」
「我一開始也是這麼想,因為他是我的同伴,不是敵人。」焰星的觀點我有幾分認同,但……
「以前我們幾個也常常這樣打打殺殺,怎麼我對你們就不會覺得內疚?」
「那是因為我們彼此都很清楚,那只是在玩,因為惡質的想給對方嚐點苦頭,所以才出手傷害對方,既然知道是在玩鬧,本來就不會有任何罪惡感。」
「嗯。」焰星的話讓我認同的點頭。
「一般而言,我們動手傷人的原因不外乎敵對、憤怒、惡意幾種,」遙望著前方的夕陽,焰星開始逐一為我剖析。
「但是當我們蛻去一切情緒,回歸到最原始的心情時,我們並不會主動出手傷人,因為這時候的我們是理性的,要是做了任何脫軌的事情,我們會感到自責與不安。」
「妳剛剛的情況就像是這樣,在沒有任何負面或惡意的情緒下,妳出手殺了人,而且這個人還是妳認識的朋友,因為意會到這一點,所以妳開始感到罪惡感,開始譴責自己的行為……」
在我將一切情況跟焰星的話對照之後,似乎全都不謀而合,我一邊沉默的聽著,一邊開始整理自己凌亂的心情。
「乖,反正只是個遊戲,妳不要想太多。」焰星給了我一個大大的笑容,並伸手拍拍我的背部安慰我。
「嗯,我會的。」我同樣回了個笑臉給他。
「雖然揹負罪惡感的妳很可憐,不過就整個事件來說……我覺得最可憐的人應該是遙日耶!」話鋒一轉,焰星將話題拉回遙日身上。「被刺了一劍死掉的人是他,無緣無故挨罵的人也是他,還被妳當面說討厭,嘖嘖!他可真是吃力不討好啊!」
「我又不是故意的……」我無奈的嚷道:「我也知道自己不該對他說出那些話,可是話都已經說出口了,後悔也來不及了。」
「既然知道自己犯了錯,就該去跟對方道歉。」焰星一手抱起呼呼大睡的暴雷,一手將我拉起身。「因為擔心妳,他跟博士還待在原地等妳回去,你們不是還有任務要忙?不要將時間浪費在這種小事上頭。」
說完,眼前的景物一轉,我便被焰星帶回遙日跟康帕納博士面前,不過眼前的情況真是好詭異。
遙日面對牆壁蹲著,而康帕納博士則是蹲在距離他一步遠的地方。
啊哩?難道他真的像焰星所說,難過到窩在角落哭泣?小心翼翼的走上前,在接近他們的時候,我聽到細微的對話聲。
「十五。」康帕納博士說。
「十七。」遙日說。
「二十一。」康帕納博士說。
「三十三。」遙日又說。
Bingo!(賓果)我贏了!」康帕納博士開心的喊著。
「那個……請問你們在做什麼?」我困惑的問。
聽到我的聲音,原本蹲在牆邊的遙日立刻站起身。
「貓,妳、妳回來啦?」他臉上除了笑容之外,還帶著些不安與擔心。
「你們在做什麼?」低頭往他身後的地上瞧去,發現那邊畫了無數個格子,格子裡頭還有無數個小方格,每個小方格裡頭填有數字。
「我跟博士在玩數字賓果遊戲。」遙日不好意思的抓抓頭髮,朝我笑著。
「剛剛是誰跟我說,『某人』因為我的話在難過?我覺得『某人』現在看起來很開心啊。」冷冷的瞪向焰星,我想,下次他說的話我該打個折扣。
「呃,哈哈哈……」焰星乾笑了幾聲,腳也跟著往後退了幾步。
「遙日,時間不早了,你們快將博士送回家,繼續進行你們的任務吧!我還有事,先走了。」
不等遙日跟他道別,焰星先是動作迅速的將暴雷放在地上,跟著便拋下移動符咒離開。
「這個可惡的傢伙。」我沒好氣的罵了聲。
「貓,對不起,我、我……總之,真的很抱歉。」遙日在我身後低聲說道。
哎呀?他竟然把我要說的台詞說了,那我該說什麼?
「你幹嘛跟我道歉?」我裝成面無表情的模樣,用近乎冰冷的語氣反問他。「你有做錯什麼事情嗎?」
「啊?」遙日一臉窘迫的抓抓頭髮。「老實說,我也不覺得我有做錯……」
「……」他還真是個誠實的傢伙。
「可是焰星跟我說,我要妳出手殺我的這個點子很殘忍,不過他也沒跟我說,為什麼這是殘忍的事情,」遙日敘述這件事情時,依舊是一頭霧水的模樣。
「後來我又傳訊息問了非凡子,他說『不管女生為了什麼事情生你的氣,不管錯在不在你,你道歉就對了』,我想,既然最懂女生的非凡子都這麼說了,那我照著做應該就是對的吧?」
「……」原來遙日是基於這樣的理由道歉的?
「貓,妳還在生氣嗎?」見我臉色沒有轉好,遙日小心翼翼的追問道。
「沒有。」我無力的苦笑了下。
就算生氣又怎樣?這個呆頭鵝依舊不知道我為什麼生氣,與其繼續唱這場獨角戲,我不如將這份力氣放在解決任務上面。
「太好了,要是非凡子教我的方法還是不行,我真的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。」遙日像是極感慶幸的笑了。
「時間不早了,我們快點送康帕納博士回去吧!」
順手將還躺在地上睡覺的暴雷收入倉庫,將康帕納博士拉到身邊,拋下移動符咒轉移後,我們出現在博士的家門口。
「康帕納博士!你平安無事真是太好了!」才剛抵達,蜜莉絲立刻衝上前迎接我們。
「抱歉,讓妳擔心了。」
「康帕納博士為什麼要一個人跑去廢墟?」蜜莉絲不解的詢問道:「那邊可是很危險的地方!」
「因為實驗所使用的礦石快沒了,而商人告訴我目前這陣子礦石全缺貨,沒辦法提供給我,這個實驗才進行到一半,要是臨時中止,實驗就會失敗,所以我才會……」
「需要礦石的話,我們可以幫你去搜集。」遙日主動開口提議道。
「真、真的嗎?」康帕納博士喜出望外的問:「你們真的可以幫我這個忙?」
回給他一個肯定的微笑之後,我接著追問道:「康帕納博士要的是哪種礦石呢?」
「請等一下,我去拿礦石的資料給你們!」
康帕納博士快步跑回屋子,不一會,他拿著幾張紙跑了出來。
「這是藍碧晶石,它是用來提供實驗能源的能源石,除了藍色的之外,跟它同性質的還有紅色、白色、金色三種,你們給我任何一種顏色都可以,聽說這些可以在同一個區域可以取得。」康帕納博士逐一給我們看紙上的圖片,並附加介紹道。
看著上面的圖片,我認出那是打地下室時,可以從蛛械獸身上取得的東西。
「因為我手邊的礦石要用完了,希望你們能在明天中午前拿給我。」康帕納博士一臉認真的說道。
「好。」估算了下時間,一個晚上應該能收集到不少。
「謝謝。我會依照商店價格跟你們買下礦石,不管數量多少,我都會全數買下。」大概是難關解決了,康帕納博士臉上洋溢著開心的笑容。
「博士,請等一下。」蜜莉絲在博士說完這句話後,臉色凝重的開口說道:「實驗的經費有限,沒辦法買太多礦石。」
「這……」康帕納博士低頭苦思了下,最後又抬起頭來跟我們詢問道:「請問我可以分期付款嗎?」
「不用了啦!」見到他一臉為難的樣子,我笑著婉拒道:「大家都是朋友,不用錢錢。」
「這、這……真的可以嗎?」康帕納博士激動的拉住我的手。「不收錢,這樣真的可以嗎?」
「嗯,不收錢。」我信誓旦旦的點頭回答,語末,我又加了個但書。「但是,我希望博士能答應我一件事。」
「什麼事?只要我能做得到,我一定答應。」見我遲疑的模樣,康帕納博士開始感到緊張了。
「我在廢棄物回收所見到一個機器人,我希望博士能幫我修好它。」我說出了我的交換條件。
「那是什麼樣的機器人?」康帕納博士追問道。
AR機種第二代機型的機器人。」遙日說出了機器人阿光的資料。
AR機種啊,這是很舊的機型。」博士為難的抓抓頭髮。「我沒有它的構造圖,不確定能不能修好它。」
「只要博士能答應,不管博士要多少礦石我都可以找來給你。」為了讓他答應,我跟著追加了談判籌碼。
「這不是我幫不幫忙的問題,要維修機器人就必須要有它的構造圖,要不然,一個小差錯都可能將它變成廢鐵。」康帕納博士對我解釋道。
還以為只要找到維修的人就好了,沒想到還要找其他相關資料啊?聽到這句話,我苦惱的皺眉。
「只要我們能找到它的構造圖就行了?」沒有我的洩氣反應,遙日棄而不捨的追問:「只要有構造圖,你就會幫我們修理它嗎?」
「如果你們能找到它的構造圖,我一定會幫你們維修。」康帕納博士信誓旦旦的保證道。
「博士,時間快到了。」一直等到我們談話告一個段落,蜜莉絲才又開口插話:「太陽已經快要消失了。」
遠在地平線彼端的夕陽,現今只剩下邊緣輪廓露出地面,一大半的天空也已經轉成入夜的靛色調。
「啊,我、我竟然忘了時間!」康帕納博士拍了下額頭,情緒轉為焦躁。「礦石的事情就拜託你們了,祝兩位有個愉快的夜晚。」
跟我們簡短的道別後,康帕納博士跟蜜莉絲隨即跑回屋內,跟我之前看到的情況一樣,房屋降下了鐵門、鐵窗,還有重重的防護網。
「他怎麼了?」初次見到這樣的景象,遙日不解的詢問:「為什麼匆匆忙忙跑回去,還在房子外圍佈置了這麼多……」
「聽說是因為這邊入夜之後會出現很多怪物,所以他們才加了這些保護措施。」我將凱莉醫生之前對我說明的理由轉述給他。
「原來是這樣。」遙日理解的點點頭。
 
接下了博士的任務,遙日跟我隨即準備動身前往廢墟,不過,既然這是要到廢墟尋找礦石的任務,大老遠跑這麼一趟,卻只是執行一項任務似乎有點可惜。
為了增加收入,我們又跑去餐廳找老闆萊安,跟他接了收集礦石送到礦區給卡特的任務,另外,跟卡特混之後,他也會提供一些挖礦、送東西的任務給我們。
一連十多天,我們幾乎都照著這樣的行程在走。
康帕納博士(找晶石任務)──萊安(打怪、收集晶石給卡特以及找尋物品)──廢墟找礦石──卡特(挖礦、運送東西)。
「卡特!鐵礦已經挖好了!」推著一整車的鐵礦走出礦坑,我朝著站在門口的他喊道。
「謝啦!因為有妳的幫忙,我省事不少。」卡特抓著披在頸子的毛巾,往臉上胡亂的抹了一把。
「卡特,你要的酒我幫你買來了。」被他派去買酒的遙日,抱著一箱酒出現。
「太好了,今天早點收工,我們一起去喝一杯吧!」
沒等我們回應,卡特轉身領我們走向他的住所──一間離礦坑只有十多步遠的木造小屋。
卡特的屋子不大,擺了一張床、一張桌子後,就再也無法擺其他多餘的傢俱,說實在的,三個人待在這小屋內還真是很擁擠。
「來來來,隨便坐。」卡特嘴上招呼著我們,手上的動作也沒停歇。
將兩個杯子擺上桌之後,他一把拔掉木製瓶塞,將空杯斟滿酒後,推到我跟遙日面前,他自己則是拿著整瓶酒咕嚕、咕嚕的大喝,沒多久,一瓶酒就被他喝乾了。
「卡特,喝酒傷身,你還是少喝點吧!」見他猛灌酒的模樣,我勸著他。
「放心、放心!別的我不敢說,但是要說到傷身這回事,我可就不怕了,」說著,卡特突然用力的拍了下胸口。「我這身體不管我怎麼糟踏,它始終保持健康的狀態,無病無痛,就算我想死也死不了啊!」
說完話,卡特自己先是哈哈哈的大笑起來,隨後又抓了一瓶新酒,準備繼續灌下。
「……」卡特的話讓我跟遙日只能苦笑以對,我從沒見過像他這麼愛喝酒的人。
打從我們跟卡特熟識後,我們才發現他幾乎每隔幾天就喝的酩酊大醉,為此,他的好友萊安也常拜託我們,在他喝酒時勸他少喝一點,或者在他喝的醉醺醺時,守在他身邊照顧他。
「喝啊,你們怎麼不喝?」見到我們完全沒有動杯子,卡特催促著我們。
「抱歉,我們等一下還有事情要忙,不能喝酒。」遙日好言婉拒著。
「去!你們會有什麼事?這是不想喝酒的藉口吧!」卡特一臉不信的望著我們。
「卡特,我們都認識這麼久了,難道會騙你嗎?」我露出極為誠懇的笑容。「我們等一下要去幫康帕納博士找礦石,還要去幫萊安送東西……喔,對了,我們還要去找構造圖!」
「構造圖?」聽到我這麼說,卡特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。「你們還在想著要修好那個機器人?別白費工夫了,它不可能修的好!廢鐵就是廢鐵!真是搞不懂你們……」
話匣子一開,卡特就像是連珠砲似的轟個不停,知道觸碰到卡特禁忌的我們,也只能苦笑以對。
不知道為什麼,卡特非常討厭機器人,如果我們在他面前不小心提到機器人的事情,平常時候的他會臉色一變,立刻轉身走人,如果是在他酒醉時提起的,他就會像現在一樣,一連串叨叨絮絮的唸著,而他嘮叨的內容幾乎大同小異。
一開始,我跟遙日還會試著提出反駁,不過這只會延長他罵人的時間,有過這樣的經驗之後,我們學會了保持沉默。
不知過了多久,卡特在邊罵邊喝酒的情況下,喝光了七、八瓶酒,此時,他醉眼迷濛的趴桌上,說話的口氣也在此時一轉,變成了他每次喝醉後的懺悔詞。
「珍妮絲、珍妮絲,我、我好想妳跟孩子……妳、妳們過的好不好?如果那時候、那時我沒有……妳跟孩子也不會、不會……」
「不、不對……機、機器人不會帶給我們幸福……」
「該死的、該死的……不應該這樣、不應該存在……一切都……不應該存在……」
聽到他開始胡言亂語,我跟遙日習以為常的相視一笑,我開始整理那些空酒瓶,遙日則是將卡特抱到他的床上,並為他蓋上棉被。
輕手將卡特的房門關上,我跟遙日站在房屋外頭,在繁星點點的夜空下,討論接下來的行程。
「好累,他這次罵好久。」我大大的伸了個懶腰,活動著久坐發酸的筋骨。
「誰叫妳要提起機器人的事情。」遙日笑著揶瑜道。
「我又不是故意的!」我喊冤的反駁著:「我還刻意避開了阿光的名字耶!誰曉得他會知道構造圖是機器人的東西。」
「既然是這裡的人,對於機器人的事情應該或多或少都會了解吧。」遙日說出他的想法。
「……」好樣的,每次我的話都會被他給堵回來,這傢伙是故意的咩?
沒有注意到我的不滿,遙日自顧自的說道:「時間不早了,我們該去廢墟收集礦石給博士了。」
「去廢墟之前先去找阿光吧!」我提議著。「我們都還沒告訴它,我們已經找到維修人員了。」
「博士不是說要先有構造圖才能修理阿光?現在告訴它也沒用吧?」遙日似乎不想浪費時間回去找機器人。「而且,我們現在手上完全沒有構造圖的線索……」
「既然現在什麼線索都沒有,那我們不如回到原點去找,」我提出我的想法。「說不定可以找到當初沒有發現的東西,或許這次阿光會想起什麼事情來。」
一直安靜聆聽我說話的遙日,嘴邊出現一抹淺笑,用一種不知是感嘆還是讚許的語氣,說道:「妳的想法還真是樂觀。」
「啊?」我完全無法理解,為什麼遙日會說出這樣的結論來。
「沒什麼,我們走吧。」遙日拋下了移動符咒,將我們轉移到阿光的所在地。
見到我們出現,又聽到已經找到維修師的消息,機器人阿光顯得極為開心。
「真是太感謝你們了,沒想到你們真的能找到幫我維修的人。」阿光說出了第三次道謝。
「康帕納博士說要先找到你的構造圖才能維修,你有相關的線索嗎?」我試探的問:「像是製造出你的工廠在哪邊,當初的設計師是誰?」
「很抱歉。」簡短的三個字就回答了一切。
「還是想不起來嗎?」我苦笑了下,這還真是個棘手的狀況。
「不過,前幾天我有想起一些事情。」機器人阿光語帶興奮的說。
「你想起什麼?」聽到還有另外的發展,遙日追問著。
「請等一下。」
阿光緩緩舉高手,往自己胸前按了一下,胸口的蓋子被打了開來,那裡面放置著一條墜鍊。
它將那條墜鏈交到我手中,指著它說道:「也許你們能從這上頭找到些線索。」
墜子的外型呈現橢圓形,可以像貝殼一樣的打開,開啟之後,一個影像從中射出,那是一張照片,照片的左邊站著一名年輕男子,右邊則是一名抱著嬰兒的女生,女子看起來十分年輕,咖啡色長髮披散在左肩,微笑時的她,右頰出現一個淺淺的酒窩。
除此之外,沒有其他可以辨識身分的文字。
「這是我的主人跟他的家人,我記得我的工作是輔佐他,右邊的年輕婦人是主人的妻子,在我的印象中,她是個很溫柔的女士……」
阿光說話的語調充滿懷念,像是在敘述一件很美好的過往。
「這個男生好像在哪裡看過。」盯著照片看了好一會,遙日才用著狐疑的口氣說道。
「嗯,我也是有這種感覺。」不只遙日,就連我也覺得很眼熟,不過我究竟是在哪邊看過的呢?
「真的嗎?你們見過我的主人?」阿光滿心期待的問:「他跟他的家人過的好嗎?他們現在在哪裡?」
「抱歉,我只是對他樣子有印象,並不是見到他本人。」我無奈的朝阿光笑笑,要是真的見到它的主人,我們早就將他帶過來了,怎麼可能現在還來問它線索?
「圖書館,是在圖書館裡!」一直保持沉默的遙日,用著少有的激動語氣喊道:「我們曾經在圖書館的資料區見過他,他就是那個羅德曼博士!」
這答案讓我也訝異的喊了聲。「對!我們找資料時曾經在書上見過他的照片,不過,書上的博士看起來比較成熟,而這張照片裡的他比較年輕。」
「我想起來了,跟主人一起工作的人的確都是叫他博士。」像是得到什麼關鍵字,阿光也跟著想起一些事情來。「我還記得主人為了進行一個很大的實驗,跟家人一起搬到實驗所裡頭居住,身為助手的我也跟著他們一起進入實驗所,那邊還有很多跟我同機型的AR機器人。」
「太好了!」原本停滯的劇情總算有了進展,我開心的喊道:「這樣的話,我們晚點再回廢墟去找找看,說不定能得到更多線索,說不定你家主人……」
話說一半,我的笑容因為腦中閃過另一個念頭而凝結──阿光的主人是羅德曼博士,可是那時代的人好像都已經……換句話說,阿光的主人應該已經不在人世了吧?
「麻煩你們了,我真的很希望能早日找到主人。」阿光極為期盼的說道。
「阿光,如果說……我是說如果,」帶著不安的心情,我用假設性的語氣問道:「因為時間已經隔了那麼久了,你也知道嘛!人類的壽命本來就不長,要是你家主人他已經不在了,那你……」
 
 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貓邏 的頭像
貓邏

貓步慢行

貓邏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
留言列表 (1)

發表留言
  • 嵐時音
  • 焰星溜好快啊!